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想多了吗(回答关于宇宙、人类未来的55个问题)

good

在有的宇宙中,恐龙可能并未受到巨型陨石的撞击而从此消失,仍然是地球的霸主。 P9

“为什么”可能是每个爱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孩子会问的第一个问题,以试图把我们周围的世界归入一个条理清楚的模型中。 P10

并且,与我们的直觉相比,它们能让我们得出更加迷人的答案。 P11

素密·保罗–乔杜里《新科学家》杂志主编[1] 这里作者援引了《爱丽丝漫游奇境记》的故事,将去往其他宇宙的旅行比作爱丽丝漫游奇境,而爱丽丝的经历正是从跌进一个兔子洞开始的。 P12

而哈姆雷特这番话正是对多重宇宙的一个恰如其分的写照。 P13

假设你去一个乡村大别墅里参观。 P14

从那以后,科学家们对人择原理产生了兴趣,部分原因是我们在物理学法则和物理学常数方面有了一些有趣的发现。 P15

但有没有可能,如果没有这样的设计者,宇宙依然可以产生生命呢?我们正在搜集能给出肯定答案的迹象。 P16

还有另外一种修正的理论:物理学法则也可能随时间变化。 P17

换句话说,人择的想法起源于观测者的选择效应。 P18

所以这些研究将把我们引向何方?如果你相信强人择原理(本质含义是宇宙由神创立,以完美地适应人类的演化),那么你无须改变你的观点。 P19

”香农·霍尔 说道。 P20

要去往这一片混乱的多个世界,得先从我们自己的世界开始。 P21

他提出,在宇宙大爆炸后的一秒内,早期宇宙经历了一次惊人的增长,膨胀了1025 倍。 P22

“这样的宇宙简直像是服了兴奋剂一样。 P23

”泰格马克说道。 P24

如果波普瓦夫斯基是正确的话,奇点确实不会存在。 P25

它们可能拥有完全不同的尺寸,以不同的速度增长。 P26

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格里菲斯大学的迈克尔·霍尔(Michael Hall)说,主要的问题在于怎样才算是一次测量。 P27

但即使量子多世界确实以这种方式运行,它如何与宇宙学上的多重宇宙相自洽呢?霍尔认为他的量子多重宇宙和暴胀多重宇宙可以同时存在,但总有一个占上风。 P28

罗恩·胡珀 (Rowan Hooper)为量子世界中的道德迷津指明了方向。 P30

”我应该对平行世界里为我的行为承担后果的人们感到不安吗?如果我在这里心不在焉地开车,我可能会面临罚款,而另一个我却可能在车祸中丧生。 P31

这样的宇宙观使得他很难同情自己:总有另一个迈克斯比他的处境更糟。 P32

这两次认识都重塑了我们对自己在宇宙中位置的认识、我们的哲学思想以及我们的道德观。 P33

该发生的总是会发生。 P34

”好吧。 P35

对这种现象的最原始的解释——所谓的哥本哈根诠释——认为当我们测量时,波函数便坍缩到其中一种可能性上。 P36

佩奇其实不相信我们有自由意志,因为他觉得我们生活在一个上帝决定一切的现实世界中,所以人类不可能有自主行为。 P37

他确实给了我答案,但与我期待的不一样。 P38

你需要一把枪,扳机由某种东西的量子性质控制,如原子的自旋,它有两种可测量态。 P39

这样,一直困扰着黑洞的信息丢失悖论就可以解决了。 P40

圈量子引力论把广义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结合在一起,并将时空定义成由尺度在10–35 米量级左右、无法分割的小块组成的一张网。 P41

排除奇点的存在还不太可能马上就有实际的用处,但至少可以帮助我们解决黑洞的一个悖论,即信息丢失悖论。 P42

从我们的视角来看,在一些宇宙中,事情可能是沿着时间往回发展的。 P43

比如,你搅动牛奶使之溶入咖啡中,但你不能再把牛奶分离出来,所以分开的黑咖啡和牛奶总是先出现,它们的混合物后出现。 P44

因为物理规律是不变的,所以在另一个方向上,我们也会看到完全相同的事情。 P45

这也意味着大爆炸发生时其实也就是我们的宇宙从多重宇宙中诞生的时刻,而那时时间箭头已经形成。 P46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安德烈亚斯·阿尔布雷克特说。 P47

