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之路:美国走向种族平等的曲折历程(以独特视角探究司法、战争、移民、贫富分化和政治博弈如何影响种族关系。) (见识美国)

good

此事有两个凶手,一个是白人暴徒,一个是警察。 P8

华莱士因此倍受指责。 P9

考虑到自己选民的愤怒,北方的国会议员要求联邦政府改进即将颁布的民权法案。 P10

美国独立战争时,南方奴隶制度被迫处于守势,但此后,却发展得越发根深蒂固。 P11

种族关系的进步往往是其他发展的意外结果。 P12

在南北战争爆发前,北方的自由黑人是废奴运动和地下铁道[6]的领导者。 P13

1875年颁布的一条联邦法令禁止在选择陪审团成员时实行种族歧视,不过,1910年后,仍有数十年的时间,南方法庭的陪审团中不曾出现黑人的影子。 P14

1917年,最高法院废除了住宅区内种族隔离的法律,不过,居住隔离的问题却日益恶化,而非有所改善。 P15

[4] 杰克逊时代(Jacksonian era),从美国第7任总统安德鲁·杰克逊入主白宫开始。 P16

两年后,马萨诸塞州通过了另一部宪法,其中没有任何剥夺黑人公民权的内容,宣称“人人生而平等”。 P17

库欣告知陪审团,尽管奴隶制在马萨诸塞州是一种风俗传统,但现已不复存在,因为民意“更赞同天赋人权,更赞同人类与生俱来对自由共同的渴望,这与肤色或外形无关,上帝已将其植根在人们心中——从我们为争取自身权利而光荣抗争开始,这就已经成为我们的主流民意”。 P18

从1680年到1700年,弗吉尼亚州的奴隶数量从总人口的7%增长到了28%,到1750年,已增长到46%。 P19

对大多数奴隶主来说,鞭打奴隶算家常便饭,他们认为这是适当管教。 P20

在美国南方,生活在北部的奴隶儿童,有差不多50%的概率会在成年之前,被迫与父母分开。 P21

在北方城市,奴隶通常是在酒馆、船只上工作,或者当工匠和佣人。 P22

殖民地与大英帝国之间在征税和帝国控制权上的冲突不断升级,这对美国奴隶制的影响是相当深远的。 P23

英军承诺,敢于同殖民者做斗争的奴隶,他们将还之以自由,此举迫使美国人也不得不给出类似的承诺。 P24

纽约州直到1799年才出台了逐步解放奴隶的法案;新泽西州更晚,是在1804年。 P25

最终,事实证明,在西北地区实施的这一奴隶制禁令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大量率先涌入该地区定居的是南方白人,如果法律未加以限制,他们很可能会将自己的奴隶一并带来。 P26

大多数北方州仍然蓄养着大量奴隶,就连一些反对奴隶制的北方人也认为财产权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P27

因此,麦迪逊提出了两套方案,同样是在国会中组建众议院,一个是根据自由人口数量分配议席,一个是根据自由人口加奴隶人口数量分配议席。 P28

马萨诸塞州代表埃尔布里奇·格里(Elbridge Gerry)提出异议,如果在分配席位的时候要考虑奴隶,那牛、马也应该考虑在内。 P29

南卡罗来纳州和佐治亚州的代表强烈反对限制对外奴隶贸易。 P30

除此之外,宪法中还有一条利于南方的条款:禁止征收出口税。 P31

詹姆斯·威尔逊(James Wilson)在宾夕法尼亚州宪法批准大会上说,宪法条款授权国会二十年后终结对外奴隶贸易,为“彻底取缔美国的奴隶制度奠定了基础”。 P32

