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不是平的

good

但是在全球经济大发展的同时,全球化也制造了明显的输家,尤其以西方发达市场的蓝领阶层为甚,技术、外包和移民带来的工作转移与工资停滞,与精英阶层获得的财富增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P6

他们都没有看到,内外部环境的变化——一个更加整合和多元的全球经济格局,以及一个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的国内经济格局——都需要现有的体制与机制做出改变。 P7

占有意识已经让位于亲缘关系。 P8

我们可以通过WhatsApp(瓦次普)、Twitter(推特)和Facebook(脸书)进行口头和书面交流。 P9

在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苏联经济体制的拥趸无疑会惊讶地发现,1989年柏林墙倒塌后,整座苏联大厦开始摇摇欲坠。 P10

尽管这些国家之间经常发生冲突,但是它们对于世界其他地区的看法基本相同:为了它们各自和集体的利益,其他地区就该被发现、剥削和殖民。 P11

全球化很容易发生逆转。 P12

但是谁来决定什么才是更大的利益呢?19世纪,帝国主义列强分担了应尽的责任。 P13

在这个假想的世界里,商品、服务、资本和人都将自由流动,这正是欧盟推崇的“四大自由”。 P14

然而,全球化的终结不仅仅是因为全球权力游戏的回归。 P15

他渐渐认识了许多人——从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和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到威廉·蓝道夫·赫斯特(William Randolph Hearst)和詹姆斯·乔伊斯(James Joyce)。 P18

然而,他们轻易就被苏联体制征服,被他们在国内所见的种种不足——腐败、失业、不平等、通货膨胀和紧缩——蒙蔽。 P19

[6]当然,现在的美国人民不会再对国会山的活动充满热情。 P20

[8]12年过去了,叙利亚的大片土地依然处于狂轰滥炸之中。 P21

而在2016年晚些时候,菲律宾(美国的昔日盟友,而且与中国曾经有领土争端)承认——这要感谢杜特尔特总统(Rodrigo Duterte),一个不知道隐藏自己观点的男人——与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经济体合作是一个不容错过的好机会。 P22

另外,在某些情况下,南欧国家的公民不得不忍受可能长达数年的痛苦紧缩。 P23

脱欧者似乎代表着各式各样的观点:一些人认为离开欧盟是逃避全球化不确定性的一种方式;而另一些人认为英国脱欧是逃离欧盟保护主义怀抱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英国可以获得新的机遇,参与到世界其他地区的建设中。 P24

苏联在东欧的政权很快成了欧盟成员国;俄罗斯帝国崩溃了;白俄罗斯、格鲁吉亚和乌克兰成为独立国家,中亚的一些国家也一样。 P25

http://www.nytimes.com/2015/12/15/world/europe/poland-law-and-justice-party-jaroslaw-kaczynski.html。 P26

[1]相反,他们希望建立一种体系,既可以避免出现30年代以邻为壑的局面,也可以避免将战败国逼入困境,而这正是由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极不平等的《凡尔赛条约》造成的。 P28

从那时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掌门就一直是欧洲人:一个西班牙人,一个荷兰人,一个德国人,五名法国人[确切地说,包括一名法国女人克丽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 P29

它对于重建被战火摧毁的欧洲并无巨大帮助。 P30

英国议会当时也许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是英国政府做出了一个抉择:其对于高标准社会福利的热衷使其在20世纪50年代陷入财政困境,这使它更加依赖美国的财政援助,而难以壮大大英帝国,虽然在20世纪40年代末帝国的辉煌几乎烟消云散。 P31

大约34年后,由于《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签署,[9]一个包括煤钢生产在内的似乎毫不起眼的计划逐渐发展成了今天的欧盟。 P32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西奥多·罗斯福已经改变了主张。 P33

它帮助建立的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关税总协定和北约(NATO)]或扶植成立的组织(欧盟)提供了一个框架,其中工业化国家可以实现经济繁荣和政治强大。 P34

