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带 李唐(紫金·人民文学之星得主,格非、阿乙、徐则臣、葛亮一众名家联袂力荐的文学新力量! 8个超现实故事,8个异想空间。)

good

毫无效果,当然,但随即便引起了蝴蝶效应似的一连串反应。 P7

他背下了欧洲、亚洲、美洲和半个非洲的国家名称及地理特征,当然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P8

几天里基本都在躺着,稍微清醒过来,他便感到腰酸背痛,尤其是脊椎,好像有人往里面塞了几枚大钉子。 P9

又试了试台灯,还是没反应。 P10

皮肤完好如初,不留下丝毫痕迹。 P11

他望着过敏的部位,在心中感叹道,我居然对人过敏。 P12

他仿佛在等待什么,却并没有值得等待的具体事物。 P13

”他不止一次对慧慧说道,语气强硬,像是下命令。 P14

他喜欢任由房间旋转,天花板低垂,那些现实中从未露面的人物在他床前来来回回。 P15

敲门声又安静下来了。 P16

”另一个人显得有些气恼,用责备的语气对刚刚掏小本子的伙伴说,“直入主题往往是最好的方式。 P17

他用不同寻常的警觉目光盯着陈眠。 P18

”他说,“失踪是什么意思?按照我个人的理解,就是她脱离了原先的生活秩序——她的住所、她的工作、她的亲人和朋友,以及一切社会关系,下落不明。 P19

”陈眠抬起头。 P20

我在哪儿?他的头一点也不痛,只是空空如也。 P21

“我在这儿。 P22

陈眠终于想起来了,他们是在一艘通往荒僻小岛的帆船上。 P23

然而,迎接他的只有似乎永无尽头的大海、雨水、令人虚脱的日光,以及沉默。 P24

“很美。 P25

他们穿过遍布码头四周的下等酒馆,穿过泥泞不堪的道路,呼吸着空气中弥漫的水果腐烂和动物粪便的味道。 P26

客房如火车车厢般狭窄,尽管这里的每个人都身材瘦削,但只要离开床站起身,仍会占据大半空间。 P27

”陈眠使劲挠胳膊肘的痒处。 P28

他举起双手端详着。 P29

此时,他赤裸着上身,双手并用,消灭着刺痒的部位。 P30

拍照。 P31

他发现当地很少有胖人,几乎全都体形精瘦,皮肤晒成古铜色,走路慢悠悠的,一点也不着急。 P32

或许她本就没笑,陈眠想,是树影使他产生了错觉。 P33

这个夜晚出奇地安静,雾就这么慢慢地涌上窗口,在台阶前堆积了片刻,然后涌进旅馆的走廊。 P34

他只穿了一件无袖短褂和短裤,裸露的皮肤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P35

行进的队伍已将他抛在身后。 P36

没有风的时候,湖水平静如镜面,就连那些深深浅浅的波纹也像画上去的,而非真实流动。 P37

尘埃弥散,飞鸟的影子倏忽而过。 P38

从岸边走到木屋门口的台阶,男人身上的水已经干透了。 P39

负责清理的护工每天早早醒来,用锄头和锋利的砍刀阻止它们的进袭。 P40

来到这里没多久,她就能够自如地与当地人沟通。 P41

现在是雨季,他解释说,小小的纰漏就可能酿成大祸。 P42

但这样反而使他的症状更严重了。 P43

“他说你应该去庙里拜拜,”女人继续说下去,“他还说……”男人烦躁地翻过身,盯着女人的眼睛。 P44

他一口咬下小半个苹果。 P45

“他说什么?”男人问。 P46

桌子破旧而笨拙,中间有道开裂的口子,正好呈对角线从一角延伸到另一角。 P47

“这下你不用无聊了。 P48

英俊水手。 P49

年轻水手永远在航行,幻想着与敌人的决战。 P50

男人站在门口,倚在门柱上,盯着雨中那个虚幻的影子。 P51

这一回,他砍断了附近的藤蔓,将一块石板绑在男人腰间。 P52

我扭过脸看着她,她此刻正眯着眼睛,全身心地投入到享受阳光的过程中。 P53

我用虔诚的嘴唇亲吻过它们。 P54

但我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你要珍惜这样的日子。 P55

”斯德哥尔摩,我当然记得,事实上,我只是在它附近的一个村庄待过一段时间;事实上,我也并不是待在村庄里,而是住在离村庄还有一段距离的小火车站旁;事实上,我也不认为我曾经可爱过,重要的是,她根本没有见过我在小火车站时是怎样的一副嘴脸,怎么能说那时的我更可爱些呢?那时我们彼此联系只能通过信件,或许在信上的我确实显得更可爱一些吧。 P56

