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艇サブマリン

good

我和阵内坐在汽车后座,中间夹着一个少年。 P6

“嘲笑名字、头发多少、一紧张就会脸红这种人家根本无法控制的事情很低俗,一点都不好笑。 P7

这个消息还要更令我大失所望吗?”在工作调动后又见到了阵内,我大吃一惊,而那个自由奔放、最不喜欢循规蹈矩的阵内竟然参加了主任级别的晋升考试,还拿到了头衔,这个消息对我来说才更像是晴天霹雳。 P8

如此这般,身处职场的我被裹挟在麻烦精阵内和搞不清到底有没有干劲的木更津安奈中间,每日只能仰望天花板叹气。 P9

”我并不认为弘法大师是那样的人。 P10

”阵内似乎觉得应该说几句话道别。 P11

高中毕业就出来打工的十九岁少年[5]棚冈佑真无证超速驾驶,冲进人行道,撞死一名正在慢跑的中年男子。 P12

我最讨厌出风头。 P13

每次和她见面,她好像都很忙。 P15

但她时常也会反问:“可我还是无法接受。 P16

”“武藤先生来啦。 P17

这是我第二次进入小山田俊的房间。 P18

”小山田俊拍了拍腿,“他还挺不高兴地说:‘你不是说了可以随便坐嘛。 P19

看到阵内一脸猜中了的得意表情,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P20

这种事情接连发生,自然会引来世人的关注。 P21

只要遇见那样的人,我就会去获取那人的IP地址,如果那人在用SNS,就从相关的人那里寻找线索。 P22

”“添加?”添加新卡号有什么好处吗?“然后再打一个电话给客服中心。 P23

”给恐吓者寄恐吓信究竟是对是错?小山田俊向社会大众抛出这样一个设问。 P24

他头脑更好,人也更奇怪。 P25

”小山田俊说。 P26

‘细君[3]’这个词只有‘SAIKUN’这一个读音,可他好像一直读成‘HOSOGIMI’。 P27

他就是想在被人嘲笑的时候反驳一句‘不信你去网上查查’而已,应该算是历史修正主义者吧?”“我觉得不是。 P28

我想起前几天妻子在读的育儿书。 P29

“看到比自己顺利、幸福的人,就不由自主地想去攻击,这是人性使然。 P30

”“你要判断什么?”“发表那些话的人真的会付诸行动,还是只是说说而已,是否言而有信。 P31

”“然后,案子真的发生了?”我感到难以置信,这简直就像预言家装神弄鬼的手法。 P32

恐吓者虽然发出了预告,但还没执行。 P33

”我真的很想祈祷。 P34

[3]日语中对自己妻子的谦称。 P35

于是我故作幽默地说:“那在你想说‘是’的时候,尝试说一下‘不是’吧。 P36

他趁天亮前还没什么人的时候偷走奥德赛,在公园的大型停车场里练习驾驶,最后熟练掌握了。 P37

”“是。 P38

”“你伯父说,其实你不是坏孩子。 P39

”木更津安奈面无表情地摆了摆手,“不过,那个人真倒霉,他好像还很年轻。 P40

”“会不会是主任手上某个案子的相关人员?也许是陪同人。 P41

“主任,你是不是骗那个大叔了?我看人家都哭了。 P42

”“那你自己呢?”阵内粗鲁地问了一句。 P43

”“那是什么?”我跟阵内讲了面谈的情况,阵内一脸无趣地噘起了嘴。 P44

对我来说,那是在遥远的某处发生在两个陌生人身上的事故,我只是感叹了片刻,并没有抱以太多关心,也没有记在心上。 P45

“你怎么看?”“你这个问题问得有点像蹩脚的采访。 P46

”“会在意自己说错话的主任……”我喃喃道。 P47

我正沿着棚冈佑真驾驶的路线行走。 P48

被人无证驾车夺去性命,这一定是世上最难以让人接受的死因之一。 P49

”我慌忙摆手。 P50

那种年轻人,就算把人撞死了,也只会觉得‘哎呀,这下麻烦了’而已,对吧?”“不知道啊。 P51

可那又不是故意的。 P52

阵内曾一本正经、不带一丝嫌恶和嘲讽地问:“写那本育儿书的人是怎么养育自己孩子的?”我也想问同样的问题。 P53

当然,伯父一家并非坏人。 P54

