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逻辑 如何改变世界经济和人类行为The Nobel Factor:The Prize in Economics, Social Democracy, and the Market Turn

good

那些基于经济学说主张对市场进行调控和刺激的论证无法解释这场“市场变革”(market turn)。 P7

牛津大学历史学院和万灵学院也为我们的一些特殊需求提供了小额资助。 P8

研讨会和会议论文得以在四大洲的12个国家举行和发表。 P9

沙米姆·甘米奇为我们提供了出色的技术支持。 P10

不管是疑惑还是尊敬,社会大众都对经济学家信心满满。 P19

阿尔弗雷德·诺贝尔虽然是一位多产的发明家和天才的商人,但他并没有创立经济学奖项。 P20

在这里,我不得不提到一个经济学家通常不会意识到的事实:他们在研究中往往将个人观点作为首要考虑因素,然而在提出对策时又会忽略这一点。 P21

将理论与现实对证并不是一件简单且容易办到的事情,我们也不想以此来冒犯那些提出相关理论的作者,但我们当中有人亲自进行了尝试,将乔治·阿克洛夫的柠檬市场经济理论(这一理论因在2001年获得诺贝尔奖而得到认可)与历史上的二手车市场进行了对比。 P22

这就是所谓的“方法论中的个体论”原则。 P23

这个理论荒诞地认为世间所有的痛苦都有其合理性。 P24

社会民主(在本书中我们这样称呼这种社会实践)跟那一时代的经济学相比有不同的优先考虑顺序。 P26

社会民主和市场经济学说之间的区别很容易描述,即如何处理不确定性问题。 P27

每个人从年轻时开始不断支付保险费并不断存款,从而将自己的财务索偿权安全地转移到养老问题实际发生的未来。 P28

? 提供更好的中等和高等水平的教育,支持科学研究,开展文化和体育活动,有计划地使用土地,修建公路和铁路。 P29

税收是渐进式的,所以那些富有的人就会缴纳更多的税,相应地从税收中得到的更少。 P30

一是《战后瑞典劳工计划》(The Postwar Programme of Swedish Labour ),由当时瑞典执政的社会民主党发表,其合著者是经济学家纲纳·缪达尔[他的画像还在我们的夹克衫里,画像里还有他的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妻子阿尔瓦(Alva)]。 P31

[22] 在哈耶克看来(他是在伦敦经济学院任职的奥地利籍教授),社会民主是“通往奴役之路”的第一站,它甚至会开启专政之路。 P32

[27] 但是随后哈耶克不断否定经济学的科学地位,一直到后来其发表诺贝尔奖获奖演说时都是如此。 P33

很不幸,这种威胁没有消失,而仅仅是改变了特性而已。 P34

市场自由主义的支配地位几乎就是诺贝尔奖项设立的时间。 P36

[36] 在诺贝尔奖得主当中,只有纲纳·缪达尔可以被看成是直接的倡导者(虽然在我们所处的时代,大约有一半的诺贝尔奖得主倾向于社会民主主义,并且总体来说在经济学家当中占到一个更高的比例)。 P37

/ 图0.1 社会支出占政府支出的百分比和政府支出占GDP的百分比(1990-2008年)资料来源:OECD, “按目的地国政府支出” (2014年)注:GTE表示政府支出总额,SOC表示社会支出(健康、教育和社会支出保险/ 福利)GDP表示国内生产总值。 P38

我们要讨论的话题既不是针对单个诺贝尔奖获得者所获得的成功,也不是简单地将诺贝尔经济学奖作为一个整体进行研究。 P39

为摆脱这些弱点,芝加哥学派的经济学家提出,盈利公司应该取代福利国家,这与政治上的新右派观点是一致的。 P40

政府扼杀了银行,于是银行寻求出路来坚持自己的主张。 P41

经济学的权威被无形地破坏了。 P42

另外,经济学有一套实证办法并取得了成功,有其技术上甚至科学上的可信度所能解释的领域。 P43

” [1] 大约一半的诺贝尔奖得主都主要致力于学说框架、假想机器或者简单说就是“模型”的构建。 P47

周末,这里往往会吸引一些航模爱好者,这些航模一整天都在头顶发出声响。 P48

[6] / 图1.1 牛津伍尔弗科特(Wolvercote)公墓的航空纪念碑资料来源:照片由阿夫纳(Avner)提供。 P49

[10] 我们可以跳过亚当·斯密之后的一个世纪,从1874年的莱昂·瓦尔拉斯(Leon Walras)开始研究。 P50

而这些限制性的一致性假设与目前所出现的任何经济实践都是不相符的。 P51

[14] 阿罗的合作者弗兰克·哈恩(Frank Hahn)认为完全市场假设完全是虚构的,阿罗补充说:“一个这样的系统不可能存在。 P52

在经济建模上,自利和均衡是优先考虑的因素,而他们把实际需要建立模型的问题当作前提条件。 P53

[19] 真实世界将融入模型所示范的完美标准中。 P54

这些听上去貌似十分可信,但是值得思考的是,既然在这样一个简单的维度上起了作用(实际上经常不是这样),那又怎么可能在一个实际的有所发展的具有复杂内容的历史经济中得到验证呢?类比也是诗人的写作手法,就像诗歌中的隐喻一样,模型会引起美丽的联想,虽然并不真实。 P55

数学构想就是通过模型来表达,附加一些特定的语言表述,来描述观察到的现象。 P56

但是经济模型很少因为实验而被拒绝。 P58

它是如此完美的理论,以致从来没有人反驳或提出异议。 P59

这是不可能起作用的,甚至会被认为是错误的。 P60

这是一个模型化方法:假设个体市场参与者基于所有可以获得的公共信息形成对未来价格水平的预期。 P62

在发表诺贝尔获奖演说时,莫里斯·阿莱斯这样说道:首先,任何科学存在的前提是要有规则存在的,这些规则可以被分析和预测。 P63

每个个体都掌握所有的数据,都能使用最好的经济模型。 P64

但是如果他们在各个方面都相同,那么他们之间为什么还要进行贸易呢?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远离实际情况。 P65

[41] 把事情想象成这样,就是超现实主义的了。 P66

理性预期以过去和现在的信息为基础。 P67

理性预期是一个很保守的理论:中央银行运用这一理论要求工资要受到管制,但对房产和股票价格却不这样要求。 P68

” [49] 这样脆弱的构造即使在发明者自己看来都是经受不住检验的。 P69

[51] 这并不令人吃惊——例如,偏好和技术都是不变的,甚至除了进行假设之外,都是很容易识别的。 P70

在卢卡斯模型中,政策干预因为个人知识经济的运行(理性预期)而被击败,并将运用这些知识避免对于自己利益所产生的负面效应。 P71

终于在2000年左右,新古典宏观经济学和新凯恩斯主义的各个分支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动态随机一般均衡模型,其目的是将更多的现实融入内部临时均衡模型。 P72

