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通与骑士伙伴

good

斯通先生倒退几步,靠在灰扑扑的墙上,举起公文包挡住头。 P7

现在,这只猫居然入侵到屋里了。 P8

遇到这样的情况他总是抬起胳膊挡住脸。 P9

他在伊斯卡尔公司的工作还算轻松,又是单身,而且身体不错,所以正好能以此打发业余时间,消耗多余的精力。 P10

幻想中,人行道是活动的。 P11

这事后来常常被提起,被一个此时还没有出现在他生活中的人,当着他的面,作为一桩奇闻趣事讲了一遍又一遍,而他则总能带着满足的微笑来听。 P12

斯通先生本人也很喜欢这个称号,并开始在正式邮件中使用。 P13

今年晚宴大家关注的焦点,引导谈话的中心人物,是斯普林格太太。 P14

(格蕾丝在伦敦西北圣约翰伍德区的康斯坦斯·斯普雷[3]学校上了一个短训课程。 P15

“这是一部伟大的电影。 P16

”说完,她举起杯子,好像是要一饮而尽。 P17

在房间昏暗的角落里还有两张小桌子,上面放满了圣诞贺卡,这些卡片选自过去十多年间夫妻两人收到的卡片,格蕾丝说都是她不忍心扔掉的那种。 P18

那样的表情那天晚上他看到过三四次了。 P19

后来……这事有点滑稽,真的……”他顿住了,犹豫着是否该继续往下讲。 P20

“斯通先生,是奶酪对不对?”她会这样说,或者是:“但斯通先生更喜欢奶酪。 P21

”或者是:“我在这房子里住了有二十四年了。 P22

他的衣物合体挺括。 P23

这些只象征着时间的流逝,象征着生活经验的增长,他的过去变得越来越长。 P24

这个星期五的早上,在冰冷的卫生间里刮胡子的时候,他透过玻璃窗看到外面已然是一派熟悉的冬景。 P25

因此他有些惊恐,似乎他那井然有序的世界受到了威胁。 P26

他知道这只是胡思乱想,就像很多其他傻念头一样。 P27

这封信是他从九月底开始撰写的一个系列通信的最后一篇,系列的名字是“圣诞节离我们越来越远”。 P28

在这潮湿阴冷的日子里,对我们这些整天穿行在城市街道上的人来说,可能很难去相信白昼正在变得越来越长,冬天就要过去了。 P29

路过公共图书馆灯光昏暗的大门口时,他一眼就看到一个妇人和一个男孩站在台阶上。 P30

斯通先生去了班斯台[9],他妹妹家。 P31

在他们短暂的互访活动中,奥莉薇给予他女性的关怀,这种关怀要高于米林顿小姐能给他的照顾,而且他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是需要这样的关怀和体贴的。 P32

当时她拒绝了他乘坐垂直升降机的提议,说:“我可不想在假日里尖叫,像个售货员似的。 P33

奥莉薇还是能够给他以安慰;他还是能够给予她带有保护性质的怜悯。 P34

”但所有这些熟悉的事情,今年却无法令他融入其中。 P35

她说聚会上有饼干和奶酪,“奶酪”这个词后面她在括号里加了一个感叹号。 P36

斯通先生后来发现这里其实也是一切上了年纪的事物的庇护所。 P37

略带张皇的斯通先生把她介绍给米林顿小姐。 P38

[1]巴斯(Bath),英国西南部的古城。 P39

[6]“喝胡话说醉了”原文under the affluence of incohol,“affluence”和“incohol”这两个词并不存在,是词头互换而成,正确的应该是“under the influence of alcohol”,也就是“喝醉了”。 P40

[11]塞尔佛里奇百货公司(Selfridge’s),总部在伦敦的大型百货公司。 P41

单是想到丈夫和妻子这两个字眼都让他感到不好意思。 P42

他从不顾忌邻居的看法,也拒绝和他们打招呼,因为他害怕,天知道这样的交往会不会让他和什么人成为亲近的朋友而脱不出来。 P43

他重新躺下,害怕她再度开口。 P44

啪,嘭,啪。 P45

他带着轻微的恼怒在自己的床上坐下,“什么也没看到。 P46

”他说。 P47

”他边说边往里走,然后沉着而熟练地在房子的每一个角落里搜寻起来。 P48

“是的,喝杯茶吧。 P49

但他惊讶地发现,玛格丽特并没有指望他婚后还那样诙谐幽默、兴致勃勃;同样让他惊讶的是,他发现她在宴会上的种种做派,并不是他以为的天性流露,那只是扮演给熟悉她名声的朋友们看的,是就可以立即抛弃的。 P50

