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你,如此美丽

燥热的夕阳斜进教室,画了道明暗线,陈念就坐在光与暗的分界线上。 P5

生物老师和全班同学行注目礼把她送出去,眼睛看不见了,耳朵跟着走,耳朵洞里的汗毛都竖起来,想听点新鲜。 P6

稍年轻的警官体恤她,说:“你叫陈念?”陈念点点头。 P7

“那天,胡小蝶有没有和你透露什么信息?”陈念摇头,眼睛黑白分明。 P8

一星期前,保安巡逻,发现教学楼前的地板砖上一地血泊,胡小蝶的尸体碎在里边。 P9

”是那个年轻的警官,递给她一张名片,他笑了笑,眼神极深,像能洞穿什么:“我姓郑,以后有需要帮助的地方,给我打电话。 P10

少年的一大特性与好处是,忘性大,轻松就能向前走。 P11

炎热傍晚,她鼻翼上渗出了汗。 P12

陈念一路跑回家,跑到家附近的小巷,实在没力了,撑着腰喘着气往前走。 P13

屋檐下得低头,陈念的头快埋进胸口。 P14

“不认……”陈念说话有些艰难,“不认识。 P15

刚才那一对视,他眼睛逼人,一瞬,足够她判断是个好看的男生。 P16

嫌钱少,得找点儿心理平衡证明自己的魄力大于七十块钱。 P17

她放弃了抵抗,眼泪一颗颗砸在他脸上。 P18

化妆品没洗干净,残留在她年轻的脸上。 P19

“陈念你说,胡小蝶坠楼的那一刻,我在哪儿?”阳光照在陈念脸上,白得透明;她抬眸看她一眼,努力想一口气说完:“在学校……”魏莱狠狠盯着她,就要甩她一耳光,陈念吐出最后一个字,“……外。 P20