对此,联邦法庭判决,布斯及该夺奴行动的其他领导者违反了《1850年逃奴法案》,这一判决也宣告了此次阻碍逃奴引渡的行动的违法性。 P34

不过,一群民众挺身而出,最终还是救了布斯。 P35

契约黑人与奴隶非常像,也可以被买卖,他们的子女也会自动受契约约束,成为奴仆,直至其年满28岁或30岁。 P36

奴隶主的权利绝对凌驾于北方州保护自由黑人免遭绑架的利益之上。 P37

定居新领土上的还有印第安人,为了给白人拓荒者扫清道路,他们的部落逐渐被消灭或驱逐,新来的白人又带来了更多的奴隶。 P38

尽管南方奴隶主自认为对奴隶已经够好了,但仍一直害怕他们会发生暴动。 P39

一名自由黑人公然反对这一法令,他来自牙买加,是大英帝国公民,不过,南卡罗来纳州以自卫权为由,判定该法令合法。 P40

绝大多数支持限制奴隶制扩张的北方人并不希望废除南方的奴隶制,也不赞同种族平等。 P41

通过1831年威廉·劳埃德·加里森(William Lloyd Garrison)发行的《解放者报》(Liberator)及两年后成立的美国反奴隶制协会(American Antislavery Society),北方的反奴隶制观念呈现出了一种新的思想维度。 P42

他们之所以会这样做,偏见是部分原因,另一部分原因则是在不必要的情况下,他们不想在北方白人中树立更多敌人。 P43

学校得不到必要的粮食供应;水井被浇了粪无法使用;镇上的医生也拒绝为该校的学生治病。 P44

不过,无论北方自由黑人的境遇多么糟糕,他们至少不会被人买卖,不会被禁止旅行,也不会被禁止组建家庭。 P45

弗吉尼亚州人在奴隶制上的投入已经太多;解放50万奴隶造成的经济损失是不可弥补的;只有极少数自由黑人自愿从美国本土移居到其殖民地。 P46

1840年的人口普查似乎确认了,奴隶生活得越靠北,就越有可能被称为“蠢货和白痴”。 P47

在对南方人贪得无厌的要求失去耐心后,北方人不再为奴隶制保留余地。 P48

亚伯拉罕·林肯的解释是,共和党想要消灭这些领土上的奴隶制,是为了让它们成为“自由白人的家园”。 P49

另外,在5个禁止黑人出庭做证的州,废奴主义者尽力争取,想要废除该法令,最终却只在一个州取得了成功。 P50

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罗杰·B.托尼(Roger B. Taney)在为德雷德·斯科特诉桑福德案(Dred Sco v. Sandford)撰写的多数意见书中声称,宪法制定者将黑人视作“下等人,无论是在社会层面还是政治层面,都不配与白人往来;这种地位意味着他们不享有与白人息息相关的那些权利”。 P51

民主党派的报纸则是赞扬最高法院,认为其抛出的“橄榄枝”将让这个国家远离“狂热盲信和地方主义”的危害。 P52

他们主张要在非洲建立“黑人家园”,并筹钱在西非以“购买为主,武力为辅”的方式逐步扩张定居点,其实是变相开发殖民地。 P53

暴乱发生前几日,民主党派报纸和政客就指责该草案过于标新立异且违背宪法。 P54

1861年4月,南方邦联袭击萨姆特堡(Fort Sumter),时任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召集7.5万国民警卫队队员加入联邦部队,此举又导致4个南方州脱离联邦。 P55

尽管北方一而再,再而三地保证自己并不针对奴隶制,但废除奴隶制还是很快变成了这场战争的目的之一。 P56

1861年夏的密苏里州,约翰·C.弗雷蒙(John C. Fremont)将军发布命令,对于州内不忠诚的奴隶主,将解放其所有奴隶。 P57

南方邦联总统杰斐逊·戴维斯(Jefferson Daviss)称该宣言是“史上最恶劣的举措”,南方邦联还威胁要处死俘获的黑人士兵。 P58

《解放奴隶宣言》没能为奴隶制画下句号,原因有二:第一,人们并不确定宪法是否有赋予总统通过行政命令解放奴隶的权力;第二,该宣言适用范围并不包括边境州,也不包括南方邦联领土中已经被联邦军队所控制的地区。 P59

