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帕蓝调Pampa Blues

good

八年之后卡尔九十岁,我二十五岁,也许还待在这里,与他同住。 P8

卡尔其实没能力再带徒弟,当时他的大脑虽能正常运转,但已过于陈旧,膝盖也不好使,只适合在花园里独自消磨时光。 P9

然而远远算不上事业成功。 P10

他每天向我道谢无数次,无论我有没有帮他穿拖鞋,有没有帮他在面包上涂黄油或者擦眼镜。 P11

我这些日子过得不顺,今天也是。 P12

晌午,我从谷仓推出嘟嘟车。 P13

“这非常简单,瞧。 P14

座位靠在墙壁上,用空置的化肥袋勉强抵挡大风透过木板缝隙刮入的尘土。 P15

我接过饼干盒,搀住他胳膊,免得他滑倒。 P16

商店里还摆放着罐头、浓缩汤料、贺卡、蜡烛、钉子、铅笔、铁锹以及上千种某些住在此地的人也许有时需要的物品。 P17

他这方面的记忆力堪比一头聪明的大象。 P18

我小时候,每个信箱都有主人。 P19

安娜从仓库里走出来,把纸板盒放到柜台上。 P20

我这才发现忘记帮他摘头盔,赶紧补救。 P21

我向耶特展示与世界其他地方的联系:瞭望塔、飞机残骸,但是她不喜欢肮脏的地方,觉得无聊,便坐入一只空雨水桶中,那样子好像要被食人族烹调。 P22

另外还有电视,如果哪里遭受陨石袭击或者爆发战争,三分钟之后电视就会给观众提供所有新鲜的报道。 P23

卡尔点点头,继续吸吮那块牛轧糖,在镜中观察自己。 P24

我转过身。 P25

他表示感谢,然后我们横穿建筑物前面摊铺了沥青的空地。 P26

墙壁上挂满了发动机机油、饮料、香烟和电影的广告招贴画。 P27

还有几箱玻璃杯和烟灰缸随处堆放,刻有“玻璃吹制之城温格罗登——鲜活的传统”字样。 P28

因此他自以为还有其他不幸的爱情故事,不仅仅是他与安娜的故事。 P29

”“那么接下来。 P30

但是修理汽车与拖拉机,我愿意干,因为我喜欢,因为够酷,因为我妈妈觉得可怕。 P31

现在是夏天,他赤脚穿着浅色帆布凉鞋;在冬天,他则穿鳄鱼皮的牛仔靴。 P32

“可以。 P33

我的天!”他说道,用一块白手帕擦了擦汗水淋漓的额头,“你们渴吗?想喝点什么吗?”我没有回答。 P34

尽管如此发动机并没有启动。 P35

我口干舌燥。 P36

推动这项计划的花费我自己承担。 P37

维尔尼克女士再三叮嘱我,始终要关注卡尔摄入足够的液体。 P38

一楼是酒馆,二楼有四间客房,马斯洛住在最上层。 P39

奥托在里面,维利、霍斯特和他父亲阿尔方斯也在场。 P40

“正是!”维利喊道,“弗兰克·辛纳屈唱的!”“法兰克!这叫法兰克!”霍斯特是此地唯一的高中毕业生。 P41

但是火鸡肉价格暴跌,他刚刚克服了经济困难。 P42

”他把瓶装啤酒倒入阿尔方斯的杯子。 P43

这条狗马上开始喝酒,但是库尔特却呆视着杯子,好像平生没有见过啤酒。 P44

他们肯定给灯泡蒙上了雾,只为了忍受穷乡僻壤的生活。 P45

“好啊!好啊!”我略微神经质地说,因为我能够想象库尔特马上向我们宣布的惊世奇闻。 P46

奥托和霍斯特向马斯洛祝酒。 P47

然后我认出了我们村子的纸板模型,墙壁上的各种素描、计划、剪报和照片。 P49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P50

