她在红尘外

good

如许晓在书中所言,她这次探索也部分受到比尔·波特的启发,但她更进一步,访问了以赤松居士的男性身份不易到达、或者即便到达也难一窥究竟的女性修行者的世界。 P6

两年间,我经常往办公室跑,开会、修改稿件、和编辑部的同事一起加班,每个月去四五次。 P7

我现在已经回忆不起来具体都有什么体势,它大概包括:深且快的呼吸;激烈地抖动大腿;保持脚所站的位置不动,同时让你的手、膝盖、臀部和其他的关节像弹簧一样抖动;最后在寂静中坐下,什么也不做,只是休息。 P8

就这样说定了。 P9

醒着的时间大概有三分之一都贡献给了网购。 P10

”找人不是最难的事,难的是不知道自己要找谁。 P11

谢谢。 P12

不过最终并没有人来。 P13

等待登机的时间里,快速查看手机里的各种信息。 P14

曾经在北京居住过八年,形成了错觉。 P15

又看见一块路牌,上面明明白白写着“准提寺”三个字。 P16

都市和出租车的灯火越舒适,这种沮丧就越强烈。 P17

我在房间里喝茶、写日记,查询信息,为下阶段的旅行早做打算。 P18

后来我在湖北枝江市一中教书,高考升学率百分百,在那里当教师,身价不低,但我觉得人还是应该活得明明白白,所以一直在找那个问题的答案。 P19

我们说“一人修行,与万人战”,是和心中的一万个念头战斗。 P20

我们谈了一个半小时,临走前,我在书房里看见一部特殊的经书,那是宏玉法师用她本人的鲜血抄写的《华严经》。 P21

米线糊是典型的闽地食物,比面条细。 P22

正摸着胳膊数包呢,眼睁睁看一只蚊子从我眼前以“吃饱了撑的”慢动作徐徐飞过去。 P23

大寮是个啥地方呢?好话你得听,坏话你也得听,什么话都得听,这就是修行,各个关口你都过关了,你就成就了。 P24

然后更改了邮箱密码,用软件擦除手机上的一切信息,给家里亲人打电话,告诉他们我的手机丢了。 P25

在这样的深山老林里,这样的待遇实属“奢侈”。 P26

戒律能止恶扬善,调伏烦恼,我们学的戒律,是佛所制的戒律,学习六年后,才增上经论。 P27

佛教不是用来研究的,是用来信的,你的问题是你不信,这样是没法写好文章的。 P28

汤是西红柿枸杞汤、竹荪素面筋汤。 P29

6月10日,我在灵石寺停留的最后一个早晨,偷懒没上早课。 P30

我用手机预订了福州三坊七巷的如家酒店,两晚合计三百七十八元,到店付款。 P31

我说没问题,既然是拜访,确实不该空手上门。 P32

因为“探底”了,探到了你日常生活中经常规避,却一直存在的东西。 P33

最后用两根临时捡拾的树枝充当拐杖,横切两三个雪坡,又翻了好几个山头,搭好心人的过路车狼狈下山。 P34

佛法以后最缺的是僧才。 P35

安静落座,品茶。 P36

”普寿寺安排我和祥德住在善来楼106号房。 P37

看到是刻了她名字的印章,只好收了,表情无喜无嗔。 P38

这会儿我是真饿了,看什么都觉得好吃。 P39

你们现在坐汽车或者飞机,一下就到了。 P40

从此以后我不会再说自己“近乎佛教徒”了,这个词是我看宗萨的书学来的,觉得很酷,后来就这么自许了,其实是个天大的误会。 P41

为了省钱,买了从南苑机场起飞的机票。 P42

这纯粹是为了保命,那一刻我觉得只有街心是安全的,任何更体面的遮蔽处都可能倒塌,分分钟要了我的命。 P43

吃完午饭,我准备上山。 P44

原来,她也是陈道长收养的孩子,在这里长大,孩子们叫她大姐。 P45

”“您十四岁的时候,为什么选择出家呢?”我问。 P46

”道士们相信,朱氏在仙姑洞修行炼丹,得道成仙,因此这里是风水宝地,灵气聚集的地方,千年之后,他们仍愿在此修行。 P47

小孩们在殿上乱滚乱跑。 P48

一整晚的交战中,一个翻身也可能令我受损——背部皮肤随着翻身露出来了。 P49

这几年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勉强劝她喝奶粉,很长时间才吃了一点点,说味道太重,绝不再吃。 P50

