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神的迷宫2019新版

good

一来到地面,阳光就立刻消除了她的全部记忆,她忘了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在地面上徘徊游荡,尝到了寒冷、疾病和痛苦的滋味。 P13

三辆黑色汽车沿着土路驶过林中的羊齿蕨和苔藓,林间的树叶低声呜咽,哀叹说:“失去的东西太多太多。 P14

”现在这一幕也消失了。 P15

”他……听到母亲呻吟起来,奥菲利娅连忙靠向前排座位,抓住司机的肩膀。 P16

“水,”树木喁喁低语,“泥土,太阳。 P17

石头面孔的鼻子下方深深地刻了许多直线,组成一只张开的嘴巴,里面的牙齿残缺不全。 P18

“瞧瞧你的鞋!”母亲责备道,语气柔和而无奈,带着她现在已经习以为常的听天由命的意味。 P19

在看待事物方面,她形成了非常极端的习惯:要么无端鄙视,要么莫名畏惧。 P21

然而,上了年纪的人往往会变得盲目,对某些明显的事实视而不见。 P23

”维达尔嘟囔道。 P24

奥菲利娅戒备地把她的几本书紧紧抱在胸前,仿佛它们是纸和文字组成的盾牌。 P25

灰色制服、悲伤的古老房屋和幽暗的森林……在这样的环境中,奥菲利娅难受得无法呼吸,半刻都待不下去,一心只想回家。 P26

进来吧!摇摇欲坠的墙垣好像在说。 P27

奥菲利娅猛然转过身去。 P30

“我爸爸是个裁缝。 P31

精灵会确保这件事情实现。 P32

他们之所以躲起来,是为了不被真正的士兵发现,而默西迪丝正是负责为这些士兵做饭和打扫的人。 P33

”维达尔指着地图上的那个代表磨坊的标记说,“我们要把他们从山上逼下来,让他们自己来找我们。 P34

“让费雷罗医生下来。 P35

“这种药能帮助你入睡。 P36

”他的声音就像床上的毯子一样温暖,奥菲利娅很想知道,为什么她的母亲没有爱上像医生这样的男人。 P37

”即使有母亲在身边,奥菲利娅也害怕在这个陌生的房间里睡觉,不过她还是听从了母亲的吩咐。 P38

这一刻,奥菲利娅的双脚终于服从了主人的意志,她退回门里上好门闩,暗自祈祷默西迪丝会忘记刚才的这一幕。 P39

”奥菲利娅低声回答。 P40

“亚麻布可以保护书皮,奥菲利娅。 P41

”她母亲盯着木床上方的天花板,那里的白色涂料已经四分五裂,裂缝上挂着蜘蛛网。 P42

奥菲利娅枕在毯子的凸起处,隔着母亲的肚皮抚摸躁动不安的弟弟。 P43

因为他们更容易相信痛苦和尖刺,是恐惧让他们坚信不疑,但没有一个人敢于期盼玫瑰能够赐予他们永生,他们失去了期盼的能力,所以那朵玫瑰到了晚上只能独自枯萎,夜复一夜,无法把它的珍贵礼物送给任何人……”精灵坐在窗台上听女孩讲故事。 P44

坐在这个房间里,他会小心翼翼地擦拭雕工精细繁复的银制表壳,轻柔地抹掉齿轮上的灰尘,好像照顾一只有生命的活物。 P45

每当面对死亡或者荣誉的时候,假如你背叛了你的国家、你的姓名和你的传承,就等于跳下万劫不复的无形深渊,你虽然看不见它,但它和有形之物一样真实。 P46

”费雷罗医生说。 P47

奉命驻扎在这片被反叛分子污染的肮脏森林里,他一定要让敌人付出代价,让那些派他过来的将军知道,他是如何打得那些叛徒闻风丧胆、在恐惧之中死去的,更何况其中的一些叛徒也曾是他父亲的敌人。 P48

