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夜2019新版

good

中村家原本也曾有过一个男孩,可惜早早夭折,只剩下一个独生女。 P8

二人都没有意识到年岁的增长,你叫我千代妹妹,我喊你阿良哥哥,毫不避讳地说说笑笑。 P9

“阿良哥哥,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呀。 P10

”“哎呀,那怎么办呀?前面还有没有啊?”“天知道还有没有。 P11

“真是友爱呀。 P12

“你这样瞒着我,是不是太见外了?我想你八成是喜欢上某个我不认识的人吧。 P13

这样才不会招人讨厌,他也能跟我说些温热的话。 P14

下“小千代,今天好点儿了吗?”良之助推开双门的屏风,坐到她枕边。 P15

”“谢谢你对我这么好,但是这次我怕是不能痊愈了。 P16

唉,都是我不好!良之助自责不已。 P17

”“小姐,您这是在说什么啊,您不是一直在等阿良少爷吗?怎么突然间又……要是觉得不舒服就喝点儿药吧。 P18

夕阳的余晖中,晚钟响起。 P19

”“我知道了。 P20

不久将所写的东西供奉在佛像面前,就算路途遥远,也应该敬父母。 P21

门前柱子的小木牌大概是三个月之前挂上去的,至今还没租户敲定下来。 P23

“嗯,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P24

慌张男和女佣们都尊称他们老爷和夫人。 P25

要是有人问话,就笑嘻嘻地应着“是是”,十分温顺可人。 P26

听说这家小姐卧病在床时恰好是樱花灿烂的春天,自此之后父母日夜不曾合眼地照顾女儿。 P27

啊,接我的车子来了。 P28

哥哥不是也在这儿吗?你好像是看到什么东西才生病的,快些变回到以前的雪子吧,好吗?振作一点儿吧!”母亲抚摸着女儿的后背,雪子趴在母亲的膝盖上低声啜泣。 P29

”“不是,也是因为植村心地狭隘,才会落到这步田地啊。 P30

这样该如何是好啊,母亲天天照顾病人也会吃不消,我也分身乏术。 P31

正感叹时,几个词语鲜明清晰地映入眼中,“村”“郎”——天啊!植村录郎、植村录郎。 P32

喏,看见了吧?看见了吗?是哥哥啊,我是正雄啊。 P33

“扶我起来吧。 P34

大家顿时乱作一团,太吉他们从厨房那边飞奔过来。 P35

“植村先生也是个好人哪。 P36

被正雄训斥“太任性了”后,她也会跟大家一同用膳喝点儿稀粥。 P37

”雪子一个劲儿地抽泣。 P38

[6] 用手纺绸丝和双宫丝织成的丝织品,丝上多结,成品粗糙、少光泽,但有丝的独特内在美,且结实耐磨,用作衣料与和服腰带料等。 P39

其实日常生活中稍稍留心,就会发觉此事不同寻常。 P40

“还是不去了吧。 P41

“真会过日子啊。 P42

而与他恋爱结婚的妻子阿律,敏捷伶俐,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 P43

当初不是下定决心了吗?现在何必用大道理来说服自己呢?如今闹成这个样子,还有什么情分呢?就算是当恶人,就算是做社会不容之事,我都不在乎。 P44

金吾十四年里历经风吹雨打,苦苦地在世间徘徊,悲惨情状绝非言语可以形容。 P46

“十五天怎么样?那么二十天呢?今天行吗?明天行吗?”等了又等,岁月徒然流逝,最后,却连见面都不得。 P47

他羡慕别人父母健在,可自己也是有母亲的,那她现在身在何方又在做些什么呢?他总是会不由得思念母亲。 P48

他虽然被世人抛弃却一样担心衣食。 P49

