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不及的梦

good

如果今生有一个女人,她的丈夫叫她撒哈拉之心,那么如果他们有一个女儿,那个名字必要称为:撒哈拉·阿菲利加。 P9

这个名字,将是她的父亲、母亲和北非沙漠永恒的结合与纪念。 P10

是再没有江河的断崖深渊。 P11

那时候,我们在台湾中南部旅行,是——“今天不回家”的一种日子。 P12

不然全部打回票——很无情的。 P13

我们挥霍过的功课,早已烟消云散,卖了个满堂红彩,好似都已不再是我们的关心。 P14

我十几岁的时候,梦想做画家,也十分羡慕会画画的人,那时候,我自己涂一些小画,也参加过好几次诸如“全省美展”之类的画展。 P18

也许是“石头火锅”吃多了一点,林复南的脑筋变得越来越顽固,我以为,他袋里有了钱,可以出去交交女朋友,做一个风流画家,但是十年下来,他在交友方面一无成就,在绘画上,却固执地坚守他的岗位,有了余钱,付了房租,想到的就是去买绘画的材料,他花大钱,画下了一大堆卖不掉的东西,不但不愁,反倒自得其乐,他是我少见的笨人之一。 P19

去年,我住在沙漠里,他突然寄来了一大卷版画给我,我一看跳了起来,他的作品,在我十分主观的审视下,我认为已经找到了他该努力走下去的路径。 P20

撒哈拉威们一再地说——那些喜爱安乐生活,美味食物和喜欢跟女人们舒舒服服过日子的人,是不配来沙漠的——我虽然是一个女子,可是我能够深深体会到为什么这片荒寂得寸草不生的世界最大沙漠的居民,会说出这样的句子来。 P21

这个可敬的朋友,终是渴死在一片无名的沙地上,一试再试,以那么多的苦难做代价,他仍没有能够征服这片无情的大地。 P22

路是有的,都是泥巴路,走路出去要半小时以上才碰得见柏油路。 P23

在这儿,每人都服抗疟疾的药,荷西来两个月已患一次,我尚未得,希望以后也不要得才好。 P24

三毛 五月四日P.S.来信请寄西国地址,我们七月份会回去一趟(每三月离开一次),信寄那边信箱我反而收得快,此地离加纳利群岛约四千公里的距离,您还记得“比亚法拉”的战争吗?便是在尼日利亚发生的,现在已不打了。 P25

没想到买书的信寄出不到两天,拓芜的新书却已先寄来了。 P26

他不想想,半身残疾已经四年多了,一家三口,几坪不到的违章建筑的家,三只脚的破桌子,就是他一个一个格子爬出来的稿费在维持生计;而我,这个笔友,在邮局领出他扎得歪七扭八的包裹时,心里沉重得是什么滋味。 P27

一本书的名字虽然并不十分影响它本身的内容,可是如果名字取得贴切,总是更好些,文亚过去的几本书,如《橄榄的滋味》,如《心灵的果园》,在我看来,都是好得无法用另一个题名来代替的。 P28

