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之心(全球畅销书《杀死一只知更鸟》精彩续集) (哈珀·李作品)

good

当她第一眼望见一户黑人人家未粉刷过的屋子顶上有副电视天线时,她咧开嘴笑了;天线数不断累加,她的喜悦也随之高涨。 P6

她的卧铺隔间——他们称之为“小包房”——有几条钢印的提示,她决心不受其威吓,可前一晚上床时,她把自己卡在了墙里,因为她没有理会将此横杆拉过托架的指令。 P7

今日水很浅,一弯土黄的沙洲把河水截成涓涓细流。 P8

他披着长斗篷,穿着他让铁匠按照他自己的设计制作的长筒靴。 P9

她很纳闷,她为何从未发现过故土的美。 P10

在招呼站同妙龄女郎打趣,是该职业的一大特色,阿迪克斯能预测出在新奥尔良与辛辛那提之间出车的每个列车长的举动,所以他站的地方离她下车的点不会超过六步。 P11

梅科姆上校深信这是克里克人企图诱捕他的诡计(他们的首领难道不是个蓝眼睛、红头发的魔鬼吗?),把那位友好的印第安信使打入大牢,继续北上,直至他的军队绝望地迷失在原始丛林中。 P12

他跳了下来,跑过来迎接她。 P13

他连剃须刀都握不住。 P14

琼·?露易丝知道吗?不知道。 P15

”对通用汽车的信念。 P16

”亨利阴沉地说。 P17

亨利一向敬重阿迪克斯·?芬奇;不久,这份敬意融为爱,亨利视他如父。 P18

”亨利停下车。 P19

”琼·?露易丝的眉毛一颤。 P20

不,那是不可能的,她想,你要么爱,要么不爱。 P21

”亨利望着她。 P22

你是我多年来见过的最富洞察力的人,你身高一米九五,可以让我为你点支烟吗?感觉如何?”“恶心。 P23

 HYPERLINK \l “Zhu_4” \h  亚拉巴马州莫比尔县的一个城市,毗邻墨西哥湾。 P24

 HYPERLINK \l “Zhu_7” \h  出自《圣经·?旧约》。 P25

有些日子,他戴两块表——今天,他就戴了两块,一块是早年伴他的孩子成长的古董怀表,另一块是腕表。 P26

“什么,亲爱的?”他的妹妹问。 P27

他才站稳,琼·?露易丝就已经走到了他跟前。 P28

汉克完成任务后回来,说“往那儿坐坐”,然后在她旁边坐下了。 P29

他目睹女儿心中的魔鬼现身,操控着她:她的眉毛扬了起来,和他一个样,眉毛下方耷拉着眼皮的眼睛圆睁,嘴巴一角杀气腾腾地上扬。 P30

”“怎么了?”“他们分了。 P31

“我办了。 P32

镇上的人对你有些误解,他们认为你——哎——生活在贫民窟里。 P33

她叹了口气。 P34

“威士忌也不喝?”“不喝。 P35

”“你愿意证明一下你的话吗?”“没问题。 P36

“你、你父亲和你哥哥,”亚历山德拉说,“把地毯糟蹋得惨不忍睹。 P37

”“我指的是最高法院想名垂千古的图谋。 P38

”她的父亲笑得合不拢嘴。 P39

”“干得漂亮,汉克。 P40

在她所有的亲戚中,父亲的妹妹简直令琼·?露易丝一辈子都恨得牙痒痒。 P42

亚历山德拉结婚三十三年,即使这段经历给她刻下了这样或那样的印记,她也丝毫没表露出来。 P43

简而言之,她鄙视男人,却享男人的福。 P44

她上一次与亚历山德拉起冲突是在她哥哥过世时。 P45

瞧你打的算盘,穿着你笨重的鞋子,涉足我们的私人领地。 P46

“海边有许多漂亮的风景,周末你可以什么事都不干。 P47

你就是这样的个性。 P48

”“就这几个杯子,”亚历山德拉说,“我一会儿就能洗完。 P49

”“姑姑!”琼·?露易丝抱怨道。 P50

她经历过三次大战,却从未被战争伤及;男士在门廊上或吊床里抽烟,女士轻轻打着扇子,喝着凉水——没有东西可以干扰这个属于她的世界。 P51

“你是说真的?”“也许吧。 P52

“芬奇家没有。 P53

天哪,我为什么竟然要提起这事?她会追悔莫及的。 P54

琼·?露易丝看见那副架在一张臭脸上的金丝边眼镜泛起一道闪光,脸的上方盖着一顶歪歪扭扭的假发,一双眼睛从眼镜后面望着她,一根骨瘦如柴的手指颤抖着。 P55

现在,她得拨乱反正,并且上纲上线,以免为时晚矣。 P56

嗨,他的一举一动,仿佛已然把这儿当作了他自己的家,而阿迪克斯的反应呢?他默许了这一切,这就是他的反应。 P57

”“我没有。 P58

芬奇家的门铃是一件能通灵的乐器,它可以显示出每个按门铃者的心情。 P59

 HYPERLINK \l “Zhu_15” \h  出自英国剧作家、诗人、插画家威廉·?施文克·?吉尔伯特(William Schwenck Gilbert,1836—1911)和作曲家阿瑟·?苏利文(Arthur Sullivan,1842—1900)合作的独幕喜剧《陪审团的审判》(Trial by Jury),该剧以一个违背婚姻诺言的故事讽刺了当时的法官与法律制度。 P60

