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价值(是什么让人类如此独特?是文化让我们与众不同!)

good

早在10 000年前,人类就已经占据了地球上的大部分地区,除了南极洲和几个偏远小岛之外,没有其他生物能够做到这一点。 P3

文化使人类成了一种与众不同的生物,文化是人类生物学的组成部分之一,让人类形成了独特的骨盆,以及臼齿上厚厚的釉质。 P4

事实上,他认为,即便是在最简单的狩猎-采集(hunter-gatherer)社会中,获得所需工具和知识过程的复杂程度也远远超出了个体能力。 P5

因此,博伊德提出了这样一个论题:在自然界中,所能看到的大规模合作只存在于亲属之间,但人类社会并非如此。 P6

不仅如此,这些规范还为人们的持续性合作提供了重要的支撑。 P7

这种适应性,单靠个体的发明创造是无法做到的。 P8

但是,与奥尔和西布莱特一样,斯特林心里也存在着这样一个疑问:在解释人类对生态环境的超级适应能力时,博伊德是否对“人类独特的智力”不够重视。 P9

西布莱特认为,如果人类既是这个星球上最具生态环境适应性的物种,也是合作规模最大的物种,那么人与人之间的竞争,在残酷和暴烈程度上也是所有物种中最突出的;操控同类的狡猾本领亦是所有物种中最厉害的。 P10

他坚持自己那种更为乐观的看法,并以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为例,至于这个例子是什么,在此我先卖个关子。 P11

这些白人队员们的动机各不相同。 P19

在归途中,格雷又遭遇了不测。 P20

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几乎都有人类的影子;人类在数量上超过了陆地上大部分的脊椎动物,所拥有的资源超过了其他所有生物,社会关系也比其他所有生物都广泛。 P21

然而,很多所谓的特性已被证实绝非人类所独有。 P22

[3] 人类则生活在除南极洲之外的所有其他大陆上。 P23

据估计,在全新世之初,地球所承载的狩猎-采集者数量约为7 000万。 P24

很多动物都能加工东西,比如鸟能筑巢,河狸能筑河坝,白蚁能打造蚁丘等,而且加工能力在这些动物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P25

[11] 实验发现,这些黏合剂是由金合欢树胶和代赭石混合加热而成的,而且比用其他方法制作出来的黏合剂更好用。 P26

自然选择让生活在不同纬度的相同物种出现了基因差异,而这种差异影响了物种个体的体型。 P27

织巢鸟在没有见过同类如何筑巢的情况下也能建造出非常漂亮的巢穴。 P28

这让我们再次联想到命运多舛的伯克-威尔斯探险队。 P29

至于我自己,大概只能再活四五天吧。 P30

为此,整株植物会被泡在水里好几天。 P31

那么,这些传统知识是如何发挥作用的?人们如何确信传统知识是有用的呢?有关这方面的研究少得可怜。 P32

[23] 人类能够在陌生环境中发明新工具并找到合适的技术,因为人类比其他动物更善于因果推理,以及其他各种形式的心智模拟。 P33

斐济群岛上的食物禁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P34

这是困扰整个大洋洲的健康问题之一。 P35

他们所描述的症状与西方医学界确诊的雪卡毒素的中毒症状几乎一样。 P36

他们所认同的“某些食物不适合孕妇和哺乳期妇女食用”的信仰来自何处? From Henrich & Henrich, 2010.那么,为什么斐济人会相信父母、亲戚,以及有智慧的女性所告之的这些经验呢?依照“文化是图书馆”这个观点,答案如下:这些学习对象会给出极好的理由让他们相信孕妇和哺乳期妇女不应该吃海鳝、海龟等食物,并遵照这些信仰行事。 P37