那松风来往的琴弦上,是深山公主的玉手吗?梦境和现实彼此交会,渡边微笑着,什么风雨雷电都不予理会,悠悠然然没有杂念。 P50

吹吧,夜风请把我心里的乌云吹散吧。 P51

这缥缈的现世就藏在繁茂新叶的荫翳之中。 P52

伯母又说:“要是连这些都学不会,到附近的神社参拜的事情也就作罢吧。 P53

旅中客床,或是贫苦栖身之所,若是听到此钟磬音声,也会平添几缕深深的忧虑吧。 P54

蟋蟀的鸣声幽微,在小水沟的边上,在墙壁里面,奄奄一息的样子。 P55

那年岁暮,哥哥走了。 P56

日本有谣曲《金琵琶》,内容为有人随金琵琶的声音前往吊唁死去的男子,该男子的亡灵现身起舞。 P57

今夜,她坐着一辆大街上的人力车,悄然来到了家门外。 P58

那个恶鬼一样的丈夫……“啊——不要不要!”她身子颤抖,踉踉跄跄走了两步,咚的一声撞在格子门上。 P59

”父亲嘎嘎大笑起来,看起来气色很好。 P60

”一想到太郎可怜兮兮的样子,她就控制不住地想哭,但不想让父母难过所以三缄其口,赶忙拿起烟袋锅狠狠吸了三口烟,咳咳地故意装作咳嗽几声,用袖子擦去了泪珠儿。 P61

”自己的到来虽然令双亲喜出望外,可是母亲的话语里带着不如意的抱怨,她忍不住就自家卑贱的身份向女儿发起了牢骚。 P62

父亲凝视着桌上的钟试探性地问道:“马上就要十点了,阿关你是住在这里还是回去啊?要是回去的话,还是尽早动身吧。 P63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父母往前凑了凑。 P64

对他的出门着装我也格外上心,就怕惹他生气,但是他对我的一举一动统统都不满意,动不动就骂我。 P65

他不记得了,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呢——在阿关十七岁那年的正月,也就是还没有取走门松[3]的初七的早上吧,那会儿我们还住在猿乐町,阿关在家门口和邻居家小孩打羽毛球。 P66

他先是在用人面前让你丧失权威,以后都没人听你的话了,就连太郎的教育也成问题。 P67

这是什么话?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都不理我,偶尔说句话还这么刻薄。 P68

我绝不是在骂你,两个人出身不同,思想自然不同,虽然咱们这边尽心尽力,但说不定他没能领会心意。 P69

”父亲分析着事情原委,竟老泪纵横。 P70

“要是你想通了就快点儿回家吧,丈夫不在家的时候私自外出,要是他抓住这个责难,就真的百口莫辩了。 P71

我不要车钱,你下来吧。 P72

”车夫也不像坏人,他慢慢地握起提灯。 P73

你现在住哪里?嫂子还好吧,都有小宝宝了吧?现在每次有事去小川町劝工场[6],都会瞧瞧从前的铺子,虽然还是烟草店,但是换上了能登的字号。 P74

从那以后我妈也开始认同这个说法,每天在我耳边嘟囔,说什么一定要成家啊,快点儿娶老婆吧。 P75

”“那个,方才不知道也没关系,现在我知道是你了,怎么还会让你拉着我呢,而且在这么僻静的地方我也感到挺害怕,我们一起走到广小路那边吧,边走边聊。 P76

这如梦似幻的单恋,还是不要想了,斩断情丝放弃执念吧。 P77

村田的二层陋屋,原田的深宅大院,都有人各自体味着心酸的滋味。 P78

清澈的江户川[1]流水悠悠,西岸有一栋西洋风格的房子,美轮美奂,行人纷纷驻足观赏。 P80

她就如高岭之花,听说让众多追求者苦不堪言。 P81

车轮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吱呀吱呀地摇晃了一下,发髻后面的一支金簪散落下来。 P82