实话说,我们现在以为自己知道的一切,其实近似等于我们尚未发现的东西。 P48

目前还是没什么进展。 P49

“我目前看不到该理论有任何技术上的应用,但回想起20世纪70年代我开始研究广义相对论的时候,又有谁会想到GPS导航系统的出现呢?”他说。 P50

在本章里,我们将追踪11条时间线,去探索如果某一个关键事件不曾发生的话,我们所知的历史的演化方向将如何改变。 P51

在当地牧师的怂恿下,福泽林盖用他的天赋奇迹般地在一夜之间让他的村子大变样,他修缮了房屋,让醉汉改过自新。 P52

”他说。 P53

如此大的潮汐将会使得海洋浸没大陆,使海水富含矿物质,因而得以造出孵育生命的“原始汤”。 P54

不过也不都是好消息。 P55

假设反月和我们现在的月亮质量相同,轨道距离地球的距离以及绕地周期也都相同,只是方向相反,地球将获得一个较快的自转速度,每12小时自转一周。 P56

要使这个卫星地球温暖、宜居的话,这个系统的轨道与太阳的距离应该和现在地球与太阳的距离差不多。 P57

“海王星二号会把天体碎片扔向地球,这也会对其构成潜在的威胁。 P58

”科明斯如是说。 P59

而北方的海洋会将加拿大、欧洲及俄罗斯的大部分淹没。 P60

大约6600万年前,一颗小行星撞击了现在的墨西哥湾,导致了除鸟类恐龙以外所有恐龙的灭亡。 P61

罗伯逊说,根据这样的记录,若没有小行星撞击的话,非鸟类恐龙直到今天还继续保持繁盛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P62

这种想法也不完全是不着边际。 P63

在小行星撞击之前,伤齿龙就有了未发育完全的双手,拇指与其他手指相对。 P64

”奈什说。 P65

每过一秒,磁带就会慢慢地从一个盘上解开,然后缠到另一个盘上。 P66

这样的地球是什么样呢?12.5万年前,地球正处于埃米亚间冰期——一个长达15000年,被夹在两个时间更长、温度更低的冰期之间的相对温暖的阶段。 P67

你肯定会看到像野牛一样的东西,还有生活在欧洲的大型猫科动物,美洲的马,很多的熊、狼,以及各种各样的食草动物。 P68

我们也以数不尽的方式改变了地表景观。 P69

埃利斯说,向一个已达到精妙平衡的生态系统引进非本土物种,会造成不可逆的影响,特别是老鼠。 P70

这方面的最好的数据表明这次灭绝发生在1.5万年前。 P71

我们还改变了气候。 P72

英国莱斯特大学的地质学家简·扎拉西维茨(Jan Zalasiewicz)说:“地球将拥有一个连续的生物圈,也就是遍布全球的森林、稀树草原等,这是我们现在几乎无法想象的。 P73

科罗拉多州丹佛自然科学博物馆馆长、天体生物学家戴维·格林斯庞(David Grinspoon)说:“有一种说法叫作趋同进化,就是说,如果我们不来做这些事情,也会有其他人来做。 P74

