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铰链The Crooked Hinge

在巴黎索邦神学院(巴黎大学前身)留学期间,卡尔出版了以法国警探亨利·贝克林为主角的长篇处女作《夜行》。 P10

卡尔的作品风格以不可能犯罪作为核心骨架,情节布局复杂,谋杀手法奇特,充满戏剧性和哥特式氛围。 P11

我们来举个例子。 P17

在令人昏昏欲睡的酷暑笼罩之下,朽木和旧书散发出气味。 P18

虽然大家都不明就里,但法恩利庄园似乎发生了什么令人兴奋或不安的事。 P19

他打量着胳膊肘旁边的小册子。 P20

可是这不妨碍布莱恩·佩奇多花半个章节去描写他感兴趣的主题。 P21

他正透过镜片凝视,面部肌肉似乎在抽动。 P22

大热天里最倦怠的时候实在不适合发火。 P23

“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他说,“究竟是怎么开始的?你是什么时候,又是为什么认为有骗子混进来?在这之前你怀疑过吗?”“从没怀疑过。 P24

原本继承爵位他是毫无机会的,因为长子达德利是父母的掌上明珠。 P25

他热衷于研究超自然现象,包括巫术和撒旦崇拜,真够糟糕的。 P26

她听不得一句关于他的坏话,最终嫁给他也是理所当然。 P27

幸运的是,他很快与那位叫伦威克的美国表舅志趣相投,弥补了他对父母的需求。 P28

在那之前他们相隔那么远,约翰没有感受到任何家庭温暖。 P29

失事后他被救生艇救起时穿的是法恩利的衣服,戴着他的戒指,还拿了他的日记。 P30

另外他还提议和现在的主人一起做某项测试,就会水落石出。 P31

当然不是!”巴罗斯说。 P32

刚修剪过的草坪平坦而规整。 P33

可她现在却笑不出来。 P34

深色头发里夹杂着丝丝灰白,锐利的黑眼睛旁长出了鱼尾纹。 P35

“天啊,没有!当然没关系。 P36

我知道这个人是来挑衅的,妄想证明他才是真正的你。 P37

”她丈夫说,内心似乎正挣扎翻腾着。 P38

”“这对我意味着一切。 P39

不过他觉得这样装扮还是有必要的,因为这里的气氛很尴尬:这是他感受过的最尴尬的事。 P40

非正式的见面。 P41

你完全是这么做的,别不承认!你就是这么做的。 P42

照现在看,最大的可能是他与本案无关。 P43

”“他这么说?哦,好吧——”茉莉轻轻站起来,但下巴周围的肌肉紧紧绷住。 P44

“爵爷,那位先生说,他对先前的草率深表歉意,他希望不至于对事情的解决造成影响。 P45

阳光流转,树木投下浓重的影子。 P46

“请原谅,”他说话的语气严肃而礼貌,但略带嘲讽地斜眼看了一下,“原谅我这么坚持要回到我的老家,但你们会,我期待你们会,理解我的动机。 P47

好了,说吧。 P48

我的委托人希望公平处理。 P49

我的委托人,”威尔金耸了耸肩膀,轻蔑地说,“只是希望避开不愉快的情况。 P50

“你们先不要开口,”他转而对两位律师说,“从现在起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 P51

