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失格 (太宰治灵魂深处无助的生命绝唱 献给迷茫中挣扎的人)

good

第一张,应该是他童年时的照片,年龄约莫十岁。 P3

迄今为止,我从未见过神态如此诡异的小孩。 P4

天哪,这张脸岂止没有表情,简直不会给人留下任何印象,因为它毫无特色。 P5

在天桥上爬上爬下,曾是我最拿手的游戏。 P6

外出用餐时,总会勉强自己尽量多吃些。 P7

为此,我深感不安,夜夜辗转反侧、呻吟不止,甚至精神发狂。 P8

我对人类极度恐惧,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对人类死心。 P9

寻常时候,他们似乎会将这本性刻意隐藏,但一有机会,人类可怕的真面目就会在愤怒中不经意地暴露出来。 P10

其实,我只是把姐姐的绑腿缠在了手臂上,然后故意让它们从和服袖口中露出一截,在旁人看来,就好像穿了一件毛衣。 P11

可以说,我竟连二选一的能力都没有。 P12

但是,我察觉到父亲想要送我的是狮子,于是我竟在深夜冒险潜入客厅,只为迎合父亲,讨得他的欢心。 P13

平日里自是少不了一本正经地插科打诨,逗家人开心。 P14

我有十足的把握,相信老师肯定会被逗笑,因此我尾随在准备回办公室的老师身后。 P15

或许有人会嘲笑我:“怎么,你是说你无法信任人类吗?咦?你什么时候成了基督徒?”不相信人类未必就意味着要走宗教之路。 P16

若我能明了,或许就不必如此畏惧人类,也不必竭力讨好众人,更不至于与人类的生活对立,夜夜遭受地狱般的苦难。 P17

这所中学的校帽徽章、制服纽扣,都有樱花图样绽放其上。 P18

连我也觉得,不必对这种人多加防备。 P19

每思及于此,我的额头总会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继而用怪异的眼神环顾四周,鬼鬼祟祟的样子,犹如一个疯子。 P20

妹妹与姐姐不同,她个子娇小,脸庞圆润。 P21

无论何等严肃场合,只要这类词语稍一露头,忧郁的伽蓝  HYPERLINK \l “_7” \h  也会在顷刻间崩塌,流于平淡与庸俗。 P22

自孩提时起,我就从各种角度观察女人,发现尽管同为人类,女人与男人却迥然不同,宛如两种生物。 P23

”某晚,妹妹阿节和姐姐一起到我屋里玩,在我一通搞笑献媚之后,她们提出这样的要求。 P24

一个秋天的夜晚,我正躺着读书,姐姐像鸟一般飞速跑进我的房间,径直倒在我的被子上哭泣:“小叶,你会救我的吧?会吧?住在这样的家里,还不如一起离家出走呢!你一定要救我,救我。 P25

女人若是突然哭泣,只要给她一点甜食,她吃后便会恢复平静——孩提时的我,早已总结出此规律。 P26

我知道那不过是梵·高的自画像罢了。 P27

如竹一所言,他们毅然决然地画下“妖怪的画像”,将来的自己肯定也是如此。 P28

表面上我性格开朗,逗人发笑,实则有一颗如此阴郁的心。 P29

家父要我念到四年级便参加考试,我也对这所靠近大海、遍布樱花的中学彻底厌倦,于是在完成四年的学业后,没有继续升级,直接报考了东京的高中,顺利通过考试,开始了住宿生活。 P30

这位同学名叫堀木正雄,家在东京下町,比我年长六岁。 P31

酒馆并不是我熟悉的环境,我局促地一会儿抱紧双臂,一会儿又松开,始终露出腼腆的笑容。 P32

我独自一人,坐电车时会害怕售票员;去歌舞伎剧场时,玄关处铺着红色绒毯的台阶旁的迎宾小姐也让我感到害怕;去餐厅时则害怕默默站在身后为我撤去餐盘的服务生,尤其付账时,唉,我的手总是变得笨拙而僵硬。 P33

