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岛之恋

good

“说出你的梦想。 P6

“恭喜你,”男人递过一支烟,“人生一小步,网红一大步。 P7

我叫大红。 P8

10分钟后,屏幕上又出现一张脸——下巴如锥,鼻梁挺拔,眼神湿润得可以拧出水来。 P9

”大红手指向屏幕:“这人是谁?”“我?”“所以,”大红指指屏幕,又指指我,“谁,就是,谁?”“我就是我?”“很好!”大红一击掌,“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P10

我转身离开,跨过门槛,大红打了个响指:“周六上午8点到晚上8点,小纪会来你家。 P11

”我悚然一惊,这句话杀伤力爆表。 P12

“一种策略,效果拔群。 P13

久而久之,网友晒照片时,也都会纷纷附上话题#我美吗#。 P14

”“装……装作有一条狗?”大红点头。 P15

我们之间只有两句对白,就是在见面的时候,我说的是“hello”,Angelacandy则是“你好”。 P16

我凝视着这高达七位的数字,视野里是一座星球。 P17

“这妞想钱想疯了。 P18

我见过Gayson,他真的是gay,真人完全是照片的对立面——嘴唇厚实,浓眉大眼,唯独皮肤的确白得耀眼。 P19

只有在下一秒,我才意识到皮卡丘不会来,皮卡丘不在这里,永远不会在这里。 P20

我拨通大红的电话,电话那头是一声愤懑且悠长的“喂”,我打断,声音带着哭腔:“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大红沉默,电话那头传来滋滋的电流声。 P21

“无厘欧巴”不能不是我,因为他是我酷炫的证明,是我酷炫的化身;他有一张酷炫的脸,有一条酷炫的狗,会做酷炫的早餐,有一个酷炫的男朋友……“去赚钱吧。 P22

我瞥了一眼评论,有人认出了我,那三颗泪痣是我的身份证;但也有人有不同的见解,譬如说此人可能是我的兄弟,或者是亲爹。 P23

5点半下班,6点半到家叫了KFC宅急送。 P24

“丑,怎么可以这么丑。 P25

我一阵哆嗦,连忙裹紧被子,门被敲响,现在是10点45分。 P26

”大红说,“你是不是很自恋?”“还好,我只是很酷炫。 P27

我写一些故事,那些故事其实都是一个故事,主角可以是男孩,可以是少女,可以是民工或者是白领,他们沉迷于社交网络,然后再幡然醒悟,去热爱现实生活中的人——那个人是他们的母亲、他们的兄长、他们的恋人,也可能不是人,是他们的狗或者猫。 P28

我真的有了男朋友,就是那位写作《你是更温暖的自己因为总有那么一个人站在十字路口等着被世界深爱》的作者,他不帅,却是一个会为我织毛衣的暖男,为此我要感谢Gayson,是他在无意中帮我找到真实的自己。 P29

屏幕正中一女子,黑领结,白头饰,连裤丝袜,荷叶边围裙;网页置顶位置,四个镶金大字——斗鸟直播吴厘,U大大二学生,他喜欢上主播“蛋皮baby”已经有三个月了。 P30

鹌鹑蛋、老母鸡等都是线上的虚拟礼物,鹌鹑蛋一元500个,母鸡一只500元,礼物价值越高,呈现的方式也就越华丽——送出鹌鹑蛋,不过一条弹幕提示,而母鸡出场则特效十足:母鸡会在窗口逗留5秒,大声啼鸣,鸡头上方飘浮着特大号弹幕:吴厘送出一只报晓母鸡,报晓母鸡,母鸡中的战斗机。 P31

