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局 The Big Clock

good

他是谁?”“我告诉过你,我不知道。 P8

那次宴会在贾诺斯东六十街的家中举行。 P10

”“明白了,”她略带微笑地说,“你大概听了很多抱怨的话。 P11

”“我觉得他是个很随和的朋友,”德洛斯说,“他是谁?”“由于工作的缘故,他在民间的别名是克莱德·罗伯特·波尔希默斯。 P12

”他不安地看着我,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有点醉了。 P13

大钟将继续如往常一样转动,因为其他所有手表都以它为准进行校正,它甚至比日历更具影响力,人们会自动调整整个生活来适应它的步伐。 P14

“很抱歉,我的一位老朋友——康克林市长不得不早走了,”他对我说,“他很欣赏我们《犯罪资讯》最近所做的报道。 P15

“先稍微绕绕,去吃个晚餐。 P16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一开始睡觉,这封信的内容就涌入我的脑海。 P17

在那边桌子旁整理文件的可怜白发老头是谁?一个清脆的年轻声音问道。 P18

这都过去好多年了。 P19

我觉得是时候真正摊牌了。 P20

五点左右,如果史蒂夫那时不太忙的话。 P21

何不去找贾诺斯?当然可以。 P22

“我什么也没听到啊。 P23

“好吧。 P24

这些玉米片,有数百片,它们在同一个袋子里一起成长,一起玩耍,一起上学,它们都是可靠的朋友。 P25

”“然后呢?”“呃,它哭啊哭,哭得很厉害啊,所以辛西娅每天早上都肚子疼。 P26

’然后,它收起脚,一声尖厉的声音响起,它一脚把辛西娅踢到了窗外。 P27

除非是我坐在消防车上,自己操纵云梯消防车的后端。 P28

但我知道,哪怕随意问及此类问题也是浪费时间。 P29

”乔吉特掐灭烟,问道:“你开车吗?”我想到要和罗伊、哈根在银边酒吧见面。 P30

透过弯弯曲曲的深色树带,也能看到远处山上还有些许白雪未融化。 P31

”“好吧,不用这样。 P32

时间很充裕。 P33

但是,我们的公司拥有特殊地位,并且在那些靠出版小说和报道政治、商业和技术事件之类新闻的许多公司中,我们也绝非是规模最小的。 P34

接着依次往下的两层楼里有一个资料室、一个图书馆、普通查阅室、艺术和照片处理部、一个功能齐备的常用小型急救室、一个休息室、配电室和一个接待公众咨询的招待室。 P35

它主要致力于社会改革规划,可能在某个晚餐演说完毕之后便变成一个独立专栏、一份新杂志,亦或者可能不着痕迹地就消失了。 P36

我们动用了法务部、审计部、我们自己以及其他部门的人员,一起破解了与艾斯勒曼有关的诈骗谜案,而我们最好的写手之一伯特·芬奇则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将整个复杂的案件通俗易懂地陈述给公众。 P37

不管发生在哪儿,都无疑是宗特大杀人案。 P38

它和我们的杂志有关吗?是犯罪吗?在我看来,只不过是这个家伙坠入了爱河。 P39

事情是这样的:三年前,这伙人按计划组建公司,支付所得税,给自己支付工资达17.5万美元;同时还制订计划并为此次抢劫做筹备。 P40

你想过吗?罗伊,为什么世界上没有一个银行或公司能免遭一个拥有足够耐心、资源和智慧的团伙的抢劫?这是犯罪技术的一个定论:用商业的手法对抗商业的手法。 P41

而且,考虑到我们这职业的危险系数,如果没有这些治疗,托尼今天恐怕已经完全失声了。 P42

我们将得出自己的结论。 P43

不要忘了引用几句乔纳森·斯威夫特对爱尔兰婴儿的评论。 P44

无论主题是什么,它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个人和集体对事件的巧妙处理。 P45

当然,我们的逻辑从何而来,就该另当别论了。 P46

“我明白,利昂,但是毕竟——”“但是毕竟,”我插嘴说,“现在是正午时刻,我们最终要讨论到最有价值的新闻,不早也不晚。 P47

本质上,它是一群人才的资本化,这些人才在年轻的时候因被资助足够的金钱而在受控的环境里成长、受教育,之后被输送到某些盈利企业从事巨额投资业务,以此来偿还最初因受资助而欠下的债务。 P48

