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答案【青年作家卢思浩2019年全新长篇小说。献给一边成长一边失去,面临人生选择的我们。向前走,时间会给你答案。】

good

但你会知晓自己的力量,即便是在人生的海里遭遇一场大雨,浑身湿透,也依然拥有前行的力量。 P10

所以我只能尽我所能把还记得的故事都记录下来。 P11

小时候身体不好,大部分时间都不得不在医院度过,我唯一能看到的风景,不过是病床外的杨树,再往外边看就只剩下围墙。 P13

他虽没有明说,但我觉得自己就是他所说的那些人之一。 P14

那时我想着,总有一天能融入这个集体,能跟上他们的步调,能找到可以说上话的朋友。 P15

又一个巴掌打过来,我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剩下的什么都感觉不到。 P16

周围人来人往,有人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我却什么都感觉不到,感觉不到风,也听不到马路上有车开过的声音。 P17

渐渐这个消息传开了,走在学校的路上,不认识的人看着我的眼神里都带着刺。 P18

正是因为注意到这点,我开始注意起她来。 P19

我们第一次说话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着?对了,那天我刚到音像厅就下了一场大雨,这场大雨来得极为突然,本来还亮着的天很快就暗了下来,树叶被风刮得七零八落,不久,整座城市只剩下了雨点打在地上的声音。 P20

那天的时间过得很快,好像我刚坐下来没多久,音像店就到了关门的时候。 P21

我的身体也有了改善,不再是 那个动不动就发烧住院的少年了。 P22

我已经不记得说这句话之前我们在聊什么了,但记得说这句话时的心情。 P23

但你瞧,我现在也不怎么生病了。 P24

日子总会好起来的,因为遇到了你,我才坚信了这一点。 P25

我告诉自己,她或许只是有事儿要处理,过了一阵子还会出现,直到几天后收到了一封她的邮件。 P26

我不停回忆,试着找出她是从什么时候决定要离开的,可怎么都找不到蛛丝马迹。 P27

填志愿时选择了北京,我知道只有一件事是我必须做的:我要去很远的地方生活,那里没有任何熟悉的东西,只有这样,我才可以重新开始生活,才能学会遗忘,这是我唯一的出口。 P28

我在电视里看完了盛大的开幕式,街头巷尾都在谈论着奥运会,中国代表团最终夺得了奥运会金牌榜的头名。 P29

学校在北京的北边,坐落于一个不大不小的大学城里。 P30

正当我在心里暗自庆幸时,却冷不防地被打回了现实。 P31

我走在湖边的小路上,看着鸭子游来游去。 P32

就在这时我从梦中惊醒,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说服自己那不过是一个梦境。 P33

这句话不偏不倚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每个字竟然都无比清晰。 P34

从女孩们的交谈中得知,他有一个校外的女朋友,两个人在一起很久了。 P35

他同时写得一手好字,我对字写得很好的人很难讨厌起来。 P36

”坐下后她忙前忙后,又是帮我拿水,又是问我要不要先点歌,还帮夏诚道歉。 P37

人们所说的话题都是关于最近去的好玩的地方之类的,反倒是安家宁的话不多,只是时不时地点头附和上两句。 P38

可再喝多一点儿的时候,我就被突然拉回了现实,像是被引力拉回了地面,剧烈的碰撞使得眼前的一切开始天旋地转,就连夏诚都开始有了重影。 P39

夏诚问我去哪里了,我便含糊回应。 P40

或许我身上藏着一个我都不认识的自己,而这个自己可以融入周遭的环境,找到属于我的位置。 P41

”“我已经醒了,先送你回去吧。 P42

一夜无梦,睡得极为踏实,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P43

谢啦。 P44

“还是尽量准时去吧。 P45

他们所坐的位置在窗边,正看得到北京夜晚繁华的街景。 P46

你说呢?”他如果不这么问我,我原本是想就这个话题保持沉默的,但现在不得不回答,我想了一会儿说:“可能吧,但多学点儿东西肯定是有用的,将来工作也能派上用场。 P47

