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生命【比《老人与海》更震撼人心的热血文学!激励《穆斯林的葬礼》《平凡的世界》主人公的经典之作!】

good

什么时候倒下来,他就什么时候休息,什么时候垂死的生命在他身上闪现了,微微燃烧了,他就爬行。 P11

因为生命让他遥远的祖先们连成了一条线。 P13

说来有些意思,杰克·伦敦在中国的声望,应该与无产阶级领袖列宁力挺他的《热爱生命》有很大关系。 P14

从他那里我忽然明白了,各路大大小小的评论家对给各种各样的作家戴个什么主义的帽子,是一件多么迫不及待的事情。 P15

好在他一生喜欢读书,从小逮住什么书读什么书,除了各种社会科学方面的小册子,文学作品是他的最爱,如本土作家华盛顿·欧文、英国作家拉迪亚德·吉卜林和罗伯特·斯蒂文森、法国作家福楼拜、俄国作家托尔斯泰等人的书都在他的阅读范围之内。 P16

”如今科学对人体的研究已经追溯到了宇宙大爆炸的尘埃,而人类对动物的研究已经承认它们不只有条件反射,还是有思维的,有些动物的思维程度还很高。 P17

希特卡·查理为了能管住为白人服务的本族人,在上路前让他们把枪都卸掉了,这是他的心机,算不得什么智慧。 P18

所以呢,“知死”实际上是活着的人知道等死的人什么时候该死,而等死的人其实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一命呜呼。 P19

不过,印第安人中有没有依靠精神信仰反抗欧洲殖民者的精英青年呢?有,《祖先们的神灵》就在回答这个问题。 P20

但是央加和阿克塞尔·冈德森成了恩爱夫妻,虽然纳斯依靠一系列手段把阿克塞尔·冈德森拖垮并让他饿死,向央加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和他十几年来苦苦寻找她的经历,然而,央加已经习惯了欧洲人的生活,爱上了阿克塞尔·冈德森,不仅不跟他回到族人身边,还用刀刺伤他,和阿克塞尔·冈德森抱在一起,冻死在白茫茫的雪野。 P21

