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草木

good

谷子和狗尾巴草,葡萄和爬山虎,长得是很像。 P19

人说,要大穗,要香甜多汁,于是谷子和葡萄就成了现在这样。 P20

”安邑是个出葡萄的地方。 P21

果粒都作正圆,有点像是秋紫或是金铃。 P22

葡萄出芽了,长大了,结了很多葡萄。 P23

风摆动树的枝条,树醒了,忙忙地把汁液送到全身。 P24

把立柱、横梁、小棍,槐木的、柳木的、杨木的、桦木的,按照树棵大小,分别堆放在旁边。 P25

池里放满了水。 P26

别的果树都是刨一个“树碗”,往里浇几担水就得了,没有像它这样的“漫灌”,整池子地喝。 P27

五月中下旬,果树开花了。 P28

七月,葡萄“膨大”了。 P29

这是果农的语言,他们就叫“着色”。 P30

我们还要给葡萄喷一次波尔多液。 P31

糟朽了的,只好烧火。 P32

这是个重活。 P33

我吃过河北的鸭梨、山东的莱阳梨、烟台的茄梨……宝珠梨的味道和这些梨都不相似。 P34

我曾和几个朋友骑马到金殿。 P35

桃昆明桃大别为离核和“面核”两种。 P36

……亦称‘榠樝’。 P37

浸泡木瓜的水即当是“木瓜汁”。 P38

昆明的胡萝卜也很好吃。 P39

第二,炒得很透,颗颗裂开,轻轻一捏,外壳即破,栗肉迸出,无一颗“护皮”。 P40

水果店江阴有几家水果店,最大的是正街正对寿山公园的一家,水果多,个儿大,饱满,新鲜。 P41

萝卜起出来,堆成小山似的。 P42

呼和浩特有一位老八路,官称“老李森”。 P43

是山东大葱,出口的,可能是出口到东南亚的。 P44

王致和臭豆腐过去卖得很便宜,是北京最便宜的一种贫民食品,都是用筷子夹了卖,现在改用方瓶码装,卖得很贵,成了奢侈品。 P45

招待我们的诗人保罗·安格尔,以为我吃不来这种东西。 P46

山西、张家口一带把苹果叫果子。 P47

有人警告过我,在太原街上,千万不能说果子红不好。 P48

一般果树浇水,都是在树下挖一个“树碗”,浇一两担水就足矣,葡萄则是“漫灌”。 P49

梨之佳种为“二十世纪明月”,为“日面红”。 P50

到家门口,也就吃完了。 P52

我离乡五十多年,至今还记得豌豆粥的香味。 P53

烩豌豆是应时当令的新鲜菜。 P54

没有听说过有人吃凉拌豆叶、炒豆叶、豆叶汤。 P55

皮亦微皱,不软不硬,有咬劲。 P56

南方的素菜馆、供素斋的寺庙,都用豆芽汤取鲜。 P57

粉丝好像是中国的特产。 P58

那么,吃长斋的人是不吃杂面的?凉粉皮原来都是绿豆的,现在纯绿豆的很少,多是杂豆的。 P59

这副对子写的是尚可温饱的寒士家的景况,有钱的阔人家是不会在庭院里种菜种扁豆的。 P60

我在泰山顶上一个招待所里吃过一盘炒棍儿扁豆,非常嫩。 P61

过去北海漪澜堂茶馆里有卖,现在不知还有没有。 P62

肥肉已经脱了油,吃起来不腻。 P63

曾见一豇豆红小石榴瓶,莹润可爱。 P64

鲁迅当然是知道全国大多数地方是叫蚕豆的,偏要这样写,想是因为这样写才有绍兴特点,才亲切。 P65

北京人爱吃扁豆、豇豆,而对蚕豆不赏识。 P66

”我想没有哪个老太太会吃铁蚕豆,一颗铁蚕豆焖软和了,得多长时间!我的老师沈从文先生在中老胡同住的时候,每天有一个骑着自行车卖铁蚕豆的从他的后墙窗外经过,吆喝“铁蚕豆”……这人是个中年汉子,是个出色的男高音,他的声音不但高、亮、打远,而且尾音带颤。 P67

