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见 王珮瑜京剧学演记

good

第一次在台下看珮瑜的戏是1994年的“少儿京剧大赛”。 P6

我只记得一句,说报道是为王梦云到戏校当校长造舆论。 P7

这也是我欣赏珮瑜的地方。 P8

你电视里天天看戏,剧团怎么活?戏院怎么活?电视播大戏,不是没有积极的一面。 P9

我同你一样,是一个正在为京剧艺术的传承而努力的普通演员,也是一个自认为还不够成功的平凡人。 P10

京剧虽是角儿的艺术,但讲究的是集体合作。 P11

上海戏校时隔十年再次开设京剧班,面向全国招生。 P14

当年戏校由几个建筑组成:主楼(包括练功房、办公室、图书资料室、食堂、女生宿舍)、蒙古包(赫赫有名的用于学生彩排演出的剧场)、男生宿舍楼(包括男生宿舍、琴房)。 P15

思及老师在众多舆论的压力下,下了一个很不保险的赌注,我和思及老师的缘分也由此开始。 P16

有一次我攒够了两百元钱,打算去存银行,思及老师马上从里屋拿出了三百元给我,说:“凑齐五百元,去存吧!”这是我人生中第一笔整存整取的巨款。 P17

入校学的第一出戏,就是《文昭关》。 P18

葆玖先生一入座就特地多看了我几眼,程之先生立刻介绍说:“这是戏校二年级的学生,叫王珮瑜,女孩儿学老生,拜过范石人兄,现在是思及的学生,这次临时叫她替葆玥老师演昭关。 P19

从这一点来说,我的确是太幸运了,懵懵懂懂,但入了一个正道。 P20

转眼到了1994年春天,上海戏校接到了文化部京剧基金会的一个出访任务,由京津沪三地戏校的二年级学生成立“中国少年京剧艺术团”,去香港访问演出。 P21

蔡国蘅手稿(《二进宫》)我演《搜孤救孤》那一场,听思及老师说有不少香港前辈来看戏,其中有蔡国蘅先生(蔡先生是孟小冬的弟子)夫妇、余叔岩孙女一家。 P22

老年间有句话,叫“北京学艺,天津唱红,上海赚钱”,玩意儿行不行,天津码头就是一杆标尺,而中国大戏院则是码头的中心。 P23

王校长素以严厉闻名,后来发现她比我们预料的还要严厉,在专业学习上制定严苛的标准,管理上采用准军事化的方式。 P24

从《搜孤救孤》“公堂”的“水底鱼”出场,到《盗宗卷》“这白亮亮的钢刀”的抬腿移步;从《群英会》下场的独门水袖,到《打棍出箱》的眼神,还有马腔余唱的“劝千岁”,朱老师都一一指点,我领会在心。 P25