倘使小姐真的被情所伤,该有多忧愁啊。 P83

陷入恋爱的家伙真是可笑啊,原来,他住进香山家里,成了一名园丁。 P84

窗边微风轻抚,竹叶沙沙作响,我也无法对她诉说心事。 P85

”但他跟二姐姐一重小姐关系最好,时刻都黏在她身边,本来一重小姐就性子温和,这样就更加宠爱小弟弟了。 P86

我要锁上门不让她们进来,让她们哭去吧。 P87

他以制作竹马[16]为由头,从植木讲义、战争物语,说到乡下的老头儿老婆子如何如何,尽挑些搞笑的事情哄他开心。 P88

吾助和从前的老头子不一样,不仅疼爱我还夸奖姐姐,真是个不错的家伙。 P89

所以,父亲对她格外宠爱,而渐渐地,太太心生怨愤,以致小姐的婚事总是在她的破坏下半途而废。 P90

“这个园丁真是非比寻常啊!”人们纷纷夸赞。 P91

因为我不想我的小刀被拿走,现在立刻马上非画不可!我能从姐姐那里借来纸笔。 P92

他匆匆忙忙打扫着庭院,唯恐碰见别人。 P93

你必须把娃娃给我。 P94

不管怎么样,还是等待小少爷的回信吧。 P95

孩子的心灵也会受到人情义理的牵绊。 P96

他送出信件后深深叹息,面对甚之助更是愁绪满怀。 P97

甚之助本来就偏爱吾助,希望自己好歹能帮上一点儿忙。 P98

女儿心柔软,感情之事常会令她们梨花带雨。 P99

“与其勉勉强强滞留京城,看着姐姐们花枝招展徒增愁闷,不如依了她。 P100

”“不管别人说什么,都是骗人的。 P101

他甚至羡慕甚之助可以不顾别人的目光垂头耷脑。 P102

饶恕我吧,吾助,我一点儿都不讨厌你。 P103

春夜深浓,薄寒料峭,卧房的灯影闪闪烁烁,灯花暗淡。 P104

这是我唯一的妹妹,而且父母老来得子……一想到这是二老的遗珠,便悲从中来。 P105

这将是祖先的耻辱、家族的污名,我让父兄无颜面对众人。 P106

”阿敏抓住衣袖恳求道:“倾其所有的勇气现在已消失殆尽,就算被别人发现所思,我的心也不会发狂。 P107

从此天涯海角,你我两地相悬。 P108

与藤原定家是当时并称的两大歌人。 P109

[20] 此处出自壬生忠岑的《古今和歌集》。 P110

所以我绝不会说出那样自大的话,但是心里却疼爱得不得了,真想合掌跪拜,感谢苍天赐予我如此可爱的小人儿。 P111

人世无聊,命运悲惨,我心里只有这种想法。 P112

我嫁过来也有三年了,起初两个人可以说是相敬如宾。 P113

但我不是以山口昇裁判官妻子的名义义正词严地回绝,只不过因为家里乱作一团让我无处分心而已。 P114

说到底,人总是自私的,好的时候不会想起那么多的事情;悲伤的时候,别说一些恶心人的话了,那些陈年往事,将来啊,更好的,美好的,完美的,越想越多,越是想起这些美好就越会讨厌现在,讨厌得不得了。 P115

我的丈夫绝不是那种容易受艺伎迷惑的纨绔子弟,他定不会吃喝玩乐一心只想纵情沉溺。 P116

怎么着随他便,愿意去哪儿玩就去哪儿玩。 P117

丈夫跟我的想法是一样的,这也是孩子教给我的道理。 P118

胜沼町也不过相当于东京的偏僻郊区,甲府[6]地区才有几座高楼,虽说保有杜鹃城等一些古遗迹,但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等到通火车的日子。 P119

近来他总说想要你回到身边早日继承家业,自己得以退休安闲度日。 P120

可养子的身份把他从七个老人的穷困之家里解救出来。 P121

这家人帮他把八口[11]缝好。 P122

桂次第一次见到她时,约是十三四岁光景,唐人髻[12]上绑着一条红丝带,姿容温文尔雅。 P123

上杉家的阿缝姑娘,不只拥有令桂次神魂颠倒的秀美姿容,还会书法和珠算。 P124

曾有过那么三四次,她把手搭在水井边上望着幽深的井水,但仔细一想,虽然父亲无情,但起码是亲生父亲,我要是自尽了一了百了,但传到别人的耳朵里,留下的则是无尽的耻辱,我真是太不应该了,她在心里跟父亲道歉。 P125

“不用想也知道,你走后家里会多么多么寂寞。 P126

就算只有你一个人也好,给我一点儿安慰吧。 P127

被一根无形的绳子拖着拽着的我,你却视而不见,一点儿也不体谅我的处境,看不到一丝关心的样子。 P128

真不懂你的心思。 P129

眼看四月十五日这归家的日子迫在眉睫,桂次忙忙碌碌地准备了很多礼物,如日清战争[17]画、大胜利的袋子、系扣子的外褂、香粉簪子樱花油,等等。 P130

“他本来就应该忍着,娶个丑老婆怎么了,农民家的穷小子一飞冲天,摇身变成大财主。 P131

要是心脆弱了,谁都会这样无助吧。 P132

安稳无事地听完婚礼上的高砂小调[20],旋即和阿作作为一对新夫妻出现了,而且不久就要当父亲了。 P133

[2] 位于日本山梨县东部、甲府盆地东北部。 P134

[13] 位于日本东京都台东区西北部,日暮里地铁站西侧的地区,从江户时代起寺院众多。 P135

触景伤情,忆起往事,落下的雪花徒增一抹悲悯的底色。 P136

乡下姑娘如何比得上都市女孩的伶俐?虽然外貌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生了改变,但还是懵懵懂懂,不明男女之事,就这么无虑无思地过着每一天。 P137