”真是个蠢材,一只绵羊不应该这样对狼说话。 P50

”他说。 P51

“还有,在长官面前,不允许遮挡头部。 P52

“嘘。 P53

“上尉,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 P54

维达尔也对他开了枪,在如同苍白镰刀的月亮底下。 P55

莫安娜公主是国王夫妇唯一的女儿,她喜欢看雕塑家工作,但辛托洛始终没能找到为她塑像的机会。 P56

辛托洛本打算用一块美丽的月光石雕出莫安娜的面容来安慰国王和王后,但无论他如何努力,都记不起公主的模样。 P57

“尊敬的潘神殿下,”雕塑家说,“我可以再次贡献绵薄之力,帮助寻找走失的公主吗?”“你打算怎么做呢?”潘神问,精灵们又从他蜷曲的指缝间舔走了一滴眼泪。 P58

”潘神微笑起来,因为他又从老人的脸上发现了一种罕见的品质:信念——对他的技艺以及运用这种技艺所能做到的事情的信念。 P59

她捡起眼珠,环顾四周,想知道它是哪里来的,她看见了三根风化的石柱,但没有认出石柱上的面孔,因为已经过去了许多年。 P60

烛火和炉火都已经熄灭,房间里冷极了。 P61

精灵费力地穿过对她来说巨大无边的羊毛毯,终于在距离奥菲利娅半米不到的地方停了下来。 P62

改变是她的本性,是她魔力的一部分,也是她热衷的游戏。 P63

说不定她们总是半夜出现,而你必须跟着她们,因为书上都是这么说的。 P64

一股潮气从井坑中涌出,奥菲利娅再次感受到一阵恐惧,同时也感受到了冒险的召唤。 P65

眼前的这个活物巨大无比,笨重的脑袋上长着弯曲的大角,猫一般的眼睛仔细打量着奥菲利娅。 P66

当她们全都围着奥菲利娅飞来飞去时,长着羊角的主人高兴地笑了起来。 P69

公主殿下?噢,不。 P70

”他用爪子般的指头指着她,“你不是从人类的子宫里生出来的,是月亮给了你生命。 P71

潘神没有作声,只是用他那双淡蓝色的眼睛看着她。 P72

那是一家高端的男士用品商店,售卖旅行套装、修容工具包、烟斗、文具和玳瑁梳子。 P73

赏心悦目的金属光泽。 P74

“把这些兔子收拾了做晚餐。 P75

幼小的死尸。 P76

罗莎、玛丽安娜、艾米利亚、瓦莱里亚……她们中的大多数人没有理由害怕上尉,因为她们很少见到他,也不想看到他和他的手下都做了什么。 P77

奥菲利娅躺在黑暗中看着母亲的脸,想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她的女儿。 P79

奥菲利娅很想告诉默西迪丝潘神的事情,也许这是因为默西迪丝曾经警告她不要随便进入迷宫,抑或是默西迪丝看起来也是个有秘密的人。 P80

“喜欢,妈妈。 P81

背叛自己的孩子、另觅新欢是一桩可怕的罪过,奥菲利娅的母亲手指颤抖地解开连衣裙的纽扣,依然面带微笑,假装自己的人生和爱情不曾出现任何问题。 P82

图里还跪着一个女孩,她看着书外的奥菲利娅,双脚赤裸,穿着绿色的连衣裙,裙子外面系着一条白围裙,奥菲利娅的母亲也会让女儿这么穿。 P83

她的左肩上真的有个记号:三颗星星围着一弯镰刀形的新月,就像有人用刚才在书上写字的棕褐色墨水画到她的皮肤上一样。 P84

男人们用刀杀死了无数女人的丈夫和女儿,作为女人的她却用刀为这些凶手准备食物。 P85

默西迪丝渴望融入这片欢声笑语,但她的心过于疲惫,已经担惊受怕了很久很久。 P86

是的,这一切暂时让他们相信,这个世界将再次变得平静和完整。 P87

”她轻声说。 P88

”她和上尉一起去了,这是自然,但她很想和奥菲利娅待在一起,热乎乎的牛奶和奶牛的气息还留在她的皮肤上。 P89