例如,村子里的某个人注意到,某位妇女在不知道自己已怀孕的情况下吃了不少海龟,后来生出的孩子在发育方面确实存在一些问题。 P38

按比例换算后可知,标识为“duru”的立柱高约1.5米,被放置在深约1.5米的孔洞中。 P39

在走访快结束时,我展示了斐济群岛其他岛屿上的房屋图片,并询问,如果风暴来袭的话,这些房屋是否能够抗得住。 P40

[28] 我之所以强调“理论上”,是因为这个结论来自一套数学模型,而像我这样的研究者通常会利用它来研究进化过程。 P41

接下来将建立一个非常简单的模型,以证明口头论证是正确的。 P42

正如图1-4所示,当处在“大鱼有益”状态时,通常为正相关;当处在“大鱼有毒”状态时,通常为负相关。 P43

然而,这种推断有时候也会出错。 P44

个体观察到,在一个由n 个个体组成的群体中,有j 个榜样都在吃大鱼。 P45

在这个简单的模型中,参数g 代表着个体如何通过学习心理机制在社会线索和环境线索之间做出选择。 P46

因此,基因进化和文化进化是密不可分的,这一过程被称为“基因-文化的共同进化”。 P47

45°斜虚线表示的是盲目模仿上一辈人以掌握最优行为的可能性。 P48

这意味着,个体的模仿行为越多,群体在追踪环境变化方面就越不准确。 P49

[33] 在每一种环境中都有一个最优设计,也就是长度、宽度等的最优组合,但是在不同的环境中的最优设计各不相同。 P50

换言之,社会学习者并不关心学习对象的个人特征,比如年龄、性别、声望,以及是否诚实,是否善于操控,等等。 P51

社会学习者还必须避免受到学习对象的欺骗。 P52

难道不需要理解弓箭制作的基本原理吗?这是很常见的一种直觉反应,但我觉得这种反应是错误的。 P53

图B显示的是乡村织巢鸟的鸟巢内部结构,以及织造方法。 P54

[43] 数百万白蚁在漆黑的地下协同工作,依靠简单的算法,根据不同的条件对白蚁墩的建造做出调整。 P55

漏斗蜂的筑巢过程就证明了这一点。 P56

不过,如果环境发生了变化,或者违背了相应的因果关系,模仿也会带来不良后果。 P57

[45] 对于像人类这种寿命较长的物种而言,文化上的变化比基因上的变化快得不是一点点。 P58

/ 图1-9 在化石记录中,基因遗传的形态特性在每一代的变化百分比,如黑色圆圈所示;在考古记录中,文化传承特性在每一代的变化百分比,如灰色方块所示,除以变化时长所得到的结果。 P59

横纹肌纤维可以帮助大型动物快速移动,从而使捕食者及其猎物都能不断得以进化。 P60

很偶然地,某个蓝藻的祖先拥有这两种系统,而这个巧妙的解决方案促进了蓝藻和水藻等植物的进化。 P61

有的灵长类动物会使用石头砸开坚果和贝壳,黑猩猩还会使用一些其他类型的工具,但不管怎样,它们使用工具的潜力很有限,因为是四足行走的动物,所以很难将工具从一个地方带到另外一个地方。 P62

在实践中,只是向父母学习不算是进化上的奇迹,因为培养后代能够给父母带来基因上的“收益”。 P63

[56] 在如今仅存的那些狩猎-采集部落中,说同种语言的人大约为1 000人,没有别的脊椎动物能与非亲缘同类达成如此大规模的合作。 P64

这种能力一旦出现,累积性的文化传播就会开始。 P65

蝙蝠的翼骨由手掌进化而来,而鸟类的翅骨进化自恐龙的前肢,这是很不一样的。 P66

该研究由我所在的人类起源研究所(Institute of Human Origins,IHO)的同事萨拉·马修和查尔斯·佩罗主持。 P67

马修和佩罗利用这些资料比较了文化史与生态环境在文化特质的变化模式方面所起的不同作用, [59] 并对不同时期文化特质的变化速率进行了考察。 P68

数值大于1,意味着文化史更重要;数值小于1,意味着生态环境更重要。 P69

最终,日耳曼语又同其他一些欧洲语言,如罗曼语(Romance)、斯拉夫语(Balto-Slavic)、亚美尼亚语(Amninian),以及包括波斯语(Farsi)和印地语(Hindi)在内的一部分印度-伊朗语(Indo-Iranian)一同被划分到了印欧语系的语门。 P70

