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恩先生Monsieur Pain

good

P.我希望你能解释明白,凡柯克先生。 P7

它以《大象之路》为题获得西班牙托莱多市政府授予的费利克斯·乌鲁瓦延中篇小说奖。 P8

我刚开始讲的这个故事的第一个异常征兆立刻出现了:在下楼梯至三楼时,我和两个男人相遇,他们讲西班牙语,我不懂的一种语言,他们穿着深色的长外套,戴着宽檐帽,由于身处我下方的台阶,帽檐遮住了他们的面孔。 P11

出于好奇,我在走到一楼的平台后回头看了看他们:他们还待在那里,我发誓,他们还站在原先的台阶上,上一层楼梯平台处悬挂的一枚灯泡投下微弱的光亮,让人委实感到惊讶的是,他们仍然保持着让我通过时的那种姿势。 P12

”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张貌似已故雷诺先生的面孔会闪现于那几个在离我们一两张桌远的地方喝酒和闲谈的人身上。 P13

在她对我说明她的处境时,我想到了你,当然我没有对她保证什么。 P14

”“我非常赞同。 P15

”“的确。 P16

“别这么想。 P17

这一意象反复地出现,突然想到:近几个月间,我很难不把疾病甚至英俊同对雷诺先生的回忆联系起来。 P18

我相信我隐约看到了危险,但不知道它的性质。 P19

我没有开灯,尽可能不声不响地爬上了楼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在小炉上热了一杯茶后,躺在了床上,我对自己说,昨天和今天有一些新情况将打乱我的日常生活。 P20

格勒内勒夫人竟然被吓着了!“这是中午。 P21

他们敲你家的门,敲了好一会儿,大概是上午九点的时候,你睡得很沉,佩恩先生。 P22

醒来时,我发现自己的手压在嘴唇上。 P23

”当她的朋友在门厅的另一头跟负责接待的护士三言两语交谈的时候,雷诺夫人对我说。 P24

从后面看她们,你会有这样的印象:她们鞋子的高跟松松垮垮。 P25

他那种明显的、有点假装的专注样子,吸引着雷诺夫人的注意。 P26

医生的态度,尽管带着恶意,对我来说并不陌生。 P27

他的所有器官都像新的!我看不出这个人会有什么不好的症状。 P28

“不过,我应该去看看巴列霍先生。 P29

恢复正常后,灯光的亮度大大减弱。 P30

但还是有点奇怪,你不觉得吗?不过对巴列霍夫人来说,这确实是人们能够提供给她的最好消息。 P31

”“那么,为什么不换个医生呢?”“因为这不取决于他们,亲爱的朋友。 P32

我的确不知道。 P33

“我知道,这件事你会觉得很奇怪,但是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P34

”我想表示反对,但是他用一只皱巴巴、没有血色的手阻止了。 P35

”肤色黝黑的人疑惑地望了望我。 P36

”西班牙人好像思考了几秒钟。 P37

当然,那是一个十分广阔的领域,我敢说,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未知的领域。 P38

”“一致?”“我们已经说过了,请你忘记巴列霍、阿拉戈医院等等的存在。 P39

”“我同意,不过这是一种对你毫无害处的疯狂,且恰恰相反,如今这年月,手里有点小积蓄永远不会多余……”他们疯了,我想,金钱是真的,它就放在那儿,等着我去拿,拿来装到我的钱包里。 P40

”“你说吧,我可以帮你做什么?”“今天晚上我干了一件可恶的、令人恶心的事情……”“……”“我接受了一笔贿赂……”“你?”“真的,似乎很难想到世界上竟有人肯贿赂像我这样一个低贱的人。 P41

