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方法

good

良知,是人间分配得最均匀的东西。因为人人都认为自己具有非常充分的良知,就连那些在其他一切方面全都极难满足的人,也从来不会觉得自己的良知不够,要想再多得一点。这一方面,大概不是人人都弄错了,倒正好证明,那种正确判断、辨别真假的能力,也就是我们称为良知或理性的那种东西,本来就是人人均等的;我们的意见之所以分歧,并不是由于有些人的理性多些,有些人的理性少些,而只是由于我们运用思想的途径不同,所考察的对象不是一回事。因为单有聪明才智是不够的,主要在于正确地运用才智。杰出的人才固然能够做出最大的好事,也同样可以做出最大的坏事;行动十分缓慢的人只要始终循着正道前进,就可以比离开正道飞奔的人走在前面很多。

我很看重雄辩,并且热爱诗词。可是我认为雄辩和诗词都是才华的产物,而不是研究的成果。一个人只要推理能力极强,极会把自己的思想安排得明白易懂,总是最有办法使别人信服自己的论点的,哪怕他嘴里说的只是粗俗的布列塔尼②土话,也从来没有学过修辞学。一个人只要有绝妙的构思,又善于用最佳的辞藻把它表达出来,是无法不成为最伟大的诗人的,哪怕他根本不知道什么。

笛卡尔作为西方哲学史当中最重要的哲学家之一,“他倾心于新科学,因为他认清了宗教迷信和经院哲学对人生有百害而无一利,只有科学才能给人类带来幸福。”。笛卡尔也因此与弗兰西斯•培根被成为近代科学的两位伟大旗手。然而在哲学方面,本着“不至于为生产技术而研究科学,”还有“利用经验,追问人是怎样研究科学的,这就是要提高到世界观的水平,建立新的科学的哲学。”更进一步,笛卡尔在自己的处女作《谈谈方法》当中,用法文以通俗易懂的自传体方式写成,而摒弃拉丁文学究式的论述,对于哲学的传播有着积极的普及意义,因此被公认为近代哲学的宣言书。(《谈谈方法》,笛卡尔,2009年版,王太庆代序)而在本书中,笛卡尔着重论述了他的方法论思想。这本关于方法论的小册子,展示了笛卡尔敢于破旧立新的精神,而且其历久弥新的生命力同样可以照亮当代新青年的思想。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