投票阶段,几乎所有民主党人都投了反对票。 P60

刺激手段有禁止黑人购买城市外土地,限制黑人进入非农业岗位,以及规定第三方雇主怂恿他人劳工离开为自己工作是犯罪行为。 P61

第五款赋予了国会执行该修正案的权力。 P62

不过,他们也遇到了难题,北方白人似乎极度反对赋予黑人选举权。 P63

1867年,他们援引国会战争权(该权力在停战后继续有效),通过了重建法案。 P64

在北方,绝大多数州都禁止黑人参与投票。 P65

它之所以通过,是由多数派政党的意志决定的。 P66

尽管几乎南方各地的学校都还存在种族隔离,但只要有大量黑人参与投票,他们所在学校就更容易得到等额拨款。 P67

1870—1871年,国会对暴力干预联邦权力的个人施加了严厉惩处,并授予总统中止人身保护令,以及派遣联邦军队镇压选举暴力的权力。 P68

黑人占领地方法院长达数周,随后被数百名携带枪支的白人暴徒一举击溃。 P69

即便他们真的想要重启,可能也没有这个权力了。 P70

不过,主要还是重建问题。 P71

现如今,北方选民及格兰特政府都已经不想再去镇压总统所谓的“南方一年一度的秋季暴乱”。 P72

就在同一天,最高法院取消了一项联邦法定条款,该条款规定,选举官员若拒绝接受合法投票视为违法。 P73

为避免爆发流血冲突,国会(民主党掌控着众议院,共和党掌控着参议院)组建了一个委员会,由该委员会决定谁有权获得有争议的选举人票。 P74

不过,在绝大多数南方州,一直到19世纪80年代后期仍然有大量黑人参与投票。 P75

在第一项判决中,最高法院禁止联邦起诉一名白人,此人抓走了县治安官拘留的一名黑人,并私刑绞死了对方。 P76

宪法第十三修正案并没有说必须是州行为的限制,法官可轻而易举地判定公共设施内的种族歧视是奴隶制的“象征或附带品”之一,而这恰恰在该修正案的禁止范围内。 P77

美国西部的华人移民几乎遭受着与南方黑人一样的苛刻待遇。 P78

华人经常成为义务警察暴力的目标。 P79

因为不满联邦政府只是限制华人移民,西部各地出现了要求驱逐华人的群众性集会,还爆发了针对华人的义务警察暴力活动。 P80

除此之外,该市议会还出台了别的排华法令:一是指定出租公寓房间的最小建筑面积;二是禁止挑着扁担的人行走在城市人行道上。 P81

1898年,北卡罗来纳州的白人决心要纠正这种“不正常的”状况,他们打着白人至上主义的旗号,制造了一场激烈的政治运动。 P82

不过,如今,针对让他伸出援手的请求,他选择听而不闻。 P83

在路易斯安那州,黑人选民登记率从1896年登记法出台前的95.6%下降到了1904年的1.1%。 P84

1900—1906年,南方各地先后出台法令,规定当地有轨电车实施种族隔离。 P85

在一个私刑猖獗的时代,这些威胁绝不是空口白话。 P86

”1907年,哈佛大学校长在一场广为关注的演讲中说:“如果这里的黑人和南方一样多,那我们就该想一想,实施学校隔离或许是对他们更好的做法。 P87

麦金利总统也在赢得当年大选后宣布,“南北双方不再就老的(地区)派系问题产生分歧”。 P88

如果说过往判例让普莱西案的判决结果在意料之中,那么普遍存在的种族歧视环境就令其成为必然。 P89

1903年贾尔斯诉哈里斯案(Giles v. Harris),原告指控亚拉巴马州在执行“良好品格和判断力”条款时存在种族歧视,希望法院发布禁令,帮助其完成选民登记。 P90

待1897—1911年共和党重掌国家政权时,也没有出力恢复这些立法。 P91

到19世纪90年代,南方白人已基本完成杜绝黑人担任公职的目标,这些公职中也包括担任陪审员。 P92

这一结果无疑是与舆论意见一致的。 P93

假设法院真的做出此类判决,也只能依靠联邦政府强制执行。 P94

正因如此,公共设施法令才形同虚设,这一点众所周知。 P95

田纳西州查特怒加(Cha anoogaa)的一起特殊案件证明,就算最高法院努力保护黑人的权利,结果也很可能徒劳。 P96

尽管希普最终还是被最高法院判了藐视法庭罪,但因该案目击者遭受威胁,无人做证,致使对绝大多数暴徒的指控未能成立。 P97

[2] 投机政客指南北战争后,从北方到南方去,利用南方不稳局势投机谋利的政客。 P98

不过,在11月国会中期选举后次日,西奥多·罗斯福总统应军方要求将他们全部开除,此举毫无道理。 P99

进入20世纪,美国的种族态度和做法仍是不断加大对黑人的压迫。 P100

1911年,宾夕法尼亚州科茨维尔(Coatesville),一名黑人遭私刑绞死,对此,有名记者在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期刊《危机》(The Crisiss)上刊文称,“若是在十一二年前,甚至五六年前”,这样的事件“都不会发生,不只科茨维尔,其他地方也不会有”。 P101