”吴厘举起双手,十指震颤,愉悦感自指间贯入,令他全身酥软,呼吸急促。 P32

此刻,700多人的房间,弹幕如潮水:厘总威武腿玩年超管在哪儿?“倒是条好腿,”刘大志喃喃自语,“厘哥,假如再送她20个母鸡,她不是可以脱光了?”“好啊。 P33

屏幕上,蛋皮baby褪下了全部丝袜,一双玉足皎洁明亮,在黑夜里闪闪发光。 P34

“爬呀,爬呀。 P35

”5000块,微信转账,吴厘放下手机,双手插兜。 P36

”刘大志的食指在“V”字的中缝抹过,“哥们儿,有品位啊。 P37

每逢蛋皮baby开播,吴厘总能送足3000块礼物,结束后,换号自己播;每当这时,蛋皮baby总是如约而至,送礼小则鹌鹑蛋,大则老母鸡。 P38

”工作人员说,“我们这就与她联系。 P39

吴厘龇了龇牙,乖乖趴好,蛋皮baby骑上他的背脊,手上多了一根自拍杆。 P40

电光石火的瞬间,吴厘感觉一个柔软的东西击中自己的面孔,接着制造了温柔而细腻的形变,吴厘哆嗦了两下,他感觉自己的右手有些失控,于是努力地贴紧裤缝,洪荒之力在指间弥漫,虎啸龙吟。 P41

我的大冒险惩罚很简单,你就在这里表个白吧。 P42

有生以来,没有女生会多看自己一眼,而他只能孤独地窥伺着班级里每一个女生,揣摩并想象着她们的秘密。 P43

吴厘真的睡着了。 P44

”我盯着这个叫陈墨的男人,嘴唇张成了O形。 P45

”陈墨眯起了眼睛,“所以更费事儿啦。 P46

”陈墨眯起了眼睛,“所以更费事儿啦。 P47

后来有人告诉我,要泡妞,找陈墨。 P48

陈墨住得很近,和我相隔一条马路,我们去的火锅店在陈墨家楼下,营业到凌晨4点。 P49

“这……我也会啊。 P50

回头你可以翻聊天记录,看看有多少这样的错误。 P51

尽量把话说得具体:瑜伽怎么样啊?瑜伽好玩吗?表达自己的感受也行,比如我也想练瑜伽,也OK。 P52

陈墨隔三岔五找我吃饭,原则上他请客,我买单。 P53

”陈墨食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单身男青年的独居生活咯。 P54

”我从兜里掏出信封,“再加1000。 P55

今天晚上,给我充200话费吧。 P56

”陈墨无时不在,无处不在。 P57

2分钟后,我叫来服务员:“中华海藻,大虾蔬菜沙拉,一份三文鱼刺身,大份。 P58

三分钟后,服务员耐心耗尽:“先生,要不您等下再叫我?”“你这厮如果还没点菜的话,”陈墨的声音突然响起,“我说什么,你点什么。 P59

”吴瑜说。 P60

”“你看你,脸都快埋到碗里去了。 P61

“胃口不好?”“四天三顿日料,你没吃腻?”“跟女孩子吃饭,千万不能吃太少,能吃才能干,懂?”“这都可以?!”陈墨一拍桌子:“道理你都懂,但你为什么还吃这么少?”能吃才能干,陈墨的金玉良言犹在耳畔。 P62

”出店门,午后阳光宜人,按照计划,我们接着去K11看画展,步行到那儿,排队的人流已经绵延不绝。 P63

“去看电影怎么样——”“旁边是UME!”吴瑜接口道。 P64

“那就13、14号座咯。 P65

对了,看电影的时候,留点注意力给耳机,我这边也在看,快进着看,到时候会给你指令。 P66

彼时,我的手悬在吴瑜手背大概10厘米的地方,甫遭影院音响惊吓,我手一沉,就此搭在了吴瑜的手背上。 P67

半分钟后,吴瑜握住了我的手。 P68

一切都很突然。 P69

你在干吗?我:刚吃完饭。 P70

DOTA战局一开,我马上变得分身乏术。 P71

屏幕上,我的战队已然险象环生,我咬咬牙,扔下手机,全力以赴。 P72

打了个哈欠,用冷水洗了把脸,心头默念六字真经:有困难,找陈墨。 P74

”“呸!”“那你到底有何贵干?”陈墨摊手。 P75

”“但是和吴瑜聊天……”我拧着眉头,“鸡毛蒜皮的,真的是浪费生命啊。 P76

”陈墨掰着手指在计数,“每天就聊一小时,也就100多,保证吴瑜对你死心塌地。 P77

“因为我在做研究呀。 P78

入秋夜风拂面,我打了个寒战,抬头,吴瑜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 P79

我回到座位,在我眼前,一束马尾辫在显示器两侧蹦跶,我伸手,拨向吴瑜的马尾,吴瑜身体前倾,我的手指扑了个空。 P80

我大脑一片空白,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输入,但过了很久,输入窗口依旧空空如也,而吴瑜叹了一口气——你变得像两个人。 P81