当时的州长威廉·?怀亚特·?比布,为促进这个新建县的安定祥和,派遣了一个测量队来测定县的正中心,作为行政首府的所在地——若不是辛克菲尔德为保住他的土地财产而做出的壮举,梅科姆镇本该坐落在温斯顿沼泽中央,那是一个一无可取的地方。 P62

所以一百五十多年来,该镇的规模始终未变。 P63

承蒙F. D. 罗斯福的关照,梅科姆镇直到一九三五年才有了第一条铺筑过的平坦街道,尽管如此,那条路准确来说也称不上一条像样的街道。 P64

“你不喜欢这里,是吗?”亨利问,“你进门时我看出了你的脸色。 P65

在她临死之际,她可能会想起来,但此刻她的脑中只有淡淡闪过的牛仔布衣袖,一声短促的喊叫:“厨房里的热——油!”她想知道那只袖子是谁的,他怎么样了。 P66

让她们感到无助,尤其是当你知道,她们能轻而易举独当一面时。 P67

起先是妻子,无聊得要死,因为她们的男人疲于奔命地赚钱,对她们不闻不问。 P68

“嗨,阿尔伯特,”她说,“他们让你穿上大白袍了。 P69

“没事吧,亲爱的?”“没事。 P71

记得那车吗?座位离地面至少有五英尺。 P72

“请给我们两套调酒用的杯子、冰块和苏打水,比尔。 P73

他把酒塞到座椅下,发动汽车。 P74

教这门课的是个满腔怨愤的矮个子男人,是全校唯一一个有胆量尝试教这门课的老师,连他自己也没有完全领悟这门课的门道,不能融汇贯通。 P75

”她一时间思绪翻飞。 P76

就是想起了他。 P77

“行。 P78

”她对迪尔说。 P79

“这台仪器可以。 P80

”“你不能那么讲,迪尔。 P81

”杰姆没有理会她,自顾自地继续说道,“内德,你有带X射线瞄准的步枪吗?现在你说有。 P82

有时他高喊“退后”,他们便卧倒,伏在温热的沙地上。 P83

他们收集无花果叶,一片接一片地把迪尔从头盖到脚。 P84

我是内德,这是汤姆。 P85

“我有主意啦,”迪尔说,“我们来办一个奋兴布道会吧。 P86

那一周,连续三晚,杰姆、迪尔和她坐在浸礼会教堂(这次的主办方是浸礼会)的儿童区,谛听詹姆斯·?爱德华·?穆尔黑德牧师大人的训导,他是一位来自佐治亚北部的知名演讲人,至少他们听说是这样。 P87

他会吹口哨。 P88

“这主意好,杰姆。 P89

”教民拉来两张休闲椅,面朝圣坛坐下。 P90

“有,大人。 P91

”迪尔说:“进行募捐的时间到了。 P92

杰姆掉转话锋,指向天堂:天堂里到处是香蕉(迪尔的最爱)和焗土豆(她的至爱),他们死后会去那儿,享用美食,直至最后审判日到来。 P93

你得把她按到水中。 P94

“这东西有多深?”她问。 P95

杰姆牵着她的手,领她走入池子。 P96

他拼命摇头想把藤甩掉,雷切尔小姐慌忙退后,躲避四溅的水花。 P97

阿迪克斯朝他们走来,脱下自己的外套。 P98

卡波妮把一双漆皮鞋丢在她的脚边。 P99

穆尔黑德牧师大人没有做泛泛的祈祷,而是逮住机会,向主报告杰姆和她的失检行为。 P100

她用手指理了理头发,打开仪表板下的储物箱,找到一盒烟,从里面抽出一支,点着了。 P101

他生来就是个漂泊者。 P102

那片空地供全家人团聚之用,直至这种家庭聚会不再流行为止,琼·?露易丝记得一清二楚。 P103

到她去世时,只剩下房子、那块空地和码头。 P104

俱乐部一直在打理。 P105

我不喜欢意外。 P106

”他说。 P107

你会看到变化,你会在我们的有生之年看到梅科姆彻底变样。 P108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 P109

