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盈余:自由时间的力量【腾讯掌门人马化腾首度亲笔作序】

good

《认知盈余》是第二本。 P15

互联网的高速运算、处理能力,让每个从业者得以高效、快速地完成自己的工作。 P16

发展潮流的漩涡正在席卷我们,网络正在发生演变。 P17

靠单一产品赢得用户的时代已经过去、渠道为王的传统思维不再吃香。 P18

克莱·舍基的每一次发现,其实都是在提示我们,未来人类世界的一个全新的发展维度。 P19

《未来是湿的》关注的是社会化媒体的影响;而《认知盈余》的核心主题是,随着在线工具促进了更多的协作,人们该怎样学会更加建设性地利用自由时间也即闲暇,来从事创造性活动而不仅仅是消费。 P20

)认为新媒体与传统媒体判若鸿沟的人通常也强调代际的变化。 P21

导致媒介消费量减少的选择可以是微小的,同时又是庞大的。 P22

这并非简单的硬件转移,而是用户习惯的重大迁移:人们现在可以一起做很多更有用、更好玩的事情了。 P23

例如,约翰逊争辩说,情节简单、黑白分明的电视剧早已失去市场,今天再看《豪门恩怨》,我们会十分惊异于它的天真做作。 P24

况且,在我们真正创造出任何有意义的产物之前,我们必得经历一个消费和吸收的过程,并对我们所消费和吸收的进行思考。 P25

庞大的选择是一种集体行为,是数以百万计的微小选择的集合。 P26

对于那些突然陷入一种陌生而又缺乏人情味的生活的人来说,杜松子酒就像一种社会润滑剂,使他们不至于彻底崩溃。 P27

为了恢复工业化前的社会规范,从18世纪20年代末起,议会开始查封杜松子酒。 P28

集中的人口促使咖啡馆以及后来的餐馆遍地开花。 P29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持续增长的国内生产总值、教育水平以及人均寿命迫使工业化社会去努力解决一个全国性的、之前从未遇到过的问题,那就是自由时间 。 P30

因为电视同时调动视觉和听觉,甚至只是稍微关注一下的人都会挪不开步子。 P31

2007年,在由《经济心理学》杂志(Journal of Economic Psychology )发起的一项《看电视让我们变快乐了吗?》(Does Watching TV Make Us Happy? )的让人如梦方醒的研究中,行为经济学家布鲁诺·弗雷(Bruno Frey)、克里斯蒂娜·贝尼希(Christine Benesch)和阿洛伊斯·斯塔策(Alois Stutzer)断定,不仅不快乐的人群比快乐的人群看更多电视,而且人们常常会为了看电视而把其他活动推到一边,而那些活动虽然并非即刻愉悦人心,但却能提供长久的满足感。 P32

线索之一便是,观察电视收看时间的急速增长是如何导致其他活动,尤其是社交活动被取代的。 P33

于是看电视创造了某种单调的重复工作(treadmill)。 P34

此事件引发了对维基百科上冥王星这一词条的编辑高峰。 P35

虽然他用的是“在信封背面涂涂画画”的粗略算法,但在数量级方面是正确无误的。 P36

发达国家的生活中包含了太多消极参与:我们在工作中是办公室寄生虫,在家又成了沙发土豆。 P37

这种对自由时间的使用选择使得电视行业为之震惊,因为“看电视是消磨时光的最好办法,这一曾经为观众所认可的观念”,已经作为社会的一种不变特征存在了很久。 P38

博斯特尔和他的同事们在发表于《哈佛商业评论》的一篇《为你的产品找到正确的角色》(Finding the Right Job for Your Product )的文章中指出,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关键是停止孤立地观察产品,并放弃对早餐的传统理解。 P39

当我们谈起网络和短信的作用时,我们很容易犯奶昔错误,我们只会关注工具本身。 P40

2007年12月,一次极具争议的选举使得支持和反对姆瓦伊·齐贝吉(Mwai Kibaki)总统的双方陷入针锋相对的境地。 P41

我们通常依靠政府或者专业媒体来获得集体暴乱方面的信息,但在2008年初的肯尼亚,鉴于党派狂热和审查机制,专业媒体不会报道这些内容,而政府对此也不愿意报道任何消息。 P42