例如,人们会认为,各类萨利希语都源自同一种古老的语言,这种语言出现的时间在1 000年以上。 P71

例如,在一位聪慧的妇女不幸意外死亡之后,她所拥有的食物烹制知识就有可能随之遗失。 P72

我们之所以选择岛屿种群进行研究,是因为其拥有明确的地理边界,也就能对人口规模和接触频率做出比较准确的评估。 P73

某个人一旦学会了某件事情,就会成为群体中一个新的信息来源,继而该群体也会成为其他群体的信息来源。 P74

/ 图1-13 实验中所采用的计算机任务的屏幕截图。 P75

部分信息处理组中的参与者所获得的中间分数(intermediate score)表明,通过个体学习是可以制造出某种特定工具的。 P76

人们会对人口数量以百万计的种族产生认同,还会青睐圈内人而排斥圈外人。 P77

粮食的生产,尤其是畜牧业和农业给人类带来了全新的环境,而这种环境阻断了线索与结果之间的关联,因此,这种进化而来的心理状态导致了现代人行为上的非适应性。 P78

那些与人类大脑的进化环境相匹配的观念,我们都应该接受。 P79

灰点表示参与者的实验结果。 P80

在后续的实验中,黑点则代表前一位参与者在其训练集中所给出的数对关系。 P81

比如,一些信仰系统在传播中要求信奉者从事某些高代价的公共行为,譬如“发誓终身不婚”,或者笃信“虽然贫穷,依然炫耀”。 P82

砍伐这棵树需要一把锯子,制造锯子需要钢铁,而炼制钢铁则需要铁矿石。 P84

从本质上来讲,专业化分工和交换活动就是合作。 P85

[5] 研究结果如图2-1所示。 P86

卡普兰、希尔及其合作者们提供了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了专业化分工和交换活动为人类生活史拉开了序幕。 P87

[8] 这类情况在哺乳类动物中是非常典型的。 P88

你建了个工厂,这对你是有利的。 P89

黑猩猩不会通过筑篱笆来隔离邻居;狒狒也没有形成共同育儿的合作行为,尽管这种合作可能对所有个体都有好处。 P90

这一事实恰恰支持了相反的观点: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文化适应一直在促使人们成为超级合作者。 P91