在他们看来,这两种流体是截然不同的。 P75

这样,潜在用户评价电动机时所对比的不是蒸汽发动机,而是用了几百年的能源:用来干重活的风力、水力,以及干其他活的人力或畜力。 P76

即使是当时最先进的蒸汽机也极为庞大、昂贵和耗费燃料,为了有效地使用它们,我们需要建造大型工厂。 P77

电灯的普及以及家用电器的应用也会早早开始了。 P78

你手中拿着的这本书可能来自一棵树。 P79

在早期文明中,当它们极易得到时,人们才会有时使用它们,但不会赖以为生。 P80

1709年,亚伯拉罕·达比(Abraham Darby)开始使用焦炭来冶炼铁矿石,从而结束了对木炭的依赖。 P81

然而,利用煤炭,我们就可以获得比所有大陆都大的虚拟森林,那可是植物数百万年以来积累的结果。 P82

但关键问题是没有先进的技术,这些能源还可以被利用吗?我们可以先排除核能和太阳能光伏发电。 P83

雷诺兹说:“18世纪末期,在英国,一些溪流被大坝堵住了,因此提供不了更多的动力。 P84

由于需要更好的水力发电机而不是更高效的蒸汽发动机,科学将更多地关注电动力学而不是热力学的研究,而这或许加速了更小、更轻的电动机和电池的发展。 P85

在工业时代之前,修建大坝是可能的。 P86

所有这些都揭示了一个普遍真理:不管在何处,大多数,甚至是所有技术先进的文明都是利用化石燃料发展起来的。 P87

在所有知识和资源消失之前,文明可能会有一个短暂的机会来利用更多可持续的能源重新建立自己。 P88

我们会问假如牛顿、爱因斯坦、达尔文这些科学名人没有诞生会怎么样,但可以问“如果……会怎样”这类问题的不仅限于科学名人。 P89

若查理没有对皇家学会给予支持,科学是否可能走上一条倾向于哲学和演绎的不同的道路,并由于对实验的忽视而衰落呢?有两个因素可能会导致国王做出不同的选择:一是许多学会成员都与奥利弗·克伦威尔政权有联系,克伦威尔在1649年处死了查理的父亲查理一世;二是年轻的查理在被放逐期间受到哲学家托马斯·霍布斯的指导,霍布斯更具有欧洲大陆知识分子的派头。 P90

如果没有这个意外,霍布斯的科学将成为主流。 P91

即使在一个更鼓励演绎性理论的氛围之中,人们提出的科学难题也将引发进一步的实验。 P92

1672年2月6日,29岁的艾萨克·牛顿自信满满地把他的第一篇文章寄给了位于伦敦的皇家学会——该机构几个月前刚对他发明反射望远镜大加赞赏。 P93

但我的答案是:不会。 P94

看看18世纪中叶牛顿的思想被广泛接受之前发生了什么,就可以知道如果没有牛顿,可能会发生什么。 P95

今天的科学家们可能才刚刚开始了解电磁学。 P96

我们需要另一个前所未有的牛顿。 P97

1830年9月初,年仅21岁的查尔斯·达尔文忐忑地走近伦敦的海军大厦。 P98

如果舅舅乔赛亚没有因消化道问题而烦恼,如果达尔文的父亲坚持自己的立场,或者菲兹罗伊拒绝和一个与他如此不同的人共处一室,那么历史会发生多大的变化呢?我们现在会把自己当成是堕落的天使而不是直立行走的猿吗?神创论会统治世界吗?至少有一点是达尔文学派的大多数学者都认可的:如果达尔文没有登上贝格尔号,他就不会提出自然选择进化论。 P99

继而,他开始寻找一个看似合理的物种变化机制。 P100

在《物种起源》一书出版的10年内,大约60%的英国生物学家正式成为进化论者。 P101

挑战创世说触怒了宗教和政治上的当权者,他们一直在随心所欲地召唤上帝捍卫君主制、贵族和不平等。 P102

偶然事件能够改变历史,而在科学史上,一定没有比100年前马克斯·普朗克担任德国杂志《物理学年鉴》编辑这件事更大的意外了。 P104

例如,在1906年,德国哥廷根大学一位名叫沃尔特·考夫曼的实验物理学家发表了对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论文的第一次实验检验。 P105