[16] T.杰斐逊(T. Jefferson),“给约瑟夫·普里斯特利的信”,1802年6月19日。 P35

其他一些国家成功地实现了自己版本的“美国梦”。 P37

第二,这些机构的存在显著减少了欧洲大陆发生冲突的概率:随之而来的和平主要归功于持续的经济繁荣。 P38

但是,如果每个人都这样想,那么美元贬值将不可避免。 P39

避免重蹈覆辙这就是20世纪30年代经典的“以邻为壑”行为,但这次结果不同于其时。 P40

沙特阿拉伯和其他的石油生产国突然有了更多的美元,这让它们有些措手不及。 P41

他想借助进口配额、外汇管制、政府主导的投资和大幅度降息实行全国复苏计划(但本似乎完全忽略了英国的通胀问题)。 P42

这极大地改变了欧洲对他国的影响力。 P43

可口可乐诞生于1886年,并于1919年首次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迪士尼制作公司成立于1938年,并于1957年上市;通用电气于1892年由爱迪生电灯公司和汤姆森-休斯敦电气公司合并而成,它是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在1896年首次公布时的创始成员之一,在那之后它很快就退出了,但1907年再次加入直至今日。 P44

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军事大国,军费预算仅占美国的1/3,而俄罗斯的军费预算仅为中国的1/2。 P45

[15] P.肯尼迪(P. Kennedy),《大国的兴衰:从1500年到2000年的经济变迁和军事冲突》(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Great Powers: Economic change and military conflict from 1500 to 200),兰登书屋出版社,纽约,1988年。 P46

而现在,这些国家可以与西方最优化的制度对接。 P48

[4]但是并无迹象表明这些对战后经济秩序造成的威胁比2007—2008年的金融危机更严重。 P49

在出任总统两年之后,密特朗被迫通过财政紧缩政策对经济走向来了个急转弯。 P50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卢卡斯(Robert Lucas)在2003年辩称:宏观经济学是产生于20世纪40年代的独特经济学领域,它是对大萧条的理性应对措施的一部分……我的论文中提道……宏观经济学在原始意义上是成功的:其预防经济萧条的核心问题已经被解决,从实际角度上来说,几十年前就已经解决了。 P51

人性特点决定了人类的积极活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自身的乐观,而非数学期望值,无论是道德层面,还是享乐主义层面,或是经济层面,无一例外。 P52

银行只能证明它们能够在大额融资崩溃后支撑一周左右——2007年和2008年,大额融资市场关闭了好几个月。 P53

这种相对分散的所有权分布反映出三大关键发展走向:20世纪六七十年代,欧洲美元(海外)市场的巨大增长(这主要是因为希望美元能摆脱美国控制的呼声越来越高);20世纪70年代,两次大规模石油危机使腰缠万贯的阿拉伯国家希望前往其他地方安家落户;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持续的贸易顺差使中国外汇储备大幅增加(大部分是美元)。 P54

为了防止存款流失(这可能导致与经济大萧条同等危害的经济金融失败),纳税人在现在和未来都会处于困境之中。 P55

[11] 同上,特别是第12章:“长远预期状态”(“The State of Long Term Expectation”)。 P56

事实上,美联储前任主席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 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是市场力量的支持者——在2008年10月向美国众议院监管和政府改革委员会做证时都不得不承认:“那些曾经指望贷款机构出于自身利益而保护股东权益的人(特别是我本人),现在震惊不已,感到难以置信。 P59

比如因为第一次鸦片战争(1839—1842)清帝国负于英国才开放的中国通商口岸。 P60

劳动力变得越来越有组织,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要求提高工资、改善工作条件、加强工作保障,特别是在面对来自国外的激烈竞争时。 P61

全球化痛恨真空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早期的经验表明,全球化不能在真空中运作,需要有一个框架。 P62