少数人使用廉价的工具,投入很少时间和金钱,就能在社会中开拓出足够多的集体善意,创造出5年前没人能够想象的资源。 P43

收集这类图片最多的是一家名叫ICanHasCheezburg的网站,它是以它最初的图像来命名的:一只灰色的猫张着嘴,狂躁地瞪着眼睛,配以“我能吃奶酪三明治吗?”的标题(“大笑猫”的糟糕拼写让它声名狼藉)。 P44

再愚蠢的创造也是一种创造。 P45

这实际上是一种同义反复,文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便是参与——聚会、活动和表演,除了这些地方,文化还能从哪儿来呢?和别人一起创造并分享某样事物,这一简单的举动至少代表了对某种旧有文化模型的回应,而这种文化模型现在正披着科技的外衣。 P46

“人们哪儿来的时间”,问这样问题的人通常并不是在寻求答案。 P47

戴夫·希基(David Hickey),一位反传统的艺术历史学家和文化批评家,在1997年写了一篇《和打酱油者搞浪漫》(Romancing the Looky-Loos )的文章,他在文中讨论了各种各样的音乐听众。 P48

它们创造的还是一种回应、讨论、争辩甚至创造的机会。 P49

对于我们每年消耗的一万亿小时的空闲时间来说,任何转变——不管多么微小,都可能是很大一部分时间。 P50

那时父母为了给我过16岁生日,送我去纽约城找我的堂兄。 P51

想想下面这个问题,其答案在近年来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一个拿着相机的人遭遇一件全球性大事件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你从一个自我中心的角度阐述这个问题,那就是,我能遇到这件事的概率有多大?这种概率很小,小到让人难以察觉,并且从个人角度来推断的话,总体概率似乎也很小。 P52

用这种方式来看待分享或许比较冷血——我们越来越多地通过陌生人随机决定分享的内容来了解世界,但即使这样也是对人类有好处的。 P53

这两个事实适用于本书中所有的故事,从Ushahidi这样的富有启发性的分享到像“大笑猫”那样仅供自娱自乐的活动。 P54

了解一件因为我们的认知盈余而变得可能的事情,意味着理解我们累积自由时间的方式,利用这种新型资源的动机以及我们事实上正在彼此创造的机会的本质。 P55

要从中获得价值,我们必须让它变得有用或者能利用它做一些事情。 P56

它也是2010年美国收益第三大的电视剧,每半小时创收274万美元。 P57

——译者注 [12] 《盖里甘的岛》中的两个女性角色,就好比中文语境中的红玫瑰与白玫瑰。 P58

现在,除了时间,我们还拥有任由我们支配的工具,并不是我们的工具塑造了我们的行为,但是工具赋予了行为发生的可能。 P59

表面上看来,这项自由贸易协议结束了此前的禁令,但那是在韩国民众参与进来之前。 P60

那她们究竟来自哪里呢?这些女孩一直都存在——毕竟,她们是韩国的公民,只是此前她们没有被大批地动员起来。 P61

东方神起从未真正建议任何公共甚至政治活动。 P62

主流韩国媒体报道牛肉禁令的解除,一小部分专业媒体制作者将此消息传达给一大批彼此不太搭界的业余媒体用户(这是20世纪广播媒介和印刷媒介的常态)。 P63

镇压与李氏政府的初衷大相径庭。 P64

然而,在韩国此次抗议期间,媒体不再仅仅是信息的来源,而同时开始成为协调的核心力量。 P65

另外,韩国政府强势推行上网实名制 [1] 。 P66

乍看之下这个问题似乎和媒体毫无关联,但有效解决交通拥堵的重要方法之一就是合伙搭车(carpooling),合伙搭车的关键并不在于汽车本身,而在于协调。 P68

上述这些策略非常有效:到2009年底,PickupPal.com已经拥有了107个国家的超过140000的用户。 P69

Trentway-Wagar主张鉴于合伙用车曾经很不方便,因此应当一如既往地“不便”,一旦这种“不便”消失,就应当有法令重新介入。 P70

PickupPal主要从以下几方面利用社会化媒体:首先,PickupPal能够迅速为其用户提供充足的信息以解决现实生活中的问题。 P71

古登堡意识到如果将每一个字母都单独刻字,就可以根据所需将这些字母重新排列。 P72

活字印刷术打破了这个瓶颈,当然日益壮大的欧洲印刷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印刷更多《圣经》。 P73