虽然他也暗暗地瞧不起她,但他认为自己并没有恶意,所以这样想想也无妨。 P51

他身后站着三个神色忧郁、头上包裹着大头巾的印度人,他们要么是帮着狩猎的当地人,要么是脚夫。 P52

偶尔有这种感觉让他挺受用的,但每次结束的时候他也很高兴自己能够从这个角色里逃离出来。 P53

那人穿得不齐整,原来是门卫。 P54

那只趴在窗台上的小狗崽会卖多少钱呢?”他每天晚上都吹。 P55

但他一点儿也不为此感激,并拒绝去注意这些事情。 P56

尽管玛格丽特热情高涨地去布置,但对于这栋被主人忽视了多年、长久失修的房子来说,她热情的补救实在是杯水车薪,所以无可避免地,这个宴会显得比汤姆林森家的寒酸些。 P57

所以斯通先生方面请来的客人就只有奥莉薇和格温。 P58

”他的语气里带着褒奖和鼓励。 P59

汤姆林森回答道:“再等等吧。 P60

所以他要做出各种滑稽的举动,把西装的领子弄乱,把头发放下来遮住额头,卷起一条裤腿,还和另外两个可怜的男人一起唱一首小曲。 P61

他内心充满了对她的同情。 P62

格温鞠了一躬,也不等观众的掌声便径自走回座位。 P63

所以,那么多房子的大门内发生过多少奇怪的事情啊!有时候在地铁上,他会让自己的思绪飞离列车、坐椅、乘客,看到自己坐在离地面四到五英尺的高空,以每小时四十码的速度飞行。 P64

斯通先生喊了起来:“你会触电的!”那块重油蛋糕已经被电触到。 P65

他又看到了十七岁的自己,在一个冬日里独自从学校出来,走在高街上,两旁都是商铺。 P66

她没有开灯,设置好第二天早上的闹钟,然后上床。 P67

”“那你干吗不去吃那该死的东西呢?”她啜泣得更厉害了。 P68

他们在沉默中吃了不少奥莉薇做的蛋糕。 P69

他是他们两个人关系的重心;她完全按照他的习惯来改造自己,让他觉得妥帖舒服。 P70

他的言谈成了“老爷说的”——过去他的话从来没有得到过“老爷说的”的待遇。 P71

真不知道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P72

这是他的假期——他马上就不需要假期了——也是他们的蜜月旅行。 P73

所以他们决定去康沃尔。 P74

它侧身躺着好像在睡觉,棕色的毛在风中拂动。 P75

但走回契索斯特就花了比预想中更多的时间,走着走着,他们就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 P76