”“我在统舱里遇见一个罗马尼亚裔英国男孩,他一个人出来坐船去美国,年龄和我相仿。 P52

我不知道他是在哪儿磨炼出来的,他是个内向、冷淡却彬彬有礼的小子。 P53

法恩利脸上愤怒的表情不见了,剩下的只有困惑。 P54

这可非同寻常,打破了日常生活中的一成不变,而那正是我一直以来所向往的。 P55

“请注意,”申诉人语气坚决,做了个类似拂去桌上灰尘的动作,“我在这里提起这件事不是为了跟你作对。 P56

他再度伸手去挠头顶那簇稀疏的头发。 P57

所有树木还如同往日一样,但我的所见全变了。 P58

这么说,你来打啊。 P59

“你这么做对你的申诉可没什么好处,”纳撒尼尔·巴罗斯突然插嘴,“达德利·法恩利爵士时代的管家是斯滕森,他已经死了……”“没错,这个我知道。 P60

“都过去二十五年了,谁能指望还记得住一只兔子的名字?好吧,好吧,等一下!它们取的名字没什么意义,我记得。 P61

诺尔斯,你记得当年在苹果园里发生的事情,不是吗?”“先生,”管家苦恼地说,“我——”“你记得。 P62

这是一场骗局,朋友,你心知肚明。 P63

但其他人可没从戏剧性的角度考虑事情。 P64

他开始绕着房间小步快走,并从兜里掏出钥匙环,套在食指上转。 P65

“你要知道,这样可就测出来了,”申诉人说,“你该不会坚持要面对指纹测试吧?”“面对?面对?”法恩利脸上挂着坚定的笑容说,“兄弟,验指纹真是再好不过了。 P66

我这么说并非是讥讽或者想引发争吵。 P67

你倒是告诉我,当年采集指纹的时候,是怎么采的?”“怎么采?”“用的是什么方式?”法恩利仔细思索着。 P68

你知道,你无法脱胎换骨地改变。 P69

我不再多说了。 P70

法恩利原本就长的脖子此刻明显伸得更直了。 P71

当然,我愿意听取你的那些理由,但必须都是正当的才行。 P72

”申诉人向他保证。 P73

在你身上可以发现这些职业的习惯性动作,而且还不止这些。 P74

将近五十的年岁,胡须和短髭留得很整齐,修剪后的胡茬已经灰白。 P75

法恩利稍稍耸了下肩膀,仿佛参与的不再是一场争论,只是点点头、挥挥手示意一下,笑容还有些僵硬。 P77

”威尔金显得十分得意,心想由他主导来切入正题的时机终于到了。 P78

你知道公牛与屠夫旅馆里除了我之外还住着一个人吧,一个爱打听事的家伙?”“那个私家侦探?”法恩利突然问道,申诉人则显得一脸惊讶。 P79

他对此很感兴趣。 P80

“撒谎!”申诉人说。 P81

”他愈发神秘莫测、针锋相对。 P82

所有教我们如何制造或操作机械的‘实用’书籍。 P83

”“谢谢。 P84

他看着申诉人。 P85

擦擦吧。 P86

”巴罗斯眨了眨眼。 P87

要当心啊。 P88

”法恩利什么都没说。 P89

从屋子透出的微弱灯光与残阳的光辉相互映衬,显得光影朦胧,使得花园成为一个芬芳神秘之处。 P90

他从低矮的树篱迷宫中穿梭,带着烦乱的思绪走向了花园的另一头。 P91

他根本不相信。 P92

不过此刻房子后墙尽收眼底。 P93

尽管又有了新的猜测,但他仍不免回忆起最初的想法:假如这是谋杀,那么肯定是经过精心策划的。 P94

他们还看见水里有一片暗色的东西在他的身体周围蔓延开来。 P95

况且,他本来的姿势已经被我们动过了。 P96

天哪,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亲眼看见他自杀了吗?他是用什么自杀的?”“没有。 P97