但出版社的开销很大,因此需要有专门的工作人员来经营。 P74

虽说金斯顿因为这部30年前的旧作而得到承认是桩喜事,但她在演讲中讲述的一段发生在2008年的故事,却令在座的出版商都不寒而栗。 P75

政治话语并没有因为这一篇社论的出现得到任何丰富。 P76

报刊令马丁·路德的《九十五条论纲》(Ninety-five Theses )和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On the Revolution of the Celestial Spheres )得以广泛传播,变化的文本形式影响着今天我们所知的欧洲的崛起。 P77

其博客恰恰提供了沃尔夫想象的那种写作空间,在这里女人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聊天,不必担心男人的监视抑或广告商的审查。 P78

当某项资源稀少时,控制该资源的人会觉得资源本身很珍贵,而不会停下来考虑该资源的价值中有多少是由于资源稀缺造成的。 P79

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在1951年就已经显而易见了。 P80

而今天,革命集中在对业余爱好者融入生产者的震惊里,我们发表公共言论时不再需要借助专业人士的帮助或许可。 P82

这种表达方式让我们的认知有些模糊,但如果我们总想弄明白现实生活中每个系统的每个细节,我们会不堪重负。 P83

当环境稳定到连把经由电缆而不是天线获得电视信号都能被当做剧变时,有一种媒体的出现会非常令人震惊,这种媒体能让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无限制地完美复制由他人无偿提供的作品。 P84

因为所有的数据都是数字化的(用数字表达),所以不会再存在类似于副本的情况。 P85

这项新的选择在原有的广播媒体和通信媒体间架起了一座桥梁。 P86

在我们头脑中有关媒体业的潜在理论的指导下,前述那种慷慨、公开而又极富创造力的行为看起来着实令人费解。 P87

如果我们把提供“大笑猫”的网站ICanHasCheezburger看做是15世纪印刷模式的现代版模型,那么网站的工作人员无偿付出劳动的事实就不仅仅令人讶异而更是有失公允。 P88

“数字化佃农”影响最大的实例之一来自美国在线(America Online,AOL)网络服务的志愿者们。 P89

基于这种现实,“数字化佃农”的逻辑就丧失了其大部分的说服力。 P90

他们可以理解这种从稀缺到过剩的转变,因为今天我们还在经历这样的过程。 P91

当我告诉我的学生们普通群众的沉默都是装出来的时候,他们纷纷表示赞同。 P92

尽管他尚未完全掌控局面,他的助手也不赞成他这样做,但他还是公开承认了,因为人们没等他开始说就已经试图去了解事件真相了。 P93

但现在,这个旧世界已经让位于一个全新的世界,在这里大多数形式的交流,不管是公开的还是私下的,都以某种形式可为任何人所用。 P94

——译者注 [7] 美国著名女权主义作家兼学者。 P95

想要分享的动机才是驱动力,而技术仅仅是一种方法。 P96

他有才华、充满激情,而又魅力四射,他的粉丝团上至奶奶级别,下至青春少女。 P97

“葛洛班之友”们在每次这样的聚会时都会进行募捐,每次往往都会募集到上百美元。 P98

其主要职能是建立了一个合法的募捐渠道,使得有慈善心的“葛洛班之友”们以葛洛班的名义募捐,使基金会得到捐款,然后分配钱款。 P99

通常的非营利组织,像“救助儿童”(Save the Children)和“塞拉俱乐部”(Sierra Club),都是先建立组织,再招募成员;先成立机构,再筹集钱款。 P100

该问题的答案我们也很熟悉:JoshGroban.com为人们提供了一个聚会、分享想法和目标、彼此鼓励的场所,也给予他们一个招募志同道合的“葛洛班之友”的机会。 P101