[16] 他们在这个山谷中修建了导流坝和运河用以灌溉土地,促进水生作物的生长,以期收获更多可以作为食物的根茎植物。 P92

他们的很多驱赶线都绵延数千米,由石块搭建而成,因而被因纽特人称作“石头人”。 P93

图2-3显示的是20世纪前半叶,胡帕(Hupa)人在加利福尼亚州北部修建的一个横跨米尔河(Mill Creek)的鲑鱼堰。 P94

很多现代战争就打破了参战双方之间的平衡,战败方会遭受大范围的掠夺和侵犯。 P95

[24] 目前的民族志资料尚不足以平息这场争议。 P96

[27] 再后来,其中一个部落——科曼切(Comanche)获得了马匹,并对相邻部落发动了大规模的骑兵突袭。 P97

[32] 我认为,关于狩猎-采集社会中的战争,历史材料证明了如下三个结论:1. 在觅食部落中,暴力现象是普遍存在的。 P98

非亲缘性合作的人类我们已经了解到,人类的合作方式在其他脊椎动物身上是看不到的。 P99

这再次证明,无论在何种环境中,合作都能带来收益。 P100

直系兄弟姐妹,以及父母与子女的r 值是1/2,祖父母和孙子女是1/4,旁系兄弟姐妹是1/8,以此类推。 P101

当代人类社会已经证明,人类具有这种非亲缘性合作的能力。 P102

[42] 随后,他用这些数据测算出了每种合作行为的交互作用率(rates of interaction)。 P103

某种性别的成员在性成熟期会向外迁移,同时在一个群体内大体上会存在两代人,因此每一代人的迁移率大概为25%,由此可得出r ≈0.01。 P104

对此,那位进化心理学家说:“关于合作的进化,存在两种解释:亲缘选择和互惠利他主义。 P105

只有当长期合作所带来的收益超出短期欺骗性合作所带来的好处时,合作行为才会受到自然选择的青睐。 P106

如此一轮一轮地重复选择,而条件性行为使合作得以维持下去。 P107

例如,如果b ÷c =2,那么个体平均只需进行两轮即可做出决策。 P108

第一个大问题是,该推论的前提是一种假设,也就是认为在具有复杂认知能力的社会性动物群体中,互惠行为普遍存在。 P109

假如有成员在战斗之初就逃跑了,而其他人都投身于战斗,并将侵略者驱逐了出去,那么对于临阵逃脱者而言,战死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了,而且事后依旧可以使用水井。 P110

[53] 这种做法的代价颇高,不仅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而且还有可能会遭到违规者的反击。 P111

不过,为了避免混淆,接下来只有当制裁者需要付出代价时,我才使用“惩罚”一词。 P112

在大规模的合作中,起到调控作用的是直接制裁,而不是互惠。 P113

那些发挥着领导作用的人,往往是凭借占卜能力、英勇表现,或者英明的迁移决策来获得声望的,尽管在群体行动中扮演着领袖角色,但并不具备公认的强制性权威。 P114

/ 图2-4 参与武装突袭行动的图尔卡纳人人数柱状图。 P115

大规模的突袭行动还有助于扩大游牧区域,从而获得旱季所必需的重要水源。 P116

在战斗中,参战者有相当多的机会可以降低自身所面临的风险。 P117

那么,他们何以能解决集体行动这样的难题呢?原因并不是亲缘关系或互惠准则。 P118

这些突袭行动中的参战者都是从不同营地、年龄组和部落中选拔出来的。 P119

勇士所获得的奖励通常都不是一次性的,很可能会终其一生不断地获得奖励。 P120

我认为这一难题出现了错位。 P121

故事讲述的是,在战斗中,参战者A目睹了参战者B的懦弱行为;在其中一幅插画中可以看到,A把这件事告诉了B的同龄人,而后大家达成一致意见,对B进行了惩罚。 P122

在“有惩罚”的故事中,他在征求了胆小鬼所在团体意见之后,对胆小鬼进行了惩罚;在“无惩罚”的故事中,他什么也没做。 P123

更正式地说,在博弈论模型中,行为可以被设置在更小范围内的一系列状态变量中,这些变量概括了过去一段时间内的状态和行为信息,并会定期更新。 P124

大量证据表明,人类具有其他灵长类动物所没有的道德情操,而且人类当下的合作在很大程度上是由道德情操所支撑的。 P125

此类事例,不胜枚举。 P126

不同群体之间的文化竞争即属于此类机制。 P127

在许多关注人类行为进化的学者看来,这种观点是缺乏说服力的。 P128

[65] 然而,正如我们在上一章中所说,大部分的变异源自共同的文化起源,而非环境差异。 P129

如图2-9所示,具有宗教性质的团体要比建立在社会意识形态之上的团体拥有更高的存活率。 P130

不同的宗教团体拥有不同的规范。 P131

这是一个关于“规范差异影响群体扩张”的典型实例。 P132

[71] 许多研究报告都对群体冲突的作用持肯定态度,约有一半的报告都提到了当地传统部落灭绝的案例。 P133

倾向于模仿成功者的心理机制,也有助于传播那些对群体有利的规范。 P134

在当今各个社会之间,移民潮频现。 P135

而且,文化群体选择是一个相对缓慢的过程,有赖于长期存在的群体间竞争。 P136

[77] 增加群体间的遗传变异量会使群体选择具有决定性意义。 P137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规范可以使一系列行为稳定下来;同时,与移民或其他形式的融合相比,文化适应更加快速,因而具有适应性的文化学习过程可以促使规范将不同群体中的不同行为稳定下来。 P138

