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飘舞的塑料布(读客熊猫君出品。日本文坛温情天后森绘都,荣获第135届直木奖。渡边淳一盛赞的小说!我们总能找到一个梦想,让自己从此不再迷茫。)

good

弥生虽然心有不舍地跨进了车厢,但车门在背后一关上,倒定下心来,反正已经回不去了。 P4

”早上,弥生刚一上班,弘美就不由分说地把一个装着出差费的信封塞给了弥生。 P5

弥生觉得这不仅是由于空调不够给力,还有人们无意识地比平时多洒的香水味儿从四面八方悄悄钻进了她鼻孔的缘故。 P6

虽然已过三十五岁,但天生丽质及细腻的肌肤,依然保持着不让年轻女人的风韵与妩媚。 P7

你自己做个选择吧,要我还是要那个女人。 P8

“应该说是个试销店吧,我打算从自由之丘起步,试一试身手。 P9

”从一个二十岁的姑娘嘴里说出这样的抱负,并不稀奇,但弥生却是认真而又执着的。 P10

即便这样反复多次,它的味道依然像谜一样无从把握,简直是如梦如幻。 P11

”弘美没有听到最后,便已经摆出一副值得信赖的老板的架势,一边伸出右手跟弥生握手,一边说道。 P12

弥生是弘美做的蛋糕的崇拜者。 P13

第一次见到弘美时,弥生就已经放弃了自己的梦想。 P14

弥生开始后悔事先调查得不够充分。 P15

“土岐和瑞浪也都一样。 P16

弥生从中选取的三件候选品是——隐约浮现出花瓣图案的志野平底钵、朱红色的有着纤细描边的赤绘圆盘以及充溢着翡翠般静谧的透明质感的青瓷轮花钵。 P17

但是二十分钟后收到的依然是毫不留情的回复。 P18

四点五十分。 P19

难道说这个平安夜,自己要一个人在商务酒店里孤独地度过吗……弥生又不禁自怜起来,步子越发沉重了,呼啸的寒风感觉格外冰冷,冻得她全身直哆嗦。 P20

“抱歉,忘记跟你说了,我收到一个采访的稿子,对方说希望我们在今天之内寄回。 P21

把店铺搬到青山的这几年来,弘美一直过着忙碌而充实的生活。 P22

伫立在那些熟透了的水果海洋里的是圣洁的女神——“我还是第一次这么渴望再一次吃到婚礼蛋糕呢。 P23

并不是出于离得太近了会受伤或者烧伤之类堂而皇之的理由,只是因为他们厌倦了弘美。 P24

’于是,她就转世成了我这个糕点师,为了这一使命东奔西走,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呵呵。 P25