德西对数十组被试都重复了这个过程,所有被试都以为组装这些形状就是实验本身。 P102

他们在索玛上花的时间平均下降了2分钟,也就是说在收入被剥夺后,他们的关注时间下降了两倍,正如当收入被计入实验时,他们的关注时间上升了两倍一样。 P103

他断定,像得到报酬这样的外在动机能驱逐像喜欢该事物本身这样的内在动机(一种动机驱逐另一种动机的概念也存在于关于电视观看的文献中——看电视驱逐了社交活动)。 P104

这一构架几乎没有对不同的动机进行区分,并且现钞始终是一种具有最多功能的刺激因素。 P105

美国慈善协会(The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ilanthropies)把那些将募集到的善款的40%作为运营费用,另外60%用于慈善事业的慈善机构定义为合格——不糟糕,但也不算好,而运营费用控制在15%,捐献出85%善款的慈善机构则可以被评为优秀。 P107

一个关于电子游戏的研究表明,最吸引玩家的并非游戏中高仿真的画面和暴力场景,而是玩家在精通这个游戏后能够控制并胜任它的感觉。 P108

接手一项过于庞大繁复的工作可能会让人泄气,但接受一项过于简单、毫无挑战的工作同样令人感到无趣和无精打采。 P109

自己创造的事物就算很普通,和消费别人创造的质量上乘的事物相比,它仍然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吸引力。 P110

这些完成索玛立方体解谜后的口头回报能让他们更好地完成解谜,这种改进甚至在口头反馈结束后仍能持续下去。 P111

作为一种类比,想象一下你在《美丽住宅》和《美好家园》杂志中所看到的各种厨房,它们的设计十分完美,所有的东西都各就各位,所有的东西都井井有条。 P112

·琳达,她制作了我们葛洛班之友慈善组织的卡片,并把这些感谢卡片寄给大卫·福斯特基金会的捐赠人。 P113

对于一群业余爱好者来说,这样的成绩已经相当不错了。 P114

业余动机和公共规模技能只在有的情况下可以被用来区分“业余爱好者”和“专业人士”,然而动机却总能对两者加以区分。 P115

这让我们习惯于两种行为模式:行为源自内在动机的人们——业余爱好者,在相对私密的环境中活动,而源自外在动机的人们则在更公共的场合中活动。 P116

同样,茱莉·克拉克、瓦莱丽·索奇和梅甘·马库斯在创立葛洛班之友慈善组织时都住在不同的地方,但这并没有阻碍她们创立一个后来筹集到100万美元的慈善机构。 P117

卖家论坛中发出了一些类似于“关于CPSIA你所要知道的所有事项”和“CPSIA测试——让你承受得起”的会话讨论。 P118

(“大笑猫”就是这种混搭的例子:一个人把文字说明加到现成的图片中去。 P119

他们的动机是非常个人化的:他们渴望自治和拥有胜任感。 P120

沉溺于对成员资格和共享的感觉中,会增加我们对更多连通性的渴望,而这又会增加表达。 P121

如果你喜欢《高尔夫文摘》,或许该拿本《老虎斗》(Tiger Beat ) [7] 。 P122

FanFiction.net上目前已经积累了50多万个有关哈利·波特的故事,还有更多的故事发布在其他网站,如FictionAlley.org和HarryPotterFanFiction.com。 P123

·免责声明:哈利·波特或其他任何角色都不是我创造的……我只是借他们用用!作者可以合法借用其他作者创造的人物,同人小说是一种特别创意,作者可以在那些原有的虚幻故事中创造新人物或新情节而无需经过原作者的允许,律师看到这些一定会笑得把咖啡呛进鼻子里。 P124

事实上,克莱尔事件最可悲的影响之一就是它在哈利·波特同人社区制造了分裂。 P125

人的内在动机十分强烈,因而更趋于可以给他们带来回报的经验。 P126

因此,接下来“愤怒的醉鬼侏儒”汉克(Hank, the Angry Drunken Dwarf)就开始了他的夺冠之路,此人荣膺1998年《人物》杂志网站上举办的“最美丽的人”评选冠军。 P127