原本少言寡语的我,曾无比担心那可怕的沉默降临,于是在那之前,我便拼命搞笑,以防冷场。 P34

我身上已然开始散发“情场老手”的气息,女人(不仅限于娼妓)可凭本能循着气息而来。 P35

不过,在我看来,他讲的那些都是再简单不过的东西。 P36

我却觉得,自己打出生起就已湮没于世,于是每每遇到被众人指责的同类之人,我必定温柔相待。 P37

不过最后,我和堀木谁都没有遭受除名处分,特别是我,在非法世界竟比在合法的绅士世界更为悠然自得,真可谓“朝气蓬勃”。 P38

总之,这间别墅很快便转售给他人,我则搬入本乡森川町一家叫仙游馆的老旧公寓,住在一间昏暗的房间里,生活顿时陷入窘迫。 P39

一直以来我常旷课,也丝毫没有用功学习,但我能摸清考试的答题方法,所以虽然劣迹斑斑,却能瞒过家里人。 P40

我每搞完学生运动,累得要死要活地回到住处,饭也不吃便倒头睡下,接着,东家的女儿便拿着信纸和钢笔来敲我的门:“不好意思,妹妹和弟弟在楼下大吵大闹,我没法专心写信。 P41

我简直看不下去她那兴高采烈的模样,真是倒胃口,想着不如打发她做点什么。 P42

某个夏夜,她无论如何不肯离去,为了让她满意地走开,我在一条昏暗的街上亲吻她。 P43

”她说话带有关西腔。 P44

日后我乘电车时,总觉得有些人的脸在哪里见过。 P45

总之,我全当那些话是耳旁风。 P46

于是,我又开始施放搞笑的烟幕弹。 P47

如此匪夷所思之事,我尚不能完全适应。 P48

你不介意吧?”“随便你。 P49

被堀木玷污了的恒子,势必与我分手。 P50

我吐了。 P51

一种比羞耻更为凄厉的情绪俘虏了我,那一刻我脑海中浮现的,是我在仙游馆的那间屋子。 P52

海边的一家医院收诊了我,老家那边派来一位亲戚替我收拾残局。 P53

“你还想着那死了的女人?”“是的。 P54

”我的演技出神入化,但这次的表演对自己毫无用处。 P55

”署长写完文件后对我说:“是否会起诉你,要由检察官决定。 P56

不过,我没有丝毫不安,反而怀念起警察署的保护室和那位老巡警。 P57

”我被予以缓期起诉处理。 P58

比目鱼也总是沉着一张脸,即使我在一旁谄笑,他也面不改色。 P59

我以前似乎曾听家人说起过有关涩田的传闻,但我对于他人的身世一向不感兴趣,所以对详情一无所知。 P60

自从寄居于此,我连搞笑的气力也不再有,任自己暴露在比目鱼和那位小伙计蔑视的目光里。 P61

”然而,很久以后我才明白,他要说的其实是这些。 P62

但钱不是问题,关键是你的打算。 P63

”我咬咬牙,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P64

我在便笺上用铅笔把字写得很大。 P65

我平素待人亲切,却从未体会过“友情”的真正滋味。 P66

叹着气坐上市区电车,想到自己在这个世上唯一的救命稻草竟是堀木,我感到不寒而栗,悲切万分。 P67

我今天还有事要办,最近忙得晕头转向的。 P68

你也来一碗如何?这是我母亲特意做的。 P69

那女人瘦瘦的,个子很高。 P70

亏了你离家出走,还能摆出那么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P71

那个风筝甚至会出现在我的梦魇之中。 P72

我怅然若失,内心空虚而倦怠。 P73

”静子说了很多,听来是在恭维我,我却觉得她说的都是小白脸身上的卑劣特质,因此愈加“消沉”,萎靡不振。 P74

人们相互排挤,难道不是罪过吗?神啊,请赐予我愤怒的假面。 P75

可我愈是恐惧他们,他们就愈喜欢我;而我愈是被人喜欢,就愈觉惶恐,然后不得不想方设法逃离他们。 P76

你的素描可是烂得不成样子。 P77

”所谓“世人”,到底是什么?是人的复数吗?世人的实体究竟在哪里?一直以来,我茫然不知,只觉得世人应是强大、严厉又可怕的东西。 P78