马斯洛攥着这张报纸在我面前来回晃动。 P51

他站到纸板模型前,指了指库尔特的房子。 P52

“这会让所有的人声名远扬!发家致富!”他拿起这些陈旧的农庄模型,用别墅替代。 P53

阿尔方斯正在拉他的手风琴。 P54

挂在一节竹竿上。 P55

快九点钟了,太阳光透过垂下的窗帘渗进来。 P57

现在轮到了天空,或者海洋。 P58

当她给卡尔抽血时,他表现极差。 P59

倘若我过着另一种生活,一定会为今天这样美丽的早晨而感觉兴奋。 P60

她驾驶一辆黑色顶棚的红色迷你库柏,老款,酷似一个带着四个轮子的鞋盒。 P61

要是没有乳房和柔软的脸蛋,她看上去像我过去学校的房东。 P62

”当维尔尼克女士询问他近况时,他就这么回答。 P63

本来考虑每天要做的练习,我一个礼拜最多做两次。 P64

我给卡尔朗读她写的内容,不知道他能否理解。 P65

此外我想看看奥托有没有取走他的拖拉机,一切是否得当。 P66

马斯洛坐在椅子上,电话机的听筒贴在耳边,朝我挥手致意。 P67

“你设想一下,昨天晚上维利也看到了飞行的怪物!”“是吗?说说看。 P68

马斯洛笑了,似乎我开了个玩笑。 P69

“一台漂亮的拖拉机,对吧?”我耸耸肩。 P70

空调的隆隆声从办公室传来。 P71

今天七点还要过来一次。 P72

我知道该怎么样,觉得这段时间可以省掉这份活计。 P73

黄昏时分,我与卡尔坐在露台上。 P74

我妈妈巡演回来带给我一张自然音响的CD。 P75

他不喜欢大城市、汽车和超市。 P76

我爸爸这期间正在撰写博士论文,常常有几周要飞往非洲,协助动物保护项目。 P77

他们俩虽然话不多,但是起码没有在郊游时吵架。 P78

但是我可以容忍她,因为她对我不错。 P79

当卡尔和他姐姐欣雷特赶来时,我只好把走廊的椅子搬来,让大家都可以坐下。 P80

(1) 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Ngorongoro Crater)位于坦桑尼亚北部东非大裂谷的死火山口。 P81