”这个观点是为《犯罪资讯》提出的,同事们都明白。 P49

稍后,我又和爱德华·奥林谈了谈,他赞同埃默里·马斐逊将是与我们合作的最佳人选。 P50

”“你和爱德华相处得不好?”“我们相处得很好,有些时候。 P51

每件事情都必须严肃对待,而且都不要立马做出决定。 P52

我听到一个女人说她真的得走了,然后另一个声音说他们将很快再见面。 P53

他今晚在这吗?”我环顾四周。 P54

之后,我们现场点了一个《空中突击队》的广播节目,就节目本身而言,它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但这还不是吸引我的主要原因。 P55

尽管吉尔家大部分的东西都是一张张涂着油脂的普通邮票,能够以任何娱乐形式迎合形形色色的客户,但它还是有一点不同之处。 P56

我们坐在吧台边,人并不多,保琳有些惊讶地看着对面那一大片带有迷惑色彩的小古玩。 P57

当然,我曾经想过同样的问题,我告诉她,这份报纸是他家的传家宝。 P58

“我无法给您展示整个压路机,女士,”吉尔告诉保琳,“事实是这儿空间不够。 P59

”“我也是,”我说,“当时我就在这儿。 P60

吉尔回来了,保琳又试验了一把他的回忆。 P61

为何不可?我知道这样做的风险与代价。 P62

我也要打。 P63

房间本身还不错,我进城时携带的手提包也在这儿,宽敞的家庭式的圆拱形屋顶使我想起我曾经在这住过一两次。 P64

我有些惊讶地发现我腿上的书翻开着,而我却一直在谈论其他毫无相关的事情。 P65

周围不断充斥着电话铃声、敲门声和嘈杂的说话声。 P66

她在哪儿?”“谁?噢,今天早上大概六点——”“天啊,算了。 P67

“我三分钟内会离开这儿。 P68

如果我以前也如此这般愚蠢,就什么也干不成了。 P69

”“我家里没有来电话?我妻子没给我打过电话?”“没有。 P70

当电话那头接通时,我说:“你好,保琳。 P71

你觉得呢?”“这么说吧,罗伊。 P72

我想,没有我的介入他们也会做得相当出色,于是便离开了。 P73

最后,我们真的开车去了。 P74

当然,我又彻底爱上了它。 P75

与独具匠心的手工艺者的想象力相比,它们更多地反映了二十世纪人们的聪明才智。 P76

但它们有些许瑕疵。 P77

那是一幅十九世纪格洛斯特满帆快船画,和其他所有以快船为主题的画没有区别,不同之处仅在于上面多了一圈脏脏的痕迹,像扩大版的咖啡圈,圈印的周围是那只船和几英里海洋。 P78

