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选举The Suffrage of Elvira

good

他顾不得去想,看到两个金发碧眼的女人骑着红色的美式自行车艰难地往埃尔维拉山上爬是多么奇怪的事情。 P9

海报上写着:为埃尔维拉选哈班斯。 P10

“刹车很好啊,先生。 P11

“可笑的选举。 P12

哈班斯无心看风景。 P13

他们没有挥手,也没有大声说话。 P14

它没有倒下,虽然看起来是要倒的样子。 P15

[1]Jehovah’s Witness,完全独立的国际性宗教团体,19世纪70年代末由查尔斯·泰兹·罗素在美国发起,属于基督教非传统教派的一支。 P16

现在,他发现自己是埃尔维拉穆斯林的领袖。 P17

巴克什跟大家打得火热,跟他们一起喝酒,一起吵吵闹闹。 P18

”他保存了从美国杂志上剪下来的加利福尼亚式房子的图样,向大家展示他想要的那种房子。 P19

他们大喊:“为埃尔维拉选哈班斯!”并且有节奏地唱起来。 P20

“候选人来了,爸爸。 P21

“啊,巴克什。 P22

巴克什的长相让他有点害怕。 P23

弗姆现在是大人了。 P24

巴克什在这个昏暗的房间里最昏暗的角落里那把矮躺椅上躺下来,抬头望着天花板。 P25

“你需要很多帮助。 P26

想想吧,你可以用我的喇叭。 P27

你确定我们需要喇叭?”“一定要有一个,伙计。 P28

“我们在埃尔维拉还要建一座水塔。 P29

他说上帝给了他这次机会。 P30

“我还没开始竞选,就已经花了两千多美金了。 P31

“弗姆能为你打理所有竞选的事情,每月八十美金。 P32

”“他们就是那样的,老板。 P33

他们家的每个成员都给人一种傲慢无礼的感觉。 P34

她看到到处都是威胁,这次选举是最大的威胁。 P35

吉拉把装有岩皮饼的纸袋子递给哈班斯。 P36

她没有理会哈班斯的请求,面对着赫伯特。 P37

他边吃边喝。 P38

他看起来富有,也确实富有。 P39

他是唯一一位在科多巴的西班牙人中有影响力的人(据说他借钱给他们了)。 P40

再加上,他担心他的道奇车,担心他刚喝下去的甜饮以及吃下去的岩皮饼会在他胃里翻江倒海。 P41

但现在乱套了。 P42

尤其是,这个拉姆劳干和吉德伦金是死对头。 P43

再瞧瞧那些玫瑰花。 P44

因为那些树,整个一排都是那样的。 P45

“哦,天啦!我的确知道我今天是冒着生命危险。 P46

”弗姆自言自语。 P47

弗姆用手肘轻轻地推了推哈班斯,指着吉德伦金院子的一边。 P48

洗得褪了色的卡其布裤子没有打补丁,但有一只裤腿从膝盖到脚踝处裂开了,看上去已经裂开很长一段时间了。 P49

弗姆赶紧救场。 P50

“你瞧瞧,嗯。 P51

”他说,但语气里尽是沮丧。 P52

“没别的事了,奈莉。 P53

他看起来面红耳赤,像是要冒汗了。 P54

“现在他们做了些有意思的新式玩意,嗯?我在西班牙港的妹夫给我的。 P55

吉德伦金摇了摇摇椅。 P56

各种会议、游说,还有海报。 P57

哈班斯和弗姆跟他一起往外看。 P58

“你是个斗士吗?”他反问拉姆劳干。 P59

“你现在连你的篱笆都不让我碰。 P60

从他镇静的表情可以看出,吵架并没有影响到他。 P61

”“哈班斯先生!”吉德伦金喊道,“哈班斯先生,你不能那么说!”“没人能骗我。 P62

在他们离开前,吉德伦金说:“我会去西班牙港看你的医生儿子。 P63

老婆死得早。 P64

哈班斯想到那两个白种女人,想到那条黑母狗,想到宣传车,想到每个月七十五美金,想到拉姆劳干店里的朗姆酒户头,想到洛克胡的背叛,他看到处处是失败和羞辱。 P65

”他们在巴克什家停下来,弗姆下了车。 P66

巴克什夫人反对,但巴克什说:“这对男孩子来说是一次很好的经历。 P68

然后弗朗西斯老师就被发配到了埃尔维拉。 P69

他说洛克胡天生是个作家。 P70

“没人听我的。 P71

在装喇叭的整个过程中,巴克什只说了一句话。 P72

“快点,”弗姆说,“这样的事情就把你吓住了?你现在是个男人了,拉菲克。 P73

“哦,天啦!巴克什,你看,甜的是怎么变酸的!”“只是洛克胡那个叛徒干的好事,”弗姆说,“让他等着,等他给传教士弄标语的时候……”“怎么可能有事呢?”巴克什笑着说,“它说的是死十个,我们这里只有九个人。 P74