你能不能运用职权阻止他们过来?”巴罗斯清了清嗓子,肩膀一耸,像个紧张的演说家要开始演讲一样。 P98

他犹豫起来,然后从巴罗斯手中接过手电筒,将光线对准水池边的尸体。 P99

“可是你基本上确定了,对吧?”佩奇步步进逼,“他们当中哪一个是冒充的?”“我已经跟你说了——”墨里失去了耐心。 P100

“不,不,你没理解。 P101

我以前认为这地方很容易闹鬼,倒不是说遍地都闹鬼……总之,这无关紧要。 P102

可他只字不提。 P103

”虽然火柴熄灭了,靠耳朵佩奇还是能听见他轻微的呼吸声。 P104

“如果墨里没有提出撒手锏式的问题,”他冷冰冰地说,“那墨里就不是墨里了。 P105

我不想这么说,但我发誓这个人不是自杀。 P106

佩奇能感觉到对方紧紧盯着他。 P107

那里有台机器失去了耐心,在发脾气。 P108

而端坐在最大的一把椅子上的人是基甸·菲尔博士。 P110

现在每个人都知道在公牛与屠夫旅馆里以“民俗学专家”为人所知的陌生人是刑事调查局的督察,却没人说出来。 P111

”艾略特表示赞同,他用满是雀斑的手握紧拳头小心地按在桌子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P112

只是简单的口供。 P113

墨里试图控制住局面,却被推开了。 P114

”艾略特严肃的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神色。 P115

“不可能,”佩奇说,“我也那么想过。 P116

你可以想象。 P117

十分钟可能并不算长。 P118

我洗了洗脸和手,告诉女仆再准备一套衣服,因为我觉得自己有点邋遢。 P119

当走到花园里面时,我听到有人大声说话。 P120

我还听到从树篱或者灌木丛里传来沙沙声,而且我觉得看见了什么东西隔着其中一扇玻璃门在望着我,就是离地面最近的那扇。 P121

当时我认为和约翰·法恩利爵士在一起比较合适,他走进了南边的花园里。 P122

’”菲尔博士说,“可是结果呢?谋杀发生之后,我听说,在墨里出去看外面发生的事时,有人从书房里偷走了指纹记录本。 P123

他说:“你怎么看,博士?”“我想想,”菲尔博士低声说,“我是否掌握了维多利亚·戴利一案的基本事实。 P124

遭到袭击时,她正穿着棉睡衣和拖鞋在休息,但还没入睡。 P125

在嘈杂的雨声之中,佩奇听见有人在敲小屋的前门。 P126

此情此景之下,显得杀气腾腾。 P128

比荷花池更靠近屋子一点。 P129

看上去更像是抓伤或者是撕扯造成的。 P130

虽然身材很好……佩奇总是怨自己留意人家身材……但表现出柔弱的气质。 P131

昨晚发生了那么可怕的事,总得有人做点什么。 P132

每当他精神紧张时脸就会变红,像个贝壳似的容易被看穿。 P133

”逐渐变小的雨声打破了好长一阵沉默。 P134

“我七十四岁了,还能看清六十码远的汽车车牌号。 P135

“因为他不是约翰·法恩利爵士,长官。 P136

的确如此。 P137

嗯?”“是的,先生。 P138

后来才知道,”诺尔斯所表现的言谈举止就像是在做证,“巴罗斯先生从走廊桌子的抽屉里找到了一个,可我不知道那里还有手电筒。 P139

您一定注意到了,书房后面有一整排的树,不过枝叶都经过修剪,使树不会遮挡楼上窗户的视野。 P140

“到底发生了什么,老兄?你还没跟我说清楚啊!”“就这样。 P141

你看见匕首了吗?”“没看见,没有。 P142

再说花园里有蝙蝠。 P143

有位先生在下面,从窗户往书房里面窥视。 P144

“是在扭打、溅水、跌倒等各种声音发出的同时?”“是的,先生。 P145

”菲尔博士说。 P146

不要管刀!我们知道你没看清楚刀。 P147

”菲尔博士对着报纸直皱眉,显然没注意到他展示的恐怖证据都要举到玛德琳的脸上了。 P148

一时间他对着书架眨眨眼睛,直到诺尔斯猛然咳嗽一声才让他回过神来。 P149

看见她时,他脑子里总是在搜寻一些类比或文学人物形象,她身上所流露的中世纪风范、细长的眼睛、圆润的嘴唇和控制自如的文静,使人联想起玫瑰园或是塔楼窗口。 P150

而且在那些孩子里面,他一向最疼爱的是茉莉(她的父亲,您知道,曾救过诺尔斯母亲的命),然后就是小约翰·法恩利。 P151

不说那些了。 P152

你觉得法恩利是个骗子吗?”她稍稍比画了个手势。 P153

”“还有一件事,请问,”玛德琳呼吸更加急促地问道,“他们俩谁提到过人偶吗?”一阵沉默。 P154

您应该去问问他们。 P155

这是佩奇在她身上所见过的最生动的反应,唯一一次本能的反应。 P156

你想跟我们说什么?他到底是不是冒牌货?”“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我们掌握的信息少得惊人啊,”菲尔博士沮丧地说,“来源五花八门,真正有用的却不多。 P157

