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想多了吗?

good

在有的宇宙中,恐龙可能并未受到巨型陨石的撞击而从此消失,仍然是地球的霸主。 P11

并且,与我们的直觉相比,它们能让我们得出更加迷人的答案。 P12

而哈姆雷特这番话正是对多重宇宙的一个恰如其分的写照。 P13

假设你去一个乡村大别墅里参观。 P14

但有没有可能,如果没有这样的设计者,宇宙依然可以产生生命呢?我们正在搜集能给出肯定答案的迹象。 P15

换句话说,人择的想法起源于观测者的选择效应。 P16

”香农·霍尔 说道。 P17

他提出,在宇宙大爆炸后的一秒内,早期宇宙经历了一次惊人的增长,膨胀了1025 倍。 P18

2016年,维连金和他的同事们提出,在我们这个宇宙刚诞生时所形成的黑洞的内部,可能会存在其他宇宙。 P19

自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物理学家就对量子力学感到很困惑。 P20

这些宇宙也可能会通过每次的量子测量转变成其他的宇宙。 P21

罗恩·胡珀 (Rowan Hooper)为量子世界中的道德迷津指明了方向。 P22

“我至少可以认真反思所发生的事故,吸取一些教训,以此来悼念那个死去的迈克斯。 P23

“让你的情感和你所信奉的理论保持一致是很困难的,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P24

像很多现代物理学家一样,他同意埃弗里特的观点,认为波函数坍缩既复杂又没必要。 P25

泰格马克说多世界理论改变了他思考人生的方式。 P26

这样,一直困扰着黑洞的信息丢失悖论就可以解决了。 P27

排除奇点的存在还不太可能马上就有实际的用处,但至少可以帮助我们解决黑洞的一个悖论,即信息丢失悖论。 P28

从我们的视角来看,在一些宇宙中,事情可能是沿着时间往回发展的。 P29

关键是,即使你让每个粒子的初始速度相反,从而掉转时间箭头,粒子最终还是会向外扩张,熵依然会增加。 P30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安德烈亚斯·阿尔布雷克特说。 P31

实话说,我们现在以为自己知道的一切,其实近似等于我们尚未发现的东西。 P32

所以不要指望一下子就有发现——这是一个很长、很慢的过程。 P33

在本章里,我们将追踪11条时间线,去探索如果某一个关键事件不曾发生的话,我们所知的历史的演化方向将如何改变。 P34

在当地牧师的怂恿下,福泽林盖用他的天赋奇迹般地在一夜之间让他的村子大变样,他修缮了房屋,让醉汉改过自新。 P35

如此大的潮汐将会使得海洋浸没大陆,使海水富含矿物质,因而得以造出孵育生命的“原始汤”。 P36

这两个天体复杂的引力相互作用会使得反月渐渐地成螺旋式落向地球,它的绕转速度将会越来越快,轨道也可能变得更接近椭圆。 P37

”科明斯说。 P38

而北方的海洋会将加拿大、欧洲及俄罗斯的大部分淹没。 P39

大约6600万年前,一颗小行星撞击了现在的墨西哥湾,导致了除鸟类恐龙以外所有恐龙的灭亡。 P40

这种想法也不完全是不着边际。 P41

每过一秒,磁带就会慢慢地从一个盘上解开,然后缠到另一个盘上。 P43

北冰洋会有长着长毛的猛犸象。 P44

任何把巢筑在地面上或老鼠能到达的地方的动物,都会成为它们的口中食。 P45

位于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的美国国家冰雪数据中心保存了全世界13万座冰川的资料。 P46

也许现在的地球以及我们在地球中的地位是不可避免的。 P47

在他们看来,这两种流体是截然不同的。 P48

以蒸汽驱动的工业革命实际发生在18世纪的后30年,蒸汽机逐渐被集中使用。 P49

你手中拿着的这本书可能来自一棵树。 P50

1709年,亚伯拉罕·达比(Abraham Darby)开始使用焦炭来冶炼铁矿石,从而结束了对木炭的依赖。 P51

剩下的便是风能和水能。 P52

例如,中国早在9世纪就开始用焦炭冶炼铁,但工业革命并没有在那里发生。 P53

卡斯廷指的是,尽管宇宙中有大量的恒星,我们仍然无法在别处发现智慧生命——所谓的费米悖论,这是由于遇到了某种阻碍,它们要么使智慧生命停止进化,要么使其走向灭绝。 P54