他自己的家,伦敦裁缝铺,是绝对不行的:巴克什夫人甚至连“竞选”一词都不想听到。 P75

当弗姆和巴克什走进游廊,达尼拉姆跳起来,整个房子都动了。 P76

是达尼拉姆的老婆。 P77

“你听说了什么吗?”达尼拉姆耸了耸肩。 P78

厨房就搭在大游廊的一个角落,冒着烟。 P79

”达尼拉姆将哈班斯领到客厅,弗姆听到哈班斯说:“哦,哦,夫人,你好吗?我们过来只是谈谈选举的无聊事。 P80

但他的眼里还闪着光。 P81

“新娘!”他大喊,“拿纸和铅笔来。 P82

“是你这么认为。 P83

那简直是一种侮辱。 P84

他的腿晃个没完,眼珠滴溜溜转个不停。 P85

“瞧我一大把年纪卷进这种事情。 P86

“西班牙人现在整天都在谈论这个。 P87

我每到科多巴的一个地方,西班牙人就跟我说,世界将在一九七六年毁灭。 P88

’他,伊达格罗,竟然那样跟我吉德伦金说话!‘回家去吧,’他说,‘回去读《圣经》,你就会读到发起政治的人是宁录[3]。 P89

我离开时,他,伊达格罗,叫我回去。 P90

如果印度教徒看到像洛克胡那样的印度教徒支持传教士,恩,他们中的很多人就会去选传教士。 P91

你会感觉好点。 P92

“是的。 P93

“要花点钱……”达尼拉姆不好意思地说。 P94

但就连你也说他们有时会死。 P95

如果他们要举行婚礼或是什么的。 P96

“好吧。 P97

塞巴斯蒂安那个老黑鬼肯定会死的。 P98

“没关系,”吉德伦金说,“如果埃尔维拉有男孩能做海报,埃尔维拉人不喜欢看到你在西班牙港印海报。 P99

[2]《圣经》中世界末日善恶决战的战场。 P100

竞选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P101

赫伯特犹犹豫豫地走着,弗姆发现他走路的姿势很奇怪。 P102

门跟往常一样开了,有个东西从赫伯特的衬衫里掉出来。 P103

小狗眼睛湿湿的,死气沉沉。 P104

放到床上。 P105

“现在放到楼梯下。 P106

你们也一样。 P107

”“你不是吃了一整块烤肉吗?”“是的,妈妈。 P108

”弗姆说:“不是他的错,妈妈。 P109

他拿了半块烤肉,一块干干的没什么味道的薄烤饼,把饼干掰碎,然后放到茶里。 P110

老虎对楼上的尖叫声、拍打声和冲撞声无动于衷。 P111

“但你们,你们所有人,弗姆,你怎么啦?你想把门闩了,不让你父亲进来了?”“我去把他叫上来。 P112

年龄最小的伊克巴尔睡在那个位置,他从来没有滚下去过。 P113

”“叫它雷克斯。 P114

在楼下。 P115

但他们没有打架,没有东西被摔碎或是被扔到窗外。 P116

巴克什家的孩子排成直线站在他们前面,弗姆也在。 P117

她的裙子也很紧,腹部也有皱痕。 P118

“赫伯特,你昨晚带狗进来了吗?赫伯特,我问你,你有没有用我给人盛饭的搪瓷盘喂狗?”“没有,妈妈。 P119

要是你昨晚听我说!”“哦!”巴克什夫人叹了口气,“哦!没人带狗进来。 P120

”《圣经》没有动。 P121

他以前经历过这种检验。 P122

昨天晚上他跟我说是条很大很大的狗。 P123

巴克什夫人不急不慢地追着打。 P124

老虎一直在睡觉,耳朵时不时抽动一下。 P125

“如果那条狗不走,我走!”她又哭了一阵。 P126