一般情况下,方圆几里都看不到人影,只是不时会有飞鸟从头顶掠过。 P57

铁轨闪烁着幽冷的光。 P58

这使人很不适应。 P59

而且并没有新的冻疮长出来。 P60

时间并不固定。 P61

我看着火车停在这里,心中满是愧疚。 P62

在震耳欲聋的呜呜声中,在四处弥漫的白色烟雾中,我目送着火车走远。 P63

每次他一瘸一拐地走进我的小屋,我就会很高兴。 P64

那时的日子多美好啊。 P65

可是都到现在了,她还在阳台上晒太阳,没有一点做饭的样子。 P66

“鱼,”我说,眼睛盯着那条活过来的鱼,“鱼出了点问题。 P67

难道是一种食人鱼?我暗自思忖。 P68

她沉默不语了。 P69

他的妻子很久以前就离他而去了,他已经受够了当单身汉的苦。 P70

有一天,我突发奇想,对拉松大叔说:“你们的村子是什么样子?我还从没去过呢。 P71

不知有多少人从我这里买下比外面更便宜的东西,有些时候我干脆白送给他们。 P72

“你为什么非要去呢?”他似乎有些生气了,用脚踢着地上的硬土,“以前那样不是挺好的吗,你干吗非要去村子里呢?”我往前走了几步。 P73

阳光依然猛烈,仿佛正在大口大口吞噬着她。 P74

他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告诉我一个消息。 P75

可是我又想到,他们是经过我允许的,走的时候还会向我道谢。 P76

他们站在我的木屋前,仔细地研究如何推倒木屋而又不损害木材。 P77

他坐起来,摇晃几下脑袋,强迫自己清醒起来。 P78

而他所谓的小船,其实就是一只简陋的小筏子。 P79

他差点被这样的表象迷惑了。 P80

那些穿行在雾中的昆虫,振动双翅,在他的耳边留下各种声音。 P81

他们每天的工作除了照顾病人,就是拍打蚊虫和清除植物。 P82

她像是一把枯柴,躺在病床上,浑身插满了管子,每一次呼吸似乎都十分艰难。 P83

他熄灭了烟。 P84

就让事物去自行运转吧,你也不会坚持太久。 P85

有时,在房梁的颤抖中,他会想,如果疗养院真的倒塌了,将他和慧慧一起掩埋,会不会反而是一种解脱呢?他总是止不住地思考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他甚至怀疑自己脑袋的某个地方是不是在夜晚会打开一个小洞,那些念头就是从小洞里钻进来的。 P86

他感到从未有过的自由。 P87

他无力地垂下双臂,仿佛重新回归了人类的形态,就这样坐在房顶上或者草丛里,茫然四顾……5那些花又一朵一朵地开放了,伸出蛇一样的信子,朝他嘶嘶作响。 P88

反正多一个少一个,他已经无所谓了,只要轻轻地将她的脖子折断……这时,他听到了慧慧的喘息声,与此同时,自己的心脏也在缓缓地跳动。 P89

他朝着那片朦胧的光芒驶去。 P90

一切都不是真的。 P91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在笑。 P92

夜空被这些火堆照亮。 P93

不知是谁留下的,一本很薄的书,两个小时就可以翻完。 P94

他看到那个男人的小腹裂开了一个口子,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蠕动。 P95

接连下了三天的雨,湖水比之前上涨了不少。 P96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这时他看到其中一条船上有个人他认识。 P97