”她说,“阿迪克斯怎么看?”“他认为时机已经成熟。 P110

“笑话你吗,汉克?”“是啊。 P111

你干吗不试一试?”“这个他是你的男朋友吗?”“别犯傻了。 P112

亨利抓住她的肩膀。 P113

”她咯咯直笑,“记得梅里威瑟太太以前是怎么对待可怜的老梅里威瑟先生的吗?等我们结了婚,我会用同样的方式对待你。 P114

“那是什么?”“一车黑人。 P115

她点点头。 P116

 HYPERLINK \l “Zhu_20” \h  《乱世佳人》中的人物,对于南北战争带来的变化无法适应。 P117

“什——”她说。 P119

说昨夜一点,有人看见你们俩光着身子在河中央。 P120

”“阿迪克斯!”亚历山德拉说。 P121

他把裙子放在床上,朝椅子那边走过去。 P122

“好吧,我错了,”她说,“有咖啡吗?”“有一壶等着你喝呢。 P123

星期日是亚历山德拉的大日子:在主日学校前和后的一段时光里,她和其他十五位循道宗教派的女士一同坐在教会礼堂,举行一场琼·?露易丝称为“每周新闻回顾”的座谈会。 P124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做,但在葬礼前,她请金斯伯格先生为她打开店门,挑了一顶,扣在头上,深知如果杰姆能看见她的话,准会哈哈大笑,但不知为何,这使她感到好过一些。 P125

芬奇博士日久年深地沉湎在他浓烈的佳酿中,以至于浑身上下充斥着古怪的言行举止和奇特的一惊一乍;他讲话时用轻微的“哈”“哼”和古体的措辞断句,在这些众多的怪癖上,还得加上他对现代俚语的偏好。 P126

”“你和汉克在河里翻云覆雨——哈——真该为自己感到害臊——让全家人丢脸——好玩吗?”主日学校即将开始,芬奇博士在门口拉她弯下腰说:“你那有罪的情人在里面等着呢。 P127

在向主献唱考珀先生在幻觉中创作的赞美诗 HYPERLINK \l “Zhu__Wei_Lian___Kao_Po__William” \h ,或宣称是爱鼓舞了她的同时,琼·?露易丝和大家一样心潮澎湃。 P128

杰克叔叔和阿迪克斯头发泛白的地方一样,他们的眼睛很像,琼·?露易丝想,就是这个。 P129

教徒们都没注意到哈斯金斯太太改变了她毕生的弹奏方式,按以前教授的一贯的唱法,咬牙坚持把《荣耀颂》唱到了底,而哈斯金斯太太则在台前尽情地撒欢,那乐声就像索尔兹伯里大教堂里冒出来的什么气派玩意儿。 P130

他把三十年来的业余时间都奉献给了他的教会,最近,教会为了奖赏他,让他去南卡罗来纳州的循道宗音乐营溜了一圈。 P131

正当琼·?露易丝在收集铁证,准备立案控告他时,她记起斯通先生是音盲。 P132

斯通先生哼哼唧唧,唠唠叨叨……基督徒可以消除现代生活失意的办法是……参加每周三的家庭夜,带一盘盖好的菜肴……从今时到永远,与你们同在,阿门。 P133

”赫伯特说。 P134

他抬头望着赫伯特。 P135

《当我端详奇妙的十字架》那首呢?”“那是另一首,”赫伯特说,“他给了我一张清单。 P136

”“他不太爷们儿。 P137

”芬奇博士挽着他的侄女走到车旁,阿迪克斯和亚历山德拉正等在那儿。 P138

 HYPERLINK \l “Zhu_25” \h  范尼·?克罗斯比(Fanny Crosby,1820—1915),美国传教士、诗人、词曲作家,是历史上最多产的圣歌作者之一,写有八千多首圣歌。 P139

 HYPERLINK \l “Zhu_29” \h  塞缪尔·?巴特勒半自传体小说《众生之路》中的人物,从小受到严苛的家庭教育,顺从父亲的心愿做了牧师,后把父亲对他的压制变本加厉地施加到了儿子身上。 P140

事情是这样:午饭时,琼·?露易丝向全家人讲述芬奇博士对流行版圣歌演唱法的见解,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 P141

”亚历山德拉立即擒住他不放:“亨利·?克林顿,你该为自己感到害臊。 P142

”阿迪克斯催亨利赶紧出发。 P143

“姑姑,你读过那东西了吗?你知道里面写的什么吗?”“当然。 P144

三个活跃的身影在她脑中疯狂旋转——时间被杰克叔叔和迪尔节拍反常的舞步所填充,遮蔽了明天的来临与明天的纷扰。 P145

”“好吧,你的父亲是理事会成员,亨利是最忠实的会员之一。 P146

她听说过那个组织,其实。 P147

根本就是搞错了,姑姑有时会把她知晓的事实全都混为一谈……到了镇上,她放慢了脚步。 P148

在桌子尽头,懒洋洋地坐着一个浮肿、头发花白的大个子,是威廉·?韦罗贝,他代表了她父亲和与他志同道合者所鄙夷的一切政治主张。 P149

那张桌上,坐在韦罗贝身旁的就是一个“县府大楼党”,汤姆-卡尔·?乔伊纳,是他的得力助手,有充分的理由感到骄傲:他不是从一开始就加入了韦罗贝的阵营吗?他不是整天为韦罗贝跑腿吗?他不是在昔日大萧条期间,半夜敲佃户家木屋的门吗?不正是他,向每个无知、饿肚子、接受公共援助——不论是工作还是救济金——的可怜人反复强调,要把票投给韦罗贝吗?不投票,没饭吃。 P150