文章描述江苏茅山乾元观住持尹信慧道长赴山东沂山,为那里刚刚重建的一座道观开光的故事。 P51

当日军向茅山抗日根据地发起扫荡时,乾元观也成为目标。 P52

上题:“贞白遗风”,对联是:“青龙岭下藏古今真人秦汉时便为神仙洞府,白虎岗侧隐南北圣贤梁唐际乃是宰相门庭。 P53

我很乐意地接受了这一安排,起身去吃午饭。 P54

香客不在,我们自己过正常的生活,早晚功课,中午斋供,每天晚上集中起来学习道教音乐。 P55

妈妈也是有文化的。 P56

一开始他们不放心,因为这地方很偏僻,作为政府领导要考虑安全稳定。 P57

我:那您究竟听见了吗?尹信慧:我感觉到后面比较乱,但是我感觉不是太大。 P58

在杭州的那几年,我年轻,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对待老师父我非常关心,所以老师父个个喜欢我——我在那里就是一个非常乖、非常爱学习的小孩子。 P59

因梦参老和尚的百岁华诞法会,这几天普寿寺将迎来许多义工,他们来自北京、天津、山西,或是更远的地方。 P60

祥云朵朵,阳光灿烂,远处青山,近处人物,个个鲜明,照片怎么拍怎么好看。 P61

我在福建灵石寺体会过的那种困倦不堪的感觉又来了。 P62

站起来,发现腿有点麻,但还好,站住了。 P63

进庙,台上正在唱晋剧。 P64

如果我写,她不开心。 P65

我在宾馆前台寄存行李,借了一把雨伞,从付家坡长途客运站登车,前往黄梅县芦花庵。 P66

我也赶快收拾脚步,往芦花庵里面走去。 P67

但有时候孩子也愿意找出家师父聊聊天,我们也让孩子背背经,读读故事,自然而然地,就有很大转化。 P68

男众还好一些,我看这些年慢慢起来了,但还是缺少人才,各个寺院都一样,方方面面都缺少。 P69

我必须承认的事情还包括:之所以选在早斋过后离开芦花庵,是因为我不想在这里吃午饭了。 P70

从这一刻起,我开始允许自己想念,允许自己真情流露。 P71

我第一次看到有人把“清微雷法”作为学术研究内容,十分好奇,翻阅后发现百分之九十看不懂,唯一看懂的是论文后记:读博数年来,因缘际会,于天下名山仙境、洞天福地多有参访,并结识诸多道长仙友。 P72

正在候车,对面抱着小孩的中年女人突然端起孩子的屁股,一股热尿急射而出。 P73

我一边买票,一边问:“这里能挂单吗?”收钱的是位中年道爷,眼不望我,回答:“给钱就能住。 P74

赤日炎炎,我决定睡个午觉。 P75

一切都怡然自得,自有规律。 P76

他们住在南岩,距离紫霄宫不远。 P77

她就那样,瘦瘦的,消失在我眼前。 P78

我只记得她经常说,“修行就是zaoye”。 P79

这就是关于“铁道涵洞”的故事。 P80

同时,筹划着寻访之旅的具体路线,四处询问有关女修行者的信息。 P81

……天然形成的岩洞,坚固耐用随您住。 P82

一个名叫马子奇的人,于1940年写就《青海湖纪略》一文,其中记载道:“岛上无舟楫可通大陆,但于每年结冰期中,内外始得往来。 P83

它倏忽一下,没入波涛。 P84

我发出一些音节,他也听不懂。 P85

海边的闭关者独立生活,有自己的朋友、熟人,会登岛送来补给,莲花庵的觉姆也会跟他们分享信众的布施。 P86

在武当山时很愉快,还顾不得察觉孤独。 P87

佛教徒修行为什么?为了帮助别人解脱这种痛苦。 P88

现代女性在方方面面都有极大的进步,同时也遭遇前所未有的新问题。 P89

是父亲向我提起崆峒山的。 P90

我心想:保温杯?这能是什么好茶?半信不信地呷了一口。 P91

由病入道的故事我见过好些个,李诚玉其实也是这种情况,当年她得了重病,是武当山的道长给治好的,因此舍身入道。 P92

就在公路下面。 P93

其实已经和司机郑师傅约好来接我的时间。 P94

渐渐地,我开始注意到她打坐的古怪之处。 P95

我跟她说,住着不方便,还是回去吧。 P96

一路上,我一直在想,老太太送我的核桃手串要怎么处理。 P97

下午5点,奎星楼街的冷锅串串香开始营业,街边一半人坐着吃串串。 P98

隆老出身于书香门第,20世纪40年代初期,遵从父命,参加当时四川省政府举办的县政人员、普通文官、高等文官的三场考试,均荣登榜首,被人称为“巴蜀女状元”,出家后,成为一代大德。 P99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话,山里的树林越来越密,光线越来越暗,到处是绿得发亮的蕨类植物。 P100