但是,如果你只是假装给人们提供一个内在动机的宣泄口,但实际上却把他们塞进已经设定好的框架内,你可能会遭到人们的反叛。 P128

——译者注 [3] 巴塞罗那的加泰罗尼亚菜具有典型的地中海风味,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健康的饮食之一。 P129

谁能充分利用这一机遇,谁就能改变人们的行为方式。 P130

20亿人通过互联网相互连接,自由时间总计高达数万亿小时,但认知盈余并不等同于这些散落在全世界的自由时间的简单相加。 P131

诸如《老年人竟然上网聊天!》这类文章,其背后流露出的惊讶来自于以技术手段为中心的观点,却忽略了这类交流所隐含的社会机遇。 P132

禁锢于这样的理论框架中,便无法解释为什么会有人愿意上传视频到YouTube或是编辑维基百科的条目。 P133

他们非常热情地邀请身边的“火人”们来免费打电话,但是只有很少的人这样做,因为大多数人不记得任何电话号码,他们没带手机,所以也无法从手机里查找号码(内华达州沙漠的部分地区没有信号,无法使用手机)。 P134

滑板与画室20世纪70年代早期,干旱和经济衰退使得加利福尼亚州南部的许多游泳池干涸了。 P135

他们并非致力于达到某种最终的或正确的滑行方法,也不是为了精通某种不为人知、不可复制的秘诀,而是为了在开放、竞争的环境中发展新的风格和技巧,以便获得他人的响应。 P136

在《协作圈:友谊动机和创造性工作》(Collaborative Circles: Friendship Dynamics and Creative Work )一书中,作者迈克尔·法瑞尔(Michael Farrell)详细讲述了朋友圈和合作小组是如何改进团队想法并对其进行传播的。 P137

”同时,延伸组会将核心组的观点加以传播。 P138

社会科学中最著名和经典的实验游戏之一叫做“最后通牒游戏”(Ultimatum Game)。 P139

游戏版本不断变化,有分几百块钱的版本,有对参与双方匿名性控制更严以减少其对报复担忧的版本,也有针对不同年龄层、不同社会阶层、不同文化的版本。 P140

在一个加强这一假说的游戏版本中,提议者变成了一台电脑,更重要的是,响应者知道对方是一台电脑。 P141

这正是游戏中响应者在得到过低回报时所做的。 P142

然而,社会生产中的规范早已存在于市场文化中,并不代表着两种模式能轻易杂交。 P143

)这种变化是一个简单的事实——数字网络让分享变得廉价,让全世界的人都成了潜在的参与者。 P144

认为人生性自私的预言可以自我应验,创造出为个体提供广阔行动空间的体制,但是对于更大的公共利益来说,这种体制为公共价值或集体资源管理提供的空间很狭小。 P145

群体中这类有效的管理通常得益于成员之间不断的沟通和协调,而这些沟通和协调往往是发生在一个公共的物理空间里的。 P146

它要求人们搞清楚如何去鼓励互相尊重,平衡与他人利益相悖的自私动机。 P147

该许可证以一种版权的形式规定,任何人,包括其创建者在内,都不能阻止Apache的各种版本继续以免费的形式流通。 P148

Apache的非商业化并非偶然。 P149

相反,他们成为了边缘成员,他们的个人成就往往不及那些创建者那么重大,但是他们所有贡献的集合对于Apache的进步来说是举足轻重的。 P150

后来,最极端和纯粹的公共选择尝试没有取得成功,福利国家的崛起缓和了纯市场的观点,争论的结果融合为一个宽泛的中间地带, 在不同的地方,公共的和私人的创造产生了不同的混合。 P151

我们的媒介环境中新增加了上百万名参与者,迅速扩大了这种对等生产的规模和范围。 P152

得到这一信息后,你就可以直接从那些用户的电脑上把这首歌拷贝过来。 P153

人性改变是非常缓慢的,这些改变中包含了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为了适应环境而产生的机制。 P154