”当然,她自己可能早已把这些话忘得一干二净了。 P26

虽说人无完人,但到了弘美这儿,似乎连老天都变得慷慨起来,毫不吝啬地赋予她美貌和财富。 P27

每当这种时候,被弘美攻击的对象常常是弥生。 P28

弥生认为,只要能够见证新奇迹的诞生,哪怕是惹男友不快,或因熬夜而疲惫不堪,甚至少活几年也在所不惜。 P29

不过,弥生相信,只要有了夫妻这种牢不可破的稳定关系,这点儿骚扰是不能造成什么影响的。 P30

“明天,千万不要迟到了哦,可能的话,你最好提前三十分钟到更衣室,我想让你确认一下配料呢。 P31

弥生刚想去泡杯茶喝,刚挂断的手机又响起来了,是他打来的吧,弥生立刻绷紧了神经。 P32

可是,我并没有说你可以继续在那个女人的店里上班啊。 P33

“我明白,你非常吃惊吧。 P34

然而,高典又一次误会了弥生的沉默。 P35

“我明天还会给你打电话的,今天晚上你先好好想一想吧。 P36

每一个烧窑都在制陶工作室隔壁设有销售的铺面,没有预约的顾客只能隔着玻璃观看制陶工匠做陶器,就像开放式厨房似的,弥生暗笑。 P37

”“可以吗?”“可以。 P38

然而,它并不是可以使弘美那蕴含着魔力的布丁绽放异彩的陶器。 P39

一定要找到那种能够拥抱弘美做的那犹如跳动的心脏般颤悠悠的布丁的陶器,能够给那颗心脏输入生命的奇迹般的器皿。 P40

这是由于其宛如原始的黑暗般的漆黑色之故——是有别于织部黑以及天目黑的质感的那种漆黑。 P41

”她假装镇定地回答,又发觉自己的声音有些刺耳,便小声补充了一句:“在书上看到的。 P42

”“是这个碗吗?”“是卖的吧?”“是的。 P43

要是自己买的话,弥生绝对买不起。 P44

“我跟你说,自从搬到青山以来,我对村田就一直特别关照,无论是乳制品、面粉,还是砂糖,就连洋酒也全都从他家进货,可是,他这么没良心,太过分了吧。 P45

“老师的蛋糕在小店卖的话,无论在什么样的穷乡僻壤,都会排起长蛇阵的。 P46

”弥生对弘美给予了最后一击,她对此是有胜算的。 P47

不过,告诉你,我终于找到梦寐以求的陶器了。 P48

“你才是瞎忙活呢。 P49

可是无论是自称来学艺的这个男人,还是弥生,都已经走到不能回头的境地了。 P50

因为那个濑户黑碗现在还没有完全属于弥生。 P51

尽管如此,有的人照样每天优哉游哉的;有的人为过去的懒惰而悔恨;有的人期待着未来的第二次、第三次转机——不过,他们的共通之处是,现在仍旧在这个幽暗的店里,度过一个个无所事事的夜晚。 P52