借用静子的话,便是我变得有些任性,不再战战兢兢了。 P79

”“那还不都怪你。 P80

读后,我羞赧万分,满脸发烫。 P81

你看,它又从箱子里跳出来了。 P82

质朴的幸福。 P83

我逐渐对这个世界放下戒心,慢慢地发现它其实并没那么可怕。 P84

即便如此,我面对世人仍心有余悸。 P85

以不安和恐惧威胁他人之徒,终将畏怯自己的滔天罪行。 P86

你在何处彷徨张望?何为批判、反省、再次思量?嘿,净是空虚的梦、虚妄的幻象。 P88

禁止肉身之乐,又戒除美酒入喉,好吧,穆斯塔法  HYPERLINK \l “_20” \h  ,我就是不愿随波逐流!但在那时,却有一位处女劝我不要喝酒。 P89

我到铺子里买烟时,她总是笑着这样劝我。 P90

”祝子将我拉了上来,并为我处理右手的伤口。 P91

”“哎呀,你好讨厌,故意装成醉酒的样子。 P92

你看我的脸,我的脸很红吧?因为我喝酒了啊。 P93

多亏京桥那间小酒吧的老板娘侠义相助(用“侠义”来形容女人,多少有些怪异。 P94

老实说,祝子真是个信赖他人的天才。 P95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闷热的夏日夜晚。 P96

”“是吗?也有激素注射剂哦。 P97

这是个分量很重的悲剧名词!”“哈哈,原来你是个大悲剧呀!”闲聊渐渐变成低俗的玩笑话。 P98

别想蒙混过关!”“有了!有句话说‘花遇丛云……’”“那是月遇丛云吧?”“哦,对。 P99

那内脏的反义词是什么?”“牛奶。 P100

在他眼里,我仅是一个连死都不配、恬不知耻的蠢笨怪物,即所谓的“行尸走肉”。 P101

善良的市民,也就是我这样的人。 P102

”我没弄死过女人,也没骗过女人的钱——心里某个地方发出微弱却又坚决的反驳声,但我旋即转念,确实是我的不对。 P103

罪的反义词是蜜豆,不,是蚕豆!”堀木已经醉得口齿不清。 P104

房内亮着电灯,里面有两只动物。 P105

不知何时,祝子端着一盘盛得满满的蚕豆,怔怔地站在我身后。 P106

我向神明发问:“信赖何罪之有?”比起祝子的身体被人玷污,祝子的信赖被人玷污这件事更令我难过。 P107

祝子也自此一生不得安宁。 P108

我的心笨拙地随着审讯忽喜忽悲,表面上却做出滑稽的表演,随后对祝子进行地狱般可憎的爱抚,再像烂泥一样酣然睡去。 P109

听说我醒来后说的第一句话,竟是“我要回家”。 P110

“嗯,这想法很好。 P111

我既没换上棉袍,也没有泡汤,而是跑到旅馆外,冲进一家脏兮兮的茶馆,拿起烧酒猛灌下去,把身体搞得更糟后回到东京。 P112

我站在路边,思索着先找点药治病再说,便走进附近的药店。 P113

”“我现在担心得很。 P114

加之我已感到醉酒是件很不光彩之事,如能摆脱酒精这一魔鬼的长期纠缠,我万分喜悦,因此毫不犹豫地在胳膊上注射了吗啡。 P115

老板娘,我吻您一下吧!”老板娘涨红了脸。 P116

”她“嗵嗵”地拄着拐杖,从柜子里拿出药,“不能给你一整盒,你很快会用光的。 P117

骑自行车去青叶看瀑布的愿望,于我而言已遥不可及。 P118

堀木的温柔微笑,彻底将我打败,将我葬送。 P119

原来她果真以为那是壮阳药。 P120

哪怕是一瞬间,我也没有疯过。 P121

父亲的死讯,让我越发窝囊。 P122

看来,“废人”大约是喜剧名词了。 P123

她个头不高,面色苍白,细长的眼睛向上挑,鼻梁高挺,与其说是个美人,不如说是位俊美的青年,给人一种硬朗的感觉。 P124

身子骨不行啦。 P125

我以为,这种做法更有意义。 P126

”“那之后已过了十年,他或许已经不在了。 P127

一场早春的小雨。 P128

编辑早前听闻这位文人口无遮拦,便一直有意敬而远之,然而今日因未备雨具,无奈,只好钻到文人的蛇眼伞  HYPERLINK \l “_24” \h  下,结果被他这么嘲弄一番。 P129