但我不清楚人们因为什么事而害怕它。 P158

你的意思该不会是在法恩利庄园里就有一个吧?”“是的。 P159

“有个女仆,贝蒂,你知道她吗?”巴罗斯稍作犹豫。 P160

”“是什么?”巴罗斯又犹豫了一下。 P161

艾略特督察、菲尔博士和布莱恩·佩奇坐在桌子旁边。 P162

诺尔斯的归来让大家松了一口气,还有玛德琳的到访,佩奇期待这些对茉莉·法恩利会起到正面作用。 P163

“你说得对,先生。 P164

“而且,”菲尔博士轻轻拍了拍桌上的本子继续说,“没必要追究这本指纹记录了。 P165

“我都这把年纪了还感觉像考试在作弊似的。 P166

”“真正的继承人是谁?”帕特里克·戈尔冷冷地问。 P167

有没有让你们想起谁来?我指的不是外貌,而是措辞、思考方式以及自我表达上。 P168

不过他的心思似乎不在这儿。 P169

”墨里说。 P170

”“他是个骗子?”“他是个骗子,所有不真正了解他的人都被他骗了。 P171

“有个冒名顶替的家伙在我们这儿被人以某种方式杀死在水池边。 P172

“我猜你们找到证人了吧。 P173

“简单来说,警官,自从我昨晚来到这间屋子就怀疑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P174

“当然了。 P175

“你们在哪儿找到它的?”墨里忙问。 P176

但假如说这把可能就是我那把,似乎太可笑了……”还没人来得及阻止,墨里就从兜里掏出一块手帕,在嘴边弄湿(把手帕放嘴里是让佩奇恶心的事之一),并且在刀刃约中间的地方擦拭出一小块来。 P177