我深吸一口气,身体前倾,嘴唇距离照片上男人的脸不足一寸。 P82

噗。 P83

我身旁那个男人是公司老板,姓王,名大红,我们就叫他大红。 P84

他身着黑色修身打底衫,卡其色枪驳领大衣披在身上,厚重的刘海遮住额头,横眉怒目,脸颊抽搐。 P85

我要感谢我那唯一一句台词,它给了我完成后续动作的勇气。 P86

”视频里,我的嘴唇紧贴吴帅的下巴,虽然时长不过1秒,但是场面已经足够香艳;在这个角度,我们的形象几乎别无二致,仿佛吴帅的克隆体亲吻吴帅一般。 P87

等到黄昏临近,大红的手机响起此起彼伏的微信提示声,大红掏出手机查看,脸逐渐憋成了猪肝色:“所有的合作都被取消了。 P88

“你好啊!吴厘。 P89

”他身边几个保镖掩嘴窃笑,尤其是先前揪我领子的那个,居然笑得前仰后合。 P90

”“不愧叫大红,咱们联手,大红大紫。 P91

”大紫说。 P92

拍戏的时候,整个剧组都以为我是吴帅本尊,他们每一个人都对我毕恭毕敬——“吴先生,从城墙走到护城河一段,可能需要您将步子迈得更大一些……”导演低眉顺眼,小心翼翼地对我说。 P93

半小时前,我收到大红的短信,他告诉我,他找到了我的替身——不是吴帅的替身。 P94

”我是吴厘,我是吴帅的替身,但我还是一个演员。 P95

”“又是穿越又是玄幻,放几门意大利炮怎么了?”我嘟哝着,“今晚我就想吃意大利面。 P96

”吴朋扑通一声跪下,“殿帅马上也要被妖怪抓走了!”“咔。 P97

吴朋满头满脸的炮灰,脸上挂着憨厚的微笑。 P98

吴朋脸色泛红,双颊抽搐,他仰起头,嘴角用力扯出一抹微笑:“是啊,不就是要饭的么。 P99

身为吴帅的全职替身,我习惯了在任何场合都毫无表情,偶尔需要我表达震惊或者喜悦之情的时候,只需要瞪眼或者弯起嘴角,就能将吴帅表现得淋漓之至。 P100

一个小时前,我刚刚结束了一场粉丝见面会,途中竟遭遇粉丝强吻,而这位女生则被我的八名保镖硬生生地扛出人堆。 P102

”“你……”我看到大紫的眼睛瞪得足有铜铃般大,下巴绝望地向上抬高,“咱谈正事儿呢,不开玩笑……”“我在飞机上想了很久,现在终于想明白了。 P103

”我站起身拍拍吴帅的肩膀,“长得像你和我的话剧演员?真巧,我这边正好有一个。 P104

自从吴帅以吴朋的身份进入剧组后,我和大紫曾多次以吴帅好友的身份进组探班,每次见到吴帅的时候他都在挨骂,而他的导演有着独特的骂人方式。 P105

我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我的自吹自擂将会成为当天的娱乐圈头条。 P106

“我快被开除了。 P107

剧团现在已经入不敷出,急需新的盈利点,而鉴于吴朋的演技正在向吴帅高度靠拢,不如加以利用,将吴朋打造成话剧界的吴帅,或许能够让剧团重焕生机。 P108

”吴帅几乎每晚都有演出,而我同样忙得不可开交。 P109

但是我并没有觉得太失落——身为吴帅的替身,实在是太爽了。 P110

”导演快步迎上前,“要不……我们这就开始吧。 P111

然而我最喜欢的并不是片场,而是各种各样的粉丝会,粉丝冲我山呼海啸,脸上挂着高潮般的表情,我居高临下微笑挥手,仿佛君临天下。 P112

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我是吴帅”,然而睡意仍旧姗姗来迟,我脸上每一个因摆脱妆容而清爽透气的毛孔都在告诉我,我是吴厘,我不是吴帅。 P113