县府大楼的钟嘎吱作响,铆足劲儿发出“噗噜咯”的声响,敲了整点。 P151

欧汉隆先生是土生土长的南方人,在这儿上的学,娶了一位南方淑女,在这儿生活了一辈子。 P152

他接这个案子的唯一原因是,他知道他的当事人是无罪的,他怎么也不能让这个黑人男孩因为一位由法院指定的心不在焉的辩护律师而进监狱。 P153

他从未计算他为此付出的代价。 P154

各式各样身份不同、名声各异的人……该县唯一没有出席的人似乎是杰克叔叔。 P155

她看着梅科姆镇,喉咙发紧:梅科姆镇也在回望着她。 P156

她把手伸进便裤口袋,摸出一个二十五美分的硬币。 P157

”“不记得我是谁了吗,你?”“不记得了。 P158

她在一张桌子旁坐下,把那杯冰激凌放在桌上。 P159

 HYPERLINK \l “Zhu_33” \h  出自吉尔伯特和沙利文合写的喜剧《日本天皇》(The Mikado)。 P160

阿迪克斯·?芬奇为人的秘诀,简单到深奥难解:大多数人都有道德准则,并努力在实践中遵照这些准则行事,而阿迪克斯严格按照他的准则行事,不小题大做,不炫耀吹嘘,不自我反省。 P162

四年后,他们的女儿出生了,他们给她起名琼·?露易丝,纪念她的母亲和她母亲的母亲。 P163

如果议会有夏季会议,他便带他们去蒙哥马利;他带他们去看橄榄球赛、参加政治集会、上教堂;如果晚上他必须加班到很晚,就把他们带到办公室。 P164

他开始用水把头发光滑地往后梳,和女孩约会。 P165

她只知道,她为那些抱怨父母不给他们这个、诓骗他们干那个的同龄人感到惋惜;她为那些中年女舍监感到惋惜——这些人经过一番分析后发现自己的忧虑所在正是自己本身;她为称自己的父亲为“我们家那个老家伙”的人感到惋惜,这说明这些父亲多半是声名狼藉、嗜酒、无能的废物,使他们的孩子在人生旅途的某一刻失望透顶、无法原谅。 P166

