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念守护人

good

时间是晚上十点过五分。 P4

人影在神楠祈念入口停了下来,向里窥探。 P5

明天就是满月了。 P6

这家公司的业务是回收处理二手机械设备,玲斗在那里工作过约一年,两个月前才辞职,准确地说是被辞退。 P7

办公室的保险箱上了锁,里面也不一定有现金。 P8

” “什么意思?到底是怎么回事?”玲斗眉头紧锁。 P9

” 岩本没作声,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P10

“你从案发现场逃走时遗弃了偷到手的激光式变位仪吧?你英明的决断导致机器发生故障,仅修理费这一项的赔偿金就超过五十万。 P11

高级酒店果然不一样,走在地板上丝毫听不到脚步声。 P12

”千舟点了点头,“没想到你能认出来。 P13

总之,我是你姨妈,这一点清楚了吧?如果还心存疑虑,你可以去查看美千惠和直井宗一的户籍。 P14

他拿着竹扫帚和簸箕望向屋外,叹了口气。 P15

稍远处还站着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子。 P16

“请问你是神社的人吧?” 神社的人——玲斗推敲了一下这个词。 P17

“今天的月亮真圆啊。 P19

玲斗与优美面面相觑。 P20

佐治寿明继承了父辈创立的建筑公司,优美不清楚自己家里是否算得上富裕,但作为独生女,她从未在钱上发过愁,只是,家里也有其他问题——为了照顾住在一起的祖母,一家人身心俱疲。 P21

“安装后的第一个周五,爸爸就有了异常行动。 P22

” “辛苦照顾老人那么多年,凭什么不能奢侈一下?” “我可没有埋怨你母亲……那不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吗?虽然不太好意思说,但能想到的只有这个。 P23

” 玲斗瞬间明白了优美的想法,指着地板问道:“难道就是这儿?有一棵大楠树的无人神社?” 优美用力点了点头。 P24

”玲斗低声表示认同。 P25

他想让外祖母使用社交软件,可转念一想老人家已年近八十,能用邮件联系,自己就该知足了。 P26

咱们跟她的关系已经疏远了。 P27

“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告诉你……”富美诉说了事情原委。 P28

佐佐木高中毕业后就职于一家运输公司,工作不合心意,没两天就辞职了,之后便在船桥市的夜总会做起了服务生。 P29

还是说你只是不想和我做?”女招待说着,丰满的身体贴近玲斗,脸无限接近他的双唇。 P30

岩本律师的话至今犹在耳边。 P31

“我想着午餐要不要一起吃。 P32

” “我问的不是白天,而是晚上。 P33

” “的确如此。 P34

“有。 P35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不是编了个无中生有的谎话吧?不会是太好奇了,忍不住想看看祈念到底是什么样子吧?” “绝对没有!”玲斗拼命摆手。 P36

两个男人来到玲斗面前:一个是身穿风衣的小个子老者,另一个是染着金发的年轻人,看起来二十岁左右,和玲斗年龄相仿或者更小一些。 P37

”福田答道。 P38

” 福田双手插入大衣口袋,渐渐走远了。 P39

”接着,他便催促壮贵离开,似乎还从背后推了推。 P40

他随手翻看过往的记录,发现每个月祈念的访客有十几位,一年有二百多位。 P41

似乎谁都不能提起他,他也从没来过我家。 P42

你觉得呢?” 玲斗慢慢环抱起双臂。 P43

不过,玲斗是有“专车”的。 P44

出发!”优美喊完,搂住了玲斗的腰。 P45

” “当时还不到饭点,况且如果在外面吃过饭,按说就不会再吃晚饭了,可爸爸到家后照常吃了晚饭。 P46

我的工作就是在有人祈念时不让其他人接近神楠。 P47

” 玲斗愁眉苦脸,双手抱头央求道:“饶了我吧……” “我家都要被拆散了,哪还管得了用什么手段。 P48

福汤是家老店,没有桑拿、电子按摩池和淋浴间,墙壁上画着巨大的富士山。 P49

” 这个回答实在意味深长。 P50

网上可以查到的信息大抵如此。 P51

连续输入完几年的记录,玲斗发现一些端倪:某个人祈念后,同一姓氏的另一个人也会来祈念,间隔大多是一两年。 P52

千舟双手抵腰,轻叹了口气。 P53

他们用了约一小时买了衬衫、领带和腰带,又花三十分钟定了皮鞋。 P54

” “这我就放心了。 P55

桌上摆着一盒从百货商场地下的食品店买的寿司。 P56

他在人前平和少言,尽量不让自己过于显眼。 P57

千舟明白,外祖父母不可能出席,这场喜宴宣告父亲和柳泽家就此一刀两断。 P58

“恭喜爸爸,真是太好了。 P59

”挂断电话,千舟萌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 P60

转眼间,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已三十五岁,同年龄段的朋友大多已经成家。 P61