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人能够成功地完成这一类分析。 P139

赖特所设想的这一过程的数学模型,与文化的群体选择模型非常类似。 P140

此事件的25年后,决斗规范在英国彻底消失了。 P141

然而,人类同时也是小规模群体中的特殊合作者。 P142

这些皆属于日常事件,相互帮助是很寻常的现象。 P143

大多数社会都遵循着“婚姻”这种制度化的两性结合方式,而且婚姻定然会与既定的权利、义务相联系。 P144

朋友之间的交往属于直接互惠的典型例证。 P145

首先,人们会对违规所需付出的代价做出考量。 P146

互惠进化的标准模型假设,互惠关系在大自然中普遍存在。 P147

同时,大部分此类模型都包含合作和背叛这两个选项。 P148

对于未参与监管的个体,人们会取消帮助,以此作为惩罚,这样便可以解决二阶搭便车这个难题了。 P149

若非如此,在裁定纠纷时,第三方就必须对“是否偏离了特定规则”进行评估。 P150

例如,在刚果盆地的姆班吉拉(Mbendjele)部落中,相关规范明确指出,狩猎者可以分得动物心脏,其他男性可以分得动物肾脏,猎狗可以分得动物肺部,剩下的部分平均分配给其他人。 P151

在他们看来,如果可能的话,只要边际效益大于边际成本,子女们就应该相互帮助。 P152

我们会判断他人是否违反了规范,并会据此做出行为反应。 P153

在新环境中,人们通常能够识别出常见的因果关系,也就是利益冲突,并将其同规范联系起来。 P154

现代人类已经成为自然界中的佼佼者。 P155

人们之所以会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周围人都相信这些东西,都在做这些事情。 P156

这其中不存在任何非自然因素,或是非生物学因素。 P157

因此,我对人类文化进化的了解,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必然处于门外汉阶段。 P160

他还认同达尔文的自然选择理论所具有的解释力,不管这种选择是发生在基因层面上的,还是发生在文化层面上的。 P161

其次,博伊德的研究思路以精确的数学模型为基础。 P162

以门外汉的角度来看,或许会得出这样一个较为合理的判断,那就是在这一研究领域中,此类实验是非常滞后的。 P163

超级大脑与精准模仿博伊德的主要观点是,人类的文化学习能力是造就人类独特地位的根本原因。 P164

正如进化心理学家所指出的那样,更高的智力水平使现代智人得以进入一个开放的认知生态位(Tooby & DeVore,1987)。 P165

当我们试图在计算机程序中对此类行为进行编码时,需要将这些隐性知识转化成显性知识。 P166

设想一下,自然选择使人类得以有效模仿他人行为,而这会给潜在的创新者带来更大的选择压力,他们必须让自己所掌握的技能变得更加娴熟,也就是说,自然选择会推动人类步入认知生态位,以使创新者可以用某种搭便车者难以复制的方式进行创新。 P167

在被问及这些食物会给自己以及孩子带来何种后果时,这些妇女给出的答案千奇百怪,比如新生儿的皮肤可能会因此而变得非常粗糙。 P168

伯克于1790年出版了著作《对法国大革命的反思》(Reflections of the Revolution in France ),并在书中对突然抛弃社会进化而逐步形成的、会造成严重行为后果的规范和制度进行了深刻的反思。 P169

由此可见,市场机制作为一种社会制度,为人类提供了一种解决方案,而这种方案是任何理性的个体或计划制订者都无法提供的。 P170

事实上,他和彼得·里克森于1993年所发表的文章《理性、模仿和传统》(Rationality, Imitation, and Tradition )对哈耶克的思想已有涉及。 P171

很多人都对此感到不适。 P172

以生物进化的标准来看,人类这一物种脱颖而出的时间虽不长,但速度却很快。 P174

3. 只依赖地方性信息是不够的。 P175

对于博伊德的观点,我没有太多的批判,主要关注的是我俩在某些观点上的细微差别,以及这些差别会带来的问题。 P176

这一禁忌被赋予了道德意义,而不只是一个慎重的建议。 P177

虽然缺乏显性知识,但这并不能作为他们不具备隐性诀窍的证据。 P178

食物和疾病之间的因果关系将会得到强化,因为事实证明这种关系是真实存在的。 P179

这些狩猎者在对猎物进行追踪时运用了大量的图形再认知技能,并且对大量自然历史信息进行了细致入微的观察(Liebenberg,1990,2008,2013)。 P180

