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开您是我的荣幸

good

每当下刀之前,他们总会低喃着:「剖开您是我的荣幸……」岂料,丹尼尔某天向盗墓人买来的孕妇尸体,竟是一位刚下葬的贵族千金。 P4

爱德·特纳……………丹尼尔的大弟子。 P9

查尔斯·希钦…………司法秘书官。 P10

地板撒了木层,解剖台底下蜷趴着一条杂种狗。 P11

奈吉放下壁炉架上的炉门,遮掩住炉口上方三分之一处。 P12

医师,您这次被海削了一笔呢。 P13

更何况治安法官一职只是一种名誉职位,近似于无给的服务。 P14

”“布雷,”丹尼尔冷冷地说。 P15

”“废话少说,你们把小姐藏哪去了?我们要搜房子罗!”请便——四位弟子整齐画一地行了个法国宫廷礼。 P16

”他们推开靠在柜子上的胖班。 P17

”克伦一边陈述步骤,一边把手插进班的两腋底下,亚伯和奈吉也加入,合力拖走班肥胖的身躯,顺道推开沉重的柜子。 P18

”“奈吉在二楼。 P19

她的同伴则毫无疑问是男性,个子挺拔,身量魁梧,硬挺的下巴和宛如铁夹的坚硬牙齿与他的体格十分匹配。 P20

查理跛着脚逃进解剖台底下,伏下耳朵。 P21

坦尼斯拿开尸体身上的衣物。 P22

“才没那回事。 P23

“你叫什么?”安问。 P24

“我叫奈吉·哈特。 P25

”“乐意之至。 P26

”“有没有即使解剖也看不出来的杀害方法?”“应该有吧。 P27

”“明明还没用,怎么会很脏?”“我去拿来。 P28

”“坦尼斯,去检查厕所和垃圾桶。 P29

“因为钩子吊着少年的尸体,所以才把孕妇藏在炉门后吗?”“对。 P30

”“哥哥是在十几年前买下这栋建筑物的。 P31

一路上暴露在寒风中的纳森眼中看到的,是煤黑色的建筑物,嵌了大小圆石、用木板和称草填满洼洞的凹凸不平道路,眼花撩乱地往来其上的八头及六头马车、单头轻马车、肉铺的货马车、运水肥的货车、运水人、摊商,以及推开路人行进的抬轿人。 P32