上课铃响,看门的女生徐渺催促,“魏莱,走了。 P21

”陈念抬头。 P22

“安静!”数学老师恼怒地敲讲台,“现在笑得这么开心,我看你们有几个能笑到联考后。 P23

“陈念,要不要一起打羽毛球?”说话的是班里最高的男生李想,他是体育生,百米破了青少年记录,文化课还不赖,保送去了所很好的大学。 P24

”少年的安慰小心而又励志,带着自我安慰的希望,陈念点点头。 P25

曦岛镇在长洲岛上,更加炎热。 P26

”他在校服裤兜里摸了摸,掏出两张崭新的五十,手伸进栏杆空隙递给她。 P27

他的脸干净苍白,眉骨上有块淤青,站在树荫下,眼睛更黑更凉,那股子邪气又上来了。 P28

他捡了根树枝,走回她身边。 P29

他走了,这次没有回头。 P30

陈念知道她是来找自己的,停下来。 P31

“我不信小蝶会自杀,可他们说小蝶死的时候,校园都空了,没有外人。 P32

这就像是自然习得的。 P33

“没有零钱呀?”老板皱眉。 P34

陈念心里头咯噔,不动声色地把钱攥进拳头,又挪回校服口袋。 P35

”“哼,上次那么容易放过你,说话可别不老实。 P36

”“这婊子不老实。 P37

陈念抱住脑袋。 P38

她原以为他是被欺负的,可原来他们是一样的。 P39

她说:“假的。 P40

街上有人在喊一个名字,他回头看一眼,朝那儿走去了。 P41

”几个顾客没有恶意地笑了,落在陈念耳朵里全是恶意。 P42

陈念沉默半刻,说:“报警。 P43

小姑娘,下次当面点清呀。 P44

陈念没动静,少年冷淡地往左边动了动下巴,示意她走开。 P45

少年也回头看,冷道:“那两人是夫妻,男的给假钱,你以为女的不知道?”“我知道。 P46

白色小塑料袋皱巴了,内层沾满雾气和水滴,油腻而又狼狈。 P48

他也瞪不出个所以然来,估计是无语的,一言不发继续往前走。 P49

陈念的手耷拉下来,团抱着校服外套,远远看他,不动了。 P50

”“点菜。 P51

陈念知道他故意的,却还是摇了摇头:“高……三。 P52

上菜了,他要了瓶冰啤酒,欺身拿瓶嘴对向她的杯子,道:“来点儿?”陈念赶紧摇摇头。 P53

“我哥儿们喊过我名字。 P54

走到家附近的巷子,不同路了,天也黑了。 P55

通往二楼的长楼梯是露天的。 P56

他极轻地摇了一下头。 P57

”“野。 P58

”陈念念,声音细细的,“北野,北野,北野,北野……”她闭了嘴,两人对视着,她坐在散发余热的台阶上,草丛里的蛐蛐儿在叫嚷。 P59

”“还差一遍。 P60

可小丑鱼体表有特殊黏液,能不受毒液影响安全生活在海葵身边。 P61

只一瞬,她收回思绪。 P62

陈念低头继续做题,做完生物卷看看手表,还有四十分钟。 P63

陈念看一眼吵嚷的那女生,是别班的,周围一群女生跟着抱怨表达不满。 P64

李想看着她:“你想考去哪个城市啊?”“看分数。 P65

到时咱们相约北京。 P66

快下课时,陈念走出教室。 P67

”“找到了?”陈念摇头。 P68

”小米没等到陈念的搭话,自已又摇摇头,“应该不会。 P69

”陈念刚要上。 P70

摩托车呼啸而去,少年在晚风里飞驰。 P71

他瞅一眼来人,一脚就踹出去了。 P72

夏天的衣衫那么薄,两人隔得太近,没逃出汗味的距离;陈念有些窘迫,屁股小心翼翼往后挪,但她坐在座椅斜坡上,背后还有个大盒子,收效甚微。 P73

他们人多。 P74

河东转河西,也用不着三十年。 P76

茂密的老树后一栋两层的楼房,拉着卷帘门,不像给人住的,倒像货品集散或中转站。 P77

”“也是什么?”“也,很酷。 P78

窗子正对西晒,屋里闷热极了。 P79

像抚弄孩童的手,犄角旮旯都擦拭得干干净净。 P80

一缝儿夕阳照在两人身上,明媚的,她问:“你呢?”“十七。 P81

地板上桌子上红彤彤的一道阳光黯淡下去了,北野过去拉开窗帘,推开窗子,人声喧哗;晚风吹进来,带来一阵烤面包的香味;阳光金灿灿的,像面包上的糖衣。 P82

傍晚的巷子一派忙碌,裁缝店,小卖部,包子铺,修鞋匠,不一而足。 P83

趁热。 P84

落下来的一刻,他放开她了。 P85

似乎要变天,晚风出乎意料的冷冽。 P86

下雨了。 P87

陈念蹲下去捡,余光瞥见黑暗的角落里有光闪了一下,是烟头。 P88

电闪雷鸣,魏莱在屋外把门踹得巨响,陈念抵在门上,墙壁上涂料碎屑震下来,掉进她眼里,疼得眼泪直流。 P89

”那头依旧忙碌,刷上牙了,含糊地问,“怎么了念念?还不去上学。 P90

念念,好好学习嗯,等你上大学了,妈妈就能享福啦。 P91

陈念看着她,表情平定。 P92

李想走过来,笑容灿烂,晃晃手里师大附中的试卷:“陈念,小米你要怎么谢我?”陈念看他一眼,没做声。 P93

半路,班主任开口:“曾好说,你说的,魏莱徐渺她们……”他斟酌用词,最终选了个得体的,“她们和胡小蝶有矛盾。 P94

”曾好答应过她,不会把她牵扯进来,她才告诉她胡小蝶的事,可结果呢。 P95

她们还年轻,还得过下去。 P96

“曾好说,你说在胡小蝶坠楼的前一天,你看见魏莱她们对她……”郑警官顿了一下,年轻的浓眉蹙着,说,“进行凌辱。 P97

结果是,在同学们看得见的地方,冷嘲热讽,肢体上无意“撞”一下,“打”一下。 P98

她害怕连带成为被欺凌的,被捕猎的。 P99

北野微低着头吸烟,没看见陈念。 P100

北野把烟头摁灭在花台的泥土里,脚放下来,直起身:“还走不走了?”“走走走。 P101

他轻轻挥了下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P102

陈念把李想带来的那几套卷子做完,和小米对了下答案,讨论分析了一遍出错的地方;学习纠错完毕,正好敲下课铃。 P103

笑到一半微收敛,陈念顺着看,曾好出现在校门口,她的父母拍着她的肩膀,叮嘱什么。 P104

假使小蝶没死,这件事似乎不值一提,过眼云烟;可她死了,这件事就变得很严重,仿佛得和人的道德绑在一起似的。 P105

陈念,”小米回头看她,斗志昂扬地微笑,“我们两个,以后都要做个好人,好不好?”陈念看见,小米的手伸在空中,阳光照进指缝,充满希望的粉红色在流淌。 P106

又是一节体育课,陈念和李想打了半节课羽毛球,又热又累。 P107

她根本应付不来,忽听一声呵斥:“你们在干什么?!”她抱着头不肯抬起来。 P108

”曾经,仿佛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那场考试上;可如今,爬向希望的天梯摇摇欲坠。 P109