[60] 尽管陷入了动态随机一般均衡模型的大规模应用,但是中央银行没有抛弃凯恩斯主义起源的巨大统计模型,它众所周知的缺点唤起了卢卡斯革命。 P73

没有公众,就没有公共产品的概念。 P74

然而要注意的是不能仅仅声称控制了商业周期(这不一定是必然的),而是要构建一个可信服的实物模型。 P75

从一个想象的问题开始,他对毕业生这样说道:我们需要将我们自己从历史经验中解放出来,从而找到我们的社会可以比过去运转得更好的方法……我们没发现想象和思想的王国其实是一种对实际和现实的替代,或者说是一种退而求其次的做法。 P76

这样的模型很难构建,而且不容易理解。 P77

美国市场健康服务相较于欧洲社会民主党提供的这些服务来说,前者的价格是后者的两倍,而且有效性更差。 P78

如果它有核心思想,那么它的核心思想就是拒绝把观察和测量、原因和效应的分析作为有效性的标准。 P79

像后现代主义一样,新古典宏观经济学不再让事实进入个人的幻想,对后现代主义在高低文化水平之间的平衡也是认可的。 P80

因果和推理就会被搁置起来。 P81

经济学说是理性主义的。 P82

[95] 对于理论化这一问题是不可能有任何反对意见的。 P83

诺贝尔奖评定委员会也有所犹豫。 P84

索洛的双重因素经济的新古典宏观经济学增长模型(资本和劳动)是接近于典型代理人模型的,虽然它并不假定资本和劳动的总和有其自身隐含的含义。 P85

1968年,瑞典中央银行说服诺贝尔基金会增加了一个经济学奖项,这一奖项与科学、文学及和平奖项拥有完全平等的地位。 P94

它有可信度方面的质疑也是因为它会授予得奖者一笔意外之财,尽管这笔钱对于中央银行而言可能只是一笔小钱,但是对于全世界的学者而言可能是一笔巨款。 P95

在知识所授予的洞察力和它所带来的优势上,思想的力量是很难界定的。 P96

[4] 伟大的国际性的颁奖活动发出一系列奖牌。 P97

他们会一起参加皇家宴会、家庭聚会以及和学生共同庆祝等一系列活动。 P98

”[1975年5月,弗里德曼曾给哈里斯写信说:“罗丝(Rose)和我在智利度过了非常美妙的一周..我担心智利就是未来英国的样子。 P99

每年秋季,评委会会寄出符合要求的候选人名单,然后评委会将选出几百名被多次推荐的候选人,并委任海外评审专家来筛选候选人,评委会整个夏天都会收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推荐信。 P100

[19] 瑞典很少处于研究的最前沿,学者有时候发现跟随前沿脚步是非常艰难的。 P101

[20] 瑞典学者是可以信赖的评判人:受到尊重但数量不多,他们并没有因为评判人的数量少而使这一奖项无法被评定。 P102

[24] 学术任命委员会的经验表明了一种类似的不确定性,即结果有时候是很难预测的。 P103

[27] 彩票这种激励办法特别适合许多人被号召起来参加,但是只有很少的人被选中的活动。 P104

这一领域是经济科学的目标,就好像是对于全世界的人和社会来说都是核心而重要的事情一样。 P105

在瑞典语中,“science”(vetenskap,就像德语中的Wissen-schaft)这个词是指更广泛的学术。 P106

行家会把这看成是一种逻辑自洽的说法(或者逻辑经验主义),在这一框架之中,理论或者模型详细地阐述有因果关系的机制或者与规则相关的问题,而观察和测量则能够证实理论。 P107

[32] 费曼从寻找一条新的规则开始研究。 P108

[35] 它提出经济学假设是非现实的,但也是有价值的。 P109

但是弗里德曼没有接受来自哲学家伊姆雷·拉卡托斯(Imre Lakatos)的邀请而发表他的回应。 P110

20世纪80年代中期,弄虚作假在方法论者中就大势已去。 P111

这说明在理论基础跟世界真正运行的规律之间是存在偏差的。 P112

然而对每一个实证观察者来说,都知道的令人沮丧的事实是一致的情况是很少的,大多数数据都被演绎得很糟糕。 P113

[51] 在20世纪80年代的自我反思之后的20年后,批评家爱德华·里默(Edward Leamer)仍然写道,“计量经济学理论宣称能做的事情比它实际能做到的事情要多,因为它要求对复杂的假设负有完全的责任,而这些复杂的假设实际上只能得到不完全的满足”。 P114

在理论上,背离现实的情况正在扭转。 P115

实验型和拥有大量数据的文章从1983年的3.2%上升到2011年的42.2%。 P116

自大卫·休谟(David Hume)以来,归纳方法并不能保证一般有效性,这一点一直都是被认同的:一个相反的例子总是可以被列举出来,即白乌鸦或者黑天鹅。 P117

这些经济学上的行为构成早在赫伯特·西蒙获奖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认可,后来在丹尼尔·卡尼曼和弗农·史密斯获奖的时候也得以承认。 P118

[67] 而反对的声音绝大部分都是围绕这种完美假设而展开的。 P120

[70] 特别是在中央银行形成的过程中,已经发生过许多这样的情况(虽然他们的新古典模型并不有效,甚至连传统的计量经济有效性的弱检验都不能通过)。 P121

萨缪尔森把这个原始理论发展成一个新的版本。 P122

因为在福利和人口上的极大的数量优势,美国自由企业战争机器不可能在它日后发动的战争和冲突中仍然流行(假设其目的就是让战争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可能的作用)。 P123

这是其对手凯恩斯经常持有的一种观点。 P124

[86] 弗里德曼的获奖使纲纳·缪达尔提出要废除这一奖项的建议。 P125

新古典主义中的完全信息假设已经处于即将瓦解的关头。 P126

他忽略的事实是,如果科学像市场一样,那任何东西都是可以出售的;对于经济学而言,如果信息是正确的,就会存在大量的消费者。 P127

任何理论,如果不能被现实证据证明,就不具备科学价值,应该被摒弃。 P128

瑞典中央银行设立的这个奖项基金预示着经济学是具有更广泛的社会利益的。 P129

这并不是因为波普尔的伪证标准真正地将科学从非科学中分离了出来,而是因为它一直坚持将实证检验作为知识的决定标准。 P130

” [99] 很明显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P131

但是在经济科学领域我们仍然看到学院与学院之争。 P132

战争中的货币理论促使了现代中央银行的产生,也制造了萧条、失业、不平等,并且最终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P133