下楼,楼底停着一辆黑色的帕萨特,并不是那辆体型庞大的移动别墅房车。 P114

行,算你狠。 P115

”大紫声音平静得仿佛死水,“根据事先签署的协议,我们将赔付您两百万的违约金。 P116

手机铃声乍响,来自大紫交给我的手机,电话来自我过去合作过的一个姓顾的导演,我的替身吴朋现在在他手下出演一个配角。 P117

吴帅想演话剧,所以成为吴朋的替身。 P118

”“打车?20分钟?”我几乎就要哭出来,“这算什么好消息?”“你想不想演戏?”“想!”“你还要不要在圈子里混?”“要!”“那就马上给我过去!”大红吼道,“我帮你叫了辆网约车,两分钟后到你楼下。 P119

“我就是吴帅啊,”我昂着头,“你居然打我?”“你疯了。 P120

”“对对,演员的自我修养。 P121

”李丰虽然不在现场,但是我们还是得拍完剩下的戏份。 P122

3个月前的吃面回忆如潮水般汹涌而至,同一碗面延伸出迥然不同的回忆和现实,于是就模糊了身份的边界:我是吴厘吗?我是吴帅吗?我是要成为吴帅的男人吗?身为吴帅的那些日子是多么甜蜜,身为吴厘的生活又是多么忧伤,同一碗面,两种人生,一手天堂,一手地狱。 P123

我恨你。 P124

过往的场景纷至沓来,吴帅的生活在我脑海里卷起风暴,我的思维游走在混沌和清晰的两极,这封长信,我写了整整一个通宵。 P125

我想象着风暴刮起,舆论炸裂,新闻迭出。 P126

我把手机扔到一边,睡意向四肢百骸弥漫,手机推送乍响,在睡意彻底覆盖我意识之前将我惊醒。 P127

我回到酒店,坐在酒店餐厅的一处角落吃饭。 P128

刚开始发生的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三角替身的消息被5家八卦娱乐媒体迅速转载,一小时内,“吴帅替身”的关键词高居微博热搜榜首,吴帅瞬间处于舆论风暴的核心。 P129

作为被资本裹挟的娱乐明星,吴帅无法抛弃偶像包袱去精进演技,因为偶像包袱意味着资本收入,这是整个团队赖以生存的本钱。 P130

”而吴朋也得以借助吴帅鸡犬升天。 P131

此雾于半空之中无中生有,声息全无,而东方小马的脑袋,就这样整个陷落于黄雾之中。 P133

如果当时吴厘知道,东方小马吐了不止一次舌头,而是吐了4096次舌头的时候,就算被抽筋扒皮,吴厘也绝不敢再向前走一步了。 P134

老板娘起身阻拦,可惜受阻于前台,等她绕至台前的时候,吴厘早已窜入三楼走廊。 P135

”“开房都要管……你这部长是不是管得太宽了?”王若需走上两步,拍了拍吴厘的胸膛,“姓吴的,你真以为身上长了两块腱子肉就了不得了?居然想打探‘浪浪’306的秘密……简直胆大包天!”“秘密?”“还装!”王若需翻了一个白眼,冷笑道,“东方小马料你是个白板,也任你扮个跳梁小丑,可你居然还想破门而入,当真是不要命了?”吴厘把脚下踏板空踩了三个来回:“什么是白板?”“身上没功夫的人,谓之白板。 P136

”王若需甩了甩手,“这样,你就当我发神经,走吧。 P137

吴厘茫然回首,可是抬眼处,除王若需外并无旁人,就在他错愕之际,那个声音再次传来:“我在这里。 P138

也是片刻间工夫,黄雾消失,王若需犹自站在原处,正抚摸着那如临盆孕妇般的大肚子。 P139

”“你们在说什么……”两番命悬一线,吴厘早已肝胆俱裂,再闻卫地成声音,已是两股战战,而随时间推移,方觉并不致命,听两人说这么阵话,直感云山雾罩,不知所云,遂发一问,竟无音节不颤。 P140