李想帮过她几回,她也尝试抵抗,结果变本加厉;小米的帮忙则让她差点被连累。 P110

背着书包的同学们潮水般涌过,她像被神仙画了保护圈的凡人,不能轻易挪动半步。 P111

”陈念没动,她呈环抱双腿的姿势,脑袋埋低,如一只蝉蛹。 P112

我有……错。 P113

至于魏莱等人殴打凌辱胡小蝶,在其身体上的伤害经法医鉴定,远未达到受伤标准。 P114

早晨金色的阳光照在她头上,脖子后边暖洋洋。 P115

”北野竟像是被她堵了,一秒后才道:“我说你不上学在这里干什么?”陈念不作答。 P116

呵,难怪。 P117

又见赖子仍望着女孩跑远的方向,皱眉,斥:“看什么看?”赖子回过头来,黄发的大康冲他挤挤眼睛,示意他噤声。 P118

郑易猜测她因为口吃不愿和人交流,也不为难她。 P119

绿灯亮了。 P120

“陈念,对不起,让你在这个年纪就看到丑陋肮脏。 P121

”上课时间,校园里空荡而安静。 P122

他回头见着她,瞬间便笑了。 P123

”郑易走了,陈念就不打算买菜了。 P124

垃圾堆里蚊蝇飞舞。 P125

她和所有人一样对她的遭遇漠视,如今,她落得同样的下场。 P126

她木然张了张口,良久,发出一个音节:“你……”太阳落山,天渐渐黑了,铺子里的灯泡次第亮起,咔擦,咔擦。 P127

陈念没有结巴,没有停顿,对他说:“你保护我吧。 P128

他把她从窗外拖进来,像拖一个麻袋。 P129

北野想她还真是迟钝,踹一脚挪个窝,伸手要推她一把,碰到她后背,风干的汗渍把衣服结成硬块。 P130

女孩的内衣内裤接二连三掉下来。 P131

他深吸一口烟,又缓慢绵长地吐出来,扭头看着亮灯的浴室。 P132

她把吸管插进去,喝了一大口。 P133

他那件修身的衬衫到了她身上,那么宽大,像一件裙子。 P134

床板震颤;尖叫,呻吟,脏话,各种声音痛苦抑或快活地和着火车的轰鸣,哐当,哐当。 P135

”过了一会儿,北野说,“明早我送你上学。 P136

陈念的身体脱了力,慢慢软下去,隔几秒,薄毯的一角飞过来,搭在她肚子上。 P137

她便知道他去干什么了。 P138

傍晚了,外头比屋里凉快。 P139

忽然,前边北野停下来,回头看她,说:“闭上眼睛。 P140

“44、43、”他在倒计时,她更加努力地奔跑;“20、19、”他们跑去小楼,跑去楼顶,背后荒野黑暗如深渊;面前,城市笼罩在晚霞散去的夜色里,即将被夜空吞没。 P141

额头胸口的汗被风吹干,起伏的呼吸渐渐平稳。 P142

正值早市,很多菜农在路边卖菜。 P143

两人贴着墙横着走过狭窄的水泥板,走下消防楼梯,到了院墙上。 P144

”陈念哪肯,赶紧捂着裙子蹲下,降低重心:“别……”北野见她急了,心里才有些舒坦,他“勉为其难”地朝她伸手,说:“我接着你,不会摔。 P145

他放回去,又抓起一只看。 P146

这倒好,鸭子转头认他,他走哪儿它们跟到哪儿,北野不耐烦,把它们揪起来扔进鞋盒。 P147

”北野说:“万一你想出去走走。 P148

”她指指自己的书包。 P149

北野说:“又不是让你来做清洁工的。 P150

陈念愣愣看着。 P151

”陈念于是看书。 P152

”“……一群小画家。 P153

女孩的心思像一个湖泊,而他的声音是湖上的泡沫。 P154

一切都成了金色。 P155

……可是瓶子很……高,”她停下来,琢磨了好一会儿,又继续,“瓶口又小,里边的水不多,……它喝不着。 P156

”陈念“哦”一声,点点头。 P157

他们带着吉他和鸭子,心怀与平时不一样的期待和紧张,从院墙上跳下去;他们买了新鲜的烤面包,当做干粮;他们穿过熙熙攘攘的集市,菜篮子,小山羊,老头子,乞丐……都让他们新奇,让他们入迷。 P158