”他把诺尔斯的证词一五一十都跟大家说了。 P178

到目前为止,只有你还没对整个案子发表意见。 P179

我能就我的想法与你们切磋一下吗?”艾略特一笑。 P181

假设他割断死者喉咙后把小刀扔进水池,那么事后谁都不会对自杀有所怀疑。 P182

佩奇感觉他只是在稍稍自我克制,墨里接着说,“好了,好了,先生!要不然我们会毫无进展。 P183

绝对不信。 P184

然而,就连哈德利也得承认,这个老家伙经常不幸言中。 P185

”威尔金拍着桌子高声说道。 P186

“听我说,威尔金先生,”菲尔博士咕哝道,“我之所以问你还有其他原因。 P187

”“你在餐厅里,距离水池只有大约十五英尺,你都未曾打开门看看外面吗?即使你说你听到有声音都没这么做?”“没有。 P188

他稍稍一抬起手指,肩膀就跟着耸起,但他矮胖木然的外表却没什么变化。 P189

’你说的是‘什么东西’。 P190

”类似恐惧的感觉钻进布莱恩·佩奇的骨头里,他说不上来是怎么钻进去的,甚至是什么时候有的感觉。 P191

只有佩奇注意到她,其他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威尔金身上。 P192

“不是,”戈尔说,“你知道我在哪儿。 P193

”戈尔说着眼睛周围都笑出了褶。 P194

当时我正在美国逍遥快活。 P195

他的血流到我们和我们子孙身上。 P196

是在戴利小姐床边的桌子上发现的。 P197

“你的意思是……”他追问,“难道戴利小姐不是我所了解的被流浪汉杀死的?”“极有可能。 P198

在这所房子的阁楼里,是否有一间小屋子还储存着一堆关于巫术这类主题的书?嗯?”“当然有。 P199

我丈夫弄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P200

他说那应该是本高级魔法的大作,它神奇到任何人读这本书都要头戴钢盔的地步。 P201

正是。 P202

”“可是有什么关联呢?”“比方说,夫人,会不会是他自己把书拿给戴利小姐的呢?”“可我已经告诉过你他对那些书的看法了啊!”“这个不是问题,你知道,夫人,”菲尔博士表示歉意地说,“他会吗?毕竟,我们听说在他年少时……像你所说,假如他是真正的约翰·法恩利……他是很看重那些书的。 P203

话说回来,你和维多利亚·戴利很熟悉吗?”“相当熟。 P204

再确认一下,有个人出现,声称是他财产的所有人。 P205

几年前我试着调查过,小约翰也是。 P206

呃,小约……你说什么,约翰爵士?”他沙哑的语调中透着夸张的客气,戈尔有点嗤之以鼻。 P207

“我不知道。 P208

”“你说什么?”“你知道吧,”菲尔博士急匆匆地说,“贝蒂·哈伯特,那个吓坏的女仆,她爱吃苹果。 P209

没错,确实有意思。 P210

佩奇和玛德琳跟在后面。 P211

你该不会是爱上他了吧?”“布莱恩!你没有资格说这种话!”“我知道我没资格,但你爱他吗?”“我不爱,”玛德琳看着地板,轻轻地说,“如果你眼睛擦亮些,或者对事情理解得更透彻,就足以明白不该这么问了。 P212

毫无疑问,这两个人非要讨论到世界末日才罢休。 P213

她不太……”玛德琳说,“她的情况不太好。 P214

金医生是她父亲一生的挚友,两个人也就不拘礼节地站在那儿。 P215

仆人们的住处,佩奇知道,就在房子的另一侧。 P216

英国作家罗伯特·骚塞的诗中提到“布伦海姆战役之后”及“这是一个可怜人的骷髅”等。 P217

锁链一落下来,门也自行打开了。 P218

女巫并不漂亮。 P219

不对,这样不合理。 P220

尽管不久前刚刚洗过,上面还是沾着片片灰尘和泥土,而且还有两条参差不齐的小口子。 P221

然后像众多凶手一样离开现场,并且索性把围裙扔在了地板上。 P222

她的情形明显是看见什么东西而受惊的典型症状。 P223

哪位先生能给我演示一下它怎么动起来,我给这个人一千英镑。 P224

总之重点是身体全都被齿轮填满了,背后开了条长长的口子。 P225

你的意思是怀疑有人藏在里面操作它?”“谁都会这么猜吧。 P226

大多数人都确认过。 P227

如果我说是自杀,A、B和C批评我。 P228

他还没有适应菲尔博士的神龙见首不见尾,总是去做一些无用功。 P229

总之,我在柜子里翻来找去,有没有结果不好说——”“那些书呢?”“有常见的正统宗教和非正统宗教的书,但是也有几本女巫审判的书我从没见过。 P230

他们看的是压在最上面的东西:一张用羊皮纸粘在铁丝上做成的双面假脸或面具,像雅努斯[2]那样有个前后两张脸的头部。 P231

”沉默片刻。 P232

我会无偿告诉你全部真相。 P233

还有这个,介意我看下它吗?”他拿起那个木盒,摇晃出声,然后拿到窗边灰蒙蒙的光线底下。 P234

他让它保持直立,否则可能会四下翻滚,一路疯狂地冲下楼梯,撞碎所有挡它路的东西。 P235

他不需要借助人类或野兽的外形来证实其存在。 P237

这是有实际理由的。 P238

“我们失败了,”他言简意赅地说,“什么都没能证明,再看看我们手上的事情真是一团乱麻!维多利亚·戴利遇害:凶手可能是流浪汉,也可能不是;其他无耻之事的端倪我们在这里就没必要讨论了。 P239