我家里郫县豆瓣是周年不缺的。 P68

栗子在斗里围着长了一圈,一颗一颗紧挨着,很团结。 P69

冬天,生一个铜火盆,丢几个栗子在通红的炭火里,一会儿,砰的一声,蹦出一个裂了壳的熟栗子,抓起来,在手里来回倒,连连吹气使冷,剥壳入口,香甜无比,是雪天的乐事。 P70

他在天津曾开过一家炒栗子的店,回国后还卖炒栗子,而且把他在天津开的炒栗子店铺的招牌也带到日本去,一直在东京的炒栗子店里挂着。 P71

我倒是叫得惯了。 P75

远离了家人和故友,独自生活在荒凉的绝塞,可以谈谈心的人很少,不免有点寂寞。 P76

我告诉研究站的研究人员,他们都很惊奇:“是吗?——真的!我们搞了那么多年马铃薯,还没有发现。 P77

现在可以说遍及全国了。 P78

道逢乡里人,“家中有阿谁?”“遥望是君家,松柏冢累累。 P79

后来我在济南的山东博物馆的庭院里看到一种戎葵,样子有点像秋葵,开着耀眼的朱红的大花,红得简直吓人一跳。 P80

吴其濬为什么那样激动呢?因为在他成书的时候,已经几乎没有人知道葵是什么了。 P81

不过近几年北京忽然卖起一种过去没见过的菜:木耳菜。 P82

用此来比喻人命的短促,非常贴切。 P83

古人说诗的作用: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还可以多识于草木虫鱼之名。 P84

招待我们的老堡垒户看了看,说:“这棵山丹丹有十三年了。 P86

唱歌的歌星就更不会知道了。 P87

“不少!”“不少!”他解嘲似的哈哈笑了几声。 P88

——听口音,老同志是西北人,那边肯定会有熟人。 P89

蜂箱都放好了,他的“家”也安顿了。 P90

他说比一般农民要好一些,但是也落不下多少:蜂具,路费;而且每年要赔几十斤白糖——蜜蜂冬天不采蜜,得喂它糖。 P91

他们结婚已经几年了。 P92

”他有个大儿子,在北京工作,在汽车修配厂当工人。 P93

每当家像一个概念一样浮现于我的记忆之上,它的颜色是深沉的。 P95

于是我们,等斑鸠叫单声,在我们那个园里叫。 P96

我的鞋底是滑的,草磨得它发了光。 P97

捉天牛用手,不是如何困难的工作,即使它在树枝上转来转去,你等一个合适地点动手。 P98

但哑巴也有一种玩法。 P99

我每天醒在鸟声里。 P100

也不知从甚么人处得来的,欢喜得了不得,把父亲不用的细篾笼子挑出一个最好的来给它住,配一个最好的雀碗,在插架上放了一个荸荠,安了两根风藤跳棍,整整忙了一半天。 P101