我们永远不会知道朗之万是否真的会提出狭义相对论。 P106

但这并不是他们的唯一选择。 P107

但即使在现实世界中,纳粹的失败也没有妨碍他们的大部分科学成果被战胜国吸收。 P108

甚至,热衷环保的纳粹党对世界石油供应短缺的敏感度会激发人们早早地开始从科学上研究如何减少碳排放和转向替代能源。 P109

最后,核物理会怎样?纳粹的核物理研究仅仅是为了应对曼哈顿计划而勉强开展起来的,可以想见,战争若提前结束,制造原子弹的竞赛就会停止。 P110

在尼尔·阿姆斯特朗迈出历史性的一步仅仅三年之后,人类对月球的探索迎来了暂时的尾声。 P111

早期的阿波罗任务已经在月球表面断断续续的沟槽中发现了部分坍塌而露出表面的通道的痕迹。 P112

月球以外的太空探索一直不太成功。 P113

隔空分析地质学总是很麻烦,而随着2004年火星探测器的到达,人们希望能在地热区进行分析的愿望也落了空。 P114

幸运的是,现在的多重宇宙还没有分岔。 P116

麦克雷戈·坎贝尔 (MacGregor Campbell)介绍了一项发现,它对“我们是宇宙中心”这样的想法给予了最后一击。 P117

她说,任何事物的第一次发现可能都需要时间来确认,“可能不会有‘啊哈,找到啦!’这种时候”。 P118

“我希望人们内心能达到一种新的平静,并明白我们并不孤单。 P119

思考关于外星人的问题是件有趣的事,但是如果没有外星人呢?距离恩里科·费米首次提出我们是独一无二的智慧生命已经有60多年了。 P120

我们有责任把我们的文明保存下去”。 P121

科幻小说作者查理·施特罗斯(Charlie Stross)建议把可在最恶劣的环境中长时间生存的产芽孢古菌和光合细菌封装起来。 P122

人类擅长进行思维上的时间旅行。 P123

NASA戈达德空间科学研究所的气候学家加文·施密特(Gavin Schmidt)说,从目前的数字运算能力推断,用不了一个世纪,我们应该可以近乎完美地预测天气。 P124

德国多特蒙德工业大学的海因里希·帕斯(Heinrich P?s)和他的团队模拟出了二维世界中的一种“代理人”的生活,它们会试图在二维网格中躲避落下的岩石。 P125

所以,记忆当然只能来自过去,哈特尔说。 P126

我们的道德观念建立在一个非常基本且无懈可击的假设之上:我们是自己命运的主人。 P127

他们也更倾向于宽容地对待坏人,让假想的罪犯的监禁时间更短。 P128

当事情与个人相关,我们的情绪也开始发挥作用的时候,失去自由意志可能会让人更难以接受。 P129

检查一遍方程。 P130

虽然宗教可能受到打击,但我们仍可期待神学上的热闹争论。 P131

而共形循环宇宙模型认为平行宇宙不断碰撞、分离、再碰撞,每一次碰撞看起来都像大爆炸。 P132

理想的宗教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形式?有些人可能会说,我们不应该重新设计宗教,而应该摒弃宗教。 P133