”老虎醒来了,睡眼蒙胧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P127

梵学家和按摩师格涅沙是V.S.奈保尔另一部作品《通灵的按摩师》的主角。 P128

印度教徒和穆斯林带着极其敬畏的心情看《圣经》。 P129

埃尔维拉的好公民,这里是洛克胡之声。 P130

弗兰西斯老师诚恳但悲哀地承认,胡须让洛克胡看起来像个墨西哥人,但洛克胡的敌人们不那么认为。 P131

库费先生宁愿别人叫他“考费”。 P132

”“能毁了整场竞选活动,你知道吗?”“那你满意了,洛克胡先生,嗯?那遂你心了?”“考费先生,我只是在告诉你,反对方在散布邪恶的谣言,说传教士在施巫术。 P133

留意看他们有没有打算向我们施巫术。 P134

“你们知道?”“我们当然知道。 P135

”“当然不是。 P136

”库费先生对洛克胡开始钦佩起来,没那么讨厌他了。 P137

现在,又有这些耶和华见证人鼓励大家不要投票。 P138

他不喜欢耶和华见证人,不喜欢有关巫术的话题,不喜欢洛克胡。 P139

”他奉承起了他,“毕竟,你是埃尔维拉的重要人物。 P140

只是个工作。 P141

这就是我得到的感谢。 P142

哈理查德是埃尔维拉穿得最好的男人。 P143

睡得香极了。 P144

”他的语气很平淡。 P145

别喂它。 P146

”弗姆打了他一巴掌。 P147

你想怎样就怎样。 P148

弗姆放慢速度,发表了一段竞选演讲。 P149

否则我就要告诉我父亲了。 P150

“为哈班斯的竞选效劳。 P151

“这么说,小奈莉嫁出去了,嗯?”他让她难为情。 P152

”“保利,嗯?”“在伦敦。 P153

不能放在家里。 P154

他不喜欢经常洗它,因为那样会损坏面料,但他从来不喜欢一次穿一件衬衫超过两个月。 P155

等拉姆皮阿里的丈夫讲完,吉德伦金问:“拉姆皮阿里的丈夫,你想借钱时,你会找谁?”“我找你,金匠。 P156

”“所以,当我想要帮助时,我得找谁?”“你得找我,金匠。 P157

”“金匠,如果你见到哈班斯先生,告诉他,嗯,告诉他我的脚有多糟糕。 P158

[1]英国小说家萨克斯·罗默创作的傅满楚系列小说中的虚构人物,是一个高高瘦瘦、秃头、长眉倒竖、阴险狡诈的中国人。 P159

她还带回了神秘的东西——装在一个褐色的小包里——那东西可以让家里也得到净化。 P160

“你知道吗,赫伯特没有给那个人带来太多麻烦。 P161

大家都以为我在撒谎。 P162

你要怎么说?”“我要说他讲故事。 P163

“回答。 P164

“这次甜蜜的选举让你尝到甜头了,巴克什。 P165

“把它带到远处去,”巴克什补充了一句,“远远的。 P166

它把整个屋子都弄臭了。 P167

“弗姆!你不会杀了老虎吧?”弗姆摇了摇头。 P168

那天晚上,奈莉·吉德伦金想都没想就同意跟弗姆碰面去抱狗。 P169

但他不是傻瓜。 P170

”奈莉一边在便笺簿上随意写着一边心不在焉地问:“老师,你选谁?”“一个也不选。 P171

他笑了笑。 P172

但我跟你说,如果我父亲听说你不赞同民主或选举,他不会让我到你这里来上课的。 P173

路的一边是一堆堆隆起的没什么特色的矮树丛,另一边是黝黑空荡的干涸的峡谷。 P174

弗姆很肯定,他看到一个女人跟他一起。 P175

它病了,还臭烘烘的。 P176

”弗姆说。 P177

“你,弗尔姆·巴克什,想怎么叫我就怎么叫我。 P178