学校,家,一切悄然离去,它们对她施加的影响减弱了,消失了。 P159

强风与气流像要把她的脸扯掉,把她的驱壳和灵魂撕开。 P160

他弯腰在一旁精挑细选。 P161

知道他不想同学们看见了议论她。 P162

”他说。 P163

但尚未靠近,目光看到陈念身后,像是被震慑,人停下了。 P164

刚放好,手机响了。 P165

“正好没吃早餐。 P166

”曾好稍稍哽咽。 P167

”放学后,陈念走到校门口,不用再在门房等待,远远就看见站在街对面的北野。 P168

那次假期后,学习忙碌,他们很少有机会说话,除了念课本矫正,相对时也无言。 P169

“你……家不……在这边。 P170

”陈念接过来。 P171

她说好。 P172

言下之意,上不去台面。 P173

香水,异味,她在陌生的人群里挤来挤去,一身热汗。 P174

台上的人把话筒抢回来,推搡了北野一把,他推回去,年轻人气盛,打了起来。 P175

陈念朝人少的角落跑,台上的北野也朝那个方向跑,到舞台尽头,他们同时朝对方伸出手。 P176

他没有动,任她拥抱着;她没有动,始终不松手。 P177

陈念念完了,扭头看北野。 P179

”“为什么确定?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 P180

”北野没说话,弹着不成调的歌子。 P181

幼小的,都是弱者。 P182

”他笑了笑,有些寂寞。 P183

她轻声说:“我也……不喜欢他们。 P184

谁都清楚,分别在即。 P185

彼此的眼里都有了心事。 P186

快黄昏,北野匆忙套上衣服,边给陈念发条短信,忽听门外窸窣声。 P187

“一样的倔脾气。 P188

……陈念坐在台阶上,短信只有两个字:“迟了。 P189

”“好像是红黑色。 P190

快步走了一段,听见身后摩托车响,她回头便看见了北野,正快速朝这方向过来。 P191

他黑着脸,大步走到门房,问:“那个总是习惯坐在校门口的女学生呢?”门卫追他追得要断气,正在气头上:“你哪个学校的,擅自闯……”“我问你话!”北野猛然一吼。 P192