“我觉得你肯定得高分。 P48

你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们聚在这里吃饭的理由,一个是为了利益,一个是为了面子,就这么简单。 P49

我们说着这些的时候,董小满和安家宁还在说着悄悄话。 P50

董小满见我想事情想得出神,说:“怎么刚说完一句话就又发呆了?说起来咱们第一次打照面还是在厕所呢。 P51

慢慢地画面开始失去焦点,身后的街景模糊不清,音像店变成虚影,就连梦真的模样也在变模糊。 P52

我不由怀疑夏诚所描述的方法是否适合我,说到底我也没有他那么聪明。 P53

夏诚认真起来,我也把自己置身于图书馆,恍惚间觉得这才是大学应该过的日子。 P54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姜睿问道。 P55

此刻的书店就显得格格不入,为了过滤掉旁边电玩城传来的音乐,姜睿(因为他工作认真,老板很喜欢他,把他当成半个店长来看待)就放一些舒缓的歌来调节气氛,他放的歌我几乎都没有听过,也只是这么听着,但有一首我越听越喜欢,往后跟姜睿成为室友后我才知道这首歌叫什么。 P56

”“神经病。 P57

转眼间书店又是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像是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P58

“看起来挺好追的嘛。 P59

喊了大概十五分钟,全宿舍的男孩子都来了兴致,大家一同围观,并且都被这氛围感染了般地高呼“答应他,答应他”,我不知道他们的热情哪里来的,看起来好像他们才是当事人一样。 P60

”人群中又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P61

他们的神情逐渐变得狰狞,身体也变成了恶魔的模样,眼神里充满着不屑。 P62

”大概是我之前的语气让他这么觉得,怕他误会,我赶忙解释道,“真的只是想换个地方住。 P63

“对每个人来说都很重要的啊。 P64

同时又觉得夏诚的话有一种说不出的尖锐,我疑惑平日里那个亲近幽默的夏诚去了哪里。 P65

我们接着去的酒吧相当吵闹,说话都听不清楚,夏诚介绍完他朋友的名字后又加了一些头衔,这些我都听不懂,但也知道毕恭毕敬地敬酒。 P66

真是让人羡慕,我想。 P67

这么想来,酒精是医治我这种人的绝妙良方。 P68

我很快说服了自己。 P69

中午摆好的书架,只过了一会儿就会被弄乱。 P70

我注意到她耳朵上的耳环很好看,但又不是那种看起来会晃眼的颜色。 P71

“有吗?”她故作神秘地说,“我可不这么觉得哦,现在到处是充满戏剧化的故事,人们在乎的是情节有多曲折,压根儿不在乎恋爱时的心理活动。 P72

”她笑着说,“如果这本书很好看的话,请你吃饭。 P73

“好的书是应该多读几遍的。 P74

对我来说,性价比太低了。 P75

一切又回归了之前的模样,书店里,人们说话的神态、翻书的表情,甚至窗外络绎不绝的人群都是一样。 P76

董小满坐在窗边,我也跟着坐下,桌面很整洁,一旁有一个书架,书架上摆着几本书和绿植。 P77

”“我不觉得你没有什么闪光点,”董小满认真地说,听得出来她语气里的诚恳,“就没有人说过你很认真?”很认真?从来没有人这么形容过我。 P78

”“没事。 P79

“那我继续说了,不说我父亲了。 P80

“我恐惧的原因有两点,像我说的小时候遭遇的事情就跟这点有关,另外一方面我觉得这样的爱情太缺乏想象力了,那基本上只是随便找个人搭伙过日子而已。 P81

”我佩服道,“很多人在书里看到的都是别的,女性地位,婚姻关系,还有当时其他的社会现象什么的。 P82

”我答道。 P83

但这又怎么样呢?人们之所以在黑夜里制造光明,不就是为了抱团取暖吗?这种温度虽然比不上与人相拥,或者是被人理解,但也够用了不是吗?对于我来说,只要让我不孤独就好了。 P84