(12) 密西西比·约翰·赫特(Mississippi John Hurt,1892—1966),美国乡村爵士歌手、吉他手。 P82

马斯洛要与我驾车到一个地方去看看。 P83

马斯洛拉开来,剪开了外观如同纸板做成的UFO模型。 P84

为此这里需要它。 P85

我转动曲柄,开始缓慢,接着加快。 P86

我摇了摇曲柄,但是它动弹不得。 P87

他们不必返还。 P88

“这个地方本来存在不下去了。 P89

”我用脚尖踢了一下右前轮,它还可以承受一点空气。 P90

我是一个天才。 P91

”“不可能。 P92

“UFO在那里出现过,并不是在纽约或芝加哥。 P93

我们沉默了片刻,啜饮着我们的啤酒。 P94

我曾体验过他给安娜做的题为“死亡之后”的生命报告。 P95

稍后马斯洛拎着两瓶啤酒来到广场,坐到我身边。 P96

”“什么化学品?”“我自己调制的。 P97

本·席林,也许温格罗登的所有一切不全是破烂。 P98

阿尔方斯拎着箱子,像卡尔那般缓慢行走。 P99

奥托认为,库尔特与维利纯粹是想象、做梦或者醉话。 P100

“你坐。 P101

他的脑袋。 P102

我半睡半醒之间拖着脚步走入起居室。 P104

“我们获得一个不错的报价。 P105

”她说道,“我给你带了一件套衫回来。 P106

”妈妈搁下电话。 P107

我正在幸福地想象亲吻一个女孩的嘴唇,不是耶特·吕德斯,这时杯子从我手中滑落,跌碎在地板上。 P108

半小时之后我丢掉了这些设计,开始翻阅一本我读过两遍的图书《非洲探险》,一部1924年从阿尔及利亚到马达加斯加的游记。 P109

他向来穿一条滑稽的条纹裤,彩色短袖衬衫。 P110

(1) 雪地巡游者(Snow Patrol)成立于苏格兰,是被格莱美奖提名的另类摇滚乐队。 P111

他兴奋异常,差一点就要跳到汽车前面,友友不得不急刹车,以免压到他。 P112

行李厢盖上是弓形字体路易丝。 P113

她渴了。 P114

”我说罢,坐到方向盘后面。 P115

不奇怪,这些破玩意儿失灵了。 P116

“一小时。 P117

你跟我来。 P118

公路铺装面的裂缝和破洞中长满了杂草,中间线几乎辨认不出来。 P119

”“好吧。 P120

她眼睛呈棕色,上嘴唇有一处结痂。 P121

“两天……”她过了一会儿,说道。 P122

”女子说,她与马斯洛不熟,因此这种过分客气似乎让她觉得完全出乎预料。 P123

大约三乘四米见方,有一扇窗户。 P124

”“足球运动员吗?”“这条狗。 P125

七点钟可以吗?”我看了马斯洛一眼:“这可不行。 P126

如果她替一家报纸工作,那么肯定也是一份吝啬的报纸,例如《克雷姆贝格信使报》或者《罗恩菲尔德导报》。 P127

有时妈妈给我带些来,大多数都是带有音乐俱乐部、乐队和某座城市标识的T恤衫。 P128

马斯洛有时候也是一个混蛋。 P129

马斯洛情绪极佳,打断了谈话,让莱娜和卡尔互相介绍。 P130

“要是哪里不对劲,动物比人更敏感。 P131

“几点了?”在奥托终于明白他们三人同时喋喋不休颇显低能之后,他才问道。 P132

像阳光那样黄色的光柱从UFO中射出来。 P133

“也许是上帝的信使。 P134

他们在马路上做了向后转的动作,朝我们方向快速行驶了一段,在安娜的屋子前完全刹住车。 P135

他扶正帽子,摘下墨镜。 P136

安娜的房前停了四辆汽车,救护车早已离开。 P137

您大概知道一些情况?”“这是他自己弄的。 P138

”我说,“他与高尔基根本没机会见面。 P139

但只是差一点。 P140

安娜留在了他身边,她从未放弃过。 P141

妈妈有时候说,我们现在独处,我点点头。 P142

我考虑是不是安娜杀了高尔基。 P143

”他轻声地说,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P144

”我需要一会儿工夫理解。 P145

”“他明天下午从班房出来。 P146

”“没那么糟糕。 P147

云层已经消散,头顶上无数的星星闪烁。 P148

“晚安!”我喊道。 P149

安娜和友友深陷囹圄,她也无须关心。 P150

我大约两分钟前从偏门走入这幢房子内,还能听到酒馆的声音。 P151

一阵混沌的剧痛穿透我全身。 P152

”我从冰箱里取出一瓶啤酒,打开,喝掉了近乎一半。 P153

”“房间本来就没上锁。 P154

我每走一步都感到头痛欲裂。 P155

现在我才发现她嘴唇上的结痂不见了。 P156

”在我们距离莱娜房间足够远的地方,他说道。 P157

在办公室他拧开写字台上的台灯,抽出文件柜的抽屉,扫了一眼书架,“这里的也都在。 P158

可怜的卡尔还与三个喋喋不休的醉鬼坐在酒馆里,也许早就想上厕所了。 P159

我站在浴室的镜子前面,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我的额头既未变绿也没变青。 P160