”直到我问出“您是那起事故的目击者吗”,才发现那只米白色拉布拉多寻回犬身上穿戴着导盲犬的装备。 P56

”他温柔地摸了摸拉布拉多。 P57

这人把头发修剪得很短,比起运动员,更像时尚杂志的模特,不过看起来没那么年轻。 P58

他让我先跟目击者交个朋友。 P59

“那您接下来是要寻找那个目击者吗?”一个牵着导盲犬的人,还是在自己不熟悉的地方,恐怕很困难吧。 P60

“拜托你下次一定要带证件。 P61

周围的几名职员虽然装作漫不经心,但很明显都在好奇地关注我们的对话。 P62

”“就是说,你见过那个目击者了?”“嗯。 P63

”“你们可不是在用英语对话。 P64

”阵内伸直双腿,整个人瘫倒在椅背上,几乎像睡在了上面,随后双手托住后脑勺说,“我明明如此热心工作,却没能让你感受到。 P65

“那就没什么了。 P66

“他对工作有这么热心?”“是吧。 P67

”“父母的事情?”“棚冈佑真的父母在一场车祸中去世了。 P68

”木更津安奈突然说道,紧接着站了起来,“不如直接去问更快。 P69

“迟迟未能应邀拜访,真是抱歉。 P70

”棚冈佑真一案被媒体大肆报道,就像其他案子那样,加害人的个人信息在网络上疯传。 P71

“也想跟律师再保持一段时间的联系。 P72

可当我问他是否知道佑真盗窃车辆并无证驾驶的事情时,他的表情马上黯淡下来,摇了摇头,好像随时要哭出来。 P73

”事情是这样的。 P74

”“你们一家从埼玉搬过来,就是因为那场车祸?”棚冈清没有否认。 P75

”阵内是那个少年的负责人。 P76

”他们一定对撞死了好朋友的凶手恨之入骨吧。 P77

但我又觉得,关心和动身前往现场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P78

我实在无法对他说,那个少年被送到少年院,关了几年就回归社会了。 P79

“如果不能从佑真本人那里问出详情,我也不好说。 P80

我轻轻把那几本漫画取了下来,翻开封面,里面是漫画家的插画形象,写着近况之类的内容,而漫画本身可谓典型的少年漫画,是一个剑与魔法的奇幻故事。 P81

既然如此,他的戒心会不会比上次弱了一些,甚至会回答我的问题呢?至少应该会收回只以“是”作答的态度吧。 P82

”棚冈佑真的反应并不激烈,但脸上的肌肉还是抽搐了一下。 P83

“难道有法律规定,小时候遇到过车祸的人以后就不能开车了?”“没有,倒是有法律规定没有驾照不准开车。 P84

我还没说完,棚冈佑真好像想起来了。 P85

“其实就跟爵士乐差不多。 P86

都怪他。 P87

“那个车祸肇事男生怎么样了?”我一开始没听明白他的意思。 P88

我看出那是埼玉县一处比较靠近东京的住宅区。 P89

”“真的?”“他好像有个SNS账号,我跟他聊了几句,诱导他上了另外一个网站,然后我得到了他的IP地址。 P90

当然,我没有做。 P91

这个让人看不透的少年,真的能这么放任不管吗?我此刻的心情就好像手上拿着一把野草,却不知它是药还是毒。 P92

”见他如此自信地说出了结论,我不禁有点紧张。 P93

”虽说如此,他看上去一点都不担心。 P94

”“但不要勉强。 P95

一般情况下我都会拒绝这种邀请。 P96

”“但时不时会讲些了不起的话?”“确实会。 P97

”我话音刚落,永濑就站了起来。 P98

”“竞赛?比什么?”“谁最出色,最能点燃观众的热情。 P99

一边歌唱,一边吼叫。 P100

”其中奔涌着巨大的力量。 P101

不过只要听过他的演奏,就知道那是真的有本事,所以查尔斯·明格斯才会把他请到自己的乐队来。 P102

“我们明明不愿想起他的。 P103

“可是,如果停电,收银机就没法用了。 P104

”“这样啊。 P105

“太任性了。 P106

永濑露出了略显严肃的表情,说道:“那是真的?阵内主动接受别人的遗产咨询,这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 P107