”“忘却的力量,魔法。 P42

我甚至还吃了肉!一种沾满酱汁的阿根廷牛排!”“皮埃尔……”“我是自愿的。 P43

特泽夫是科学家,尽管普勒默尔-博杜不在其后。 P44

他关上了咖啡馆的门,现在正在一张桌上玩一种单人牌戏。 P45

而你从中得到了好处。 P46

除非我是为了寻找一个借口!”“我想,你应该冷静,皮埃尔。 P47

她知道吗?”“她当然不知道。 P48

”“我从来没有预见到他会这样。 P49

”“味道会跟我到床上。 P50

简单地说,噩梦可以以这样的方式进行:第一个声音说:“皮埃尔·佩恩是什么鬼东西?”“有东西在泄漏。 P51

他是一位电影演员,但是我只知道这一点,仅此而已。 P52

后来是抱怨声。 P53

我永远看不见他的躯干,更看不见他的面孔。 P54

”“你们来搜查我吧。 P55

我觉得我不会说话了。 P56

我试着为房间的状况辩解;我撒谎说,近来我没有时间搞家务。 P57

几分钟后,她对我解释了她到我家来的目的。 P58

不管怎么样,我是不值得她这么做的。 P59

我希望一直下到深夜,这样我就可以听着雨点敲打屋顶的声音入睡。 P60

雷诺夫人用手捂住了嘴,仿佛要阻止自己喊出声来。 P61

门关时发出的轻微声音把迷失在凭空想象的小路上的我拉回来,我把注意力集中在疾病和重症病人即巴列霍身上。 P62

“还有希望。 P63

”我说。 P64

她的面孔似乎在慢慢地发生变化,现在变成了警觉的门卫和我少年时代预想的可怕妓女的混合物。 P65

但是我仍然决定等待。 P66

”“你放心,”肤色黝黑的人微微一笑,“我们有很多钱。 P67

随着时间的流逝和散步的进行,那些街道变得越来越陌生,直到我确信我来到了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城区。 P68

他们非常年轻,都不超过二十岁,衣着非常讲究。 P69

我猜想,那些微小的模型是用铅做的,它们的细枝末节显得十分逼真。 P70

不过,连这些鱼都似乎受到了惊吓。 P71

”“这里不常有人光顾。 P72

我们甚至连一半机票钱都不够。 P73

是的,当然不好。 P74

“真可笑!我们当然能走。 P75

”服务员低下头,消失了。 P76

两位不超过十五岁的少女停在我身边观看这个场面。 P77

她在出声地哭泣。 P78

”“我不好,佩恩先生,不过,请注意……”“来吧,往上爬。 P79

我也是一个人,对吗?对不起。 P80

“你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抹在眼睛上?”“有睫毛膏……”我想,我笑了一下。 P81

多么荒唐!对吧?”“我不这么觉得。 P82

“你认为飞机俯冲进行轰炸正常吗,罗贝尔?那是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拉乌尔说,他懂得军事方面的事情,“双翼单发动机飞机,装备着三挺机关枪,能够运输一千多公斤炸弹!”“听起来你对此钦佩极了。 P83

不,是很悲惨……令人不快……问题是,如果你被卷入一场战争,你的失明只能让你避免被送往前线,但是不会让你避免整个战争带来的无穷灾难。 P84

”“能劳驾你别说话吗,让-吕克?”拉乌尔耐心地求他说,“这些先生想在这里严肃地讨论祖国的命运。 P85

“你知道梅斯梅尔的老师叫什么吗?”我突然问拉乌尔。 P86

我点了点头。 P87

我是朱尔·索特罗。 P88

”“《行星之影响》[13],天体在一张台球桌上滚动,那种紧张的音乐,对吗?”“你非常了解关于催眠术的书目。 P89

似乎这并不适合某些人和某些兴趣。 P90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说……被困住……被困住的想法……我想,我是想说困在时间中。 P91

但是不可能听清楚哪怕一点声音。 P92

”“可是,他们在等我。 P93

”“我已经说过了,这是上边的命令,怎么做都不行。 P94

“冷静点。 P95

“是我先看到的。 P96

后来,在一股迟来的怒火的推动下,我心怀想要还击的隐秘意图,尽可能舒服地爬起来。 P97

我们在推究哲理,他们断言。 P98

”他的同伴打了个呵欠。 P99

”“色情表演?”“你怎么不待在那里?我从没有看完过完整的节目,我总是有事情要做。 P100

”我说。 P101

阿拉伯人扬起鼻子,在走廊里闻到了某种东西。 P102

我的脚步慢慢地变得不那么迟疑了。 P103

我知道,当声音把我惊醒的时候,我正要睡着,因为我隐约看到从我的梦中冒出一些面孔(也许说一些面孔的重量更恰当)。 P104

但是我一动未动。 P105

我听见了他的打嗝声,清清楚楚,痉挛性的,很讨厌。 P106

是在上午十一点,一束洁净的尘埃从屋顶上的窟窿里落下或升起。 P107

我一面等待,一面又梳理了一下头发。 P108

我想,我可能现出了一副让人害怕的面孔,因为老妇人吓得直往后退。 P109

到了街上,我走进了最近的一家咖啡馆,用公用电话拨了雷诺夫人的电话号码。 P110

但是我感到很愉快,更加轻松,也更加干净。 P113

是的,我相信。 P114

其实,他所做的只是一面散步一面观看橱窗和房屋的正面,一次也不回头看,仿佛只看一眼就足以准确而彻底地记录下了看到的一切。 P115

从这个时候起,路线就开始具有了喜剧色彩。 P116

西班牙人微微一笑。 P117

我走到售票窗口前。 P118

他上衣底下的肌肉像钢缆,我觉得他颤抖得像一只动物,他的面孔我虽然看不清,但我猜想应该既性感又憔悴。 P119

与此同时,在海滩最远的一端,一对男女在往前走,他们几乎是小黑点,极其缓慢地朝前景走来。 P120

我相信,观众不会超过二十人,这就使西班牙人很容易挑选一个旁边没人的位子,所以他坐在那里不可能出于偶然。 P121

难以想象会有什么危险,但是我还是转过身去;引座员在后面,半个身体被帘子遮着,这赋予他一副不合时宜的高贵古罗马人的外表,他对银幕上的急躁不安和诱惑漠不关心。 P122