与此同时,宗教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却可能是人类发展意义上最成功的国家: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就属于这一类,部分原因是它们的众多公民——来自广泛的宗教与文化背景——有着共同的移民情结。 P63

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指出,一个民主的民族国家只有在境内公民认为自己的利益与国家整体利益一致的时候才能存在。 P64

然而,将“俱乐部”的概念应用于国际制度并不容易。 P65

随着苏联的解体,在美国风格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和莫斯科主导的共产主义之间,不再有一个二选一的选择。 P66

对男性而言,实际工资下降了7%以上。 P67

[27]尽管如此,对许多人来说,其他解释并不重要:皮凯蒂提供了一种观点,这种观点强化了他们的先入之见,他们也不打算改变自己的想法。 P68

2009年加入单一货币制度的斯洛伐克,其生活水平比较为富裕的西欧同类国家的40%还要低。 P69

雪上加霜的是,债务偿还成本也不会改变。 P70

实际上,金融危机解释了20世纪晚期西方社会结构的内在悖论。 P71

约瑟夫·康拉德(Joseph Conrad)的《黑暗之心》(Heart of Darkness)描述了这种恐怖,而且为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的《现代启示录》(Apocalypse)提供了支撑。 P72

[27] D.阿西莫格鲁和J.罗宾逊,“资本主义一般规律的兴起与衰落”(“Therise and decline of general laws of capitalism”),《经济展望杂志》,29:1(2015),第3–28页。 P73

简单地说,无论各自的民族、种族或宗教身份是什么,富人之间的共同点都比他们与其他人之间的多。 P75

尽管这本书出版于20世纪20年代早期,不过曼从1913年就开始撰写此书。 P76

以全球标准来看,他们颇为富裕,但是在自己的国家里经历了相当悲惨的一段时期。 P77

这种流动性已经改变了西方劳动力相对于国际资本的议价能力。 P78

出生在贫困家庭的孩子的出生体重比富裕家庭的孩子的要低。 P79

通常的财政收支平衡似乎不再奏效。 P80

[3] 例如参见B. 米拉诺维奇(B. Milanovi?),《全球不平等:全球化时代的新方法》(Global Inequality: A new approach for the age of globalization),贝尔纳普出版社,马萨诸塞州,剑桥,2016年。 P81

世界不是平的 GRAVE NEW WORLD 经济管理电子书 第2张

如果它只是以一种有争议的方式行事,出于冲动或者疏于考虑某些证据,那么它的行为可能会“被国际社会诟病”。 P83

在大多数情况下,国家以自己的利益行事——不管这个国家是否开明——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有时甚至混乱的世界里,缔造可能持续几个星期、几个月、几年或者几十年的临时联盟,但总是有摇摇欲坠的危险结局。 P84

首先是跟随成吉思汗和蒙古游牧民族涌来的大批跳蚤和老鼠所导致的黑死病,导致欧洲人口差不多减少了一半以上。 P85

然而,外国人并不总是能够生产出中国人想要的那些商品。 P86

1258年,蒙古人攻陷巴格达,他们屠杀了大部分居民,并摧毁了大部分的基础设施。 P87

[7]这是俄罗斯式的全球化的开始。 P88

庞大的灌溉系统创造了一种别人只有做梦才能得到的农业恩赐。 P89

这个想法很简单。 P90

考虑到经济重心的转移,这一战略的逻辑显而易见,和19世纪大英帝国采取的战略如出一辙。 P91

听起来似乎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但这只是因为美国本身的经济规模已经很大。 P92

虽然在日本和俄国1855年签订的《下田条约》中,这些领土数十年来一直都是日本的主权领土。 P93

结果便是城市中存在一个两极分化的劳动市场,在这个市场上,数百万人丧失了充分发挥自己潜能的机会。 P94

快乐的欧亚大家庭?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只是中国在欧亚大陆推动其经济优势和政治影响力的一部分。 P95