”“当然,那种可能性也是有的。 P108

“田村守是谁来着?”“十年前跟棚冈佑真一起上学的朋友。 P109

”“不,我担心的是该不该找田村守谈这件事。 P110

我本以为是到田村守家里去找人,不禁有点惊讶。 P111

”“加害人。 P112

“主任,经过了整整十年,当时受到的打击应该已经有所缓和了吧?”“什么意思?”“我在担心接下来的谈话会让田村再次受伤。 P113

”他简短地打了个招呼,“能稍等一下吗?我还有十分钟就可以休息了。 P114

“对专门处理未成年人案件的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新情况。 P115

”阵内说。 P116

“你们三个人关系很好吧?”“我们从幼儿园起就是一个班的,而且都差不多高。 P117

“其实我们棒球队的成绩还不错,不过在四分之一决赛上遇到了强队。 P118

“你怨恨过吗?”“没有。 P119

”田村守似乎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愤怒。 P120

对他来说,看不到可能是件好事呢。 P121

”[1]“我就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你,刚想起来了。 P122

“怎么了?终于发现那部漫画不行了?”阵内还在纠缠不休。 P123

“不是,是排在我前面的一个家伙引发了骚乱。 P124

“因为我觉得,如果漫画家不好好画完那部漫画,荣太郎就太可怜了。 P125

只是现在回想起来觉得那可能是他,其实也可能不是。 P126

“嗯,是啊。 P127

听到我说那音乐特别棒之后,阵内长叹一声:“ATM提款机的语音都能说出比你这个更像样的感想。 P128

小中有大,愤怒而幽默的爵士乐领袖。 P129

“你老婆?”“不是。 P130

”“嗯,我这么做了。 P131

”我那天一直忍不住去关注新闻,每隔一段时间就刷新一遍网页,还去搜索是否有案件发生,始终没有找到。 P132

”阵内盯着车厢一角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说:“不过,我认为不会这么容易就出事。 P133

一群背着小书包、看上去天真无邪的孩子在道路上穿行。 P135

“我应付不了。 P136

”阵内当场宣布。 P137

“我光顾着讨厌一天到晚作威作福的老爸了。 P138

差不多高的两个人转身向前走去。 P139

“什么曲子?”“不知道,可以起名字叫‘如果放着不管绝对会打起来’。 P140

现在仍是万里无云,但我还是感觉这一严重事态发生的瞬间,连天空都瞪大了眼睛,亮了不少。 P141

“不会有事的,冷静点,千万小心,到学校去。 P142

“主任,快报警!”“我现在松开一只手可能就按不住他了。 P143

什么叫被救了一命?那个男人一定也跟我有同样的疑问。 P144

我最讨厌这种事了。 P145

尽管如此,因为不得不按着那个男人,我们没办法离开现场,最终还是体验了一回阵内惧怕不已的麻烦。 P146

“据说网上有详细的信息。 P147

”少年中有的苦笑,有的忍俊不禁,还有的干脆反驳道:“炫耀阵内先生你?怎么可能!”“那为什么来找我?”“只是觉得好怀念啊”“刚好有空而已”“想来见见反面教材”“没想什么就来了”——他们给出了不同的答案,但所有人都是一副开朗的表情。 P148

”“话虽如此,铜像是不可能的。 P149

不过现在看来,这次那些小学生应该没有受到太大打击。 P150

到处都是这种事。 P151

[1]相对中央、首府而言的地区。 P152

这并不稀奇,只是我又发现阵内身后几米处有个年轻男子。 P153

就在年轻人要与我们擦肩而过时,木更津安奈把他叫住了,他回过头来。 P154

果不其然,他可能又忘了带证件,被要求从访客通道进去,不知为何西装的各个角落里又装了不少金属制品,理所当然地又一次被要求掏出口袋里的所有东西,给警卫添了不少麻烦。 P155