在祭拜的地方见到美千惠和富美时,千舟吃了一惊——美千惠竟然抱着一个孩子。 P62

”美千惠说,“我知道千舟姐一定会骂我,认为还不如没有我这样的亲戚,所以,我想和千舟姐断绝关系。 P63

她不在家的时候,玲斗就由富美照看。 P64

昨天临别时本想嘱咐你,结果一直聊天忘记了。 P65

” “我还以为你早就听烦了,老年人聊起往事来总是没完没了。 P66

”千舟停下脚步,严肃地看着玲斗,“拿出男子汉的气概来!” “可我还是第一次出席这种场合。 P67

”千舟断然道,“谢谢你的关心。 P68

此时,宴会厅的大门缓缓打开了,人们纷纷拥向门口。 P69

“你要去干什么?”千舟叫住了他。 P70

所有男人都在柳泽集团担任要职,他们纷纷介绍了自己的头衔,可玲斗一个也没记住。 P71

玲斗舔了舔嘴唇,良久后说道:“我会依靠以往的经验,思考之后再做决定。 P72

“这种程度就沮丧了?这对他们来说,不过是拳击中最基础的刺拳罢了。 P73

” 玲斗打了一下响指。 P74

”佐治应了一声,环视宴会厅,“场面真宏大啊,柳泽集团果然名不虚传。 P75

他身形瘦削,满头白发,声调却很高亢。 P76

“下个月恭候二位前来。 P77

“还有件事让我不解。 P78

”等优美放下手机,玲斗接着说道,“你还记得青柠园吗?” “青柠园……怎么那么耳熟?” “佐治喜久夫先生住过的看护机构,在横须贺。 P79

“如果要去,”她注视着手机,“你打算哪天去?” “青柠园吗?” “当然了。 P80

玲斗停下脚步。 P81

玲斗回到大堂,递过风衣。 P82

早上打扫神社院落时还阳光明媚,现在天空已堆满厚重的铅色云彩。 P83

你知道吗?对于学乐器的人来说,初二是一道坎。 P84

“我们想向您打听一个人,”优美走过去说道,“曾有一个名叫佐治喜久夫的人住在这里,请问有哪位了解这个人吗?” “佐治先生……” “我是他侄女。 P85

对了,差点忘记,”女士嘱咐道,“我在书上看到过,无论是烧酒还是威士忌,只要含酒精,喝了尿酸都会升高。 P86

“只要是关于伯伯的事情,我都想了解。 P87

”楢崎微微摆了摆手,“不仅没有吵闹,他的生活还非常安静平和。 P88

” “在外过夜?整晚都没有回来吗?” “我们这里有规定,入住者外出或夜不归宿,必须提前申请。 P89

我记得那是他第一次为我们表演,也是最后一次。 P90

玲斗用微波炉加热了冷冻的肉酱饭,正喝着烧酒吃饭时,千舟打来了电话。 P91

穿得邋里邋遢当然不好,但也不用过于隆重,穿便装就可以。 P92

”他没有说谎。 P93

” “给你介绍一下我的外甥。 P94

桑原刚离开,女服务员便过来引导千舟和玲斗去客房。 P95

”这小小的东西居然还有专门的吃法?玲斗暗自惊讶。 P96

缓坡一侧装有玻璃窗,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 P97

相反,商铺是决定了建夹层后为有效利用空间才设置的。 P98

将和社长的颜色即是如此。 P99

” “早,睡得好吗?” “泡完温泉,我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P100

“好吃,这个味道真的每天吃都不会腻。 P101

“啊!是这里,是这里!真令人怀念!”进入树林之后没走几步,津岛便感叹起来。 P102

玲斗吹熄烛火,和津岛夫人一起扶起津岛,打开手电筒小心翼翼地走出树洞。 P103

费用无须担心,住宿期间可以自由行动。 P104

祈念守护人クスノキの番人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玲斗挥了下拳,转眼间变得极度亢奋,决定傍晚前做完所有工作。 P105

”优美脱掉夹克,坐到玲斗对面。 P106

” “啊……” 服务员端来了酒,两人先碰了杯,互道一声“辛苦”。 P107

” “两个是一码事吧……喜久夫先生的事情水落石出,你父亲和那个女人的关系也就清楚了。 P108

”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可是不得了的超自然现象。 P109

沿着她的视线望去,玲斗明白了她停下的原因。 P110

祈念还顺利吗?” “托你的福,很顺利。 P111

他们应该是铃木太郎的两个儿子,前来确认父亲留下的信息。 P112

”壮贵捏起纸币。 P113

每年正月和盂兰盆节,大场藤一郎都会来祈念,而且每次都是新月当天或前后,最后一次是今年一月五日。 P114

” “什么事?” “就是那棵神楠啊!老爸指名让我来月乡神社祈念,还不准其他人参与。 P115

本就不该期待今晚有完美的满月,因为明晚才是满月夜。 P116

如果今天没有收获,明天说不定还要接着用。 P117

佐治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做?” 优美一脸严肃地陷入沉思。 P118

“这个女人是谁?你们偷偷摸摸地在干什么?幽会?她是你的情人,是不是?” 佐治表情骤变,怒火消失殆尽,眼神游移起来。 P119

然而,一件令佐治一家都没有想到的难得的好事发生了。 P120

但她对寿明的成绩十分在意,因为如果寿明学习成绩不好,拿不到学位,无法继承家业,就不得不由喜久夫来继承了。 P121

” “都是因为你!”弘幸斥责贵子,“都是你把他惯得这么无法无天!这下好了,成了个一无是处的废物!你知道我给他花了多少钱吗?音乐之后又成表演了?别开玩笑了!下次见到他,你和他说,永远别再踏进佐治家一步!” 平时寿明会在心里揶揄父亲,认为父亲是个不明事理的固执老头,但这次却觉得父亲的确有理由发火。 P122