像残害身体这样的“恐怖仪式”已经过时了——虽然它们给人们提供了强烈的联结感,但它们通常与世界宗教不相容。 P134

2015年,纽约法院裁定,石溪大学两只用于研究的黑猩猩——赫尔克里士和利奥没有法律人格权。 P135

研究者们正忙着解码海豚的语言,认知科学家也开始研究动物的情绪状态。 P136

科学家们必须证明对动物的这些行为给人类带来的好处要大于对动物的伤害。 P137

我们的智慧把我们与其他动物区分开,让我们在地球上获得了主导地位。 P138

梅青格尔说:“我们的动机结构包含非常复杂的认知,但却不包含同情心和柔韧性。 P139

这对于那些无法游览多重宇宙其余部分的人来说也许是一种解脱,但这确实给地球带来了很多问题。 P141

那么,如果我们在建造世界之前好好地思考一下,情况又将如何?鲍勃·霍姆斯 (Bob Holmes)将带我们去一个更理性的世界参观。 P142

憧憬一个新文明不仅是一个思想实验:答案突出了我们最需要重新思考的问题,并揭示出我们今天在哪些方面有可能实现大胆的修复。 P143

他说:“我觉得这对个人来说并不是件好事。 P144

但通过正确的设计,即使是较小的城市,也可以实现这一目标。 P145

例如,在河边建起磨坊以利用水力,然后在其步行距离内建造工人们的住所,而磨坊主们的住宅则建在风景最好的山丘上。 P146

汉森估计,以目前的技术水平,建立一个完全基于可再生能源的电力系统,可能比重建现有的基于化石燃料的系统成本要高一点儿,但节省的燃料很快就会将成本补回来。 P147

现在时代变了,这些不再是幸福感的决定因素了。 P148

“如果有一份每10年出版一次的报纸的话,我们这个时代的大标题会是什么?”波士顿的智库特勒斯研究所主席保罗·拉斯金(Paul Raskin)问道。 P149

但最终,人类文明不会永远存在。 P150

由于战争的蹂躏,杂草丛生,暗藏危机。 P151

这个思想实验是这样的:许多年前,一个冷血的科学家把100个婴儿放在一个无人居住但却物产丰富的岛屿上,其中一半是男孩,一半是女孩。 P152

但是有一个实验可以把它们分开。 P153

但他们发明了一种语言,具有与其他语言相同的复杂语言特征。 P154

森哈斯说,更有趣的是后代语言的发展,这是她所期待的。 P155

”这对岛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突破。 P156

”他说。 P157

”例如,如果孩子们要打开一个坚果,他们凭直觉就知道,用石头可以让他们很快打开。 P158

憎恶是适应的一种方式。 P159

”部落会互相争夺一切:空间、食物、工具,以及统治权。 P160

“母亲会想办法阻止孩子的哭闹,因为哭闹的孩子让人烦,而开心的孩子才好带在身边。 P161

“人类是一个多产的创造性物种,我们会提出各种各样的理论、解释和思想来理解世界。 P162

这里便是死亡之地。 P163

”塔特索尔说。 P164

但也许在傍晚时分,当太阳沉入水面时,一阵啸声就会从森林深处响起,越过树梢,穿过小岛,告诉所有人:猎人们回家了。 P165

人们曾说这些工程永远不可能实现。 P166

20世纪20年代德国建筑师赫尔曼·泽格尔(Herman S?rgel)首次提出了这个想法。 P167

他设想了一条4300千米长的管道,每秒能携带10000立方米的水,足以灌溉315000平方千米的土地。 P168

首要的正是位于埃及西北部的盖塔拉洼地,它位于海平面以下130米深处。 P169

这样就不再需要挖隧道了。 P170

10年后,仍没有开挖隧道的征兆,而且俄罗斯和美国的关系已经恶化。 P171

这将需要建立一个从也门北部到厄立特里亚国或吉布提南部的100千米长的大坝墙。 P172

重连太平洋和大西洋摧毁巴拿马地峡这条连接南北美洲的狭长地带,可以使太平洋和大西洋重新相连。 P173

如果你是一个典型的西方人,你也许去年一年里就吃掉了将近100千克肉。 P174

农业产生的温室气体比所有运输方式加起来还要多,并且造成了氮污染、土壤侵蚀等一系列其他问题。 P175

虽然很难得到全球的统计数据,但至少在美国,家畜与55%的土壤侵蚀和37%的农药使用有关。 P176

”国际家畜研究所的农业系统科学家菲利普·桑顿(Philip Thornton)说。 P177

牛津大学环境中心食品气候研究网络负责人塔拉·加尼特(Tara Garnett)说:“家养的猪有效承担了垃圾箱的功能。 P178

不幸的是,一个完全的蛋奶素畜牧业系统在实际上是不可行的。 P179

这是因为牧草放牧本身效率很低。 P180

她说:“在这种情况下,每只动物的甲烷排放量将更高,但总体排放量将更低,因为动物数量将会减少。 P181

为了达到最佳效果,肉类应该稀缺有度。 P182

让我们设想一个没有国家的世界。 P183

然而,经济学家、政治科学家甚至各国政府越来越感到,民族国家不一定是我们管理事务的最好方式。 P184

这又回到了研究人类最早出现的政治体制的人类学和心理学问题上。 P185

为了发展,这些联盟增加了更多的村庄,而如果必要的话,还会增加更多的层次结构。 P186

一个关键点是,农业社会很少需要实际的治理。 P187

巴尔–亚姆说,这种松散的控制意味着,现代之前的政治单位只能扩大一些简单行动的规模,如种植粮食、打仗、收集贡品和维持秩序等。 P188

当时,欧洲已经进入工业革命的转折点。 P189

这些新的民族国家因其在经济上的高效,以及作为其国民民族命运的实现而得到认可。 P190

国家资助的全民教育也在有意培养民族认同感。 P191

布勒伊说,一旦欧洲建立了民族国家模式并繁荣起来,其他地方就都想效仿。 P192

与此同时,大洋洲和美洲的移民国则把一开始大规模的多样性改造成了单一的民族。 P193

随着人们在全球化经济中为了找工作而移民,那些有史以来民族多样性就很弱的国家现在必须迅速认识到这一点。 P194

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拉尔斯–埃里克·塞德曼(Lars-Erik Cederman)认为,瑞士各州的和平并非通过对地理边界的调整,而是通过赋予各州相当大的自治权和使其参与集体决策这样一些政治安排来实现的。 P195

斯莱特里说:“我们需要把国家想象成一个多种信仰、语言和宗教可以安全存在并繁荣发展的地方。 P196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牛津大学的扬·杰隆卡(Jan Zielonka)说,欧盟挽救了欧洲民族国家,这些国家现在太小了,无法单独参与竞争。 P197