”随后又说,“但愿他还记得我。 P156

”“这是主任你对我说过的话。 P157

“他因为这双眼睛吃了不少亏。 P158

”“主任,说什么呢。 P159

夺走一个小学生的性命,还扭曲了目击车祸的两个小学生的人生,对那场如同晴天霹雳般的事故,我感到愤怒。 P160

若林耷拉着肩膀。 P161

只要电视报道或报纸上出现那样的词,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心里一颤。 P162

”“车祸又是怎么回事?”“当时他刚拿到驾照,特别高兴,就开着学长放在他那儿的车跑了一夜,估计他觉得待在外面比闷在家里要开心得多吧。 P163

”我认为阵内没必要用如此强硬的说法,但没有阻止。 P164

”“可是……”若林似乎咬紧了牙关,表情有点扭曲,“我没有当成。 P165

“我拿到了一笔钱,就用来交学费了。 P166

就是说,过去的案件在当事人离开少年院后,就不会对紧急救护员资格证的考取产生任何影响。 P167

”“你是说用脑子工作那部分?”若林微笑道:“用脑子工作好像挺辛苦的。 P168

或许我是想得到他们的谅解吧。 P169

“对方有回信吗?”“没有。 P170

“那件事给他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吧。 P171

“那是谁?”若林似乎没什么兴趣,但还是表现出了想尽量拓宽话题、与我们交流的意愿。 P172

”我想起了那场演奏。 P173

那场演奏他还只用了一架次中音萨克斯,没用最擅长的三乐器齐奏,而是单枪匹马发起挑战并获得了胜利。 P174

”“过分?”“连续遭遇过分的事,难道不过分吗?”或许是若林性格如此,总让人觉得他不善言辞,仿佛从一开始就放弃了对事物的解释。 P175

”我又想起了那场演奏。 P176

“嗯。 P177

在听了阵内接下来的提问后,我很快明白过来他想知道什么了,吃了一惊。 P179

”阵内一脸严肃,沉默片刻后,嫌恶地说:“唉,算了。 P180

”阵内说。 P181

“所有出车祸的人都不会以为自己会出事,克利福德·布朗[1]和黛安娜王妃都是这样。 P182

看着若林不断重复“无法挽回”的样子,我感到心情沉重。 P183

虽然我觉得他在开玩笑,可是在停车场灯光下的那个茶色小东西,无论怎么看都只可能是炸鸡块。 P184

搜索一下炸鸡块和挡风玻璃。 P185

”那可不得了。 P186

此刻,若林好像刚刚才放松了僵硬的身体,眼神依旧有些迷茫。 P187

他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啊,是。 P188

”与收容在鉴别所的少年面谈的次数,一般都由调查官自己来判断,而我几乎无法跟棚冈佑真展开交谈,便决定再次来面谈。 P189

”棚冈佑真似乎在拼命回忆,寻找着记忆中那些场景。 P190

毕竟十年前跟现在都是未成年人犯罪,理所当然会见到家庭法院调查官。 P191

但是,但是,你却断言那并不值得惊奇,说那既不是巧合也不是命运,而是理所当然的事。 P192

果真如此吗?我真希望这不是真的。 P194

”阵内停了下来,目不转睛地看着棚冈佑真。 P195

”荣太郎的父母见到亡子的朋友,十分高兴,就请他到家中坐坐。 P196

他们明明可以更加愤怒的。 P197

“一直都在想,因为我一直都无法接受。 P198

为什么不行?我仿佛被他攥住了领子逼到墙角。 P199

我伸出一根手指,示意第一个问题,同时期待这个动作能让灵感像闪电一样击中指尖。 P200

可是,如果棚冈佑真那天真的打算开车去撞若林,就不是单纯的失误了。 P201

“你说说看吧。 P202

我们和你所面对的敌人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P203

此时,我的思绪被阵内打断。 P204

是这样吗?看棚冈佑真的反应,我知道没必要特地确认了。 P205

”阵内不知为何语气有点兴奋,紧接着又竖起手指指向棚冈佑真,这让我有点想组建“禁止失礼手势委员会”了。 P206

于是,我就不得不去充当这个和事佬了。 P207

“你是不是去找那个漫画家,让他把结局画出来?”阵内向来只会投直线球。 P208

”“这跟那没关系。 P209

他的语气似乎有种看到背叛自己的人没有好下场的痛快。 P210

他好像已经忘记了棚冈佑真对我们的质问。 P211

一个心怀杀意的人,在执行犯罪计划时受到阻挠,最终没有把人杀成。 P212

”有故意行为的更可怕。 P213

“那小子可能一直想要报仇雪恨吧。 P214

”有时候想取消某家购物网站的会员,却发现无论点击什么地方,都找不到取消的方法。 P215

我不知不觉间看向了天空。 P216

”但我并不打算去查。 P217

”“可你不是不记得吗?”“那肯定是他自己理解错了。 P218

它高耸粗壮的身躯看起来气势十足,就像巨人中的长老一般,而向四面八方伸出的枝丫却散发着奇妙的动感,像是一根根从各个角落收集信息的天线。 P219

”“这位博士也很冷静严谨啊。 P220

”我也听过类似的问题,比较有名的是关于一辆火车的。 P221

打个简单的比方,眼前有个人要杀人,那么,将其推入谷底究竟是对是错?“谷底到底是什么啊?”阵内听了我的话,把关注点放在了奇怪的地方,“你到底在哪儿?”“不是我也无所谓。 P222