但突然间,经济环境变得鼓励壮志雄心了,人们所想象的年轻人理应有的核心心理特征就这样消失不见,反倒是被相反的心理特征所取代。 P155

(从我对自己20岁时的记忆来说,如果那时有机会的话,我们一定会很乐意也那么做的。 P156

因为拷贝既不花费任何成本,也不会带来不便。 P157

架构的选择可以深刻地塑造系统使用的文化。 P158

它只是通过正确的激励方式,将新的机遇与旧有动机结合起来的产物。 P159

一旦召集到了足够的人手,这群年轻人就会于星期天出现在当地的一个公共市场里,着手收集垃圾。 P160

更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甚至还容易受到普通朋友之外的社会网络中的人的影响。 P161

“负责任的市民”(以及Apache网页服务器、葛洛班之友慈善组织)背后的驱动,是拥有共享文化、结构松散、相互协调的小组,这些小组不仅比个人执行任务更有效,比使用价格信号的市场更有效,也比使用管理指导的政府更有效。 P162

一个实践社区的存在,与其说是为了维护社区中某些特殊的知识,不如说是为了维护将社区团结在一起的文化。 P164

格尼茨和鲁斯蒂奇尼是这样描述主流威慑理论的:“当消极后果被附加到某种行为上时,人们会减少这种行为的发生。 P165

(另外4所中心作为控制组,依然保持不变,以保证在选定的6所中心里任何被观察到的现象都是罚金带来的后果。 P166

格尼茨和鲁斯蒂奇尼在3个月后撤销了该罚款制度。 P167

罚款制度的引入不是个人化的,不仅会影响个别迟到家长的行为;它是社会性的,带来的是家长和工作人员之间一整套全新的关系。 P168

我一边说,“对了,还要再收25美金。 P169

然而,我们确实具备相关的能力,我们非常善于将别人的信仰暴露在这种审查之下。 P170

如果一种主张缺乏可证伪性,就会受到很大的怀疑。 P171

并且,当炼金术士们描述他们的实验时,那些描述都是不完整和含糊不清的。 P172

重新整合让通晓某物有别于拥有某物。 P173

世上存在不为人知的信息,但是不存在不为人知的知识。 P174

简明的配方形式可以在面对相同困难的团体中加速知识的分享,这样其他人也更容易从这种形式产生的知识中获益。 P175

也就是说,要想真正利用兼容性,一个团体需要做的不仅仅是了解它的成员在想什么。 P176

”如果一个开源项目的社区成员都以使软件不断完善为己任,那么他们会努力去鉴别和推动进步。 P177

他还没满20岁时,就进了大学。 P178

如果学习小组真的在一个叫做地牢的房间做化学作业,那在学校里做作业和在网上做作业没有任何区别。 P179

(参加这个小组的学生都坚持说,分享答案这种事情从未发生过。 P180

它能在一个已知的社会团体中廉价、迅速地散布信息,并且不要求参与者出现在同一时间和地点。 P181

瑞尔森大学的反应一部分是由于这些假设在这个时代已不再适用,因此突然需要改变政策而造成的。 P182

因为选择余地不多,学习小组才被限制在面对面的互动形式中。 P183

Zagat是一本餐厅指南,集合了消费者的点评和评级。 P184

然而,这条规定的可笑之处在于,我们根本不需要任何规定,因为事情本身不言自明。 P185

事实上,要是对专业的偏好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话,那我们都该去光顾妓女了——毕竟她们要比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经验丰富,技术娴熟。 P186

同病相怜让我们继续医学方面的比喻,假设有一位病人患上了一种复杂到足以改变其生活的疾病。 P187

ALS会影响到大脑和脊髓中所有的运动神经元,PLS只影响上位运动神经元,而PMA只影响下位运动神经元。 P188

该药物被用来治疗“足下垂”,这是一种由肌肉僵硬引起的副作用,让人在走路时难以保持平衡。 P189

患者无法得到相应的信息来做出重要的治疗决定。 P190

而能让人们接受由社会联系带来的风险的一个办法就是增加回报。 P191

人类无可救药地既想满足个人需求,又想实现集体的效率,全心全意致力于为社会或公众服务的团体很难长久维持。 P192

个体的满足与群体的行为动机与从前相比,公开发表言论的成本大幅降低,聚居人群数量也随着城市化进程飞速增长,这意味着我们现在有能力将原本纷繁错杂的个人创造力集合起来,去创造具有长远价值的东西。 P193