“默西迪丝,”维达尔正在检查谷仓门上的锁,“钥匙。 P90

“不,就是他们。 P91

有一天,阿尤索和他的手下追猎一只罕见的雄鹿,它银色的皮毛就像月光一样。 P92

他担心问姑娘太多问题会刺激得她精神失常,就没再多说什么。 P93

士兵回来后告诉阿尤索,阿尔巴最近经常去找罗西奥,阿尤索生气地责备了阿尔巴。 P94

建造迷宫用了两个月的时间。 P95

他们拖着罗西奥穿过树林,来到磨坊的池塘,尽管磨坊主请求他们不要用这样的行为给他的磨坊带来诅咒,他们还是淹死了她——三个男人合力才完成了这件勾当,他们把她的尸体丢弃在睡莲丛中,让鱼吃她的肉。 P96

虽然捧着一本打开的书走路并不容易,但她还是一遍又一遍地读着:很久以前,树林还年轻的时候,它是生灵们的家园,充满了魔力和奇迹。 P97

她抬头看着从树干上长出来的两条粗大的树枝,它们像潘神的角那样弯曲,上面没有叶子。 P98

虽然童话书里的主人公从来不用担心弄脏自己的鞋子或者衣服,奥菲利娅还是脱掉了白色的围裙和崭新的绿色连衣裙,将它们挂在树枝上,因为假如毁了新衣服,母亲一定会很伤心。 P99

奥菲利娅停了一会儿,听了听土里的动静和自己激烈的心跳,然后再次把手浸入泥浆中,继续沿着无尽的隧道爬行。 P100

他摘下手套,把手搁在余烬上方,依然能感觉到柴火的热度。 P101

抗生素。 P102

维达尔是对的。 P103

奥菲利娅正胡乱想着,突然察觉到有个沉重而巨大的东西在她身后移动。 P104

湿乎乎的大号地鳖在周围的泥巴里穿行,时而爬过她的胳膊和腿。 P105

蟾蜍舔了舔嘴唇,用金色的眼睛盯着她张开的手。 P106

蟾蜍花了一点时间来消化食物,但这点时间对奥菲利娅来说却很长,她几乎以为自己刚刚把别的东西错当成石头喂给了蟾蜍,要么就是潘神的礼物失效了。 P108

钥匙比奥菲利娅的手还长,非常美丽,虽然用一只手抓着它并不那么容易,她还是紧紧地握着它爬出了漫长的隧道。 P109

维达尔盯着他的怀表,除了当下的时间,破碎的表蒙还告诉了他一些别的事:他来错了地方;父亲的阴影挥之不去,让他跟他那些躲藏在林子里的猎物一样,永远只能扮演无法引人注目的小角色;雨和森林迟早会打败他。 P111

他主动为市长的妻子打伞,引她走进房子。 P112

瞧瞧她,寡妇的表情仿佛在说,他从哪里找到了她?她只是个毫不起眼的灰姑娘,不是吗?入座之前,默西迪丝与费雷罗医生交换了一个眼神,她从他的脸上看出了恐惧:他担心自己受到邀请是因为维达尔知道了真相。 P113

”费雷罗医生拿起餐巾假装擦嘴,以便遮挡微微发抖的嘴唇。 P114

”他举起酒杯,“敬给选择!”客人们纷纷举杯。 P115

她搂住奥菲利娅颤抖的肩膀,带她回到磨坊,但愿这个女孩的秘密不要像她的秘密那样危险。 P116

“我丈夫去世后,我去他的裁缝铺子里工作……自食其力……”其他女人纷纷尴尬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盘子。 P117

”听完默西迪丝的低声耳语,卡门喃喃地对客人们说,“我女儿,她……”她没能说完这句话。 P118

默西迪丝把轮椅推进浴室时,浴缸里的奥菲利娅避开了母亲的目光。 P119

”轮椅在瓷砖地面上艰难地挪动,但当奥菲利娅抬起头时,她母亲已经摇着轮椅挪到了门口。 P120

每到女巫的祭日,磨坊磨出的面粉都会变成黑色,就连帮助农民赶跑老鼠的猫也不敢靠近那里,磨坊主哈维尔会把变黑的面粉扔进树林,这些面粉到了第二天早上总是会消失,好像被树根吃掉了一样。 P121