但是当奖项颁发之后,剧本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表演歌颂资本主义的富足,得到坐在高等座位上、衣着精致的赞助者的掌声。 P140

幸运的是,殖民地和商业取得了成功,金银首先从西班牙所属的美洲流出,然后在18世纪发展成了商人和银行家设计出来的为了扩展流通而使用的纸币和支付承诺。 P141

这种景象是让人眼花缭乱的,尽管经历了三个世纪,人们发现这一情况仍然引人入胜:存在一个不需要人类干预就可以保持商业流通和价格稳定的自动的自我调节机制。 P142

休谟的铸币流通机制自身并不能解决这些问题。 P143

但或许是技术水平或者好运的原因,至少在表面上,这一看上去不可能的任务却在19世纪基本得以实现。 P144

1821年的英国黄金的回报使价格下降,同时伴随着经济萧条和金融危机的发生。 P145

购买力和货币价值急剧波动,银行到处寻求黄金。 P146

在战争过后,金融制度努力使生产正常化,并且将其转化成普通的债务合约股票。 P147

但是他对于休谟机制充满想象力,休谟机制是以修复的国际金本位制形式表现出来的,得到了来自远离政治和凌驾于政治之上的中央银行家的配合。 P148

他培养了与每个有影响力的人的良好个人关系,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每天都有很多人穿梭于他的办公室。 P149

他的支配地位非常强大,虽然只在这个职位上工作了两年,但他产生了长达24年的影响力。 P150

1931年8月,金融市场流行的观点坚持认为英国预算赤字必须停止,而且大多数政治家对此也表示认同。 P151

之后社会民主党执政了40多年。 P152

其他地方的经济学家被战争这样重大的事件所抛弃,倡导迅速地转变为战时控制手段,然后又回到黄金兑换和价格稳定的常态。 P153

他们最新奇之处是将时间因素考虑进来,这在休谟的金本位制中是不曾被考虑的。 P154

通过市场,他们意识到政府犯了一些错误,这使他们发现一些理论是正确的。 P155

《英国的工业前景》(Britain.s Industrial Future )也被称为“黄皮书”,该书是为了自由党出版的,它的出版得到了凯恩斯的激励,而且书中的一部分是由凯恩斯完成的,凯恩斯紧随其后在1929年又出版了《劳合·乔治能这样做吗?》(Can Lloyd George Do It ?)一书。 P156

在20世纪30年代,当年轻的瑞典经济学家纲纳·缪达尔和贝蒂·俄林支持积极的就业政策时,我们感到更加高兴。 P157

其中有两位未来的诺贝尔奖得主:纲纳·缪达尔和贝蒂·俄林。 P158

这一点在不同形式的合作生产中已经是非常明显的事实了,像房屋建筑业、零售合营企业、技术不断革新的水力发电国有企业、空中运输业和电信行业都是如此。 P159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社会民主党的领导,再加上为战争和福利埋单而征收的高额税收。 P160

国际清算银行成员可以不运送黄金就抵销债务。 P161

[36] 时事评论员想知道为什么每个月中央银行家会如此规律地参加聚会,而且所有人员都不缺席。 P162

[39] 诺曼的挚友沙赫特是一位纳粹主义的支持者,曾担任希特勒任职期间的中央银行主席和纳粹政府的经济大臣,后来成为纽纶堡战争审判的被告之一。 P163

在1944年的布雷顿森林会议上,挪威(之后仍然处于被占领状态)提出要对银行进行清算,这一提议获得了批准,但是从未得到实施。 P164

更重要的是,债务这个问题得以避免。 P165

这预示着未来会出现紧张关系,最终鲁斯在1948年退休,但是他与国际金融的联系让他很受益。 P166

他对于健全货币的像基督教徒一样的虔诚是一种信仰,这一部分是源于自由放任的政治信念,另一部分是源于那一时代的政治制定者的传统认知。 P167

作为一个像杰科普森那样有良好修养的人,有必要相信健全货币不仅是有效率的而且是良性的,也就是说,要相信管理和资本能带来好处和“看不见的手”所起的好作用。 P168

20世纪40年代,各中央银行开始重申自己的主张。 P169

作为回应,阿登纳抱怨:“我们拥有的是一个对任何人都不负责任的组织,既不对议会负责,也不对任何政府负责。 P170

诺贝尔奖就是这种两难选择的间接和偶然产物。 P175

瑞典银行的政策必须推进这一目标。 P176

它建议以补贴的较低的利率向所有建筑商(市政、合作、私人建筑商)提供融资。 P177

在瑞典,它一直持续到1985年,为增长提供了融资,而这种增长使瑞典成为世界上最富有和最平等的国家之一。 P178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伊瓦尔·鲁斯在信中高度赞扬“在大多数国家的个人、行长之间的国际联系上,财政部部长和财政部的其他领导人物都是非常重要的角色”。 P179

在回信中,他写道:“我希望我的工作跟你有同样的机会来影响国内的经济发展,总裁先生。 P180

充分就业应该居于价格稳定目标之后来考虑。 P181

在僵持中,银行家们好像渐渐占据了上风。 P182

在他的日记里,埃兰德认为领导已经不再关注核心问题了。 P183

埃兰德非常自责。 P184

低通货膨胀率本身就可以实现充分就业。 P185

对社会民主党人而言,这是一种不应该重复发生的罪过。 P186

中央银行从君主特权的做法中剥夺收入,即它用自己制造的钱从政府手里买入债券获得利息。 P187

[54] 银行要花钱用于各项支出,还要持有资本用于公开市场操作。 P188

[58] 银行的利润是不同于其他国家收入的,研究基金应该分布在大学、机构和研究委员会之中。 P189

聚会的日子选在每年秋天举行年会期间,以避免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年会发生冲突。 P190

钱不是目的,但是一位有经验的学者应该意识到写作期限太短了,而且银行能用于付酬的钱也是非常有限的。 P191

1968年5月15日被选为周年纪念活动日。 P192

[72] 它应该按照与其他奖项相同的条款由诺贝尔基金会来进行管理。 P193

议会的审计人员调查银行是否超越了它自身的权限。 P194

[85] 他现在最喜欢的经济学家是约翰·加尔布雷思,他引用过加尔布雷思的《富裕社会》(The Affluent Society )这本书,并把这本书看成社会民主运动重新开始的基石,加尔布雷思对个人需求和公共供给是非常敏感的。 P195