这事在育空河(1)上下两千英里的印第安人社会里引起了轰动,拍卖那天引来了各路人士。 P22

极端的环境必然有极端的表现,能在极端环境里自律的、守住良心和道德底线的,在杰克·伦敦的笔下,不是凤毛麟角,便是根本不复存在。 P23

《白茫茫的寂野》里则表现另一种规则:三个人坐着雪橇穿行在茫茫林海里,其中一个突然被一棵倒下的大树砸成重伤。 P24

这样的懒虫注定沾别人的光,因此等到一方不经意间多吃了另一方的食糖时,你死我活的格斗在所难免。 P25

”前面的人几次听见这样的喊叫,却没有一次停下来。 P26

看似不可能的情节,其实包含着必然。 P27

读者从故事中看到的不只是“这个人”,还有读者自己。 P28

(2) 书中的温度都是按照华氏温度计算的。 P29

他们累坏了,虚弱不堪,满脸都是忍耐的神色,这是长期困苦煎熬的结果。 P32

他紧跟在走在前面的男人的身后。 P33

他的嘴唇有点发抖,因此嘴唇上的棕色胡须明显地在颤动。 P34

到处都是柔软的天际线,群山都低低地趴在那里。 P35

他挑选下脚的地方,从一块沼泽走向另一块沼泽,跟着前面那个人的足迹,跨过像小岛一样布满绵延不绝的苔藓的岩石架。 P36

他的肉体这样吃力地挣扎而行时,他的脑子也在吃力地运转着,拼命想着比尔没有把他抛弃,而且比尔一定会在那个秘藏处等他。 P37

他清点了三次,把根数彻底弄清楚。 P38

驯鹿呼噜一声,一跃而去,在岩石架上奔跑,它的蹄子踏得咔咔直响。 P39

他停住手,盯着那个矮墩墩的鹿皮口袋。 P40

松鸡慌忙飞起来,他慌忙抓了一把,只逮住了三根羽毛。 P41

他把胳膊猛地伸进去,深及肩膀,但是小鱼溜走了。 P42

毯子又湿又滑腻。 P43

他醒来好几次,感觉雨下在了他仰着的脸上。 P44

要把水坑里的水舀净是不可能的,不过他现在冷静多了,想着法子用那个小白铁桶捕捉到了它们。 P45

他还舍不得把枪扔掉,因为狄思河边的那个秘藏处还有一些子弹呢。 P46

他把母松鸡追得筋疲力尽,而他自己也筋疲力尽了。 P47

有时,他的脑子漫游到更远的地方,只是机械地向前跋涉,听任怪念头作祟,种种狂想像虫子一样啃噬他的脑子。 P48

他也嗥叫起来,野蛮、恐吓,声音里的恐惧骨肉同源,在生命最深的根须里拐着弯隐藏着。 P49

死了就没有什么伤害了。 P50

他脑子正常地清醒过来,仰身躺在一个岩石架上。 P51

他在近处什么也没有看见,只好耐心地等待。 P52

十一点了,手表还在走。 P53

第二天早上,等他睁开眼睛,看见它瞪眼看着他,目光满是渴望和饥饿。 P54

比尔把它背到了最后一步。 P55

有一次,他向后张望,看见狼饥不择食地舔着那条血淋淋的踪迹,而他由此一下看出来他自己的结局——除非——除非他能把狼先干掉。 P56

而且,死到临头,他还是不愿意死掉。 P57

他等待。 P58

没过几天,他和那些科学考察人员以及船员坐在餐桌边用餐。 P59

床铺上摆着一排排硬饼干,床垫下也塞满了硬饼干;犄角旮旯都塞满了硬饼干。 P60

黑暗正在袭来,但还不能休息。 P61

一天的困乏一下没有了,他们嗷嗷呼叫起来,给狗加油。 P62

他们驱赶着女王的狗,让女王的敌人心有忌惮。 P63

人们生锈的记忆的链子一段又一段地展开,遗忘的奥德赛式的故事因为他出手阔绰而复活了一个又一个。 P64

他听人说话时你注意到他的眼神了吗?我注意到了。 P65

”“西北地区(9)呢?”“去过。 P66

他问我是否见过你,马尔姆特·基德。 P67

他把所有的东西都丢了,就剩下两条狗,差一点没饿死。 P68

马尔姆特·基德早已经酣然入睡;这个年轻的采矿工程师直视着眼前的一片漆黑,等待搅动他的热血的那种怪怪的激动情绪平息下来。 P69

普林斯朝他们那里好奇地看了几眼,等他们把帽子和手套戴上,那种神秘劲就更让人好奇了。 P70

“‘谈一下吧!’嗯,他当时把我叫出去的时候,快要哭了,求了又求,求了又求,在雪地里扑通跪下来。 P71

用海獭皮换狗的人来了,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两个人,其中一个的那副样子诸神都差不多忘记是如何创造出来的了。 P72

