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商:如何认清现实与错觉?

good

在技术层面,我们息息相关,却往往因为视角和观点不同而彼此分离,这正是关联的真正意义所在。 P6

——沙龙·泽齐马(Sharon Zezima) 美国运动相机制造商GoPro公司法务总监生活为之一新!布莱恩博士不仅通过“视力矫正眼镜”让你能够更清楚、更确定地观察世界,而且教会你如何创造你自己的“眼镜”。 P7

——汤米·范姆(Tommy Pham) 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球员,圣路易斯红雀队球员这本书告诉我们,在竞赛中我们越是了解我们的大脑和思维,我们表现得就越好。 P8

它对认知商的价值和缺陷进行的独特、细致的研究非常有趣。 P9

他集外科医生的精准和天才作家的能力以及流畅文笔于一身,使我们思考知识性理解和体验性感受之间的差别,后者通常无法进行深奥的科学分析,但它正是我们经验世界的组成部分。 P10

——柯特·托马斯克兹(Curt Tomasevicz) 美国雪车队队员,冬奥会金牌和铜牌得主布莱恩博士的新书取得很多突破,任何人只要想成功就必须读一读这本书。 P11

——布鲁斯·布朗(Bruce Brown) 威廉·莫里斯经纪公司(William Morris Agency)西海岸文学部(West Coast Literary Department)前主任多亏了布莱恩博士,史蒂文·霍尔科姆(Steven Holcomb)留下的精神遗产得以稳固,我们团队非常感谢他的出色工作。 P12

布莱恩博士提供了实现思维的强大潜能的路标。 P13

布莱恩博士非常善于运用通俗易懂、受益匪浅的语言解释复杂的医学和科学原理,从而说明他的认知商理论。 P14

自从我帮他治疗圆锥角膜眼疾使其恢复视力的十多年来,史蒂文已成为我整个家庭的亲密朋友。 P15

还有,再次就我在1993年婚礼上忘记向您二位表达谢意(多么遗憾)而致歉,但还是谢谢你们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给我理发![1]/ 我深爱的父母[1] 我父母经营一家发廊,直到现在我父亲还亲手给我理发。 P16

四年前,我和其他1246名高中毕业生一样,满怀憧憬地来到位于切萨皮克湾(Chesapeake Bay)和塞文河(Severn River)交汇处的这所名校,然后一路走到今天。 P18

我开始感到腿脚极度灼痛,情况最严重时,甚至一度无法走路。 P19

正是在这个时候,我下定决心,尽我所能去了解关于多发性硬化症的一切知识。 P20

我创立了一个庞大的社会支持网络,包括家人、朋友和帮我解决日常生活中由多发性硬化症带来的各种不便的其他人。 P21

布莱恩博士是一位领军型眼科医生,每天都要为病人做恢复视力的手术,他教给我关于疾病感知的很多知识,以及为什么保持积极的态度是有效治疗和最终疗效的关键。 P22

我们分析因果关系时,要么将其视为有偶然因素起作用,要么认为两者有内在关联。 P23

各种调查显示,全世界范围内近10%~25%的人声称他们有过灵魂出窍的经历。 P25

我写这本书的目的并不是揭穿甚至挑战宗教、灵性或新奇现象——这些对我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艰巨工作,我所关注的是爱因斯坦的那句名言。 P26

然而在给他做检查时,我发现他患有圆锥角膜病——这是一种引起视觉失真的角膜疾病,而且他一只眼睛的病情比另一只更严重。 P27

所有的查尔斯·邦纳综合征(Charles Bonnet Syndrome)患者——其特征是产生视觉幻觉,经常被误诊为精神疾病——都印证了一句箴言,即有些事情并非如我们所想。 P28

(联觉的第二种形式是将诸如字母和数字等物体与颜色或味道等感官知觉联系起来。 P29

游隼眼中的现实是德克萨斯蝾螈所无法企及的,星鼻鼹鼠永远无法想象红尾鹰的世界。 P30

另一方面,只有速度达到每秒闪烁100次以上时,鸡才能看到连续动作,而苍蝇只能看到速度为每秒闪烁300次以上的动作。 P31

如果一只视力很好的鸟用我的脑袋练习啄食,我要么大发雷霆,要么说:“这是喜事临门!”(这是我从出生于布鲁克林的父亲那里学到的。 P32

提升认知商正如我前面所说,由于认知商是一种能够习得的技能,因此需要进行练习才能形成习惯。 P33

到那时,几乎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对大脑结构已有了详细了解,但我们仍然无法理解人们如何认知世界。 P35

你来到一处空地,看到远处有个东西不同寻常。 P37

每个人的认知能力各不相同。 P38

人类实际上是巨型计算机模拟系统的一部分,它利用人类能量来统治“现实世界”。 P39

人们可以对大脑进行解剖、测量和研究。 P40

”这个定义给出了认知的基本含义,但并没有阐明当以感官之外的诸多因素——直觉(或本能)、个人经历、时机等——为基础理解事物时,认知所起到的作用。 P42

即使当我们是婴儿时,也能感知和识别物体的直观形状,使我们获得直接性的、未经处理的体验。 P43

但是,只有被生物生理感知的声音,才是真实存在的声音吗?哲学家对此仍然争论不已——尤其是那些坚持认为我们的感觉官能只存在于我们思维中的哲学家,而许多物理学家转而通过量子力学理论寻求答案。 P44

我们有可能会碰巧闻到路旁玫瑰花的芳香,也可能当我们发现花朵后会特意走上前,贴近细嗅,顿觉香味扑鼻,心旷神怡。 P45

一些研究表明,大脑新皮层使我们对周围世界产生不同的认知。 P46

这是一种原始的生存游戏。 P47

在过去两年间,美国和欧盟都进行了新的研究项目以更深入地认识大脑。 P48

虽然我们的大脑不停地解读输入信息,但我们并不是计算机或机器人。 P49

但为什么这个看起来讲究逻辑的器官会经常在认知商上遇到这么多困难,并且很难区别真实和虚幻?在下一章,我们将探索当专注于正确的认知和想法时,大脑能将我们治愈的神奇力量——我们还会讨论,当任由恐惧侵害我们的复杂身心平衡时,我们会变得既绝望而又神经质。 P50

毫无疑问,你的身体出了毛病。 P52

无论你是不是名人,这个病的症状是一样的,任你尝试各种治疗方法。 P53

无数研究表明,人类大脑能够创造惊人的奇迹,而世界上一些顶级医生除了传统医学和治疗手段外,还将正念哲学[2]融入行医实践中。 P54

她被告知这是一种罕见的癌症(我把“上皮样血管内皮瘤”[3]这个过长的术语简写为“EHE”),无药能治,最好的治疗也仅能延缓而无法避免死亡的发生。 P55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莉萨·R.雅内克(Lisa R. Yanek)教授的最近一项研究显示,对于那些有心血管病家族病史的人来说,乐观向上的精神状态有助于降低心脏病发病概率。 P56