三个月后,同事也好,常客也好,都叫她“小惠利”了。 P53

”在阿熏的示意下,惠利子坐在了滨尻旁边,“只不过,我要养的不是男朋友。 P54

“狗对我来说就是牛肉盖饭。 P55

回到淡紫色的暗淡烟雾里时,阿熏已经把狗的事抛到九霄云外了。 P56

狗狗们到底是怎样察觉到闹钟的时间的呢?还有,旁边睡着的老公弘司,为什么对两只狗的吵闹能够充耳不闻,而对闹铃的反应却那么迅速呢?“还有十分钟。 P57

由于店里没有那种经常深夜打车回去的客人,所以通常在十二点的末班车一过就可以打烊了。 P58

”“别太累了,应该多睡一会儿啊。 P59

我妈也可以放心了。 P60

遛早从这里才正式开始。 P61

哦,对了,堀先生还送来了宣传单。 P62

也就是所谓的“临时主人”。 P63

如果有人看到这些内容后联系他们,希望领养小狗,那么,主页负责人就会让领养人填写一份专门设计的问卷,确认了领养人的身份后,安排一个合适的日子见面。 P64

”惠利子和尚美道别后,和红小豆闹腾得正欢的妞妞,依依不舍地站在原地不肯走,被冷落的比比独自颠颠地跑了起来。 P65

就像惠利子对相扑毫无兴趣,不关心草履虫的生态,无法理解一些人把自己的肥胖归咎于麦当劳,并向法院起诉一样。 P66

“这样啊。 P67

”妞妞马上安静下来,又恢复了平时那种若无其事的表情。 P68

那时惠利子刚入会,比比初到她家,什么都害怕,既怕惠利子和弘司,又怕电视机,怕散步。 P69

比比支棱着耳朵,一副御敌来袭的架势。 P70

那么,是为了什么呢?这两年来,惠利子总是抱有这样的疑问。 P71

再次开始产生联系,是几年前尚美搬到惠利子家附近以后,两人时不时在附近的吉见喝喝茶。 P72

不只是动物,在这里还感受到了来自人的沉重压力,惠利子感到汗毛都竖了起来。 P73

看来尚美来过这里多次了。 P74

那天有八条狗,每条狗都从上了锁的铁栅栏里惧怕地瞅着她们,想要从这里出去。 P75

刚一感觉到三人的气息,这些狗就一齐狂吠起来,在笼子里不安地走来走去,仿佛在拼命诉说着等待自己的不透明的未来:“我在这里,我被关在这里了。 P76

她的眼神在说:惠利子做不到,无法胜任这个工作。 P77

这家餐馆提供价格合理的午餐套餐,还有一个可以让人独自清静用餐的吧台,午餐时间常常坐满了像惠利子一样的家庭主妇,谈笑风生,非常热闹。 P78

”“就是,自己承担责任。 P79

突然醒来时,她发现比比趴在自己胸前,脚底下妞妞背贴着她,和她一起睡着了。 P80

到了下午的遛狗时间,刚刚还在安静睡觉的比比和妞妞已经结束充电,开始释放积蓄的能量了。 P81

“比比还是这么独来独往啊。 P82

靠总部收到的捐款和义卖会的收益,根本无法维持这些开销,很多义工都是自己掏腰包照顾这些流浪狗。 P83

在家里的时候还比较安静,刚才在公园,就数它最闹了。 P84

其实,我倒是希望公司干脆倒闭算了。 P85

”“对呀。 P86

除了公婆以外,住在世田谷区的惠利子父母也渴望抱孙子,长辈们都等得不耐烦了。 P87

公公一回头,正好和惠利子视线相遇。 P88

你不觉得吗?”惠利子直视着婆婆,看到她那真诚的眼睛的瞬间,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扑簌簌流到了脖子上。 P89

以后,在我们这里,我们会好好疼爱它的。 P90

我经常和你爸爸说,如果什么时候惠利子生了孩子,也可以把妞妞送来,我们一起养。 P91

“我太想知道‘牛肉盖饭’是怎么回事了。 P92

当时一碗牛肉盖饭四百日元左右。 P93

老实说,这笔开销很大。 P94

她已经能够条件反射般地迅速计算出三万日元可以吃一个多月。 P95

”“是吗?”妈妈桑一晚上挂在脸上的妩媚笑容已然不见踪影,她望着车窗淡淡地回答说,“那你就去买狗食吧。 P96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去吃一顿韩国烤肉了。 P97

一步都不能后退。 P98

裕介憋足了一口气,去推208号教室的门。 P99

”“没这个必要吧。 P100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呢?”“关于吉田兼好的《徒然草》,想请你帮我定个题目,写篇论文。 P101

如果是我来写这篇小论文,我会首先关注其写作背景,探索兼好的无常观产生的源头。 P102

我是为了解决这个自己无论如何也解答不了的疑问,才决定今天再跟你见一面的。 P103

”“是因为笨才出名的吗?”“不是,正相反。 P104

“真有这么好的事吗?咳,还不是为了要钱嘛,而且还得被她敲竹杠吧?”“错,据说是免费的,所以是个怪人吧。 P105

尽管大家都是饱经世事的社会人,表面上看起来相处得很和睦,但在一些偶然的情况下,还是可以窥见各人的背景的。 P106

而且,必须完成的六个报告里,裕介有两个没有在规定时间内上交,被一个教授宣布不及格。 P107

裕介还向在走廊上切磋高尔夫球的三个退休人员打听。 P108

·西行美由纪戴着雷朋太阳镜。 P109

也许因为是面向专业人士的讲座,听讲座的人屈指可数,所以教授一眼就会注意到偷偷溜进来的人,于是,老师就会貌似关心地挖苦他说:“非常遗憾,我的听课名单上没有西行美由纪这个人啊。 P110

这身大小姐似的装束与从职场下班的女白领的感觉,好像有点儿不太协调。 P111

每次上课老师点名的时候,我一喊‘到’,大叔大妈们……不,成人班的人都一齐回头看我。 P112

”“不用这么兜圈子,直接打电话约她好了。 P113

在这间坐二十人就显得拥挤的屋子里,西行美由纪泰然自若地坐在背靠窗子的座位上,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P114