她感觉到一天旅途的劳顿了,因为自从她的丈夫获得了冻土带的金矿脉,她在舒适的小木屋里已经养得娇气了,她现在显然累了。 P73

不过,尽管以少对多,她兵来将挡,而她的丈夫智力慢半拍,占不了先机,只好频频鼓掌。 P74

伙计,你听明白了吗?——第二条克里普尔河啊!那是石英金矿,不是金沙矿;如果我们干得顺利,那我们会把整个事情抓住——几百万几百万地大捞一把。 P75

普林斯也在小河和雪道上活动,差不多打发了一个冬季,早已对小木屋的生活十分渴望,打算美美地享受一个星期。 P76

看样子像冻坏了,饿坏了。 P77

但是他那股发疯的力量突然离他而去,如同突然而来;他软瘫下来,把生肉交了出来。 P78

”他颤巍巍地回答道。 P79

”基德和普林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束手无策。 P80

“要不——我——会——待——在——雪地里的——可是——我——有——一笔账——要——还。 P81

”用海獭皮换狗的人向火炉靠了又靠,像被剥夺了火种而害怕普罗米修斯(16)的礼物会随时消失的那种人一样。 P82

东边有些怪模怪样的土地——像阿卡滩一样的岛屿;因此,我们以为全世界都是岛屿,也就见怪不怪了。 P83

他们还为我们规定了其他法则。 P84

他们都回答:‘我们也不知道,可是你们的父辈们就是这样打斗的。 P85

海风加了一把油,大海翻起白花花的浪花,如同海豹群搅起的那种白浪,我们乘着太阳铺下的金色的通道呼啸而下。 P86

“这样,等到第二天早上,我来到了海滩,用眼睛的余光朝央加的母亲的房子瞟去。 P87

船头站立着一个身高体壮的人,盯着吃水线看,一声一声地发号令,声音像打雷一样。 P88

随后,人们都离开我们回自己家了。 P89

他们升起船帆,唱起歌,那艘船就乘风离去了。 P90

他向南边指了指,我用手势告诉他我要跟他一起走。 P91

“就这样,我浪迹于上千个城市。 P92

但是我们把帆张起来驶向大海,海浪把甲板冲洗干净,我们躲进了大雾里。 P93

吉原的姑娘身材小巧,肤色却像钢一样有光泽,很中看。 P94

一些船员死了,可——可一些船员没有死。 P95

“但是,大海不再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地方了,那些在海上漂泊的人,等海豹不再有利可图后,风险就很大了。 P96

我在黑夜时分从窗户溜了进去,想看看他待她到底怎么样。 P97

但是在库特奈,我走了一条很糟糕的路线,又很漫长,是和一个西北的土著人一起行走的,他经不住饥饿的折磨,觉得还不如一死了之的好。 P98

我们必须赶在河流奔流之前回来。 P99

在那少见的平原的中间一带,应该有一条山谷,大地和白雪都向下沉去,一直沉向这世界的中心。 P100

这样,我们最终才能返回来,带足粮食,拥有一切。 P101

不过我只吃了一点东西,免得他们看出来我身上生出大力气。 P102

我看见了阿卡滩黄灿灿的沙滩,一艘艘皮舟打鱼后飞快地奔向家,森林边上的一座座房子;我还看见了那些曾经凭自己本领做了酋长的人、订立规矩的人,我继承了他们的血脉,我娶了央加后还会继承另一种血脉。 P103

她一下挺直了身子,就这样,眼睛睁得圆圆的,满是惊讶之色,她问我是谁,我从哪里学会这种语言的。 P104

但是,这番景象看来出乎她的意料,让她很难接受。 P105

这一刻,我想起我付出的代价和漫长的岁月;我把她搂得紧紧的,像他当时把她拖走那样。 P106

可是,我心中还有一笔债没还,这让我良心不安。 P107

阿卡滩很小,我一点也不想回去,不想住在世界的边缘。 P108

(5) 巴福洛·比尔(Buffalo Bill,1846—1917),原名叫威廉·考迪,当过美军的侦察兵,杀戮过很多印第安人;后来改行做演员,以演出美国西部冒险家的生活出名。 P109

(13) 早期西班牙探险者想象南美洲会有的产黄金的地方,意味着极为富足、机会很多。 P110

喂喂喂,到底是谁在调五味酒啊?”透过缭绕的烟雾,是马尔姆特·基德一脸不急不恼的笑容,“等你在这一带像我一样住久了,我的孩子,过着打兔子、钓大马哈鱼的生活,你就明白圣诞节一年过一次啥滋味了。 P111

露丝的父亲是塔纳纳人(1)的酋长,反对这桩婚事,和部落的其他人串通一气。 P112

老天爷!”随后,一杯杯盛了五味酒的洋铁杯率先传递开,活跃分子贝特尔斯一跃而起,放喉唱起他喜欢的进酒歌:有一个亨利·沃德·比撤,还有主日学校的先生们,都喝下了黄樟根酒;可是你打赌一如既往,要是这酒有个好名字,那就是禁果酿的琼浆。 P113