它们引力很强,吞噬生命能量,损害人们的正常思维。 P57

多年来,我为数以千计的眼科医生做过讲座,并在眼科杂志上撰文介绍我对干眼症的研究发现和治疗方法。 P58

当涉及健康问题时,你的情绪能影响自己的认知商。 P59

在好莱坞电影中,典型的错觉表现是,一位英雄在荒芜的沙漠中迷失方向,几乎就要渴死了,突然眼前出现幻景,我们称之为幻觉。 P60

为什么他们会有如此严重错误的认知呢?童话和虚假疾病如果你知道还有一些杰出的创作人才和你同病相怜,比如田纳西·威廉姆斯(Tennessee Williams)、马塞尔·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和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你或许会稍感宽慰。 P61

其根源在于他们的低认知商,他们的思维陷入一种认识循环,总感觉自己身体出了严重问题(至少开始时,他们认知商并非如此低)。 P62

通过提高洞察力和接受治疗,疑病症患者可以提高认知商,更好地认识他们的健康错觉。 P63

我们为错觉和魔术着迷,不惜暂时不去辨别现实和幻想,心甘情愿地降低认知商,让想象沉醉于眼花缭乱的娱乐之中。 P65

当然,也有一些怀疑者——尤其是詹姆斯·兰迪(James Randi)。 P66

为什么他们的“认知商受体”容易使其认为这些错觉都是真实的呢?在很大程度上,这些盲信者愿意选择相信。 P67

他从未说过外星人真的存在,但是直到现在,他还能生动地回忆起外星人那张绿色的脸和靠近玻璃的触角,以及他那暴突的眼睛盯着他的样子。 P68

睡眠瘫痪症患者往往感觉自己完全清醒,而实际上他们正处于睡眠状态或正在醒来的过程中。 P69

碰巧的是,我前面提到的那位熟人承认,小时候他经常和父亲一起观看原版《星际迷航》电视剧和其他科幻类节目。 P70

但是,这并不是说所有外星人目击事件都出现在黑暗清醒梦境中,或者说各种体验都是低认知商造成的。 P71

通过双筒望远镜,安娜看到在和山巅同样高度的地方,有一个直径约为12~15英尺[14]的物体,而那个地方是攀岩者无法到达的。 P72

艺术家必须懂得这个道理,这样才能说服别人相信谎言的真实性。 P73

你之所以知道看到的是什么颜色,是因为你的大脑在比较两种或三种视锥细胞。 P74

(他先在公园里画草图,后来在工作室将其修改为传奇巨作。 P75

蒙克创造了一种强烈错觉:他把尖叫声通过栏杆另一侧的旋转波浪可视化了。 P76

”作为一名医学专家,我永远不会质疑某些科学真理:眼睛如何探测光线,声音如何通过耳道传播,我们的皮肤如何具有触感等。 P78

错觉有不同的层次,因人而异。 P79

在清醒时,学生们必须时刻戴着这种眼镜,一戴就是几天。 P80

2000年,布莱恩在一块重达6吨的冰块中度过了61个小时。 P81

时至今日,针对该事件仍然有很多版本的解释,真相仍然扑朔迷离。 P82

尽管我们开展了很多科学研究,但对死亡之后的事情我们仍然一无所知——最特别的是,在另一个世界是否还有什么东西能够存在。 P84

尽管这些医学界人士的主张并没有我们所共知的科学依据,我们能说他们的想法都是正确的吗?是否有什么科学阴谋?作为一名医生,对“灵魂”的信仰是否能证实所有来世故事的真实性?我的回答是:能,又不能。 P85

既然这么多人有过濒死体验,你可能就认识有过濒死体验的人,或者你自己有过这样的经历。 P86

当他奇迹般地活过来之后,竟能讲述在手术期间他父母的活动。 P87

虽然我相信濒死体验和灵魂出窍之类的事情,但我认为,逻辑和科学能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这些体验。 P88

认知商:如何认清现实与错觉? 心理学电子书 第2张但心脏和肺是生命的最终决定者吗?一个公认的医学事实是,体内血液停止流动30秒之后,大脑活动仍然在继续:如果神经元突触仍在跳动,这个病人还活着吗?2013年,密歇根大学利用老鼠进行了一项研究。 P89

以上表明,生命体具有隐蔽的自毁系统——但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可以推测,大脑有一个“行动或死亡”的退出策略,就像机器的“关闭”开关。 P90

大家都知道,无论人们年龄、宗教、种族、宗派和肤色如何,都有可能会有濒死体验,然而,极少有这样的情形,一个人所看到的异象超越其背景、信仰和参照系。 P92

因此,认知商的低(笃信者)和高(怀疑论者)不一定是坏事——除非科学能无可辩驳地否认这些濒死体验的真实性。 P93

当我们处于“阴阳两世”时,我们的思维仍在以看不见的方式活动,并利用形象、想法、人物和事件安慰我们,帮助我们解释我们不理解(或在心理上不愿意理解)的知觉和感受。 P94

还有一些人所经历的事情难以解释,他们在濒死体验中发现原来他们是被收养的,或者是竟与他们素未谋面的亲戚相遇,他们甚至能非常准确地描述这些亲戚的个性特征。 P95

他们的认知商可能乐于接受儿子看到他们那没有名字的女儿,因为他们可能愿意相信她去了一个更快乐的地方,并在另一个世界长大成人。 P96

在接受采访时,他们爆出的离奇体验与其他人所讲的并没有什么主题上的不同:炫目的灯光、隧道、与已故的亲友在来世邂逅等。 P97

很多人说,他们不仅在濒死体验时感觉脱离了自己的身体,而且在手术中、睡觉或昏迷时也有过这种感受。 P98

1989年,我在苏格兰爱丁堡大学学习。 P99

她还有另外一种体外经历,“作为参与者,她感受强烈而且投入,看见她在自己身体上面绕着水平轴旋转”。 P100

这种现象有时被称为“盲视”,是指那些失去传统意义上的视力,却具有视觉引导的人。 P101

他所受的损伤非常严重,大脑左右半球中的主要视觉皮质都失去功能,这种情况被称为皮质盲。 P102

——译者注[2] 唐纳德·萨瑟兰(Donald Sutherland,1935年出生):加拿大演员,在多伦多大学就读期间开始参加剧团,在当地演出。 P103

这些条件和其他难以衡量的因素,如毅力和决心,都在起作用,但要像迈克尔·菲尔普斯或塞雷娜·威廉姆斯那样取得成功,还需要其他一些因素——我并不是在说合成类固醇。 P105