可事情没那么简单。 P223

他的头发所剩无几,脸上遍布皱纹,但目光非常锐利。 P224

”永濑拿出了自己的水瓶。 P225

他跟牵着导盲犬的永濑聊得正高兴,突然有个自称永濑朋友的人冒了出来,那人就是阵内。 P226

男人先是将放开狗绳的手掌一张一合,随后告诉我们,他当时吓了一跳,一边揉眼睛一边找吉娃娃,突然就有一辆车冲上了人行道。 P227

可能在他眼中,那还是个天真的孩童。 P228

“你是说那孩子在包庇我吗?”男人抱起回到身边的吉娃娃,“包庇我和这个小家伙。 P229

可能那孩子和我的感受一样吧。 P230

我会猛地踩下刹车,造成车身突然停顿,仅此而已。 P231

我们在调查中会比较重视这些方面,当然,也不能说小狗并非与此毫无关联。 P232

“人不可貌相。 P233

”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应该年纪不小了。 P234

”争执演变成了小孩子吵架,或者说低级别的职业摔角了。 P235

永濑似乎察觉了我的反应,对我说:“有时候确实没办法啊。 P236

”“啊?”男人惊诧不已。 P237

”“如果双目失明的我用功夫把对方打倒了,阵内肯定会特别高兴。 P238

”永濑说。 P239

“如果牵着那种动物出门,肯定不会有人敢惹我。 P240

他眼神凶恶,这么说可能有点不恰当,但因为他长着一张像在瞪人的脸,害我以为被什么人找碴儿了。 P241

阵内好像也并不在意。 P242

”阵内说了句毫无用处的狡辩,可能连他自己都觉得麻烦,话锋一转,“老实说,自从知道棚丹是十年前的那个小学生,我就有点在意了。 P243

那种事怎么可以忘记?更何况他也没忘记。 P244

作者似乎已经不再画漫画了。 P245

“真亏他们没在啤酒里放毛豆。 P246

“啊,嗯,原来是这样。 P247

“怎么了?”我此刻的心情就好像忍不住从指缝里偷看恐怖片一样。 P248

”“你父亲并没有邀请他吧?”“没有。 P249

“给上司力量?”“一开始好像跟原曲一模一样,吉他也弹得很棒。 P250

”“啊……”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听过阵内弹吉他,但并没有听他唱过歌。 P251

我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去烦恼该如何回答,但若林似乎把我短暂的沉默当成了默认,叹息了一声。 P252

“武藤先生,如果你下次要跟他面谈……”“暂时还不确定呢。 P253

”我到底想表达什么,连我自己都不太清楚。 P254

仅仅是由于瞬间的失误和走神,他失去了自己的人生。 P255

我并不是打算草草敷衍对我拼命吐露心声的若林。 P256

世界上有故意干坏事的人,有犯罪的人,也有完全出于偶然、出于连自己都没有想到或不得已的缘由牵扯到案件中的人。 P257

”“我跟他根本不熟,别把我拉下水。 P258

桌上摆着几瓶啤酒、乌龙茶和一些零食,就像学生时代几个朋友在出租屋里碰头一样,是个随意的聚会现场,更确切地说是略显廉价……不,应该说是确实很廉价的聚会现场。 P259

”“翻来覆去地回忆往昔,”永濑耸了耸肩,“实在有点腻了。 P260

”虽然那只是木更津安奈的说法,根本算不上谣言,但我决定撒个谎。 P261

”如果是每年的例行聚会,那应该算是某种纪念日,可我却从他们身上感到了某种寂寥。 P262

”永濑说,“所以他蒙住自己的双眼,让自己处在与对手相同的条件下。 P263

“你终于醒了!”阵内突然使出非常夸张的演技,瞪大了双眼,张开双手战战兢兢地朝若林走过去,“真是太好了!”“啊,怎么了?”“五年了,你睡了整整五年了!”我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劳心费神地说那种幼稚的谎。 P264