这些规模和时间上的限制同时也限制了共享活动本身的广度和延续性——从历史上看,它们在社会广度上的影响很小,持续时间也比较短。 P194

”从本质上来说,人类既是单独的个体,也是社会性动物。 P195

比昂观察到,大多数群体面临的主要威胁实际上来自于内部,这种威胁就是陷入仅仅满足于个人情绪需求但效率低下的行为模式中。 P196

沙发旅行与粉色内衣故事的主人公是两名女性,她们分别叫乔治娅·默顿(Georgia Merton)和彭妮·克罗斯(Penny Cross)。 P197

关于前往圣特斯的旅行,她们是这样说的,“我们又看了一遍罗曼的档案,从照片上看他人挺好的,但是不能光凭照片确认,是吧?我的意思是,他也可能是一个杀人犯,所以我们依然不太确定,也有些害怕,不过到明天我们就能知道了。 P198

搭便车也是该作品所要体现的重要思想之一,两位艺术家在记录该计划的网站上说:“搭便车的行为本身包含了对他人的信任,人们会像小小的天神,对那些相信他们的人给予奖励。 P199

但是对比两者,艺术家们承受了更大的风险,她们之所以愿意承受这一风险,是因为她们错误地相信人的动机都是良善的。 P200

另外,情人节美化了浪漫的爱情,这对于一个鼓励(或者按Sene的说法:要求)妇女矜持守道的社会来说是不合适的。 P201

可惜的是,由于缺少证明此事引起了广泛公共关注的证据,政治家们和警察还不愿意立刻对这些威胁做出回应。 P202

我们并不真正关注个人是如何进行创造和分享活动的,我们只要知道他们能够行使这一自由便已足够了。 P203

社会化媒体的广泛传播使公开表达意见变得更加便捷,这引起了“分享”这个词语意义的微妙变化。 P204

个人分享是最简单的分享形式,参与者和受益者都以个人身份参与分享活动,从彼此的分享中获益。 P205

因为一般来说,发起Apache计划的程序员们不仅自己使用合作的成果,还希望(并受益于)外界的使用。 P206

我们之所以应该更加关注公共价值和公民价值,不仅因为社会从中受益更多,同时也因为公共价值和公民价值更难以创造。 P207

这一机会正以过去无法想象的广度和深度发挥着作用。 P208

越是涉及到大的价值和参与风险,就越需要将参与者的精力集中在共同的复杂目标上,而非分散在个人和基础的目标上。 P209

如果这些动机只是带来更多的尝试,那么成本的降低将创造一个纯粹良性的循环。 P210

加里·神谷曾提出,现今获取我们想要的东西已经非常便利,我们可以随时使用互联网找到一些有趣的东西来阅读、观看或收听。 P211

”“我们在寻找鼠标”,小女孩的答案成了我的座右铭。 P213

实际上,即使在发展中国家,人们累积的自由时间也在增加,但是,无论是野餐会和邻里协会,还是保龄球社团和商业步行街,许多原先将我们凝聚在一起的传统社会结构已经瓦解了。 P214

这些变化既新奇又让人惊讶,但是最基本的改变已经完成。 P215

像开源模式这样的共同创造,已经散布到了其他非技术领域,比如拼车和病人互助小组,但公民意识、并非是自动从公民文化中产生出来的。 P216

眼下价值的重要来源与其说是总体战略,不如说是广泛的实验。 P217

在天主教教义中,赎罪券可以被用来豁免已经被宽恕了的罪过所带来的炼狱之苦。 P218

通过将赎罪券的内容排版,古登堡能够大幅增加赎罪券的供应量,既扩大了市场,也增加了自己的酬劳。 P219

到1550年,赎罪券数量的增加已经明显导致了它的贬值,甚至出现了“赎罪券通货膨胀”——进一步证明了对一个社会来说,充足是比稀缺更难解决的问题。 P220

正如学者伊丽莎白·爱森斯坦(Elizabeth Eisenstein)在《作为变革动机的印刷机》(The Printing Press as an Agent of Change )一书中所指出的,研究早期印刷文化的观察家们都认为书籍数量的增加意味着更多的人会读书,但是读的都是那几本相同的书。 P221