”这个高大直爽的黑发女人继续专心看下一幅画。 P79

”她看着我,表情并不十分友好,然后把画一转,伸直双臂,将其举到眼前。 P80

我花了几百美元买的那些作品,在当时还是相当划算的,之后,这个画家的画价格又上涨了些,虽然只是昙花一现。 P81

他倾身向前,更仔细地看起了这幅画。 P82

”“这儿就一枚硬币,”老板认真地说,“那样的话,就应该有三十枚。 P83

“留着给你那五十美元的巨作吧。 P84

最后,她说她很喜欢,但却还是看不出它的独特魅力所在。 P85

而最终,诱惑力实在太大。 P86

”这句话没有任何意思,但却提醒了我,我们正在进行着危险游戏,虽小却真实存在,这让我有那么一小会儿感到不舒服。 P87

他扭头伸向车里跟司机交代了几句,然后转向我这边停留了片刻。 P88

我把自己的手提包拿回了位于大理石路的家,当然,也没忘了《犹大的诱惑》。 P89

拉尔夫·比曼给我当律师有十五年了。 P90

要是史蒂夫在的话,事情就会好多了。 P91

今晚,他说:“你知道,詹妮特-多诺霍一直想收购或者兼并贾诺斯集团。 P92

我一直是从经销商那儿获取报道。 P93

此时,他伸手向后拨弄着自己稀疏的头发,动作让人十分生厌。 P94

他们或者要高额回报,或者想写书,亦或者变得疯狂。 P95

我不具备这种态度,但他们也不具备。 P96

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我认出了她的侧影、她的站姿与动作,而且我认得她那米黄色的外套以及她的帽子,帽子正是她最近帮忙设计的那款。 P97

虽然我没有看到有人在隔开公寓电话总机的高位挡板后面走动,但我听到了声音。 P98

而我个人却觉得那是个无聊的地方。 P99

“听起来是个有趣的下午,”我说,“你这个新朋友叫什么?”“哦,只是个男的。 P100

”“你又要翻旧账了是吗?用爱丽丝的事糗我,是吗?”她的声音如蜜蜂般嗡嗡地响起。 P101

“你个婊子养的,”她咆哮着,“你说!你,所有人!你们!那真是荒唐!”我机械地伸手拿玻璃酒瓶倒酒,白兰地飞溅着进入我的杯中。 P102

继续装啊,你个婊子养的,努力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 P103

然后,她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身体有点扭曲。 P104

“哦,天啊,保琳!起来!”我扔下玻璃酒瓶,将手伸进她的衬衣,放在心脏的位置。 P105

我意识到自己必须谨慎,谨慎对待任何东西!我用手帕垫着关上水龙头。 P106

我悄悄地踩着走廊的地毯走下楼梯。 P107

他穿着拖鞋和长袍。 P108

“你确定?”这太荒唐了!我忍住了一阵狂笑,相反,简短地告诉他:“我确定。 P109

但是,我想——见鬼,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P110

我也知道我一离开或者卷入此类麻烦,公司将会发生什么。 P111

我喝了点酒,她一定也喝了些。 P112

老天啊,就在杀她的三十秒前我都不曾有过这样的想法。 P113

还有,我得去弄些干净的衣服给你换上。 P114

“继续说。 P115

”“世界上唯一一个看见你进入保琳公寓的人,而你却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是否知道你或者认识你?”“是的,是的,是的。 P116

这种麻烦发生在厄尔身上也是稀松平常的事,除了他先动手,整件事情都没有真正让我吃惊的地方。 P117

这就没错了,非常可靠!各个证据都会表明厄尔曾频繁出入保琳的公寓,但最后一次却没有任何证据。 P118

当厄尔正在发泄那代价昂贵的该死的怒火时,我们的一个职员埃默里·马斐逊正好给我家打电话了。 P119

”我所知道的全部就是保琳曾告诉说这个男人的名字叫乔治·切斯特。 P120

即使老板不认识那个男顾客或者女顾客,他也必定听到了许多东西,能为我们找到那个家伙提供些新线索。 P121

“不,我知道该如何避免。 P122

”“我不希望你有危险。 P123

如果那样,我们有不在场的证据,而我们的辩词是:他说他在出事地点看见你了。 P124

但他究竟察觉到多少,我们永远不得而知,对吧?而且也一定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干什么。 P125