假如迪尔在这里,他会跃过这张网,冲到她身旁,把她的头往下拉到他嘴边,吻她,并握住她的手;当家里有麻烦时,他们会一同表明立场。 P167

滴落,滴落,滴落,滴进白色的石子中,直至饱和,再也接收不下,然后小小的第二摊出现了。 P168

“快四点三十了。 P169

”她有气无力地说:“对不起,明天见,可以吗?”芬奇博士说:“行。 P170

”“你坐在什么地方?”“楼座上。 P171

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P172

那一年,因为有人纵火烧了老塞勒姆的学校,于是就有一批老学生转到这儿寄读。 P175

那些大姑娘多数时候用手捂着嘴咯咯直笑,彼此间老是窃窃私语,但在排球赛选支持的战队时,琼·?露易丝认为她们相当得力。 P176

她坐在台阶上,望着那些男生在尘土里打滚。 P177

”“我永远不会适应。 P178

“我就是想要谢谢你。 P179

“知道为什么吗?”艾达·?贝拉说。 P180

告诉你,弗朗辛没怀孕的唯一原因是她还没来那个。 P181

然后,他紧紧抱住你,非常急促地呼吸,接着他和你舌吻。 P182

她曾听亚历山德拉叨叨细述过“家门之耻”,耻辱包括被送去莫比尔,关在一个远离正派人士的家中。 P183

”“你病了吗?你知道,你要是病了,就直接去找卡尔。 P184

”吃晚饭时,她想把她盛得满满的盘子朝杰姆掷去——一个自以为了不起的十五岁少年,老成地与他们的父亲进行交流。 P185

当时,琼·?露易丝绝望不堪,因为等到她最终彻底解脱,她已经老得什么都没法享受了,所以她忍住没有追根究底下去。 P186

亚拉巴马的秋天姗姗来迟,甚至到了万圣节那天,人们都还用不着穿厚重的外套,能灵便地把门廊上的椅子藏起来。 P187

阿迪克斯出差到蒙哥马利参加议会的工作,而据她对杰姆的了解,他也跟着阿迪克斯一起去了。 P188

她坐在狭窄的回廊上,把脚悬荡在外面。 P189

“你知不知道你会丢了自己的小命啊!你没有一点脑子吗?”琼·?露易丝木然地瞪着他。 P190

什么事让你如此心烦,宝贝?”卡波妮在她旁边坐下。 P191

”她恳请卡波妮暗中帮她渡过难关;等孩子降生后,她们可以趁夜里把孩子送走。 P192

卡波妮沙哑的声音驱散了她这一年累积的恐惧,琼·?露易丝感觉又活了过来。 P193

”“哦,我觉得他们没有。 P194

”琼·?露易丝放肆地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庆幸她还活着。 P195

假如亨利或卡波妮把她的事说出去,她情愿死,但她会拖着他们陪葬。 P196

”杰姆安步走出客厅,留下琼·?露易丝睁大着眼睛,纳闷她是不是完全醒了。 P197

她的姐姐两只眼念咒语:“三只眼,你醒了吗?三只眼你睡了吗?”她便会睡去。 P198

五点钟。 P199

这一切在等着迎接她,可她既不看也不听。 P200

她重新盖好盖子,拨开一根细小的横杆,把一只脚踩在割草机上,另一只脚稳稳地扎在草地上,然后猛地拉了一下启动绳。 P201

我想她一定穿上了紧身褡,我很好奇,她晚上睡觉时到底会不会翻身。 P202

“你为什么不把牛奶拿进来?到现在估计已经变酸结块了。 P203

阿迪克斯拒绝让人喂饭,芬奇博士想出了解决办法,他把叉子、刀和调羹的手柄塞在木质大线轴的头子里。 P204

她丢了两块洗碗布在那摊牛奶上,又从柜子抽屉里拿出一块干净的洗碗布,吸去她父亲裤子和衬衫前襟上的牛奶。 P205

他要告诉我的事,不管是什么,都可以告诉汉克。 P206

她把杯子放在一张小茶几上,打开百叶窗,看见亨利的车转入车道。 P207

他几乎和橱柜一样高,她想。 P208

”“你怎么和县治安官说的?”阿迪克斯问。 P209

今天他的两只手没有动。 P210

这已经在与我们相邻的管辖区里发生过,理论上,没人能说不会发生在这儿。 P211

这个儿子是哪任妻子生的?这回他真是遇上了麻烦,他需要真正的援助,可他们却只顾坐在厨房里谈论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就是在不久以前,阿迪克斯会纯粹出于好心而那么做,他会为了卡尔那么做。 P212

”阿迪克斯咯咯一笑。 P213

这些都是确凿无疑的,她想。 P214

弗雷德先生与她握手,说很高兴见到她,然后从冰箱里取出一瓶湿漉漉的可乐,用他的围裙擦了擦递给她。 P215

”琼·?露易丝说。 P216

这是你要买的东西。 P217

”“你说得对。 P218

“今天上午要用车吗,姑姑?”“不用,亲爱的。 P219

深色的斑迹留在红色的石子上,有路面的道路在这儿到了尽头,她开车从希利先生的血上驶过。 P220

另一个穿黑西装的男子她不认识,但她知道,他是牧师。 P221

“带路吧,泽布。 P222

他在塔斯基吉学院的候补录取名单里。 P223

房间里放了一个铁床架,上面铺着印有双喜环花样的棉被,已经褪色了。 P224

“坐下,宝贝,”卡波妮说,“有椅子吗?”“有,卡尔。 P225

”卡波妮说:“我知道他会,斯库特小姐。 P226

“卡尔,”她哭喊道,“卡尔,卡尔,卡尔,你想把我怎么样?出了什么事?我是你的宝贝,你忘了吗?你为什么把我拒之门外?你想把我怎么样?”卡波妮抬起双手,轻轻搁放在摇椅的扶手上。 P227

琼·?露易丝起身准备离去。 P228

“有,泽布,就是现在。 P229

”卡波妮微笑时,脸上现出千万道皱纹。 P230

“过来,瞧瞧这个。 P232

有一半女人比她年轻,一半比她年长;在她的记忆中,她和这些人没什么交情,除了一个女的,整个小学期间,她们一直在吵架。 P233

“别激动,小姐。 P234

现如今,要哄一个黑鬼开心,就跟侍奉一位国王——”我高尚的姑姑讲起话来就像格雷迪·?欧汉隆先生——这个人辞了职,把全部时间投入到了维护种族隔离事业上。 P235

是我出了毛病了。 P236

琼·?露易丝顶住诱惑,没去提示她年轻的宾客,她们爱人的快速发胖可能有临床原因。 P237

她们是乐观开朗、品性优异的梅科姆姑娘,从未出过风头。 P238

”嗯。 P239

在依序传递给她们时,琼·?露易丝感觉自己仿佛在顺着一架巨型羽管键琴的阶梯琴键往下弹:我这辈子从来没有……看见那幅了不起的画……和老希利先生……摆在壁炉架上,自始至终在我眼前……可不是吗?就快十一点了,我想……她将来会以离婚收场。 P240