对于这个孝心的报酬是有需掐花供奉时总让我去,父亲一醒来,一股香气透进帐子,知道桂花开了,他常是坐起来,抽支烟,看着花,很深远地想着甚么。 P102

只有时写字条时如此称呼,而且写到这两个字时心里颇有种近于滑稽的感觉。 P103

他们都说这是不好的,有甚么不好呢?荷花像是清明栽种。 P104

云从树叶间过去。 P105

)灯光照到花上、树上,令人极欢喜也十分忧郁。 P106

夜气大凉。 P107

尤其是“韭花帖”。 P108

今天,恐怕是不行的了。 P109

昆明韭菜花和曲靖韭菜花不同。 P110

我小时候常随祖母到观音庵去。 P112

无论贫富,都能吃到菌子。 P113

择出来也没有大片,只是螃蟹小腿肉粗细的丝丝。 P114

远远一看,蘑菇圈是固定的。 P115

青腿子。 P116

即口蘑煨南豆腐,亦须荤汤,方出味。 P117

这种搭配是很好的。 P118

夏天的早晨真舒服。 P119

早晨沾露才开,午时即已萎谢。 P120

掏蟋蟀、捉金铃子,常常沾了一裤腿。 P121

叫蚰子有两种。 P122

花心浅白,柱头深紫。 P124

有时需要取用一件什么东西,我的继母就打开这间小屋,我也跟着进去看过。 P125

叶片经冬不凋,深绿色。 P126

佛手的香味也很好。 P127

如此而已。 P128

往往是一夜大风,第二天起来一看,满地桐叶,树上一片也不剩了。 P129

一到梧桐落叶那几天,我们的书包里都有许多梧桐叶柄,好像这是什么宝贝。 P130

现在,搬出来,刷洗干净了,换了新的粉连纸——雪白的纸。 P131

粗糠慢慢延烧,可以经很久。 P132

玩的时候各执铜钱或象棋子为子儿,掷骰子,如果骰子是五点,自“起马”处数起,向前走五步,是兔子,则可向内圈寻找另一只兔子,以子儿押在上面。 P133

任伯年就画过不少幅。 P135

我驻足看了半天,已经走出门了,又回去看了一会儿。 P136

这也算代替水仙了吧。 P137

题了这样几行字:昆明人家常于门头挂仙人掌一片以辟邪,仙人掌悬空倒挂尚能存活开花。 P140

昆明的雨季,是浓绿的。 P141

乍一看那样子,真叫人怀疑:这种东西也能吃?!颜色深褐带绿,有点像一堆半干的牛粪或一个被踩破了的马蜂窝。 P142

她大概是怕房客们乱摘她的花,时常给各家送去一些。 P143

这不是夸张想象,是亲眼目睹。 P146

当时写了一首诗:柳眠花重雨丝丝, 劫后成都似旧时。 P147

眉山三苏祠即旧宅为祠。 P148

补得不好,手太长,比例不对。 P149

一边是农田。 P150

和尚每月有一点生活费,积攒了几年,才能完成夙愿。 P151

不过我们干嘛要骗你们?”下清音阁。 P152

桂湖上有杨升庵祠。 P153

我觉得这毕竟是个很有才华、很有学问的人,而且遭遇很不幸,值得纪念。 P154

更恰切地说,佛有点女性美。 P155

这些手各具表情,有的似在召唤,有的似在指点,有的似在给人安慰……这是富于人性的手。 P156

”晚上封了火,又竖出一块牌子,只写一个字:“毕。 P157

”川花椒,即名为“大红袍”者确实很香,非山西、河北花椒所可及。 P158

那是夏天,老哥儿俩都穿了纺绸衬衫,一人手里一把芭蕉扇。 P159

《马踏箭射》写女人的嫉妒令人震颤。 P160

比如《秋江》的对话:陈姑:嗳!艄翁:那么高了,还矮呀!陈姑:咹!艄翁:飞远了,按不到了!不懂四川话就体会不到妙处。 P161

像《做文章》这样的戏,京剧的丑是没法演的。 P162

栽在路边大石盆里,种在花圃里。 P164

两盆水仙开得很好,已经冒出好几个花骨朵。 P165

贾似道被放逐,是从什么地方起解的呢?为什么走了这条路线?原本是要把他押到什么地方去的呢?郑虎臣为什么选了这么个地方诛了贾似道?郑虎臣的下落如何?他事后向上边复命了没有?按说一个押送人是没有权力把一个犯罪的大臣私自杀了的,尽管郑虎臣说他是“为天下诛贾似道”。 P166

