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good

电梯以十分缓慢的速度继续上升。大概是在上升,我想不过我没有把握。其速度实在过于缓慢,以致我失去了方向感。或许下降也未可知,抑或不上不下也不一定。我只不过斟酌前后情况而姑且算它上升罢了。仅仅是推测,无半点根据。
也可能上至十二楼下到第三楼—绕地球一周又返回原处。
总之无从知晓
这电梯同我公寓中那进化得如同提水筒一般了无装饰的廉价电梯毫无共同之处。由于差异太大,我竟怀疑二者并非为同一目的制造的具有同一功能且冠以同一名称的机械装置。两架电梯的差距之大,怕已达到了人们想象力的极限。

冷漠与温柔平衡,兼之绝佳的细节感和无畏的想像力,在冰凉的理性和残酷中充满对人情的珍惜。目前心目中村上最好的小说。可以通过它思考寻觅意义,意义本身,表象和本质,爱,存在;也可以单纯地享受故事本身。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联想起“鼓盆而歌”的故事;可能是因为两者间共同的对生命的坦然和深藏的真诚温情

村上的小说总让我摸不着头脑,时间地点人物的错乱,看上去太抽象却自成体系。大概想要诉说的是人自身自发或不自发形成的束缚或多或少地决定了接下来的人生轨迹。 如果说世界尽头完整客观公平如世外桃源,想必是影射许多人向往的世界;相反,冷酷仙境会有黑白势力的勾心斗角,会有七情六欲,乍看丑陋又难堪,即便如此,所有人还是真实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接收着外界的好与坏。私以为,小说主要讨论的大致是自我和外界的关系。被动地被牵扯进各种事件,经历不曾预料到的遭遇,记忆不停被更新,回忆被不断重复。直到最后,也许在不情愿的情况下离开熟悉的世界;而另一头,哪怕心如止水无所欲求,人或出于好奇或本能地需求超越物质之外的精神食粮。人心的定义域终究是很难被限制,即使四平八稳,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往跷跷板的一头可以施重。久违的长篇。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