只是某一天,突然接到你打来的电话。 P115

”“那是没错的,反正没有靠父母养活嘛。 P116

他现在只不过是重复一遍对朋友们提出的“你为什么现在还去念大学”的回答而已。 P117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那么做不可呢?仅仅是为了戏弄我?不过,我看你是弄巧成拙了吧。 P118

”“在公司上班就那么了不起吗?”“我没有说他们了不起,只是说他们更辛苦。 P119

”公司,她对这个词显然怀有强烈的不信任感。 P120

窗户玻璃上映着西行美由纪的面影,不知是不是因为雨水而看不清楚的关系,那个倒影比她本人温柔一些。 P121

促使裕介说出真实想法的也许就是这个原因。 P122

”“倾向?”“以我之见,这部《伊势物语》具有表现女人缘不好的男人的愚痴的一面。 P123

反过来说,由于总是爱和那种女人谈恋爱,难怪业平没有桃花运。 P124

美由纪脸上已经没有迷惑不解的表情了,然而也没有露出赞同裕介的神色。 P125

你给人写论文的条件不是很严格吗?说穿了,就是水准不够高的论文,不愿意帮忙写呗。 P126

数量最多的还是人生哲学和劝诫这一类……因为是说教类嘛。 P127

因此,从三十一章以后,他就开始考虑按照读者的需求去写了。 P128

”“我不是说了吗,就是……”“一年前,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个不学无术脑袋空空的人呢。 P129