牛津大学研究全球化与发展的教授伊恩·戈尔丁(Ian Goldin)认为,这种网络必然要出现。 P198

也许一种解决办法是再多注意一下政府的规模。 P199

有人说,崩盘是创造性的破坏,能出现新的结构。 P200

那这是否预示我们的努力毫无价值?完全不是,有些未来的可能性仍然比另一些要大。 P201

现在是2076年,天空看起来一片乳白色。 P202

即使工业排放量急速下降(这个假设能否成立还是个很大的问题),一些行业还是会产生棘手的问题。 P203

而那些以珊瑚礁吸引游客的国家可能更依赖二氧化碳吸收技术来对抗海洋酸化和珊瑚礁白化的现象。 P204

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场漫长的空白期可能会结束,因为研究人员离在实验室里从零开始创造生命的目标不远了。 P205

”位于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的里德学院的科学哲学家马克·贝多(Mark Bedau)说。 P206

“我们可以探索各种可能的回报。 P207

意识由身体产生,但这种联系是可以被削弱的。 P208

格拉齐亚诺说:“你杀了其中一个,那又怎么样?还有一大堆呢。 P209

桑德伯格认为,用正确的技术可以训练我们的新皮层,即大脑中负责意识的区域,以适应来自其他大脑而不是来自简单传感器的更为复杂的信号。 P210

他说:“他们可以在一个没有互联网连接的秘密系统中运行你,强迫你做很多事情。 P211

桑德伯格说,即使在遥远的将来,光速也会限制蜂窝状思维的能力。 P212

传统上,我们用二元论来回答这个问题:有生命的实体之所以不同于无生命的实体,是因为它们包含一些非物质元素,比如“灵魂”。 P213

这引起了一个有趣的问题:为什么有些物理实体是有意识的,而另一些则不是?如果我们考虑有意识的物质最普遍的状态——我们称之为“知觉”,那么它的哪些特殊性质在原则上是可以在实验室中测量出来的呢?这些意识的物理联系是什么?你的部分大脑现在显然具备这些特性,你昨晚做梦时候也是这样,但你在熟睡时却不是这样。 P214

然而,这并不妨碍我们识别、量化、建模和理解所有液态物质或所有有意识的物质状态共有的特征属性。 P215

例如,为什么我们大脑中的一些信息处理系统看起来好像是无意识的?基于将大脑测量与主观体验相结合的广泛研究,神经科学家克里斯托夫·科赫(Christof Koch)等人认为小脑(人脑中的一个区域,负责内容包括控制人体运动等)是一个无意识的信息处理器,帮助大脑的其他部分完成特定的计算任务。 P216

幸运的是,像我们大脑那样的整合系统所需要的计算资源通常比与其等价的前馈“僵尸”要少得多,所以进化更偏向前者,从而使我们变得有意识。 P217

尽管取得了这些成就,整合信息理论仍有许多问题亟待回答。 P218

但我们也可以从信息的角度重新解释这一点:如果你知道发动机活塞中一个原子的位置,你就知道了这个活塞中所有其他原子的行踪,因为它们都作为一个整体一起运动。 P219

然而,如果我们大脑中的千亿个神经元确实形成了一个霍普菲尔德网络,计算表明它只能支持大约37比特的整合信息——只相当于文本文件中的几个字。 P220

如果它确实成功了,这不仅对神经科学和心理学,而且对于基础物理学都非常重要,在基础物理学中,有许多最突出的问题都反映了我们对如何对待意识的困惑。 P221

所以我们只能燃烧化石能源,如煤、石油和天然气,而它们正在慢慢地将地球煮沸,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 P223

聚变将使我们从化石燃料中解放出来,几乎无限量地提供清洁和极其廉价的能源。 P224

太阳能和风能不可能满足我们所有的需要。 P225

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经济学家约翰·奎金(John Quiggin)说,当我们开始考虑物质需求的终结时,通常也意味着我们自己的终结。 P226