”我原本什么话都不想说,但看到小满一脸认真的模样,像是在等我说话。 P85

“剪头发了?”他问。 P86

“陈奕洋。 P87

我之前就是这么想的。 P88

”我没想到董小满居然还想了这么多,忙摆手说:“没关系,而且也不只是这个原因,就算我想要把心里的故事说出来,可能也没有人会听。 P89

我不知所措,一头雾水,只好用一贯的沉默来面对。 P90

”“其实你做了一件很好玩的事儿,”董小满说,“那天你躺在厕所里,一副想要挣扎着爬起来但又爬不起来的样子。 P91

”我的脸彻底扭曲了,居然对此没有一点点印象。 P92

”她说,“我那时想,你这个人真的挺与众不同的,为情所困的人很多,为此喝醉的人也不少,但打扫卫生还不住地跟别人道歉的人,我就见过你一个。 P93

”“谢谢你。 P94

”“一声不吭地消失?”她依然认真地看着我,问,“之前没有要离开的迹象吗?”“或许是有的,或许有些细节我没有注意到,但这也是事后回想起来的,当时一切发生得很突然,自那以后我就再没有见到她。 P95

服务生又问我们要不要再加些什么,我才意识到我们在这里已经坐了两个小时了。 P96

”“不要让过去的事干扰你现在的选择。 P97

但有两个小孩不信邪,偏要去寻找世界上的最后一片树林,一路翻越了两座山,你猜他们看到了什么?”我摇摇头。 P98

这时我接到夏诚一个朋友的电话,让我去喝酒。 P99

又过了一会儿,走进来两个喝得醉醺醺的人,都是生面孔。 P100

只好先走一段路,想着到没有这么多人的地方再说。 P101

在最落寞的时候,我靠着音乐支撑了下来,那时听的歌很多,五花八门,什么风格都有,但每首歌都能给我带来不可思议的感觉。 P102

”这种论调又来了,不知道为什么除了我们这代人以外的所有人都这么想。 P103

”下车后,我被风吹醒,那种头昏脑涨的感觉终于消失。 P104

我本以为这样的夜晚会让我难以忍受,但因为想通了一些事,觉得心情也随之畅快一些。 P105

可走了一天,依然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那瞬间我差点儿就放弃了,想着要不过几天再来寻找房子。 P106

”他说。 P107

虽说这卧室不大,但它朝向东边,窗户是不大不小的正方形,我对这窗户很是喜欢。 P108

这也是我搬出宿舍的原因之一。 P109

我带来了许多书,但也没有翻上几页,另外我还装模作样地列了一个时间表,比如要看完几本书,比如说要好好锻炼身体。 P110

自我鄙视和挫败感接踵而来,我无法把这两个新朋友拒之门外。 P111

“我还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P112

我爸妈丝毫不肯让步,我也是,为此我们争吵了很久,到今天关系也没有缓和。 P113

“忙得过来吗?”我想到了他每天的忙碌。 P114

“会啊。 P115

”他这句话让我心里一动,我敏感地想到了自己,想到了过往经历的种种事件,我试图在这些事里找到类似的感觉。 P116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他还会回答这个问题,便也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P117

不管怎么说,得益于姜睿,我的生活规律了不少。 P118

“刚从图书馆出来,准备去吃饭。 P119

比起跟朋友出去喝酒,我觉得一个人在家里更惬意一点。 P120

”“难道这不是坏事吗?”我惊讶地说。 P121

“也不会,”姜睿看了看手表,说,“或许你的周围只有你一个人去往那个站台,但这个世界上一定会有人跟你去同一个站台的。 P122

我相信未来我们六个人总还能聚到一起,只要他们在,哪怕有时孤单,也不会真的寂寞。 P123

“怎么会?”我问道。 P124

”“那……”我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问道,“现在呢?”“也只好这样了,”姜睿先是摇了摇头,又说,“我出来住了之后,想通了很多事情。 P125