从义乌——一个规模一般(按中国的标准)的沿海城市出发,现在有可能将货物一路送到马德里,多亏了一条蜿蜒穿过中亚大草原的铁路。 P96

第一,世界上那些富裕的民主国家似乎不再那么容易可以像把贱金属变为黄金一样发展经济了。 P97

中国和美国正在太平洋地区角逐。 P98

[17] 经合组织出版的国际学生评估计划(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99

人们对全球化的态度随之恶化。 P102

[2]坦白讲,很多英国人对于爱尔兰天主教的态度有着残忍的种族主义色彩。 P103

但是,此外,该法案全面禁止亚洲人移民,它界定了亚洲所指的地域范围,这个范围很大,因此,该法案也被称为《禁止亚洲移民区域法案》。 P104

争议之大使美国可能倒退回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态度,预示着美国孤立主义的回潮。 P105

我们完全没法让英格兰人在砖厂工作。 P106

相反,前殖民地的人们更有可能涌入西方发达国家。 P107

叙利亚:退回20世纪?经济学家比大多数人更倾向于认为人是一样的:劳动力市场是一致的;人们的价值观是相似的;理性人是理性的。 P108

最初,大多数难民都去了土耳其(超过200万人)、黎巴嫩(超过100万人)或约旦(超过50万人)。 P109

非洲可能正处在人口激增的前夕,非洲的人口增长规模将大大超过19世纪欧洲出现过的人口增长的数量。 P110

到2015年,尽管这五个国家的人口总数已经超过了20亿,全球人口占比却下降到27%。 P111

自2000年以来,尼日利亚遭遇了一系列严重的内乱。 P112

一项预测表明,到21世纪中叶,可能会有2亿人因为环境变化而迁徙。 P113

[8] 当时鲍威尔是影子国防部长。 P114

只需按下按钮或者滑动屏幕,搜索引擎就能为我们提供信息。 P116

更大、更高效的飞机可以进行长途旅行,这不仅大大增加了前往遥远地方旅行的度假者的数量,也使我们的盘子无论在哪个季节都能装满来自世界各地的农产品。 P117

信息可能以惊人的速度在世界各地传播,但是许多事情都取决于人们是如何处理这些信息的。 P118

20世纪70年代的观众更喜欢下里巴人的东西:在里思勋爵的阳春白雪和普通娱乐之间,后者总是更胜一筹。 P119

那些有抱负的“破坏者”不必再到伦敦海德公园的演讲角发表自己的观点了,那里的观众更想找乐子而不想听什么激励人心的长篇大论。 P120

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前的一项颇具启发性的实验中,《华尔街日报》恰好证明了这个问题。 P121

通过降低信息成本,创建像阿里巴巴和亚马逊这样的全球在线“枢纽”,买卖双方可以与对方“虚拟地”见面,全球市场应该就此扩大,竞争随之加剧,而定价也应该变得更加透明。 P122

因为这些机器可以在数秒内完成程序设置,培训成本也会极大削减。 P123

[11] 关于这个问题的两篇经典论文是M.古斯和A.曼宁的“糟糕又可爱的工作:英国工作的日益分化”(“Lousy and lovely jobs: The rising polarization of work in Britain”),《经济学和统计学评论》,89:1(2007),第118-133页,以及D.奥特的“波兰尼的悖论和就业增长的形态”(Polanyi’s paradox and the shape of employment growth),在堪萨斯城联邦储备银行杰克逊霍尔中央银行会议的演讲,2014年9月。 P124

值得注意的是,现实世界有时似乎真的在朝“单一货币”的方向前进。 P126

这三者根本不能同时实现。 P127

最终,负责德国价格稳定的高层领袖决定稍微提高利率。 P128

我们今天保证将采取任何必要措施来确保这一成果。 P129

2008年,英镑的大幅贬值暂时提高了英国的通胀水平,但这仅仅是因为欧元区将英国的通货紧缩进口了过来。 P130

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较高的进口水平将缩小国际收支盈余或进一步扩大国际收支赤字。 P131