“先别急着走。 P265

”“啊?”“我说你啊,睡了整整五年才醒过来,难道不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变成什么样了吗?”他还想玩到什么时候!我正忙着无可奈何,若林却摇摇晃晃地想跟上阵内。 P266

现在已经很晚,几乎算得上深夜了。 P267

走夜路不专心很危险哦,我这么想着,一言不发地超过了他。 P268

打破沉寂夜色的声音,短暂而尖厉。 P269

我发现了掉在一旁的手机,走过去将其拾起,不小心按到按键,屏幕显示出锁定状态的画面。 P270

“喂,危险!”阵内暴喝一声。 P271

我捂住侧腹,又抬起手看了一眼,上面多了一抹黏稠的黑色液体。 P272

我转过视线,看到若林在给倒在地上的男人做心肺复苏,肩膀夹着手机。 P273

”“你给我滚开!我只想给那个目中无人的瞎子来一刀!”“我看是你瞎了吧!仔细瞧瞧,你到底干了些什么!”阵内怒斥道。 P274

我再次瞪大了眼睛。 P275

“看不见的是你和我们几个。 P276

”一直在医院病床上躺着,我十分痛苦,于是稍微撑起上半身,与小山田俊对视。 P277

他剥了个橘子,将一瓣塞进嘴里。 P278

不过这是阵内对我说的,其中多少会有些添油加醋。 P279

“发生什么事了吗?”高兴之余,我不禁有点怀疑。 P280

”“啊?”“哪有这么多人会被刀捅。 P281

为了让他们能够继续前进,这么做显然更好。 P282

“对了,是谁按住了拿刀捅你的那个人?阵内先生吗?”“不。 P283

“真吓人,这是谁买的?”“后面是那个人在网上问答页面的留言。 P284

“可直觉告诉我,这个人非常糟糕,非常危险。 P285

我一点都不愿意想象如此可怕的事情。 P286

”“那场无证驾驶导致的车祸。 P287

”小山田俊说,“顺序反了。 P288

小山田俊说道:“放心吧,我没干什么特别复杂的事。 P289

”我知道他应该是在说谎,而且如果他为了查看网购历史记录而登录了账号,还要再加一重非法登录的罪名。 P290

这一点上你才是专家。 P291

“真的不行吗?其实,超人和蝙蝠侠也在做同样的事。 P292

”“我倒是觉得这很简单明了。 P293

就算把你送进少年院,让你接受心理疏导,你也不会改变的。 P294

”随后又说,“所以,武藤先生,你可以严格按照规定来决定对我的处分。 P295

”“那你为什么要到我家来?难道是在担心我?”“你根本不需要担心。 P296

”[1]BIOS,基本输入输出系统;OS,操作系统。 P297

“吓死我了。 P298

虽然还算不上自暴自弃,但他似乎已经不在乎了。 P299

”“木更津吗?抱歉,我刚刚出院,不太了解情况。 P300

“漫画。 P301

“那该不会是主任画的吧?”武藤先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吗?棚冈佑真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 P302

”是说他们两个小学生在法院前台围住阵内的事吧。 P303

”“啊?”“上次在这里见到那个人才想起来。 P304

棚冈佑真吐出一口气。 P305

当然,漫画家拒绝了。 P306

读到这里,我突然想起阵内跟一个中年男子碰面的事情。 P307

他看起来不像在生气,更像在压抑内心的激动。 P308

被掀起后倒在地上的护栏已经恢复了原状,悼念被害人的鲜花虽然变少了,却依旧有,让我很欣慰。 P309

关于那部漫画,我跟阵内谈过一次。 P310

他穿着一身西装,还打了领带。 P311

”若林天真的话让阵内冷笑起来。 P312

“早就说了你该换衣服。 P313

”最后一次面谈时,我听到棚冈佑真自言自语地说:“那个人是不是一直都在关心我和守啊。 P314

”阵内面不改色地说。 P315

“阵内先生,你知道《傻子伊凡的故事》的结局吗?”“我记得你很喜欢那个结局。 P316

因为伊凡是个傻瓜,所以他接纳了那个人。 P317

“我们无论做什么,反正都是不行的。 P318

”若林说着,用袖口擦擦眼睛,站了起来。 P319

另外,文中有许多内容是我根据参考资料创作的,还请各位读者明白这是一部虚构的作品。 P320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