“但这只是我的想法。 P126

十点半很快就到了,姜睿打了个哈欠,说:“困了,明天还要早起,差不多就睡了吧。 P127

姜睿的那句话我直到很久以后才想明白,如今可以用一段话把他的意思表述完整了。 P128

姜睿起得更早,他已经吃完早餐,给我留了一份。 P129

“看上去精神不错嘛。 P130

小满一边吃饭一边聊着关于书的事,她这些日子又读了几本书,说起书里的故事和句子。 P131

“好了,不开玩笑了,”她收起笑容,接着说,“虽然很多书读过会忘记,但它们不是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哪怕有些内容的确会遗忘,但它们只是藏起来了。 P132

其实即便是小满不开口问我,我或许也会把这个故事完整地告诉她的。 P133

我沉默地思考着这些问题,没法跟小满继续聊天。 P134

“抱歉。 P135

”我说。 P136

胡同口两位老大爷坐在屋檐下,一边扇着扇子,一边嗑瓜子聊天,脸上一副满足的表情。 P137

“你以为是逗狗呢?”小满捂着嘴笑了起来,说,“猫才不会因为你学猫叫就理你。 P138

很可怕哦。 P139

”她挤出了一个笑容给我,“那段时间我过得很苦呢。 P140

“后来在路上遇到一只流浪猫,土灰色的小猫咪,它看起来脏极了,其实我之前看过它好几次,它跟我一样都是独自一个。 P141

当我有事情要做的时候,它又安安静静地跑开了。 P142

那天看着它睡着,肚皮随着呼吸一动一动,突然觉得或许这就是幸福吧。 P143

一定是这样。 P144

所以我告诉自己,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要想到自己还拥有很多东西,至少我们还拥有时间,至少我们还拥有阳光,至少我们还可以去想去的地方,至少这个世界还有猫嘛。 P145

“嗯,”小满露出很甜的笑容,阳光一直洒在她身上,聚成一种特别的颜色,那颜色也照亮了我。 P146

有时你可能遇到一个陌生人,但就是觉得熟悉;有时你可能跟身边的人生活在一起许久,可还是觉得他像一个陌生人。 P147

我到现在都觉得北京的生活节奏太快了呢。 P148

我小时候就这样,同学们都特别爱参加什么文艺表演,我偏不喜欢,合唱啦,集体朗诵啦,我都不喜欢,可也无可奈何。 P149

”“这样啊。 P150

”“可能没有标准才是最高的标准。 P151

”“像是电台?”我想象着电台,只有调准频道,才能接收到正确的信号,一旦频道不准确,那信号所留下的只有“滋滋滋”让人烦躁的声音。 P152

就这么一直走到十点多,我们才坐上公交车原路返回。 P153

刚才那段怎么样?”“很不错。 P154

只是想到她喜欢读书,便找了个关于书的话题,她的信息回得很快,即便只是看着文字,我也能想象到她的神情。 P155

我到底在想什么?我脑海里浮现出了梦真离开的那个夏天,那已逐渐远去的记忆又再次变得清晰起来。 P156

然而就在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一切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P157

让我觉得熟悉的还是只有奶奶。 P158

我想了想,又发了一条信息给夏诚,刚合上手机,他的电话就来了。 P159

“来一局?”他问道。 P160

”“雅思?”“International English Language Testing System,怎么样,我的发音还标准吧?”他说。 P161

”我沉默不语,默默喝着啤酒,夏诚饶有兴致地看着电视。 P162

我忍不住插嘴:“为什么听你说这个故事的时候觉得很平淡呢?”“就算我想把它说得不平淡也没有办法,”夏诚又喝了一口酒,“说得具体一些,就好像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跳过了恋爱的阶段了。 P163