我们会问假如牛顿、爱因斯坦、达尔文这些科学名人没有诞生会怎么样,但可以问“如果……会怎样”这类问题的不仅限于科学名人。 P55

例如,他们可能忽略了气泵的气动物理,这可能就阻止了蒸汽机的发展,也使得18世纪化学革命的一个重要工具——气体收集和操纵装置不复存在。 P56

1672年2月6日,29岁的艾萨克·牛顿自信满满地把他的第一篇文章寄给了位于伦敦的皇家学会——该机构几个月前刚对他发明反射望远镜大加赞赏。 P57

看看18世纪中叶牛顿的思想被广泛接受之前发生了什么,就可以知道如果没有牛顿,可能会发生什么。 P58

1830年9月初,年仅21岁的查尔斯·达尔文忐忑地走近伦敦的海军大厦。 P59

继而,他开始寻找一个看似合理的物种变化机制。 P60

而达尔文则不同了。 P61

偶然事件能够改变历史,而在科学史上,一定没有比100年前马克斯·普朗克担任德国杂志《物理学年鉴》编辑这件事更大的意外了。 P62

如果这个法国人的脸取代他旁边爱因斯坦的脸成为科学的圣像之一,这倒挺有意思。 P63

但这并不是他们的唯一选择。 P64

甚至,热衷环保的纳粹党对世界石油供应短缺的敏感度会激发人们早早地开始从科学上研究如何减少碳排放和转向替代能源。 P65

在尼尔·阿姆斯特朗迈出历史性的一步仅仅三年之后,人类对月球的探索迎来了暂时的尾声。 P66

月球以外的太空探索一直不太成功。 P67

幸运的是,现在的多重宇宙还没有分岔。 P68

麦克雷戈·坎贝尔 (MacGregor Campbell)介绍了一项发现,它对“我们是宇宙中心”这样的想法给予了最后一击。 P69

“我希望人们内心能达到一种新的平静,并明白我们并不孤单。 P70

思考关于外星人的问题是件有趣的事,但是如果没有外星人呢?距离恩里科·费米首次提出我们是独一无二的智慧生命已经有60多年了。 P71

即使我们做不到,我们也可以玩场更长期的游戏,尝试通过“定向胚种”的方法在银河系中孕育生命。 P72

人类擅长进行思维上的时间旅行。 P73

德国多特蒙德工业大学的海因里希·帕斯(Heinrich P?s)和他的团队模拟出了二维世界中的一种“代理人”的生活,它们会试图在二维网格中躲避落下的岩石。 P74

我们的道德观念建立在一个非常基本且无懈可击的假设之上:我们是自己命运的主人。 P75

”克诺贝同意这个观点。 P76

检查一遍方程。 P77

而共形循环宇宙模型认为平行宇宙不断碰撞、分离、再碰撞,每一次碰撞看起来都像大爆炸。 P78

理想的宗教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形式?有些人可能会说,我们不应该重新设计宗教,而应该摒弃宗教。 P79

2015年,纽约法院裁定,石溪大学两只用于研究的黑猩猩——赫尔克里士和利奥没有法律人格权。 P80

科学家们必须证明对动物的这些行为给人类带来的好处要大于对动物的伤害。 P81

我们的智慧把我们与其他动物区分开,让我们在地球上获得了主导地位。 P82

”梅青格尔说。 P83

这对于那些无法游览多重宇宙其余部分的人来说也许是一种解脱,但这确实给地球带来了很多问题。 P84

那么,如果我们在建造世界之前好好地思考一下,情况又将如何?鲍勃·霍姆斯 (Bob Holmes)将带我们去一个更理性的世界参观。 P85

随着城市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喧闹活动在导致生产率提高的同时也加快了人们的生活节奏。 P86

例如,在河边建起磨坊以利用水力,然后在其步行距离内建造工人们的住所,而磨坊主们的住宅则建在风景最好的山丘上。 P87

这听起来可能像乌托邦,但一些社会已经开始把幸福感的价值置于物质之上,比如不丹王国,以及北美洲西海岸一些原住民的炫财冬宴文化,他们会将财产重新分配。 P88

每一种文明都播下了自己最终灭亡的种子——不管我们如何精心规划我们的新建设,最多也只能指望不可避免的事情来得更迟一些。 P89

由于战争的蹂躏,杂草丛生,暗藏危机。 P90

但是有一个实验可以把它们分开。 P91

为了支持她的说法,森哈斯指出,对斑胸草雀鸣唱特征的研究表明,鸟类的发声——可能人类的发声也一样——一开始是遗传下来的,而后来则被环境因素塑造。 P92

约翰逊说,岛上的生态也会发挥作用。 P93

战斗有时会持续数天。 P94

约翰逊再次以狩猎采集者为模型进行分析,他说,在艰苦的时期,比如遇到干旱或洪水时,一些部落可能会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更大的群体;而当困难时期过后,他们就会再次分裂。 P95