“楼顶上埋伏的,是地质系的李俊义,乃本校无人出其右的暗器高手。 P141

2012年终,正逢末日传说甚器尘上,虽然,末日之说纯属无稽之谈,但当年年底却几乎成为地理系全体大二以及部分大三、大四学生的末日。 P142

李教授病愈后即提出退休返聘之申请,随附申请书的是一纸控诉院系疲敝现状的书柬。 P143

“课上睡觉的,发现一次,不及格!”“课上交头接耳的,发现一次,不及格!”“课上露出不明笑容的,发现一次,不及格……”一座学生,尽皆面如土色。 P144

20世纪90年代,有一孙姓的研二学生,任李教授气象学的助教,当时他单恋本系一大二学妹,而那学妹正为这气象学考试而焦头烂额。 P145

学长追求未遂,却给当时的本科生带来了极大便利,《纲要》流传开来,当年气象学挂科率直线下降,而学生的实际负担也大为减轻。 P146

当时,小马睡至半夜,被尿意憋醒,蒙眬间睁眼,在那眼皮半开半阖之际,忽而在榻前三尺、月影稀疏之地,蓦地闪现出一沓簿册,上书一行工整楷书,待小马翻身而起,凝神细看,那书册却不见了,而仓促之间,小马只见得“纲要”二字。 P147

彼时六大高手与东方小马尚未决裂,六人加上东方小马,并称地学七侠。 P148

丁二三向地上击出一掌,整栋建筑都随之一晃,而如一只巨大蚕蛹的丁二三就此腾升而起,向着306火速逼近。 P149

李俊义一动,王若需即飞身而起,这一回,不见雾气腾腾,只见银光如电,肉眼之下的视觉暂留,使吴厘眼前出现了一幕奇诡莫测的景象:翻飞的光电弥漫成一片高三丈许的圆筒,将“浪浪”旅馆团团围在垓心!而娇小的孟离则比王若需更快。 P150

唾沫一离开小马唇角就立时分裂,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以指数形式子母相生,转瞬间已分裂成千千万万颗液滴。 P151

人仰马翻的六侠,一个个愁云惨雾。 P152

”孟离打断李俊义,秀眉微蹙,脸上渐有愠怒之色,“倘若不是王兄总爱与我两相照面,我又怎会和李兄浊酒相逢,甚至躲不过东方小马的两颗飞沫呢?”王若需全身肥肉一颤,肉褶晃动,传来一阵噼啪之声:“这可要问丁兄了——”丁二三凝视正前方一丛灌木,目不斜视。 P153

”谈离山眯起双眸,眼睁一线:“丁兄的意思是,倘若我六人同气连枝,事先部署,届时四面联动、八方出击,或许还有取胜的机会?”丁二三微微颔首:“丁某正是此意,却不知诸位意下何如?”东方小马呼出一口长气,他要启动学霸模式了。 P154

丁二三和谈离山潜伏在三楼转角,与306仅距咫尺之遥;李俊义依旧置身三楼屋顶,这一回暗器将从天花板的缝隙倾泻而入,而不至于误伤己方;王若需和孟离潜伏于“浪浪”后窗,届时可于瞬间破窗而入;至于卫地成,他仍选择远程发炮,他以气导力的击打效果,在300米的尺度内可以无视距离。 P155

“不好!”小马一吐长气,身形闪动,整个人覆盖于《纲要》之上,以血肉之躯,硬生生接下了李俊义的88枚暗器!而与此同时,306的门突然洞开。 P156

就在他升至最高点而亟待落下之际,床板忽而分裂为二,而自床板裂口涌出的炮拳拳风,就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东方小马的背脊上。 P157

东方小马不再动弹,但一切尚未结束。 P158

东方小马开闭穴位,打通了手太阴肺经和手少阳三焦经的感应,继而带动奇经八脉之一的冲脉——冲脉含蓄经络脏腑内多余的气血,为总领诸经气血的要冲,此刻东方小马身体亏空,于是冲脉自行循环,将所蓄气血作为储蓄之源,对亏空之处予以灌溉补充,因而此时激越鼓荡得最是活跃。 P159

要穴被擒,兼受到弥漫于空气中的内力催逼,不出一个时辰,七人将先后暴毙。 P160

而这七个人一见到吴厘,眼中俱释放出奕奕神采,此时此刻,这个平凡无奇、不着半点功夫、被称之为白板的男人,竟成了他们此际唯一的救星——要终结这一死循环,关键在于涌泉穴,肾出涌泉,人之气血自此溢出体表,只消用重手法点七人中任意一人的涌泉穴,即可引导肾经冲破此处阻滞的气流,而后一通百通,气息如决堤之水,依次疏通七人受制处的积瘀阻塞,此累卵之势,即告解除。 P161