陈念竭力挣扎,揪着校服领口不松手。 P193

他们像疯狗肢解猎物般扯她的内衣,她蜷成一团,守住最后一块遮羞布。 P194

然而,有没有一种可能,这世上是没有爱的。 P195

夜漆黑,陈念的书包,教科书,铅笔盒,手机,裙子,红线,散落在泥地。 P196

她呆滞地看着他,一秒,两秒,坚持的什么在一刻间断掉,昏死过去。 P197

少年贴紧她苍白冰冷的脸颊,嚎啕大哭。 P198

”“你脸上还有伤。 P199

小米吓了一大跳,听她解释后,道:“我小时候被毒蜘蛛咬过,额头肿得跟年画上的寿桃仙人一样。 P200

”他语气严肃。 P201

她拿出练习册做题,并不安宁,她怀疑北野会去找魏莱,正如她觉得,北野怀疑她不会报警。 P202

北野抽着烟,忽而想起曾有一天,他去报仇,路过这个学校,也不知怎么就抱着一种说不清的情绪走到院墙边。 P203

眼见快放学了,北野一身热汗冷汗,翻墙出了校园,站在校门对面等。 P204

3D眼镜遮住了陈念的眼。 P206

”“不去。 P207

但不管怎样,一切等考试完再说。 P208

“你先出去。 P209

我多希望她消失。 P210

”“可是……”“没问题的。 P211

她不是傻子,他太谨慎,为以防万一已开始给她制造不在场证明。 P212

……你会老去,会安息在温暖的床上,而不是结束在这个鬼地方,不是结束在今晚。 P213

”李想说,想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又把手缩了回去。 P214

“没事?”“我去了你们学校后山,找遍了也没看见她。 P215

她们人多,有的还在上学,会被开除。 P216

北野坐到床沿,人似乎有些疲惫,抬头见她在出神,他凝望了她一会儿,轻声问:“电影好看吗?”“啊?”“我问电影好看吗?”“——不好看。 P217

“哪里好了?”陈念说。 P218

死死相拥,如果时光能够停在这一刻,就好了。 P219

”“对。 P220

陈念继续听课,不久后曾好回来,看上去有些得意。 P221

那时劝我别想复杂,现在倒晓得来问我。 P222

陈念继续走自己的路。 P223

”“可能和父母吵架,离家出走了吧。 P224

“跑什么呀!”很不开心。 P225

然而,北野经过,瞥她一眼,眼神里似有股力;也不停下,只往前走。 P226

夕阳悬在远处的荒野,像一颗大大的咸蛋黄。 P227

红了脸。 P228

他说,“到时,我送你一对耳环。 P229

”走到楼下,发现桑树上挂了两条粗粗的绳子,陈念看看绳子,又看他。 P230

“好吃吗?”北野问。 P231

”北野“哦”一声,垂眸夹锅里的面条,不自觉唇角弯起来,也是笑了。 P232

她含着糖果,忽说:“魏莱失踪了。 P233

”“烧了?”他真够谨慎,她问,“烧的时候,不会被发现吗?”“我知道有个地方整天都在焚烧垃圾。 P234

陈念说:“今晚,没有下雨了。 P235

”北野垂下眼眸来,扭头看她,她有些惶惑:“我不明白。 P236

晚上就不要再外边乱跑了啊。 P237

”“哦——”恍然大悟状。 P238

”这大家都知道,三水桥位置偏僻,还是铁轨桥,也无人员伤亡,不是好谈资。 P239

”小米问:“她被埋在里边?”“嗯,警察捞起来时,浑身赤裸,什么都没穿。 P240

中午,陈念盘腿坐在凉席上,北野在一旁洒水降温时,她告诉了他这个消息。 P241

“怎么了?”北野问。 P242

“睡吧。 P243

”风吹草动,少年北野的身后闪过女孩乌黑的发丝和白色的裙角。 P244

”也跑了。 P245

从齐腰高的草丛间走过。 P246

”“嗯,趴在桌上睡不舒服。 P247

平常心就好。 P248

联考完了,我请你吃饭。 P249

”没人会害怕一个死人,恨与怨都不用再隐瞒。 P250

徐渺叹了口气:“她给我说了你的事,还说约了你去后山见面。 P251

”徐渺凑过来,小声,“别和任何人说你和她私下见过面,不然天天接受盘问,你别想学习了。 P252

他从强奸里获得的快感无法满足他,杀过一次人,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他得继续从杀人里获取快感。 P253

而连学校都活不过的人,以后如何活得过社会。 P254

陈念低头收拾课桌,联考倒计时进入个位数,很多书要逐渐搬回家。 P255

“好啊。 P256

”曾好推她的手:“笑话真冷。 P257

太黏了不行。 P258

陈念嗡着鼻子:“好像有点儿要……感冒。 P259

”“要复习,还是想出去玩?”他问。 P260

”北野没说话了。 P261

想一想,挥着细细的草秆挠他的手心,他猛地一触,缩了手回头看她,如大人看待小孩的鬼把戏一般不屑地哼了声,继续走路。 P262

“你怎么知道好玩?”他又问。 P263

老杨负责调查上月的两起强奸案,正做汇报:“……正值雨季,两位受害者均在夜间独行时遭受攻击。 P264

”他看一眼法医小朱,后者道:“尸检显示,死者的手腕,肩胛,腿部有挣扎造成的伤痕和淤青,会阴部受伤,阴道有新的撕裂伤,体内未残留精液,应该用了安全套,这些和已知的前两起强奸案受害者的情况很吻合。 P265