”他抱怨了一句,然后又愤愤地说了一句。 P179

先是洛克胡,现在是你。 P180

我骂过他之后,他不会说出去的。 P181

吉德伦金喊道:“是你吗?女儿。 P182

“我实话实说,谁想生气,让他们生气好了。 P183

“金匠,看来我们得放弃埋葬死掉的黑人和照顾生病的黑人这个计划了。 P184

他用手指梳了梳头发,然后说:“对不起,金匠。 P185

”他们都聚精会神地听着。 P186

你确实问了个正确的问题。 P187

”弗姆表示赞同。 P188

弗姆在吉德伦金的店铺外出了点事故。 P189

哈班斯先生会不遗余力地为你们服务。 P190

在他说这话时,为了避开洛克胡的车子,他把车往右边挪了挪。 P191

”看到妻子那么镇静,吉德伦金更火了。 P192

”“不过,亲爱的,拉姆劳干今天没有惹你。 P193

”他吃吃地笑起来。 P194

我再也受不了刺激了。 P195

“我去把画挂回去。 P196

在储物间。 P197

弄出的响声很大:整块门由克罗格医生的哮喘药方锡制广告牌做成,被涂上黄色和黑色的颜料。 P198

他穿着拖鞋:脏兮兮的帆布鞋,小脚趾处裂开了,脚后跟已被踩扁了。 P199

哈克将手杖斜靠在角落里装朗姆酒的板条箱旁边,然后爬到成对角线挂在屋里的吊床上休息。 P200

他开始讲起来。 P201

”拉姆劳干停下不唱了,他们一起听吉德伦金骂人。 P202

我得说,你是唯一的印度教徒。 P203

“哈克,像你这么虔诚的穆斯林是不应该喝酒的,你知道吗?”哈克生气地看了眼方瓶子,然后又看了眼拉姆劳干。 P204

”拉姆劳干急忙将他赶出去,然后把门关上。 P205

只有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还在上班,他们四点下班。 P206

经过库费先生家时,他没有抬头。 P207

”弗姆吸了一口气。 P208

“看那狗有多小,嗯?”巴克什说,“你们知道吗?它现在更小了。 P209

”弗姆说。 P210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兴奋。 P211

告诉我,儿子。 P212

我不知道什么最好。 P213

那天下午,院子中间矮小枯死的植物并没有使他感到不舒服。 P214

它就是弗姆那天早上碾死的那只鸡。 P216

吉德伦金正等着他。 P217

”拉姆劳干抬腿准备把鸡从门边踢开。 P218

”拉姆劳干笑了笑。 P219

小奈莉。 P220

俗话也说,她们大点就开始走,再大点就躺下。 P221

我知道我是个纳粹间谍,我知道我是个无耻的要退休的人,但我不是那种离间父女的人。 P222

上这儿来。 P223

”“它回来了,哈理查德。 P224

每天都穿着干净的衬衫是哈理查德的一个特点。 P225

“我们有个征兆。 P226

世上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在屋里喂那样的狗。 P227

“它们还活着。 P228

吉德伦金来访。 P229

吉德伦金的脸更红了。 P230

你以为哈班斯会让他儿子娶你女儿?哈班斯傻,但他还没有傻到那种程度,听到没有?”吉德伦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P231