“我说吧,就是因为由姨母放养,薄井家的女儿才会品行不端。 P138

你要洗去污名,我才安心。 P139

雪花飘飘扬扬绵绵不绝,好似轻舞的棉絮,不一会儿院子篱笆全部白茫茫一片。 P140

“傻孩子,没你这样的,也不拿把伞,这个给你。 P141

注解:[1] 此句原意为不管天上的雨水或雪花,落到地面都会变成河水或溪水。 P142

明月照如积雪,马路上寒霜满地,双脚踩上去定会非常冰凉吧。 P143

老爷,请您原谅我,我知道您一定在埋怨我,一定会非常讨厌我这个不解风情的女人。 P144

女子一声太息,吹散了心里的乌云,她欲打开月色朦胧的小窗,吱呀一声,惊扰了睡梦中的小儿,宝宝哭了起来。 P145

不能,不能,我不能这么想,这样就是诅咒之词了,忌讳。 P146

打开信封,一寻长的纸张里细数着温热的往事,叫人脸红的事情比比皆是,思念,眷恋,难忘,血泪,爱火,这些文字纵横散布。 P147

女人神色恍惚,抬头看着天井,孤灯微明,投射着远远的光影,映照着她茫然的心思,颇有凄凉之感。 P148

[3] 佛家认为人的烦恼有一百○八种。 P149

母亲阿近年过五十,堂妹阿新小兴之助六岁,今年刚刚十八。 P150

”只是如今却突然坐卧不安,仿佛在悲伤的黑夜里彷徨,自己的心被愤恨缠绕,似乎朦胧中看到了宛如从天而降的幸福图景,无常虚幻的感情牵扯着一颗脆弱的灵魂。 P151

谁都知道他的意中人是谁,还像吃奶的娃娃一样纯稚。 P152

在普通人看来,阿近的儿子孝顺上进,阿新虽说是外甥女,但跟亲生孩儿并无两样。 P153

父亲是某省高官,家里富而不露声望很高,那人便是田原某君的爱女。 P154

自从父亲去世以来,如你所知,亲戚们像苍蝇一样营营往来,真是麻烦至极,但真正出力的人却寥寥无几。 P155

母亲一直凝望着儿子的脸:“那就这样吧。 P156

尽管生来卑贱却慧眼识局,将那个大胡子老爷玩弄于股掌之中,摇身一变成为阔太太。 P157

”阿近侃侃而谈,怒火攻心。 P158

“你就把我当作白痴吧。 P159

“看这架势。 P160

”阿辰小心拿捏着火候,故意拣些高兴的愉快的说给他听。 P161

到底是谁有错呢?”话题转移到田原这边来。 P162

她赢了就开心,失败就生气,是个放肆任性但不惹人讨厌的女子。 P163

阿辰领会到兴之助心里的变化,不再提起田原的事情。 P164

跟过家家酒的纯真往昔告别,到今天她也只有你可以依靠。 P165

用不着翻弄熟读的长篇大论,连我自己都有点儿难为情,迫不及待在墨水盂[21]注入清水,细致地研磨过后潇洒写下线条壮丽的“庆贺万岁”。 P166

为了阿新的将来不至于太落魄,那个姑娘一定不会答应嫁人,所以可以挑挑举止礼貌的缺点,随便给她取个名字送到大奥[22]里当差最好。 P167

”我多想将阿辰、田原从脑海里挥除,在滔滔大河里洗去烦忧,落得个清静啊,又想起阿新那副楚楚可怜天真无邪的样子,她对我无微不至体贴周到,洗衣做饭缝缝补补,若是她知道了这对母子的野心,肯定不会对我这么好了吧。 P168

妻子就是本地生人,很快便融入了乡下生活,想必田园岁月也不会太过寂寥,索性便安家于此,多年来两人举案齐眉,共赏风花雪月,寸步不离亲密无间。 P169

“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这个世道的力量光凭眼睛是看不到的,快乐也好悲伤也好不是我能决定的,我心已死,忧虑的时候便顾着忧虑,高兴的时候便想高兴,除此之外还能做什么呢?不是吗?”阿新下定决心。 P170

兴之助后来再也没有说话,心似乎在滴血。 P171

[3] 头发左右分开垂肩披散的儿童发型。 P172

[16] 日本谚语,形容女子无论美丑,只要年轻就是好看的。 P173

琴声似从西片町附近的围墙下传来,如此良月,真想一窥弹琴之人,其景宛若物语,令人心旌摇曳。 P174

“小池,把东西还给我。 P175

父亲原是山梨县的一名农民,安政四年离开故里,明治维新后来到东京府就职。 P176

1877年(明治十年) 五岁三月,进入本乡学校上学;月末,因母亲反对被迫退学。 P177

十一月,转入私立青海学校。 P178

1886年(明治十九年) 十四岁八月,在父亲的旧识远田澄庵的介绍下到中岛歌子的歌塾获之舍中学习和歌。 P179

父亲变卖居所,倾尽家财,在私交甚好的松岗德善资助下投资运输承包生意。 P180

桃水当时三十二岁,妻子去世后一直独身,照顾自己的弟弟妹妹。 P181

七月,因生计所迫,一叶一家搬家到下谷龙泉寺町三六八番地的一家三户连檐房中,俗称大音寺前(现东京都下谷区),毗邻吉原的游郭花街。 P182

四月,《檐前月》发表于《每日读卖》。 P183

五月,《通俗书简文》通过博文馆发行,《自焚》于《文艺俱乐部》发表。 P184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