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咖啡馆

good

咖啡厅很小,她总是在小厅最里端的同一张桌子旁落座。 P3

我甚至觉得,为了更加安全起见,她喜欢呆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宁愿和那些“大嘴巴”混在一起,否则的话,她不可能几乎总是坐在扎夏里亚、让-米歇尔、弗雷德、塔尔赞和拉欧巴那一桌……和他们在一起,她便融入到整个布景当中,只是他们当中的一个无名的哑角,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物,在照片的说明文字会这么标注:“名字不详”,或者简明扼要地写上“某某”两个字。 P4

在拉丁区那些静悄悄的咖啡馆里,客人们可能永远都不会这么酗酒。 P5

他记下了快三年以来光顾孔岱咖啡馆的那些客人,他们每一次进来的日期和确切的时刻。 P6

记得更精确一些,给每一个人加上一小段传记性的文字。 P7

在孔岱,别人给她起了一个新的名字。 P8

青春咖啡馆2018年新版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一种讽刺科学思想和科学著作的学说。 P9

笔记本里每次提到那个“身着麂皮外套的棕发男子”时,也被他用蓝色铅笔画了两条杠杠。 P10

我叫他过了卢森堡公园的栅栏之后就放我下车,在瓦尔-德-格拉斯街的拐角处停一下。 P11

比别人大二十岁的好处正在于此:他们不知道你的老底。 P12

据说,战后他用原来的名字惹出了一些麻烦事。 P13

要不,打电话到奥特依15-28这个号码,给我留话也行。 P14

我进入布洛涅森林,朝圣詹姆斯水塘和冬天滑雪者常去的那个小湖方向走去。 P15

浓黑的眉毛,非常明亮的眼睛,高高的颧骨,五官端正。 P16

”他上班乘坐什么样的交通工具?每一个细节,即使表面看来无关紧要,实际上却能暴露一些问题。 P17

空荡荡的卧室。 P19

让-德?勃蒙一九五九年出版的一部作品。 P20

她已经没有亲人了。 P21

黄色的伊萨拉酒度达到40%,绿色的为48%。 P22

”他轻蔑地说道。 P23

由于不断地查阅,地图的边缘经常被我撕烂,每次我都用透明胶把撕裂口粘上,就像给一个受伤者贴膏药一样。 P24

母女俩曾经在六楼住过。 P25

我脱掉左边的鞋子。 P26

但是,到第二天早上,他就什么也记不得了,他还以为自己睡得很沉很香呢。 P27

我常常觉得惶惶不安,为了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我很想去找母亲,但是那可能会打搅她工作。 P28

他朝我俯下身子,仿佛想安慰我似的,声音温柔地对我说:“于尔-费里高中活该倒霉……”这句话让我大吃一惊,我好想笑。 P29

那倒不是因为我母亲。 P30

我怎么能蜷缩起来把自己隐藏在四面墙壁之间呢?我害怕什么呢?我要去见人。 P31

”第一次到那里,我没有注意周围的顾客。 P32

可是,我刚去孔岱的那阵子,在那里见到我曾在康特尔碰到过的一个客人时,我还是大吃一惊,那人名叫莫里斯?拉法艾尔,别人给他取了个绰号叫美洲豹……我真的没料到此人是作家……在锻铁栅栏后面、最里端的小厅有许多打牌和玩其他游戏的人,他身上没有一丁点跟那些人不一样的地方……我认出他了。 P33