卡尔在墙壁上贴碎纸片的时候,我记下当地报纸编辑的电话号码。 P161

她轻易地在温格罗登出现,伪装汽车故障,除了UFO之外,肯定还有其他原因。 P162

我向他打听莱娜,他说莱娜借了他的自行车。 P163

他的宽边帽足够大,在他眼睛前留下阴影。 P164

她穿着体操鞋,一条在膝盖分开的裤子具有隐身效果,一件温格罗登的广告T恤衫,肯定是马斯洛的礼物。 P165

”“鸟群吗?”“鸟类吃掉植物种子,包括花种。 P166

遭到毒死鸟类的惩罚。 P167

她是否真以为我不知道她在马斯洛公寓内到处窥视?或者她根本不知道,我就是被她奔跑撞倒的人?毕竟黑灯瞎火,一切又那么迅速。 P168

现在她要与我走入弥漫着腐败气味的暖房,里面也许有四十度的高温,肯定没有苹果和香草的味道。 P169

外面浅色的光线透过石灰颜料刷过的玻璃窗照进来。 P170

”“这并非你认真的想法,不是吗?”“我这么说是在开玩笑吗?”莱娜仔细打量我。 P171

维尔尼克女士治疗他将近半年,每次来访她要能听到卡尔说出一句完整的话都会非常高兴。 P172

他时而会暴露自己,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讲出连贯的有意义的词语。 P173

”“郊游?这儿吗?”“马斯洛提到一个矿坑湖。 P174

“真的吗?”她喊了一声,拍拍手。 P175

一间临时木板房的残骸和一条传送装置生锈的部件是过去这座矿坑的唯一见证。 P176

我得实际地观察全部:我也许有几块肌肉,皮肤确实也晒成了棕色,也许不算太蠢,按照海克·伯尔曼的眼光还算个漂亮的男孩,但是现在才十六岁半。 P177

我们每天都在潟湖透彻的水中潜水抓鱼,供晚上烧烤,夜晚我们睡在舒适的山洞里。 P178

“谢谢。 P179

她脖颈上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 P180

自称为极限登山者,却不知道野外生存最简单的技巧。 P181

“你几岁啦?”莱娜问,她把杯子斟满之后,一饮而尽。 P182

”“真的?唱歌剧?”“爵士乐。 P183

“那你呢?”过了一会儿,我问道。 P184

然后我无法确知我干了何事。 P185

炫目的阳光几乎无法忍受。 P186

他完全糊涂了,没说一句话,但是我却对此无所谓。 P187

我合上眼,休息了一阵儿,五分钟之后又恢复了体力,再次继续前行。 P188

“都好吗?”我熟悉这声音。 P189

从罐子里取出蓝色纸片,用刷子沾上胶水刷在一面,然后把纸片贴到墙壁上,用手掌抚平。 P190

我用双手从她手上接过杯子,但是没敢看她眼睛。 P191

“谢谢。 P192

很快我就得去谷仓取高脚凳。 P193

写字台上摆满了书、铅笔、纸条和其他的杂物。 P194

也许她表现得好像第一次来这儿。 P195

”“你从哪里来?”“你说现在吗?”莱娜略微考虑了一下,“吕根岛。 P196

晚上有一个追悼会。 P197

”“是的,总有一天。 P198

语言是令人发狂的东西。 P199

’尽管是胡说八道。 P200

时间不长,只有几秒。 P201

天仍然明亮,还有点热,但是屋顶上清风阵阵。 P202

奥托每次节日都用这些东西装饰,包括圣诞节。 P203

”“我只是想……也许火星人干掉了高尔基。 P204

这帮毫无价值的家伙让我强烈地回忆起一段卡尔过去在电视机上看过的戏剧。 P205

半小时后,莱娜的光临引起的骚动渐渐平息。 P206

“我不知道,钥匙在哪儿。 P207

等一会儿,马上。 P208

“我们马上就让这玩意儿升空!我十分钟之后就到你们这儿去!注意一下,甭让这小娘们喝太多!她在看见UFO的时候,得保持清醒!”“全明白了。 P209

”“高尔基是你朋友吗?”“不是直接的。 P210

”奥托说,把傻瓜相机放在脸前。 P211

”库尔特说罢,从水槽中取出一瓶啤酒。 P212

是哪家室内装饰店我也知道,尽管我不想知道。 P213

我希望你们能理解。 P214

马斯洛打开箱子,里面放着一只酒瓶和一打镶了金边的小玻璃杯。 P215

一场战争,他的国家把他……”“哦,天哪!”奥托突然嚷起来,伸开胳膊,“那边!”我们全都朝奥托指的方向望去。 P216

本来他应该在地面上用绳子牵引住这个物体,但是现在却像特技电影演员那样腿脚来回舞动,被一只气球举到天空之中。 P217

他从何处知道她的装备。 P218

“他们能回来吗?”他把他的镜片在他的工作服上擦干净,再次戴上,“我可以用一下望远镜吗?”“不,你不可以!”马斯洛怒喝道。 P219

我用手抓住卡尔,带他走到椅子上。 P220

然后我在手套抽屉里寻找,在遮阳板后面,在门架上寻找备用扳手,但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P221