在云霄吃海鲜,难忘。 P167

沙是硅沙,晶莹洁白。 P168

到后山逛了一圈,回到大殿外面,诵佛的节奏变成了原板——一板一眼:“卜——卜——卜……”在鼓浪屿访舒婷。 P169

山在福州市东,汽车可以一直开到涌泉寺山门,往返甚便,故游人多。 P170

一处题蔡襄;一处与苏才翁辈同来,则书“蔡君谟”。 P171

一个大红的绸制横标上缀着这样的金字。 P172

山水对人都很亲切,很和善,迎面走来,似欲与人相就,欲把臂,欲款语,不高傲,不冷漠,不严峻。 P173

泉下有茶馆,有人在饮茶。 P174

泰山很大泰即太,太的本字是大。 P176

说是在鲁国,不论在哪里,抬起头来就能看到泰山。 P177

泰山是强者之山,我自以为这个提法很合适,我不是强者,不论是登山还是处世。 P178

但是,又一次登了泰山,看了秦刻石和无字碑(无字碑是一个了不起的杰作),在乱云密雾中坐下来,冷静地想想,我的心态比较透亮了。 P179

汉代挽歌有《薤露》《蒿里》两曲。 P198

或说他是金氏,或说是《封神榜》上的黄飞虎。 P199

又一说是东汉人石守道之女。 P200

怎样“净化”?我们不能把碧霞元君祠翻造成巴黎圣母院那样的建筑,也不能请巴赫那样的作曲家来写像《圣母颂》一样的《碧霞元君颂》。 P201

是一个什么人发现了这片石坪,并且想起在石坪上刻下一部《金刚经》呢?经字大径一尺半。 P202

我很希望有人能拓印一份经石峪字的全文(得用好多张纸拼起来),在北京陈列起来,即使专为它盖一个大房子,也不为过。 P203

韩复榘在他的任内曾大修过泰山一次,竣工后,电令泰山各处:“嗣后除奉令准刊外,无论何人不准题字、题诗。 P204

听泰山管理处的路宗元同志说,担山人一般能担一百四五十斤,多的能担一百八。 P205

叶梦为了陪我们,上了一截又下来了。 P206

薄暮,登山诸公下来,全都累得够呛,我与斤澜皆深以不登扇子崖为得计。 P207

伙食很好,餐餐有野菜吃。 P208

藿香叶裹面油炸。 P209

我在扉页上签了名,并写了几句话。 P210

远近诸山皆作浅黛,忽隐忽现。 P211

他说,外地司机,这天气不敢开车。 P212

乌鲁木齐附近,可游之处有二,一为南山,一为天池。 P214

我们藉草倚树吃西瓜,起身时衣裤上都沾了松脂。 P215

博格达是乌鲁木齐的标志,乌鲁木齐的许多轻工业产品都用博格达山做商标。 P216

对面的山上密密匝匝地布满了塔松——塔松即云杉,长得非常整齐,一排一排地,一棵一棵挨着,依山而上,显得是人工布置的。 P217

雪水流处有人家, 白白红红大丽花。 P218

所有一切皴法,大小斧劈、披麻、解索、牛毛、豆瓣,统统用不上。 P219

初阳照积雪, 色如胭脂水。 P220

我的家乡是有很多斑鸠的。 P221

“咕——”,这是媳妇在应答。 P222

鸣鸠多藏于深树间。 P223

河下游,流入苏联境。 P224

充军到伊犁,具体地说,就是到惠远。 P225

这里有将军府,有兵营,有“废员”们的寓处,街巷市里,房屋栉比。 P226

比如现在还在使用的惠远渠,又名皇渠,传说是林所修筑,有人就认为这不可信:林则徐在伊犁只有两年,这样一条大渠,按当时的条件,两年是修不起来的。 P227

锡伯人善射,乾隆年间,为了戍边,把他们由东北的呼伦贝尔迁调来此。 P228