大量研究证明,运动可以减轻压力,改善情绪,甚至减少消极思想和抑郁心情的影响。 P107

最终我们躺在沙发上,一手拿着遥控器,另一只手拿着果冻甜甜圈。 P108

重复性锻炼——以及指导和教练的严格要求——造就了运动员的身心,他们知道严格的日常锻炼意味着什么,他们非常明白最终结果将会如何。 P109

不管是陈年旧事还是现场目击事件,这些人能非常精准地形成思维图像并描述事件。 P110

”如果这样的话,在你抓球拍之前已经被打败了。 P111

当我们认为自己表现糟糕或者需要一些正当理由时,我们的思维就会帮助我们摆脱困境。 P112

用外行的话来说,自我可视化想象是创造精神图像的技术,它能把内心深处的想法、希望和目标转化成现实。 P113

她承认,在她20世纪80年代的职业鼎盛时期,虽然自我可视化想象并不是什么标准做法,她确实“在比赛中想象自己比以前进行过更多的网球训练”。 P114

男女运动员对此津津乐道,好像这是一个可以到达的、真实存在的地方,一个只有真正的专业选手和精英运动员才有权入驻的体育乌托邦。 P115

虽然芒福德的NBA球星训练法中涉及自我可视化想象——比如在投篮前想象篮筐,预测球落筐之前会发生什么,但他将此理念更推进一步,利用他从乔恩·卡巴金[1]那里学到的各种冥想技巧,指导运动员如何获得“球感”。 P116

因为他将意识思维抛在脑后,下意识占据主动,并在他的神经系统和肌肉之间形成顺畅联系,整个过程畅通无阻。 P117

通过打乱对手的专注力,使她身心失去平衡,让她回到完全意识之中,对手就有可能分散注意力并心怀疑虑。 P118

虽然她是一位网球名将,但她的才能在双打项目上得到完美体现。 P119

我相信施莱弗和纳芙拉蒂诺娃与所有伟大的双打组合以及运动团队一样,都有深刻准确地了解彼此想法的能力。 P120

他的期望正是不断获胜的心态:“不管是否公平,只是取胜还不够好。 P121

汤姆·西弗这位“特约”投手[4]和吉尔·哈吉斯(Gil Hodges)耗费7年的管理提升才得以扭转球队思维定式,营造了一个职业氛围,并迎来1969年的“奇迹大都会”棒球队。 P122

为什么这么多声名显赫的运动员很难做到安守本分,遵纪守法?男性运动员都有自己特定的世界观。 P123

被称为“百老汇乔”的纳马斯风度翩翩而又嗜酒如命,被记者拍到他对记者苏西·科伯尔(Suzy Kolber)举止不端,这一事件体育迷都不会忘记。 P124

阿姆斯特朗史无前例地7次赢得环法自行车赛冠军,这是否能使其重新回到原来的地位,这十分令人怀疑。 P125

喜剧演员杰瑞·宋飞[5]开玩笑说,我们是为“球衣喝彩”而不是为职业球队或运动员喝彩,因为球队在城市间不断变换,而我们仍然始终是新晋球员和球队的支持者。 P126

扬基队很清楚这个传统,这在他们球迷的头脑中根深蒂固,并且很自然地在广告、商品推介和布朗克斯体育场座席票价上都有所体现。 P127

球队获胜(或惨败)之后,球迷掀翻车辆,这是他们最危险的疯狂举动。 P128

[3] 《少棒闯天下》(The Bad News Bears):又名《大教头与小鬼头》,美国喜剧电影。 P129

(目前,黄金奢华圣代在“奇缘”餐厅售价为1 000美元而且需要提前48小时预订……但这是另外一码事。 P131

2003年,保罗·麦卡尼爵士的感冒病菌在拍卖会上被拍卖。 P132

很多人都宁愿相信表面价值,事实上,不管它们看起来有多蹩脚,正是这种创造它们的强迫性内心需求成为它们存在的理由。 P133

仅在21世纪,全世界就报道过近400次此类现象。 P134

我们对所看到的事情产生错误认识是基于一系列因素,如童年成长经历、机缘巧合和我们神经处理过程中根深蒂固的怪癖。 P135

因为人脸能告诉我们很多信息,因此毫不奇怪我们的幻想性视错觉中经常会出现各种人面。 P137

为什么?正如上面所讨论的,大脑会对我们在婴儿时就开始观察妈妈和爸爸的经历进行编程,但是有些人似乎比其他人更容易受影响。 P139

如果我的确“发现”了什么,多年的科学训练会让我质疑经历的真实性,直到有更多确凿证据为止。 P140

患有这种疾病的病人通常在视觉路径某处有所损伤——眼睛或大脑——使他们部分或完全失明。 P141

在6岁时,瑟伯被他的哥哥不小心用箭射伤了一只眼睛,从此饱受痛苦。 P142

他只是不情愿回到现实世界他那个凡夫俗子的角色。 P143

大脑快速思考和评判能力是一种保存生命的进化适应能力。 P144

但是你猜怎样?没有人在乎它究竟是什么,他们想要看到想象的面孔并固执地认为这些不可能完全是可能的。 P145

——译者注[2] 《白日梦想家》(Walter Mitty’s Secret Life):本·斯蒂勒执导的奇幻剧情片,于2013年在美国上映。 P146

你收到了一位还不怎么熟悉的朋友送来的大礼包。 P148

哇!这真是一杯昂贵的咖啡!甚至你还没有觉察到,你的义务感已经绑架了你的认知商,仅仅是因为销售商给了你一些小恩小惠就让你相信应该在这里购物。 P149

”你肯定听到过这种熟悉的说教。 P151

或许他的老板会看到你离去而买卖没成——那会发生什么事?他的工作可能保不住了——照片中的那三个孩子又该怎么办?他们会不会再也没有机会跳舞了,甚至还会无家可归?这个销售员表现出一些难以觉察的眼神,几次提到“这是桩好买卖”,“每月分期付款非常轻松”,还说“手续便捷”,然后……“嘭”的一下,你难拒诱惑就上钩了。 P152

同时,和针对学步的婴幼儿的大多数实验一样,研究人员认为,在眼前所见事实之外,或许还有其他因素存在。 P153

我们都听说过“礼以相互往来为贵”和“有来有往互相利用”这一类的陈词滥调,并且这些语句很容易让我们想起那位偷偷摸摸的政客,他支持某位女参议员的提议以便换取她的支持(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误以为政界常说的猪肉桶[5]是指大选前夜政治家吃的大量烤猪排),或者“与人方便,与己方便”。 P154