来自十几个国家的流浪人你敬我一杯,我敬你一杯,一起痛饮。 P114

”“噼啪!噼啪!”——他们听见了再熟悉不过的甩狗鞭子的声音,马尔姆特家的狗们呜呜地吠叫起来,还有雪橇咔哧咔哧驶来的响动,好像雪橇已经来到了木房前。 P115

一时无语,难免尴尬,但是他开心地说了声:“哥们,乐呵什么呢?”大家立时放松下来,紧接着,马尔姆特·基德便和他把手握得紧紧的。 P116

“今天中午。 P117

’她说。 P118

他们可以面对饥饿,可以面对坏血病的折磨,可以面对让人转眼就没命的荒地和洪水。 P119

他赌过两次,赢得干净利落,可是也输得一塌糊涂。 P120

”新来者颇感意外,两只眼放出光来,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 P121

”十五分钟将将过去,门边响起铃声,告知又有人到来了。 P122

尽管这让他受伤,注视着自己同胞那张坦率、诚实的脸,他对追逐一事还是回答得一点不得要领。 P123

然而,基德摇了摇头。 P124

他脸上掠过了心烦意乱的痛苦神情,怎么也掩藏不住。 P125

可是,当时他滞留在别处照顾一个得了坏血病的伙伴,你们猜猜卡斯特雷尔都干了什么?他去麦可法兰的赌场,把赌注加到了最大限额,连本带利输了个精光。 P126

(2) 洛辛瓦是英国历史浪漫主义作家瓦尔特·司各特的长诗《玛米恩》中的男主角,因为迷恋女主人公艾伦,在她结婚那天,洛辛瓦把她抢走了。 P127

“我从来没有见过一条狗,取了这样侉里侉气的名字,还能坚持下去。 P128

”“我倒要打一个相反的赌呢,”马尔姆特·基德说,把烤在火头上的冻面包翻了个面,“不等我们结束行程,我们会把舒卡木吃掉。 P129

”这个女人听了这番话,一脸愁容就消失了,眼睛里满是对她的白人主子的深爱——这是她见过的第一个白人——她遇见的第一个把女人当人看的白人,不把女人当动物、当拖累人的畜生。 P130

哦,了不起的巫师!你去育空堡,我去北极城——二十五个昼夜的路程——一条长线,就只是一条长线——我在长线的一头——我说:‘喂,露丝!你怎么样啊?’你说:‘你就是我的好老公吗?’我说:‘是呀。 P131

再没有人说话了,一路辛苦跋涉,不允许这样浪费精力。 P132

生命的一粒尘埃在一个死寂的世界的阴森森的废土上穿行,给自己壮壮胆子都会瑟瑟发抖,承认自己不过是一条蛆虫而已。 P133

等等,我们来把我的狗队套上吧。 P134

它长在那里,生生不息,年年岁岁都孕育着迟早会发生的命运——或许这样的命运在梅森身上也早就安排下了。 P135

说什么都显得多余;北极地带的人们,早已明白话多无益,行动起来才价值连城。 P136

凌晨到来,这个身遭重创的人恢复了意识,马尔姆特·基德弓下身子尽量靠近他,倾听他的喁喁细语。 P137

把她照顾起来吧,基德——为什么不呢——不过不多说了,你总是害羞地躲开她们——你一直没有跟我说你为什么来到这个地方。 P138

”“你一定要上路。 P139

要是我不死,她也许会拒绝跟你走。 P140

冲进帐篷,他看见那姑娘正在汪汪吠叫的狗群里挥舞斧头。 P141

他利用附近的松树,干脆利落地干活,露丝目不转睛地看他做成一个储存架,类似猎人有时用来保存肉类的玩意,免得让狼和狗偷吃掉。 P142

孤身一人,折磨人的念头不断,待在这白茫茫的寂野,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 P143

然而,有些人碰巧被创造他们的各种规则改造得硬邦邦的,环境大变,压力重重,让他不堪承受,在各种他们很难领会的新规矩的高压下,肉体和精神都磕碰得伤痕累累。 P144

这样,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得到那颗价值连城的珍珠——那就是休戚与共的伙伴关系。 P145

他是一个平凡的人,银行存款和他的文化一样深奥;他侃起这点就没完没了。 P146

他们是第一个在就餐时间里落座的,做饭的时候却别指望他们帮上一把。 P147

马肯齐河绕海湾边缘流淌,到了这里注入了北冰洋,因此他们进入了小皮尔河口。 P148

这次会议接近尾声时,两个“窝囊废”在会上嘀嘀咕咕,不利因素说了一大堆。 P149

小屋是一个秘密,这北极广袤无垠的纵深处有很多这样的秘密,没有人能够破解。 P150

“你们一路上要靠什么走下去呢?”韦瑟比用好斗的口气追问道。 P151

我们无可奉告。 P152

你明白吗?——拼命到底,直到尸骨不存。 P153

那个窟窿没完没了地结冰,这样一来,他们就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破冰取水,苦不堪言。 P154