八年前,他目睹了女巫罗西奥被淹死的惨剧,也曾试图将她毫无生气的尸体拉到岸边,然而密密麻麻长在池塘里的藤蔓像绿藻那样牢牢抓住女人的身体,磨坊主划船去捞她的时候,发现尸体已经沉入池塘的底部。 P122

那个生物的嘴唇上满是黑色的面粉,亲吻它们的时候,磨坊主觉得自己的心也变成了跟她一样的银色冰块,但他无法放手,只能和她一起沉进池塘,在狂野的拥抱中融为一体。 P123

从那时起,磨坊就废弃了,因为没有池水驱动水车,磨轮无法工作。 P124

楼梯两侧的墙壁上布满壁龛,奥菲利娅第一次过来时没有注意到。 P125

”奥菲利娅自豪举起它来。 P126

”他又撕下一块血淋淋的肉咀嚼起来。 P128

”当他用爪子抚摸她的脸时,奥菲利娅忍不住发起抖来。 P129

饥饿是他们家中的常客,对他们而言,“面包”“盐”“豆子”和“土豆”这样的字眼远比童话书中描写的宝藏有魅力。 P130

“纳西斯科·佩纳·索里阿诺为您效劳。 P131

毕竟,昨天经历了一次令人筋疲力尽的冒险之后,她没有吃晚饭就被赶到了床上。 P132

奥菲利娅扔下书,冲到门口,一把推开浴室的门,发现母亲靠在床架上,手按着肚子,白色睡衣被血浸透了。 P133

他曾经劝卡门把女孩留在她的祖父母身边,然而女孩的母亲不同意,女儿是她的弱点,也是她唯一敢与他争论的问题焦点,但他并不打算替一个死去的裁缝养孩子。 P134

”你不应该把她带到这里来,医生在脑子里补充了一句,但他嘴上只是说:“应该让小姑娘睡在别的地方。 P135

“你想来点晚餐吗?”默西迪丝问。 P136

“别担心。 P137

“不,没有。 P138

于是,默西迪丝闭上眼睛,轻轻地摇晃着另一个女人的孩子,开始哼唱她母亲曾经给她和弟弟唱过的摇篮曲。 P139

哨兵们全都望着森林的方向,没有看到她跪在厨房的地板上,拂掉瓷砖上的沙子,然后掀起了其中的一块。 P140

为了隐藏踪迹,她特意蹚着溪水前行。 P141

她的弟弟只比她小了几岁,而且岁月已经逐渐弥合了年龄带来的差异。 P142

他的宫殿大厅里,随处都能听到沙子穿过巨大沙漏的声音,开阔的花园里摆放着各种依靠投影来计时的日晷。 P143

尽管仆人们努力尝试,但还是无法完全洗掉齿轮上的血迹,这座钟从此便被称为“红色时钟”,人们在背地里传言说,假如仔细倾听,它的嘀嗒声其实是在重复着那个死去的小丑的名字。 P144

不要妄图打破它,否则你的生命只会终结得更快。 P145

“你还没有执行下一个任务。 P146

把它泡在一碗新鲜的牛奶里,放在你母亲的床下,每天早晨喂它喝两滴血。 P147

你会看到一桌丰盛的宴席,但不要吃任何东西、喝任何东西,一点都不行!”这一次,他把两只手都举到空中,比画了个大大的警告标志,“绝对不可以!”奥菲利娅看着毯子上的物品:曼德拉草、背包、沙漏。 P148

“我带了一些果渣油,”默西迪丝从挎包里拿出一瓶维达尔最喜欢的酒,“还有烟草和奶酪。 P149

“你觉得我的腿怎么样?”他问费雷罗,“我会失去它,对吧?”医生脱掉外套,卷起袖子。 P150

”塔尔塔念道。 P151

默西迪丝让弗兰奇喝了半瓶维达尔的酒,对一个即将把腿锯掉的男人来说,这点安慰的效力实在不算大。 P152

奥菲利娅从女佣们送饭上来时的表情看出,她们觉得被放逐到阁楼的她很可怜,但她本人其实并不在意。 P154

她念道:用粉笔在房间里的任何地方画一扇门。 P155

奥菲利娅推开它,发现入口相当狭小,必须跪着才能钻进去,但她发现门后的正下方是一条宽阔的走廊,天花板比她的头顶高出很多,走廊的地板则比阁楼房间的地面至少低了两米。 P156