在向议会解释的时候,阿斯布林克[通过议会银行委员会的主席凯尔-奥洛夫·费尔特(Kjell-Olof Feldt)来表达这一看法]列举了应该被庆祝的瑞典人的成就:瑞典中央银行三个世纪以来取得的成功、瑞典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成就,它在经济学上良好的历史(斯德哥尔摩学派,维克塞尔、卡塞尔、赫克歇尔),两个接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的瑞典人(鲁斯和杰科普森),银行对发展中国家给予的建议,以及瑞典最近与“十国集团”国家的顶层经济联合体的接触,这些都可以被诺贝尔奖授予荣誉。 P196

但是诺贝尔这一科学界的品牌已经被和平奖和文学奖项稀释了,因此经济学奖的负面作用其实很小。 P197

科学院或许也并不愿意跟银行作对,因为它毕竟提供了巨额的周年纪念研究基金。 P198

[91] 阿瑟·林德贝克加入了第一届选举委员会(也许是为了管理银行利益)。 P199

在20世纪40年代晚期,他与由商业基金资助创建的商业和政策研究中心签约,要写一本关于战后管制效果的书,还在1944年签约要将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翻译成瑞典语。 P200

瑞典还区分了“左倾”经济学家。 P201

瑞典经济学家全国协会带着一种更好的辨别力,将雷恩所著的一篇文章纳入了1977年的100周年的年度文集中。 P202

评委会秉承的意识形态在林德贝克离开之后不久又回到了中间路线。 P209

它们可以追寻理论学派的兴起和衰落,还能看出个人的学术轨迹。 P210

这里的数据来自一个不同的渠道,即数字化学术期刊的JS-TOR(对过期学术期刊进行数字化的非营利性机构)项目。 P211

最麻烦的工作是需要计算一位作者名字的不同拼写形式,以及排除有相似名字的作者。 P212

肯尼斯·阿罗作为一名最顶尖的经济学家之一,到2000年为止,获得了单人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年度得分最高分,这为与其他经济学家进行比较提供了一个参照标准。 P213

诺贝尔奖评定委员会并没有通过计算引用数量建立太多的数据储备,至少不像他们说的那样多。 P214

一些人认为政府应该管理和补充市场行为;另外一些人则认为政府妨碍了市场,阻碍了市场的发展道路。 P218

[9] 观点并不总是僵化不变的。 P219

这一时期也是瑞典发生市场自由主义转变的时期,在这段时期中还出现了我们将在第十章写到的金融危机。 P220

在另一方面(我们的观点),詹姆斯·莫里斯是一位公开表明身份的社会民主党,但是他在最优税收和项目评估这两个问题上的中间路线给社会民主党带来了负面影响,这一点我们将在下面详细讨论,其他人也对此有过讨论。 P221

一些经济学家(西蒙、卡尼曼、谢林)被分到第一组是因为他们的观点与市场均衡不一致。 P222

[15] 约翰·希克斯是一个处于边界的例子,克莱因把他定位为中间偏右路线(我们也持同样意见),之所以这样认为,部分原因在于他(1966年和1975年)为经济事务研究所这一朝圣山学社的英国分支机构所写的两本小册子。 P223

乔治·斯蒂格勒是一位保守的芝加哥学派的经济学家,他写道,“经济学的专业研究使一个人在政治上是保守的”,而且甚于其他任何社会科学家。 P224

[19] 个人回应的总数是8 037(9 366份是包括加拿大的,结果与美国的情况非常类似,但是因为样本空间被剔除了)。 P225

一方面,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P227

[24] “左倾”不仅在经济学家当中非常典型,在其他社会科学家中情况也是如此。 P228

他们当中有80%的人支持奥巴马的政策。 P229

这样的理论如果都能成功预测经济结果的话,那么理论假设的非现实性与理论本身成立之间的非相关性也就成立了(这种观点我们完全不赞成)。 P230

[34] 林德贝克从委员会退休之后的第一年,这一奖项就颁给了卢卡斯,当时他已经将兴趣转移到了其他领域。 P231

所有的获奖者都对经济理论做出了贡献,这些贡献或大或小。 P232

在更小的领域中,计量经济学家和博弈理论家总体上被委员会认可的程度要高于被理论界认可的程度,这是以引用量为评价标准的。 P233

[40] 两位制度经济学奖项被授予了历史学家福格尔和诺斯。 P234

然而,下一章可以看出,在诺贝尔奖评定委员会中也有权进行选择的人以意识形态为借口故意地不作为,在性别问题上很可能也是如此。 P235

将学术声誉用这种方式进行模型化,就能看出智力创新的成果影响究竟是短暂的还是持久的,而且能从更普遍的意义来管理智力创新成果的衰落和流动问题。 P239

应用是一个学习(或“传染”)的过程。 P240

对于预测而言,三个初始变量需要被猜测,其计算随后将迭代聚焦到一个稳定值。 P241

到底是引用达到顶点会引发获奖,还是获奖导致了引用的下降,这个问题尚不确定。 P242

哈耶克适合这一奖项的理由并不显而易见。 P244

[3] 哈耶克的机智回答在十年间不断发展,他还将其尖锐地表达了出来。 P245

哈耶克与社会民主党经济学家、政党和发展经济学者纲纳·缪达尔一起获得了当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P246

在庆祝两位得奖人的聚会上,“缪达尔很冷漠地背对着哈耶克,并且说他没有兴趣跟所谓的‘这样的一个人’说话”。 P247

可以看到的研究表明在斯通和维克里(见本章附录)身上也是类似的情况。 P248

所以他们认为要限制政府,要限制民主党中出现的社会主义趋势,而且认为应该对“公共利益”这样的社会共识的呼吁保持怀疑态度。 P249

最后,奖项对于个体的影响可以告诉我们一些经济学更普遍意义上的事情。 P250

丁伯根在得奖之前六年,即1963年就达到了“阿罗”得分的峰值16.5,而萨缪尔森在1970年得奖,四年之后即1974年,他的“阿罗”得分达到最高值91分(见图6.1)。 P251

同样引人注目的是具备持久影响力的发展经济学家缪达尔、刘易斯和舒尔茨。 P252

对于另外一组,认可就来得比较晚。 P253

如果我们把阿瑟·林德贝克这一诺贝尔经济学奖王国的创立者看成他自己所说的哈耶克的弟子的话,即持有奥地利学派所认为的市场是一个不完全信息的综合的看法的人,那么上述这些人不能获得诺贝尔奖就是可以理解的了。 P254