锡伯人是很聪明的,他们一般都会说几种语言,除了锡伯语,还会说维语、哈萨克语、汉语。 P229

细君公主、解忧公主远嫁乌孙,不知有没有到过这里。 P230

真绿,空气真新鲜,真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 P231

给他糖,给他苹果,都不要,摔了。 P232

唐巴拉是印子的意思。 P233

林则徐日记云:“闻土人言:海子中有神物如青羊,不可见,见则雨雹。 P234

这是一个仙境。 P235

湖色略有深浅,然而一望皆蓝。 P236

苏公塔,塔也,但不是平常的塔。 P237

圆柱形的苏公塔和方正的礼拜寺造成极为鲜明的对比,而又非常协调。 P238

没有任何生物。 P239

下面,是暗渠,流着从天山引下来的雪水。 P240

靠近火焰山时,发现戈壁上长了一丛丛翠绿翠绿的梭梭。 P241

葡萄沟里到处是晾葡萄干的荫房。 P242

十一月天气,还开桃花!这四五朵红花似乎想努力地证明:这里确实是桃花源。 P243

擂茶别具风味,连喝几碗,浑身舒服。 P244

湖南人爱吃姜。 P245

洞里有小小流水,深不过人脚面,然而源源不竭,蜿蜒流至山下。 P246

一个小伙子在一块桃源石的巨碑上浇了水,用一块油石在慢慢地磨着。 P247

山下鸡鸣相应答, 林间鸟语自高低。 P248

滕子京之所以出名,是由于范仲淹的《岳阳楼记》。 P249

他没有到过岳阳,可是比许多久住岳阳的人看到的还要真切。 P250

主楼三层,高十五米,中间以四根楠木巨柱从地到顶承荷全楼大部分重力,再用十二根宝柱作为内围,外围绕以十二根檐柱,彼此牵制,结为整体。 P251

夜读《岳阳楼诗词选》。 P252

人家关着门,星条旗安安静静的,轻轻地飘动着。 P253

是个年轻人,穿得很干净,白运动衫裤,白运动鞋。 P254

“恻隐之心”。 P255

美国静物画里的花也是这样,乱哄哄的一瓶。 P256

美国草和中国草差不多。 P257

怀旧正因为美国历史短,美国人特别爱怀旧。 P258

这位小姐不是德国血统,祖上是英国人,一听她的姓就不禁叫人肃然起敬:莎士比亚。 P259

用企业养艺术,这政策不错!上午参观了一个现代化的大公司,看了数不清的现代派的艺术作品,下午参观了一个截然不同的地方——“活历史农庄”。 P260

老妈妈、蜡烛师傅、赤着白脚的壮硕妇人,当然都是演员。 P261

联大的系主任是轮流做庄。 P265

还有一篇李清照的《金石录后序》。 P266

好几堂课大讲“拟声法”。 P267

联大教授之间,一般是不互论长短的。 P268

他介绍一个学生到联大先修班去教书,叫学生拿了他的亲笔介绍信去找先修班主任李继侗先生。 P269

班上有个女同学,笔记记得最详细,一句话不落,雷先生有一次问她:“我上一课最后说的是什么?”这位女同学打开笔记来,看了看,说:“你上次最后说:‘现在已经有空袭警报,我们下课。 P270

有一个姓马的同学最善于跑警报。 P271

大西门外,越过联大新校门前的公路,有一条由南向北的用浑圆的石块铺成的宽可五六尺的小路。 P272

走出一截,离市较远了,就分散到古道两旁的山野,各自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待下来,心平气和地等着——等空袭警报。 P273