而一旦人们都已经上网了,这些调查的结果就会变得和以前大不相同:“和家人朋友保持联系”、“与别人分享照片”、“和兴趣相投的人聊天”诸如此类的喜好总是排在答案列表的榜首。 P222

这个问题的解决,更多地依赖于我们为彼此创造什么样的机会,以及我们形成什么样的群体文化,而不是某项特殊的技术。 P223

遗憾的是,不可能有这种秘方。 P224

我将所观察到的事情分为三个类别:创造新机会,应对早期的成长,以及根据用户不断带来的意外做出调整。 P225

社会化媒体中一条名副其实的自然法则是,为了拥有一个大型而优秀的系统,最好从一个小型而优秀的系统做起,并且努力使它变大变强,这样做远远好过从一个大型却平淡无奇的系统做起并努力改进。 P226

事实上,这些服务的设计者必须把自己放在使用者的位置上,还要用怀疑的眼光来观察用户从参与中得到了什么,尤其是当设计者和用户出于不同的动机时。 P227

·默认的胜利回到2003年,一个叫做Delicious.com的网站可以为用户提供保存他们找到的网页,添加标签和注释以便对网页进行管理的服务。 P228

成长社会制度有两种模式——充满活力的和死气沉沉的。 P229

作为中型团体中的一员常常会感觉很糟糕,因为既感受不到亲密感所带来的快乐,也得不到都市规模和多样性带来的好处。 P230

(从这个观点来看,某人是一个少年还是一位中年妇女,构成了高度精确的区别。 P231

庞大人群中出现行为的范围要比小群体广,随着系统的扩大,使得“平均用户”这个概念更不可能出现,也更没用处。 P232

在一个小团体里,每个人可能都紧紧相连。 P233

相反,它有的是相互重叠的社会时空。 P234

同在最后通牒游戏里观察到的效果一样,响应者宁愿耗费资源来作为对吝啬提议者的惩罚。 P235

Meetup.com,一个帮助本社区居民找到志同道合者的服务性网站,安排了设计者观察是否每天都有用户主动去使用他们的服务,而不是像行业传统的那样每六个月做一次焦点小组访谈。 P236

在现实生活中,这种策略运用得出奇糟糕。 P237

”由此我们很容易看出,为什么靠人们的内在动机加上自由时间来做成一件事是如此的缓慢和充满不确定性。 P238

新宪法产生了作用,虽然自其正式生效之后,在接下来的两个世纪里,该宪法被无数次修订,但是从那时到现在的持续性从未被打断过。 P239

我们可以为彼此创造机会的范围是如此广阔,与之前的生活是如此不同,以至于没有任何一个人或者团体,没有任何一套规则或指南可以描绘出所有可能的情况。 P240

电话确实明显地让异性之间正式的交往减少了(后来出现的“流动化妆间”汽车扩大了这个变化)。 P241

而第二种假设“传统主义者的认可”,对社会明显是一个灾难。 P242

因此,“我们尽可能承受的混乱无序”的上限就是社会扩散所需的时间和精力。 P243

在历史上的一瞬间,我们已经从一个有两种不同媒介模式的世界——专业人员掌控的公共广播和人与人之间的私人对话,转变成一个公共和私人媒介糅合在一起,专业和业余生产界限模糊,志愿公共参与从无到不可或缺的世界。 P244

小姑娘围着屏幕后面的电线绕来绕去。 P245

’” [3] 截至2011年6月,据Inside Facebook Gold发布的数据,facebook活跃用户人数达6.87亿。 P246

“大数据时代的预言家”,国外大数据系统研究的先河之作。 P253

TED大会演讲人,社会网络研究权威专家尼古拉斯·克里斯塔基斯力作。 P254

人类行为93%是可以预测的,揭开人类行为背后隐藏的模式。 P255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