对维克里来说,这一峰值则是在他去世之后出现的。 P255

这些经济学家包括:莫西·阿布拉莫维茨(Moses Abramovitz)、阿曼·阿尔钦(Armen Alchian)、阿博拉姆·博格森(Abram Bergson)、爱德华·丹尼森(Edward Denison)、维克托·福克斯(Victor Fuchs)、亚历山大·格申克龙(Alexander Gerschenkron)、哈罗德·霍特林(Harold Hotelling)、亨德里克·霍撒克(Hendrick Houthakker)、哈里·约翰逊(Harry Johnson)、查尔斯·肯德伯格(Charles Kindle-berger)、凯尔文·兰卡斯特、阿巴·勒纳(Abba Lerner)、雅各布·马尔沙克(Jacob Marschak)、雅各布·明塞尔(Jacob Mincer)、米塞斯、奥斯卡·莫根施特恩(Oskar Morgenstern)、理查德·马斯格雷夫(Richard Musgrave)、赫尔伯特·史卡夫(Herbert Scarf)、安娜·施瓦茨(Anna Schwartz)、提勃尔·西托夫斯基(Tibor Scitovsky)和戈登·图洛克(Gordon Tullock)。 P256

在20世纪80年代,权威人士每年提名大概150名这一奖项的候选人。 P257

到目前为止,这与我们把获奖者和未获奖者的引用得分进行比较的方法是一致的。 P258

2005年,她在我们的引用名单上本来排在第11位,仅次于刘易斯之后,在卢卡斯、索洛和森之前,比她的同龄人希克斯高出两位。 P259

[21] 在诺贝尔奖得主中,2005年他的总引用量排在第14位,仅次于我们的拒绝名单上的罗宾逊、鲍莫尔和格里利切斯。 P260

它证实了未获奖者非常好的引用成绩。 P261

琼·罗宾逊出现得比较早,在20世纪70年代达到巅峰。 P262

但是在最近几年,他所著的《道德情操论》(Theory of Moral Sentiments )一书也得到了相当多的引用,这本书是基于互惠思想而不是自我肯定的思想写成的。 P263

诺贝尔奖评定委员会的科学概念正好反映出像讽刺作家描写的经济分支排名:“例如,神职人员的社会等级(数学经济)就是比微观经济学或者宏观经济学更高的‘领域’,而发展经济学就一定排名更低。 P266

奖项的可信度允许我们将这些奖项看成高质量的行为典范。 P267

诺贝尔经济学奖在推动经济学成为一门科学方面投入了几千万美元的瑞典纳税人的钱。 P268

[1] 在两种理论中,人们都“期待未来”。 P279

中等收入者每月缴纳的税在当月就用于支付另一个人的养老金或者住院治疗费用。 P280

另一方面,获奖作品已经经受住了时间的检验。 P281

在缺乏这样的反馈的情况下,经济上的形式主义者比经验主义者对自己的立场更有信心,这一点从记录中能看出来。 P282

/ 图7.1 诺贝尔奖得主中“经验主义者”和“形式主义者”累积引用量(1969—2005年)注:经验主义者(按获奖顺序):弗里希和丁伯根、库兹涅茨、列昂惕夫、缪达尔、康托罗维奇、库普曼斯、弗里德曼、西蒙、刘易斯和舒尔茨、克莱因、托宾、斯蒂格勒、斯通、索洛、哈维默、诺斯、福格尔、默顿和斯科尔斯、森、麦克法登和赫克曼、卡尼曼和斯密、恩格尔和格兰杰。 P283

然而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是,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是因为提出了确定的实证预测而得奖的。 P284

凯恩斯促成了让财政部来编制官方估计报告这件事,由詹姆斯·米德和理查德·斯通进行编写。 P285

[12] 理查德·斯通也质疑宏大的理论。 P286

库兹涅茨、斯通和列昂惕夫不是盲目的经验主义者。 P287

实际上,国民经济核算已经不仅仅是测量选民的支出选择,而是更进一步把国民生产总值作为一种繁荣指标,并按季度对其进行追踪,从而帮助选民形成预期。 P288

而劳伦斯·克莱因基于国民收入账户数据构建了美国经济的宏观模型,以用于经济预测。 P289

[20] 詹姆斯·托宾努力把货币和税收融入凯恩斯的宏观经济政策之中,从而扩展了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把家庭生产这些非市场变量也包含进来,并且考虑了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 P290

他所著的《美国货币史》(Monetary History ofthe United States )一书,就曾试图从实证上证明缩减货币供给是大萧条的主要原因。 P291

和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一样,他代表的实证传统也因为得到诺贝尔奖,而被他的芝加哥大学的同事西奥多·舒尔茨和乔治·斯蒂格勒认可,他们也将类似的实证方法分别应用于分析经济发展、经济管理和信息。 P292

[24] 阿瑟·刘易斯和西奥多·舒尔茨都是发展经济学家和制度学派学者。 P293

[26] 另一位经济史学家罗伯特·福格尔在同一年就美国的奴隶制度写了一篇文章,他在文中提到奴隶制度与自由耕种制度在经济上是同样有效率的。 P294

在行为主义者中,赫伯特·西蒙和丹尼尔·卡尼曼提出了与理性假设不一致的实证发现。 P295

正如我们看到的那样,社会民主主义的解决办法就是在代际实现资源的横向转移,以及在教育、健康和基础设施上进行投资。 P296

医学杀死的病人比拯救的病人要多——这就像金融经济通过制造而不是减少风险而使整个系统更加危险。 P297

[30] 市场自由主义者是坚定的个人主义者,他们坚持认为财富和个人特质这些先天禀赋以及市场交易的结果都是有效率的和公平的,都不应该受到干预。 P298

加里·贝克就此总结道:“最大化行为、市场均衡、稳定的偏好的综合假设及其不折不扣的运用便构成了经济理论的核心。 P299

所有这些成果都获得了诺贝尔奖,到2005年为止,一共有8名获奖者是朝圣山学社的成员。 P300

与公平世界理论所说的情况相反,人们不再得到他们应得的,而是试图去得到他们并不应该得到的。 P301

安东尼·唐斯(Anthony Downs)和曼瑟·奥尔森提出了民主的经济理论,在这种理论中,公共利益无法实现。 P302

[41] 总而言之,市场不再由“看不见的手”所左右,而可能是遭受了“看不见的反手”。 P303

阿罗不厌其烦地批评英国的自愿献血制度,坚持认为存在血液市场才是更好的办法。 P304

[50] 公司最终的工资养老金计划大多数都缩减了(对工人缩减,对管理人员并没有缩减),通过401(k)基金将风险转移给了储蓄者,在这种办法下,储蓄虽然是累积免税的,但雇主对之贡献很小,而且还要向金融公司支付一大笔费用。 P305