然而,三年过去,他的心境渐变。 P130

不过奇怪的是,多情的家伙总是惧怕那些令人厌烦的道德,而这又恰恰是吸引女人的地方。 P131

不过,现在想出国可不容易。 P132

田岛不禁有些心动。 P133

镜片后的那双眼睛,不怀好意地滴溜溜转动起来。 P134

他认识这女人,她是个黑市商人,不,应当说是个行商。 P135

不过似这女人(名叫永井绢子)一般,能变换得如此漂亮的也是稀世少有。 P136

”“今天是去看电影?”“对,已经看完了。 P137

纵然是玉树临风的田岛,也不敌绢子的高贵气质,两人有如云泥之别。 P138

“你会帮我的吧?”“白痴啊你。 P139

你就知道吃。 P140

拜托了,你可以笑,或者点头摇头都行。 P141

她上午要做行商生意,下午两点之后才有空闲。 P142

”田岛故作疏远地寒暄道,“今天特地带内人来拜访。 P143

绢子若无其事。 P144

”“你指什么?”“烫发手艺。 P145

总之,求你安静点。 P146

以后不准超过五千元。 P147

对于绢子的浪费,他无法予以宽恕,这是性格使然。 P148

傍晚时分,田岛找到了绢子在世田谷的公寓。 P149

你怎么来了?”还有绢子的衣服。 P150

”可是这房间实在是触目惊心。 P151

这只手,给我缩回去。 P152

“浑蛋!你适可而止吧。 P153

“吃吧。 P154

”“爱干净?”田岛目瞪口呆地环顾这荒凉、散发恶臭的房间。 P155

”“可是,这条劳动裤,你不觉得太离谱了吗?很不卫生啊。 P156

“你也懂音乐?看你一副五音不全的样子。 P157

”“请注意一下用词!真是个粗俗的家伙。 P158

”全盘告负。 P159

“那个,我的鞋,不好意思……还有,要是有细绳什么的,也请给我一根吧,我的眼镜腿断了。 P160

距离那个大败之夜,已过去四五日,眼镜换了新的,脸上的淤肿也已消退,姑且先给绢子打个电话,他打算展开一场思想之战。 P161

”“这倒是,确实如此。 P162

“包吃吗?”“不,这点,就请你帮帮忙吧。 P163

虽然挨了绢子一拳,发出那么离奇的惨叫,但是却让田岛发现了反过来利用那股蛮力的方法。 P164

“我是惠子的哥哥。 P165

这真是百分之百的利用,有效利用。 P166

我蓦然惊醒,随即意识到必是喝得烂醉的丈夫回来了,我没理会,默不作声地继续睡去。 P167

此外,孩子一年到头不是拉肚子就是发烧,丈夫又极少在家,也不知他心里是如何看待孩子的。 P168

否则,我马上去报警。 P169

”“悉听尊便!”丈夫激动得声音都变了,却越发听出他的心虚。 P170

那把刀是丈夫的珍藏之物,一直收在书桌抽屉里。 P171

”我回到玄关蹲下身,“我也许能代为善后。 P172

我丈夫一直以来似乎给两位添了很多麻烦,而且今晚也不知何故,竟做出如此骇人之事,我真不知该如何致歉才好。 P173

有这样一位贤淑的太太相伴,何以大谷先生会如此不堪呢,是吧?”“病了,一定是病了。 P174

我们既没有孩子拖累,也不愿回乡避难,于是打算经营到房子被烧毁为止,一直坚守着这摊生意,最后总算是平安无事地挨到战争结束,大家都松了口气。 P175

他们也不会坐在泥地的椅子上喝酒,而是在铺着榻榻米的房间里,不开灯也不喧哗,静静地喝到醉。 P176

他将钱硬塞到我手里,说拜托我了,然后怯懦地笑笑。 P177

不单是我们夫妻俩,据说被那人缠上骗光家财,在这冰天雪地里哭的人可不少。 P178

每次下定决心无论他如何哀求也绝不再让他蹭酒,然而每次见到他好像被人追命一样突然而至,到了我们店里就一副安心的模样,刚下定的决心便再次动摇,忍不住又拿酒给他。 P179

终于熬到战争结束,我们便公开从黑市进了酒肴,又在店门口挂出新的招牌布帘,顶着困难把门面做足,为了招揽顾客还雇用了一名年轻女孩。 P180

”“我向大谷先生请求,前事既往不咎,只求您以后别再来了。 P181

”不知为何,我再次感到强烈的笑意,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P182

他每次一出门就是三四天不回家,有时候甚至整月不归,不知他究竟在哪做了何事,每次回家都是酩酊烂醉,面色惨白,状似艰难地喘着粗气,一言不发地看着我的脸,随后竟扑簌落泪。 P183