怎么样?”不行——绝对不行!你已经等钱等了一年了,一直追着他要钱,并且还花钱让律师发警告函——现在要只收一半钱来扯平?可惜,现在你却不这样想。 P155

你琢磨了好久应该给多少礼金,但仍然不确定到底多少合适。 P156

你的配偶记得,这位表妹8年前送给你们两位新人500美元。 P157

真正关心你的朋友或亲友,你只要能带份礼物去参加庆祝活动,他们就很高兴了。 P158

实施报复完全是不含热量的行为——尽管你可能因此坐牢。 P159

和兄弟姐妹一起成长起来的人清楚地知道想报仇的感觉(无论是报仇方还是被报仇方)。 P160

简单地说,男人有很多睾丸激素,而女人有很多雌性激素;这种根本性生理差异导致男人和女人感到被冤枉时的反应完全不同。 P161

哎哟——《迷雾追魂》(Play Misty for Me)和《致命诱惑》(Fatal Attraction)这两部悬疑电影中所刻画的女性可怕的心理都不足以和洛雷娜·鲍比特相比!当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爱得“神魂颠倒”时,多巴胺——和我之前提到过的复仇快感所涉及的神经传递素完全相同——冲击着她的大脑。 P162

在任何情况下,如果你感到既嫉妒又愤怒——无论男女,试着想想关于某个人的美好回忆,以此来重新调整和重新思考。 P163

后来,政界把议员在国会制定拨款法时将钱拨给自己的州(选区)或自己热心的某个项目的做法称为“猪肉桶”。 P164

名人——我指的是聚光灯下的任何人,包括电影/舞台/电视演员、摇滚明星、喜剧演员,Instagram(照片墙)偶像、YouTube大咖和电视真人秀明星等还没有过气的名人——可能让人更加着迷,影响我们的认知商,让我们觉得名人都有一种魔力,特别是在成功、金钱、才能和外表方面魅力巨大。 P166

从早期广播电视到今天的互联网,名人对粉丝和支持者的影响如此之大,以至他们中的许多人在产品推销方面达到了和他们专业成就一样高的知名度。 P168

过去,电视名人珍妮·麦卡锡(Jenny McCarthy)直言不讳反对使用疫苗,她认为自闭症的风险比麻疹和水痘还要高。 P169

在涉及光环效应时,轻信他人的人和见利忘义的人都可能难以摆脱偏好的影响,特别是在面对营销、宣传和广告时。 P170

)在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1982年执导的电影《喜剧之王》(The King of Comedy)中,罗伯特·帕普金(Robert Pupkin)扮演一位一心想成名的喜剧人物,他特别崇拜喜剧偶像杰瑞·朗福特(Jerry Langford),以致他绑架了他的偶像并在家中(利用硬纸板)设置了他自己主持的冒名谈话节目。 P171

在长岛犹太人集会喜剧表演中那些取笑以色列人的低认知商喜剧演员,或者在哈莱姆阿波罗剧院单人脱口秀表演中,使用以字母“N”开头的单词的低认知商的白人喜剧演员要倒霉了[16]。 P172

而今天,社会规范使那条红线不再那么鲜明,因此,我们对那些色情幽默也见怪不怪,甚至习以为常了。 P173

在喜剧会所小型舞台上登台露面,会给这些聚光灯下的演员带来光环效应。 P174

奥普拉并没有采用新减肥计划、迈克尔·杰克逊并不是外星人、莉兹·泰勒[17]并非无数次地坠入爱河,这类新闻不到一个星期就人尽皆知。 P175

对于那些对自己生活失望的观众,电视真人秀提供了管窥他人生活的机会。 P176

社交媒体明星利用其巨大的社会影响力引起了人们对重要话题的关注。 P177

卡戴珊是最成功的渔夫(或渔妇?),一次能让5 000万名粉丝上钩。 P178

——译者注[5] 威尔福德·布利姆雷(Wilford Brimley,1934年出生):美国演员,代表作品为《我们的家》《蒸发的摩根夫妇》等。 P179

——译者注[16] 英语中以字母“N”开头单词,即“N word”,在美语中特指“黑鬼”的贬义词“negro”。 P180

我们的性幻想、我们区分真假的能力和我们的性行为反映了我们对社会和自我的认知。 P182

全世界没有其他事情能像色情内容这么丰富而混杂,虽然这些充满情欲的图像、性梦和行为古已有之,各种情色图像也屡见不鲜,但不同的是,现在我们可以通过各种技术,轻松拍摄、录制、搜索和体验我们想去实践的所有美妙性事。 P184

当我们鼓起勇气,带着孩子们去博物馆并向他们介绍各种男女裸体雕塑时(通常是缺少手臂或鼻子),总会感到有些惶恐和尴尬。 P185

除了提供生活和爱情方面的忠告外,《爱经》还详细描绘了人类几乎所有的性交姿势。 P186

随着人们教化程度的提高,见识越来越广,宗教信仰渗入并支配生活的方方面面,对文化的压制也发生了变化。 P187

但实际情况远非如此。 P188

反过来说,当涉及贬低、侮辱或违背女性意愿的暴力行为中的女性形象时,还有任何与儿童色情有关以及其他令人发指的罪行时,女权组织反对色情的做法不无道理。 P190

著名性学专家露丝·韦斯特海默博士认为:“在性方面,最重要的6英寸是耳朵之间的距离。 P191

30年后,在电影《美国派》(American Pie)中,高中高年级学生詹姆士·雷文斯汀(James Levenstein)(杰森·比格斯饰)从苹果派中找寻性爱感觉——自波特诺以后,小伙子们至少从主菜转向了甜点。 P192

我讲述这个故事不是为了某些粗俗的目的,而是想强调一点,生理需求会迫使我们在青春期时搜寻和性有关的东西来满足我们强烈的好奇心。 P193

即便如此,在那个保守年代,吐温敢于承认并开玩笑般地谈论手淫反映了他绝地武士(Jedi Knight)般的最高层次认知商。 P194

这部电视剧是关于现实和幻想对比以及关于道德的思维盛宴,同时带来值得我们考虑的重要问题:如果已婚男人或已婚女人和一个逼真的机器人“接待员”做爱,这算是欺骗婚姻吗?对他人(非机器人)有性幻想能被接受吗?能有性幻想吗?男人永远不会因为幻想和妻子、超级名模进行三人乱交而遭遇离婚,但几乎所有人都会认为,如果一个妻子在对乔治·克鲁尼进行性幻想,使用假阴茎达到10次高潮,则是在欺骗她的丈夫。 P195