[54] 马丁·费尔德斯坦是哈佛的一位实证主义的经济学家,他公开声称自己是共和党人,将自己学术生涯的大部分时光致力于批判福利国家,积极推进养老金制度向莫迪利安尼所倡导的基金制转化。 P306

这是颠覆性的结论,它表明市场所达成的结果是无法预测的,而且如果只是为了平衡议价能力,那么社会对市场的干预是有潜在作用的。 P307

形式主义者把真实制度与“天堂经济学”的完美状态进行了比较。 P308

它并不是研究政府支出多少才最合理的问题。 P309

即使基于这样不现实的前提,实践已经被证明是很难进行分析的,而且实践只产生了少数几个一般性结果。 P310

其中暗含的假设包括:如果允许对个人选择无成本地进行控制,则市场达成的结果是“有效率的”。 P311

英国国家卫生署提供的服务是免费的,其费用是由税收支付的。 P312

”但是没有证据能够说明不那么公平的社会在经济上会更成功(或更幸福)。 P313

[76] 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莫里斯有任何隐藏的动机。 P314

最终它变成了类似特洛伊木马一样的事情:瑞典社会民主主义受到了它所创立的奖项的理论挑战。 P320

在缺乏市场刺激的情况下,人们为什么要努力呢?新古典经济理论认为市场竞争会最大化效率。 P321

[5] 在社会民主党政府的统治和强大工会的领导下,工人比他们在独自谈判时做得更好。 P322

1951年,工会经济学家戈斯塔·雷恩和鲁道夫·迈德纳设计了一套工资谈判框架体系,即团结工资。 P323

社会保险和互助机制降低了不安全感和对手工劳动者的依赖。 P324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社会民主主义者很有效率,实际行动也非常坚定,然而,与之相反的经济现实,即便基于良好的信用也是以模型为基础的,而这些模型即使在理论上也往往不奏效。 P325

[15] 其中的焦点是经济理论的作用。 P326

[18] 虽然在1969年,他还不到40岁,也不是瑞典皇家科学院的成员,但是他加入了最初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定委员会,并且任职25年,这比任何成员的任职时间都长。 P327

在大学里,他阅读了经济学和政治学方面的书籍,与后来成为社会民主党首相的同学奥洛夫·帕尔梅(Olof Palme)建立了一生的友谊。 P328

正确的规则是运用价格机制进行分配。 P329

40年以后,他仍然持有这样的观点。 P330

这一设计独特的模型作为政策的规则显得太过基础和太过简单了。 P331

在一个由政府掌握一半甚至更多GDP的社会里,没有事情是小事:“因为在现实中,问题当然不是把竞争和计划对立起来,而是找到竞争和计划的一个理想组合。 P332

除了他有力地推动和参与公共事务之外,还可以发现他对专业知识的阐述是建立在一堆完全不同的概念基础之上的,这些概念只是他用很强的个性拼凑在一起的一系列前后不连贯的思想而已。 P333

其制造业也很强大,电子工业和航空电子技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不仅如此,瑞典还可以大批量生产消费产品、家用电器、汽车、家具和时尚品,这些产品都因优秀的设计而闻名于世。 P334

货币不断贬值只是让通货膨胀愈演愈烈。 P335

1969年,林德贝克在哥伦比亚大学和伯克利大学休假期间,以他最流行的著作《新左派的政治经济学》(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the New Left )对此做出了回应。 P337

这些人就职于企业和政府,通过经济、政治和管理活动传播新古典主义经济学的理性概念。 P338

[41] 第一个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了拉格纳·弗里希和简·丁伯根,他们分别是挪威人和荷兰人,二者都是社会民主主义计划思想的倡导者。 P339

这本书在瑞典也因其重要的政治意义而得以传播。 P340

[50] 把奖项授予哈耶克让林德贝克私底下很感动,“他告诉我他一直陷于很深的沮丧之中。 P341

一般均衡状态中的理想拍卖商,一直在就价格达成协议,让人感觉相当于社会主义的中央计划者,这是一些社会主义均衡经济学家设计出来的关系。 P342

1976年,劳工工会联合会通过了一项建立所谓“工资基金”的提案,这给社会民主工人党带来了一些选举上的困境。 P343

1980年,工会领导甚至被允许进入克莱斯勒的董事会。 P344

[63] 林德贝克明确地支持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的观点。 P345

[68] 在此期间,这一政策的效果将在四次大选中受到审查。 P346

林德贝克并不会考虑准皇家的立场,例如瓦伦堡家族在瑞典经济生活中的地位,也不太关心媒体所有权的高度集中。 P347

它的领导人感到与银行家(这些银行家包围着这些领导人,他们当中的一些人最终加入了这一政党)共事比与不断给他们投票的工人阶级共事更舒服。 P348

鉴于弗里德曼的极高声誉和评定委员会的组成,弗里德曼的获奖是必然的。 P349

[82] 在颁奖仪式上,在埃里克·伦德伯格演讲之后,一位示威者喊道,“打倒资本主义,还智利自由”,同时成千的示威者在寒冷的冬天走上街头示威。 P350

但是从来没有一位作者清晰地表明他们的说法到底是什么。 P351

1976年,林德贝克在一系列的公开露面活动中背弃了社会民主党。 P352

[95] 对于林德贝克这样一位核心人物从经济学会中愤而离开,就相当于说明非正式的接近这一学说不是合法的,而且这样做更破坏了设计出社会民主主义模型的工会经济学家的名誉。 P353

它们是一系列非正式的向朝圣山学社寻求灵感的国际智库。 P354

它产生的最重要的影响很可能就是使福利国家免受市场自由主义的冲击,这使未来十年中瑞典免受“市场转向”的影响。 P355

政府支出高达GDP的60%以上,公共就业占据了全部劳动力的1/3。 P362

高税收和高福利打击了人们为工资而工作的积极性。 P363

生产数量(在这个例子中,指劳动力努力程度)从q1下降到q2。 P365

效用被假定是一直不变的(即第一美元和最后一美元收入的价值相等),这又违反了回报递减这一标准假设(最后一美元的价值更小)。 P366

[7] 莫里斯想要着手解决的问题是累进所得税(税率随着收入而上升)可能使工人降低努力程度。 P367

这一点是公认的——哈伯格坚持认为应该把对分配公平的考虑从政策分析中剔除出去,也应该更普遍地从经济学中剔除出去。 P368

边际税率过高打击了人们的积极性。 P369

[15] “欧洲僵化症”,这是一位朝圣山学社的经济学家写的;“瑞典僵化症”,这是另外一位经济学家写的。 P370

他是从马克思主义的“新左派”转变过来的,但是他认为数学经济学太难了,所以他未能完成博士论文。 P371

迟早要发生一次大的崩溃。 P372

林德贝克所写的论文中几乎不包含任何证据。 P373

[31] 当经验研究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展起来的时候,结果显示税收水平对于工作小时数只有很小的影响。 P374