“已经移植好了吗?”“对!”莱娜站在我身边,在发动机舱室里张望:“在哪里?”我指向发电机:“那儿。 P222

“你到底把我们看得多么蠢?”我尽量平静地问道,“你真以为马斯洛和我不知道你来这儿的目的?”莱娜突然脸色煞白。 P223

按照马斯洛的计划。 P224

灯笼内的蜡烛业已燃尽。 P226

”维利说。 P227

”库尔特与维利等我继续说下去。 P228

“知情。 P229

最后走出去,回到自己房间。 P230

在旧工厂附近取来UFO,在着陆场喷洒化学药剂,点燃计划虽然失败了。 P231

显然我在做梦。 P232

我知道应该睁开眼睛,起床,可是我连小手指都动弹不得。 P233

我观察他,直到他发现我。 P234

“饿了?”卡尔摇摇脑袋,“谢谢。 P235

我走入浴室,站在莲蓬头下。 P236

”“在矿坑湖?和卡尔在一起?”“是的。 P237

你呢?”“噢,你知道。 P238

当然是连锁店,你知道,连锁酒店。 P239

起居室的窗帘在夏季整日都是拉上的,免得房间被阳光烤热。 P240

塑料袋里有一张折叠的字条、一张明信片和一朵玫瑰花。 P241

在夏季我有时去当服务员,冬天到众多酒店中的一家干清洁工。 P242

卡尔,在他大脑里每天都有几个词语消失,同时又有一个新词闪现。 P243

可随后我又把莱娜信中的一席话请下来,半途便成功驱散了悲哀的UFO故事。 P244

“来啊,我们散散步。 P245

“如果有人来,问你是谁,你就说出你的名字。 P246

我从车厢里取出卡尔的棕色大行李箱,拎到大门处,放在一条砖砌的立柱旁。 P247

船舷杆村,桦木草地,吕森,哈隆。 P248

她觉得其中反正没有什么新鲜内容。 P249

没有也得去。 P250

他也许还没有发现他不在家中。 P251

”我说道。 P252

在我乘坐的车厢内坐着一对老年夫妇,一名带小男孩的女子。 P253

“瞧瞧这狗屎。 P254

”“你知道在这里停车要付费吗?”肌肉男坐在摩托车的座椅上,往嘴巴里塞了一块口香糖。 P255

”肌肉男给瘦子一个提示,这家伙摸遍了我四只口袋。 P256

诸如夜班警卫、监控摄像机和警报装置这里都没有配置。 P257

“我也奇怪门一下子就轻松打开了。 P258

“对,您听着,这全都是……”“您真不害臊!”戈尔克夫人大声说道,“我日班的同事想报警!”“对的,对不起。 P259

“对不起!”我喊道,被自己的脚绊了一下,直挺挺地躺倒在地。 P260

面对泛黄的草坪、干枯的花朵和关闭的窗户,可以想象不久前这里发生过不幸。 P261

我关上门,走入我房间,脱掉衣服躺倒在床上。 P262

我急促地呼吸,眼睛睁开一道缝,莱娜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好像一名病床边的访客。 P263

“十分钟前拍着翅膀飞过来的。 P264

马斯洛追逐友友和UFO遭遇了车祸,昨天晚上做了手术。 P265

因为我没有前门的钥匙,司机用双轮运货手推车推过侧门,进入柜子间。 P266

一款“乌尔利策3900型美洲牌”自动唱片点唱机,其机械部分被名称夹遮挡,无法看见,正如抓手把单曲唱片放在唱盘上,唱臂落在唱片上。 P267

“这里是温格罗登吗?”他问道。 P268

“不。 P269

”莱娜走到卡尔跟前坐在桌子旁边,严肃地看着我。 P270

候选人自己也不知道。 P271

始终有新工作,新房子。 P272

卡尔喝了些苹果汁,然而再次埋头于画报。 P273

他站在她身后,教她如何击球。 P274

然后我鼓起勇气,盯住莱娜的眼睛,这双眼睛完全不同于马斯洛。 P275

但是你改变主意了。 P276

我妈妈仍旧在大半个欧洲巡演,我一直在照看我爷爷。 P278

前门和后备厢盖上贴有UFO装饰画,冷却器罩壳上写着金色字样“永远连接温格罗登”。 P279

他们强调,不是风和天气决定气球航线,而是友友的期望,在他的意中人身上实现了。 P280

我现在盼望着他到时候的表情。 P281

我想组装大众巴士,开往非洲。 P282

我希望他可以找出他过去的集邮册或者回忆起他曾经编织的篮子和刻的木头人。 P283

但还行吧。 P284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