不过,后代们会通过实践来不断验证和完善这些信息。 P181

只有在社会性的指导与周围世界发生联系时,个体才有可能获得相应的技能;行为主体往往会在实践中进行学习,不过其学习方式是由社会环境造就的。 P182

那些非洲狩猎者深知动物在基底层上留下痕迹的过程,而这种知识和动物的数量、基底层的情况以及环境的情况都有关。 P183

在被他称为“盲目模仿的进化”的章节中,他对这一模型进行了描述,并认为该模型可以证明自然选择更青睐这样的心理:人们会接受某种观念仅因为他人也持有这种观念,以及行为主体具有“采纳他人想法的倾向”。 P184

想要验证“采纳他人想法”的心理倾向的确存在,就要找出和个体接受当地主流观念有关的人种学证据,即使有更可靠的证据验证了其他的评估结果。 P185

莫林在其著作《传统是如何生存和消亡的》(How Traditions Live and Die )中,言辞激烈地驳斥了上述有关社会学习的观点。 P186

对于累积性的社会学习而言,高度的社会信任是必要条件之一,人种志和考古学所提供的渐进性适应能力方面的证据表明,在传统社会中,人们更信赖社会学习。 P187

第四种观点是由认知学家罗恩·普拉纳(Ron Planer)和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Dennett) (8) 为我提供的:或许,社会学习的启发式策略原本很简单,但后来在进化过程中逐渐变得微妙了。 P188

虽然他们尚未进行过系统的论证,但我们可以从相关资料中看到一个与其研究项目相当契合的解释:社会学习的技术及工具的文化进化。 P189

前宿主的死亡会导致病原体在局部范围内被灭绝(Ewald,1994)。 P190

不过这些信息非常简略,而且是概括性的。 P191

我同意以下看法:人类的文化群体很可能会成为达尔文式的种群,而且其进化过程会受到文化的群体选择的影响。 P192

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思考规范及规范心理。 P193

促使人们遵守初阶规范的心理机制与社会机制,同样适用于惩罚违规者,以及当有关惩罚的规范对恰当的惩罚义务不起作用时。 P194

之所以提出上述问题,不仅因为它们很重要,还因为它们有助于拓宽我们的思路。 P195

真正让我下定决心,并明确研究方向的著作是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 (10) 的《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 )。 P197

然而,正如博伊德所说,生态和文化皆是行为的决定性因素,要将二者区分开是很不现实的,因为文化是人们了解所处生态体系的一种方式,也是了解各种环境中最佳作用因素的一种方式。 P198

作为一名外来者,我理应像所有未婚人士一样躺在帐篷外边,背靠一个垫子或动物毛皮,然后仰望星空。 P199

想一想那些跨文化背景的,围绕婚姻、贸易、政治处境,以及冲突等各方面问题所进行的谈判有多么复杂,就会明白人们确实受到了规范与准则的制约。 P200

人类的行为多种多样,很多都不能作为衡量群体特性的指标,但是人类学的核心是研究不同文化群体之间的差异,如果不同文化群体在行为上没有明显差异,那么人类学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P201

关于这一点,在所有和敦刻尔克有关的电影中,我都没有看到过。 P202

1998年,《耶稣受难日协议》(Good Friday Agreement )达成之后,冲突大体上归于平静,但并没有完全消停下来。 P203

战争会使人憎恨敌人,但是冲突并没有增加群体内部的利他行为。 P204

但是,在这项研究中,有过战争经历的成人与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成人在行为方面并没有明显不同。 P205

我们当前所接触到的只是一个大型实证项目的表层,随着项目的推进,需要开展的工作还有很多。 P206

这样的描绘看似前后矛盾,但事实上,后两种特性是前两种特性的必然产物。 P208

合作与竞争之间的张力会导致非常复杂的动机和行为。 P209

这些集体行为规范会通过一些社会机制得以强化,比如对违规者的惩罚。 P210

来看一些被遗漏的关键特征,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1. 一般来说,监督个体是否遵守规范要比公共产品一例所显示的要困难得多,这就意味着,群体成员往往很难对“谁违规”“谁没有违规”达成一致意见。 P211