她打断赫斯特·?辛克莱的话:“比尔怎么样了?”“挺好。 P241

”琼·?露易丝的头皮一颤。 P242

假如我们结了婚——只要我嫁的是镇上的本地人——这些人就会成为我的朋友,而我却想不出一样可以和她们交流的事。 P243

比尔说,即使再来一场奈特·?特纳暴动 HYPERLINK \l “Zhu__1831Nian_Fa_Sheng_Zai_Fu_Ji” \h ,他也不会感到意外,我们正坐在炸药桶上,我们不妨做好准备。 P244

有人告诉她的。 P245

他们无所不为,不管是什么,只要能掌控这个国家,他们都做得出来。 P246

我倒想把你的脑袋劈开,放一个事实进去,看着它在你的脑回沟里穿行,最后从你的嘴里吐出来。 P247

我是星期六回到家的,自星期六以来,我听到了很多有关种族杂交的讨论,由此我心生疑惑,这难道不是一个不得体的说法吗?若有可能,现如今是不是应该将之从南方的土话里摒除?破坏某个种族的纯正性,需要两个种族——假如这是贴切的表达——当我们白人抱怨种族杂交时,在某种程度上,不正反映出我们自己也是一个种族吗?我从中得到的信息是,如果那是合法的,将会出现一股与黑人通婚的大热潮。 P248

那些包养黑女人的男人之类的家伙。 P249

纽约样样精通。 P250

你们不愿相信我,可我要告诉你们:从我出生以来,在今天以前,我从未听我的家人说过“黑鬼”一词;我从未学过思考问题时把他们当作黑鬼。 P251

”琼·?露易丝转向问她话的那个人,一位戴着小帽子的年轻女士,五官娇小,牙齿又小又尖。 P252

”“没,但我们把无线电城逛了个遍。 P253

那只是嬉闹而已。 P254

”“哟,我可绝对注意到了。 P255

你不吃点饭吗?”“不用了。 P256

屋后传来他的喊声:“我听见了,你这个野丫头。 P257

“你昨天跑哪儿去了,又下河啦?”他目光犀利地看着她,“把舌头伸出来。 P258

“你中饭就吃这个?说真的,杰克叔叔,你有可能变得再古怪些吗?”芬奇博士拉了一张高脚凳到桌边,把罗丝·?埃尔默往上面一放,说:“不。 P259

现如今,她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芬奇博士每天用绳子牵着她到后院走一圈。 P260

“西布索普,丫头。 P261

你想要告诉我吗?”他的声音变得柔和起来,“说吧,老斯库特。 P262

他饶有兴味地看着她,仿佛她是显微镜下的某样东西,仿佛她是医学界的某个奇迹,无意中在他的厨房里实现了。 P263

“让我们冷静地思考一下这件事。 P264

”“正相反,假如你想要弄明白其中的道理,那大有关系。 P265

他是一只本领高超的老蜘蛛,但不管怎么说,他就是一只蜘蛛。 P266

“没错。 P267

“他有没有让你想起芬克·?休厄尔?”“完全没有。 P268

我相信他曾发圣餐给安妮·?贝赞特 HYPERLINK \l “Zhu__An_Ni___Bei_Zan_Te__Annie_B” \h 夫人。 P269

“你记得E. C. B. 富兰克林夫人吗?”她记得。 P270

一个星期六,E. C. B. 夫人潜入报社,带来一篇感情四溢的作品,安德伍德先生表示,他不能用这样的作品来让《梅科姆论坛》报蒙羞——那是一篇诗歌体裁的母牛讣闻,开头是:哦,不再属于我的乳牛汝硕大而棕色的眼眸……而且中间几度严重违背基督教哲学。 P271

”琼·?露易丝说,把握十足。 P272

那么,战前的南方又是什么情况呢?”“一个农业社会,有少数大地主、大批自耕农和奴隶。 P273

为什么?”“我猜是因为奴隶、关税等等之类的原因。 P274

”琼·?露易丝木然地看着她叔叔。 P275

“真的过去了吗?这取决于你怎么看。 P276

我衷心希望,这将是一次相对没有流血的重建。 P277

你自己的同辈。 P278

”“那是一个含糊的说法。 P279

“人的降生是最讨厌的事。 P280

一直以来,不管我问你什么,你总是给我一个直接明了的答案。 P281

“谢谢你的美言,小姐。 P282

“琼·?露易丝,我要你用心听好。 P283

”琼·?露易丝走下台阶时,她没有看见芬奇博士咬着他的下嘴唇走进厨房,用力拉扯罗丝·?埃尔默的皮毛,也没看见他把手插在口袋里返回书房,在房间里慢悠悠地来回踱步,最后,他拿起了电话。 P284