既然你已经分析得那么透彻了,自己赶快动笔呀。 P130

我每天都在和时针赛跑啊,可以说从早晨一睁眼,就开始着急了。 P131

即使这么拼命干活,可又要付学费,又要买教材的,我还总是入不敷出。 P132

”“也许我让你觉得很啰唆。 P133

上小学后,除了书中人物以外,他还探究起了作家的思考过程,越来越没有止境了。 P134

从那以后,裕介就抛弃了书本。 P135

“既然这样,就职的事情,等到四年或五年后再说吧,你好好去学习吧。 P136

一开始裕介并不愿意承认。 P137

我并不认为只是我在帮助别人啊。 P138

“我看你根本不需要别人代写。 P139

不知道该对你说什么……”“你什么也不用说呀。 P140

”即使她不这么说,裕介也不能不对西行美由纪今后的发展充满好奇,包括她这个八年级学生今年能不能毕业在内。 P141

洁踩在微微倾斜的粗糙的水泥站台上,脚下的感觉唤醒了他的回忆。 P142

穿着随意、趿拉着凉鞋的人们优哉游哉地走在街头。 P143

这是个枯燥无比的体力活,即便是撞上大运,也不会有多大收获。 P144

没看到吾郎的踪影。 P145

“你变了噢。 P146

一提到松浦,连接他们俩的早已松弛了的纽带又恢复了弹性,被拉紧了。 P147

”“……”“幸亏松浦师父什么也不知道就去了。 P148

”“是啊,很多时候整个人生都会被颠倒呢。 P149

如果是现在的话,都是把佛像运到修复工作室的工地进行修复,不过在二十五年前,大多是佛像修复师亲自到寺院上门修复。 P150

“你们进寺院时,没有看到一个钟楼吗?那个梵钟虽然不怎么起眼,但敲起来声音很好听,回音也很长,村民们都很喜欢它。 P151

回到操作间的松浦虽然发着牢骚,心情却特别好。 P152

你催人家干吗?原以为会遭到松浦训斥,没想到松浦只是斜了洁一眼,没说什么。 P153

这是尊一面三眼八臂的木佛,背负叫作飞天光的光环,坐在莲花宝座上。 P154

比起一张脸的佛像来,人们更喜欢有十一面脸的佛像,大概是觉得越是和人类不同就越有法力吧。 P155

你看,这尊观音像的眼睛里镶入了水晶,称为‘玉眼’,镰仓时代以后十分盛行。 P156

”“我也会在场的。 P157

“洁,你听着,我不反对你囫囵吞枣地学知识,但佛像不是知识。 P158

下一步,沿着佛像的接合处,将佛像分解为几个部分。 P159

原来胸腹部、大腿根部、脚部等表现不空羂索力量的肌肉,大部分都是出自修复师之手。 P160

”今年春天,这位辰巳前辈因为肌腱炎恶化退休了,他已经六十五岁了。 P161

对于洁来说,这自然是个令他不舒服的人。 P162

“我年轻那会儿,农户的娃儿在家务农,店家的后生继承家业,可现在跟那时候不一样了。 P163

”松浦这么一说,更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心。 P164

洁在出差时和当地人发生冲突不是第一次了。 P165

每当松浦心情好放他们俩半天假的时候,洁总是不知该怎么打发时间。 P166

衲衣的雕刻刀法也很粗糙,每一刀似乎都很生硬。 P167

想必他是个一辈子都不为人知,未能青史留名便告别人世的贫穷佛师。 P168

没有告诉父母就擅自退了学的洁,无异于和父母断绝了关系。 P169

我一定让你变得完美无缺,用我这双手……”这个错觉赋予了洁难以形容的感动,他时而双唇颤抖,时而热泪盈眶。 P170

要使用新的桧木雕刻出部件,为缺少螺发的佛像补上螺发,为失去脚趾的佛像补上脚趾。 P171

无论他怎么雕刻,一眼就可以看出,他雕出的佛手比原来的光滑多了。 P172

”“行啊,洁,你变得出息了,是吧?竟然开始批判佛师了。 P173

”“你和吾郎换一下,你去补基座,完了之后,再去修补光背。 P174

洁只觉得受到了猛烈的冲击,好一会儿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左脸吃了狠狠的一拳。 P175

每到一地,过一两个月后,和当地人一旦混熟了,他就常常夜不归宿。 P176

绝望的姑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每天来到玄妙寺上香拜佛。 P177

”“声音并不是很大啊。 P178

是松浦兄的命令。 P179

只要一有时间,他就去本殿忏悔,甚至有一两次他因为觉得自己实在太窝囊而哭了出来。 P180

”洁感到不寒而栗。 P181

她笑不露齿,低眉善目,动人的嘴唇仿佛会说话。 P182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头发几乎要结霜的洁,从早上就一直心神不定的内心,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 P183

我想要精进佛道,不被人世间的温暖幸福所束缚。 P184

不是我侵犯了菩萨,是菩萨侵犯了我。 P185

如果离开此地的前一天没有发生那件事的话,或许洁这一妄念永远都无法改变。 P186

餐桌很丰盛,摆满了村民们送来的蔬菜和河鱼炸的天妇罗。 P187

到了这个程度,即便是千手观音也无法把他那壮实的身躯拽进被子里。 P188

因此,自己即使离开这座寺院,也将永远和这尊菩萨在一起——洁由衷地感谢不空羂索。 P189

因为,他害怕确认刚才天花板下面发生了什么事。 P190

到了早上,一定会有人发现的。 P191

臭死了,没法睡觉。 P192

没有理由的焦躁。 P193

衣柜、桌子、书柜、碗柜……我什么都雕刻过。 P194

幸好我当时没有和她分手,没有葬送女儿的生命。 P195

”五年前,吾郎受当时住持的二儿子纯喜之邀,再次造访了玄妙寺。 P196

名字我忘记了,他说这佛像原本是另一个什么观音。 P197

虽然和号称具有千年耐久性的漆相比,市场出售的强力胶是靠不住的,但它居然支撑到了现在。 P198

”“嗯,这个符合情理。 P199

但是,其结果很可能给住持带来困扰。 P200

”在对纯喜进行上面这番解释时,吾郎越来越觉得松浦可能在二十年前就已经确信这尊佛像不是不空羂索了。 P201

所以,你要一辈子守口如瓶。 P202

因为,这两尊佛像的基本造型非常相似,还经常被人拿来比较研究。 P203

”洁仿佛虚脱了似的,连抵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P204

在全身终于接受这一切的瞬间,洁不由得把烟扔在地上,用空出来的右手抱着自己的左臂,用左手抱住右臂,紧紧抱着自己。 P205

所以,到底咱俩谁幸运,谁不幸,我实在说不清楚。 P206

”还有两年。 P208

”健一终于挨完了还有两年就要退休的主编的训,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对充满同情地瞧着自己的同事耸了耸肩。 P209