最后,他用沙哑的声音痛苦地说:“我不能看着一个人被残忍地杀害。 P126

但你为何如此担忧?你我都见过此类事情,我们也曾为了挣很少的钱而相互协助做任何事情。 P127

”他已经将自己的智力水平降到我们公司的作家的级别了,我曾见识过这奇怪的智力认知。 P128

又过了极漫长的时间,他才开口说话,我知道他内心已经平复了。 P129

当我坐下吃早餐,评论着昨天蛋糕上的小葡萄已经飞快地长成今早的李子干时,也仅仅是比大钟晚了十五分钟而已。 P130

新闻说她的尸体是在星期天中午被发现的,而死亡时间锁定在前一天——也就是星期六——晚上十点左右。 P131

”“怎么了?”“没事,当然没事。 P132

“嗯,也许吧。 P133

这还会将我暴露于谋杀案的现场。 P134

到了公司,我径直走进了办公室,而秘书随即跟过来告诉我史蒂夫·哈根打来电话,让我一来就去找他。 P135

你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吗,现在?”“没有。 P136

”“呃?”他翻弄着便条。 P137

史蒂夫停下来,看着我。 P138

”由此可见,厄尔直接去找哈根了。 P139

”我开始有了一个模糊的想法。 P140

“我们急于要找到这个人。 P141

在那对眼睛里,我看不到任何商量的余地。 P142

如果我选对了组员,尽我所能扭曲调查结果,全力以赴干扰调查,在安全的范畴内将其推向棘手,那么他们要找到乔治·斯特劳德可能还需要很长、很长、很长一段时间。 P143

伯特·芬奇、托尼、纳特、西德尼及剩下的人继续做自己手头上的事。 P144

”十五分钟后,我将核心组员召集到我办公室。 P145

如果是常规资料,你可以直接去相应部门提取;如果是特殊材料,你可以直接来这儿找我或者罗伊,在我因某些原因必须离开时,罗伊将负责这儿的工作。 P146

”“但是,我们还得依据一些事实。 P147

认真查查帕特森,如果她已经去世,就查查她的朋友。 P148

”爱德华·奥林听到这个讯息后,似乎陷入了思考,好接受并消化它。 P149

”我停顿了一会儿,好让这个不具说服力的逻辑为大家所消化。 P150

一有消息就汇报,而且要经常汇报。 P151

或许他们实际上正计划增加和我们主题相关的杂志。 P152

”罗伊表示认同,之后他说道:“但我觉得如果根据我的直觉来追踪调查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P153

”“我觉得它会使事情简单化,”他说,同时离开了挂着那幅画的墙。 P154

吉尔家在电话簿中有记录,而且不是特别远,所以这部分信息应该是真实的。 P155

我付了85美分的午餐钱——一个贪污公款的骗局,而这已经让我吃得难以消化了。 P156

这正是便条中提到的。 P157

只要你说出来,我就能拿出来。 P158

”我喝尽杯中的啤酒,注视着他,不确定他是在跟我开玩笑,还是处于半醉半醒甚至完全疯癫的状态。 P159

我的天啊,这个家伙是不是期望每一轮都能喝到免费的酒啊?这还不打紧。 P160

最后,我实在是无法忍受这份无聊了,便说:“呃,我想让你看看那个球,看能否帮我找到我的一位朋友。 P161

”他凝视着房间的远处,显然是在思考,疯癫的表情在他脸上褪去了一点。 P162

‘在你的远洋轮船上给我定一间豪华套房,吉尔!’他一直说啊说啊,最后我们将他平安地送回了家。 P163

”他走到吧台别处去招待一些刚进来的顾客,我便打开《创作季刊》。 P164

”“不错。 P165

”“好的。 P166

那么,我现在该怎么办?回办公室吗?”电话那头停了一会儿,我内心瞬间燃起了希望。 P167

记住,这是个紧急任务。 P168

然而,在埃默里身上,我或多或少地察觉到,他本质上是一个坚定的新闻记者和感情丰富的侦察员。 P169

让伯特就此独立进行,怎么样?”埃默里叹了口气。 P170

而与此同时,不久前发生的那起谋杀案是今年最轰动的案件之一。 P171

你所要做的就是紧紧跟进案件的进展,然后向我汇报,只对我一人定期汇报。 P172

我不能把画搬走。 P173

除了我自己,我不放心任何人去做这两项工作。 P174

在车库里,我看到厄尔·贾诺斯的司机比利正从车里出来。 P175

“下午有点破差事,”我说,并对他苦笑了一下,“我猜这辆大车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P176