他们虽然没有直接教过我,但都曾在专业上给过我很多指点和滋养。 P26

1997年,我第一次在剧场观摩了裴先生的《林冲夜奔》和《钟馗》,上台献花时,在裴先生耳边轻声介绍自己:“我叫王珮瑜,非常崇拜您的艺术。 P27

从三年级开始,我们逐渐分行归路。 P28

这些剧目别说是戏校,就是很多剧团也未必排得出、演得好,所以我们常常会自豪地回忆那些令人激动的属于集体创造的成绩,拿来激励我们的晚辈和我们自己。 P29

看着同学们一个一个嗖嗖嗖地从我身边跑过去,腿脚跟不上,自尊心倒是很起范儿。 P30

全剧只有两场——徐策劝妻、法场生祭,结构并不复杂。 P32

在我自己身上,也可以感受到这样的成长。 P34

经过了半年多的寻师访友、反复练习、加工打磨,在1997年的春节,我的《击鼓骂曹》首演于上海天蟾逸夫舞台,获得了很好的反响。 P35

1994年底,王思及老师给我说了《捉放曹》全剧,曹操由花脸组的田恩荣老师传授。 P36

学这出戏是1995年,那个时期的戏,大多是王思及老师教,教得仔细且规矩,这也为行内很多前辈大家所认可。 P37

在行当众多、流派纷呈的剧目中,最有特色且最依赖集体协作的,就是武戏。 P39

1994年的夏天,在中山西路1551号戏校的食堂,我第一次见到了刘秀荣、张春孝、朱秉谦、袁国林等几位名家大师。 P41

感恩那些年张老师为我们留下的宝贵财富,我很敬仰,也很怀念。 P42

回首西山日已斜,天涯孤客真难渡。 P43

这对演员唱念做打的综合功力要求很高,梨园行素有“男怕夜奔,女怕思凡”的说法,来说明这出戏的难度。 P44

刘先生是著名的生理学家,也是生物控制论、生物医学工程学等交叉学科的积极倡导者和推动者。 P45

”老爷子话糙理不糙,一个艺人,如果能摆脱了生活之累,纯粹为艺术而精进,应当是一件非常高雅并且幸运的事。 P46

人在少年得志、过早成名的无限光环笼罩下,还能保持清醒,实在太难。 P47

心怀忐忑地上台,唱到陈宫见曹操杀掉吕伯奢,惊愕不已地跪倒在地唱“陈宫哭得咽喉哑”这句嘎调,非常庆幸,唱上去了。 P48

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我在上海结识了书法家陈云君、王玳玮夫妇。 P49

在天津唱京戏,真有书里记载着的民国老味儿。 P50

那年我刚刚学了《空城计》,还是新鲜出炉。 P51

回想自己当年,每一个学期都恨不得当八个学期用,连寒暑假都不闲着,去各地投师问艺。 P52

而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个例,对此心存感激。 P53

我正规学习的第一个配角,就是《玉堂春》里的蓝袍,名叫刘秉义。 P54

直到现在,我还会受到很多青衣演员的邀约,出演蓝袍。 P55

对于演员来讲,三个角儿在台上互相帮衬,总比自己单打独斗心里有底。 P56

比起我们十分熟悉的京剧套路——水词儿,“四季花”很好地说明了京剧在鼎盛时期曾有大量的文人雅士捉笔,同时他们又长于音韵,写出来的典故易懂又好唱。 P57

孙岳老师早年毕业于中国戏曲学校,曾是中国京剧院的头牌老生,更是谭余一脉造诣深厚的艺术家。 P58

一个学京剧的学生,有了点滴的进步,都会牵动着那么多老师、艺术家们的心。 P59

入校之后,能给王思及老师从头至尾背念一遍《搜孤救孤》的全剧,一人分饰多角,引得思及老师哈哈大笑,连声夸赞:“你小子真行!”就是这样一出戏,我经历了很多个学习阶段,从余派启蒙老师范石人先生的介绍入门,到入校后王思及老师一点一滴的传授,到后来朱秉谦老师在身段表演上的启发引领,再到孟先生的弟子蔡国蘅先生的详细解剖,以及向张学津老师学习了马派《赵氏孤儿》,为《搜孤救孤》在日后的进一步理解和呈现提供了极佳的依据。 P60

彩排后思及老师对我说:“演戏得常带三分生才好!”拿着《搜孤救孤》这出戏我参加过“新苗杯”少儿京剧大赛、“央视青年演员大赛”“梅花奖”等各种比赛,也参加了各种各样的纪念和汇报演出,一路从孩提走到中年。 P61

很多外人说京剧行业水深,大概就与这些规矩有很大的关系。 P62

这样的故事,在我的成长历程中时有发生,每个“当下”也感到委屈,但时过境迁回头再看,正是这些磨炼,成就了我的周全。 P63

其实,京剧里的化妆,是塑造人物非常关键的部分。 P64

因此,吊眉勒头是对妆面的补充,也是扮戏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 P65

在传统的京剧戏班里,砌末的名目很多,大致分为四类:第一类是兵器,在班里把兵器叫作“把子”,或者刀枪把子,就是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镗、棍、槊、棒、鞭、锏、锤、抓、拐子、流星,还有弓箭、盾牌等,得有70多种。 P66

椅子也有很大的功用,把椅子放在桌子的后边,叫“大座”,通常在坐朝、坐堂,在办公室里,都是搬大座。 P67

正规的交战,也就是战场上的较量,一般都要骑马。 P68

很多刚刚接触京剧的观众,特别是小孩子,最喜欢看翻跟斗、开打的戏。 P69

中国戏曲分为曲牌体和板腔体,昆曲是曲牌体,京剧属于板腔体。 P70

比如说出场亮相的时候,可以是大锣的四击头,也可以是小锣帽子头;从一个地方走到另外一个地方,就打一个冲头,加上“水底鱼”;表演很快的节奏,就打急急风;表现一个人心里很乱,就打乱锤;要开唱了,可以是纽丝,可以是长锤,可以是导板头子;一出戏要结束,会打一个固定的尾声,是由唢呐和锣鼓一起来完成的。 P71