他翻过那道在洞穴群和土地之间的墙,沿着地面上一条白色的小路,径直往烟雾里走。 P77

他们跑回那堵墙边,逃离火势和烟雾的范围,回到干净的空气中,看到岩石、土地和天空。 P78

这是一次有关虚无、有关死亡的经历。 P79

店里只有一张桌子上有顾客,共三人,一男两女。 P80

那两个女看护人一开始还试图让他慢一点,但很快就彻底投降,满足于未入口的食物。 P81

那靴子的鞋底厚得惊人。 P82

这些交流那个荷兰人都翻译给同伴听。 P83

”荷兰人接口道。 P84

“这真……是……不错呀。 P85

最后一天与平时也没有什么两样。 P86

不单是这样,他当时突然萌发对所有女人的憎恶。 P87

到晚上,这一天快结束的时候,她静默的存在变成了他的安慰,虽然白天在茶室的时候,他还希望她是不存在的。 P88

现今是多个博物馆的所在地。 P89

主意是他躺在床上的时候突然想到的,而且一来就是一个完整的计划,让他自己都感到奇怪的是,到第二天早上他还记得清清楚楚。 P90

那天晚上他工作到很晚。 P91

他感到精疲力竭,悲伤而且空虚。 P92

这种待遇以前只有部门的负责人才有。 P93

他终于恍然大悟,这个早上发生的一切何以感觉那么熟悉。 P94

不过,他就此下决心不再对她多说什么。 P95

在这个栏目下,每一封来信者的名字都印得清清楚楚的。 P96

他手里也没有拿任何文件。 P97

有那么几秒钟,他佝偻着身子,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P98

这不单单是季节变换的标志,更重要的是,他和他的树再次形成了一致,因为他也每天在生长,每天都有新的、有意思的事情要去做。 P99

听到自己的主意需要“琢磨打造”,斯通先生有些不快,并且这种不快在滋长。 P100

不过他也很快意识到,温珀对这个项目的关注点是有别于他的。 P101

温珀是站在伊斯卡尔公司的立场来考虑问题,斯通先生则不得不掩盖他的初衷仅仅是保护退休员工,而非传扬伊斯卡尔公司的名声。 P102

这样我们就从退休者的队伍中筛选出了依旧可以干活的人。 P103

开始的时候,他还因为怕暴露制定计划的初衷常常语焉不详。 P104

温珀却很兴奋。 P105

”在此之前,斯通先生从未想过名字的事情,现在也还是不想去思考这个问题。 P106

”温珀说。 P107

他的建议让那些退休员工摆脱穿着红色工作服的形象,他们好似换上了深棕色的、带黄色镶边条纹的华丽衣服,及膝马裤和黑色长袜,拄着带有古代纹饰的拐杖,去敲门。 P108

”温珀又重复了一遍。 P109

她的着装也悄悄地改变了:傍晚等他回来时穿的衣服就算是接待访客也不失体面。 P110

他变得更容易被逗笑,更容易被感动。 P111

她把漆刷得横七竖八,毛毛糙糙地到处都是。 P112

所以虽然房屋的状况改变了,但其特质并没有变。 P113

”斯通先生曾经这样告诉过温珀,现在他们忙碌的就是试点项目的行政管理工作。 P114

)而那四个办事员都上了年纪,这似乎削弱了项目的重要性,同时又是在质疑项目的紧迫程度。 P115

温珀的脑子里总是这样充满各种念头,他的规划总是超前,并时不时地浪费时间(比如说,没有任何美术基础的他会花好几天时间去设计骑士胸针),但总又能鼓动起大家的工作热情。 P116

他给其中一个退休员工买了一台收音机。 P117

他感谢该部门和伊斯卡尔公司寄给他支票。 P118

这可能意味着更大的工作量,但会计拿出一些数据,说如果采取这样的措施,每次拜访能够省下两到三先令——或许可以更多,因为他们可以和某些商店签署协议,得到优惠价——这样部门就可以获利,最不济也可以达到收支平衡。 P119

世俗的权威害怕真相,部门对此的反应一点儿也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但是他还是会继续他的“传道和出版工作”。 P120

晚宴的客人主要是来自福利部、人事部和养老金部的高级主管。 P121

但他没有拒绝下一次的邀请,一次次地来,答应得一次比一次显得爽快,而且每次都穿正装出席。 P122

温珀恢复了他的本来性情,客套归客套,实话归实话,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讲,其中包括对玛格丽特的穿着和厨艺的评价。 P123

斯通先生很失望。 P124

这也是温珀先生才华的另一例证,斯通先生对此很是仰慕。 P125

让他备感高兴的是,这个部门能够顺利地运行起来,而且每天有那么多男男女女,尽管有着自己的生活,都在为他在书房灯光下描绘的项目而工作。 P126

午饭前她回到办公室,战栗着讲述她发现的情况。 P127

那里的气味比楼下的更让人难以忍受。 P128

早晨来到的时候,他很高兴,因为又可以离家去上班了。 P129

他们请示了上级部门,上级部门同意了。 P130

这个收容所名义上是一家医院,“马斯韦尔希尔囚犯”的女儿就住在这里。 P131

他像个陌生人那样去注意温珀的面部表情和行为举止,试图以全新的眼光来解读他。 P133

看到两个人的名字——温珀和斯通,不停地一起出现,斯通先生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不快。 P134