奥菲利娅走近桌子时,他没有动,老实说,他看起来好像几百年都没有动过了,而桌上的食物却像刚刚准备好的一样新鲜,奥菲利娅简直无法从各式各样的蛋糕、布丁、装饰着水果和可食用花卉的烤肉上挪开眼睛。 P157

她盯着怪物可怕的双手之间的盘子,好奇地想要知道盘子里为什么盛着两颗大理石球,接着她发现大理石球竟是两只眼珠,吓得连忙向后一退。 P158

三只精灵钻出背包,看到她十分开心,叽叽喳喳地叫着,仿佛根本没看到餐桌旁的怪物。 P159

还刻着一个婴儿。 P160

苍白男人苏醒了。 P163

他的眼珠首先发现的是那些精灵。 P164

女孩跑进走廊,很快便听到身后传来苍白男人踉踉跄跄的脚步声。 P165

奥菲利娅翻了一遍潘神的背包。 P166

她紧紧按住那扇救了她命的地板门,直到门缝里透出的光亮完全消失。 P167

”尽管前一天晚上才目睹过弗兰奇脸上的绝望,但佩德罗的声音里没有疑虑,也没有恐惧,“等他们来了,我们就跟维达尔正面开战。 P168

他已经厌倦了那些满怀希望投入战斗的年轻人,即便他们师出有名,代表正义的一方。 P169

他感到非常疲惫和愤怒,也许他的愤怒主要是由于他的疲惫和绝望造成的。 P170

佩德罗与费雷罗交谈时,默西迪丝在采摘浆果。 P171

”她弟弟搂住她的肩膀,亲吻她的脸颊。 P172

“我可能很快就要死了。 P173

“至于你,米格尔,我要送你另外一种刀。 P174

后来路易莎成为厨房女佣,米格尔做了理发师,母亲给他们的两把刀始终喂养和保护他们。 P175

他把剃须膏从刀片上冲掉,水流变成了奶白色,竟然让他想起了尚未出生的儿子和他流血不止的母亲。 P176

维达尔独自一人站在镜子前,拿着剃刀向死神求爱,察觉她已经来到了这座磨坊。 P177

她有点担心曼德拉草会像婴儿那样哭泣着吵醒母亲,饥饿的宝宝都会这么做。 P178

”奥菲利娅感觉睡梦中的母亲动了动。 P179

“你让妈妈非常难受。 P180

“我想要停车来着!我发誓!但是已经晚了。 P182

无序。 P183

炸药撕裂了士兵们的吉普车、卡车和帐篷,整个院子里都是血淋淋的尸体。 P184

维达尔这才发现谷仓的门敞开着。 P185

有时这声音听起来像是尖厉的耳语:来吧,维达尔,我目睹了你父亲的死亡,更想瞧瞧你是怎么死的,你还要让我等多久呢?他命令士兵四面包抄叛乱分子,树皮在交火中被子弹打得四分五裂,碎片满天飞,但他知道,敌人的弹药很快就会用完,对方也许有十几个人,也许更少,明显寡不敌众。 P186

山坡上只剩两名叛乱分子在进行最后的抵抗,当维达尔下令再次进攻时,他们被几颗子弹击倒,发出低沉的号叫。 P187

维达尔喜欢平心静气地和他的猎物打交道。 P188

“是的,这个人会说的。 P189

“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恐惧,她呼吸急促,几乎说不出话来。 P190

“佩德罗!”她看着士兵把那个人拖进敞开的大门,她的双腿在泥地里无助地挪动,差点不由自主地跟着他们走进谷仓。 P191

”他不耐烦地说,“我不希望任何人待在院子里或者进谷仓。 P192

谷仓里会发生什么?她尽了全力才阻止自己的思绪回到那个瞪大眼睛的男孩身上,不去想象他们会对他做些什么。 P193

奥菲利娅没能发觉默西迪丝的恐惧。 P194

慢,快,慢。 P195

如果你被抓住了,想想你需要保护的人。 P196

要是我选了这个——”他拿起一把钳子,“我们会……该怎么说呢?”塔尔塔发现另外一名军官露出一丝不安的神色,也许可以称之为“同情”,他有着和塔尔塔的父亲一样的小胡子。 P197