如果有更好的激励,他们工作的时间就可能更长,但即使没有延长工作时间,也不会对瑞典的经济增长率造成多大影响。 P375

一个巨大的“楔形”在劳动生产率和劳动工资之间敞开着,这部分利益几乎完全属于一小部分非常富裕的资本家。 P376

当德布鲁谈到扭曲问题的时候,他坚持认为扭曲应该在GDP层面上来论证,而不是在个人层面上。 P377

十分位数:收入分配的十分之一,从最低到最高。 P378

[51] 再次强调,一般均衡标准甚至在有限的“帕累托效率”意义上都不是理想的状态。 P379

[54] 行为经济学已经说明,人们不能总是相信自己能够做出最好的选择。 P380

他不是一个始终如一的人。 P381

[61] 持有瑞典僵化症观点的最积极的学者是英格玛·斯塔尔,他是与林德贝克同时代的一位教授,起初也是一位社会民主党人。 P382

[65] 科皮仍然按照林德贝克的规则在进行比较。 P383

对这样的差异进行控制(当然还有许多其他差异)是基本的统计实务问题,而林德贝克和科皮都没有对此进行研究。 P384

[73] 这种做法仍然遭到我们在此提到的所有批评。 P385

[76] 林德贝克很聪明地避免了实证分析,因为(正如我们看到的那样)证据与他所说的是相反的。 P386

他们的富裕一直与非常团结的工会和劳动力市场管制保持着和谐的关系。 P387

[80] 甚至纲纳·缪达尔曾写下著名的论断(1978年):瑞典正在成为一个“游手好闲”的国家(他主要是指被中产阶级所利用的减税政策)。 P388

按照林德贝克的观点,高税率也会助长不诚实行为。 P389

[87] 缪达尔、林德贝克和费尔特所表达的愤慨仅仅是瑞典人对欺骗行为的一种普遍的厌恶感吗?在缺乏具体证据的情况下,林德贝克构建了自己的无稽之谈:瑞典已经迅速工业化,大多数人口已经迁移到充满工作伦理和诚实美德的城镇中去了,而这些特点是与当地没有被破坏的互帮互助精神相称的(或者说有时候也与根深蒂固的个人主义相称)。 P390

不管他的模型在其他地方和时间是多么具有说服力,它与瑞典的相关性都是很牵强的。 P391

像2007—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一样,瑞典大崩溃(实际上,是更广大的北欧地区)可以看成是这场危机的一个先兆,只不过它起源于财政问题。 P398

20世纪70年代,瑞典和其他地区发生了社会动荡,这是由于美国和英国打开了信贷闸门,而前者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后者的影响,人们却知之甚少。 P399

[7] 中央银行认为,金融市场已经如此普遍,以致管制不再起作用,所以可以解除管制。 P400

在回忆录中,克拉斯·埃克隆德(财政部部长的“第三条道路”的顾问)写道:现实比教科书要困难得多。 P401

林德贝克和他的朝圣山学社的助手斯塔尔乐此不疲地倡导要在住房问题上建立自由市场。 P402

在选举中,林德贝克为非社会主义政党摇旗呐喊,同时拥护“市场经济、去中心化和私有制”,反对社会民主党的“广泛的和干预主义的管制,中央集权化和集体所有制”。 P403

现在,经济科学却被用来支持改革,而并不在乎它没有预见危机:“只有经验的失败不足以抹杀一种思想模式。 P404

失业工人的持续成本是无法用工作着的人的生产力来测量的,而这也会减少整体福利。 P405

直到20世纪30年代,瑞典经济学像其他地方的经济学一样,勾勒出了市场交易所带来的自我调节的社会和谐的画面。 P406

在这种情况下,20世纪70年代工会推动工业民主是不合时宜的,就像英国的情况一样。 P407

在采访中,瑞典皇家科学院内部知情人士透露,林德贝克的管理风格和他的一些选择使其自绝于瑞典皇家科学院,科学院曾组织了两次秘密的调查,最后决定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P408

1976年以来,他陷入关于工薪阶层基金的争论中。 P409

林德贝克承认科学的权威,正像诺贝尔奖放射出来的光芒一样。 P410

瑞典社会抵制市场自由化逻辑的诱惑,也许是因为证据并不支持市场自由化。 P411

简言之,这些理论并不一致,屡屡失效,将公共领域笼罩在腐败的气氛中,这种现象在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中都是如此。 P415

[2] 这些定理认为,任何阿罗-德布鲁竞争的一般均衡都是指资源的帕累托有效配置(即没有偷懒),反过来,这样一种帕累托有效配置在任何初始分配的一般均衡中实现,而不会给个人带来损失。 P416

它被称为一种“次优”理论,但这是有误导性的:因为不存在次优情况。 P417

[9] 早期的发展重点如强制工业化已经使价格偏离了均衡水平。 P418

严格的分析必须放到一边,而且有经验的分析师也只能为局部的改善而努力。 P419

[19] 在美国,“冷战”和对自由市场的追求很容易混淆,而且同样受到热情的追捧。 P420

然而,他们的经济政策继续生效,很多技术专家也继续在位。 P421

? “汇率”——由市场力量决定,与宏观目标保持一致。 P422

人们对这一陈述的反应并不热情,而且也没有跟进。 P423

两年之后,与苏联军队结盟的埃及和叙利亚打击了美国的盟友以色列,阿拉伯石油生产商表示同情,将石油价格提高了四倍。 P424

在20世纪末,这一数字高达40~50倍。 P425

[33] 各机构的模板都进行了改变,来最低限度地适用于个别国家的情况,而且都被那些只对当地情况了解得很少的经济技术人员立刻投入使用。 P426

相反,公众的钱能够拯救的是借款人,借款人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会用公众的钱来偿付贷款人,而代价是经济、外交和政治上的痛苦惩罚。 P427