他从未提及母亲。 P135

他把食物一盘一盘地端进来。 P136

亲爱的,今天晚上我们可不用像在你家吃鱼和炸薯条那样拘谨,涂一点儿黄油吧,你也是,斯通。 P137

我们的番茄酱到哪里去了?”他开始大嚼那盘拌着橄榄油的生鲜蔬菜,喝着希腊松脂葡萄酒,咬了一大块用手掰下来的黑面包,同时和他们愉快地谈着话。 P138

据温珀说,有一次他们在饭店吃饭,她突然推开主菜,拿起包说:“买单吧,我们回家去……”“她把我的衣服一把扯掉。 P139

“她是个非常有魅力的人。 P140

比如有一次,在转过一个街角之后,他说:“你看看那个白痴。 P141

所有该经历的都已经经历,所有该做的都已经做了。 P142

”“太好了。 P143

我站着,一直等到他离开。 P144

危机,或者说是温珀的个人生活危机一点儿也没有影响到他在骑士伙伴项目中的工作。 P145

我们可以从老维克剧院[2]借些服装来。 P146

这些老人或着普通西装,或着晚宴西装,安静地分几群站着,显得有些尴尬。 P147

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打印好的纸张,房间里安静下来。 P148

哈里一坐下,似乎就被别的思绪打断,对掌声毫无反应,并马上和坐在旁边的人严肃地聊起了其他话题。 P149

在上百双泪涟涟的眼睛的注视下,在绝对的静默中,他走到大厅中央哈里爵士面前。 P150

对于先前还积极加入的无关痛痒的谈话,他略略减少了参与度。 P151

”“真是太不能让人接受了!”玛格丽特一边说,一边在坐椅上摇晃起来。 P152

“……是啊,一场宗教运动。 P153

”“……是的,包装……”斯通先生还没来得及讲述自己对包装持有的略有差异的看法,汤姆林森已经在招呼大家加入女士们的行列一起谈话。 P154

随着时间分分秒秒的流逝,刚才笼罩着他的光辉越来越远,好像已然消失,并且如同幻影,再也找不回来。 P156

对于假期,他们完全没有计划。 P157

门厅里断断续续传来她说话的声音,但听不真切。 P158

楼下,玛格丽特在打电话。 P159

他的头脑没有温珀活跃,想不出新的主意,也无法处理公关事务——而这方面的工作正在整个部门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因为温珀对此特别擅长。 P160

他偃旗息鼓,不再和那姑娘对着干了,也失去了要在办公室里树立权威的紧迫感。 P161

悲伤渐行渐远,直到有一天突然踪迹皆无。 P162

匆匆赶到西肯辛顿航空中心,再晚几分钟就赶不上机场大巴了。 P163

有时候,斯通先生发现自己被女人包围了:玛格丽特、格蕾丝、奥莉薇、格温、米林顿小姐,而这些女人都活在某个男人已经死去或者缺失的世界里。 P164

猫转过身子,走回栅栏后边,在一个空隙里坐下,伸长脖子看着操场,留下一个背影给斯通先生。 P165

尽管每个白天感觉还是那么短暂,下午又常常被雨雾笼罩,但他注意到报纸上公告的日照时间一天比一天长了起来。 P166

这加深了他对日常工作的痛恨,加深了他对温珀的不满。 P167

一天,她不小心把那面锣砸到自己脚上。 P168

这让玛格丽特品尝了权力的滋味,并且感受到美好的同情心。 P169

他喊了一声“米林顿小姐”,但是那嗡嗡的说话声并没有停止。 P170

但更触动他、并让他心里感觉暖烘烘的,是这个老太太因受伤而表现出来的尊严,他和玛格丽特以为她早就没有对尊严的需求了。 P171

她其实并不想那样做,她从来没有和斯通先生说起这一茬,但她觉得这样的谈话是适宜的。 P172

)艾迪和查理迅速帮这户人家重新粉刷了房子,里里外外的。 P173

米德格里太太告诉我的。 P174

慢慢地,他一开始感觉到的愤怒和怜悯——“你很快就要死了。 P175

他用了各种无声的办法想要赶它们走,但它们完全不予理睬。 P176

”他正拿着毛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P177

米林顿小姐在这个话题上言辞激烈,玛格丽特远远地看着她,目光含着冷冷的赞同、鼓励,同时掺杂着惊讶、嘲笑和遗憾。 P178

他说日子一天比一天长了。 P179

他继续往屋里走,上了楼梯。 P180

”奥莉薇回答他。 P181

他绘声绘色地形容轮船的体积,觉得自己讲得很不错。 P182

那些最纯粹的感觉都不应该说出口。 P183

现在,他已经没有了脾气,有的只是倦怠和无所谓,最后仅剩对办公室的厌恶,也像是恐惧。 P184

有天下午,温珀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打着个夸张的领结——那个年轻的会计师有时候也会戴领结。 P185

玛格丽特把斯通先生迎进客厅坐下的时候,表现出一种不同于寻常日子的公务态度。 P186

年轻人的那些手腕或许瞒不过年轻人,却能让上了年纪的蒙在鼓里。 P187

”他站了起来,在虎皮上走来走去。 P188

“你和玛格丽特大有能力应对。 P189

“你说得很对。 P190

温珀先生将负责整体方案的策划,并监督其实施。 P191

早晨的时候还只有部分工人不上班,但这幕闹剧愈演愈烈,晚报的头版上满满登登都是告示,宣布交通不畅或者中断。 P192

每天晚上,工作的人从温暖明亮的市中心回到这样的区域,这样的街道,这样的房屋,寻找各自的乐趣。 P193

他插了队,在售票员挥舞着手臂的催促之下登上了一辆109路公交车。 P194

他不是个摧毁者。 P195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