但徐渺在学校上课,拒绝了,并告诉她以后都不要再联系。 P266

”“哪点?”老杨警官问。 P267

他点头:“我明白了。 P269

”“有些案子,不能用传统的方法。 P270

”“一个发泄型的青少年。 P271

”“也是。 P272

一起出去玩的次数太少。 P273

她也把脚搭在铁轨上,问:“我们晒太阳吗?”北野懒懒回答:“等火车。 P274

北野拉她站起来,不远处来了辆绿皮火车。 P275

”北野说。 P276

陈念体力不支,北野:“跳上来!”陈念摇头,她害怕。 P277

火车经过一个小村庄,临时停下。 P278

大汉爽朗地说:“送你们两朵荷花。 P279

”陈念低头含进嘴里,柔软的唇瓣从他手指上划过。 P280

走了很远的路,像要走到天外去,但他们一点儿都不累。 P281

“如果不下雨怎么办?”陈念又问。 P282

班主任叮嘱大家,排球蓝球就别打了,以免伤到手,跳跳绳跑跑步就行。 P283

”北野说:“我们现在也每天都在一起。 P284

”她点一下头,站在踏板上晃来晃去,像一只来回的钟摆。 P285

阳光强烈,郑易额头晒出细汗。 P286

小姚把那二三十人的照片拿来给郑易看,大都是花名册上的证件照。 P287

”“你觉得魏莱的死和这件事有关系?”“不知道。 P288

郑易心里陡升愤恨:“为什么法律他……”“郑易你别失控!”小姚叫住他,“不然你想怎么样?全部关起来坐牢?他们还只是孩子。 P289

可是,被害者呢。 P290

走在杂草丛生的荒地上,北野问:“那个警察又找你做什么?”“问魏莱的事。 P291

吃完晚饭,在书桌下复习,然后睡了。 P292

陈念看着他。 P293

她转过身来搂住他。 P294

”……日子过去一天,倒计时天数又少一位。 P295

陈念穿着校服,孤零零坐在会议室里,低着头,没精打采的。 P296

”“她打了我,一巴掌。 P297

罗婷她们对那几个男生没印象。 P298

“你恨魏莱吗?”“还好。 P299

老杨问:“那现在呢,现在提起她了,你恨她吗?”陈念仿佛再次被打扰,回过头来,说:“还好。 P300

”陈念说。 P301

”“和谁?”“同学。 P302

老杨走出会议室,说:“这小女孩太冷静了。 P303

”他带她在食堂吃了饭,又特地给她买了瓶装水,她拧开,喝掉半瓶。 P304

她眼眶有些痛,低下头揉了揉,一瞬间觉得心酸,瘪瘪嘴,可最终又平静下去,开门进屋。 P305

她的上学路早就安全,可这成了他的习惯,他的指望。 P306

”“哦。 P307

”北野说。 P308

”“嗯。 P309

那眼神和气势,估计是警察。 P310

“……你和魏莱的关系冷处理了,她也明白。 P311

陈念跑回教室,想着徐渺刚才说的话,手脚有些哆嗦。 P312

”她又说了一遍,更大声。 P313

“我看见,洗手台的抽屉里,少了一个东西。 P314

北野便知道,那晚路过了和魏莱一起伤害她的人里可能有赖子。 P315

可她仍有隐忧,知道他有事情未讲明,是不好的事,是灾难。 P316

”陈念说了,扭头看他。 P317

她想看他,和他对视,但他低下头去了,他拨弄着吉他,说:“小结巴,给我念一首诗。 P318

”一滴泪,穿过昏暗的暮色落在本子上;北野歪头看她低垂的头颅,看了很久,浅浅笑了,却什么也没说。 P319

掐着时间点经过。 P320

他甚至推测,见面的地方就是后山。 P321

此刻,北野在做什么?职专的老师快下班时,办公室外传来震天的摩托车刹车声。 P322

”他在柜子里找,边找边搭话,“你这段时间旷课有些多。 P323

她喘着气,快跑到初遇的那条巷子时,离六点还差十分。 P324

陈念颠簸得头晕目眩,不知过了多久,急刹车,她被他扛在肩上。 P325

”他以为,找不到魏莱的尸体,他们就不会被发现。 P326

”她摇头,“不行。 P327

“谁准你你为我做这些,谁准你?”他们揪着对方,像要把对方掐死。 P328

警笛声划破天空,别离的时间到了。 P329

”“我不在,你要撑住,一定要撑住。 P330

厮打中窗帘扯下来,霞光红透整间屋子。 P331

警察将他们包围,却撕扯不开胶在一起的两人。 P332

无数手脚压在他单薄的后背上,少年被制服,拷上手铐。 P333

她裹着件警察的蓝衬衣,身体瘦小,像雪糕包装袋里吃剩的雪糕签儿。 P335

而了解最简单的方法是跟踪。 P336

“没有任何交集?”陈念还是摇头。 P337

我就,没管了。 P338

想想都觉得不可能,一个成绩优异的高中生,前途无可限量;一个职专的混混,弄个结业证就准备打工去了。 P339

“后山人迹罕至,该保留的或许保留了呢。 P340

铁板钉钉,基本确定北野就是那个雨衣人。 P341

”“她失踪那天,你跟着她?”“对。 P342

可后来听她讲话,好像她的朋友不肯出来。 P343

他说他杀完人后又慌张起来,想着被人发现就完了,所以趁天黑暴雨跑去偏远的三水桥上游把她埋了。 P344

”无处可查了。 P345

”郑易没再说话,心事重重。 P346

就想光天化日地把她抢走,带在我的地盘里藏起来。 P347

她被欺负惯了,不会报警的;反正也没人保护得了她。 P348

但那件事后,他偷删了陈念手机里自己的号码,当时,他看见她把他的号码存为“小北哥”。 P349

”“后来怎么不回过去?”既然感兴趣,为什么不继续?“刚好我妈来找过我,心情不爽,觉得什么都没意思,就没回了。 P350

“你憎恨女性吗?”“算是吧。 P351