下面是一些代表性的电视剧和电影。 P196

心底之痒被抚平,双方都有了愉快的高潮体验,也没有伤害他人。 P197

作为第一例公开曝出可怕(当时通常是致命的)疾病的著名公众人物,赫德森成为肮脏的头条新闻和众多无知观众过度反应的牺牲品,大众对其深感震惊和厌恶,“洛克”这个男子气十足的形象——几十年来,他曾追求过女演员多丽丝·戴(Doris Day)和其他知名女星——在他们看来身败名裂。 P198

一些书籍,如史卡特·鲍维尔斯(Scotty Bowers)的《全套服务:我的好莱坞经历和明星们的秘密性生活》(Full Service)、博泽·哈德利(Boze Hadleigh)的《进进出出》(In and Out)都揭露了好莱坞影星的惊人逸事。 P199

我们要感谢这些人和其他影响力巨大的公众人物:艾伦·德詹尼斯(Ellen DeGeneres)、艾尔顿·约翰(Elton John)、乔治·竹井(George Takei),尼尔·帕特里克·哈里斯(Neil Patrick Harris)、旺达·塞克斯(Wanda Sykes)、内森·连恩(Nathan Lane)、伊恩·麦克莱恩(Ian McKellen)、大卫·海德·皮尔斯(David Hyde Pierce)、雷切尔·玛多(Rachel Maddow)、西蒙·卡洛(Simon Callow)、朱迪·福斯特(Jodie Foster)、嘎嘎小姐(Lady Gaga)和莉莉·汤普琳(Lily Tomlin)。 P200

这个事件一经披露令数百万人错愕不已,大家都无法接受名为“凯特琳”的这个女人和那个男子气概十足、充满活力的1976年十项全能奥运会金牌得主、“惠帝斯”麦片代言人是同一个人,“惠帝斯”麦片盒上还曾印有布鲁斯投标枪的图片。 P201

虽然凯特琳自己也没有祈求得到人们的认同,但事实上,因为她表现出来的勇气,她被授予各种奖项(这也成为一些人争论的话题)。 P202

[1] 所多玛(Sodom)和俄摩拉(Gomorrah)古城:另译为索多玛和蛾摩拉古城,是《圣经》中的摩押平原五城中的两个城市。 P203

如果我们认为某个机会难得,这种机会似乎更加珍贵。 P205

在我看来,这些动物更接近狐猴和浣熊的杂交物。 P206

如果某件东西价格不菲和/或不易获得,我们就会认为它非常稀缺。 P207

如果一个小孩子没有椰菜娃娃或豆豆布偶礼物,整个假期里估计少不了哭鼻子抹眼泪。 P208

它可能持续几个月、几个小时、几天,甚至只有几分钟,但一旦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我们就开始感到失望。 P210

我们会觉得自己太愚蠢、太浪费、难为情,感到很烦躁和上当受骗。 P211

许多成长于20世纪70年代的人,都有阅读《阿奇漫画》(Archie)、《小富豪里奇》(Richie Rich)和《蜘蛛侠》(Spider-Man)等动漫书的美好回忆,深深地被一些稀奇古怪的物品的广告吸引。 P212

在孩提时期,我们的认知商很低,很容易受到广告炒作的影响。 P213

不容否认,正是睾丸激素刺激了X光眼镜的销量。 P214

可能在很多问题上我们都非常理智和精明,但在区分需求和需要,应该遏制购物冲动时,我们的认知商却很低。 P215

“销量超过五百万”“数量有限”这种推销话语让你按捺不住要去买。 P216

当我们过度沉迷于“假期思维”时,我们大多数人的认知商都很低。 P217

当我们第二次或第三次闲逛走过橱窗时,我们会感觉手表在“召唤我们”,我们这样给自己找借口,“这有什么呢?——我这是在度假啊!”我们在“度假区”迷失了自我。 P218

)我们会辩解说,这些物品有重要的教育价值,完全应该购买。 P219

)[2] “脱水的水”:美国伯纳德食品公司生产的一种罐装“饮料”,只需将罐内物质倒入水中,搅拌使其溶解后即可饮用。 P220

观察动物时,我发现有一种被称为“角马”的长胡须羚牛,它食量惊人,体形健硕。 P222

服从给我们带来了直接的个人确认感;作为集体中的一员,我们会获得安全感,也许我们会感觉很放松,不会给同事或主管留下把柄。 P223

但是,认知商低的消费者倾向于选择有很多追随者或代言人的产品或服务。 P224

除了由传奇音乐人创作的一些经典音乐,如吉米·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贾尼斯·乔普林(Janis Joplin)、里奇·海因斯(Richie Havens)、“谁人”乐队(the Who)、乔库克(Joe Cocker)、“斯莱和斯通一家”乐队(Sly and the Family Stone)、阿洛·古瑟瑞(Arlo Guthrie)、琼·贝兹(Joan Baez),大家都认为,这次活动本应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 P225

唯一的意外事件是激进分子艾比·霍夫曼(Abbie Hoffman)在舞台发表长篇演说,要求释放被监禁的大麻烟鬼约翰·辛克莱(John Sinclair),结果被“谁人”乐队的著名吉他手皮特·汤森(Pete Townshend)用吉他重击头部砸下台(皮特似乎非常享受弹吉他时在舞台上猛挥吉他)。 P226

为什么第一次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成功克服了各种困难而第三次却彻底失败了(除了音乐还值得称道)?1969年首次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光环——从创立者到发起者、工作人员、音乐家和贝瑟尔当地警察、志愿者、镇民,还有许多其他无名奉献者——完全是对和平、爱情和音乐的赞歌。 P227

高认知商的“斯莱和斯通一家”乐队1969年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亮点是“斯莱和斯通一家”乐队。 P228

现在想想这个场景都令人振奋!相比之下,不客气地讲,1999年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就是一场纯粹以赚钱为目的的商业行为。 P229

那些独裁者和暴君,从恺撒大帝、匈奴王阿提拉、拿破仑到希特勒,他们对那些认知商极低的追随者有莫大的号召力,他们能用统一的意识把无知的人们聚拢到一起,形成大规模破坏力,这一点我无须细说。 P230

然而,他们所有人——以及其他数百名聪明的人和防备森严的大公司——都被戏弄了,被一个人臭名昭著的人敲了竹杠,而他们还曾对其深信不疑,这个人就是伯纳德·麦道夫。 P231

进一步讲,群体的低认知商合并成为一种共同的幻觉。 P232

你能猜出是哪一种产品吗?好吧,我来公布答案:落健生发水是上述名单中唯一的名副其实的产品。 P234

一定要看清楚产品标签,知道你真正想要买什么。 P235

美国营销调研机构The Marketing Arm[5]的全美名人数据库索引(Celebrity DBI),基于公众可信度对名人进行了排名。 P236

我们将在下一章中探究这些危险信号。 P237

我们发现,被测试的所有太阳镜无论贵贱都有极好的紫外线防护能力。 P238

极端主义有多种表现形式,并不是所有的极端事件都与暴力行动或宗教信仰有关(尽管在邪教中这很常见,这一点我们将在下文分析)。 P240

这个人要么毫无头绪地乱想一通,要么经受许多痛苦以致对现实的认知被严重扭曲,各种邪恶的想法乘虚而入,埋下祸根。 P242

宗教和狂热洗脑的受害者和他们的过去一刀两断,获得了全新的身份;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获得了新的开始。 P243