到了现在,好像看京剧不叫好,就显得有点外行,会叫好的戏迷,在剧场总有点优越感。 P72

有时候打出手发生小意外,比如枪掉在地上了、宝剑入鞘没入进去,一般演员会再来一遍,再来一遍两遍成功了以后,观众的叫好往往比一遍成功的还要热烈,因为大家比较心疼演员,知道在巨大压力下的成功更是来之不易。 P73

这出戏在元杂剧的基础上,被改编成秦腔、梆子、豫剧、昆曲、越剧、京剧,等等。 P75

而在京剧舞台上更为注重刻画的,是人物性格当中最最突出的那一部分特质,也就是脸谱化。 P76

马连良先生是一位非常全面的表演艺术家,他的念白和做工尤其出彩,所以根据他个人的艺术特色在最后设计了一场“说破”,有一段“反二黄唱腔”加上成套的念白组成了这一段戏,可以称得上是情感和技术的完美结合。 P77

屠岸贾说:“我劝你说出实情便罢,如若不然,这里两旁的刑具都要用在你一个人的身上。 P78

这样的循环,经过了二十多年,有积累也有沉淀,回头再看《搜孤救孤》,似有“看山仍是山”的恍然一悟。 P79

“法场”一场以唱功来表现,这场戏是马派《赵氏孤儿》中没有的,也是谭余版本的一大特色。 P80

新娘子过门这天,韩廷凤发现女子哭哭啼啼,问起情由,才知道女子是因为自己的夫君吴惠泉身染重病,又没有钱医治,不得已才卖身救夫。 P81

在我们京剧的表演当中,配演的作用也很重要,要非常优秀,才能把一台戏撑起来。 P82

京剧《朱砂痣》 我饰韩廷凤二、报恩访子姜氏回到家中,吴惠泉打开门一看,大惊失色,说你到底是人是鬼?你怎么回来啦?这韩大老爷把你送回来,是不是不想要你啊?姜氏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说完就把一百两银子放在吴惠泉手里。 P83

”经过这番折腾,韩廷凤的确是看开了。 P84

韩廷凤一听,就说那你肯定不是你妈亲生的呀!韩玉印说我想起来了,我妈卖我的时候跟我说过,只因宣和七年四月初八日金兵作乱,我是在青州地界路上拾来的。 P85

台上见 王珮瑜京剧学演记 文学电子书 第2张

在回来的路上,儿子被老虎叼去,妻子被老太师葛登云抢走。 P87

北斗七星有七种性情,其中文曲星就是主管文运的星宿,那些文章写得特别好的、被朝廷录用的大官,大部分是文曲星下凡。 P88

就跟樵夫说:“是这前半月的事啊。 P89

三、我本是一穷儒太烈性话说这范仲禹跌跌撞撞、一路小跑地要去寻找葛府,在这行路的过程中有两个重要的技巧。 P90

范仲禹再次醒来,看到煞神的面容,也吓得昏死过去。 P91

这也是对我充满期许的老师们共同的愿望,王校长曾经对我的专业老师们深情寄语:把珮瑜培养成一个大角儿,拜托各位了!学习《琼林宴》,经历了一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 P92

在台上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最终获得观众说一句“不容易”,那简直是受辱一般。 P93