最常见的是“丁丁糖”。 P274

警报有三种。 P275

联大同学跑警报时,成双作对的很多。 P276

大概是上了吴雨僧先生的《红楼梦》的课,受了影响。 P277

别人都走了,锅炉房的热水没人用,她可以敞开来洗,要多少水有多少水!另一个是一位广东同学,姓郑。 P278

这里原来是一片坟地,坟主的后代大都已经式微或他徙了,联大征用了这片地并未引起麻烦。 P280

也有的不是自己选择的,是学校派定的。 P281

体育主任马约翰带着大一学生在操场上上体育课。 P282

在图书馆关着的大门上用摁钉摁两面党国旗,也算是会场。 P283

铁皮上涂了一层绿漆。 P284

闻一多先生上课时,学生是可以抽烟的。 P285

不料他讲的第一首诗却是:一去二三里, 烟村四五家, 楼台六七座, 八九十枝花。 P286

——因此我和历史系那位姓刘的河南同学几乎没有见过面。 P287

马路北侧,挨新校的围墙,每天早晨有一溜卖早点的摊子。 P288

为什么?这位作家回答了两个字:“自由。 P289

沈先生当面和背后都称他为“老金”,大概时常来往的熟朋友都这样称呼他。 P290

除了体育教员,教授里穿夹克的,好像只有金先生一个人。 P291

林国达游泳淹死了。 P292

他现在成了洋人——美籍华人,国际知名的学者,我实在想象不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P293

这只斗鸡能把脖子伸上来,和金先生一个桌子吃饭。 P294

其余还有什么,我不清楚,须问王浩。 P295

西南联大的课程分必修与选修两种。 P296

沈先生把他的课叫作“习作”“实习”,很能说明问题。 P297

他不用手势,没有任何舞台道白式的腔调,没有一点哗众取宠的江湖气。 P298

我以为这是小说学的精髓。 P299

学生看看别人是怎样写的,自己是怎样写的,对比借鉴,是会有长进的。 P300

他写了那么多作品,后来又写了很多大部头关于文物的著作,都是用这种手工业方式搞出来的。 P301

大胖女人为什么使沈先生十分难过呢?沈先生对打扑克简直是痛恨。 P302

他有一阵在昆明收集了很多耿马漆盒。 P303

这些人的气质也正是沈先生的气质。 P304

沈先生在西南联大是一九三八年到一九四六年。 P305

这根手杖不是为了助行,而是为了矫正学生的步态。 P306

“红楼梦”是很“叫座”的,听课的学生很多,女生尤其多。 P307

这家饭馆只有一间门脸,卖的也只是牛肉面。 P308

一部分师生组成步行团,闻先生参加步行,万里长征,他把胡子留了起来,声言:“抗战不胜,誓不剃须。 P310

”闻先生的笔记本很大,长一尺有半,宽近一尺,是写在特制的毛边纸稿纸上的。 P311

我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上课从不记笔记。 P312

这样,他才能和王竹溪先生合作,测定一件青铜器的容积。 P314

后来在大学教书,还兼了行政职务,往来的国际、国内学者又多,很忙,但还是不疲倦地从事研究写作。 P315

一个人被人说是“人很好”并不容易,我以为这是最高的称赞。 P316

昆明以外,最远只到过呈贡,还有滇池边一片沙滩极美、柳树浓密的叫作斗南村的地方,连富民都没有去过。 P317

师傅浑身是汗,于是锡箔就捶成了。 P318

但是我生活得最久,接受影响最深,使我成为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作家——不是另一种作家的地方,是西南联大,新校舍。 P319

绝徼移栽桢干质, 九州遍洒黎元血。 P320

一条是陆路。 P321

没有想到恶性疟疾照顾上了我!到了昆明,就发了病,高烧超过四十摄氏度,进了医院,医生就给我打了强心针(我还跟护士开玩笑,问“要不要写遗书”)。 P322

我在报考申请书上填了西南联大,只是听说这三座大学,尤其是北大的学风是很自由的,学生上课、考试,都很随便,可以吊儿郎当。 P323

这条土路把新校舍划分成东西两区。 P324

所谓月会,就是由学校的负责人讲一通话。 P325

前几年我重回昆明,到新校舍旧址(现在是云南师范大学)看了看,全都变了样,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东北角还保存了一间铁皮屋顶的教室,也岌岌可危了。 P326