这种观点的问题在于,在确认谁是违规者时经常会出错,一旦出错就会导致更多违规行为出现。 P212

这一点很重要,其原因有二。 P213

就军队而言,基本规范通常主要是由军队领导人给出的;当然还存在一些深化的规范,主要是关于何时、何地、如何遵循领导人指示的。 P214

最重要的一点是,个体在很多时候都不清楚,自己在何些特殊情况下需要遵守何种规范。 P215

如果认为史前时期的进化对人类的要求很简单,也就是说人类只需盲目模仿所在的狩猎群体中的长者所告之的需要模仿的事情即可,那么自然会推断出,这正是今人在面对操控者时容易上当受骗的原因所在。 P216

虽然这些情节在结构上大体相似,但真正重要的是细节。 P217

3. 在那些关于“禁令”,比如不要打开房门,不要吃某种水果之类的故事中,总会出现“英雄对禁令的无视”之类的情节。 P218

在此,我需要总结一下上述围绕规范沟通所做的讨论,以便回应博伊德在演讲中提到的“文化沟通”观点。 P219

不过,我依然很感谢他们能如此严肃认真地参与这样一个基础的研究项目。 P222

在这个轴的左边,将会是以社会学家爱弥尔·涂尔干(émile Durkheim)为代表的大多数20世纪文化人类学研究者,他们强调的是社会如何创造个体;在轴的右边,将会是社会学家托马斯·霍布斯(Thomas Hubbes)、现代理性选择学派,以及行为生态学家们,他们将社会视为个体选择的产物。 P223

我认为,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人们是从自己的生活中获得对世界的认知的。 P224

因此,非常感谢奥尔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让我可以就这两个问题展开论述。 P225

向他人学习的能力帮助文化学习者接触到比个体学习多得多的知识,进而接触到更多的数据,提升认知能力,并使这种能力更具价值。 P226

由于考古记录普遍存在缺失,对文化学习背后的认知机制的研究也存在太多不确定性,因此在打赌的时候不用考虑钱财的得失,对此我非常开心。 P227

种群遗传学家卢卡·卡瓦利-斯福尔萨和免疫学家马克·费尔德曼的论文让我们领略了模型在群体遗传学和流行病医学领域内所发挥的力量。 P228

回应金·斯特林我有一条生活法则:永远不要与哲学家辩论。 P229

斯特林可能认为,我的观点是“只靠文化就能解释人类在进化上的成功”。 P230

[7] 此外,有证据表明,有些学习机制会增加学习者加入某些群体的概率,例如,群体成员与学习者相熟,或是群体成员展示出了更多的可靠性,等等。 P231

[12] 需要注意的是,这种倾向性会将文化进化引导至更具适应性的方向上,但就其本身而言,并不足以生成可造就人类成功的复杂的文化适应性。 P232

路易斯·利本伯格在论述“动物踪迹追踪”时提供了许多绝佳的例子。 P233

当然,这并不是我的观点。 P234

[15] 若是一一列出,那么非适应性行为的清单或许会很长。 P235

那么,我们从何可知,这些复杂性会促使人们采取最优行为?有个证据是:居住环境类似但文化背景不同的群体所制造出的人工制品也不同。 P236

如果打算先了解实践活动是如何带来益处的,而后再采纳行为,那么将无法掌握“有效去除毒素”之类的方法。 P237

本科生在选修经济学、人类学和心理学课程时,会接触到许多和人类行为、人类社会有关的观点,而这些观点有时甚至是水火不容的。 P238

人类行为生态学家偏好使用“最优适应度”这一观点,而不在意这些变异是否是由进化而来的基因差异和文化适应性,以及个体学习所致。 P239

学习、推理,以及其他形式的个体适应性,使得种群间产生出一定程度的差异,同时人类认知能力的局限性又影响着这种局部适应性,而正是这种局部适应性最终将各人类种群区别开来。 P240