那会不会就是水怪?他一直以为是水草,现在想起来说不定就是那个什么水怪。 P98

那是慧慧的房间。 P99

”他们显露出了愤怒的神情,可是目光无一例外地盯着猎枪黑洞洞的枪口看。 P100

但有一些东西不对了。 P101

他站在空荡荡的病房里。 P102

中年人微微发福,眯着眼睛,漫无目的地看着四下。 P103

他站起身,将手在身上擦了擦。 P104

”“不要耍花样。 P105

中年人点了点头,掏出手铐,将他的双手反锁起来。 P106

伸出舌头,腥咸的味道在味蕾上浸染。 P107

我们对着太阳发呆,聊天,唱歌,打喷嚏。 P108

但这一切都只是错觉。 P109

我感到很欣慰。 P110

海上的日子静静地随着海水一起蒸发着。 P111

(永不沉没的小船?)想到这儿,我感到气恼,于是用藏在夹板里的铁钩子将船凿出几个洞来。 P112

3在世界尽头的小镇,我喜欢那些细小的东西,比如鸟的鸣叫。 P113

不是乌鸦,我也不知道叫什么。 P114

是的,我说,要不要喝杯热茶?不用了,上校说,我们在玩牙齿游戏,要不要过来一起玩?好啊。 P115

我知道自己已经走得太远了。 P116

不知道。 P117

我们踏上通往树林的路。 P118

我们的父母去林子里救火。 P119

我们来到女孩身边。 P120

这时,外面刮起了一阵风,大地随之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P121

我给他煮了一大杯松叶茶。 P122

不再待一会儿?我说。 P123

我想我应该过去看看。 P124

我走进果园墓地,有人和我打招呼,尽管我并不认识。 P125

仪式结束后,艾琳走了过来,牵住了我的手。 P126

仿佛这时无论什么出现在天空中,都会被这种深蓝色吞没掉。 P127

我和艾琳常常在这间石头屋子里过夜。 P128

我常常坐在河边的大石头上(不知道这是不是“死”的一部分),看着被河水冲刷而来的叶子、树枝,还有里面游动的小鱼。 P129

它们在黑暗中坠落。 P130

很久没有回答。 P131

依然是之前的模样,这使我稍稍安心。 P132

这时只要你将它捧在手中,轻轻地吹口气,它就会慢慢苏醒过来,然后从你手中飞走。 P133

可这样一来,就拿不了酒了。 P134

从这里可以看见遗迹公园的全貌。 P135

光从那里射进来。 P136

他自嘲似的笑了笑,说自己的精力实在没法和年轻人相比。 P137

是一台橙黄色的打字机。 P138

几只猫总在我们双腿间跑来跑去。 P139

我们各自干了那杯叫不上名字的酒,又要了两杯。 P140

我哭了起来,但是不知道究竟为何而哭。 P141

我不知道前方的路,也看不清周围的事物。 P142

蓝色老虎。 P143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萤火虫在黑魆魆的草丛上方飞舞。 P144