这只是一种可能的结果。 P96

人们曾说这些工程永远不可能实现。 P97

那么为什么不去挖掘世界第一大河亚马孙河呢?你只需要一条管道,一条很长的管道而已。 P98

当需要用更多的电的时候,这些水将被倒到洼地中,使涡轮机运转起来。 P99

在其中一个地方,即霍尔木兹海峡,波斯湾的水域宽度只有39千米。 P100

如果你是一个典型的西方人,你也许去年一年里就吃掉了将近100千克肉。 P101

利奇发现,如果每个人都更进一步,再去掉乳制品和鸡蛋的话,该大学的氮足迹将减少60%。 P102

还有一个不利因素是动物副产品的消失。 P103

这会降低环境成本:根据丹麦奥尔堡的可持续发展咨询公司2.–0LCA的伯·韦德玛(Bo Weidema)的分析,1千克工业鸡肉相当于3.6千克二氧化碳当量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而1千克猪肉相当于11.2千克的排放量,1千克牛肉相当于28.1千克的排放量。 P104

让我们设想一个没有国家的世界。 P105

这又回到了研究人类最早出现的政治体制的人类学和心理学问题上。 P106

一个关键点是,农业社会很少需要实际的治理。 P107

是我想多了吗? 科学与自然电子书 第2张

当时,欧洲已经进入工业革命的转折点。 P108

国家资助的全民教育也在有意培养民族认同感。 P109

这中间的区别是什么?事实证明,虽然种族和语言很重要,但真正起作用的是官僚体制。 P110

塞德曼使用最近编辑的数据库分析了自1960年以来的内战,他发现,在种族更加多样化的国家,冲突确实更有可能发生。 P111

他还看到了另一个问题。 P112

众所周知,这是欧盟的一项基本原则:政府应该在最有效的层面上采取行动,地方政府应对地方问题,规模越大,权力就越大。 P113

那这是否预示我们的努力毫无价值?完全不是,有些未来的可能性仍然比另一些要大。 P114

现在是2076年,天空看起来一片乳白色。 P115

有些政府可能为了它们的旅游业或农业着想,更偏向于稍微温暖的温度。 P116

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场漫长的空白期可能会结束,因为研究人员离在实验室里从零开始创造生命的目标不远了。 P117

“我们可以探索各种可能的回报。 P118

意识由身体产生,但这种联系是可以被削弱的。 P119

桑德伯格认为,用正确的技术可以训练我们的新皮层,即大脑中负责意识的区域,以适应来自其他大脑而不是来自简单传感器的更为复杂的信号。 P120

桑德伯格说,即使在遥远的将来,光速也会限制蜂窝状思维的能力。 P121

传统上,我们用二元论来回答这个问题:有生命的实体之所以不同于无生命的实体,是因为它们包含一些非物质元素,比如“灵魂”。 P122

然而,这并不妨碍我们识别、量化、建模和理解所有液态物质或所有有意识的物质状态共有的特征属性。 P123

虽然我们的神经元在药物镇静和深度睡眠期间仍然完好,但它们的相互作用被削弱了,从而减少了整合,降低了意识。 P124

这表明在接近欠有序状态和过有序状态之间的相变点时,意识性会最大化;事实上,只有当大脑的关键物理参数保持在一个狭窄的数值范围内时,人类才能拥有知觉。 P125

如果我们能够弄清楚在任何物理系统中如何识别有意识的观察者,并计算他们将如何感知他们的世界,就可能会回答这些令人烦恼的问题。 P126

所以我们只能燃烧化石能源,如煤、石油和天然气,而它们正在慢慢地将地球煮沸,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 P127

在这种毫无选择的情况下,我们可能不得不启用核裂变,并随之接受所有的不利因素——事故、长时间散发射线的废料和对核武器泛滥的担忧。 P128

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经济学家约翰·奎金(John Quiggin)说,当我们开始考虑物质需求的终结时,通常也意味着我们自己的终结。 P129

你的“财富”将以社会资本——你作为该群体的合作成员的声誉——来衡量。 P130

山田太郎在东京降生,并登上了世界新闻的头条。 P131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们还没有发现任何单个基因变体,其对智商的影响和富有的父母或良好的教育所造成的影响可以相媲美。 P132