这些人莫非以为自己才是正正经经的人类代表吗?那时候,属于所谓“新新人类”的健一,一听到这个词就很不以为然。 P210

虽说有点儿麻烦,咱们就一起去应对吧。 P211

”“可是,宇都宫很远呢。 P212

营销用的小面包车是柴油车,引擎声和震动不断刺激着耳膜。 P213

是吗……千万不要赶不上车啊,你以前就是个迟到大王……对,对,是真的,晴也会来的……藤健?当然看了,当然看了,二月的东京国际马拉松……什么?怎么回事?不会吧?怎么可能啊……嗯,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嗯,明天见吧。 P214

这段时间里,双方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加以利用才是合理的。 P215

起初一路通畅的首都高速公路,和隅田川路段分离后,进入与荒川并行的路段时开始突然堵塞起来,快到堵塞中心路段的扇桥时,车流便停了下来。 P216

”石津叫道,左拳击打在右掌上。 P217

大货车发出轰鸣声启动后排出的尾气让人不禁产生了错觉,还以为是从阴云密布的天空中飘洒下来的雨雾。 P218

健一万般无奈,去自动购券机买了猪排咖喱。 P219

”“平时也不是这样的,因为明天我们高中同学有一个重要的聚会,我是执行委员长,或者说算是负责人或召集人什么的……”“干事这官儿可不轻松噢。 P220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为了养育子女或讨太太欢心累得筋疲力尽啊。 P221

”“不一样的,所以我刚才说,和干事有微妙的……”“差不了多少。 P222

”“岩崎?嗯,谈得怎么样?啊?怎么回事,那么说……可不行,真是的,你跟他说什么呢,他不愿意听这个……你这么说的话,藤龙当然会闹别扭,那家伙一旦钻起牛角尖来麻烦得很……当然,你说得没有错,要是再灵活一些,随机应……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我知道了,我回头再打电话给藤龙好了,你也稍微冷静一下。 P223

”“什么?”“这种人到处都有,永远都长不大,老是像个孩子似的闹别扭。 P224

”随着离宇都宫市越来越近,马路两旁开始出现饭店或医院的招牌,空旷的大地上高低错落的建筑物也渐渐多起来了。 P225

所以,这个世上喜欢说教的大叔永远都不会缺少。 P226

“今年是第十年了。 P227

”“可是我觉得野田先生在笑话我们。 P228

”“虽说是吸毒,但他并不是因为好玩,而是为了防止打瞌睡。 P229

”“有道理,投接组合。 P230

这时,石津放在桌上的手机又振动起来。 P231

”“是的。 P232

”“啊……好的。 P233

健一没想到,石津很擅长处理这类情况。 P234

可是,也许是个头太小,或是身体太弱的缘故,就在毛绒玩具上市后不久,露露就告别了这个世界……结果,给玩具公司造成了大量库存,经过几番周折,最后由我们公司负责销售了。 P235