上大学后,她的生活还是一成不变。 P164

“不管怎么样,一定有个解决的办法。 P165

这一话题告一段落,他提议再玩游戏,我没有了玩游戏的兴致,便说自己准备回家了。 P166

那几天,董小满跟我的聊天中没有任何异常,我想,说不定夏诚跟安家宁的结局不至于像我想象的那么糟,又过了几天,我接到了董小满的电话。 P167

”“嗯。 P168

她今天精心打扮过,化着精致的妆,戴着白色的耳环,整个人依然打扮得相当漂亮。 P169

“不用了。 P170

刚开始安家宁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但后来就不再回应了,董小满也不知道该再说什么。 P171

昏暗的包间不出所料,很简陋,同样也很空旷,音响的质量很差,能点的歌不多,沙发看着有些陈旧。 P172

点的歌很快就唱完了一轮,我忍不住给她们鼓掌,说:“很好听。 P173

“没有的事。 P174

我习惯他在我身边,除了夏诚以外我就没有对别人动过心,也几乎没有跟别的男生相处的经历。 P175

”我只能承认安家宁说的是对的,夏诚的确是这样的人。 P176

我调整好情绪,想再回到包间去,转头看到董小满和安家宁走了出来。 P177

他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依然跟班里的同学打着招呼,说着话,也跟我打招呼。 P178

“这是不可能的,这两件事都是不可能发生的,所以我给她自由。 P179

“啊?”“你会发现每个人去之前都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但是真的到长城之后就呈现出了两种状态。 P180

来的人是一个中年女子,大概五十岁,她直盯盯地看着我,那眼神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P181

姜睿的母亲什么话也没有跟我说,坐下后也不跟姜睿说话,只是环顾着四周,面露厌恶的神色。 P182

姜睿的母亲并不理会他的反应,只是一个劲儿地说着。 P183

我也蹲了下来帮他把书捡起来,他用很小的声音对我说:“谢谢。 P184

我们隔着餐桌而坐,我试着挑起话题,便说自己最近新发现的一个作者,他是一个日本作家,以猫的视角写了一个关于人类社会的故事,里面有一些奇思妙想相当有趣。 P185

我实话实说还没有想好,他便从房间里拿来一个U盘,播放起了一部美国电影。 P186

“但七月末的时候我接到了我妈的电话,她说让我回家看看,我说还要上班,得跟老板商量一下。 P187

但他的父亲只是怒目圆瞪,冲着他劈头盖脸地骂道:“你是不是要看着我们饿死才行?”“我不是这个意思。 P188

”他的语气里充满着无奈。 P189

而且我能体会到你是真的发自内心地热爱着电影,能够如此地热爱一样东西,并且愿意付出行动,在我看来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P190

”“所以我尽量把所有的事情都把握在可控的范围内,这也是我一直以来在做的事,可怎么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出生环境。 P191

”“那他怎么说?”“还不错,他是这么说的。 P192

这就是所谓的现实吗?像是看穿了我在想什么似的,姜睿问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跟你提起电影这话题的时候吗?”“记得。 P193

指针指向十一点的时候,他拿起了自己的本子,对我说:“困了,还得早起,早点休息吧。 P194

如果细节多余,就会让整部电影支离破碎。 P195

有几次我看到他抓着自己的头发、皱着眉头,一脸痛苦地看着电脑,又气恼地把电脑里写好的剧本删除。 P196

“姜睿,你没事吧?”我叫道。 P197

前前后后将近一个星期,他才算彻底好了起来。 P198

她正打着电话,应该是打给自己的父亲的,她说:“你说的我都理解,我也赞同,可我不想回家,我想再努力看看。 P199

两三个星期过去了,姜睿的状态没有任何起色。 P200

“因为我现在没有收入来源,实在是没有办法再住下去了。 P201

”他看到我皱起眉头的模样,猜到了我在想什么。 P202

”“不用,”他笑着说,“我叫了辆车,到时候把箱子搬到车上就行了,你就安心好好工作。 P203

假如没有姜睿的出现,毫无疑问我会继续沉沦下去,那么我就不可能如此安稳地度过我的十九岁。 P204

想到这里我笑了起来,打开冰箱旁的柜子,把炒锅从柜子里拿出来,拿起锅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小本子,本子里是他用手写的菜谱,步骤写得十分清楚。 P205