一个是下层阶级出身的人,认为自己是绅士,而另一个就是绅士;两个人便都以绅士自居。 P155

因为无所事事,时间变成了他们无法消受的负担。 P156

他们对容貌全然漠视,容貌顾不上了,起码的体面也就无所谓了。 P157

他自己的毛病还没有构成具体的形状。 P158

置身于那个风向标下,他两眼紧紧地盯着北极的天空,他怎么都无法让自己意识到那个真实存在的南方,无法意识到此时此刻那里生命在躁动,人们活力四射。 P159

北极有生命。 P160

他的疑心再难放下,从此以后,他也生活在命悬一线的恐惧中。 P161

但是,有一天,卡斯菲特犯了一个错误。 P162

他们是这张浩大的幕布的唯一看官,目送那不真实的曙光缓缓地生成。 P163

一个小时后,卡斯菲特把一盘面包放进了烤炉里,开始考虑他回去后外科医生会怎么处置他的两只脚。 P164

“喂,什么事情?”这个职员向后退了一步,挡住了卡斯菲特向门边逃遁的路线,但嘴绷得紧紧的,一声不吭。 P165

他们互相拉扯,最后扭作了一团。 P166

闪亮闪亮的!嘿,当然当然。 P167

不过这些东西他可不是一天之内就掌握的。 P168

他的步枪和队长埃平威尔的步枪是保留下来的仅有的两支枪。 P169

这活儿干完后,卡赫·查克特和高希开始收拾他们的脚。 P170

当他了解到队长的妻子将和他们同行时,他直截了当地拒绝了,这趟旅行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P171

那天夜里她为他们唱歌,一支又一支,直到人们感觉困顿来袭,准备满怀希望地迎接未来。 P172

接下来,他遇到了一个印第安人,他身上的装备都卸掉了,一瘸一拐的,嘴绷得紧紧的,两眼尽是痛苦万状的神色,看得出他在和死神速战速决,面对一场必败无疑的战斗。 P173