今天在舞台上常演的,就有近千出。 P94

这出戏对老生来说更是必学剧目,从未听说有哪个演员别的戏很好,但不会演《探母》,这是不可能的。 P95

我本当与驸马同去游玩,怎奈他终日里愁锁眉间。 P96

杨四郎跪在自己的母亲脚边,一边哭一边唱着十几年来对家人和母亲的思念之情,就是那段著名的“老娘亲请上受儿拜”。 P97

尽管“见四夫人”是全剧中篇幅最少的戏份,但我却觉得这段戏最动情。 P98

我给京剧节奏总结了几个字: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废话不说。 P99

那时候三庆班所演的剧本,基本上都出自卢胜奎之手,所以他也得了个名字叫“卢台子”,尤其擅长扮演诸葛亮,有“活孔明”之誉。 P100

”这个双引子念完以后,就是四句定场诗,这四句定场诗气势非常大:“忆昔当年居卧龙,万里乾坤掌握中,扫尽狼烟复汉统,人曰男儿大英雄。 P101

他演这个角色有过两次记载:一次是在他十三岁的时候,在天津“小小余三胜”时期,陪他的老师王君直先生演过一次;还有一回是1937年陪张伯驹先生演过一次。 P102

诸葛亮敢用这一计,就是因为准确地揣摩到了司马懿谨慎多疑的心态。 P103

”司马懿问他:“那赵云从何而来?”探子回答:“列柳城而来。 P104

因为这出戏的故事涉及的时间跨度比较长,情节也比较丰富,另外京剧是角儿为主的,所以这出戏过去有“王八出”和“薛八出”之分。 P105

《三击掌》里王宝钏的扮相和前面《彩楼配》是一样的,穿宫装,戴凤凰。 P106

其实这期间薛平贵经历了很多曲折,包括三个折子:《误卯三打》《鸿雁传书》《赶三关》。 P107

最经典的当然就是“苏龙魏虎为媒证”的西皮流水对唱,朗朗上口,让人听了是过耳不忘。 P108

薛平贵一听,就说算了算了,“三姐不必寻短见,午门赦回王相官”。 P109

这是从梆子里移植过来的一个唱腔,最早用这个唱腔的是京剧第一代旦角演员胡喜璐,在《五花洞》里创造的唱腔,一直沿用至今,现在在《大登殿》《铁弓缘》中都有运用。 P110

这些明显的念白特质,在余叔岩先生“十八张半”唱片中《八大锤》一段里可寻到源头。 P111

后来受北海太守孔融的赏识,被聘为幕宾,并推荐给了朝廷。 P112

光听祢衡打引子、念定场诗,你就知道祢衡的命运结局并非偶然。 P113

这和当时的历史背景、世道人心有关,黎民百姓非常崇尚气节,欣赏有血性的男人。 P114

祢衡忍着委屈接下了鼓吏一职,也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了,索性来它个一不做二不休,想条计策羞辱这曹贼。 P115

纵然将我的头割下,落一个骂贼的名儿扬天涯。 P116

祢衡裸衣击鼓,鼓声铿锵有力,一边打鼓一边侧目,以鄙视、嘲讽、愤怒的眼神投向曹操,骂得曹操头皮发麻。 P117

陈宫是东汉末年中牟县的县令,捕获了行刺董卓未遂而出逃的曹操。 P118

从这几句戏词中,大家可以看到曹操其实是一个领导力极强的人,他劝陈宫要直面自己的问题,同时改换平台,重新设定目标,我们合作共赢。 P119

曹操和陈宫在撞金钟的锣鼓当中出场,这个锣鼓经一般都出现在缓慢行走、行路的过程中,或者是这个人物在思考,也有可能他欲言又止、心里有事不能够马上做决断,这样的一种情绪。 P120

在这场戏里出现了很多次曹操和陈宫用西皮散板,一句上句、一句下句来对话这样的形式。 P121

”陈宫说:“似你这样疑心杀人,岂不怕天下人咒骂于你?”曹操就说出那句著名的台词:“公台,俺曹操一生一世,宁负天下人,不叫这天下人来负我!”陈宫听到这句话,吓得倒退三步,曹操拔出宝剑威胁他,陈宫又往后退,心里又害怕又愤怒,开始唱“听他言吓得我心惊胆怕”。 P122

这套二黄唱腔分三个板块。 P123

最后回放录像的时候,惊喜地发现有非常多的观众都唱了这句“为国家”,可见这出戏在观众心目中的地位。 P124

杨继业第一个出场,披着黑水纱,观众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鬼魂,而不是真人。 P125

一般这样一嘱咐,就知道后面一定会出事。 P126

这在传承的角度,或者说在艺术表现的角度是有价值的。 P127

其中有一户人家男主人叫邓伯道,带着儿子、侄子和弟媳妇一块出逃,要投奔媳妇的哥哥金永成。 P128

有朝一日狂风到,大限来时一笔勾。 P129

一个家院上来报信,说:“启禀员外,大事不好了!今有黑水国石勒,逢州抢州,遇县夺县,眼看就要杀到我庄来了。 P130

急忙忙说不尽衷肠话论……”没唱完,又是一个扫头,代表他们匆忙离开。 P131

”邓方托着邓伯道的胡子说:“伯父老了!”邓伯道再托着髯口说:“为伯么……”一看不服老不行啊,但是这时候必须得挺住,“不老,不老,我还背得动儿,只管上去”。 P132

急忙忙扯下了衣襟一块,咬指尖腹内痛珠泪满腮。 P133

这出戏的老生以谭余派最为著名,旦角梅派、尚派、张派都有特别好的版本,20世纪初梅兰芳先生到上海,打炮戏就是和王凤卿先生合演的《御碑亭》。 P134

柳生春和孟月华彼此之间略略动心,但是什么都没做。 P135

京剧《御碑亭》 我饰王有道孟月华匆匆忙忙往家赶,在半路上遇到了大雨。 P136

我要小便急得紧,何况先来女钗裙。 P137

孟月华带着这封书信回到娘家,拆开信一看,全家又气又哭,父母就收留了她在家。 P138

此事未知可是阴骘否?” 京剧《御碑亭》 我饰王有道柳生春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王有道就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觉得这个事怎么跟我知道的那个故事那么相似啊,就弱弱地问:“啊,柳年兄,你也在御碑亭避过雨么?”“啊,我是在御碑亭躲雨啊!”王有道又问:“那亭内可先有一位妇人在内?”“是啊,是先有一妇人在内啊。 P139