黑人律师也发现自己的工作机会越来越少,肤色限制日益严苛,一些法庭禁止他们进入,另一些法庭将他们视作其客户的扣分项。 P102

威尔逊曾任普林斯顿大学校长。 P103

尽管这些法案没什么机会通过,但还是在国会内激起了一些从未出现过的、最为极端的种族主义言辞,并迫使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将本就短缺的资源集中到了反对这些法案上。 P104

此举引发东京2万民众集会抗议,要求政府向加利福尼亚州派遣一支海军舰队,保护日本国民的权利。 P105

该条款明显是为了绕过宪法第十五修正案而耍的花招,因此,在1898年首次通过此类法案的路易斯安那州制宪会议上,与会代表就警告称,法院很可能认定该条款是“明目张胆、毫无根据的诡计”,判定其无效。 P106

因为审判时该法令尚未实施,不过5个法官都主动表了态,他们认为该法令违反了“平等保护条款”。 P107

在农村黑人为获得更好的经济机遇、教育和人身安全蜂拥至城市后,黑人街区变得非常拥挤。 P108

最高法院中臭名昭著的种族主义者是詹姆斯·C.麦克雷诺兹(James C. McReynolds),而在布坎南案中,他与其他法官的意见是一致的——这就确认了,该判决的动机是为了维护财产权。 P109

正因如此,新奥尔良州某报纸才会言之凿凿地总结道,吉恩案“在南方没有丝毫政治意义”。 P110

铁路公司为乘客提供的实际条件不是由宪法决定的,而是由以下三类法律决定的:公共运输公司相关的普通法、规定公共设施应隔离但平等的州法令和禁止“过分或不合理的偏见及伤害”的《州际商务法》(Interstate Commerce Act)。 P111

在南方的绝大多数地区,维持居住隔离根本无须立法,正如南方某报纸的解释,“也许没有成文法律规定黑人应该住在哪里,白人应该住在哪里,但白人的城镇压根无须法律”。 P112

尤其是在这个看似不可能改变种族压迫的时代,法庭上的民权胜利也许有助于保黑人心中的希望之火不灭。 P113

在这个时代,南方白人可以自由地隔离、私刑绞死黑人,剥夺他们的选举权,距离正式废除宪法的计划只剩下最高法院这个阻碍。 P114

联邦军队开赴至此,表面上是为了平息骚乱,实则支持当地白人烧杀抢掠,在乡村四处追查黑人,杀害了数十人之多。 P115

20世纪第二个十年有50万南方黑人移居北方,20世纪第三个十年又来了100万。 P116

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等抗议组织,还有《芝加哥卫报》(Chicago Defender)等激进的黑人报纸开始发展壮大。 P117

他们在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分部发表演讲,分享自己的经历,要求获得投票权。 P118

1920年,佛罗里达州橘县(Orange County)的白人因一名黑人企图投票便将30名黑人活活烧死。 P119

随着新政越来越受欢迎,一些北方州数十年来头一回有了政治竞争力,黑人不再只有共和党一个投票选择[2],两党都有了争取黑人选票的新动机。 P120

其中4起刑事案件的判决代表了最为重大的民权胜利,也反映了南方种族歧视最恶劣的一面。 P121

不过,当南方黑人被控谋杀白人男性或性侵白人女性时,他实际清白与否就无关紧要了。 P122

这个时期,最高法院还判了几起质疑“白人初选”违宪的案子。 P123

州政府做过的事情有:要求政党举行初选,要求初选选民资格要与大选时一致,要求允许缺席投票,要求选举官员享有一定干涉初选的权力。 P124

警方几乎没有为黑人家庭提供任何保护。 P125

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的杜博斯坚称,“在这样一个隔离日益加剧的世界里,只是高呼‘不要隔离’,却无实际行动是非常愚蠢的”。 P126