也许还要走一昼夜的行程,也许要走几个昼夜的行程,也许要走很多个昼夜的行程,但是最终我们会走到育空河那里的人们中间,他们有食物。 P174

她经常停歇下来,一只戴手套的手按在胸口上,大口喘息,头晕目眩。 P175

他们没有让乔喝,不过乔也不在意;他什么都不在意了,连他的鹿皮鞋也不在意了,听任它们在火炭里烤焦,直冒青烟。 P176

快来!”两个男人服从了命令,一声不响,没有惧怕;因为是未来在逼人就范,而不是当下跟人过不去。 P177

你们本可以坐在食物满满的锅前,待在温暖的小屋里,偏偏赶上了这个倒霉的日子。 P178

啊!来人是希特卡姆吐哈,她一边尖声尖气地咒骂狗,一边又扇又打地把狗往挽具里赶。 P179

嗯,糟蹋了又怎么样呢?最多撑几年,饿肚子的太多,饱肚子的太少。 P180

路程很长,他们走得很快。 P181

但是,大自然给个人布置了一项任务。 P182

第一场霜冻来了,蚊子就完蛋了。 P183

他记得,在他还是个男孩时,在丰衣足食的年景里,他看见一只驼鹿被一群狼扑倒在地。 P184

在中央,那只八字蹄子的猎物留下很深的印子,而四围到处是群狼的比较浅的蹄印。 P185

他们看到了驼鹿的结局。 P186

他看见那个无情的圈子越缩越紧,最后变成了践踏过的雪地上一个黑色点。 P187

不列颠人和俄国人在“彩虹端之地”上——这里是正中心——你争我夺,美国人的金币还没有买下这块广袤的领土。 P188

北边的地平线上,一片玫瑰色光亮,越往西越淡,越往东越深,这是午夜的太阳看不见地沉落下去了。 P189

别的意图先不说,位置的选择至少再明显不过地说明了这点。 P190

如同一开始教堂就不会祝福我的出生一样,现在教堂竟然成了拒绝我的婚姻并且把人们的血往我手上抹(2)的地方。 P191

可是我的手上有血债,你瞧,因为教堂,我有了血债。 P192

他于是跑到了祭司的房子里。 P193

海·斯托卡德有时会想一想再说,如同他有时三思而行一样;仅仅是有时候才做得到。 P194

海·斯托卡德在火边吸完了烟袋,在烟雾和木炭里想象科尤库克河不知名的上游地带的情景,那条陌生的河流在这里停止了北极的旅程,河水和混浊的育空河交汇在一起。 P195

海·斯托卡德目不转睛地观察那只独木舟。 P196

”他的友好表示只让对方一脸阴沉,没有礼节性地作答。 P197

“哦,皮里装着这等货色!你在找一份殉教者的工作吗?”“只要是主的意志。 P198

”(8)“一个心里装着主的人,手里拿着福音书,不管是人的诡计还是魔鬼的奸计,都不会害怕。 P199

没的说,这个人是一个傻子,傻子自然没有用,可是,你知道,我不能放过他。 P200

”斯托卡德摇了摇头。 P201

”“不——不成吧。 P202

斯托卡德和比尔用他们的斧头砍掉了几棵碍事的松树,放倒它们做临时胸墙。 P203

”斯托卡德摇了摇头,闷闷不乐。 P204

他已经爬过那道路障一半,接着向另一个营地爬去,但又缩了回去,一个发抖的块头,号啕起来:“精神撼动!精神撼动!我要是把上帝的审判置之不理还算人吗?在世界的基石前,万物都写进了生命之书里。 P205

根据她的处世道德,她就是他的妻子,从他们最初相遇的那天起就是他的妻子了。 P206

各种影子都拉长了,光线模糊起来,在森林的阴暗的幽深处,生命慢慢地安静下来。 P207

因为他的斧头砍得过深而延迟,人们第二次向他冲上来,但是每次他都把他们打倒一片。 P208

他被培育出来为主服务,只是因为他可以充当/人。 P209

让他平安地离开,给他一只独木舟和食物。 P210

(3) 玛土撒拉(Metuuselah),《圣经》中一人物,据传活了969岁。 P211

人们都叫它“地狱的爪牙”,不过它的主子,布莱克(2)·勒克莱尔,为他取了“巴塔德”这样一个丢人的名字。 P212

他们赢得了不折不扣的邪恶的名声,这样的名声让一个人和一条狗共同担当,以前还未曾有。 P213

起先,勒克莱尔残忍得很不讲究(后来才慢慢讲究起来),只是简单的责打和粗鲁的暴行。 P214

如果勒克莱尔给了巴塔德半条鱼,给了它的同伴一条鱼,它就会过去从别的狗嘴里抢鱼吃。 P215

杀死巴塔德——啊,该死的,这是勒克莱尔为自己保留的一个安慰。 P216

然而,勒克莱尔心知肚明。 P217

然而,巴塔德数千名祖先咬住数不清的驼鹿和驯鹿的喉咙将它们拉倒在地,那些祖先的智慧就是它的智慧。 P218

我盯了很久了,妈的!”巴塔德——空气像烈酒一样热辣辣地进入它耗尽氧气的肺里——闪电一样扑向了这个人的脸,嘴巴咬空了,牙齿咬在一起发出丁零的撞击声。 P219

巴塔德的两条后腿都折了,勒克莱尔这才停下来喘息。 P220

亏得麦克奎斯昂的那位外科医生是一个游手好闲之人,话痨一个,他们两个就接着给勒克莱尔修补伤口了。 P221

他轻轻地碰了碰传教士的胳膊:“好神父,那家伙就是一个大魔鬼,那个巴塔德。 P222

”勒克莱尔话音刚落就做动作,把手枪对准了巴塔德。 P223

到时候我好解决它,因此,因此呢,再等等吧。 P224

这时,巴塔德,喉咙里哑然,只好把牙齿咬得紧紧的,向后退缩,一英寸又一英寸,退到距离小木屋最远的角落。 P225

这招很可怕,因为二十四小时之后,巴塔德神经衰弱、心神不安,普通的声音都让它一惊一乍,在它自己的影子前失足,但是,此外,它还得严厉对待它的队友,做到说话算数。 P226