退给寺院,退得太慢了,2004年才全部走完。 P101

初中毕业后,想:“不能再做这样的事了,要出家去了。 P102

坐在寺庙里,做点事情,反而是福报,人能定得下来。 P103

密宗嘛有密宗的规矩,我们现在不是密宗,我们是禅宗、净土。 P104

她反复跟我强调:“不要打麻将,不要打牌,有时间多看书。 P105

整整喝下一瓶奶茶,嘴巴好像恢复正常了,可是发现自己被花椒麻得说话都容易口齿不清。 P106

民国时期,川西被称为西康省,辖地主要为现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凉山彝族自治州、攀枝花市、雅安市及如今西藏东部的部分地区。 P107

1980年,堪钦晋美彭措在喇荣沟创建了只有三十二名学员的学经点。 P108

学院里的车辆多了不少,在建的工地也多了起来。 P109

就这么慢慢接触到《心经》《大悲咒》《妙法莲华经》。 P110

修行十几年以后,不是书本里的说法,而是内心真正感受到:出家真好。 P111

时间怎么过的呢?我超越了吗?没有啊,人还在这里。 P112

她的生活比三年前好太多了。 P113

出发时,两辆车的司机一起拧开车载音响,里面大声播放喇嘛念经的声音,车辆飞驰,好像公路上两座移动的庙。 P114

再后来,她皈依藏传佛教,出家为尼。 P115

“沿路行走,直到自己变为路径。 P116

丽江是我的青春,是我十年来全部远行的起点。 P117

我的床位卖四十元一天,对面那间稍微高档的大床房,每晚四百五十元。 P118

那晚以后,这句话,时断时续,但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脑海。 P119

大山像个梨子,公路就是一条条的梨皮,从梨的一侧顺着梨皮进入另一侧,重复几十次以后,德钦便在眼前。 P120

我一下想起,这就是大理著名的诗人夫妻。 P121

李兵回复得很快,说:“帮不到你了,很抱歉。 P122

9月8日,除了这片高原以外,想去的地方都已去过,想见的人,都已尝试拜访。 P123

我们在次日清晨4点出发,路上,小姑娘一直跟我聊天,说最想去长沙,因为那里有湖南卫视,还告诉我,她很喜欢看书,但很多书拉萨没得卖。 P124

拍拍衣兜,确认巧克力和手机都在,拉链已经拉紧。 P125

莲花生在此修行,饿了,挖一挖岩壁,泥土就变成糌粑;渴了,摸一摸光滑的钟乳石,石头就淌出泉水。 P126

这是我的卡拉OK保留曲目,但没有歌词,唱得七零八落。 P127

搭车的地方,是拉萨西郊客运站,它在青藏公路纪念碑西行一百米的金珠路上,门脸破旧,像小县城里被废弃的电影院。 P128

他还说,主持今天不在,和一些阿尼“由组织上带着,去其他寺庙学习去了”。 P129

可我真没那个能力,一人背着一个小包,就上雪山?于是解释,真的就只是来看看阿尼的生活,感受一下她们是怎么在四千八百米的高原上修行的。 P130

大雨瓢泼。 P131

走着走着,又说起宠物乌龟。 P132

临走时,师父送给他一件宝贝,就是他当初拜师时送上的那块绿松石。 P133

男性僧侣住在庙里,女性住在寺庙外。 P134

根据阿吉兹的考证,最先来到这里修行的是女修行者,而到了1902年,阿旺丹增诺布喇嘛把这里改造成了一所由男性主导的寺庙,他的徒弟有男有女,男性住在寺庙里,女性住在寺院的北墙外,住处被分别称为“贡巴”和“阿尼贡巴”。 P135

小篮子里放着许多根叠得整整齐齐的羊毛灯芯,这是她去搅和灰泥之前刚刚完成的手工活,是要在佛前供灯用的。 P136

这还是秋天,9月。 P137

”司机喷着烟,老到地说。 P138

感受到孤独之前,是恐惧。 P139

但事实就是,我怕得要命。 P140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撒谎。 P141

天空下起小雨。 P142

到了稍微远离HALFWAY客栈的时候,我们不约而同回头,举起相机,想拍下那栋小屋。 P143

回家第一个月,我只是休息,重读《雪洞》。 P144

纯粹。 P145

和母亲去县城办流动人口婚育证明。 P146

尽量避免聊及。 P147

这次我有了一个属于我自己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我老是丢东西。 P148

所以最近一百年,很多道教的东西变成迷信,或者是其他的东西,比如变成中医的一部分,或是变成什么传统的医疗方式,进入到中医学院里——它们和道教切割了,变成一个“假科学”方面的东西。 P149

是他。 P150

蒙顶山的茶叶分成红茶和绿茶两种。 P151

至今,饰物中的绝大部分仍然储存在我的书房里,它们并没有如我想象的,很快被赠送出去。 P152

历经东南沿海、江浙、华北、华中、西北、西南,最终抵达西藏。 P153

问题是真正为人量身定做的东西,问题只能由我提出,只有我有责任、有能力去为其寻求答案。 P154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