虽说之前他也有消失过一段时间,但这次我却有一种强烈的糟糕预感。 P206

信誓旦旦地说要每天做饭,也不过坚持了一个星期,因为洗碗这件事实在让我头疼。 P207

夏诚没等我再说什么,便说:“老地方,九点半,到时候见。 P208

我不可能不注意到这点。 P209

只是安家宁又会是一个什么模样呢,她和夏诚的合照还会再次出现吗?她会继续等他吗?只有夏诚还一如往常,我坐了一会儿,他端着酒杯走到我身旁。 P210

”我看着他俩的模样,知道他们话里有话,更加坐立不安。 P211

当她举起满杯的酒开始喝的时候,周围的人都一副看热闹的模样拍起了手,我瞥见坐在她身旁的夏诚,他没有任何的表情,既没有跟着笑,也没有劝阻。 P212

”坐在一边的人又拍手叫好,我心想,这句话有什么好鼓掌的?是不是只要有人喝酒就要起哄?这情形让我更加烦闷起来。 P213

我在上车的时候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夏诚抽起了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安家宁站在他的身后,我看不清她此刻的神情。 P214

只记得父亲的表情僵硬得如同雕塑,眼神里是无穷无尽的悲伤,母亲则是两眼通红,整个人像是突然间苍老了一般。 P215

我觉得自己彻底无处容身,奶奶原是我在家乡唯一的安慰,可现在这层联系已经彻底断开了,连接着我和故乡的线已经断开了。 P216

“怎么了?”她在电话里问道,在电话另一头还听到了安家宁的声音。 P217

可没有办法给出回应,我已经快要被融化在黑夜里了。 P218

”她说。 P219

我眼前的世界几乎被剥离了存在感,时间一分一秒向前流逝,我也没有任何感觉。 P220

窗外刚好又有车经过,我便伸出手来,看着手在墙上的影子,但一切很快消失在黑夜之中,那情景就好像是被黑暗分解了一般,连影子都逃不过这命运。 P221

我把火腿肠掰成几个小块,向着车底扔了过去,又怕因为我的存在它们不敢出来吃,就走远了些,坐到离它们大概有五米的台阶上。 P222

就连猫咪都要抛弃我了吗?我越发想念姜睿,打开手机给他发了一条信息,但如同石沉大海,直到第二天也没有任何回复。 P223

这一天我在书店打完工,下班后随便在外头吃了点晚饭,饭后就戴着耳机准备慢慢踱步回家。 P224

他的脸上像是写满了无助,整个人脏兮兮的,看着像是好几天没有洗澡,他的眼神充满着迷离感,一会儿向左边看一会儿向右边看。 P225

当我这么跟他说的时候,他突然生起气来,当然并不是朝我生气,但那种感觉更像是对自己发火,接着他意识到自己失态,道歉后哀叹一声:“你可能不明白,我的意思是我现在还欠着别人的钱。 P226

说到这里他苦笑了一下,话锋一转说到了他之前找的影视工作室。 P227

”“嗯。 P228

“就在上周末,我看他们没有回音,就跑去他们所谓的办公地看了眼。 P229

”他说,“但警察说这件事可能也没有办法,一是相对来说我被骗的金额并不算太大;二是我有关于他们的信息实在是太少了,他们的资料全都是假的,我也是才反应过来,他们从来没有告诉我真名。 P230