除非经济不景气的负担可以转嫁到其他人身上。 P132

而那些垄断了货币发行的人往往会通过故意降低硬币的贵金属含量来降低货币的价值:亨利八世(Henry Ⅷ)和爱德华六世(Edward Ⅵ)统治时期发生的“货币大贬值”中,每一枚硬币包含的白银含量的价值都暴跌了。 P133

[7]20世纪80年代以来,跨境资本流动迅速扩大,对储备货币的需求急剧上升。 P134

对经济和政治后果也考虑不足。 P135

在这种情况下,上市公司将继续以优惠条件获得金融资本,无论这些资本的配置是否明智。 P136

而且,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政策制定者发现,货币能够有效地将经济调整的负担从一个国家转移到另一个国家。 P137

这是一个基本没有冲突的世界,因此资本基本不会凭空化为乌有。 P141

事实上,传统的左右派观点面临着被民粹主义取代的危险。 P142

失衡的规模可能极大也可能极小。 P143

因此,情况依然是“我们的美元,你们的问题”。 P144

毕竟,中国作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主要架构师早已优势在握。 P145

另外,1800年大约有超过300个独立的德语国家和公国,它们几乎不可能意见一致。 P146

但是,也没什么明确的理由可以假定资产阶级总是呈现出最好的行为。 P147

抛硬币有风险,但是多次重复抛硬币的结果对不确定性没什么影响:概率论告诉我们,无论抛多少次硬币,结果都有50%的可能是正面,50%的可能是背面。 P148

不过,一旦停止这样的资金转移,密西西比州的收支便会立刻陷入巨额赤字。 P149

德国的义务到哪儿为止?希腊的义务又从哪儿开始?而意大利——正如上文所述,在单一货币制度下承受了可怕的经济后果——是如何适应的呢?回想一下时任苏格兰民族党领袖且支持苏格兰独立的亚历克斯·萨蒙德(Alex Salmond)在2008年提出的主张。 P150

到那个时候,世界可能会陷入通缩恐慌,太多的国家想要储蓄,太少的国家计划借贷,这正是1997年、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几年的情况,也是欧元区危机之后的情况。 P151

更关键的一点在于,GOFF将极大地促使债权国和债务国对自己进行反思,让它们仔细考虑对全球金融失衡应负的责任。 P152

他们没有时间进一步地与世界融合,也不再相信那些宣扬全球化符合每个人的最佳利益的人。 P153

[11]在此期间的大部分时间中,东亚地区的贫困率下降幅度最大,而中国在其中占据了很大的比重。 P154

坦白地说,其中没什么特别的新东西。 P155

在未来的日子里,全球化进程面临的挑战只会越来越严峻。 P156

在没有争端解决机制的情况下,真的能够确保“大卫”和“巨人”之间的贸易争端得到公平解决吗?那些威胁要解散“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人可能只将这个组织视为“冷战”的遗迹,但在缺乏可信的替代方案的情况下,它是确保志同道合的自由民主国家能够保护他们共同利益的最佳方式。 P157

[10] A.萨蒙德,“自由繁荣:创建凯尔特狮子经济”(“Free to prosper: Creating the Celtic Lion economy”),2008年3月31日在哈佛大学发表的演讲,网址为http://www.gov.scot/News/Speeches/Speeches/ First-Minister/harvarduniversity。 P158

她正在接近竞选活动的高潮,这次竞选让这位天才演说家的潜在对手只有在她身后苦苦挣扎的份儿。 P159

至于亚洲的其他地区,在这个问题上,欧洲与中东地区一样,最好的情况就是中国、印度和俄罗斯能自己解决问题。 P160

我曾经开玩笑说,如果英国公民投票赞成英国脱欧,而美国公民将选举唐纳德·特朗普当总统,那么这本书就更有意义了。 P161

此外,我得到了汇丰银行的大力支持。 P162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