他决定先朝行人暧昧指点的方向走去。 P33

两人看起来都比他年长一些。 P34

这时两人已经自我介绍过,纳森也告诉他们名字了。 P35

也有不少自以为是、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家伙啦。 P36

就连皇太子殿下都会经遭殃呢。 P37

”“你怎么会对纹章学有兴趣?”“理由大概跟你一样。 P38

他借着星光,勉强读出组合成十字的板子之一写着“萧迪奇”,另一个写着“弗格特”,忍不住向路标投以飞吻。 P39

”巴雷特夫人说,纳森婉拒后使出门去了。 P40

他要去为我转达吗?还是我被忽视了?纳森不安地等着。 P41

看书台前的男子专注地阅读着书稿,仿佛完全没发现这场骚动。 P42

被说是沉浸在鲁宾逊孤岛生活的艾凡斯先生,频频偷瞄小姐和纳森。 P43

在那之前,先处理伊莲小姐专程前来的要事吧。 P44

“请坐在这儿稍事歇息。 P45

”“佩勒姆先生的信里面也提到,你年纪还小,对古文书却十分熟悉,而且知识丰富。 P46

自古以来,告诫恋爱之愚昧的人不知凡几。 P47

店里有好几群人分成几桌,或读着店里的报纸,或谈笑,或热烈地辩论着。 P48

纳森当个无给的见习生,忍耐了三年,终于辞去工作,搭上驿马车。 P49

十五世纪的拼法就是这样的。 P50

是那家伙吗?纳森甚至没有抬眼看那个人的脸。 P51

”“死后灵魂不是上天堂就是在地狱受苦,你连这都不信吗?”“现在可不是中世纪了。 P52

“这是哪国语书呀?”“十十五世纪的英语呀。 P53

”两人对望了一眼。 P54

“他老是在偷东西。 P55

墨水和纸笔就自己带来吧。 P56

等她现身来领制本完成、装帧得大器而稳重的《玛侬·雷斯考》……她应该不会特地到店里来吧。 P57

”“个头真小,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 P58

哈灵顿先生离开咖啡店后,纳森继续创作他的诗作。 P59

中止在血管注蜡,素描胎儿的状态比较重要。 P60

无论是胃液还是精液,都要弟子们亲口尝过。 P61

“如果要确认死因,就略过去除皮下脂肪的部分,直接进攻内脏吧。 P62

年纪看上去约五十开外,举止威严十足。 P63

拉夫海德准男爵应该也会接受这样的做法。 P64

”“这是脑的标本。 P65

“有结膜下出血现象。 P66

”“是的,他们就是那时候说的。 P67

“老师,涅莉不只养老鼠,还养了个乞丐小孩。 P68

“就像您听到的,这两次的实验中,都没有混入砒霜。 P69

他没说出是在壁炉底部发现的。 P70

”克伦说。 P71

”克伦答道。 P72

“液体是以酒精为主成分的防腐液。 P73

然后等您的部下们离去之后,我们再一次检查炉底,找到另一个包裹,那才是伊莲小姐。 P74

”“是的。 P75

”“噢,你的作画才华甚至感动了那个铁面人!好了,把胎儿保存起来吧。 P76

因为有亚伯的父亲廉价提供红葡萄酒,所以酒类不虞匮乏。 P77

“怎么了?”丹尼尔问,亚伯支吾其词说“没事”,然后道别说“那么老师,明天见”就离开了。 P78

“不,小孩子很敏感,他们会无视自己的真心,回答出大人想听到的答案。 P79

这对我们来说是很熟悉的工作。 P80

与其在墓窖里被蛆虫啃蚀,为老师派上用场要有益太多了。 P81

”“请先别去烦他吧。 P82

”“是谁?”此时传来一阵粗鲁的敲门声,不待丹尼尔应门,门已经打开了。 P83

“但那可是拉夫海德准男爵家的千金啊!”“千金小姐怀孕了,真是桩丑闻呢。 P84

怎么回事?你说,是谁切断四肢的?”“不晓得啊,我也吓呆了。 P85

另一—幅是高雅的中年妇女像,画的似乎是法官已故的夫人。 P86

不同的只有他没有说出奈吉的名字。 P87

”丹尼尔感觉法官闭上的眼皮深处,仿佛放射出凌厉的光芒。 P88

”是坦尼斯的声音。 P89

“丁道尔先生很忙,还没有看。 P90