令塔尔塔庆幸的是,他的叛乱分子同伙并没有把他们的真实姓名告诉他,他太擅长记忆名字了。 P198

“……二。 P199

那些书的年纪比卡拉梅兹还要大,因为他接受委托的时候还是个少年。 P200

公主出走之前,卡拉梅兹她装订过一整个图书馆的书,里面藏有数百本关于地下王国的动物、神奇的植物、巨大的地下景观和历代国王的画册。 P201

这一回公主来到他的作坊,是想让他找几本关于地上王国的鸟类的书,哪怕只是一本小册子也好。 P202

卡拉梅兹有点害怕潘神,他从不确定自己能否相信那双淡蓝色的眼睛。 P203

”潘神露出神秘的微笑,“这些纸是用莫安娜公主留下的衣服做成的,纸上涂了胶水,胶水里包含着我所掌握的所有关于地上王国的知识。 P204

“我看到你的母亲好多了,殿下。 P205

他打开背包,咕哝了一声。 P206

”潘神向她弯下腰,他的脸几乎碰到了奥菲利娅的脸。 P207

他究竟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狱般的前哨营地?跟在加西斯后面的费雷罗不禁暗想,这是命运使然还是他自己的决定?雨已经下了一整夜,天空依旧哭丧着脸,看样子还会再下一个白天。 P208

对于那些很少摘掉面具的人来说,外表非常重要,费雷罗从没见过不戴面具的维达尔。 P209

”维达尔走到费雷罗的医疗包旁边,从里面掏出一只小药瓶,跟他在叛徒们的篝火旁找到的瓶子一样。 P210

求求你。 P211

“王八蛋!”他只是低声骂了一句。 P212

“你瞧,很快就不疼了。 P213

“狼”粗暴地拉扯着她的脚踝,奥菲利娅发现自己无可奈何地滑出了床底。 P214

“这是一种神奇的植物!”奥菲利娅抽泣道,“潘神把它给了我。 P215

他提醒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没必要跟一个溺爱女儿的寡妇浪费时间。 P216

你需要认清现实,即使这个过程非常痛苦。 P217

“妈妈!”奥菲利娅跪倒在她身边。 P218

他凝视着那个被他们折磨过的男孩,死亡已经使他的脸归于平静,而其他士兵则聚集在谷仓门前,在大雨中打着伞,与他们身上耀武扬威的制服相比,雨伞这种驯顺平庸的工具显得非常格格不入。 P219

长久以来,费雷罗一直害怕这个男人——他目睹过他的杀戮,治愈过他造成的创伤——现在却感到宽慰,因为自己再也不必在他面前装模作样了。 P220

维达尔拔出手枪时,费雷罗没有转身,也没有停步。 P221

他几乎听不明白她们所说的话。 P222

据这些年迈的老树说,在那个时期,有些人类甚至变成了橡树、山毛榉和月桂树,深深地扎根到泥土之中,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P223

然而,眼睁睁地看着潘神离开之后,爱情让她的心中充满了难以抑制的渴望,于是她的脚变成了树根,追随爱人钻进地下,双臂则变成了伸向天空的树枝,因为她放弃潘神,选择了头顶的星星。 P224