这场被称为“十字军东征”(一种委婉的说法)的9次军事行动共造成约100万~900万人死亡。 P245

或许他还意识到,穆斯林积累了数量可观的财富。 P246

最近一个例子是发生在1983—2005年间的第二次苏丹内战,100万~200万人因此而丧生。 P247

误入邪教的人通常会为了集体而牺牲自我意识,相比之下,大多数宗教至少允许在主流认知之外保留一些个体独立性。 P248

他向我描述了邪教挑选教徒的过程:“他们寻找那些处于困境的人,比如考试不及格并且得不到家人关心的学生。 P249

邪教的伎俩就是无中生有。 P250

我认为,许多天体物理学家或人类学家都不会同意这两种说法。 P251

为什么?因为他们相信会登上追随海尔—波普彗星(Comet Hale-Bopp)的宇宙飞船。 P252

用特蕾莎修女的话说就是:“昨日已逝,明日未到。 P253

他沉重地坐在书桌旁,打开电脑,喃喃自语:“为什么我要等到现在才写?我讨厌星期天晚上!星期天晚上过得超级无敌快!”在家中另外一处,乔纳森的父亲在书房里刚刚打开笔记本电脑。 P255

”乔纳森说。 P256

在《科学报告》杂志(Journal of Scientifc Reports)于2016年发布的一份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人脑对时间的感知往往不正确。 P257

几个世纪前,人们认为地球是平的,月球是由奶酪做的(如果我没弄错的话,瑞士人这样认为)。 P259

在第9章,我们讨论了奥斯卡·王尔德因为同性恋行为而受到迫害;尽管现今歧视仍然存在,而且各地对其歧视程度不尽相同,但总体而言,整个社会对性取向有更多的理解和认识,来自各个领域的人们敢于公开自己的性取向秘密而不会造成极坏的负面反应。 P260

一个在机动车管理局(DMV)排长队的女性会觉得等待的时间比她在迪士尼乐园玩相同时间要长得多。 P261

为了说明人们对时间的认知商,这些话必须有相关细节来辅助理解,才能得出结论。 P263

这就老了吗?按照现在的标准,50岁并不算老,但对一个年幼的孩子来说,她会和她自己的年龄做比较。 P264

记忆是创造力不断变化的行为。 P265

许多瑜伽修行者和心灵导师终其一生追求“活在当下”,放慢他们的认知,注重追问内心感受,全身心地拥抱周围的世界。 P266

有没有可能减缓或加速我们对时间的认知?根据2015年的一项研究,答案是肯定的。 P267

我们的时间观念是由我们所处的时代、我们的文化和我们的意志决定的,反过来时间观念又决定了我们的命运。 P268

你突然想起什么,一股寒意袭上了你的脊背:你亲爱的姑妈去世了。 P270

在不同情况下,这些“猜测”有时关系到成败,甚至生死。 P271

但很少有人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一些非常奇怪的原因,搭乘那架飞机的或许会是其他三位音乐家:歌手兼词曲家迪翁·蒂姆斯(迪翁和贝尔蒙特音乐组合成员)没有登机,因为他不愿意支付36美元费用;摇滚歌手汤米·奥苏普本打算登机,却在猜硬币挑战中输给了里奇·瓦伦斯;歌手兼作曲家韦伦·詹宁斯(当时是霍利的贝斯手)好心将他的飞机座位让给了正患流感的“比波普音乐家”。 P272

更吓人的是,1958年,一位名叫乔·米克的制片人无意中抽出一些塔罗牌,上面写着“巴迪·霍利”和“死亡”字样,当时日期是2月3日。 P273

有些成功人士似乎能捕捉和利用这种诀窍,就是说“恰在此时,恰巧发生”。 P274

一般我总是系安全带,但这一次,我坐在车内后排中间座位上,安全带被挤进座位缝隙里,我不想再费事把它拽出来系在身上。 P276

结果发现,那里的卫生间和我们习惯用的卫生间完全不同:在地板上设置着瓷蹲坑,要踩着蹲坑棱纹蹲在上面(在这种情况下,能长时间蹲着也是一种能力)。 P277

在漫画书和漫画电影的幻想世界中,蜘蛛侠的“动物直觉”最强大——这位被蜘蛛咬过的蜘蛛侠能用他的第六感预测危险。 P278

对于那些总是过度思考的朋友,你和其他朋友和亲戚(也许还有一些心理学家)可能给他们传授了大量忠告,但没有看到你朋友做决定时有任何长进。 P279

一些纸牌面值50或100美元,而其他纸牌则会输钱。 P280

“这项研究另一个有趣的发现是,”皮尔森说,“随着时间的推移,直觉也提高了。 P281

在那一瞬间,你要抓住直觉,然后判断,做出正确选择。 P283

(尽管有人认为这首歌曲和吸毒以及刘易斯·卡罗尔的作品影响有关。 P284

现在,为帮助大家确定辨别幻想和现实的能力,确定自己的认知商高低,我给出以下认知商评估测试。 P287

B.和此人出去约会。 P288

C.写信给这个政治家,告诉他他是个浑蛋,你永远不会再投他的票了。 P289

C.登机前大吃大喝一顿。 P290

你对此念念不忘,当要睡着的时候,总是奇怪地感觉有人在房间里。 P291

剩下的三个朋友说,“我们不去了,谢谢。 P292

B.用苹果手机拍一张那人的清晰照片,在社交媒体上发布。 P293

你会:A.把头发染成红色,然后去泡吧。 P294

你会:A.设法弄清楚他在对你了解甚少的情况下如何能识别你这么多信息。 P295

价格150美元一杯,但完全物有所值,因为它的两种关键配料——野狗的唾液和鼹鼠的胡须——在洛杉矶大多数酒吧里很难找到。 P296

你照了照镜子。 P297

教皇发表了一篇威严的演讲,敦促你们帮助他重新夺回圣地。 P298

所有做法都有不同的理由解释。 P300

当然,直觉信号也可能产生积极作用,比如激发创新思维,造就一幅画、一首歌或者一个故事那样的新理念作品。 P301

请注意,这种情况可能真的存在:邪教组织就经常利用有吸引力的人来引诱他人落入圈套。 P302

如果他碰巧是你喜欢的男演员,只看《急诊室的故事》电视剧重播或他主演的新电影就够了。 P303

在后一种情况下,如果某个团体以大量所谓的事实为依据进行不实宣传,并且成千上万的人点击“喜欢”按钮,你可能会受影响随大溜,相信一些假新闻。 P304

)在第14题中,我试图展示工作场所中的非独立思维,因为老板在白板上写的东西并不意味着它一定正确(一个证据是,只要看看电视剧《办公室》中的任何一个情节就明白了——它一针见血地讽刺了美国和英国社会办公室生活)。 P305