就在盖恩斯案这一年,最高法院的哈伦·菲斯克·斯通(Harlan Fiske Stone)大法官写信给自己的朋友,“人们对种族和宗教问题的不宽容日益加深,令我深感忧虑,这个问题好像长期搅扰着世界,我非常担心它会进一步恶化”。 P127

只有马里兰州和西弗吉尼亚州取消了高等教育院校的种族隔离,以及少数几个边境州开始在隔离学校内为黑人提供基本的研究生教育和职业教育。 P128

正如某名黑人社论作者的评论:“无论斯科茨伯勒一案的结果如何……它都为我们提供了自解放后,再次统一行动的最佳可能性。 P129

一如某黑人报纸的评论:“在这个国家,任何触及黑人问题的单一事件,都没有斯科茨伯勒一案这般深入美国人民的良知、生活和舆论。 P130

当年夏天,密西西比州有许多想投票的黑人选民都上报了类似的遭遇。 P132

一俄克拉何马州白人告诉比尔博,他的讲话让人联想到了“那个刚刚去世且死有余辜的德国浑蛋”的主张,他告诫比尔博,“宣扬狭隘的种族仇恨的时代已经过去”。 P133

”美国在为世界反法西斯主义而战,但自己的军队还在实行种族隔离,绝大多数黑人很快就察觉到了其中尖刻的讽刺,并决心要在反抗国外法西斯主义的同时,也反抗国内的这种不公平。 P134

该运动始于1941年,旨在动员10万黑人向华盛顿进军,抗议军队和国防工业内的种族歧视。 P135

在这一思想变化的影响下,田纳西州哥伦比亚市,一个刚刚下船回家的黑人海员痛打了一名白人无线电维修工,这个人在为其母亲维修无线电时发生冲突,咒骂并打了他的母亲。 P136

1945年,民权领袖们参加了联合国的首次会议,带着两个议题:国内的种族平等和国外殖民地的自决权。 P137

种族隔离之墙的裂缝首先出现在外围南方州。 P138

在这些法规的强制下,伊利诺伊州、印第安纳州和新泽西州的南部县迅速取消了学校隔离。 P139

1950年,最高法院判定此举不当,命令该法学院录取斯韦特。 P140

到1950年,职业棒球大联盟的种族隔离已取消数年,军队也正在逐步取消中。 P141

这个问题对黑人来说尤为严峻,在绝大多数北方城市,很大比例的存量住宅都在种族限制性契约覆盖范围内。 P142

谢利案判决的这一年,国家的民权意识开始有了具体的表现。 P143

亚拉巴马州伯明翰市,许多落户争议街区的黑人家庭都遭受过炸弹袭击,这一地区因此得名“炸药山”(Dynamite Hill)。 P144

美国民权同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内部存在严重分歧,最初拒绝对排斥和拘留的合法性提出质疑,这反映出公众对日裔美国人可能的不忠的担忧。 P145

在军方停止用所谓国家安全的正当理由继续驱逐西海岸的日裔后又过了很久,罗斯福总统依然拒绝让他们回去,担心此举会让他在1944年总统大选中失去加利福尼亚州的选票。 P146

一名联邦法官判处63名拒不服兵役的日裔美国人3年有期徒刑,他说,“他们如果是真正忠诚的美国公民,就应该欣然接受……这个履行公民义务的机会,投身于我们的国防事业”。 P147

不过,如今这个问题似乎变成了隔离会在今年还是明年终结。 P148

不过,眼见学生不被劝阻,该组织的律师还是同意帮他们提起诉讼,唯一的条件是,学生们要直接起诉种族隔离。 P149

一些民权倡导者纷纷表示,这一时期向最高法院提起种族隔离诉讼是不明智的。 P150

20世纪30年代,法兰克福特是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法律委员会委员;1948年,他雇用了最高法院历史上首个黑人法官助理威廉·科尔曼。 P151