“好的。 P123

”我目瞪口呆。 P124

有那么一会儿,两个人都被绊住了。 P125

请你特别注意,佩恩,普勒默尔-博杜激动地低声说,特泽夫在这些人中间呐。 P126

特泽夫在那里干什么?”“这是他在里面工作过的第一个实验室。 P127

喂,你听听医生对他女人说的话。 P128

”“你到底能不能住嘴呀?”普勒默尔-博杜恐吓般地站起来。 P129

”“这部电影是什么时候拍的?”“《现状》吗?四年前,至少我是四年前第一次看它。 P130

“不久前我跟里韦特先生交谈过;他说你住在西班牙。 P131

奇特的是,几个夜晚前,里韦特先生使我恢复了记忆。 P132

”“老人是聪明人,他很聪明,不过,你不要指望他什么都知道。 P133

“好了,你想谈什么呢?”“谈特泽夫和你的西班牙朋友。 P134

不过,这就是一切。 P135

”“是的,”我心不在焉地低声说,“我听说你已经变成法西斯主义者了。 P136

“你想对我讲述什么故事?特泽夫的自杀,他对伊雷娜·约里奥-居里受挫的爱吗?老实说,我无法想象那位法国著名的科学家会被称为“伊雷娜·特泽夫-居里,或者我们的朋友会帮助她发现人工放射性物质,更别提助她得诺贝尔奖了。 P137

他的努力方向,我们可以这么说,是婚床的另一半。 P138

一个夜晚他对我说,我如果告诉你,你会认为我疯了。 P139

他的表情肿胀而沮丧,仿佛在噩梦深处隐约看见一道光芒,害怕了。 P140

他消失了,黑夜把他吞没了。 P141

“我希望你回到西班牙后,不要冒无谓的危险。 P142

”我撒谎说,“如果你再往前走,我就开枪。 P143

七点半,当邻近的一张桌上一群学生同时在长吁短叹地谈论西班牙内战(其中一个学生认为,与其待在巴黎争论不休,不如参加西班牙巡回医疗队)时,我判断,除了采用我自己的办法溜进医院,我没有别的选择。 P144

”“都一样,我的朋友,”我说,“我们都应该做一点微小的贡献。 P145

很快就没有可以问路的人了。 P146

我觉得身上越来越冷,我的脚步声好像顺着所有的房间回荡,我知道我再也找不到巴列霍的房间了。 P147

房间里有两张床,都是空的。 P148

女人和另一个男人以等待的姿态留在那里。 P149

胖子耸了耸肩。 P150

我想,他肯定知道我在看他,肯定察觉到了我的惊异表情,还有我惶惑和痛苦的样子。 P151

过了半夜十二点我才醒来,我走了出去,没去担心被人看见,没有人拦我,也没有人对我说什么。 P152

一个英俊的高个男人打着伞陪伴着她。 P153

雷诺夫人突然说:“不过你可能还不知道。 P154

“他是一位诗人,虽说他名气不大,而且非常贫穷。 P155

当然,他假装什么也不懂,试图不去在意它,最后他嘟哝着站起身,五官松弛得仿佛不能再在他的骨骼上垂挂更多时间。 P157

“现在我们看见他睡在一张行军床上,左手垂在床外,面孔埋在毯子下,双腿像女人生孩子那样分开。 P158

阿方斯在光天化日下的大街上在太阳穴上开了一枪自杀身亡,那是在德国陆军将领古德里安和克莱斯特装甲师冲破防线后不久。 P160

但是谁也没有逃走,几乎都顺从了。 P162

不管如何,她的生活既紧张又幸福。 P163

他属于道地的单身汉类型的人。 P164

总之,也许他没想在这儿待太多的时间,天晓得。 P165

我不相信鬼怪存在。 P166

用塔罗牌算命,手相术,神秘哲学,金字塔之谜,中国的占星术,红魔法和黑魔法,心灵感应,灵魂转世,玫瑰十字会,数字命理,纯水晶金字塔,护身符,伏都教,生命之树,我们什么都接触,卖什么我们都有顾客。 P167

我确信,她的孙子们一定很喜欢她。 P168

生活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只能相依为命。 P169

[3]阿尔比,法国城市。 P170

[19]马塞尔·施沃布(Marcel Schwob,1867—1905),法国小说家、散文家。 P171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