“你可以把刚才念的地方,翻译成英文再念一次吗?”纳森流畅地把内容转译成英文朗读,伊莲露出赞叹的表情,让纳森在内心感谢故乡教区的牧师。 P91

他花了两小时左右读完了。 P92

纳森根据这些,将弹劾政府的煽动内容写成讽刺诗的形式。 P93

”然后他也不给纳森拒绝的机会,径自走下半地下的印刷厂。 P94

“这么热情,简直像十年没见似的。 P95

”“是像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那样吗?”“是像这样的诗。 P96

增加成几百、几千名的群众,齐步朝议会走去。 P97

被放出护送车后,人犯便被脱个精光,在监督官面前以屈辱的模样被检查全身,然后套上沉重的脚镰,在黑暗中被催赶前进。 P98

蟑螂四处沙沙爬窜,跳蚤吸血,虱子螫咬。 P99

”孩子坚决地摇头:“我也是无辜的,可是却在法庭上被判有罪。 P100

每天晚上强暴自己的就是这家伙吗?纳森作呕欲吐,强忍下来。 P101

“被释放的囚犯必须付手续费给新门管理员。 P102

“你在这里等一下。 P103

如果当时他有刀刃,早就把对方大卸八块了。 P104

“我猜你出狱以后一定会来这里。 P105

”“丁道尔先生似乎怀疑那是一篇赝作。 P106

他从后面抓住连滚带爬冲下楼梯的女人肩膀,把刀刃抵在她的脖子上。 P107

如果在学校介绍的法律事务所当见习生,即使七年之间没有薪资,之后就有薪水了。 P108

跟牢房比起来,形同皇宫。 P109

他希望最好能谋得一个与文笔有关的差事。 P110

不管是古诗,还是你的作品。 P111

对爱德和奈吉。 P112

”“不对,弗兰西斯·拉别尔起兵叛乱,推翻亨利七世,是理查三世在博斯沃原野战死之后。 P113

他是恶名昭彰的《公众日报》的社长。 P114

“丢进泰晤士河了。 P115

”“我只是奉陪奈吉纤细的感伤罢了。 P116

”坦尼斯被叫进来,“去丹尼尔医师的住处,把奈吉带过来这里。 P117

”安出声。 P118

”法官唤道。 P119

“而奈吉的姓氏是HART,发音不同,但十分相近。 P120

“会变成波浪形。 P121

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应该与咖啡馆『马修斯』有关。 P122

而且当时我心想自己听到的声音,有可能只是心理作用而已。 P123

接下来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 P124

“他们不是有恶意的,都是出于对他人的善意而做的。 P125

三人进入酒馆。 P126

然后关于FOUNTAIN所指的人物,奈吉,你还记得吧?我们认识纳森的隔天,不是又在『马修斯』跟纳森见面吗?”“嗯。 P127

”“当然无法断定。 P128

两人知道彼此的故乡是邻村以后,交情益发亲密了。 P129

可是我认为还是应该告诉老师一声。 P130

纳森好像没有发现,但跟后来发生的事放在一起想想,当时伊莲小姐应该是怀孕三个月的状态。 P131

“让法官盯上罗伯特医师,绝对不是我们乐见的情况。 P132

“是什么事?”“一言难尽,等回去我再禀告老师。 P133

艾凡斯端着盛有食物的银盘进来了。 P134

床底下放着夜壶。 P135

你自己的诗作,丁道尔先生似乎不是很中意。 P136

若是没有我替你美言,丁道尔先生根本不会见你。 P137

“他『武运蹇落』是在一四八六年,起兵反叛亨利七世的时候。 P138

“丁道尔先生一定会暴跳如雷。 P139

剖开您是我的荣幸開かせていただき光栄です 小说电子书 第1张

我会找机会在古诗的羊皮纸上动手脚的。 P140

”他低声细语说。 P141

就算自白,罪状也不会消失,一样要进监狱。 P142

一走出店外,艾凡斯就露出不悦到可怕的表情。 P143

“什么?!”丹尼尔忍不住直起身体。 P144

“拖了很久了。 P145

“爱德,触诊看看。 P146

”“我该怎么办才好?”丹尼尔惊慌失措地求助年轻弟子。 P147