正德被她的青春美貌吸引,用言语挑逗,最后亮明了皇帝身份,封李凤姐为妃,并带她回京。 P140

我兄长临行对我论,他言到前店有一位军人,将茶盘放置在桌案上……”唱到这,李凤姐就把茶盘放在桌子上,和正德打了个照面。 P141

事情到了这一步,正德总要给个说法,就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P142

讲的是岳飞和金兀术对峙于朱仙镇,金兀术调其义子陆文龙前来助阵,一连打败了岳家军的严成方、岳云、何元庆和狄雷四员小将(四人均善使锤,故名“八大锤”),岳飞无计破敌,与帐下的参军王佐感慨说陆文龙是宋朝名将、陆安州节度使陆登的亲生儿子。 P144

王佐来到岳飞帐下也基本上寸功未立,他的武艺在岳家军中也不是出色的,所以他看到要离的故事,可能觉得心有戚戚。 P145

这个戏的桌子里面有一个机关,在桌子底下藏着一个人,这个人是管道具的,手里拿着一个假的左臂。 P146

喂呀狼主啊!想我死又死不了,活是活受罪。 P147

京剧《断臂说书》 我饰王佐这段录音里我们可以听出来浓浓的湖广音和中州韵。 P148

没想到赵大夫妻见财起意,把刘世昌主仆二人给害死,将尸体烧成了一个乌盆。 P149

一块儿抬,抬出去一看,阴天快下雨了,得了,抬进去吧,好好好,抬进去,抬进去一看,天又晴了,再抬出去。 P150

赵大夫妻俩看主仆二人已经死了,就把他们的尸首剁成肉泥,烧成盆。 P151

”张别古进去以后念了几段数板:躬身下拜,尊一声城隍老爷细听明白:只因赵大该我钱财,我去讨债。 P152

最早的时候戏里的主角李克用是花脸扮演的,后来京剧大师谭鑫培先生把这个戏从花脸改为老生,同时扩充了故事,改编成了《珠帘寨》这出戏。 P153

谭鑫培演得特别幽默,把它演成了一部有剧情的喜剧。 P154

接下来是程敬思和李克用对唱的西皮流水。 P155

从二皇娘上场开始,这出戏从正剧变成了生活剧,或者说小品,很多地方没有准词,是看演员的配合,还有观众的状态。 P156

”李克用这时候心里有点打鼓了,可是到这个点上了,又不能不说,怎么办呢?犹豫了半天,就在嘴里咕哝了一句:“不发兵。 P157

”一看,误卯牌已经挂在外面了,“误卯牌挂出要糟糕”,非常口语化。 P158

拿过令箭就表示应战,接着唱一段西皮快二六:“老虽老,我的须发老,上阵全凭马和刀。 P159

故事讲的是北宋时期杨继业奉命抵御辽国,遭到奸臣潘洪陷害,兵困两狼山,杨七郎奉父亲之命突围回营求救。 P160

我本当与六兄多谈多论,怕的是天明亮难回天庭。 P161

宝雕弓打不着空中飞鸟,弓炸弦断就为的是哪条?恨石虎把我的战马绞倒,为大将无良骑怎把兵交?看过了定宋刀爷把路找,找一个避风所再作计较。 P162

”杨继业又问他:“难道这老羊还有什么贵处么?”苏隐士接着回答他说:“提起此羊有贵处,他的名儿万古扬。 P163

八贤王出了个主意,让宫里送了一些酒到狱中,谎称皇上已经赦免了潘洪之罪,赐酒祝贺。 P164

京剧《清官册》 我饰寇准寇准换完衣服接着上场,喝了一杯夫人给他准备的饯行酒,然后唱一段二黄原板:“接过了夫人酒一樽,背转身来谢神灵。 P165

此时寇准非常忐忑,如履薄冰,战战兢兢跟八贤王说:“臣领旨。 P166

余叔岩先生说过一句很传奇的名言:我唱我的戏,好与不好让您自己说,我不是为了座儿们叫好而唱戏。 P167

因“余脉相传”得立名师门墙,提升的不再是技术,而是审美。 P168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