这是她说的第二句话。 P145

浑身酸痛无比。 P146

你终于醒了,拉松说,你怎么病成这个样子。 P147

晚上还是很冷的。 P148

她怜悯地看着我。 P149

拉松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P150

我亲吻她。 P151

我放开了她。 P152

我们漫无目的地遛弯。 P153

过来帮忙啊,作家。 P154

我小时候就听我爷爷讲过这个故事。 P155

我和艾琳到小树林转了转,她向我说起了上次遇见狗熊的事。 P156

我总是怀疑,慧慧真的找到了它。 P157

于是我们穿过树林和河流,来到“死”。 P158

有风吹来,它便随风摆动。 P159

我点的是青菜面条,她要了一份炒莴笋。 P160

这时,我们听到了清脆的铃声。 P161

好啦好啦,她笑着揉搓着我的头发,我肚子饿了。 P162

一群孩子围着冰激凌车。 P163

不了,老莫说,比利好像很怕陌生人,它哪里都不太想去。 P164

我们吃着西瓜罐头,看着雪一片一片地落下来。 P165

老莫和比利一起坐在屋檐下,看着雪花落下。 P166

我紧紧地握着艾琳的手,或者,是艾琳紧紧地握着我的手。 P167

这样的感觉是奇妙的,也是难受的,就像是一只夹在玻璃缝隙中的苍蝇。 P168

我感觉马上就要吐了。 P169

那种介于现实与梦境中的状态是很难得的。 P170

黑暗中电子钟的屏幕发出荧荧的光芒,显示时间是早晨七点半。 P171

来到楼门口,雨水显得比之前更加真实。 P172

我把袜子投入水中。 P173

司机是一个满脸胡须的粗壮的中年男人,戴着一顶脏兮兮的大帽子,几乎遮住了一只眼睛。 P174

是的,我要去海边迎接我的鲸鱼。 P175

我从口袋里拿出几张湿漉漉的纸币交到司机手里。 P176

我有些担心,会不会已经错过了鲸鱼?这个念头使我焦虑起来。 P177

大雨在他头顶倾泻而下。 P178

醒来后,他告诉我刚才他们看见鲸鱼了,就出现在离轮船不远的地方。 P179

这你应该知道吧?它可潜入二百到三百米的深海,历时两小时之久……鲸的肺活量也很大,它的肺可容纳一万五千升气体,下潜时贮存大量氧气,上浮时呼出大量二氧化碳,这是它能长潜的原因之一……这些其实我不用说你也应该知道吧?”我装作漫不经心地对他说道。 P180

我刚想还击,这时我看到远处的海面上出现了一个暗色的影子。 P181

我看到他矫健地跃入海中。 P182

他总是与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P183

他的眼睛小而聚光。 P184

我就这样被他挟持着往前走,像是一个木偶。 P185

此时,那些坐在大桌子旁的人鼓起了掌。 P186

于是,乐手们更卖力地奏乐,努力地与外面的雨声抗衡着。 P187

雨还在下。 P188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或许是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将那些原本没有形状的东西具象化。 P189

按理说,这里不应该听到海浪。 P190

我来这里的时间并不长。 P191

外面是一片荒芜的石子路,屋子建在一座小山丘上。 P192

但出乎意料的是,老人从我进门的第一天起,就表现出了对我的亲密。 P193

老人却发出孩童似的笑声。 P194

每个人都要学会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因为这很便利,很有效。 P195

他仿佛是空心的,血管被覆盖在薄薄的布满皱纹的皮肤之下,而我每三天就要清理一遍这肌肤。 P196

他变得很干净,但我知道他的皮肤不久之后又会不停地掉落鳞屑,身上又会出现难闻的气味,等待下一次清洗工作。 P197

我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就像在庆贺一场胜利。 P198

我凝视这对崭新的手臂,它光洁、有序,可是我真的能够信任它们吗?——当我凝视某物太久,它就失去了我的信任。 P199

闻起来没有味道,也可能是我感冒了。 P200

他睡得很安静。 P201

或许那正是我毫不犹豫就签下合同的原因。 P202

当我最后一次将老人放回床上(我也有些累了)时,我注意到了他的眼神。 P203

她打掉了我的手。 P204

她走了。 P205

她领悟似的坐下,紧紧地挨着我。 P206

有一次,我们甚至躺在了床上——我在老人左边,她躺在右边。 P207

啊,他一定以为这也是我报复他的一种方式。 P208

墙面散发着寒气,有些地方起皱、皲裂了,翘起了脆弱的墙皮。 P209

双腿已无法再支撑我的身体。 P210

这可真难啊。 P211

但我仍旧处于某种恍惚的状态中。 P212

还有床上的老人。 P213

只是菜量比以前更少,而且还要分成两份,我不得不经常饿肚子。 P214

一旦说出,它就是无比明晰的。 P215

我将停顿片刻,为的是让词语在我舌尖上多待一小会儿,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解。 P216