但是司机无须担心,贾诺斯先生也是。 P177

正如比利会被派来毁掉我一样。 P178

那幅画可以暂时不出现,但毁掉它绝对是浪费时间。 P179

如果有必要,我甚至可以向较大规模的流动式出租车运营商查查那天晚上在邻近地区接过客的出租车的收费单。 P180

我直接进了2618室。 P181

“常去之处”栏写着:古玩店、凡·巴特、吉尔家。 P182

我们正讨论着呢,还没写到黑板上。 P183

”“有道理。 P184

这意味着什么吗?”我看着罗伊、珍妮特和利昂。 P185

接着,他又新添了一栏。 P186

“一块手帕,”我听到罗伊说,声音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有可能被追踪到,因为它明显价格不菲,而且上面还有个旧标签,我觉得那是洗衣店留下的。 P187

大约一年前,我在布兰顿&丹特家买了许多手帕,这是其中的一块。 P188

他会再去吉尔家或凡·巴特的。 P189

和她大概谈了一个小时,重温了她以前展览的目录,看了她三流的作品,还努力让她那四个孩子不扯我的头发。 P190

此处为引用。 P191

“我一直在她的工作室里,也就是她住着的阁楼里翻找查看——天啊,那儿就是老鼠与白蚁的天堂。 P192

但我还有事情要做。 P193

对于这个浮躁懦弱的笨蛋,我比他亲妈还要了解他。 P194

”我们在史蒂夫的办公室,史蒂夫坐在办公桌后,我坐在桌子的一侧。 P195

我能够承受,但必须找到那个该死的幽灵,而且要在其他人之前找到他。 P196

你知道德洛斯牵扯其中,但你却不知为何忘了告诉我。 P197

“是的,我有个想法,”他告诉我,“我觉得谋害德洛斯的凶手和我们要找的那个人关系密切,他们甚至是同一个人。 P198

”“不可能,”史蒂夫严厉地告诉他,“让我来告诉你原因。 P199

“酒馆清单已经直接给我了。 P200

如果不是出于什么特别的原因,没有人会突然摒弃自己的生活习惯。 P201

“至少,他不再去以前总去的所有地方。 P202

既然我们已经认定这起谋杀案和我们的特殊任务如同卵双胞胎,那我们便有更多的线索可以追踪。 P203

我们掌握的时间与警察掌握的时间吻合。 P204

我想我明白他在想什么。 P205

”史蒂夫眼里闪烁着兽性般凶狠无情的目光。 P206

他惊讶地问我:“你一直没怎么睡过觉,是吗?”“自那事情发生后,就没有。 P207

说到这一点,过去一周的每个晚上我都没有见到他。 P208

“讲嘛。 P209

”“她们做什么了?”我头一次发现他肯定是瘦了不少。 P210

那,那正是最终让刺痛变得如此可怕的东西。 P211

乔治,这种情况持续了多少年呢?“但是她仔细地想了想,然后有一天她告诉索妮娅:‘索妮娅,如果每次我照镜子的时候你都妨碍我,那我也会妨碍你的。 P212

人的神经不可能在被毫无限制地打击和撕裂后仍然保持无恙。 P213

她急忙去取书包,里面装着一册画本、一本图画书和我上次看到的一把零零散散的珠子、一些被遗忘了的坚果以及一只笔端破了的钢笔。 P214

“里面写的一些东西,我正想要问问你呢。 P215

“天啊,乔治,不要假装不高兴了。 P216

”“哦,好吧。 P217

当他说我不适合《犯罪资讯》时,并没有实质意思。 P219

除了我,每个人似乎都参与其中。 P220

那天晚上,我见到了弗雷德·斯泰赫尔,詹妮特-多诺霍的总裁。 P221

”“所以呢?”“呃,我非常恼火。 P222

你知道有这样一个团体,里面每个个体都市值百万美元,而且还会带来股息,与此同时,你也知道没有人会打击、扼制或毁掉这一回报丰厚的投资。 P223

我告诉过斯泰赫尔,我会告诉别人的,那混蛋就只是笑。 P224

这再次证实了厄尔当时在那儿,对吧?然后,哈根说他想在星期一早上见我。 P225

明白了吗?”他稍稍点了点头,表情疏远,继而又恢复了坚毅,等着我继续。 P226

这个名字对你有用吗?”“没有用。 P227

他们派去北部的那个人手里也拿着不少照片,有五六十张呢。 P228

我告诉自己,它只是个工具,一个庞大的机器,而且这机器还看不见。 P229

我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份名单,上面列着六年前城外未更新执照的酒馆。 P230