不过直到最后,石津都保持着端坐的姿态。 P236

我这人并不那么反感去给人赔礼道歉这种事,看到一脸怒气的客人慢慢露出笑容,那感觉就像打棒球到了第九局下半局突然反败为胜一样。 P237

他听语音来信的表情出现了阴影。 P238

尽管已经预料到结果了,但健一还是追问道:“然后呢?”“没法子,只能登门道歉啦,不过,负责大拇指公主的人……”“又是三村君吗?”“他星期一才从塞班回来。 P239

刚才石津打电话给总经理,问明天能不能派别人去,可是总经理一再强调,非石津去不可。 P240

”“一半是真心话。 P241

可是为了草地棒球,佐藤明明知道上司会不高兴,仍然抵制了假日去加班。 P242

”一辆大货车飞快地从超车道超了过去,健一的视野被一片黄色废气遮蔽了。 P243

现在我就带你去木更津。 P244

承认了在自己内心深处作怪的想法,健一的心情反而轻松起来。 P245

老实说,我一直弄不明白像你们这些无情趣世代的人到底在想什么,不知该怎么跟你们打交道。 P246

虽然自己容易产生打棒球的欲望,但这个世界并不会让人那么随心所欲的。 P247

“我当然去啊。 P248

天气的变化诡异得叫人绝望,狂风呼呼作响。 P249

这儿是东京,是咱们的家。 P250

无论多么宽容、多么有耐心的上司,也是有限度的。 P251

要处理的事情很多。 P252

在此向他的亲人致以深切的哀悼。 P253

当时,在一家外国投资银行工作的里佳,看到《日本时报》的招工广告里登着UNHCR的招聘信息就报了名。 P254

最重要的是,当我发现自己对这个工作已经没有了自豪感时,就觉得一切都变得空虚了。 P255

当然,如果有幸被UNHCR录用,我打算重新学习难民问题,绝对不会让你们因为录用了我而后悔。 P256

虽说是一家外国公司,但我的顶头上司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日本人,所以才会是这样的职场环境。 P257

职场环境是通过相互之间的沟通和努力建立起来的,至少我明天不会在还不存在的你的桌上放一大堆活儿的。 P258

在写字间里听到他这种怪叫并不稀奇。 P259

”“黑豆有什么问题吗?”“尼加拉瓜人的主食红豆饭的原料之一必须是红豆,这是从他们的曾曾曾曾祖父、祖母的时代传下来的。 P260

我要调查一下人类对于脱离了传统饮食文化的主食的适应能力。 P261

“那么今天晚上,我请你吃想吃的东西吧。 P262

所以,她选择了男女完全平等的外商公司,换工作时又选择了国际色彩浓厚的联合国机构。 P263

”“那是当然了。 P264

嘿,有这事?那我应该去东京看看。 P265

我觉得,不亲自去前方体验,就无法真正了解难民问题。 P266

“我可以理解为,这是职场的上司,对于我的小腿在东京事务所里的存在价值表示肯定吗?”“不对。 P267

就连沾在门牙上的墨鱼汁都——就算是这样,也没必要上床啊。 P268

然而和艾德做爱,就像是在和惊涛骇浪搏斗。 P269

看到手腕上戴了营养严重失调标志环的孩子一天天增多,真是感到很沮丧。 P270

说不定什么时候便会接到丈夫受伤、生病,甚至是死亡的消息。 P271

”“我还以为你是单身主义呢……真是难以置信,你曾经堂而皇之地当过别人的丈夫,我感觉就像遇到了个骗子。 P272

由于为我忧虑过度,她甚至开始去看心理医生了。 P273

“再过几个月,你又要回到前方去工作了吧?在去之前,我希望你选择一下,是和我分手后离开日本呢,还是成为夫妻呢?”这么做并不是想和他的前妻置气,里佳是对于艾德刚才不容置疑地说出的“夫妻也是外人”那句话耿耿于怀。 P274

于是,艾德做出了选择。 P275

这是准备提交给外务省的申请紧急援助的资料,但是,里佳只是浏览了这份资料一遍,添加了狮子山共和国的事件,便花去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 P276

其实里佳也是勉为其难,因为她不想让别人感觉自己难过得食不下咽,更主要的是,艾德最讨厌别人不把东西吃光。 P277

“什么恶治?”“艾德刚刚在阿富汗遇难,跟你说这个可能有点儿残酷,但我还是得说。 P278

说实话,因为我不忍心看着你在东京沉浸在艾德的死亡之中不能自拔。 P279

”里佳交换了握着的两只手,低下了头。 P280

”琳达瞪着她那对乌黑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里佳。 P281

每当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到家中后,里佳都在琢磨自己该做些什么,作为妻子应该做的事。 P282