丈夫威廉·?兰姆显赫宽容,却也因其疯狂的行为而忍无可忍。 P285

不过杰克叔叔和其余人的区别在于,他知道他是疯子。 P287

杰姆曾把钓鱼用的大箩筐放在那儿,我们在后面的栅栏旁挖蚯蚓。 P288

每个星期五晚上,他气定神闲地开着车去阿伯茨维尔,浑然不知他的车隆隆作响,犹如一台超大型的咖啡研磨机,还有他每到一处,猎狗往往成群结队地聚拢起来。 P289

“嗨,瞧,卡尔。 P290

”卡波妮双手叉腰。 P291

“放松,你会跳得好。 P292

“可以容我截舞吗,先生?”“你简直美翻了,斯库特,”亨利说,“我有东西给你。 P293

“你们怎么去与我无关,”他说,“赶紧走吧。 P294

他回来时拿着一个盒子,微微一鞠躬,把盒子呈给琼·?露易丝:“送给你的,芬奇小姐。 P295

体育馆的地板新打了蜡,篮球架叠起来,直顶到天花板。 P296

我真心邀请你来。 P297

曲子结束后,杰姆把她交给了亨利。 P298

“亲爱的,”他说,“看看你的前面。 P299

”亨利拥了拥她的肩膀。 P300

”“谢谢你这么说,汉克,但你只是说说而已。 P301

”亨利狂躁地把手伸到她连衣裙的领口里面,不带一丝欲求,把那气人的装备拉了出来,往夜色中一扔,尽可能抛到最远。 P302

她饥肠辘辘地踮着脚走过走廊去厨房。 P303

估计又是推销战时公债。 P304

杰姆坐在他旁边,睥睨着眼睛,不作声,一副没好气的样子——他上午素来都是这副样子。 P305

“他就爱书面招供,”琼·?露易丝对她的同伴说,“他以为这样做就具有法律效力。 P306

他是每次公债运动的主席,他在战争动员集会上发表冗长啰唆的讲话,他倡议并自认为万分骄傲的提案,是一块巨型看板,应他的要求竖立在前面的操场上,公布以下梅科姆县高中毕业生在服役,为国效力。 P307

琼·?露易丝努力表现得不惹人注目。 P308

她对亨利的爱意荡然无存了。 P309

你知道,他四处潜行,说不定把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听个一清二楚,你们几乎就在他办公室的窗下——”“可他的办公室没有开灯。 P310

我会回来上经济课。 P311

”她去上公民课时,她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了。 P312

“我想把这个交给您,校长。 P313

“图费特先生,”她说,“我想这里面有点误会。 P314

琼·?露易丝坐在她哥哥和亨利中间,他们认真地听她叙述图费特先生的反应。 P315

”“噢,汉克,你知道的。 P316

现在是两点钟,太阳当空,和昨天的太阳、明天的太阳一样。 P317

他去了邮局。 P318

他们面对面坐在一个卡座里,琼·?露易丝仔细研究着餐巾纸盒、糖罐、盐瓶和胡椒瓶。 P319

”亨利笑起来,说:“宝贝,太阳跟着她的比尔东升西落。 P320

”她没打算讲这话,可她忍不住。 P321

亨利把手伸过桌子,握住她的手。 P322

你怎么能参与这样的事,你怎么能?”亨利把糖罐推向她,又拿了回来。 P323

当年,在芬奇先生年轻时,但凡有点声望的人都是三K党成员。 P324

一个人可以表面上加入某个不怎么好的组织,但不要自以为是地去以此对他做出裁决,除非你知道他的动机。 P325

“记住这一点,亲爱的,”他说,“一直以来,我必须卖命工作,以得到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P326

那又怎样?”“所以你能随心所欲,穿着粗蓝布工装裤,衬衣下摆露在外面,光着脚,大模大样地走在镇上。 P327

对此我丝毫没有神经过敏,但老天爷,我绝对能察觉到。 P328

她觉得她把车停在了事务所前面。 P329

“我——你参加过天杀的战争,那样的事,的确令人恐惧,可你挺过来了,你挺过来了。 P330

我知道我没什么了不起,但稍微想一想,请你想一想。 P331

我知道,我不能同你一起生活。 P332

”阿迪克斯把手放在他的翻领上,那儿插着一个新鲜、绯红的花蕾。 P333

阿迪克斯看见她打了个寒战。 P334

“汉克的事,你全知道?”“是的。 P335

就是你在搞的那个公民议会。 P336

“我很气愤。 P337

他们谈的是安全的话题。 P338

”她用手指梳理头发。 P339

”她曾勉强准备忘却她目睹耳闻的事,悄悄返回纽约,把他变成一段回忆,一段有关他们三个人的回忆——阿迪克斯、杰姆和她,在回忆里,事情简单纯粹,人们不说谎。 P340

是什么事?”黑暗塔。 P341

“琼·?露易丝,”他说,“你是否考虑过,你不能让一班落后的人生活在拥有某种高度文明的人中间,建立一个社会乐园?”“你在扰乱我的思路,阿迪克斯,这样,让我们暂时把社会学放在一边。 P342