里夫金认为这一趋势预示着一种新的模式将在其他行业蔓延,尽管对有些人来说这会是个痛苦的过程。 P227

你将会有一份工作,但不是为了赚钱。 P228

山田太郎在东京降生,并登上了世界新闻的头条。 P229

生殖系基因组编辑革命可能会以这种方式开始。 P230

这种干预将极具争议性。 P231

不管你怎么看,未来都显得黯淡无光。 P233

霍金的恐惧主要围绕着技术奇点这样一个想法。 P234

当机器递归地提高它们的智能,从而快速超过人类的智能时,智力爆炸便不再是一个疯狂的想法了。 P235

我们的机器现在学习得更快,能记住更大的数据集。 P236

我们没有理由假设人类的智慧足以设计出聪明绝顶,以至于开启技术奇点的人工智能。 P237

我们建造的任何思维机器都会受到这些物理定律的限制。 P238

我们需要做的可能只是不胜其烦地亲自为其编写程序。 P239

尽管日本人的平均寿命是85岁且还在增长,但是由于人口生育率低——平均每个妇女只生育1.4个孩子,甚至越来越多的人终生不育,日本人口的数量正在下降。 P240

联合国预测此趋势会继续上升,在2100年达到112亿左右,但这似乎不太可能。 P241

但也许,就像今天的老摇滚明星一样,我们会发现变老并不坏。 P242

在一片锈色的天空中,曚昽的太阳升起,照亮了一片片营养液培养的农田。 P243

而且就像最近火星生命探测计划(ExoMars)着陆器着陆失败所表明的那样,登陆火星非常不容易:它有足够的重力来加速飞船的下降,但火星表面稀薄的大气使飞船无法通过降落伞将速度减到足够慢。 P244

火星的不同之处在于,除了试图活下去外,没有其他事情可做。 P245

那么,10万年后的考古学家们会发现关于我们的什么呢?只有最幸运的文物才能避免被碾碎、散落、丢弃或侵蚀。 P247

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古生物学家凯·贝伦斯迈耶(Kay Behrensmeyer)说,在这些情况下,骨骼能够快速地矿化,以抵抗分解,形成化石。 P248

我们最大的水坝,比如美国的胡佛大坝和中国的三峡大坝,都有着体积极为庞大的混凝土,肯定总有些断壁残垣能存活这么长时间,加利福尼亚旧金山恒今基金会的执行主任亚历山大·罗斯(Alexander Rose)如是说。 P249

别忘了,埃及法老图坦卡蒙的黄金在5000年后都看起来几乎没有变化。 P250

在了解了长期的力量和趋势如何塑造了人类和地球之后,我们就可以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做出明智的预测。 P251

他们认为人类只有19%的机会活到2100年。 P252

人类文明现在是一个全球性的文明网络,可以以前所未有的机会接触到各种各样、来之不易的知识库,这些知识库可以被用来保护每个人。 P253

”他说。 P254

”迈克·哈普古德(Mike Hapgood)说,他是位于英国牛津的卢瑟福·阿普尔顿实验室的太阳物理学家,也是欧洲空间局空间气象计划的项目经理。 P255

有人会注意到他吗?大概不会。 P256

仅仅因为我们的生物学进化停滞了超过1000代,并不意味着我们还得再停滞几千代。 P257

尽管目前还不清楚它产生了什么样的被选择的特征,因为携带它的人和不携带它的人没有明显的区别,但它似乎与大脑发育有关。 P258

但是本质上,他们仍然是人类。 P259

毕竟,如今的英国人破译像《贝奥武夫》(Beowulf )这样的古英语读本也很费劲儿。 P260

相对而言,英语更有可能不断分化。 P261

统摄《贝奥武夫》中语言的许多规则现在已经荡然无存,例如,英语名词已不再有性别之分。 P262

用同样的方法,我们可以预测哪些词会被新的生造词或另一种语言的外来词所驱逐。 P263

在这里和世界上许多其他地方,我们都在如今的海底发现了人类居住的遗迹。 P265

假设我们不去尝试实施任何类型的地质工程,那么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大约在2100年左右,全球平均气温将比工业化前上升近4℃,在23世纪的某个时候达到5℃(说不定比这还要更热)。 P266