“今天真是出太多事了,你们一定累坏了吧?去休息吧。 P148

再找爱德商量一下好了。 P149

”奈吉挽留老师说。 P150

小贩的声音一如往常,喧闹无比。 P151

坦尼斯负责驭马,所以没有骑马经验的丹尼尔也可以放心骑乘。 P152

丹尼尔医师,你认识托马斯·哈灵顿这个人吗?”“不,不认识。 P153

而且还有南太平洋公司的事。 P154

”“我代他们致歉。 P155

刚才我说我并无法百分之百听出真实与谎言,但至少我可以从声音听出奈吉并没有吐实。 P156

”“奈吉呢?”“和爱德先生一起回去了。 P157

不,绝大部分都是这样的家伙。 P158

我虽然于心不忍,但还是拒绝了。 P159

纳森听到脚步声,把写到一半的纸翻过来,再放上白纸。 P160

纳森拜托莎士比亚、蒲柏、弥尔顿等作家守住入口,回到桌前继续写信。 P161

可能是因为没有好好进食,气喘吁吁,脚步蹒跚。 P162

“我非常、极度地疲倦。 P163

”“嗯,我在路上遇到了。 P164

南太平洋那件事很有名哦,有很多人被那件事搞到公司倒闭或上吊自杀。 P165

“他们可能有什么苦衷,万一逼得太紧,奈吉搞不好会自杀哩。 P166

狗爬上建筑物的石阶,正是纳森的目的地。 P167

爱德按着侧腹部的手指之间淌出血来,奈吉嘴唇惨白地陪在一旁。 P168

“到处都有那种就算是大白天,只要看到四下无人,就堂而皇之下手行抢的家伙。 P169

克伦,麻烦你。 P170

”三人七嘴八舌地催促。 P171

”“什么理由?”“说来话长。 P172

奈吉像是不知道该吐露到什么程度,望向爱德。 P173

”爱德倦怠地说。 P174

”“可是,也没有确实的证据能说是罗伯特干的。 P175

”奈吉说。 P176

万一被判有罪死刑,丹尼尔老师的一切……”“我们的一切……”班垂头丧气。 P177

商人已经将陪审团全数收买了,胜券在握,然而昨天审判一开始,律师就要求与同一时间在另一个房间进行的审判更换陪审团。 P178

”“我去看看爱德。 P179

”“你是跟爱德吵架,被他揍了吗?”“怎么可能?爱德伤成那样,哪有力气揍人?”“除非脑袋坏掉,否则爱德才不可能打奈吉哩。 P180

”汪汪——克伦学狗叫。 P181

从休姆那里听到的罗伯特与艾凡斯的事、从爱德与奈吉那里听到的纳森伪造古诗的事,还有艾凡斯与哈灵顿想要占有古诗的事。 P182

“纳森写了一封信给我们。 P183

安小姐,方便的话,可以请你回避吗?我来带路。 P184

爱德有可能是这一连串事件的凶手。 P185

已经连络到纳森的家人了吗?”“只知道住在谢伯恩,不知道详细地址,所以我托驿马车送信给市长,请他询问各教区牧师,找出卡连家,通知家人儿子横死的消息,并前来伦敦领回遗体。 P186

请帮我叫安过来。 P187

法官察觉到安取出小提琴的声响。 P189

”“罗伯特医师回来后,请他到弓街的法官官鄙来。 P190

有一名饰演女角的美少年演员,常客皆称其妖精女王,希钦氏对其迷恋有加,心甘情愿戴上驴马头套,恍惚任其爱抚。 P191

如果只有几句话也就罢了,若要改变笔迹、全文伪造,可能相当困难。 P192

”“艾凡斯不会甘冒那样的危险,一定是派人下手的。 P193

“你知道两具尸体的身分吗?”“昨天爱德拜访我的住处时,详细地告诉我他对艾凡斯的疑心,也就是怀疑艾凡斯设计杀害少年纳森以及哈灵顿。 P194

请务必将他绳之以法,还有罗伯特医师。 P195

不过您问休姆先生是否见过生前的纳森时,他虽然当场否认,表情却有些紧张。 P196

”“是啊……”“安,你来为爱德辩护。 P197

内子的娘家是在马洛近郊拥有广大领地的富裕绅士阶级,内子比起伦敦,更喜欢待在马洛,因此经常回娘家。 P198

污渍吻合衣物上的吗?”法官察觉到安的动摇。 P199

遇上危险就快逃,向我回报正确的状况。 P200

”“我说了什么损害你名誉的话吗?你是用马车载运哈灵顿先生的吗?你是何时去马洛的?我只问了这两个问题,你在激动些什么?”“就是因为在怀疑我,阁下才会像这样问东问西。 P201