仔细想一想:河对岸的阿伯特县,乱得不像样。 P343

”“那么,当我坐在你的腿上时,你为什么没有让我看清事情的真实状况呢?你为什么没有让我看清,你为什么疏忽大意,在你念历史之类在我看来对你有一定意义的故事给我听时,没有告诉我,在这一切的周围都圈着围栏,上面写着‘仅限白人’?”“你前后矛盾。 P344

他关节肿胀的双手抚摩着他的黄色铅笔。 P345

回去看一看我们某几位建国之父真正信奉的是什么,那也许对你有益,不要过多地信赖如今人们告诉你他们信奉什么的话。 P346

你们在为州权和我们该有什么样的政府争执不休、慷慨陈词的时候,想过帮助黑人的问题吗?“我们坐失了良机,阿迪克斯。 P347

他们有权享有和其他任何人平等的机会,他们有权享受平等的机遇——”她的父亲清了清嗓子。 P348

在向白人靠拢方面,他们取得了了不起的进步,但他们还差得远。 P349

会上,以居高临下的口气说话的人是你,但你却让欧汉隆先生把你的意思表述出来。 P350

告诉他们,并用你黑白不分、道德败坏、误入歧途、喜爱黑鬼的女儿作为你的例子。 P351

”“哦,那是必要的,而且你心里清楚。 P352

如果你让我撞见一两次你在为非作歹,那么昨天我就能理解。 P353

他征求许可,想在我们的会上发言,我们批准了。 P354

”“何以见得?”“你拒绝给予他们希望。 P355

你只是试图残杀他们的灵魂,而不是他们的身体。 P356

”“好吧,我爱你。 P357

随你的便。 P360

“你还有十天才走。 P361

“琼·?露易丝,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吵架,从你的样子看,想必吵得很凶,但我只知道一点:芬奇家的人不当逃兵。 P362

”亚历山德拉的手指拽着床罩上垂下的一簇簇梭结花边。 P363

这是我会记住的他的一个特点。 P364

她看见她叔叔的脸在跳动的细小光点中闪闪发亮。 P365

她感觉她的嘴肿了起来,她艰难地翕动嘴唇:“你险些把我打死。 P366

仁慈的上帝,好姐姐,给我一点威士忌吧!到客厅去,琼·?露易丝。 P367

“不知怎么的,不太一样。 P368

她的叔叔春风得意地回到客厅,从一个盛满冰块、水和威士忌的细长玻璃杯里小口抿着酒。 P369

我想我现在听不进什么科伦索主教。 P370

他装疯卖傻,真是,狡猾程度不输世上任何一只狐狸。 P371

我不想质疑。 P372

你从未把他看作一个凡人,有着凡人的心灵,也有凡人的缺点——我得向你承认,你也许很难看出来,虽然他犯的错误少之又少,但和我们每个人一样,他也会犯错。 P373

阿迪克斯不可能像我现在这样同你讲话——”“为什么不能,先生?”“你不会听他的。 P374

”“是吗?”“噢,不是那种使士兵穿过荒无人烟之地的勇气。 P375

不是大号的偏执狂,只是普通萝卜大小的。 P376

你洋洋洒洒地大谈专制暴君、希特勒、夹着尾巴的狗杂种——对了,你从哪儿学来的?这让我想起寒冷的冬夜,负鼠猎食——”琼·?露易丝痛苦地抽搐了下。 P377

“——三K党可以随心所欲地到处游行,但当他们开始投炸弹、打人时,你难道不知道谁会第一个站出来制止吗?”“当然知道。 P378

”“杰克叔叔,我以为,在我拿到学士学位时,我已经把对父母幻想破灭的那种感受体验殆尽了,但有一些——”她的叔叔开始摸索他的外套口袋。 P379

他的手有事干,她在心中念道。 P380

假如无法用本质上劣等的分界线吓住我们,他们就用乌烟瘴气的性包装起来,因为他们知道,这是我们这些南部的基要主义者心中唯一惧怕的事。 P381

她没有。 P382

“没门儿。 P383

墨尔本说——”“你要敢跟我讲墨尔本说过什么,我就停车,把你扔下去,就在这儿!我知道你有多讨厌走路——漫步去教堂、回来,逼着那只猫在院子里溜达一圈,那已是你的极限。 P384

你缺乏心智上的谦卑——”“我以为,要有智慧,必须首先敬畏主。 P385

我被你烦死了。 P386

阿迪克斯和她结婚后,我从纳什维尔回来过圣诞之类的节日,结果神魂颠倒地爱上了她。 P387

你不是特例。 P388

 HYPERLINK \l “Zhu_53” \h  乔治·?华盛顿·?希尔(George Washington Hill,1884—1946),美国烟草公司董事长,以推崇恶心重复的广告理念而闻名。 P389

“汉克?”“哈罗。 P391

“是你,琼·?露易丝?”她父亲的声音吓了她一跳。 P392

”“我不懂你。 P393

我想要消灭所有像他这样的人。 P394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