”“做梦也没想到你还有理家的本事啊。 P283

”“这个坐垫可真柔软,摸着也特舒服,可是,我的屁股已经习惯坐硬椅子了,坐这个似乎太奢侈了。 P284

那天晚上,阔别一年的他们激情燃烧。 P285

每次艾德回国,她都拍摄大量照片填充两人的相册,仿佛三百六十五天他们都甜蜜地生活在一起一样。 P286

到目前为止,一直处于守势的艾德第一次开始了进攻。 P287

如果我也去前方的话,我们俩只会越来越疏远的。 P288

所以,他们的拔河总是没有结果,只能推迟到下一次见面了。 P289

不过,我每天晚上都在为你的健康祈祷噢。 P290

白金台的公寓太让人羡慕了。 P291

下次见面的时候,一定要用尽全身力气紧紧地拥抱他、温暖他。 P292

一个不好不坏的导火索。 P293

第二天早晨,艾德直奔向往已久的鳄鱼园。 P294

“我去应聘东京事务所的所长?”艾德没有掩饰内心的困惑,他的眼睛里甚至还隐含着焦躁。 P295

我并不是要你一直留在日本,只是希望下一次轮调时你可以选择日本。 P296

“难道要孩子有什么不正常吗?”虽然里佳告诫自己,千万不可情绪化,但是自己的声音背叛了原来的决心,提高了很多。 P297

包括所有你必须保护的东西以及你想要保护的东西在内。 P298

因为是我们让这个世界的富人变得越来越富的。 P299

无论多大的风,都不会把你的生命夺走的。 P300

他们松开了一直较劲儿的拔河绳子,松弛下来坐在地上,互相抚慰彼此之间的争斗。 P301

爱情的种类或许会慢慢改变,但我们不必为这种事情伤心。 P302

她小心翼翼地,犹如用针去扎气球一般。 P303

又过了半年后,里佳收到艾德寄来的一张明信片,获知他选择阿富汗作为下一个赴任地。 P304

”联合国大厦里除了UNHCR以外,还有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等许多联合国机构。 P305

但是,这次不同以往。 P306

民族对立、地雷以及住宅重建都是相当严重的课题。 P307

“ISAF的主要加盟国一致反对扩展到地方,只有阿富汗政府和联合国事务局这么希望吧。 P308

”“今年一月,UNHCR也有人牺牲吧?”“对……在北部的玛泽舍利夫。 P309

还有……”总而言之,接受这个记者的采访就是一个错误。 P310

里佳的身体失去了重心,快要站不住了。 P311

他的声音也仿佛从遥远的某个点,逐渐传到了无法把目光从少女的照片上移开的里佳耳朵里。 P312

不错,问题不在于艾德的生命,而是仍然暴露在危险中的难民们的生命。 P313

不对。 P314

”“什么希望?”“索娃伊拉告诉我,她梦想将来能够在国际机构工作。 P315

艾德很会做松饼。 P316

艾德管鳄鱼玩具叫“我的小亲亲”。 P317

然而,和里佳一样,提尔当时仍然沉浸在艾德去世的悲伤中。 P318

艾德的父母拥有一大片农田和牧场,他们整天忙于管理和投资以及和当地的达官显贵交际应酬。 P319

“里佳姐,快点儿走吧。 P320

“今天来采访的通讯社记者知道艾德救的那个少女。 P321

所以……”“所以?”“所以,艾德也一定是感受着她的……感受着人的体温死去的。 P322

“琳达,这就是你说的重要聚餐吧……”琳达对恍然大悟的里佳调皮地一笑,旁边的千鹤用日语小声说:“琳达小姐为了和大家一起给你打气,早在樱花还没开的时候就开始计划这场惊喜派对了。 P323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