他盯着他看了好长一段时间,然后大声说道:“好!好!我很高兴!我很高兴哈班斯不需要穆斯林的选票。 P232

”他穿过那间放有铜床的房间来到楼梯上,边走边说:“闻一闻。 P233

但是巴克什,如果你敢动我一根手指头,埃尔维拉人就会看到这个地方有史以来最疯狂的事。 P234

在弗姆为老虎找足够安全的地方时,赫伯特四处查看。 P235

自被发现以来,它第一次发出了叫声。 P236

发出的火光让他一时看不清。 P237

“赫伯特!”夜晚,他的声音听起来尖声尖气的。 P238

地面从马路开始往下斜,后面的台阶大概有八英尺高,将近是前面那些台阶的两倍高。 P239

不管怎样,它们都死在母亲身边。 P240

你是跟我去还是待在这里为小狗哭泣?”“我跟你去,弗姆。 P241

“哈,小伙子,你会明白的。 P242

我是要你们把狗送走还是要你们给它建座豪宅?”赫伯特笑了笑。 P243

我一直跟他说,老师,说了上百次了,这次选举一开始对大家来说是甜的,但这种甜到最后会变酸。 P244

“巴克什夫人,吉德伦金小姐以为我是个法西斯主义者。 P245

他面无表情地走进来,异常冷漠地跟我说,奈莉再也不会到我那里去上课了。 P246

”弗姆第一次获胜。 P247

”弗姆说:“但你瞧。 P248

”弗姆说。 P249

印度教徒误解了他的意图,怨恨他偏心。 P250

傍晚,在庄园里工作了一天后,马哈德奥又会从那儿经过一次,重复他的问题,塞巴斯蒂安又会笑一笑。 P251

他全身到处都疼,关节硬硬的,脖子也僵硬,很危险。 P252

“塞巴斯蒂安!”马哈德奥大喊,“你还好吗?”在茅草屋的墙跟屋檐之间,绕着小屋有一圈大概三英寸高的空隙。 P253

“马哈德奥,你着了什么魔,干这种傻事?”马哈德奥爬起来,将他的光脚伸进没有鞋带的靴子里。 P254

“科多巴发生了什么事?”马哈德奥问。 P255

”五条小死狗对称地摆在泥马路上画出的一个大十字架上。 P256

马哈德奥差不多是抱住他。 P257

”“想知道吗?”巴克什说,“虽然这些狗今天早上看起来很小,他们昨天晚上是大狗。 P258

好啊,瞧瞧。 P259

把那个征兆也告诉他们。 P260

“巫术!”库费先生大声说,“你们都想施巫术。 P261

候选人哈班斯听说巴克什和吉德伦金吵架了,中午便急急忙忙赶往埃尔维拉。 P262

比起失去未来儿媳妇的名誉,哈班斯更在意失去巴克什和那一千张穆斯林选票。 P263

快点。 P264

”他说。 P265

“进去,新娘。 P266

他不能让眼里的光泽暗淡下去,他不时地笑笑。 P267

”他犹犹豫豫地说,“他病了。 P268

哈班斯跳了起来。 P269

后来,哈班斯的斗志好像消退了。 P270

“谁说西班牙人不投票?”吉德伦金问。 P271

你可以省掉我们很多烦恼。 P272

巴克什想要的不止那些。 P273

[1]斯里兰卡旧称。 P274

库费先生每周五晚上做有关政治的布道。 P275

两美元可以搞定。 P276

他突如其来的沉默寡言引起拉姆劳干朗姆酒铺里很多人的关注和钦佩。 P277

有些很夸诞。 P278

然后就是奈莉。 P279

但在家里,他穿着破旧的卡其布裤子、打了补丁的衬衣和木鞋。 P280

“好,你无疑是杀了它。 P281

现在,他意识到他的谴责是多么可恶。 P282

实际上,他深受感动,只不过是想掩饰一下。 P283

“比什么都好。 P284

“我们是坏人,夫人。 P285

“你还好吗?兄弟。 P286

”他噔噔噔从前面的台阶下去。 P287

那两群人从来不主动为自己谋好处,可你一旦弄到点甜头,他们就问你要。 P288

”“穆斯林、黑人。 P289

他说了很多有关他提供威士忌的事情。 P290

“他确实一再要我别告诉你。 P291

”“你得去见他,并且要装出你求他去参选的样子。 P292

线塞在牙缝里,他冷冷地笑了一声。 P293

“选举比那贵多了,哈班斯先生。 P294

”“这将不是一场为两千美元的战斗,哈班斯先生,我提醒你,我是一个有大家庭的人。 P295

哈班斯走神了。 P296

“巴克什,我到底听到了什么?”“听到?哈班斯先生来这里求我参选,就是这事。 P297

哦,天啦!甜!酸!”事情还没完。 P298

“一流。 P299

”哈班斯离开埃尔维拉时被马哈德奥拦住了,他甚至没有精力开个小玩笑:“今天有多少印度教徒生病了?各种探望费是多少?”马哈德奥难过地递上名单,更难过地接收了探望费。 P300