”“你都没见过他。 P352

如同剥了一层皮。 P353

”“你见过?”“他一直在跟踪陈念啊。 P355

雨衣人被抓的消息在同学内部传得沸沸扬扬,去过教师办公室和警察对话的同学如李想和徐渺,一回到教室便被人团团围住,打听情况。 P356

”陈念脸色苍白,面无表情。 P357

他照例问了几句学习情况,她不温不火地回答。 P358

”郑易说,定睛看着她的眼睛,她于是说,“那,真遗憾。 P359

”曾好想了想,说,“陈念是那种很善于隐藏情绪的人。 P360

他走出楼道,站在艳阳下用力吸了很大一口气。 P361

现实里总有些意料不到的天网和天谴,让犯罪者措手不及。 P362

”郑易实话实说:“感觉很怪,前期怎么都查不出线索,可后期就跟开闸放水一样顺利。 P363

”郑易听他这么一说,哑口无言。 P364

被烧过,废了好一番功夫取证呢。 P365

考场里空调或风扇调到最大幅度,考生们倒不受炎热天气影响。 P366

他爸爸生前是犯人,所以他就得是吗?”郑易拦住他,说:“他自己承认了。 P367

”郑易对赖子有印象,当初老杨那串二三十人的嫌疑人花名册就有这个叫赖青的少年,身高体重各类信息都有。 P368

大康也没能提供什么线索,他只说北野好像接触过一个女孩,但他连那女的长什么样都没见过。 P369

又问:“郑警官,你在等陈念么?”郑易点点头。 P370

当然,与被欺辱者受的伤不能成正比。 P371

再想想徐渺,说北野对她笑得很邪气。 P372

你挺有勇气。 P373

郑易脑子里一团麻。 P374

”郑易笑道,“我刚站在外面,听很多学生说考题很难。 P375

“谢谢。 P376

想去哪里玩需要人带的话,记得找我。 P377

于是他拔脚,而就在拔脚的那一刻,一股寒气从脚底往下窜。 P378

”郑易赶到小会议室,撞上小姚从里边推门出来,眼眶发红。 P379

廊上一片死静,隔着门,年轻男人压抑地哭,泣不成声。 P380

老杨开门见山:“我们找到一份视频,陈念在魏莱失踪前一天遭受的事情我们已全部知晓。 P381

”“为什么选择白天?”“她晚上同伴多。 P382

”北野:“你哭过?”郑易屏住言辞,盯了他足足三秒:“你对魏莱真正的杀人动机是什么?你对陈念的感情是否如你之前所说?你们两个是不是有未知的联系?”北野反问:“为什么哭?你喜欢她?心疼她?”郑易“腾”地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俯视着北野。 P383

但北野睁着黑色的眼睛,说:“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P384

北野,我们在视频里看到了,魏莱欺负陈念时,陈念在反抗中一直在用力拉扯魏莱的手脚,推她的肩膀脖子。 P385

”北野说,“我告诉你们,另一具尸体。 P386

她飞快冲下去,慌慌张张拨开相聚的家长学生,晃过拥挤的车流人群跑去对面,拉住他的衣袖扯了扯。 P387

“你原本认识的是谁?”“班上,一个同学。 P388

老杨盯他一眼,又看小姚。 P389

白色的裙子一尘不染,如一轮皓月,洁净,冰冷。 P390

”她轻轻抚摸着手腕上的红绳。 P391

”“他为什么要保护你?”“不知道。 P392

而到北野那边,同样碰了钉子,“你为什么杀魏莱?”“因为她看到我的脸了。 P393

想做什么做什么,强奸,杀人,都是因为这样,没有原因,就是突然想这么做。 P394

”“不是。 P395

”“为什么杀他?”“他发现了我的身份。 P396

”少年说。 P397

”郑易语速飞快,“因为如果他不是雨衣人,就没有对魏莱的杀人动机。 P398

都已经杀了人,还在乎动机?”郑易被问倒,额冒冷汗,眉凝成川,脑子里千万种念头糅杂在一起,突然,他猛地扭头看着玻璃另一面的陈念,背脊发凉,道:“除非……”“除非什么?”“除非陈念是共犯!”郑易脸色惨白,语速更快,“扒去魏莱的衣服,不是害怕多少个月后被发现时暴露季节。 P399

玻璃窗的那一头,北野很平静,陈念也很平静,为什么?“为什么杀魏莱?”“因为她看到了我的脸。 P400

”“不怕陈念拒绝吗?”“我听见她说票很难买。 P401

两个少年,单薄,瘦削,骨头却硬。 P402

”陈念看着他们,等着解答。 P403

”撑下去,你要撑下去。 P404

“他说你们是共犯。 P405

“你确定?”“确定,”她眼神笔直,语气决绝,“不然,你让我和他见面,让我们对质。 P406

这边的情况和那头一样,无论如何提及加重或减轻刑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都没能撬开北野的嘴。 P407

郑易感觉到,他的同事已经尽力,撬不开了。 P408

不然,他不明白,上下学的路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P409

狭窄的房间里只剩两个年轻的男子。 P410

所以你必须留着你安放在魏莱身上的一切证据!”他毫无章法,杂念翻腾:“带血的衬衫,雨衣,你都故意没烧尽;是为了证明你是雨衣人!在路上撞李想,盯着徐渺,也是为了让他们怀疑你。 P411

“大康!——”等等。 P412

那晚,赖青也参与了,他也侵犯了陈念。 P413

是陈念!而你甚至不在现场!你恨赖青,可你没想杀他的,但你得保证他今后不会泄密,不再犯案,让你成为确凿的‘雨衣人’,让‘雨衣人’永世尘封无法翻案!你既已成罪犯,就断了陈念翻供招认的可能。 P414