男装可以敏捷行动,但安显然就是个女性,因此男装打扮在街上会引人侧目。 P202

沿着河岸街往西行,走了二十几分钟,来到柯芬园。 P203

比观众席更低一层的圆形赛场上,被装上银色铁钩的公鸡们正鲜血淋漓地厮杀着。 P204

“站起来!”“不准这样就倒了!”“干掉它!”观众浑身沾满飞散的鸡毛和血滴,吼叫得益发狂热。 P205

安也同样坐在餐桌旁一起用餐。 P207

“『汤姆·奎恩亭』的老板说,死者名叫约翰·史密斯。 P208

”“把休假中的队员叫来,派他们去『汤姆·奎恩亭』,调查布的来源。 P209

”“医师的话,即使没有宿疾,也会随身带着鸦片酊吗?奥斯本医师,你怎么样呢?”“如果是出诊,我一定会携带,但外出办私事时……嗯,不会带呢。 P210

是柔滑的丝稠触感,但留有用力拉扯过的皱褶痕迹。 P211

”“我听到脚步声了。 P212

“一般来说,妇人只要看上一眼被勒死的尸体,就会吓得当场昏倒。 P213

鼻孔残留有鼻出血的痕迹。 P214

然后利用绑住的东西,握住缠绕脖子的绳带另一端,使劲拉扯。 P215

因此我们需要更多的……”丹尼尔又要抒发他的一贯主张,法官举手制止他:“只要目前可以知道的程度就好。 P216

“死后三到五小时,这范围太大了。 P217

“是弟子们合编的。 P218

石凹间就是在当时设的。 P220

打赌的对象咂了咂嘴,就要离去,丹尼尔叫住他,要他付赌金。 P221

奈吉,你把这些告诉爱德了对吧?约翰阁下,请别当一回事。 P222

”“你这是在报复吗?你想在法庭上否定你现在的自白,提出清白的证据,好诋毁法律的权威吗?”“我杀了艾凡斯。 P223

“涅莉知道你悄悄进出吗?”“不,这件事涅莉毫不知情。 P224

他因为伤口化脓,正在发烧,所以才会这么累。 P225

我把查理赶去厨房了。 P226

”安忍不住撇开身分职务,站在外甥女的立场说。 P227

”“如果他是为了包庇什么人而做出虚假的自白,阁下认为是为了包庇谁?”“爱德最重视的人是谁?”“应该是丹尼尔医师吧。 P228

”“除了你以外,还有没有其他女性?”“没有。 P229

因为前往“汤姆·奎恩亭”的队员前来报告。 P230

听说三楼是他的住家。 P231

“奈吉在拘留室里?”坦尼斯惊讶似地扬声说。 P232

我们把塞的东西戳掉,打开门锁,门的内侧却好像被什么沉重的东西堵住,推不开。 P233

”“伤口没事吗?”“没事。 P234

那是前年的事了。 P235

“坦尼斯。 P236

“坦尼斯用手中的烛台照他,确定他的脸孔。 P237

“还有什么事吗?在下已经依照吩咐把店给关了。 P238

”安说明房间陈设。 P239

“床铺周围的布被扯下了。 P240

然后他暂时躲藏在这里,看到我们进去那个房间以后,就从这里的门离开。 P241

”“亚伯,你知道我的听力很敏锐吧?你现在这番话是在隐瞒。 P242

让亚伯回家后,法官乘轿回到自宅。 P243

在那之前,端点喝的给我。 P244

”奈吉没有说话,法官接着说:“我去你们房间时,房里只有五个人,我却感觉还有另一个人。 P245

”“安小姐,请说。 P246

示众刑的话,我承受得起。 P247

”安说。 P248

坦尼斯的脚步声远离后,安把冰冷的金属钥匙放到法官掌心。 P249

同时又是个表现欲极强的人,可说是劣迹昭着,恶名昭彰。 P250