它的皮毛越来越厚了。 P301

它总这样,从不觉得腻。 P302

它发出咯咯咯咬牙的声音,声音尖锐,很有生气。 P303

”“继续。 P304

你说你自己是个有教养的人,你根本就没有脑子。 P305

老虎前爪往下按,又汪汪汪叫起来。 P306

”“我想老虎不会喜欢这样,你知道的,弗姆。 P307

库费先生起身去看。 P308

“它会让你像蟑螂一样死去。 P309

荒谬的是,这个想法,哈班斯竟然还认真考虑了一会儿。 P310

他说了很多话。 P311

“一个行贿的人,”洛克胡说,“同样会受贿。 P312

马祖鲁斯·巴克什,将货车系到星星上。 P313

达尼拉姆也拉选票,只不过没有那么大张旗鼓。 P314

传教士右手拿了本《圣经》,左手拿了块石头——还是上次那块石头。 P315

巴克什的竞选符号是星星。 P316

人们在拉姆劳干的朗姆酒铺里畅饮朗姆酒。 P317

竞选委员会的成员在做这些的时候,哈班斯时而高兴,时而郁闷,时而愤怒,他多变的情绪使他的委员们感到尴尬不已。 P318

足球也破了。 P319

”谣言满天飞。 P320

是达尼拉姆。 P321

洛克胡正等着他们。 P322

肯定会赢,金匠。 P323

吉德伦金盯着自己的帽子看。 P324

“我会在选举前的星期六离开。 P325

达尼拉姆不知羞耻,还很开心。 P326

巴克什告诉哈理查德,哈理查德又告诉了吉德伦金。 P327

”吉德伦金说:“哈理查德,告诉巴克什,我们在周六晚上前不会去见他。 P328

”哈班斯不肯接受安慰。 P329

在第一次普选的前一天,进步统一党租了五百辆车在岛上巡游。 P330

”哈班斯双手手指交叉,看着他们,然后又看着自己的鞋子,将指关节按得啪啪作响,又踱起步来。 P331

”他笑了笑:“付探望费。 P332

他长期以来一直靠养老金生活,平时没什么酒喝。 P333

不过塞巴斯蒂安认为,给一次好处只能待在家里一天。 P334

“英国政府不希望哈班斯赢得选举。 P335

”另一个人说:“记住我的话,塞巴斯蒂安会在干活的时候死去。 P336

”“取牡蛎去了。 P337

《圣经》。 P338

他们正在喝酒,闹哄哄的。 P339

”“他病得晚了点儿。 P340

马哈德奥低声说:“塞巴斯蒂安,是你吗?”更多的咳嗽声传来。 P341

“死了,”塞巴斯蒂安说,“像蟑螂一样死了。 P342

库费先生坐在莫里斯摇椅里,好像在擅长拍摄放松状态的摄影师面前摆姿势,他的头微微向后仰,双眼睁着,但好像什么也没看,双膝分得很开,右手放在臀部,左手放在椅子的扶手上。 P343