那是一个男孩,他继承了母亲的优雅和美丽,绿色的头发、修长的腿和羊蹄则肖似他的父亲。 P225

“狼”坐在她旁边,离她不过一臂之遥,茫然地凝视着楼梯的木头栏杆。 P226

也许他不生下来反而会更开心,也许他同样属于潘神所在的那个世界。 P227

血……几乎无处不在。 P228

直到现在,她才真正理解了孤独的含义,完全彻底的孤独。 P229

“狼”正把她的弟弟抱在怀里。 P230

凭着他全能的智慧,上帝已经将答案交到我们手中。 P233

默西迪丝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亲,不过现在想来,这可能是她的幸运。 P234

”维达尔只是看着她。 P235

默西迪丝认识他的时间太长,非常了解他,因此对这场比赛的结果不抱任何幻想。 P236

“你没忘记拿什么东西吗?”“先生?”她缓缓地转过身来,好似一只琥珀里的苍蝇,周围的树脂越变越硬,她也跟着无法动弹。 P237

”猫显然不希望游戏结束。 P238

他会一步一步地教给他如何演绎残酷的舞蹈。 P239

她把厨房地板上的那块瓷砖推到一边,取出最后一批寄给游击队员们的信件,它们来自这些人的母亲、父亲、姐妹和情人……此时,一个女人的歌声从维达尔的房间里飘落下来,轻声哼唱爱情以及爱情带来的折磨,他似乎在用音乐戏弄她,每一个音符都像是刀尖戳在她的喉咙上。 P240

但在她离开之前,至少得先跟那个女孩道个别。 P241

“求求你!”“不,不!”默西迪丝低声说道,抚摸着女孩惊恐的脸,“不行!”女孩搂着她的脖子。 P242

当你不得不把这个词加诸于自己所爱的人身上时,它是显得更真实还是更虚幻了呢?“等等!”默西迪丝停了下来,胳膊牢牢箍住奥菲利娅的肩膀。 P243

奥菲利娅被“狼”一路从森林里拖回磨坊,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P244

”奥菲利娅的脸颊火辣辣地疼,“狼”的耳光仿佛震裂了她的皮肤。 P245

维达尔忙着搜她的包。 P246

默西迪丝试图忍住眼泪,绝望如同毒水一样在她心中沸腾起来。 P247

她怀疑,比起折磨男人,他更喜欢折磨女人。 P248

“这很简单,”他背对着她拿起锤子,“你肯定会开口的。 P249

默西迪丝确信,当他看到那把锤子,想到可以用它敲碎他经常注视的那张脸、敲碎当她靠近时他会漫不经心地触碰的那双手的时候,他的心会跳得更快。 P250

默西迪丝这一回把刀插进了他的胸口,抽出刀刃时,他瘫倒在地,但她趁机又往他的肩膀下方刺了一刀,但这个位置远远高于他的心脏——假如他还有心的话——而且刀刃太短。 P251

厨师总是把她的钱花在买彩票上。 P252

“上尉,怎么……”“把她给我抓回来,该死!”这一次上尉放下了手,加西斯看到了刚才对着他吼叫的那张嘴,它一直咧到了维达尔左边的脸颊上,仿佛露出了一个血腥的笑容,他赶紧收敛心神,低下了头。 P253

喜悦。 P254

当她拿刀指着他时,刀片依然是红色的,带着维达尔的血。 P255

默西迪丝无法判断是否有士兵设法逃脱,就算有,人数也不会很多。 P256

当卡门生下他们的女儿时,他觉得自己仿佛成了全世界最富有的人。 P257

”她说,“在这个世界上,不应该出现如此完美的东西。 P258

“那就这样吧。 P259

“我会在太阳升起之前完成它,”他低声说,“我发誓。 P260

满月的到来会让潘神的计划全部落空,一切都来不及了。 P261

奥菲利娅只想知道她是否已经死了,就算还没死,那也是“狼”想要慢慢地折磨她,就像对待那个叛徒男孩那样。 P262

尽管“狼”派来看守她的士兵就在门口,面前还有装着她母亲衣服的手提箱,但奥菲利娅感觉很安全,潘神巨大的身体可以保护她不受已经变得如此黑暗的世界的伤害,也许她可以信任他,毕竟再也没有人能帮助她了。 P263

”潘神一字一顿地说。 P265

我们已经说好了,不是吗?”你能完全按照我说的去做吗?什么都行……奥菲利娅深吸一口气,这个要求里面充满了威胁,但是她别无选择,对不对?“他房间的门锁着。 P266

潘神的迷宫2019新版 电子书推荐分享 第2张维达尔凝视着默西迪丝在他脸上留下的诡异笑容,那把厨房刀像切菜似的,利落地在他脸上划了一道口子,每当他试图张嘴,都会疼得闭上眼睛,而且恍惚中依然能看到默西迪丝像黄蜂亮出蜇刺那样拿出那把细长的小刀。 P267