不管你怎么看,未来都显得黯淡无光。 P133

当机器递归地提高它们的智能,从而快速超过人类的智能时,智力爆炸便不再是一个疯狂的想法了。 P134

即使我们有足够的智慧来设计超越人类的人工智能,结果可能也不足以创造出技术奇点。 P135

即使没有技术奇点,人工智能也可能对工作的本质产生很大的影响。 P136

尽管日本人的平均寿命是85岁且还在增长,但是由于人口生育率低——平均每个妇女只生育1.4个孩子,甚至越来越多的人终生不育,日本人口的数量正在下降。 P137

但也许,就像今天的老摇滚明星一样,我们会发现变老并不坏。 P138

在一片锈色的天空中,曚昽的太阳升起,照亮了一片片营养液培养的农田。 P139

火星的不同之处在于,除了试图活下去外,没有其他事情可做。 P140

那么,10万年后的考古学家们会发现关于我们的什么呢?只有最幸运的文物才能避免被碾碎、散落、丢弃或侵蚀。 P141

我们最大的水坝,比如美国的胡佛大坝和中国的三峡大坝,都有着体积极为庞大的混凝土,肯定总有些断壁残垣能存活这么长时间,加利福尼亚旧金山恒今基金会的执行主任亚历山大·罗斯(Alexander Rose)如是说。 P142

在了解了长期的力量和趋势如何塑造了人类和地球之后,我们就可以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做出明智的预测。 P143

他们认为人类只有19%的机会活到2100年。 P144

“死亡人数可能会达到数十亿。 P145

有人会注意到他吗?大概不会。 P146

当然,我们最终可以自行掌控进化。 P147

毕竟,如今的英国人破译像《贝奥武夫》(Beowulf )这样的古英语读本也很费劲儿。 P148

统摄《贝奥武夫》中语言的许多规则现在已经荡然无存,例如,英语名词已不再有性别之分。 P149

在这里和世界上许多其他地方,我们都在如今的海底发现了人类居住的遗迹。 P150

而在其他地区,洪水也可能会将人们赶跑。 P151

从表面上看,自然界的未来看似很严峻。 P152

自然资源保护生物学家正在越来越多地思考不可思议的问题,比如将物种迁移到它们能够繁衍生息的地方,令其自生自灭。 P153

然而,这并不是决定我们的后代走向何方的唯一因素。 P154

人类迄今为止大部分的空间探索都是由对名誉的追逐所驱使的。 P155

他说:“电力和铜的时代将会是短暂的,在终将到来的强劲生产速度下,世界的铜供应将撑不了几年……我们基于电力的文明将会逐渐衰退,直至死亡。 P156

但是在我们脚下深达6000千米的土地里都是材料。 P157

在本章中,我们将考察这些目的地是何种样貌:无论是文明的崩溃还是现实本身的瓦解,到底等待我们的是什么。 P158

我们的工业文明会有所不同吗?大概也不会。 P159

不过,太阳能和风能是免费的,我们只需要维持捕获它们的装置正常运行就可以了。 P160

人类是一个成功的群体:没有其他任何一个物种能够像我们一样彻底地引领自身的命运或者塑造自身的环境。 P161

最终,一个群体的成员将无法再与另一个群体的成员交配产生可生育的后代——这是出现不同物种的关键标志之一。 P162

和他一起来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P163

这主要是因为海洋中的浮游生物会把碳储存在体内,并随着死去沉入海底。 P164

”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地质学家彼得·莫尔纳(Peter Molnar)说。 P165

“地球表面会变得更接近灰色。 P166

这同样可能在灭绝事件后不久再次发生。 P167

从46亿年前太阳诞生以来,太阳的核心就变得越来越稠密、越来越炎热。 P168

例如,候鸟可以在地球变暖的时候寻找更凉爽、更高的地方。 P169

当周围有植物时,岩石风化的速度要快上7~10倍,因为植物的根会破坏岩石,并将其更多地暴露于二氧化碳之中。 P170

”卡特林说。 P171

超新星总有一天要爆炸,并把其周围的行星抛进太空。 P172

恒星余烬会冷却并最终结晶,使柯伊伯带再次被抛弃在寒冷中。 P173

作为一个游荡在黑暗海洋中的微小光斑,银河系似乎足够稳定,而且确实它的存在时间也几乎和宇宙本身一样长。 P174

科学家把宇宙加速膨胀的动力称为“暗能量”,但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 P175

当我们回到自己的宇宙时,我们不得不把所有这些东西抛在身后,以一套全新的视角回归。 P176

香农·霍尔: 在《新科学家》《美国国家地理》《发现》等多家杂志任科学记者。 P178

有《爱因斯坦的运气》(Einstein’s Luck )和《细菌的发现》(Discovery of the Germ )等多部著作。 P179

德博拉·麦肯齐: 从事《新科学家》记者30余年,被称为“世界末日通信者”。 P180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