部分大法官觉得隔离无效的判决难下也在情理之中。 P152

9名法官中早有4人表态学校隔离违宪,加上沃伦就构成了足以确定该结局的大多数。 P153

在仔细讨论布朗案时,他们对近来种族道德观念的改变程度表示惊讶与认同。 P154

一些大法官支持渐进主义还可能是出于对南方白人的愧疚。 P155

1957年,国会确实通过了民权立法,但该法律并没有多大实际效力,其中也没有条款授权司法部部长提起废除种族隔离的诉讼。 P156

大法官们的判决也主要是为了支持总统。 P157

小岩城事件后,他们的考验来了。 P158

政府行政部门没有任何阻止最高法院重申渐进主义的举动。 P159

教育委员会成员不愿服从布朗案判决还有别的原因:负责废除学校隔离的官员会收到恐吓信,家中草坪会有人焚烧十字架,还会遭遇经济报复,甚至肢体暴力。 P160

1954—1955年,许多黑人都在签署废除学校隔离请愿书后不久遭到了残忍报复,这些吓退了潜在的原告。 P161

有的地区会提供社区学校供学生自由转学,这大大阻碍了废除隔离判决的执行,而这些做法直到20世纪60年代都被绝大多数法院大力支持。 P162

在布朗案的鼓励下,诉讼是增多了,但直接的种族抗议行动少了。 P163

一名黑人领袖为直接抗议行动辩护称,“我们尝试过起诉,也都赢了,但情况没有丝毫改善”。 P164

某南卡罗来纳州报纸称这场暴动是“公然出丑”,“正中那些专门陷害南方者的下怀”。 P165

迈阿密的一名女士说:“那些可怕的场面和声音……让我反胃——差一点就真的病倒了。 P166

在1964年之前,真正因布朗案废除了种族隔离的学校屈指可数,不过,它还是在美国种族关系的转变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P167

这样的举动势必引发同等威力的反作用”。 P168

司法部部长威廉·P.罗杰斯宣布,鉴于私刑绞死帕克事件的发生,以及大陪审团不愿意给已知参与者定罪的情况,他将开始研究新民权立法的必要性。 P169

该抵制行动也展示了非暴力抗议的战术价值。 P170

此类抗议示威行动数日内便传到了该州其他城市,数周内传到了临近州,数月内传到了众多南方城市。 P171

更好的教育条件不但为黑人培养了可指导社会抗议的领导者,也减少了白人中顽固不化的种族隔离主义者。 P172

对此,黑人作家詹姆斯·鲍德温(James Baldwin)有一句名言,“等全非洲都解放了,我们还没能喝上一杯劣质咖啡”。 P173

1937年,康纳首次当选伯明翰市警察局局长时就公开宣誓,将粉碎全国工会组织当地炼钢工人的努力。 P174

帕特森称自由乘车客是“职业煽动者”,他们应为自己所遭受的暴力负责。 P175

1962年秋,詹姆斯·梅雷迪思(James Meredith)在推动密西西比大学种族融合时被杀,成为首个在废除种族隔离所引发的暴动中丧生的人。 P176

1962年9月30日,牛津市爆发种族暴动,多达3 000人卷入其中,最终2死,数百人受伤。 P177

在11月肯尼迪被刺后,新总统林登·约翰逊在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上说,“要纪念肯尼迪总统,发表任何纪念演说或颂文都不如尽早通过他为之奋斗良久的民权法案”。 P178

塞尔玛市位于亚拉巴马州黑土带[1]的中心地区,隶属达拉斯县。 P179

”美国各地爆发了大量同情民权示威者的示威游行,数百男性教士涌入塞尔玛,表明他们将与小马丁·路德·金及其同志团结一致。 P180

三年后,这两个州的黑人选民登记率都飙升到了60%左右。 P181

换作十年前,大法官们可能会很乐意支持这一方案,认为其很好地实施了布朗案判决,但如今,他们一致宣判该方案无效,因为其实现的种族融合太少了。 P182

在另一系列判决中,为推翻对静坐示威者的刑事定罪,大法官们的法律意见出现了180度的转变。 P183

另有数万人涌入新奥尔良超级穹顶体育馆和会展中心避难,那里的条件迅速恶化,温度升高,洗手间故障,饮食耗尽,成群的青少年威胁避难者。 P185

来自伊利诺伊州的参议员巴拉克·奥巴马称:“我希望我们能意识到,新奥尔良人民不仅是在飓风期间遭到了抛弃。 P186

20世纪60年代中期,民权运动达到高潮,但变化多端的社会及政治局势拖住了种族关系进步的脚步。 P187

该法案原本将是首个能同时且同等程度影响到南北双方的民权举措。 P188

这些暴徒激怒了白人选民,因此,对他们态度强硬的政治家在大选中得到了更多选票。 P189

黑豹党呼吁武装自卫,呼吁杀掉有种族歧视的白人警官,呼吁开展反白人资本主义权力结构的黑人革命。 P190

《纽约时报》预言把和平运动与民权运动混为一谈将导致“灾难性的”后果,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也认为小马丁·路德·金犯了个“严重的战术错误”。 P191