”他说,“郑警官,这一点,我很确定。 P416

“我知道你们不信我,我现在也无法跟你解释程序和法律,但北野,现在只有我能帮你,而且我很想帮你。 P417

“我只问你想吗?你想早点离开这儿,早点出去回到她身边吗?——即使不在她身边也没关系,跟在她身后远远守着就行。 P418

”北野的胸膛轻轻起伏着,仍是一言不发。 P419

他眼神抓着他,如同他才是落水的那个人,然而,北野看了他很久,最终只是摇了摇头:“郑警官,谢谢。 P420

”郑易很累了,送陈念回家的路上,谁也没说一句话。 P421

”……凌晨三点的会议室里,小姚昏昏欲睡,找了这么久,看到的却全是证明北野是罪犯的证据。 P422

小姚愣了愣,无奈地叹气,劝:“郑易,你听我说。 P423

回去休息吧,别再浪费时间了。 P424

他喘着气,脚因疲惫而抽筋。 P425

郑易跑去洗手间洗脸,撑着洗手台强迫自己冷静,可心跳莫名其妙地如擂鼓。 P426

但你救不了我们的。 P427

就给我一上午的时间。 P428

”……大康刚拉开汽修店的卷帘门,一辆车就几乎迎面冲进来,一个急刹车,郑易跳下来,劈头盖脸就问:“赖子有没有别的住处,除了警察搜过的那个?”“你问这个干……”“你想不想救北野?”他打断。 P429

可他非不用。 P430

“他不常来这里。 P431

”“你帮我跟队长说说,能不能把北野的口供留下来。 P432

我一定会找到证据的。 P433

郑易放下手机,胸膛起伏着。 P434

北野之所以会处理魏莱,是他一开始以为魏莱是陈念杀的,这说明陈念至少伤了魏莱。 P435

”“你怎么知道?”大康话没完,鉴证科的人进了楼道,郑易冲下楼梯,喊:“301,你们好好搜一下衣服鞋子之类的东西。 P436

北野平静看着他。 P437

可你最终放弃了。 P438

”郑易心一震,直接道:“你把手机给队长。 P439

北野目光淡淡收回去了。 P440

我交出警官证,辞职。 P441

”郑易尚未开口,律师插嘴:“我明白什么意思了。 P442

有一瞬想报警,但很快否决。 P443

只有他是雨衣人,他才有杀害魏莱的动机,才能让陈念全身而退。 P444

赖青打游戏到半夜,正喝啤酒吃烧烤,看到好久不见的朋友,搂着他的肩膀叫“北哥”,拉他一起喝酒。 P445

尚未开口,赖青搭上他的肩膀:我听你的。 P446

赖青拿着一根烧烤竹签,戳桌上的小缝隙,猛力一插,竹签刺穿桌缝。 P447

有几个不好意思去,看几眼就走了;有几个和我一样,便宜不占白不占。 P448

他轻挑地描述着女孩柔软的身体和肌肤,他不知道,那是北野多珍爱的宝贝。 P449

”北野说,“警察不会相信我。 P450

郑易承认,自己是败给他了。 P451

他看一眼手表,陈念应该快出来了。 P453

如今真找到了,但水里泡太久,只能勉强证明是O型血,魏莱正是O型。 P454

”“说出来交流交流。 P455

“好,不过老杨也说了,一个十七岁的孩子策划不出这种事,简直间谍。 P456

”郑易听着这么冰冷的内容,心里丝丝的疼。 P457

她走下校门口的台阶,远看着他,并不走过来。 P458

”“嗯。 P459

到时她能见到北野,郑易以为她会开心点,但,陈念摇一下头:“过会儿,我自己去法院。 P460

”“也谢谢你的坚持。 P461

要分别了,仍有一个疙瘩在,不问不行:“陈念,我听北野说,那天从后山回来后,你想自首的,但他拦住你了。 P462

人是有潜意识的。 P463

”“是只有一次。 P464

对犯错的孩子选择宽容,这是社会的善意。 P465

如曾好说的,她是一个很善于隐藏的人,隐藏秘密,隐藏情绪,隐藏得丝毫不漏到了冷酷的境地。 P466

他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P467

薄薄的一层,淡粉色,透明的,上有细细的纹路。 P469

桑树茂盛,秋千悬在那里。 P470

她从窗子爬出去,绕着消防梯到楼顶,眺望城市和铁轨。 P471

……庭审上,郑易狠狠吃了一惊。 P472

她在证明那天北野并没有要强暴她,他不是雨衣人;证明那天晚上,北野喝了酒。 P473

她……她不像一个受害者或证人。 P474

法官宣判:“全体起立!”“唰唰”的声响。 P475

是啊,藏不住的;闭上嘴巴,眼睛也会说出来。 P476

那一天,他们坐在高高的屋顶,她问:——北野,你最想要的是什么?——我喜欢一个人,我想给她一个好的结局。 P477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