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之夭夭 马丁·瓦尔泽 Statt etwas oder Der letzte Rank

good

自从脑子里冒出这个句子之后,我对理论就失去了兴趣。 P12

做做梦就够了。 P13

不知道这算优点还是缺点。 P14

它只是一个背景,或是一幢建筑,或是一个陷阱。 P15

我最后的依赖。 P16

我勤学苦练,使自己听不见呼救的声音,或者说假装听不见。 P17

劝你喝醉。 P18

但是我每天进行三次肌肉训练,同时训练心、肺,等等。 P19

我不会往外说。 P20

这必然要产生某种后果,但是我不可能、也不愿意为此而放弃记录。 P21

当权者则为他们付钱、包装,并乐在其中。 P22

(坦白内心适合用第三人称。 P23

你虽然想起精神病医生,但只要你想起精神病医生,你就知道,这件事情你宁愿死去也不会去找另外一个人谈论。 P24

我的上帝,为了这么一件事情给某某打电话,太傻了!根据既往经验,如果有什么事情没做成,他必然心花怒放。 P25

在公共区域这叫监控探头。 P26

谁擅自离队,谁被处理。 P27

尽管如此,我研究二者有何不同。 P28

敌人的优点,在于他有一颗保持高度警惕的责任心。 P29

我的敌人总是显得战无不胜、技高一筹,所以他的敌人都变成他在公开场合的装饰。 P30

逃之夭夭 马丁·瓦尔泽 Statt etwas oder Der letzte Rank

其中,感激排在首位。 P31

为此,我不得不和自身保持相当的距离,以便我可以把自己称作他。 P32

谁总是做不可以做的事、想不可以想的事情,谁就良心有愧。 P33

足球比赛就是鲜明的例子,我们在电视屏幕上看得一清二楚。 P34

别人为你解释失败的原因,无非是为权力运作找依据。 P35

我不想再开动脑筋,我只想单纯地存在。 P36

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我自小就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P37