记忆中的光景已全然改变。 P184

”“哟,是吗?那太感谢了!”老板娘面露喜色,但眉宇间仍可见一丝不安。 P185

在那之前,我会一直在店里帮忙的。 P186

”最年轻的那位客人用近乎叱喝的声调嚷道,“小姐,我迷上你了。 P187

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的身体若是能如冰淇淋一般融化消失掉该有多好。 P188

”那位夫人对此毫不理会,一脸严肃地对我说:“小姐,不好意思,我有事想同这里的老板私下商谈,劳烦您请他过来一趟。 P189

我忽然觉得万事都解决了。 P190

大叔,明天开始可以让我在这里工作吗?就这么办吧!我会做工还钱的。 P191

酒吧老板娘素知他手里无钱,不禁心生疑惑,私下向他追问,丈夫竟也满不在乎地将昨晚之事和盘托出。 P192

”“女人无所谓幸与不幸。 P193

我自打出生起,便一直在想着死。 P194

有位衣着讲究,五十岁上下的夫人,到椿屋的后门来卖酒,要价三百元一升,相比现在的市价要便宜些,老板娘立即买了下来,谁知竟是掺水的假酒。 P195

我就喜欢那样花言巧语的人。 P196

大婶,麻烦结账。 P197

我回去的时候又在路边摊喝了一杯,其实,我家在立川,到车站一看已经没车了。 P198

“他们都不在吗?”丈夫回头看了我一眼,答道:“嗯。 P199

我总是借住在你家也不好。 P200

从火车站出发,一辆镌刻着雄鹰展翅家徽的小篷马车,载着年轻的主人在三里  HYPERLINK \l “_34” \h  的路上疾驰而去。 P201

西式房间里散发着药草的怪味,餐室里飘荡着牛奶的香味;而客厅却有一种让他莫名难堪的气息。 P202

众人抬着父亲的灵柩紧随其后,再之后跟着的是白纱蒙面的两个妹妹。 P203

他与那里的住持渐渐熟络,住持是位瘦骨嶙峋的老者,右耳曾被撕裂,留下一道黑色疤痕,偶然一瞥很是狰狞。 P204

他忽然想要个孩子,这样至少能够改善他与妻子间的关系。 P205

这件事我或许不该说出口,这对现在正一脸幸福热衷于织物的妻子太过无情。 P206

那是一篇向神灵夸耀我家之幸福的短篇小说。 P207

我咬住下唇爽朗地朝她笑笑,于是她的样子愈显轻松,问我道:“你难过吗?”说着似乎偷瞧我一眼。 P208

想想更加理性的东西,更加理性的东西。 P209

不对,我从最初就没给他插嘴的余地,兀自喋喋不休地评论。 P210

水车行至桥头,男人原想就此折回,女人却径自安静地走过桥去,男人于是也跟了过去。 P211

离开对方的身体时,两人终于清醒地认识到彼此毫不相爱。 P212

”然而,女人已经匆匆远去。 P213

”那么她会怎样回答?她一定会反问:“你是斯特林堡  HYPERLINK \l “_38” \h  吗?”男人划亮了火柴,女人青黑色的侧影在他眼前晃个不停。 P214