我扶着老人站起身。 P217

刚来的那天,我根本没有心情去观察这间建在山丘上的孤零零的房子。 P218

而海浪声是明确的,它一定就在某个地方,否则我们也没必要继续走了。 P219

如果说每一道海浪都注定从产生到消隐,那么,它终归是要归于安静的。 P220

不然又能怎么办呢?他躺在床上,喘息着,入睡了,或是累了个半死。 P221

生活又恢复如常。 P222

此时,他在我的眼里释放着难以阻挡的神圣之光。 P223

我放心了,重新躺下,再次开始担惊受怕。 P224

比如说,呃,一秒就相当于人类的一天,以此类推。 P225

窗外流云的阴影映照在他脸上。 P226

一种水流声萦绕在耳畔。 P227

我还能自己站起身。 P228

我想,很久很久以前,我也像今天这样走出屋门。 P229

我赤裸的大腿在寒冷中瑟瑟发抖。 P230

这是一只白色的鸟,更早些时候,他在游乐园一条几乎快要被遗忘的小径上发现了它。 P231

是一只白色的鸟。 P232

它透明的身躯与妻子重叠在一起。 P233

当他终于发现这件事时,原先是秋千的地方已经不知何时立起了一个小小的墓碑。 P234

“我受不了了,”她说,“这里简直变成了死者的房间。 P235

“我受不了了,”她说,“这里简直变成了死者的房间。 P236

他们彼此对视着。 P237

“你是最棒的尸体模仿者。 P238

他在这无边的塑料垃圾中跋涉着,可手中的粉红色颗粒依然只有一个。 P239

四周昏暗一片,他用手上下摩擦电灯泡。 P240

”她对丈夫说。 P241

在晾衣绳上挂衣物时,她看到丈夫正痴迷于用新鲜的泥土将粉红色种子埋起来的游戏。 P242

那个女孩悄悄登上跷跷板,盯着她看。 P243

她看着丈夫的背影。 P244

“你不会离开我吧?”夜里,妻子在他耳边说道。 P245

“我可以闻到它留下的野生动物的气息。 P246

此外,他还听到了某种皮革的摩擦声。 P247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惧怕所有的布制品(包括被子、床单、枕头、枕罩、衣服……)。 P248

穿上皮夹克后,她活动有些不便,比如不能弯腰,不能跑动。 P249

”她说。 P250

他闻到了一股腐烂的羽毛的味道。 P251

但依然没有花朵,只有数不清的种子在他面前蹦蹦跳跳。 P252

奇怪的是,他并没有觉得惊奇,而是感觉这一切无比熟悉,仿佛已经历多次,就像曾反复梦过多次的场景。 P253

她做了一个梦:她看到自己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身边的丈夫用被子紧紧地蒙着身体。 P254

在黑暗之中,她大大地睁着眼睛,看着模糊的天花板。 P255

他终究是离开我了,她心想。 P256

天就要亮了,她再次听到了那种声音,从远处响起。 P257

他不知道自己正在朝哪里走,看着一张张迎面而来的面孔,知觉渐渐变得麻木,几乎已分辨不出这些人脸的差别。 P258

又有什么关系呢?当我写下每一个字之后,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一切都退到了过去之中,就像是你坐在一辆列车上,看着朝自己身后退去的风景。 P259

在“过去”,我们住在废弃的列车车厢里。 P260

比如说白堤。 P261

湖水非常平静,不时有小鱼从中一跃而起。 P262

读到我的诗时,我会悄悄地观察慧慧的表情。 P263

我关掉收音机,朝自己的车厢走去。 P264

因为这些话戳到了我的心窝子。 P265

我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 P266

拉松放下电锯,向我们热情地挥了挥手。 P267

她的身体真的很美,这是一种我很少体味到的自然之美。 P268

死者身上的鲜血已经凝固,他的脖子被什么动物咬了一个大口子。 P269

“开会喽!”他朝我喊,“在拉松的伐木场开会,现在就去。 P270

“团结的时候到了,”我听到老头说,他的声音不大,但很有力度,“对于人类的共同情感,我们失去的太多了。 P271

”袋子里装着那零零散散的子弹,稍微一晃动就会发出金属的碰撞声。 P272

这次没有再梦到慧慧。 P273

它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 P274

我们无法理解这沉默背后的真正含义。 P275

接着,白狼扭过头,一眨眼工夫就消失不见了。 P276

期间我模糊地听到了敲门声,但我太困了,并没有理会。 P277

不知在黑暗中走了多久,突然,我听到慧慧说:“到了。 P278

我望向窗户。 P279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