尼克松在竞选期间曾声明,“我不认为你们该将南方当作替罪羊”,他警告称,若用跨区校车接送儿童“去陌生的社区……你就是在摧毁这孩子”。 P192

这一判决让联邦法院在绝大多数城市都无法有效废除学校隔离。 P193

若撤销联邦监督后,学校隔离增加,其原因很可能是私人住房偏好,该州无须对此负任何责任。 P194

即便在应聘警官的能力倾向测验中黑人失败的概率是白人的4倍,只要采用该测验的目的不是故意为难黑人,该测验就是宪法所允许的。 P195

在过去的30年中,最高法院一直纠结于另一个重要的种族问题:反歧视行动(affirmative actionn)。 P196

在一系列相关案件中,保守派大法官都以5︰4胜出,判决取消了数个国会选区,划分这些选区原是为了增加少数族裔群体选举出自己种族代表的可能性,有失公正。 P197

一项获得大法官们认可的研究显示,就被告获判死刑的可能性来说,谋杀白人的是谋杀黑人的4.3倍。 P198

公共设施和工作场所的种族隔离也已显著改善。 P199

不过,许多种族障碍依然存在。 P200

美国历史上,众多民族和种族中只有黑人这么多代以来一直经受着同等程度的居住隔离。 P201

美国人平均每天要看7个小时电视,但媒体市场的种族隔离日渐加深。 P202

最近,一些传统的黑人大学也因学生对棒球缺乏兴趣而取消了该项目。 P203

下层阶级的非裔美国人所面临的状况就要无望得多,且仍在不断恶化。 P204

黑人在美国人口中所占比例不足12%,但在囚犯中却有过半数是黑人,其中约48%被判死刑。 P205

种族关系的进步并非历史发展之必然,它总是断断续续地发生。 P207

种族的关系进步离不开黑人的抗争。 P208

就长期来看,城市化、得到改善的教育条件和技术进步等因素也推动了进步性的种族变革。 P209

不断变化的政治联盟也影响了种族变革。 P210

然而,到20世纪60年代,执法者对和平抗议者的血腥镇压通过电视转播直接摆在了美国家庭面前,这不但震惊了北方人,也直接推动了民权法案的通过。 P211

可以肯定的是,北方从来不是种族平等的堡垒。 P212

二战后,南方白人镇压黑人民权斗志的暴力行为不断升级,迫使杜鲁门总统组建了一个民权委员会以推动进步性种族变革。 P213

“一战”前,北方并没有种族歧视性的就业法律,但体面的工业工作几乎都不会录用黑人。 P214

后来,大法官们还废除了反歧视行动计划和旨在增加少数族裔政治代表的立法计划。 P215

此外,二战的民主意识形态与投票权的直接相关性要大于与无种族隔离教育权利的关系。 P216

司法部掌握的资源远超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只有它能采用刑事执行手段;它也没有遭遇经济报复和肢体报复的风险。 P217

若是二战期间该组织没有大规模扩张,黑人选民登记数量就不可能在史密斯案后大幅增加,各地也不会在布朗案后出现针对学校隔离的攻击。 P218

最高法院的判决也会产生间接后果,比如让某个问题凸显出来,激励胜诉方(或他们的对手)。 P219

1857年德雷德·斯科特诉桑福德案禁止联邦管制国内奴隶制之举实际是声称共和党违反宪法,此举引发了共和党人对最高法院的谴责和反对。 P220

不过,正如早期民权领袖所了解的,单就诉讼而言,它对种族变革的推动作用是有限的。 P221

在南北战争结束后的数十年间,南北双方在黑人权利问题上的观点对立成了影响地区间和解的最大障碍。 P222

我还要感谢莎拉·卡尔(Sarah Carr),并感谢劳拉·鲍尔(Laura Bower)担任我的秘书。 P240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