这一戒律和有关只许敬拜一个神的宗教戒律如出一辙。 P38

(1)”表达一种观点的时候,人们常常进行自我调整,以便自己的观点能够发表,或者广受欢迎,或者恰好过关。 P39

亚历珊德娜的绚丽外衣遮挡不住她的丰满身体。 P40

我大意了。 P41

这种赞同一切的能力我感觉是一种存在的力量。 P42

我常常感觉自己太软弱,无法用摇头动作表示否定。 P43

她很年轻,头发多到她难以打理。 P44

这就是爱。 P45

每当我重新看表的时候,时间不会超过十分钟。 P46

她的头过于浓密,他的头发过于稀疏。 P47

她说。 P48

处处都是好兆头。 P49

每一个寡妇都希望我跟她聊她死去的丈夫。 P50

她们做伸展运动,把凹凸有致的身体曲线展现得淋漓尽致。 P51

坐火车倒是很简单。 P52

我挖空心思、变着法子自我吹嘘,又是点头,又是鼓掌,又是吹牛。 P53

依赖使人变形。 P54

她的身材几乎不再苗条,但却依然苗条;她的乳房很大,但一点不过分。 P55

她叫莉泽·赫布斯特,来自尼德林德多夫。 P56

即便不新鲜,也要显得新鲜。 P57

我知道自己为何离真善美甚远。 P58

我本想避免某些想法。 P59

她把车开得飞快,因为我在阿姆斯特丹有活动,在国际法庭。 P60

怕癌症。 P61

我抗拒这种期待。 P62

他不知在什么地方冒出这么一句话:只有不由自主的孤独才算孤独。 P63

现在有人假冒孤独研究专家!还写了这么一个宣传折页……某某某一定要来看展,然后撰写评论。 P64

他每次都别出心裁地进行恐吓,吓得老婆孩子赶紧起床,赶紧配合。 P65

他的眼神表示走不动了。 P66

人的意识也会出现肌肉疼痛!为什么不!但随后和雷吉娜·封·科里通电话。 P67

她的同事说,既然自己曾大声宣告自己长高了,现在他就觉得自己有义务说一说另外一个现象:一段时间来,他不再增高,而是变矮。 P68

她带着自己也带着他在黑漆漆的房屋里随意穿梭。 P69

但是我的妻子去尼斯看她妹妹去了,所以我尽量少睡觉,您用打扰我休息来惩罚我的企图已经落空。 P70

您本应结识卡夫卡的妹妹威廉玛,但是您没有这个本事!威廉玛,走!说罢,他和牵着他的威廉玛逃跑回家,让那人站在门口发呆。 P71

鸟儿们显得惊慌失措。 P73

我问她,这件连衣裙她穿着很好看,可不可以称之为绿色或者银色。 P74

我这才知道,我做了他们早就请求我做的事情。 P75

写作行业有一个迷信:写作有疗效。 P76

她很倒霉,因为她必须使用一种遭到资产阶级-基督教文化严重扭曲的语言。 P77

说着我指向矗立在雏菊苗圃两侧的绿墙,这墙壁由密密麻麻的竹节排列而成,竹节上面冒出尖而长的竹叶。 P78

斯特凡,她说。 P79

常春藤中间窜出好多高矮不一的竹节,所有的竹节上面都清晰地挂着小牌子。 P80

底气不足的时候,我总是慷慨激昂。 P81

就是说,她希望我去看她。 P82

随后还是接到她一封信。 P83

人们以各种方式掩饰自己的怒火。 P84

如果艾伦和活动主办者从讲台走向出口,就必须从我身边走过。 P85

那个夜晚如何特别,我依然历历在目。 P86

众人鼓掌。 P87

没有任何进化的迹象。 P88

和夜里梦见的事情相比,白天的现实多么无趣。 P90

我觉得是我的错,但是我周围的所有人都看到绳子变成了两截。 P91

我对人说:她一年四季都穿夏季连衣裙。 P92

做到这点,你就可以洋洋得意。 P93

在那里,从主干道分出一条小马路或者支路,通向坡上的森林边缘。 P94

一见面就是拥抱,但从未四目相对地紧紧握手。 P95

我不得不看看是什么内容。 P98

我晃然大悟。 P99

这话我总是大声地说,我希望这所谓的动物听见我说话,同时要听我的话。 P100

然后我俩异口同声: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P101

你依然离不开童话。 P103

我不敢坐到他的近旁,虽然我想看看时刻表的哪一页如此吸引他。 P104

真的,我没有参与,可以说没有责任。 P105

我知道,如果停止抛球,球会掉在地上,我也将随之倒地。 P106

但他没有奔跑的意思,没有任何有失体面的匆忙和慌张,他大步流星,无问西东。 P107

但是人们在夹道围观,这一定跟他的大步行走有关。 P108

登报之后,他的国籍也有了另外一层意义。 P109

谁开的车?妻子马上说:我。 P110

她现在还在。 P111

于己考虑,少说为佳。 P112

每个人都吊着自己不放。 P113

你几乎学不到任何东西。 P114

拥抱的时候我不嫌弃任何人。 P115

小说的标题——Statt etwas oder Der letzte Rank——就看得普通的德文读者直眨眼睛。 P116

文章开篇就写道:“一本轻如鸿毛、糟糕透顶、惨不忍睹的小说。 P117

最早由赫尔德译成德文。 P118

从普通读者到作家批评家、从学界精英到政界领袖,各界人士都卷入这场充满情绪的大讨论。 P119

叙事者的日子为何太美?因为他远离世界,远离尘嚣,因为他不再相信乌托邦,不再有执念,不再对任何事情刨根问底。 P120

由于有这个批评家的存在,他对上帝很有意见,所以他拒绝接受“我们的世界是众多可能的世界中最好的一个”这句圣哲名言。 P121

从他的文学实践看,他得到了卡夫卡的真传,因为他擅长反讽和怪诞艺术。 P122

我们生活在一个高举启蒙和理性大旗的时代。 P123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