”我上楼去了。 P231

它就位于照片的正中间。 P232

“我们不是在找一个失踪了数月的人。 P233

”我一边看着他,一边等着他继续。 P234

不过他还没有出现。 P235

”我说。 P236

迟早我的手下一定会检查整栋大楼,一层楼一层楼,一个办公室一个办公室,查找那个唯一没有回家的人。 P237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来访了,但我并不介意。 P238

克劳斯梅尔先生小心翼翼地提起裤腿,他总这样,然后在一张大皮椅上坐下,那儿原先摆放的是一把摇椅。 P239

”我解释道,这才发现自己确实在发火,因而感觉很惊恐。 P240

“我的意思是,在某些方面。 P241

那些正派体面的疯子最喜欢拿屠夫的刀子乱划油画,用颜料乱泼它们,用火烧毁它们,而他便是他们当中的一个!天啊,他像极了彼特。 P242

“我们已经找到那个买您画的人了,帕特森小姐,”他说,极力地控制着自己,“我们确定知道他所在的范围,可能随时会找到他。 P243

你们在找同一个人——买了我画的人和杀了那个叫德洛斯的女人的人。 P244

凶手不得不处理了它以保住自己的命。 P245

四岁的伊迪丝——迈克的女儿——责骂我把她的鸟巢拿走了。 P246

你们《实情》的人有个特点,那就是乐于了解所有的秘密。 P247

如果其他人以毁掉画为乐,那就随他们的便吧!或许那是他们表达自己创作天性的方式。 P248

然后,他装出一副笑脸,把我带到了前面。 P249

但我无法理解,我犹豫着。 P250

”“是的,我很喜欢这幅画。 P251

”克劳斯梅尔先生重新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个叫斯特劳德的人。 P252

”“会吗?”我冷冷地盯着斯特劳德说,“我想更有可能它已经被毁了。 P253

“黑麦威士忌。 P254

今天是时候让一切结束了。 P255

“你怎么不回家?”罗伊问我,“你现在什么也不能做,不是吗?”我摇摇头。 P256

“不可能。 P257

“我们可以让那些目击者,加上楼里的保安和我们自己的一些人,从上向下搜查一遍,一间办公室一间办公室地搜。 P258

“我觉得这样差不多了,你说呢?”天啊,代价真大啊!欠下的债总归是要还的。 P259

”我在一张出纳员表格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数额处空着未填,然后将它扔给了利昂。 P260

“我不明白还有什么理由让我们等着。 P261

我走向他。 P262

”“我再想想。 P263

“没有人会再阅读文字了,”我继续说道,“形象化的演示是整个未来的趋势。 P264

她的声音听起来异常高兴,但我猜不出原因。 P265

她叫什么名字?”“克劳迪娅。 P266

她说:‘我这是在哪儿呀?’”成功了!我听到乔吉娅因为不相信而咯咯地笑了起来。 P267

告诉他身份之后,我便问:“帕特森的作品实际值多少钱?”“不好说,”他说,“您是想买呢,还是有画要卖?”“都有。 P268

但是,很不幸的是,我没有那幅画。 P269

它即是虚无,我本欲补充点什么,但却理解更深。 P270

有那么一会儿,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都以为她会从椅子上摔下来呢。 P271

”有那么一会儿,吉尔和那个帕特森女人一直玩着游戏。 P272

我的画在哪儿?我想把它要回来。 P273

”“我当然是成心的。 P274

在吉尔家门口,我把她塞进了出租车,付了车费,然后把她家地址给了司机。 P275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