也就在这危急存亡的关头,王若需朝吴厘眨了眨眼睛。 P162

“那你开始吧。 P164

吴厘左手死死地捏住鼻子,开始了救人之路,饶是如此,当他一脱掉谈离山的鞋,吴厘几乎就要被熏得昏厥过去。 P165

”我姐举起手机,冲着我家的橘猫比出剪刀手。 P168

”接着,他对着前置摄像头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们看,什么叫作父爱如山?这就叫父爱如山。 P169

然而真正的变革发生在2022年,那一年,5G手机开始普及,手机上网的速度变得前所未有的快,vlog从此开始真正走进千家万户,在各个阶层和各个年龄段流行开来,而粗制滥造的vlog也就越来越多:从农村到城镇,从幼儿到老人,人人都在见缝插针地拍摄vlog,一年级小学生用vlog记录他们打游戏坑队友的瞬间,60岁大妈则用vlog见证自己广场舞的舞姿。 P170

然而即便如此,我仍旧感到vlog极大地干扰了我的生活,就比如家里人在拍摄vlog的时候总是不时地把我当成他们拍摄的素材,这往往使我感到愤怒,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P171

我和汹涌的人群一起挤进书店,狭小的空间里人满为患。 P172

这些咖啡供vlogger提神解渴,或者被vlogger纳入拍摄的素材之中,因为这些书店定制版本的咖啡能为vlogger的vlog提供额外的格调加成。 P173

”“我不拍vlog,谢谢。 P174

”女青年摇了摇头,视线突然瞥向了我的右后方,我追随着她的视线,看到在不远的地方,一部摄像机的镜头正对着我们,扛着摄像机的人正是给女青年拍vlog的摄像师。 P175

“在一亩书店,你说你不拍vlog。 P176

围观者越来越多,他们纷纷举起了他们拍摄vlog的设备,并发出此起彼伏的惊呼:“快拍,快拍,这就是那个沙雕!”“妈啊,凭什么只有那个傻大个能和他同框!”“要不要把那个沙雕给抢过来?抢过来,我们也红了!”……人群开始向前拥挤,前排的围观者伸出胳膊,拉拽着我的衣服和身体,大汉架不住那么多人同时用力,最终迫不得已松开了手。 P177

我戴上卫衣的兜帽,穿行在小巷之间,在不到500米的路程里转了12个弯。 P178

”我爸打开了一个叫作EUV Vlog的app,这是全球最大的vlog视频软件,用户可以通过EUV Vlog来拍摄vlog,也可以通过EUV Vlog分享自己的vlog,或者观看、点赞、评论、转发别人拍摄的vlog并关注自己感兴趣的vlogger,除此以外,EUV Vlog还会通过系统算法把一部分vlog推荐到首页,被推荐的vlog会在短时间内得到大量的流量。 P179

”我姐看着我,眼睛里流露出贪婪的目光。 P180

“行,行,我从了你们。 P181

一曲跳罢,再来一曲,我妈渐入佳境,在音乐和舞蹈里陶醉不已,而我则完全迷失在魔性的节奏之中,彻底释放了自我,真的像一个“沙雕”一般转髋拧臀并且摇头晃脑,和我妈优雅知性的广场舞脚步相得益彰。 P182

“鬼畜?什么是鬼畜?”我爸慌张不已,在房间里焦躁地来回踱步,“女儿,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删了重发?”“没必要,鬼畜也挺好的。 P183

然而另一方面,这些鬼畜作品却又令他喜上眉梢:这些鬼畜作品蹭上了我的热度,一下子就收获了巨大的流量,这就使得越来越多的vlogger加入到鬼畜我们父子俩的行列之中,而这些鬼畜作品就为我父亲的那则vlog煽了一波又一波的流量之火,短短半小时内,我父亲的那则vlog就有了1000万的播放量。 P184

”我朝我妈拱了拱手,“您可不能说儿子不孝顺啊。 P185

“好弟弟,你不要怕,我们就随便拍拍。 P186

”我姐的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不过就是拍个vlog,又不是抢你的老婆,你至于这么小心眼?听好了,今天你是拍也得拍,不拍也得拍!”话音未落,我爸和我妈走进房间,举起他们的卡片机和摄像机,加上我姐手里握着的手机,三台设备互成犄角,形成攻守兼备之势,而我被困在三人之间,怎么看都逃不掉了。 P187