内生货币理论似乎正在被大多数人接受,它认为贷出款项可以不受权益资本和存款规模的制约,而只受当前债务偿还状况的制约。 P428

好几个国家(玻利维亚、阿根廷、泰国和印度尼西亚)的经济都崩溃了,而其他几个国家(印度、马来西亚和哥伦比亚)几乎完全避免了各种陷阱。 P429

[46] 与众不同的是,贝克计划(1985年)提出与提供贷款的商业银行和华盛顿共识机构建立起合伙关系,而这一方案得到了实施。 P431

但是发展的挑战不是如何模拟一个无摩擦的市场,不是如何废除租金,而是如何获得租金。 P432

[53] 米尔顿·弗里德曼向智利的皮诺切特提出建议。 P433

但是有许多不同的间接确认的方法。 P434

墨西哥于1994年发生了金融危机,紧随其后,1997—1998年就爆发了东亚和俄罗斯危机,阿根廷在2001年发生了经济崩溃。 P435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财政状况良好的国家实行了紧缩和私有化的标准一揽子计划,这些国家仅需要紧急援助,因为华盛顿共识坚持推动资本自由流动。 P436

她最大的遗憾是忽略了“劳动力市场改革”,即没有彻底地取消对劳动者的保护。 P437

到20世纪90年代,华盛顿共识政策被腐败所淹没。 P438

腐败破坏了华盛顿共识的承诺。 P439

交易是自愿的和基于特定信息的,每个人都得到应得的。 P440

[86] “看不见的手”的经济学也已经衰落了。 P441

[89] 早期的发展经济学家曾经提出市场失灵来证明政府干预的正确性。 P442

公共选择理论和委托-代理理论在私人产权和效率之间建立了一种联系。 P443

让我们回忆一下伯纳德·曼德维尔(Bernard Mandeville)在1714年提出的动机假设,“私人利益钳制公共利益”。 P444

[106] 研究者认为,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滋生的腐败源于中国向市场经济转变时还不够完善的法律制度——在这个问题上与其他地方爆发的腐败是类似的。 P445

[112] 他的主张从来没有遭到过反驳,随后被政府的调查所证实。 P446

哈佛大学向美国政府支付了2 100万美元来为其开脱罪责。 P447

这与华盛顿共识对私人利益的偏好考虑是不一致的。 P448

[124] 但是腐败可以在任何经济力量能被滥用的地方出现,在私人部门也会出现。 P449

[130] 一位研究腐败的历史学家写道:“我想不出别的例子,现代民主已经系统地废除了廉洁的公共服务得以形成的制度。 P450

这仅是最高层人物被追查的案例。 P451

在英国,对团结的普遍信仰已经让位于互相猜疑和对穷人怀有敌意上。 P452

它还降低了人们的生活满意度、生活质量,破坏了人与人之间的普遍信任。 P453

彼得·诺贝尔——诺贝尔家族的成员,将经济学比喻成诺贝尔巢穴中的布谷鸟的蛋。 P463

它充斥着缺乏内在有效性且彼此矛盾的各种学说。 P464

结果就是,金钱压倒了工作。 P465

经济学的科学地位是建立在一系列规则的基础之上的,这些规则构成了各种各样令人不解的经验现实的基础。 P466

这样的异端邪说来自异端经济学家并不意外,但也可能是正统经济学家的观点。 P467

如果为了善良的目的而去约束不诚信,就有必要触及经济学之外的问题。 P468

[19] 偏好的排序决定了经济人的市场选择。 P469

在做出简单决定之前,它可能一直运行。 P470

[27] 一般均衡理论的缔造者肯尼斯·阿罗指出(反一般均衡),就可计算性而言,每个人都是他自己的“社会主义规划师”——理性地对个人偏好和选择进行排序是一项高难度的任务(哈耶克和其他经济学家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P471

如果用其他方式来管理,效率会低得多。 P472

下一个边界——我们在这个边界内取得了少许成果——是由计算“平均情况”的复杂性决定的,有时候存在“无所不在”的漏洞(即在任何情况下都不适用的程序)。 P473

所有这一切都是以另外一种方式在表达这样一个意思,即在貌似有理的假设下,处于规范经济学(即对“效率”的追求)的核心位置的市场出清程序并不能像计算机一样工作。 P474

它提供了许多技术,是众所周知的“工具箱”,经济学家用它来进行具体的估算,包括不同种类的成本-效益分析。 P475

不证自明的事物对证据是非常厌恶的(按照定义)。 P476

但是作为一个目标来说,它很有吸引力吗?从实证上来说,它是正确的吗?前提是尊重个人选择的自由。 P477

为他人考虑是软心肠的,并且可能是道德禁止的“空谈”,而遵守道德准则只不过是某些人的怪异偏好。 P478

友谊、爱情、忠诚、宽容、爱国精神、礼貌、团结、正直和公平是普遍存在和不可抗拒的,它们证伪了不受约束地只关注自我利益的前提。 P479

利己主义的参与者在20世纪50年代的博弈论中也起了主要作用,而且在同一时期又开始在萨维奇的“理性公理”中发挥重要作用。 P480

[48] 罗尔斯特别将“自由”看成至善,以此与学社的目标保持一致。 P481

当“自由”的理想也与坚韧联系在一起时,就意味着大胆的独立精神。 P482

就所有对自由的表达来说,在微观和宏观层面上,新古典经济学都与真实的选择不相适应。 P483

在没有自动故障时钟程序的情况下,人们就转而依赖熟悉的社会承诺机制,这使他们可以从第一个念头就想到更广泛的福利概念。 P484

相反,宗教运动、宗教机构和宗教理论(像经济学一样)都能够唤起人们对社会秩序的想象。 P485

第一步就是承认知识的局限性。 P487

他们提出了人口统计学并提供了对抽象事物的个人解释,用同样的自证方法,他们还提出了一些猜想,认为未来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显而易见。 P488

另外一个完整的思想分支是经济史,这一分支因为在1993年获得了两个诺贝尔奖而得到了适度的认可,并且在其他人身上也有间接的体现。 P489

[63] 在历史叙事学中,关于原因的一套系统几乎不会存在很久,变化是独特而不可重复的,未来会跟过去不同。 P490

纲纳·缪达尔和哈耶克,这两位彼此憎恨但又批判自己获奖的诺贝尔奖得主,也会同意这样的观点。 P491

“时间序列引文数据:诺贝尔经济学奖”,来自《科学计量学》,98,1,185-196,并且已经得到了匈牙利布达佩斯施普林格科学+商业媒体CAkademiaiKiado线上媒体(Springer Science+Business Media CAkademiai Kiado,Buda-pest,Hungary 2013)的许可。 P495

我常常会因为他不熟知某一位经济学大咖而讶异。 P496

因此,你能看到很多耳熟能详的经济学大咖,也能看到很多惨被埋没的经济学天才和鬼才。 P497

这就是诺贝尔经济学奖逻辑背后的逻辑。 P498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