况且,我还有一件事不确定。 P240

)“这就没辙了,”艾略特证实了他的想法,“我还能指望什么呢?”“贝蒂·哈伯特?”佩奇给出建议。 P241

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也许有人会从信誓旦旦的话语中露出破绽。 P242

我本打算去看一眼,但我怀疑无论哪个专业技师都回天乏术了。 P243

在乡下的生活中,每个人在一定程度上相互信赖,付出的同时也接受回报;对于这个案子你只能等待,看事情如何发展,无论判决结果如何都是轻松合理的事。 P244

审讯官接下来求证的不是在尸体上的发现,而是传唤肯尼特·墨里,佩奇这才开始意识到当前的事态。 P245

问:你是否认为死者不可能在自己身上留下这样的伤口?答:不是。 P246

纳撒尼尔·巴罗斯先生做证说死者跌倒前是背对着房屋站在水池边的。 P247

起初我以为可以,但我反复思考后就不确定了。 P248

死者为了实际利益而冒名行骗的行为就此确定。 P249

”“你的住址,戴恩小姐?”“蒙普莱西尔,在弗列丹顿附近。 P250

现在你得保持沉默,否则就离开本庭吧。 P251

“戴恩小姐,这里不是法庭,而是讯问,因此允许你做任何证明,但必须有助于我们理清案情。 P252

他说可怜的约翰——抱歉,我是说约翰爵士——唯一一次露出笑容或看上去放轻松,是当申诉人讲到泰坦尼克号上发生的可怕事件,讲到被海员的木槌击打的时候。 P253

因为他对自身情况浑然不知。 P254

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P255

“我曾经和他聊过,试图安抚他。 P256

’你们也知道他的确是。 P257

你们能理解他每一步的想法和他说的每句话。 P258

他所钟爱的东西数不胜数:这些是他的赌注。 P259

于是开始进行提问。 P260

不,得说是外交家;这样说更好听,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P261

餐厅低矮粗大的房梁、锡器还有忙碌的时钟都成为衬托她的背景。 P262

”“要知道,各位,”菲尔博士深思着猛吸了口大号雪茄,低声说,“可不要低估我们的朋友巴罗斯。 P263

后来纳特·巴罗斯让我发各种毒誓,在审讯结束以前绝不向警方透露一个字。 P264

可我觉得没有人会不同情他。 P265

但他的拳头没有砸下来。 P266

我是说:只要舍得花本钱。 P267

您肯定知道。 P268

他真的有不在场证明吗?我说的只是纳特对我说过的话。 P269

由戈尔、威尔金和墨里所组成的团伙;戈尔和威尔金是从犯,他们没胆量实施任何真正的罪行。 P270

“继续。 P271

但是他没有崩溃,所以他们决定下手。 P272

“其中有瑕疵。 P273

我常觉得他就像是书里写的那些清教徒,生错了时代。 P274

现在让我们看看是否能从这里面找出什么真相的线索,我来给你们说几条吧。 P275

弄明白这个机器人偶在十七世纪是如何运转起来的,你就能解开本案的核心奥秘。 P276

四团金色的火苗在温暖静止的空气中缓缓升起,好像脱离蜡烛悬空燃烧一般。 P277

今晚将是伟大的安息日夜晚,来自阴间的力量将得到释放。 P278