我戴上口罩,从另一个出口出门,扬手招了一辆出租车,目的地是距离我家最近的一家叫作帅帅客栈的一星级酒店。 P188

而在我的房间门外也聚集了一批vlogger,他们时而高呼,时而踹击门板,每一下击打发出的闷响,都使得我心惊肉跳。 P189

现在我无法入睡,同时又饥肠辘辘。 P190

我的避而不见并没有使得这些vlogger的热情减损半分,相反,有越来越多的vlogger从全国各地赶来,只为远远地看一眼我这个不拍vlog的“沙雕”。 P191

我只要踏出这扇门,就会被这群vlogger当作小丑一样拍摄围观。 P192

当然了,你们也会觉得我是傻帽,但这不重要,因为现在,你们的镜头全都对准了你们心目中的傻帽,我就觉得,这件事特别傻……”“我感觉这家伙是在自我炒作啊。 P193

“这么说的话,我也快解放了。 P194

而就在几天前,这里曾经沸反盈天,充斥着vlogger发出的嘈杂声响,而我就站在和现在相同的位置,不明所以地一炮而红。 P195

”“先生,您贵姓?”“我姓吴。 P196

”我捏着小票,在吧台等饮料。 P197

”姑娘眨了眨眼,眼眸里全是好奇:“那我应该纠结什么?”“我只要知道这两个星座和长发及腰有关系,这就够了,至于为什么会有关系,这不重要。 P198

”姑娘说,“不过我的朋友好像也迟到了。 P199

PUA刺客的“爬虫模块”启动,释放出Pyhton爬虫,Pyhton爬虫大肆爬取夏侯小欧的社交网络活动记录,包括夏侯小欧在微博、豆瓣、知乎等社交平台发布的所有动态。 P200

通过打分并比较的方式,“预测模型”将成千上万条应答方案进行比对,最终为我挑出得分最高的应答方案,最后,借助我左耳内塞着的微型耳麦,PUA刺客以电子声的方式告诉我最佳应答方案的内容,而我则将这一应答方案复述出来。 P201

网红养成记 小说电子书 第2张她所不知道的是,欧阳大可此刻仍在家中,距离我们足足有20公里。 P202

”接着,我听从PUA刺客,顺便做了自我介绍,“我姓吴名厘,wuli欧巴的吴厘,很高兴认识你。 P203

”夏侯小欧微微摇了摇头,抿了一口咖啡。 P204

”“猜对了!不过我觉得啊,所有的科学把妹法,都是直男癌的意淫。 P205

”我摸着下巴上的胡茬,“肯定是送了别的什么稀奇古怪。 P206

当我点了那杯冰美式之后,夏侯小欧对我的好感度就一下子从5.6蹿升到了15.6,而当我们天马行空地聊了一阵之后,夏侯小欧对我的好感度上升到了35.7,超过分值为30的邀约门槛,而系统则建议我可以邀约。 P207

“被……鸽……就……就……被……”我茫然地重复着PUA刺客要我说的话,直到夏侯小欧伸出手,在我面前挥了一挥:“什么鸽不鸽的?我问你,要不要去吃饭?”我们坐在一家装潢古朴的浙菜馆,手机屏幕上,PUA刺客为我罗列出一行菜单。 P208

我拿起手机,远程命令系统自检,一切正常。 P209

”欧阳大可。 P210

我站在餐馆门口,寻思着该去哪个酒吧,然而鬼使神差地,我居然命令PUA刺客搜索夏侯小欧的定位信息。 P211

我将杯中的威士忌一饮而尽,感觉火辣辣的酒精蹿上了我的睫毛,眼睛仿佛燃起了丛丛火焰,追索着眼前这一幕香艳的场面。 P212

第二,两人的包养关系子虚乌有,完全是夏侯小欧在忽悠我。 P213

PUA刺客就在这时候开始报警,我的耳边传来蜂鸣,短促,频率很高,提示好感度已经满级,可以发出开房邀约——就在我和夏侯小欧亲吻的时候,PUA刺客抓取了我们亲吻发出的声响,并计算得出夏侯小欧对我的实时好感度,几乎是一瞬间,夏侯小欧对我的好感度从42.6骤然提升至98,几乎满级。 P214