等到我理解自己的情绪时,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后的事了。 P231

我以为是被房东扔出来的时候弄坏的,说:“明天我跟你找房东说理去,就算不住了,也不能这么粗暴对待租客的行李啊。 P232

第二天我特地起了个早,给姜睿和自己做早饭。 P233

为什么我不多做一些呢?为什么我不多说一些呢?这两个想法萦绕在我的脑海。 P234

但我知道我出走的理由并非只是涨房租这一个,归根结底是这个地方我待不下去了,走到哪儿都能看到别人的幸福,这只能提醒我自己是多么的落魄。 P235

我记得自己茫然地走在河边,感受着刺骨的风,河水已经被冻成了坚硬的冰,自然看不到一条鱼,我蓦然想起学校里的鸭子,此刻自然没有鸭子的身影,放眼望去,只有枯枝散叶,整个世界没有一丝的生机,一副末日景象。 P236

”“你可别感冒了。 P237

我的心又隐隐作痛起来。 P238

“我年轻的时候也这样呢,”他抽起了一根烟,问我要不要,我接了过来,“因为不知道能做什么,所以就想到处看看,寻找所谓的答案。 P239

看他热情的模样,我只好应承下来。 P240

我没有想到竟然能看到这样的日出,差一点儿就泪流满面。 P241

我顾不得去思考他们的想法,回到房间后给自己烧了热水,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发烧了。 P242

我没有马上回复,站起来走了会儿,发现身体好转了不少,这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P243

她的整体印象跟我上次见到她时依然没有太多变化,只是那眼神变得坦率而有力,少了荫翳的感觉。 P244

我想到了这么多年来的愿望,我所期待的无非是有人跟我说说话,可最终不过还是孤身一人。 P245

”安家宁指着前头的餐厅说。 P246

”我点头。 P247

“你这人说话真的很认真。 P248

”“可为什么要说是在大海里下的雨呢?”安家宁问。 P249

“那之后发生了什么?”她说,“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以前发生的事了,我想你应该不会因为许久前发生的事突然去一趟漠河。 P250

”“可在我看来,你做得足够多了。 P251

”安家宁说,“我前天把夏诚送走了。 P252

说到底,我们完全是两种不同类型的人。 P253

“所以在他走的时候,我大哭一场,但不仅仅是为了他离开这件事而哭的。 P254

“什么?”她问。 P255

”她说,“他的屋子还没有退租。 P256

”我感叹道。 P257

”我说。 P258

“不是坦荡,是责任。 P259

我听到了窗外车来车往的声音,还有随之而来的亮光一闪而过。 P260

我们静静地聆听这首歌,透过高质量的音响,这首歌给了我一种不同的感觉,当然,我知道这不是音响的缘故。 P261

“她在遇到你之前,正在经历人生中最糟糕的事情。 P262

”安家宁说。 P263

“可在女生看来就是这个意思啊,陈奕洋,你就不能再主动一点点吗?”不知道为何,我脑袋里一闪而过那天在街角的咖啡厅偶遇董小满的情景,又想起那天小满温柔地安慰我的情形。 P264

”我无声地听完安家宁所说的话,静静地沉思过往所发生的一切,可大脑却像失去了运转方式一般,不受我控制地运转到了别处。 P265

就这一点就足够了,往后的生活自然不会一帆风顺,但既然我们都还能在天亮时醒来,没有理由不认真生活下去。 P266

原来有一个人能发自内心地相信你,就足以让你拥有能够面对世界的力量。 P267

我也准备好开始新的人生了,我想我不会遗忘你,但我从今天开始就要把你放在另外的位置了。 P268

绝对不能。 P269

哪怕最终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也要告诉自己战斗过。 P270

我是一个幸运的人,因为找到了对抗时间的方式,那便是文字。 P271

想说的话都已经写在了小说里,因此这里不再赘述。 P272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