显然,为了让她轻而易举地接近她弟弟的摇篮,潘神进行了巧妙的安排。 P268

奥菲利娅突然吓得手脚一凉。 P269

他受了伤。 P270

她弯下腰,把婴儿抱在怀里。 P271

他们不久之前还在这里庆祝过树林包围战的胜利。 P272

”维达尔把手伸进衣袋里摸索怀表,这才想起自己把它忘在了桌子上。 P273

”她弟弟发出胆怯的呜咽声。 P274

“狼”应声转身,蓦然发现她站在门口,像一只被猎人盯上的鹿那样呆若木鸡,怀里抱着他的儿子。 P275

他走下楼梯来到外面,看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中。 P276

虽然这不是加西斯第一次杀人,但这是他的主人第一次命令他杀女人。 P277

看来他们杀掉她是对的,做得好!加西斯觉得自己许多天来的内疚、自责和后悔全都消失了,也许他应该加入猎巫行动,追捕全国各地的女巫,然后从教会领取丰厚的报酬。 P278

他恐惧地狂叫,惊醒了磨坊主和他的妻子,但他们不敢冒险出门寻找噪音的来源。 P279

磨坊的爆炸声连续不断地撕裂寂静的黑夜,她赤裸的双脚被石头和荨麻硌得很疼,但弟弟在她怀里睡得很香,他的平静感染了奥菲利娅。 P280

她在哪儿?维达尔晃晃脑袋,把里面再次出现的雾气赶走。 P281

他难以置信地环顾四周,血从默西迪丝在他身上留下的伤口里流出来,染红了他的衬衫。 P282

潘神柔和地咕噜了一声。 P283

”奥菲利娅鼓起所有的勇气,无比坚定地注视着他。 P284

维达尔根本看不到潘神,也许是他自己的阴暗邪恶让他对太多事物视而不见,抑或是他已经相信了太多成年人的胡说八道,没有余裕接受更多的东西。 P285

可即便她把婴儿交给潘神,又有什么区别呢?他和维达尔都是渴求人血的怪物。 P286

她无法拯救她的兄弟。 P287

外面的世界自然会照管他。 P288

默西迪丝接受了这个孩子。 P289

有生以来,他第一次真切地尝到了恐惧的滋味。 P290

那些厅堂就在森林的正下方,小孩的骨头被他做成了大厅里的家具,它们就像孩子的四肢那样小巧精致。 P291

凡是质疑天主教会所宣传的教条的人,都会被教会抓进宗教裁判所,以审判的名义迫害和杀死他们。 P292

他把匕首包裹在血红色的天鹅绒里,藏在餐厅墙上的一个上了锁的隔间中,但他从来不向他抓来的猎物掩饰他藏匕首的地方。 P293

当他跪在地上寻找两颗眼珠时,赛拉芬已经抵达了走廊的尽头,那里有一扇门,是食人魔进出森林的诸多出入口之一。 P294

她将不得不忘记婴儿的父亲是谁,否则她无法去爱这个孩子,而世上的所有人都非常渴望得到爱。 P295

满月为奥菲利娅盖上了一床银色的毯子,她觉得月光让她的皮肤发热,心脏刺痛。 P296

奥菲利娅弯起唇角,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P297

奥菲利娅记得这个声音,父亲曾经在天黑之后唱着歌儿哄她入睡。 P299

维达尔早已被历史遗忘,但历史也忘记了默西迪丝、佩德罗、费雷罗医生,以及所有那些为了抗击法西斯而牺牲了自己的幸福乃至生命的人。 P301

树荫温柔地照看着他,猎人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P302

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时,我就认为它是展示幻想类作品能够达到何种极致的完美实例。 P303

我并没有按照某种既定的剧本讲述影片中的故事,而是逐帧逐秒地观看每一幅画面。 P304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