毫无疑问,我十分赞成梅斯的看法,文化群体选择理论已经得到了很好的阐释。 P241

换句话说,文化群体选择模型并未显示出,狭隘的利他主义会得到进化。 P242

在诸如图尔卡纳部落这种食物生产型社会中,规范是由上万人甚至数十万人共同遵守的。 P243

那么,我就来阐述一下个人想法。 P244

在我儿子六岁的时候,我们从郊外搬回了洛杉矶。 P245

当群体规模足够小且人们相互熟识时,群体智慧能发挥出最大效用。 P246

这种真伪难辨的观念会激励人们按照规范行事,从而使规范得到巩固。 P247

实际上,在“面对面”的社会中,就规范进行的有意识的沟通,在规范的传播过程中只能起到一定程度的作用。 P248

儿童不会任由成人操控,因为他们会观察日常生活中人们的言行,并会用成人的实际行为来检验其所说的话。 P249

规范在时空维度上的演变也支持了这一观点。 P250

规范并不像“不可杀人”这样简单。 P251

我认识的人无出其右。 P252

我们获得了外界的资助,开展了一个跨学科的研究项目,旨在探究人类何以如此独特。 P253

需要感谢的人还有很多,尤其要感谢我的妻子琼·西尔克(Joan Silk)。 P254

[6]  Hill et al., 2009.[7]  Binford, 2001.[8]  Kay & Hoekstra, 2008.[9]  Collias & Collias, 1964.[10]  E.g., Klein, 2009.[11]  Wadley et al., 2009.[12]  同上。 P255

在经济学模型中,行动者投入成本并完成创新,其他行动者则会采纳这些创新,因为他们明白这些创新的工作原理,并深知其好处。 P256

[38]  Henrich, 2009.[39]  Henrich, 2015.[40]  Hansell, 2005.[41]  Collias & Collias, 1964.[42]  Gould & Gould, 2007; Hansell, 2005.[43]  Jacklyn, 1992.[44]  Gould & Gould, 2012.[45]  Enquist et al., 2008.[46]  Perreault, 2012.[47]  Gingrich, 1983.[48]  请参阅进化生物学家尼克·莱恩发表于2009年的论著。 P257

[8]  Wood & Gilby, forthcoming.[9]  Lukas & Clutton-Brock 2012a, 2012b.[10]  在网上可以观看。 P259

若与群体成员没有关系,则r =0,那么个体广义适应性的净变化值即为0.1×1+0.1×99×0-1=-0.9,此时自然选择并不支持该个体参与合作。 P261

不过,只有在群体规模足够小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将收益代价比维持在合理范范内。 P262

[78]  E.g., West et al., 2011.[79]  在基因进化方面,类似过程可能并不重要,因为自然选择的力量要弱得多,且无法维持竞争群体在基因频率上的差异。 P263

请参阅约瑟夫·亨里奇发表于2015年的著作。 P264

[3]  技术不是唯一会对成功率造成影响的因素,所以得出的数据会含有杂乱的信息。 P265

我与里克森(Boyd & Richerson 1985)将“从众传播”(conformist transmission)定义为一种社会学习规则。 P266

[13]  Dehaene, 2009.[14]  Knauft, 1985.[15]  Kaplan et al., 1995.[16]  请参阅里克森和博伊德发表于2005年的著作中的第6章和第7章,更多例证请参阅亨里奇发表于2015年,以及人类学家罗伯特·埃杰顿发表于1992年的著作。 P267

古人类DNA测序正在掀起一场革命,重新谱写一曲50万年的人类迁徙演化之歌。 P300

这是启蒙运动的礼物——理性、科学和人文主义促进了人类的进步。 P301

◎ 使用大量方便的、辅助性的思考工具,去拓展想象力、保持专注力,让我们妥当、优雅地思考真正的难题。 P302

根据传统的地质学观点,全新世一直持续至今,但也有人提出,工业革命后应该另分为人类世。 P303

它不是所经历之事留在大脑中的记忆表象,而是与生俱来的需要通过后天经验来体现的心理特质;若是无法通过意识来表现,就会化身为梦境、幻想和神经症症状。 P304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