“也许是那样,好神父,”他回答说,“不过我认为我到地狱啪一声就去了,像铁杉树啪地扔到火上一样。 P227

另一方面,他对布莱克·勒克莱尔睚眦必报。 P228

十个小时后,“老爷”号准时回到日升站。 P229

他一次又一次从脸上赶开特别想咬人的蚊子。 P230

快去看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P231

但是不一会儿它慢慢地站起来,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开始仔细地打量他。 P232

勒克莱尔用一只脚踢去,但是那根绳子把他的脖子往紧处勒,猛地一下子止住,差点让他失去平衡。 P233

”他说着,把枪递了过去。 P234

全道森都被这件事搅得沸沸扬扬,而且育空河上下一千英里的居民也因这事人心浮动。 P235

那些亲眼见过他莽撞露面的人,看出来他很衰弱,摇摇晃晃、步履蹒跚地走到一堆造屋原木边,坐了下来。 P236

为了抻直他,好往棺材里放,他们不得已把他拉到火边为他化了化冻。 P237

然后,他的目光又回到她的脸上,对她那双蓝色的眼睛久久地打量起来。 P238

”“是总督。 P239

他的两眼冷冷的,灰色、坚定,一副特别自信的样子,透出一种血脉和传统的力量。 P240

告诉他跟我走,吉米。 P241

这样,英伯就找到了他去军营的路,在这里他充分地自愿地有一说一,把他从来没有倾吐的经历都交代出来了。 P242

英伯看了看那个人。 P243

“记得。 P244

我的耳朵从来就没有听过。 P245

”这之后,很长时间里,豪坎把他的交代读给他听,英伯若有所思地听着,一言不发。 P246

他骂得发自灵魂,悲痛不已。 P247

然后,他开始讲故事,一段青铜爱国者的史诗,很可能被刻在青铜上,让后辈人瞻仰。 P248

佩利人侵入我们的土地时,我们把他们杀死,杀退了。 P249

从来没有生养过这样一种狗——大脑袋、厚爪子、短毛,没用处。 P250

这事发生后,怀特费什河人就再也见不到狗和年轻人了。 P251

它们的皮毛不再厚实,身体不再强壮,它们都死在冰冻和挽具里了。 P252

他们的威士忌酒、烟叶、短毛狗;他们的很多疾病,天花和麻疹、咳嗽和吐血;他们的白皮肤,柔软却顶得住严寒和暴风雪;他们的手枪嗖嗖地快发六次却没有用处。 P253

我和祭司以及智慧的老人们交谈。 P254

明摆着,我们都是傻瓜,但是我们都是怀特费什河的老人,我们怎么知道呢?“为了激励别人,我先行动起来。 P255

“还有点事,”英伯慢条斯理地接着说,“我们干的事情都写在纸上了。 P256

别的部落的老人都很懦弱,担惊受怕,不愿加入到我们中间。 P257

艾尔-苏是一个纯血统印第安人,然而她可比所有那些半混血和四分之一混血的姑娘都强。 P259

艾尔-苏被那个人唬住了。 P260

那就是塔纳-瑙站印第安人村子,村里有一所大木头房,一个老人在里面使唤着几个奴隶。 P261

克拉基-纳赫回到了大房子,开始挥霍。 P262

她的生活方式如同她父亲一样非同寻常,她占据的位置也和她父亲一样独一无二。 P263

这所大房子,里里外外都很气派,是属于她父亲的;通过这座大房子,到了最后,她女主人的身影才显露出来——东道主,狂欢的主人,一举一动都按规矩行事。 P264

每付出一笔钱,波波塔克对艾尔-苏就多了一分拥有的目光,感觉他古老的躯干里长出了嫩枝。 P265

笑声、玩笑和歌声四起,阿库恩讲了一个故事,在屋顶的椽子间引起了阵阵回声。 P266

”波波塔克回答说,同时犹豫是否把自己所想一吐为快。 P267

克拉基-纳赫身子软瘫下来,喘着气,看着酒杯在饮酒者的嘴边底朝上翻过来,他自己的嘴唇微笑起来,表示赞同。 P268