原来无论以何种形式,只要看到孩子正在追求理想的身影,任何一位母亲都会感到欢欣。 P123

日子一天天过去,不得不与哥哥联系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P124

“不过,可能我又做错了。 P125

“我哥就这样了吗?已经治不好了?” 母亲缓缓摇了摇头。 P126

然而,寿明终究还是没有理解母爱为何物。 P127

”佐治摆弄着空茶杯。 P128

老人表情严肃起来,说道:“您真是不容易。 P129

” 寿明只能表示理解。 P130

打开一看,里面是蜡烛和火柴。 P131

是喜久夫的手!是他儿时的双手正在敲击琴键! 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袭来,那是弹琴的喜久夫的心绪正在传递。 P132

他不能再弹琴,却可以在脑海中创造旋律。 P133

我会做好准备,在此恭候您。 P134

佐治面前放着一台无线音箱,曲子就是从那里流淌出来的。 P135

我告诉他是一首未曾发表的曲子,他又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总之解释起来特别麻烦。 P136

前一天晚上,他刚去过月乡神社受念。 P137

“可以,但我没什么信心。 P138

” “嗯,我再努努力。 P139

” “您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P140

” “那就这么决定了?” “当然!拜托您了。 P141

这个铃铛的声音不好听,可能是太脏了,好好擦一擦,声音说不定就能变得清脆。 P143

我没有祈念过,不清楚具体的感受,但明白了它可以支配人心,令人震动,给人一种无须多言的感觉。 P144

有的很快就放弃了,有的则坚持了很久。 P145

“晚上好。 P146

” “你奶奶不是有认知障碍吗?应该听不明白吧?” “那也没关系,反正要让奶奶听到。 P147

两人都阴沉着脸,福田的表情里似乎还夹杂着几分坚毅。 P148

” “您父亲和您的关系很亲近啊。 P149

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 P150

老爸大概是糊里糊涂地被她骗了吧。 P151

’我一下子蒙了,以为他在开玩笑。 P152

没过多久,他病情恶化,也没机会再说了。 P153

伴随着美妙的韵律与节奏,听众的身心时而急切紧张,时而安心放松。 P154

“那你倒是说说哪儿不一样嘛。 P155

玲斗看了看手表,不禁感到疑惑。 P156

你肯定很担心吧?不好意思。 P157

“即使我不说,她也会要求我解释的。 P158

大约一个小时后,佐治回来了。 P159

玲斗不禁想象背后的门闩有多坚固。 P160

虽说都是卖出去也值不了几个钱的东西,但全都处理掉多少还是能拿到一笔钱的,敬请期待吧。 P161

“你来打开试试。 P162

何地的何人于何时在神楠寄念,又是由谁来受念,所有相关记录都在此保留着。 P163

他从没在这么宽敞的地方住过,这令他有些不安,担心在这里看家时应付不过来。 P164

医生、政治家、律师——对于其他同学的理想,他只是冷漠地听着,心里忍不住自嘲:生在穷人家,这些注定已与自己无缘,至于什么运动员、演艺明星、艺术家就更难了。 P165

玲斗看了看手表,马上就要到午夜零点了。 P166

为了养活一家人、给员工发工资,有时需要抓住他人的弱点,甚至排挤对方。 P167

一个人影从鸟居对面走来,从身形可以看出是大场壮贵,脚步声略显沉重,似乎对今夜的祈念依旧抗拒。 P168

” 壮贵一脸厌烦,转过头去。 P169

“那我就不客气了。 P170

’所以我才坚持让他去祈念,要是我一开始就不让他去,他便会以为我已经了解真相了。 P171

白天已经清扫过,散落在四周的落叶并不多。 P172

“我是玲斗。 P173

玲斗拿起沙发上的托特包。 P174

已经过了上班高峰,车上应该有座位。 P175

” “如果被我发现你看过了,我们就断绝关系。 P176

从玲斗这边数,第三个座位上坐着千舟。 P177

可是,千舟一动也不动,就连玲斗都可以感受到胜重如释重负的心情。 P178

勤勉不怠、通力协作、质朴无华,不知被上一代教导了多少次。 P179

会议室里一片肃静。 P180

” “那是肯定的。 P181

玲斗像往常一样清扫神社,打理神楠。 P182

” “啊,又学到了。 P183

有请!” 身穿红色礼服的冈崎实奈子从舞台左侧登场。 P184

“好。 P185

我当时就意识到果然有些不对劲,便猜测您是不是开始健忘了。 P186

就因为固执,她拒绝向父亲敞开心扉,让父亲直到停止呼吸的那一刻还在懊悔没能让她们成为一家人。 P187

“还是那一晚,我下定决心退出。 P188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