问题2:大家都知道,当球队或输或赢时,狂热的体育迷们会暴露出本性,他们无法控制自我,对日常生活中无关紧要的事物做出过激反应。 P306

问题18:面对官僚主义做派和你觉得自己的时间被浪费掉的时候,很容易让人发火。 P307

如果你非常渴望美白牙齿,尽管你有牙医丈夫的评价,你不妨礼貌地告诉他你不同意他的观点,要求他提供专业建议(这可能比去商店购买牙贴更有效)。 P308

如果你梦到某些数字并试着根据这个“直觉”做出反应,你买彩票会中奖吗?胜算不大。 P310

也可以在网站上了解我的巡回演讲信息。 P311

没有我的团队在产房里协助我,是不可能收获手中这份喜悦的。 P312

还要真诚地感谢莫妮克·米伦坎普(Monique Muhlenkamp)、蒙罗·马格鲁德(Munro Magruder)、克里斯汀·凯什曼(Kristen Cashman)和新世界图书馆出版团队其他成员为这本书做出的巨大努力,确保它能展现在广大求知若渴的读者面前。 P313

特别谢谢我的妻子塞琳娜,她一直陪伴我左右,没有言语可以表达我对她的感激之情,经过24年婚姻生活,买再多鲜花都不足以表达我的谢意。 P314

他的研究领域广泛,对人们的思维方式和大脑工作方式也颇有研究。 P316

/ 冬奥会金牌得主史蒂文·霍尔科姆(左)和布莱恩博士在治疗因佩戴眼镜和隐形眼镜所导致的屈光不正——眼睛无法正常聚焦而导致的视力问题,如短视(近视)、远视(远视)、散光和老花(需要借助老花镜)治疗方面,布莱恩博士是一位公认的创新型权威。 P317

他参加过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15次新技术临床试验评估。 P318

国家UFO报告中心数据表明:National UFO Reporting Center, data from 2016, www.nuforc.org/webreports/ndxevent.html。 P319

在其名著:L. Michael Hall and Bob G. Bodenhamer, The User’s Manual for the Brain, vol. 2(New York: Crown, 2003)。 P320

神经学家山姆·哈里斯把思维描述为:Sam Harris, “The Self Is an Illusion,” YouTube video, September 16, 2014, www.youtube.com/watch?v=fajfkO_X0l0.“韦氏在线词典”这样定义:Merriam-Webster’s Learner’s Dictionary, s.v. “Perception,” accessed May 18, 2017, www.learnersdictionary.com/defnition/perception。 P321

经过修正的信息:Sally Robertson, “What Does the Thalamus Do?,” News Medical Life Sciences, www.news-medical.net/health/What-does-the-Thalamus-do.aspx。 P322

虽然我们的大脑不停地解读输入信息:Rebecca Tan,“9 Unanswered Questions about the Human Brain,”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May 9, 2016, www.scmp.com/lifestyle/health-beauty/article/1941658/9-unanswered-questions-about-human-brain。 P323

你可能听说过:Lisa Stein, “Living with Cancer: Kris Carr’s Story,” Scientifc American, July 16, 2008, www.scientifcamerican.com/article/living-with-cancer-kris-carr。 P324

一些科学家把这种幻痛归因于:Susha Cheriyedath, “What Is a Phantom Limb?,” www.news-medical.net/health/What-is-a-Phantom-Limb.aspx。 P325

第3章心灵魔术是魔术的一种:“The Top 10 Mentalists,” Mentalist Central, January 9, 2015, www.mentalismcentral.com/top-10-mentalist。 P326

就像玛格丽特·撒切尔夫人曾经这样说过诋毁她的人:Dean Gualco, The Great People of Our Time (Bloomington, IN: iUniverse, 2008)。 P327

几个世纪以来,艺术家们一直使用特殊颜色:Esther Inglis-Arkell, “Why Certain Color Combinations Drive Your Eyeballs Crazy,” Gizmodo, January 13, 2013, io9.gizmodo.com/5974960/why-certain-color-combinations-drive-your-eyeballs-crazy。 P328

在其作品《斐多》(Phaedo)中,柏拉图:Plato, Phaedo(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9)。 P329

马里奥·博勒加德博士:Mario Beauregard and Denyse O’Leary, The Spiritual Brain: A Neuroscientist’s Case for the Existence of the Soul (San Francisco: HarperOne, 2008)。 P330

有一个名叫科尔顿·伯波的4岁男孩:Todd Burpo and Lynn Vincent, Heaven Is for Real: A Little Boy’s Astounding Story of His Trip to Heaven and Back (Nashville, TN: Thomas Nelson, 2010)。 P331

还有其他可能性解释:Francis Grace, “The Science of Near-Death Experiences,” CBSNews, April 18, 2006, www.cbsnews.com/news/the-science-of-near-death-experiences。 P332

根据《心理学词典》:Psychology Dictionary, s.v.“What Is Kinesthetic Imagery?,” psychologydictionary.org/kinesthetic-imagery。 P333

在运动过程中,身体会释放:Kristin Domonell, “Why Endorphins(and Exercise)Make You Happy,” CNN, January 13, 2015, www.cnn.com/2016/ 01/13/health/endorphins-exercise-cause-happiness。 P334

在当今体育界,可能所有专业运动员:AJ Adams, “Seeing Is Believing: The Power of Visualization,” Psychology Today, December 3, 2009,www.psychologytoday.com/blog/flourish/200912/seeing-is-believing-the-power-visualization。 P335

获得多枚奥运金牌的凯莉·沃什·詹宁斯:Sara Angle,“Olympic Beach Volleyball Player Kerri Walsh Jennings’ Body Confidence Tips,” Shape, March 11, 2015, www.shape.com/blogs/ft-famous/olympic-beach-volleyball-player-kerri-walsh-jennings-body-confdence-tips。 P336

喜剧演员杰瑞·宋飞开玩笑说:“We Cheer for Clothes,” Seinfeld, YouTube video, April 9, 2006, www.youtube.com/watch?v=we-L7w1K5Zo。 P337

在一家酒店房间内用过的验孕棒:“Britney Spears’ Pregnancy Test Sells,”CNN, May 12, 2005, money.cnn.com/2005/05/12/news/newsmakers/britney_pregnancytest。 P338