这种时候,我总特别羡慕文亚,与智慧人物一夕谈,该是每一个渴求知识的人最大的想望,想来看了文亚这本书的读者,也一定会有这样的看法。 P29

我的三堂哥陈令,在当年好似很爱往乡下跑,什么地方都骑车去。 P30

总是不厌地跪在沙丘上,东挖挖,西探探,不然坐着也好。 P31

在读者心目中也许是一个新作家,事实上我当时已写了大约十年,因此文艺界的一些长辈并不是取名三毛之后才认识的。 P32

我将店内的一切看在眼里,心中便想,干爸的书给这种地方出,真是失算。 P33

对于我的写作,干爸极多鼓励,却也十分严格,很少对我夸奖。 P34

饭后干爸一张大钞付出去,换回来的竟是一些铜板,我看在眼里自是心惊,可是始终不敢讲一个谢字,只怕说了这个字反是见外了。 P35

”我不怕干爸误会我,可是他因我伤心便是我的不该了。 P36

生死之谜在他人也许的确仍是个谜,在我已能够了然部分,因为我爱的人,不止在我们名之为世界的地方才有,在那一边,也渐渐地多了起来。 P37

那天,从阳明山下了课,匆匆忙忙在阴暗的雨天赶到大理街的《中国时报》去,酒会时间已经快过了。 P38

这个故事,没有开始,也没有结尾,而你,是唯一的见证人,时间也就这么流掉了。 P39

听了一个晚上,朋友们散了,他将话题分析组合一番,又是一场付诸行动的表达,交给社会大众。 P40

而你自己呢,休不休息?这样问你的时候,好似看见了你的苦笑,你也不休息,还有同样一条漫长的路要跑下去,对不对?前几天深夜里,停电了,我变得很慌张,工作不能停,摸黑点起了蜡烛,就着烛光,一份又一份学生的作业仍然批改下去,改到警觉那支烛泪已经流到天明,这才愣住了,静静的大气里,只有那支残烛慢慢地在燃烧。 P41

可是,六月二号的晚上,当我,听见陈达先生的《思想起》在“中华体育馆”内弹唱出来的时候,为什么,雨也似的泪水,瀑布啊地奔流了出来?为什么,看见自己,在那个舞台上,化为舞者,化为云门,化为船,化为鼓,化为婴儿,化为大地化为哗一下拖出来的那条血布和希望?笑吧哭吧鼓掌吧,还能做什么?也不是在分析,也不是在看基本动作,也不看画面结构,也不想编舞剪裁,也不是服装设计,也不认那一个个舞者是谁又是谁,因为全看见了,又因为全没有看见,因为已经活入忘我。 P42

这一生,在众人当前狂叫过两次。 P43

同样有泪,那不是愤怒失望的泪水。 P44

这么聪明的孩子,有一天,愿意我的侄女儿们,会做你们当中一两个人的妻子。 P45

恭恭敬敬地写了一张宣纸裱好的牌子,拿到“云门舞集”的办事处去,白纸黑字不够,四周给涂了红红的颜色在金边的里面。 P46

每一次黄昏里去散步,总得穿上毛衣,厚的那种。 P47

没有什么水芹,到处蔓着爬藤的浆果。 P48

它勉强肯吃的,牙签上挑着一小撮麦糊,牙签上一颗牛奶珠子。 P49

那个同样的黄昏,我抱着笼子,也用毛衣包着它,身上藏了一小盒牛奶和一个碟子,回到发现斑鸠的旷野里去。 P50

它闭着眼睛,吃了一小口,又吸了一颗牛奶珠子,又吃了一小口,又吸,又吃……我紧张,很紧张,怕它一次吃得太多。 P51

”电话那端的巴瑞并不晓得,我不会看到那个家就要走的。 P52

“啧!干嘛不走!”达尼埃说。 P53

看着那个电话,忍不住请拨了竹东清泉。 P54

可是我要那幢房子。 P55

你是我不及的梦 文学电子书 第2张

西班牙邻居打电话来,说想我想断了肠子,为什么音讯全无。 P56

”我笑了笑,要走,不要人探病和怜悯,要一个人去疗小毛病,在最没有亲情的美国,只为了那儿没有爱的重负。 P57

这是我心爱的家分享给各位的条件,不再痛苦自己的离去,因为那个原先只为自己梦想的小屋,在这种处理上才有了真正的价值和利益。 P58

同学们就算下课也不散去,总也赖在教室,赖在我身边。 P59

学生实在是懂的,懂得有多么看重他们。 P60

锦西和雪黛是多年好友了,知道他们抵台,我迫不及待地跑去旅社探望他们。 P61

于是,小楼要卖的消息就传了出去。 P62

半大不小的青少年,服完了兵役,还是两袖清风。 P63

”我再追问:“那下一个是什么‘子’呢?”志忠说:“是列子。 P64

蔡志忠,好朋友,请问你听见了我们为你“起立鼓掌”和那一声声“加油!加油!”的响声吗?注:《列子》是一本书名,共有八卷。 P65

当我第一次展读你的长信时,正在深夜。 P66

一个少年如你,你也有全部的理由去快乐,这件事情,说来好似勉强,但是,只要你有一颗知道悲喜的心,姐姐就要把快乐的种子一点一点种到你的心田里去。 P67

证实了您的远行,我将双手清洗干净,回到自己的房中,将门轻轻关上,在暗室里静坐了好一会儿,然后开始在心中反覆为您默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顾伯伯,知道您府上虔信佛教,而我却生长在一个基督教的家庭里。 P68