而在其他地区,洪水也可能会将人们赶跑。 P267

板块运动和火山活动不断创造新的土地。 P268

从表面上看,自然界的未来看似很严峻。 P269

“我对蓝金刚鹦鹉、大熊猫、犀牛和老虎等都不抱太大的希望。 P270

自然资源保护生物学家正在越来越多地思考不可思议的问题,比如将物种迁移到它们能够繁衍生息的地方,令其自生自灭。 P271

然而,这并不是决定我们的后代走向何方的唯一因素。 P273

即使我们发展出了能在我们寿命范围内到达一颗恒星的技术,其所需的能量也远远超出了我们在可预见的未来能达到的能力。 P274

人类迄今为止大部分的空间探索都是由对名誉的追逐所驱使的。 P275

例如,我们很难预测之后几十年内何种矿产资源对我们更为重要。 P276

他说:“电力和铜的时代将会是短暂的,在终将到来的强劲生产速度下,世界的铜供应将撑不了几年……我们基于电力的文明将会逐渐衰退,直至死亡。 P277

其实,对于曾经需要大量电线的长途通信,我们就是这么做的。 P278

无论我们在未来面临什么样的问题,皮尔逊认为材料短缺不太可能成为问题之一。 P279

”哈蒙德说。 P280

在本章中,我们将考察这些目的地是何种样貌:无论是文明的崩溃还是现实本身的瓦解,到底等待我们的是什么。 P281

我们的工业文明会有所不同吗?大概也不会。 P282

“罗马时代没有核武器啊。 P283

不过,太阳能和风能是免费的,我们只需要维持捕获它们的装置正常运行就可以了。 P284

人类是一个成功的群体:没有其他任何一个物种能够像我们一样彻底地引领自身的命运或者塑造自身的环境。 P285

进一步说,我们也许可以开始引导我们自己的进化。 P286

塔特索尔说:“我们将会面临类似于上一个冰期结束时的情况。 P287

和他一起来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P288

分解仍然会发生,但只能通过有机分子与氧反应,所以会非常缓慢。 P289

随着岁月的流逝,越来越多的二氧化碳进入大气,世界将继续变暖。 P290

在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地球的土地也将逐渐地被侵蚀掉。 P291

最容易看到的是景观的变化。 P292

迪特里希说:“看到它们,你会想,啊,这是亚利桑那州还是新墨西哥州啊?这里岩石很多,而土壤很少,但它不会让人觉得像是一个外来星球。 P293

只有当大约26亿~30亿年前光合作用开始产生氧气之后,这种气体才开始在大气中积累。 P294

而现在在更加炎热的太阳下,二氧化碳则很可能会把地球推向一个更极端的状态。 P295

如果没有生命,那么在俯冲带上给地壳运动润滑的细黏土沉积物将少得多。 P296

从46亿年前太阳诞生以来,太阳的核心就变得越来越稠密、越来越炎热。 P298

在1982年和迈克尔·惠特菲尔德(Michael Whitfield)合著的一篇论文中,两人指出了一个已知的化学反应:雨滴中的二氧化碳与硅酸盐岩石发生反应,产生固体碳酸盐。 P299

”沿着这一条路,有些物种预计会比其他物种发展得更好。 P300

首先,最近的研究表明我们对岩石风化的理解可能有缺陷,这将扰乱奥马利–詹姆斯对时间的估计。 P301

如果变化太快的话,有机体就不能演化或适应新的环境,可能会有很多灭绝事件发生。 P302

“或者你也可以想象一只背上背着一大袋水来保护内脏的动物,因为水也可以起到盾牌的作用。 P303

卡特林说:“我们目前所认为的人类进化的顶峰可能只是昙花一现。 P304

超新星总有一天要爆炸,并把其周围的行星抛进太空。 P306

对于最内层的行星来说,那就是与时间赛跑。 P307

恒星余烬会冷却并最终结晶,使柯伊伯带再次被抛弃在寒冷中。 P308

作为一个游荡在黑暗海洋中的微小光斑,银河系似乎足够稳定,而且确实它的存在时间也几乎和宇宙本身一样长。 P309

然后,当来自两个星系数以千亿计的恒星、大型气体云和一大片暗物质旋转并粉碎时,新的恒星形成区域将被点燃,每个区域都将燃烧数千年。 P310

科学家把宇宙加速膨胀的动力称为“暗能量”,但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 P311

以“大爆炸”为开端的宇宙最终通过“大挤压”而终结。 P312

当我们回到自己的宇宙时,我们不得不把所有这些东西抛在身后,以一套全新的视角回归。 P313

欢迎回来。 P314

香农·霍尔: 在《新科学家》《美国国家地理》《发现》等多家杂志任科学记者。 P316

科林·巴拉斯: 《新科学家》顾问,古生物学博士,定期撰写关于人类进化和生命科学的文章。 P317

杰拉尔德·霍尔顿: 哈佛大学物理学和科学史教授。 P318

阿尼尔·阿南塔斯瓦米: 《新科学家》顾问,《物理学的边缘》(The Edge of Physics )和《缺席者》(The Man Who Wasn’t There )的作者。 P319

拥有加州理工学院工程学学士学位,定期为各种杂志撰稿。 P320

安妮-玛丽·科利: 活跃于得克萨斯州、加利福尼亚州及太平洋西北部的作家及编辑。 P321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