”欧阳大可的笑容仍旧是那么油腻,而这一次,他甚至带有点谄媚:“给你带了外卖,啤酒炸鸡,我知道你喜欢吃。 P215

”“我们是一家网络安全公司的技术负责人。 P216

”夏侯小欧说,“第一步,数据搜索;第二步,爬取数据;第三步,建立系统;第四步,实现反馈。 P217

”欧阳大可微笑着说,“你现在就可以查一下,你通过爬虫搜索到的微博、知乎和豆瓣的社交网络活动记录到底是谁的。 P218

”欧阳大可说着,流露出不胜娇羞的微笑,“如果是我的话,恐怕还真会被你撩到呢。 P219

”当欧阳大可一双油腻的手掌紧紧裹住我右手的时候,我彻底撑不住了。 P220

”我动作呆滞地握住夏侯小欧的手,过了半晌才问道:“合作……怎么合作?什么合作?合作什么?”“我需要得到PUA刺客的源代码,以提高我们的应用性能,PUA刺客和PUA杀手强强联手,将在PUA的市场上无坚不摧。 P221

虽然“PUA刺杀”在PUA界风生水起,但我自己再也没有用过“PUA刺杀”,这倒不是因为欧阳大可带给我的心理阴影,而是我担心自己PUA的对象同时也在PUA我自己,而这让我感到疯狂而荒诞。 P222

“这书,十分。 P224

譬如,我从大、中、小元素中各挑两枚:青春、迷茫、孤独、明天、颠沛流离、最好的自己,合成如下——谁的青春,不曾迷茫;你的孤独,虽败犹荣。 P225

若是艳遇,可能发生在酒吧、民宿、民谣现场,根据艳遇的不同打开方式,又有51枚碎片……不同排列组合,得以生成成千上万只灵魂沙盒。 P226

他戴黑框镜,穿绿衬衫,腰缠CK皮带,脚蹬布洛克雕花白皮鞋,十指修长,皎洁细腻,成千上万行代码,就自这双手汩汩而出。 P227

”大紫把书扔向我,我慌忙接住。 P228

微博私信@吴厘欧巴,说出你的困扰和忧伤,@吴厘欧巴会带来写一篇故事,不为世界,只为你。 P229

”少年的微博,铺天盖地的DOTA资讯,时不时夹杂灵魂宝钻,晶莹剔透,散发励志之光——你不要等,要去行动。 P230

所以,我们摘取的灵魂元素,不应该是‘奋发’‘努力’之类,相反应是‘随性’‘洒脱’‘淡泊名利’。 P231

我和大紫相视一笑,笑容欣慰——毕竟,那才是他真正的生活。 P232

”大紫睁开眼睛。 P233

通过分析用户在社交网络上的互动行为,“灵魂see”确认全市共有28237对大学生情侣。 P234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那就劝她开出花来咯。 P235

”“那也是放着追随灵魂的屁。 P236

”姑娘说。 P237

”大紫说,“剩下最后一步,深度学习。 P238

三个月后,“灵魂Maker”写出这样的句子:你以为爱是亘古不移的石头,却没见时光怎么把石头磨碎,当你知道该握紧之时,掌心却只剩汩汩的沙。 P239

抽取α1、β2、Δ3,合成灵魂宝钻“自由和远方,是我的梦想”;换一个顺序,β2、Δ3、α1,即合成为“当自由成为梦想,那么灵魂就向往远方。 P240

三更半夜,姑娘抱着把吉他,离家出走,身上分文不名。 P241

”大紫耷拉着眉头,“当时‘灵魂see’探查出姑娘的冲动系数高于中位数80.2个百分点,但并没有引起我的重视。 P242

一切都是在网友面前的精心表演,要让每一句话都是在对渣男诉说,但字字句句却戳中网友心坎——痴情无罪,罪在无情;过错不在姑娘,更不在我们;这锅,还得由渣男去背。 P243

根本性的问题在于,对网友而言,他们究竟抱着怎样的态度——他们打心眼里希望看到一个Happy Ending,还是一个劳燕分飞的结局?“搞定了。 P244

“我为‘灵魂see’添加了新的算法,并为它加载了人脸识别技术。 P245

”大紫左手插袋,右手戟指向我——“故事的最后,两人复合。 P246

一个月内,我们收到打赏86531次,收入十多万。 P247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