只是——提高警惕,你懂的,佩奇先生。 P279

一只褐色的飞蛾从窗户飞进来,径直扑向一团烛火。 P280

窗帘和烛火微微晃动了一下。 P281

它那张蜡脸似乎皲裂得更厉害了;从楼梯滚落之后它稍稍向一侧倾斜,里面的机械装置也掉了大半。 P282

“可是这样不会太闷了吗?是不是最好留一扇——”“我来开。 P283

再来些咖啡怎么样?”“别麻烦了。 P284

她打开收音机。 P285

”“谈什么?”“整件事情,”玛德琳说着握紧双手,“我……也许我了解到的比你想象的要更多。 P286

我听过传闻。 P287

现在我想让你思考一下我们能从当前事实得到的明显推论,也就是菲尔博士和督察很早之前所做的推理。 P288

“怎么会呢,布莱恩?我还是没太明白。 P289

她以为是被魔法传送到污秽的祭坛并且在那里见到了恶魔情人。 P290

”“是的——这是尸体被发现时的衣着。 P291

(记得吧?那两个人听到尖叫,看见凶手跳窗逃跑并追上去,而后过了些时间才回到现场。 P292

有且只有这么一个人。 P293

佩奇犹豫不决。 P294

他们在穿过果园爬过树林的路上聊得不多。 P295

我东拉西扯了不少,但是应该会起作用的。 P296

有位男士的安危我是从一开始就在担忧。 P297

你们进去吧。 P298

她的眼睛盯着床脚。 P299

晚上如果你靠近这房子,而且屋里亮灯的话,你就会看到屋顶的光。 P300

”“总之,亲爱的,可否告诉我们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呢?嗯?”金医生突然打断。 P301

”“你还记得那时是几点吗,贝蒂?”“不记得了,先生。 P302

贝蒂搅弄着床单边缘。 P303

艾略特说:“它动了吗,贝蒂?那个机器动了?”“是的,先生。 P304

“我希望,”他嘟囔着,“听到这些司空见惯的胡话对你们有所帮助。 P305

“就心理层面来讲,”他带着嘲讽的漠然对艾略特说,“就在今晚,老兄。 P306

”诺尔斯回答,脸上带着愧疚的表情(不太自然)斜眼一瞥。 P307

”“可惜了。 P308

艾略特督察告诫自己没必要太着急。 P309

不过什么事都没有……或者看似如此。 P310

我在厨房的时候从后门看见的。 P311

“哦,真是的,布莱恩,你为什么以前没跟我说过呢?”玛德琳哭笑不得地说,“我不能骂人!我的道德本性正在堕落。 P312

要恰当地形容你的话,必须——”他再次注意到她眼中闪烁着好奇之光。 P313

“那个人偶,玛德琳。 P314

”煤房建在靠厨房偏左侧的墙边。 P315

至少——我希望一部分是。 P316

我们发现了。 P317

那是艾略特的声音。 P318

“我想你错了,”他说,“你还没见过何谓真正的刺激呢。 P319

在此期间,有些事情要与你讨论。 P320

这场景就像看见一处令人不悦的景色一样。 P321

”菲尔博士说。 P322

成为戴着雅努斯面具的会长想必对于我们说的这个人是个美好的幻想吧,不过只是幻想而已。 P323

我们很可能永远也不知道是哪些人。 P324

”“可是如果你无法证明另一个女人也死于中毒——汤布里奇威尔斯附近那个,我没听说过这个人——那么你有什么依据呢?这个‘人’做的事具体违反了哪条法律吗?维多利亚·戴利又不是死于中毒。 P325