他戴着一副镜片略带颜色的眼镜,但他这么做绝对不是他喜欢戴眼镜。 P34

于是,我对她说我更愿意在别的地方而不是这里见到她。 P35

另一个时代的路灯照耀着它。 P36

我坚信在大街上侵袭我的恐惧和迷茫的感觉可能永远也不会在我身上再现。 P37

我只需爬上考兰古街的斜坡就行了。 P38

居伊?德?威尔微微俯下身子,一直在说话,但语气很自然,差不多是日常说话的语调。 P39

居伊?德?威尔和那对第一次光临的夫妻比我们大了足足二十来岁。 P40

”她很是忐忑不安。 P41

“他从不陪您去参加聚会吗?”“不,他工作太忙了。 P42

一切都是如此的清晰——直至最微小的细节——以至于当我一觉醒来的时候,我总会问自己这怎么可能。 P43

谁会去那里找我呢?我在那里碰到的很少的几个人从身份上来说一定已经死亡。 P44

她没在看银幕,而是低着头,仿佛陷入了沉思。 P45

假如这个人还活着,有可能与她狭路相逢,那么最好还是转移到别的街区去。 P46

今天,我终于明白了,她阅读那些淡绿色的册子和“不存在的路易丝”的传记,并不是要寻找一个行为准则。 P47

她卖掉了一件毛皮大衣,那可能是她丈夫送给她的礼物。 P48

我们漫无目的地走着,我们有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 P49

不然的话,我们的人生当中将不再有任何参照依据。 P50

我们从此再也没有在那家咖啡馆的玻璃窗后面看见过他。 P51

我们的脚步在雪地上留下了印子。 P52

我们穿过兵工厂之前的一个中立地区,那几条街渺无人踪,从那里经过的人不禁要问,那里是否有人居住。 P53

共和国广场。 P54

在通向奥黛翁那条有斜坡的街上,一辆汽车在我旁边停了下来,然后我就听见有人叫我以前的名字。 P55

“您一直研究那些中立地区吗?”他冷不丁问的这个问题,让我猝不及防,一时间没搞明白他在隐射什么。 P56

我把脸贴在玻璃橱窗上,想看看是否还留下咖啡馆的一点痕迹:一面墙,里面那扇通往挂在墙上的电话的门,还有那座通往夏德利夫人的小套房的螺旋型楼梯。 P57

那条路也通往她所住的宾馆。 P58

西班牙诗人洛尔迦(1898—1936)的诗作《灵魂消失》中的诗句,原文为西班牙文。 P59

我们在步入人生的初期交往的那么多人,他们永远也不会记住,我们也永远不会再认出他们。 P60

此前,我一直在努力阅读这一主题的作品,自学的热情很高。 P61

“没有,什么也没留下。 P62

波洛在露台上停了片刻,背朝房子,慢悠悠地东张西望。 P63

她正沿刚才我们经过的小径款款行来,口中吟唱着一支小调。 P64

”他的脸涨得通红。 P65

”大名鼎鼎的猎人说道。 P66

“不必干什么?”布兰特连忙问道。 P67

“这位是赫尔克里?波洛先生,”弗洛拉说,“我想您应该听说过……”波洛鞠躬致意。 P68

”“那么,请问您凭什么认为是……”布兰特结结巴巴地解释说:“我想当然以为是雷蒙德,因为我去露台之前,他说要送几份文件给艾克罗伊德。 P69

”小矮子略一欠身:“不胜荣幸,小姐。 P70

看得出来他这会儿懒得再交谈了。 P71

她身边是个干瘪的矮个子男人,下颚突出,灰色的眼睛精光四射,周身明明白白贴满“律师”的标签。 P72

“对拉尔夫?佩顿而言是家常便饭了,”他干巴巴地说,“他花钱如流水,没完没了地向他继父要钱。 P73

你不知道我这抱残守缺的老家伙生活是多么无趣。 P74

“不在。 P75

“之所以伤心,是因为罗杰根本不信任我。 P76

“意外事故那套理论根本站不住脚。 P77

”警督连忙改口附和。 P78

”“什么时候的事?”“我记得她是昨天说要离开这里的。 P79

他叫我马上就滚。 P80

”警督说。 P81

你觉得那个姑娘怎么样?”“哪一个?客厅女仆吗?”“对,客厅女仆厄休拉?伯恩。 P82

只不过呢,严格说来,弗拉尔斯太太在信中只是提到有这么一个人——却并未指明就是一个男人。 P83

我搞不懂波洛究竟想查探什么事。 P85

”福利奥特太太的脸色愈显阴沉了。 P86

“再猜。 P87

真搞不懂你是从哪儿学来这些粗话的。 P88

”“我也是,所以我才说你是在瞎扯淡。 P89

当卡罗琳饱含深意地盯着你的时候,想躲都躲不掉。 P90

我无意详述此次审讯的繁琐经过,否则难免要一遍又一遍重复同样的程序。 P91

我们还有更具价值的线索,比方说,短剑上的指纹。 P92

”“没有漏掉任何人?”“没有漏掉任何人。 P93

我们围坐在弗恩利庄园餐厅里的圆桌旁,波洛坐在首席,俨然一位董事长主持会议;仆人们没有到场,所以总共是六个人:艾克罗伊德太太,弗洛拉,布兰特少校,年轻的雷蒙德,波洛,还有我自己。 P94

都到这种时候了还躲着不露面,哎,看来背后必有缘故。 P95

弗洛拉则岿然不动。 P96

人人都随之低下头去,不敢正视。 P97

卡罗琳眼巴巴看着我出门,老大不甘心。 P98

”原文为法语。 P99

但帕克也说你是八点五十分离去的,所以我们就先采纳这一条,继续往下看。 P100

再来看另一个问题。 P101

他很可能与帕克联手,而且帕克多半就是敲诈弗拉尔斯太太的人。 P102

。 P103

整件事可一分为二,两个部分界限分明。 P104

戏演到这儿,第一幕也就差不多了。 P105

您不是一直和波洛先生待在一起吗?”“是啊。 P106

我夜里睡不着,心脏怦怦乱跳。 P107

要换了我是亲爱的罗杰,遗嘱的内容我可不会藏着掖着。 P108

我读过一篇文章,里头有幅插图,那么小一件玩意在克里斯蒂珠宝店卖了好大一笔钱呢。 P109

“没人知道他的下落吗?”“你知道吗?”我厉声反问。 P110

波洛先生想知道拉尔夫穿到旅店去的那双靴子是不是棕色或者黑色的。 P111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