”“和塞巴斯蒂安先生留在这里。 P344

“私事。 P345

否则,他很有可能被痛打一顿。 P346

我们要弄咖啡。 P347

达尼拉姆在扣腰带,准备去张罗咖啡的事。 P348

什么都没动。 P349

“我也是这么想的。 P350

消息传了出去,人们开始聚集,一开始还比较严肃,但等大家开始喝朗姆酒,一切都好起来。 P351

巴克什喝了不少酒。 P352

赫伯特警告过他,如果他踢了那条狗,他会不得好死。 P353

僵硬的。 P354

但他并非一个人。 P355

收音机不断发出尖厉的声音。 P356

“这里是特立尼达电台和黄金网络转播。 P357

他用安抚的眼神看着大家。 P358

……今晚逝于纳帕罗尼郡的埃尔维拉。 P359

女人们继续唱赞美诗。 P360

达尼拉姆还在哭。 P361

”“来,坐下来喝点咖啡。 P362

杏树下的长凳横七竖八地摆着,很多都翻倒在地,上面沾有露水、咖啡、朗姆酒,湿漉漉的。 P364

空气中回荡着各种奇怪的骂人的话。 P365

她将孩子们打扮一新。 P366

用黑色的铅笔划叉,乡亲们。 P367

”哈班斯对着摄影师淡淡一笑。 P368

他给每辆车六加仑汽油,在选举那天用。 P369

他被那些庆典活动累垮了,先是为库费先生的守丧,然后是车队的事情。 P370

司机把他推开,弗姆差点摔倒。 P371

另一个出租车司机说:“今天,他们在发吃的那会儿,我连闻都没闻到。 P372

他们没有用雪松餐桌,那太奢侈了。 P373

如果他不小心点,他就为自己省了每周五下午到西班牙港去坐在立法委员会办公室里的麻烦。 P374

随着黑暗退却,雾气沿着陆地的轮廓慢慢消散,一层一层变薄。 P375

代理人坐在还带着露水的树根上,在复印的选民名单里用记号标出名字,给投票者发卡片,教那些健忘的人怎样打叉。 P376

你最好去见见他,哈班斯先生。 P377

“我不想知道他们的编号。 P378

在特立尼达,除非已经领到了第一笔工资,否则你不敢说哪位候选人赢得了选举。 P379

但哈班斯不会同情他。 P380

”他说。 P381

“我们会收拾他,金匠。 P382

”哈班斯露出整齐的假牙,戳了一下达尼拉姆的肋骨。 P383

道路变得泥泞不堪,滑溜溜的。 P384

他们一直盯到天黑。 P385

显然,验票出了点差错,因为投票箱又被倒空,选票参差不齐地在桌上堆成白色的一堆。 P386

”他们看了那张纸。 P387

她从容地坐在桌边,勇敢而坚定。 P388

但我会给你记下来。 P389

他们只是要我等。 P390

来自科多巴,第一投票站。 P391

”然后他又用官方的口吻说:“托马斯四十五票。 P392

遵守公路法规,女士们,先生们。 P393

哈班斯五千三百三十六票。 P394

“我想感谢每一个人。 P395

[1]常用的宠物名。 P396

所有这些都忙完后,哈班斯离开了埃尔维拉,打算永不回来。 P397

达尼拉姆提供皮特马克斯煤气灯。 P398

”“哦,那你最好告诉他不要碰那些酒。 P399

理想的是,他能再找到一个儿媳妇。 P400

”“我想知道的是,是谁把哈班斯放到立法班子的?是竞选委员会还是人民群众?”“不,伙计。 P401

随意的着装不见了,松松的裤子、腰带、敞开的衬衫都不见了。 P402

哈班斯没有朝下看。 P403

弗姆在拉姆劳干的旁边,马哈德奥在吉德伦金的旁边。 P404

吉德伦金站起来。 P405

女士们,先生们,我很荣幸也很高兴作为竞选委员会的一员。 P406

“对不起,金匠。 P407

我们没听说给竞选委员会威士忌的事情。 P408

“继续。 P409

拉姆劳干没有笑。 P410

他不能跑到他的捷豹汽车那儿。 P411

他赢了选举。 P412

哈班斯还在说:“你们先捐钱。 P413

”巴克什冲到人群前面。 P414

”马哈德奥说:“金匠,为什么我们要还回威士忌?”“闭嘴,你这个蠢蛋。 P415

巴克什攻击哈班斯。 P416

”弗姆说:“为尊敬的苏鲁吉帕特·哈班斯大呼三声。 P417

我最后一次来埃尔维拉,我跟你说。 P418

在哈班斯和他的竞选委员会后面,几乎跟着一半聚集在吉德伦金家店铺外的群众。 P419

”一个老太太、一个年轻女人,还有一个男孩走进屋里。 P420

看起来不好。 P421

约旦自己也忘了他的中风,跪在躺椅上朝窗外看。 P422

”哈班斯想都没想就跟过去。 P423

他向《特立尼达卫报》和《西班牙港政府公报》求过职,但都没有成功。 P424

他放弃了所有知识分子的抱负,赢得了教育部门的赞赏,被任命为学校巡视员。 P425

她参加所有的舞会,非常享受。 P426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