我是名律师,不是异教学徒。 P326

诺尔斯脸色惨白地说道:“打扰了,博士,但是他们——他们告诉我夫人不在房间里。 P327

“别告诉我你们觉得诧异。 P328

“往下说,”墨里平静地说,“我没有疑问,继续吧。 P329

”菲尔博士停了下来。 P330

他的话似乎让你们大多数人都为之震惊,那就是她从来没爱过你们认识的那位法恩利。 P331

不是吗,诺尔斯?”他环顾四周。 P332

于是就在一年多以前——准确来说是一年零三个月——他们结婚了。 P333

不,他不是个头脑清楚的冒名顶替者。 P334

您对此作何解释呢?”菲尔博士把空烟斗放进嘴里吸了吸。 P335

”“所以他必须得死。 P336

”“她有所不知的是,对手一直小心隐瞒,直到两天前的晚上才使出指纹记录的撒手锏。 P337

“看起来没办法让你闭嘴了,”巴罗斯说,“如果警察无所作为,那我只能抗议。 P338

菲尔博士注视着他。 P339

你潜意识中之所以会困惑是因为你是在谋杀发生之前而非之后看见那东西的。 P340

“‘有三道相当浅的伤口,以稍微倾斜的角度从喉咙左侧向右下颌划过。 P341

可与诺尔斯不同的是,他没有将她推上绞刑架,把绳子套在脖子上,而是在掩护她。 P342

”他从衣服侧边的大口袋里掏出一个用红色大号印花方巾包裹的东西,之后慢慢展开,以防方巾被里面的尖锐之物钩住。 P343

把球扔出去,不管目标是什么,不管朝哪个方向落下,它的钩子都能轻松钩住——就像船锚一样。 P344

“嗯,是的。 P345

谋杀发生当晚,他走过花园来到水池边时,自己也曾想起“玛德琳之星”:东边那颗单独的星星,她起了个富有诗意的名字,从水池那里你只要伸长脖子望向新厢房远处的烟囱顶就能看见……“是的,她讨厌你。 P346

你们记得池里的水搅动得很厉害(那是自然,因为他正在被拖拽),以至于周围几英尺远的沙地都溅上了水。 P347

可全是一派胡言,我一定会在法庭上驳倒你。 P348

“怎样?”“我……呃……各位。 P349

可算说出话来时,他却把所有听众吓了一跳,以为是哪件家具开口说话了。 P350

她没杀人,她没有,我能证明这点。 P351

[2]哈曼:《圣经》中人物,曾想消灭犹太人,最终被处死。 P352

但是,他在火车上一路风尘,还没有看到一个可能是弗朗博伪装的人,正如一只猫伪装不了一头长颈鹿一样。 P353

那个冒牌货是我一个人杀死的,所有让你们惊慌的装神弄鬼也都出自我手。 P354

那个国家气候相当炎热,但我和茉莉都喜欢天热的地方。 P355

从那以后我就戴着这双了不起的假肢,怕是没能完全掩盖我的缺陷吧。 P356

我变换过好几种身高。 P357

不用说,我整个身体只有腿没能出来。 P358

我扮演过太多不同的人,以众多不同的化名来诠释“无所不知的男人”,对于是否被识破倒是不太担心。 P359

毫无疑问,这就是十七世纪黄金女巫的奥秘。 P360

众所周知,魔术师的传统服装包括一件画满象形文字的大长袍。 P361

但我一直都很喜欢出其不意,这是我的个性之一。 P362

当然,茉莉和我筹划了整件事情。 P363

好了,我的朋友,我要恭喜你。 P364

那些树篱提供了极佳的屏障,万一发生险情还能作为许多逃跑通道。 P365

让人瞥见我的行踪确属鲁莽,不过当时(你后面会看到)我因为计划被破坏而懊恼不已;所幸我戴上了面具。 P366

)然后我想把他的指纹印在刀上遗留在水池边,这样就完成了自杀的假象。 P367

你们那位伯顿警长承认要不是有计划地将整个花园里的树篱都连根拔起,估计他只有百万分之一的概率能找到吧。 P368

事实上我是去阁楼取指纹记录本。 P369

艾略特督察就威尔金看见花园里有东西一事做了陈述。 P370

因此茉莉觉得只是假冒玛德琳之名打电话让人把机器人偶送到蒙普莱西尔是不够的:她知道玛德琳很害怕那个东西,就希望我让它动起来吓唬吓唬对方,以此作为教训。 P371

可是谁能杀了诺尔斯?谁能杀了玛德琳·戴恩?谁能杀了贝蒂·哈伯特?他们都是我所认识的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凑篇章字数用的角色。 P372

这种行为无疑十分幼稚;然而我的女人和玛德琳的矛盾是人之常情——就像我和已故的帕特里克·戈尔之间一样;而且我告诉你,案子发展到此,再也没有什么比餐厅这番谈话更让她气愤的了。 P373

她不算狡猾;她一点都算不上狡猾。 P374

[3]出自《爱丽丝梦游仙境》。 P375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