亚伯一直相当配合,但碰到那张纸,却固执地坚称不知情。 P251

“亚伯吗?怎么了?我听克伦和班说你们把查理身上找到的东西途去给约翰阁下。 P252

”这些不知变通的家伙!——丹尼尔骂道,隔着门大叫爱德的名字。 P253

原来是黑暗造成的错觉。 P254

那仿佛卷成一团线球般的签名,我也很熟悉。 P255

我又推了一把说『还有哈灵顿的命案,法官也强烈怀疑你。 P256

”“我雇的家伙手脚太笨了。 P257

“杀人犯从窗户逃脱了!我们也跳下窗户,搜遍了整条巷子,却没看到人影。 P258

”“这样比较好呢,舅舅,昨晚您忙到那么晚嘛。 P259

”“我知道,是关于那张纸吧?”“那是当票。 P260

求您做出宽大的处置。 P261

“暂时解除对罗伯特家的监视,好让罗伯特能够安心现身。 P262

你是在哪里见到他的?”“我不记得了。 P263

我只是那个、呃……”是恼羞成怒吗?希钦的声音显得气愤。 P264

”煤炭的储藏室大部分都设在地下。 P265

丹尼尔老师不消说,自然是紧紧拥抱了奈吉。 P266

亲哥哥是杀人凶手,这不是什么令人开心的事。 P267

只写了这么一行字的信,经由路边站岗的孩子之手送到法官官邸。 P268

着僧服的男子敞开衣襟,胸前挂的是魔女像。 P269

爱德仍在床上养伤,奈吉也神情憔悴,没有从房里出来。 P270

”丹尼尔的声音带着几分责怪。 P271

他从来没有旁听过法官官邸举行的审判。 P273

法官的气魄甚至不容希钦有半分犹豫——丹尼尔如此感觉。 P274

可是他也觉得如果房门锁着,敲门也没有回应的话,他一定会认为两人在休息,不该打扰他们,不会采取更进一步的行动。 P275

我知道可以轻易让人昏厥的人体罩门。 P276

“不,是我。 P277

“明明周围没有任何火源,人的身体却突然烧起来。 P278

”“即使你们会被判死刑也无所谓吗?”“是的。 P279

被囚禁在艾凡斯家的纳森成功逃脱,前往投靠爱德与奈吉。 P280

就是在你自陈切断纳森四肢的时候。 P281

“已故罗伯特·巴顿氏是知名的内科医师,甚至被允许入宫。 P283

主任检察官的论告结束,次席检察官要求原告卡连夫人上台作证。 P284

”“这个嘛……”霍柏的眼神游移着。 P285

“真是千钧一发。 P286

“是听银行家休姆先生说的。 P287

为了让少年的尸体尽快被发现,爱德塞了小费给站岗的孩子,送出匿名告发信给治安法官。 P288

当时不是正式讯问,所以约翰阁下也没有留意去听吧。 P289

爱德本来只想受点皮肉伤,伤势却因为化脓而恶化,这也是在一切都结束之后纳森才知道的。 P290

两个墓穴分别放进了两具棺柩。 P291

”想到爱德与奈吉的前途,让丹尼尔兴起一股无法言喻的不祥恐惧。 P292

休姆先生告诉他,如果他想在伦敦从事写作,他愿意提供援助。 P293

Z是Zanies(丑角),就此下台谢幕两人背过身去。 P294

注2:欧洲早期理发师可兼任放血、动外科手术的工作。 P295

注16:约翰·维克斯(John Wilkes),一七二五~一七九七,英国激进派记者及政治家。 P296

壁炉的图,是参考《暖房の文化史》(壁炉的文化史)第一二七页绘成。 P301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