在澳大利亚悉尼库吉郊区悬崖边上的栅栏柱上:“Apparition of Our Lady of Coogee Beach,” Catholic News, January 31, 2003, cathnews.acu.edu.au/301/166.php。 P339

圣母玛利亚确实到处出现:Christopher Cihlar, The Grilled Cheese Madonna and 99 Other of the Weirdest, Wackiest, Most Famous eBayAuctions Ever(New York: Broadway, 2006)。 P340

遭遇“尼斯湖水怪”:Sarah Begley, “Loch Ness Monster Probably a Catfsh, Says Man Who’s Been Watching for 24 Years,”Time, July 17, 2015,time.com/3962382/loch-ness-monster-catfsh。 P341

卡尔·萨根非常精辟地指出:Carl Sagan, Cosmos(New York: Ballantine, 2013)。 P342

一项科学研究发现,女性被注射:Erno J. Herman setal., “A Single Administration of Testosterone Reduces Fear-Potentiated Startle in Humans,” Biological Psychiatry 59, no. 9(June 2006):872–74,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7316503_A_Single_Administration_of_Testosterone_Reduces_Fear-Potentiated_Startle_in_Humans。 P343

过去,电视名人珍妮·麦卡锡:Dina Fine Maron, “Sorry, Jenny McCarthy: Vaccines Aren’t as Dangerous as You Think,” Salon, January 11, 2017, www.salon.com/2017/01/11/sorry-jenny-mccarthy-vaccines-arent-as-dangerous-as-you-think_partner。 P344

三分之一的女性:“Study Finds That 1 Out of 3 Women Watch Porn at Least Once a Week,” Women in the World feature, New York Times, October 22, 2015, nytlive.nytimes.com/womenintheworld/2015/10/22/study-fnds-that-1-out-of-3-women-watch-porn-at-least-once-a-week。 P345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事实恰恰相反:Marc Garnick, “Does Frequent Ejaculation Help Ward Off Prostate Cancer?,” Prostate Knowledge, Harvard Medical School publication, www.harvardprostateknowledge.org/does-frequent-ejaculation-help-ward-off-prostate-cancer。 P346

10个女孩中有6人:“Pornography Statistics: 2015 Report,” Covenant Eyes, www.covenanteyes.com/pornstats/。 P347

史卡特·鲍维尔斯的《全套服务》:My Adventures in Hollywood and the Secret Sex Lives of the Stars (New York: Grove, 2012); Boze Hadleigh, In or Out: Gay and Straight Celebrities Talk about Them selves and Each Other (Fort Lee, NJ: Barricade, 2000)。 P348

丹麦通过法律认定:“Denmark Passes Law to Ban Bestiality,” Newsbeat, BBC publication, April 22. 2015, www.bbc.co.uk/newsbeat/article/32411241/denmark-passes-law-to-ban-bestiality。 P349

有时被人虐待的动物:Rachael Bale, “The Disturbing Secret behind the World’s Most Expensive Coffee,” National Geographic, April29, 2016, 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2016/04/160429-kopi-luwak-captive-civet-coffee-Indonesia。 P350

一些非常诱人的物品:Kara Kovalchik, “11 Shameless Comic Book Ads That Cost Us Our Allowance,” Mental Floss, mentalfloss.com/article/30420/11-shameless-comic-book-ads-cost-us-our-allowance-money。 P351

如果你属于婴儿潮一代:“Woodstock 1969,” Woodstock Story, www.woodstock-story.com/woodstock1969.html。 P352

心理学家和社会科学家们认为:Robert Lenzner, “Bernie Madoff’s $50 Billion Ponzi Scheme,” Forbes, December 12, 2008, www.forbes.com/2008/12/12/madoff-ponzi-hedge-pf-ii-in_rl_1212croesus w_inl.html。 P353

我并不是说:Elaine Watson, “Kashi Agrees to Pay up to $3.99M to Settle ‘All Natural’ Lawsuit; Campbell Soup under Fire over Prego Labels,” Food Navigator, William Reed newsletter, June 15, 2015, www.foodnavigator-usa.com/Regulation/Kashi-agrees-to-pay-up-to-3.99m-to-settle-all-natural-lawsuit。 P354

悲惨故事:Elizabeth Burchard and Judith L. Carlone, The Cult Next Door: A True Story of a Suburban Manhattan New Age Cult(San Mateo, CA: Ace Academics, 2011)。 P355

马尔文·盖尔普博士:Dr. Marvin Galper, interview with the author, December 11, 2016。 P356

我建议你读一下:Norman Vincent Peale, The Power of Positive Thinking (1952; repr., Important Books, 2013)。 P357

蹒跚学步的孩子:Penelope Leach, “Why Is My Toddler So Impatient?,” Baby Centre, Babycentre.com, www.babycentre.co.uk/x539875/why-is-my-toddler-so-impatient。 P358

如果你有幸生活在摩纳哥:“The World Factbook,” CIApublication, 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the-world-factbook/rankorder/2102rank.html。 P359

这个故事最让我感兴趣的是:R. Gary Patterson, Take a Walk on the Dark Side: Rock and Roll Myths, Legends, and Curses (NewYork: Touchstone, 2004), chap. 2。 P360

狗狗们有超强的嗅觉能力:Elizabeth Cohen and John Bonifield, “Meet the Dogs Who Can Sniff Out Cancer Better Than Some Lab Tests,” Vital Signs, CNN publication, February 3, 2016, www.cnn.com/2015/11/20/health/cancer-smelling-dogs。 P361

来自新南威尔士大学的科学家葛兰·鲁夫特盎托:“Intuition — It’s More Than a Feeling,”APS, publication for the Association for Psychological Science, April 21, 2016, www.psychologicalscience.org/news/minds-business/intuition-its-more-than-a-feeling.html#.WJ8N9rYrKb8。 P362

因为人们往往简单化地将“认知”理解为“认识”或“感受”,也就是对人和事的感知和理解,并将其视为但凡生理机能正常的人自然具备的一种能力。 P364

认知商之不足,或曰低认知商,在寻常生活中有各种表征形式。 P365

认知商的高低并非一成不变,可以后天习得,即便曾经因为认知扭曲而做过傻事,如果能在幡然悔悟后及时止损,也能提高认知商,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 P366

更重要的是,基于对病人思维方式和认知特点的敏锐观察和精细思考,他对“认知”这个抽象、现实而又有趣的问题产生了浓厚兴趣。 P367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应该客观、理性地看待认知商的高低,在认知判断出现失误时大可不必过于纠结,亦无需对“错觉”“幻觉”“妄想”等想法唯恐避之不及。 P368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