好了——这正是我叫人请你来的原因——给我开一张一万六千块的借条,我来签名。 P269

“那个世界是在夜里睡冷觉时到来的。 P270

”克拉基-纳赫顽皮地说。 P271

波波塔克耐心地等待,抿了一口杯子里的酒,一边审视餐桌两边的一张张脸。 P272

”托米答道。 P273

如果你来打扰——”她迟疑一下,看看说出什么惩罚合适,“如果你再来打扰,我等第一次下雪,就把你扔到雪地里。 P274

”艾伯塔修女耸了耸肩,无可奈何。 P275

艾尔-苏对他的做法很生气,但是阿库恩拒绝和她对话,径直到贸易站去取备用的弹药。 P276

围在艾尔-苏周围的是伺候过她父亲的那四个老奴。 P277

波波塔克面对前排的样子,在旁观者中引起一阵骚动。 P278

你卖便宜了。 P279

他在这个世界面前不能丢脸。 P280

”波波塔克说。 P281

“成交!”托米大声喊道,“波波塔克竞标成功,两万六千块。 P282

”托米说。 P283

“他是在等钱付清吧。 P284

波波塔克松开了手,但是眼见艾尔-苏继续舀起金沙往育空河里倾倒得干干净净,波波塔克牙齿咬得咔咔响,脸色阴沉下来。 P285

“你对了,”她大笑道,“我犯了一个错误。 P286

你属于我。 P287

这条狗跑了。 P288

艾尔-苏奔跑得轻松愉快,不过波波塔克也跑得迅捷、野蛮。 P289

阿库恩待在船上的操舵室。 P290

阿库恩驾驶“西雅图”号沿着浅水行走,一直等到他看见那个印第安女人的手指抓住船前的栏杆。 P291

”艾尔-苏,神采奕奕,柔情万端,低下身子亲吻阿库恩。 P292

然后,波波塔克带着六个年轻人赶到了。 P293

一个嘴往外流血的老人把嘴边的血擦掉了。 P294

“是真的吗?”他那一只眼直冒火,像一把手钻一样捅向她。 P295

如果你娶了艾尔-苏,我指定弄死你。 P296

现在,让我带走这个女人吧。 P297

我要把她卖掉。 P298

“这就公道了。 P299

(3) 当时在加拿大水道上为皮毛公司运送货物的人。 P300

九点钟了。 P301

这倒不是他时间长了就习惯了。 P302

他们是从印第安湾穿过分水岭到达那里的,而他绕道赶去是要看看在春天育空河那些岛屿上是不是能弄到原木。 P303

三十二度时就会上冻,这个温度意味着到了零下一百零七度。 P304

他看了看他的手表。 P305

脸颊冻坏了又怎么样?有点疼,就这么点事;这点事怎么都不算事。 P306

又有一次,他不得不急停下来;还有一次,他怀疑有危险,不得不让狗走在前面。 P307

他连咬一口干粮的机会都没有。 P308

狗很失望,很渴望回到火边。 P309

这在如此低的温度下是必要的——他对此再清楚不过;他转身向河岸走去,好不容易爬了上去。 P310

宇宙的寒冷袭击了这个星球没有保护层的北极,而他,待在这没有保护的北极,只好接受这一打击的全部力量。 P311

这一切算不得什么。 P312

随后他冷静下来。 P313

而这个人,在胳膊和两手甩打着的工夫,不禁感到一阵忌妒,因为他看见那畜生在自然的皮毛覆盖下又暖和又安全。 P314

这下也没有改善多少情况。 P315

小块腐败的木头、绿苔藓和枝条纠缠在一起,他只好用牙齿尽可能地挑选一下。 P316

这个人坐在雪地里待了一会儿,拼命冷静下来。 P317

然而,那两只手还是没有一点知觉。 P318

他曾经在什么地方看见一个带翼的墨丘利(1),他奇怪墨丘利飞过大地时是不是和他感觉的一样。 P319

他跟冷冻做斗争,输了。 P320

”这个人对那个萨尔佛湾的老手咕哝道。 P321

标签

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