老师平日并不守在我背后一笔一笔地钉住我,那会使我紧张,老师总是到其他的房中去,每隔几十分钟,才来看一下我的作品。 P69

可是我们见面时,仍然快乐得好像当年的一群小孩。 P70

顾伯伯,您的一生,是一篇刻苦、勤学、向上,没有一丝家庭背景而成为一位成功人物最明确的见证。 P71

这一次,看到他的新书《笨鸟飞歌》,心中说不出有多么高兴。 P72

一个人会说话并不是件易事,王大空说话,天时、地利加上他的——人和,就不简单。 P73

可贵的是,笨鸟就笨在他的不能相忘和忏情。 P74

那张桌子边贴着海报:“棋王歌舞剧征求演员。 P75

音乐一响,人变成一把弓似的,双手好似被一条无形的橡皮筋拉住,收放之间,充满了张力——是个好舞者。 P76

这一对夫妇,不看我们场地的贫乏,从去年那场大地震的当日开始,默默地为我们中国台湾付出了一次又一次的心血。 P77

而我们的小妹——张艾嘉,风尘仆仆地赶回台湾,她在做什么?她做了《棋王》的女主角。 P78

上个星期天的傍晚,我经过内湖开车上阳明山,穿过后山公园下到北投,经过北投开往我心深爱的淡水小镇看古董,到了夜间,不得不取道大度路回到台北来。 P79

就为了了解你们,就为了没有跟你们产生过任何代沟,我,一个被你们族类称呼过一次姐姐的人,在这一个话题下,跟朋友们做过多少次的争辩。 P80

骑车,可以叫它是一种运动。 P81

之所以不急着去闻问,实在出于一片体谅之情。 P82

她知道取舍的分分寸寸,一点也不浪费。 P83

她用小标题,是必要,用得针针见血。 P84

这些年来,他潜究中国命理,心得甚多。 P85

他们深夜里打烊出来时的轻笑,滑落到我耳边。 P86

不然隔壁邻居阿妹妹的一家讲广东话,对面建建的父母全家四川话。 P87

“这种面包呀,吃一顿可以,再吃就吃不消啰——外国人的东西嘛——偶尔为之……”请问,泰国人是不是外国人,他们吃不吃面包当主食?“我说,外国人笨来稀的,哪里好跟我们中国人比,嘿嘿……”笨吗?联合国里那么多国排排坐,请你指明,到底坐在左边的还是右边的是个笨家伙?还是统统都笨?“这种嫁外国人的事,多半没有好结果,他们家族观念淡——”请问有没有看过《教父》这本书或电影,意大利人家族观念淡是不淡?“这种事情呀——如果给外国人在台湾碰上,气也给气死了。 P88

我的朋友大惊之下,奋起抵抗,这不抵抗还好,一抵抗,那条腿就给打断啦。 P89

其实并不爱花圃,爱的是旷野上随着季节变化而生长的野花和那微风吹过大地的感动。 P90

毕竟,就算是一小束吧,也是他的爱情。 P91

二十岁,刚刚由一重重的浓雾中升上来,眼前一片大好江山,却不敢快步奔去,只怕那是海市蜃楼。 P92

总认为,哲学是思想训练的基础,多接近它,必然有益的。 P93

奇怪的是,学业并没有因为生命的关注不同而退步,事实上,我从来没有不关注智慧的追寻,无论在任何情况下。 P94

我从小接触到的颜色就是白色,白其实包括了所有的颜色。 P95

我望着那一溜淡淡的淡红色从墙上过去,眼泪都激出来了。 P96

不论怎样,色是我们生命的东西,连佛家讲到人生的问题时,都说色在前,相在后,相是色造成的,人没有肤色,花没有色来衬托,形相就出不来。 P97

我趴在碎石地上,拍摄着一块又一块覆盖在驼背上的布料,那被我称做“民族花纹”的东西。 P98

”“能活吗?”我说。 P99

不行的。 P100

我们一家三口算是小家庭,现在姐姐你去的地方是个大房子,我们分到好大的两间房。 P101

”“你们这一大家子十四个人又吵不吵架?”我们正在薄荷一样清凉的空气中,踩过一地白杨树的影子,往停车场骑去。 P102

幼年时即显现对书本的爱好,小学五年级时就在看《红楼梦》,初中时几乎看遍了市面上的世界名著。 P104

1976年第一部作品《撒哈拉的故事》出版,“三毛热”迅速从台湾横扫整个华文世界。 P105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