有人裤子破了洞,不会补,也无针线,就找一根麻筋,把破洞结了一个疙瘩。 P327

——《七十书怀》联大师生破衣烂衫,却每天孜孜不倦地做学问,真是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这种精神,人天可感。 P335

当时米线的浇头很多,有焖鸡(其实只是酱油煮的小方块瘦肉,不是鸡)、爨肉(即肉末,音川,云南人不知道为什么爱写这样一个笔画繁多的怪字)、鳝鱼、叶子(油炸肉皮煮软,有的地方叫“响皮”,有的地方叫“假鱼肚”)。 P336

有一个时期附近小山下柏树林里飞来很多硬壳昆虫,黑色,形状略似金龟子。 P337

一束光阴付苦茶昆明的大学生(男生)不坐茶馆的大概没有。 P338

我们为云南做了一些什么事,留下一点什么?有些联大师生为云南做了一些有益的实事,比如地质系师生完成了《云南矿产普查报告》,生物系师生写出了《中国植物志·云南卷》的长编初稿,其他还有多少科研成果,我不大知道,我不是搞科研的。 P339

市酒是普通白酒,升酒大概是用市酒再蒸一次,谓之“玫瑰重升”,似乎有点玫瑰香气。 P340

)“撩青”很好吃。 P341

这不是“自寿”,也没有“书怀”,“即事”而已。 P343

诗的后两句似乎有些感慨,因为这时“文化大革命”过去不久,容易触景生情,但是究竟有什么感慨,也说不清。 P344

我祖父六十岁生日,已经被称为“老寿星”。 P345

有一个文学批评用语我始终不懂是什么意思,叫作“淡化”。 P346

《绣襦记》《教歌》两个叫花子唱的“莲花落”有句“一年春尽又是一年春”,我很喜欢这句唱词。 P347

但是,一、我没有那样大的学问;二、丝毫不涉及所序的作品,似乎有欠诚恳。 P348

这个意思,我在几篇序文中都说到,是真话。 P349

从这句话里亦可想见叶老之为人。 P351

后来才真的闲得无聊了。 P352

这种人有的是。 P353

一个人在写作的时候是最充实的时候,也是最快乐的时候。 P354

我记得我描的红模子是:“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 P355

有人说中国书法一坏于颜真卿,二坏于宋四家,这话有道理。 P356

那天喝了一点酒,字写得飞扬霸悍,亦是快事。 P357

我也是画花卉的。 P358

”今年洛阳春寒,牡丹至期不开。 P359

提一菜筐,逛逛菜市,比空着手遛弯儿要“好白相”。 P360

一个菜点得试烧几回,才能掌握咸淡火候。 P361

我不是一九五七年打成右派的,是一九五八年“补课”补上的,因为本系统指标不够。 P363

从林县出来,有一条小河。 P364

我为一组义和团故事写过一篇读后感,题目是《仇恨·轻蔑·自豪》。 P365

批判“绿色的呼吸”的同志本人是诗人,他当然知道诗是不能这样引申解释的。 P366

”我那天回到家里,见到爱人说“定成右派了”,脸上就是带着这种奇怪的微笑的。 P367

因此,我们并未受到歧视。 P368

我们在下面也有文娱活动。 P369

这样,我就在一九六〇年交了一个思想总结后,经所领导宣布:摘掉右派帽子,结束劳动。 P370

这时正是马铃薯开花,我每天蹚着露水,到试验田里摘几丛花,插在玻璃杯里,对着花描画。 P371

“文革”期间,有人来外调,我写了一个旁证材料。 P372

我回答:“随遇而安。 P373

受过伤的心总是有璺的。 P374

一间屋,一个老人。 P375

他有家,有老伴。 P376

”他是不会想到吃这样的东西的。 P377

他平平静静,没有大喜大忧,没有烦恼,无欲望亦无追求,天然恬淡,每天只是吃抻条面、拨鱼儿,抱膝闲看,带着笑意,用孩子一样天真的眼睛。 P378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