眉毛恰似地藏王菩萨的新月眉,眼睛又大又圆,双眸清澈明亮,睫毛极长。 P215

”尼姑答道:“因为我做了不洁之事。 P216

”尼姑接着说道:“那就说说螃蟹的故事吧。 P217

‘这个又扁又丑的影子真的是我吗?我可是一个年轻的男子汉,可是你看我的影子。 P218

”说完,她像个顽皮的孩子般缩起脖子,滴溜溜地转转眼珠子。 P219

”我立刻钻回我的被窝。 P220

脸庞只有拳头大小,眼鼻更是小得出奇,皱成一团。 P221

”“没有,非常不错。 P222

那一年,我在伊豆三岛的朋友家的二楼住了整整一个夏天,写作小说《传奇》  HYPERLINK \l “_41” \h  。 P223

医生家订阅五份报纸,我清晨出来散步,几乎都会顺道去他家,叨扰半小时或一小时左右。 P224

”我忙抬头望去,那穿着简洁、清爽的身影正在走远,她的步履轻盈如飞,白色阳伞在手中缓缓转动。 P225

——阿利盖利·但丁深秋的夜晚,音乐会结束后,数不清的乌鸦变幻出各种样貌,相互推挤,络绎不绝地走出日比谷公共会堂,继而各自向自家方向扑动翅膀飞去。 P226

我很崇拜您写的音乐评论。 P227

我敢打赌,这位老师衣领下面一定藏着一张扭曲的脸。 P228

嗯,说不定那家伙根本没有什么喜好。 P229

”柳川是我的化名,并不是本名。 P230

”她似乎放心了。 P231

“不过,现在可是民主革命的大好时机啊。 P232

与人相处精明干练,又不失娇柔。 P233

您不记得了吗?”这应该不像是要威胁我。 P234

”“男女合战……”完全不通。 P235

给我适可而止吧!小心天打雷劈!我要跟他绝交。 P236

这些钱就都交给您了,今晚我们两个把它花光!”“不,使不得。 P237

”“哈,英雄所见略同。 P238

说人坏话只能说明自己也同样抱有小气的本性。 P239

因为我胃不舒服,还没消化吸收就整个都吐出来了。 P240

不巧彼时我身体不适,正卧床休息,便和他们说好只奉陪一小段时间。 P241

我一向固执地以为,所谓的学生,就该是披着蓝色斗篷的恰尔德·哈罗德  HYPERLINK \l “_48” \h  。 P242

他来自遥远的他乡。 P243

若能成为演员可谓幸甚,我连自己熟睡的样子都描绘得出。 P245

生而为人,不过十年光阴,就已看遍这世上最美的风景,可以随时死去,且并不后悔。 P246

“要多少?”“不是要钱。 P247

”K郑重地颔首。 P248

K也知道这个故事。 P249

别说我是吉田御殿  HYPERLINK \l “_50” \h  ,毕竟我是个男人。 P250

但你可相信瞬间?”K如少女般天真地笑着,盯着我的脸。 P251

”“你怎么这么傻。 P252

真是个干什么都麻烦的男人。 P253

”“今晚呢?”K故意问道。 P254

要是死神来了,就把它赶跑。 P255

”“嗯?”“真相。 P256

”火光熄灭,艺人输了。 P257

好吧,死吧,去死吧。 P258

走出浴堂,我推开窗,俯视脚下蜿蜒而过的白色河流。 P259

他们自以为是,只靠面子活着。 P260

其实那只是做戏啦。 P261

”“然而,我却是不自由的。 P262

号外。 P263

回望身后的小镇,唯见灯烛点点。 P264

”“不会有人允许我们这样做的。 P265

“我们来说说最单纯的事吧。 P266

K伏在车下,像一朵被雨打湿的桔梗花。 P267

给侄女小鹤的裙裤已经做好,我下学后便把它送到了中野的叔母家。 P268

但偏偏又嘴不饶人,总是絮絮叨叨地对我们指手画脚,加以责骂。 P269

虽然太过庸俗,可弄丢了这两块鱿鱼干,我很是心疼,连忙转身,沿着来路在积雪中仔细寻找。 P270

看守灯塔的一家人正专心地准备着甜蜜的晚餐。 P271

“拜托了,把你的那张照片取下来吧。 P272

”“可是他说的这个却是真的。 P273

再怎样也比瞬子的眼睛见识广博。 P274

如今却觉得自己随时可能败下阵来,越发难以克制心中的惶恐不安。 P275

痛哭过后几日,某杂志社的一位年轻记者来找我,对我说了一番奇怪的话:“您想不想去看看上野的流浪汉?”“流浪汉?”“是的,我们想拍一组您和流浪汉的合照。 P276

在临近地下通道的出口处,有四个少年在一个卖烤鸡肉串的小摊前吸烟。 P277

“不,我不是在开玩笑。 P278

“这次笑一笑!”那记者紧盯镜头,又喊了一句。 P279

”妻子认真地对着照片感叹:“哈,原来流浪汉就是这个样子啊?”“你瞎看个什么劲啊,那个人是我!是你老公!流浪汉是我旁边那位。 P280

 HYPERLINK \l “2” \h  乱七八糟博士、这个那个博士为日本杂志《少年俱乐部》(已停刊)连载的专栏《滑稽大学》中的角色名。 P281

 HYPERLINK \l “13” \h  本所:东京的一个地名。 P282

 HYPERLINK \l “22” \h  浪花调:日本民间说唱故事的一种形式,江户时代末期兴起于大阪。 P283

 HYPERLINK \l “29” \h  干松鱼:干制的鲣鱼,是日本料理常用的调味品。 P284

因早年丧母、遭受继母虐待而仇视女人,一生经历三次婚姻均以离异收场。 P285

 HYPERLINK \l “47” \h  保尔·瓦雷里:法国象征主义诗人。 P286

因小说轰动一世,热海地区建有金色夜叉铜像。 P287

因小说轰动一世,热海地区建有金色夜叉铜像。 P288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