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时去远方漂泊:肖复兴经典散文

由于雨的缘故,路面很滑,汽车行驶得很慢,眼前的景色如慢镜头徐徐展开,历史仿佛悄悄向我走近,一下子可触可摸起来。 P7

因为下雨,参观的人不多,四周安静得犹如深山古刹,远处田野里的玉米连接成无边的青纱帐,在如丝似缕的雨雾中摇曳着丰收的韵律,仿佛这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就这样如同旅游胜地一样充满着和平与温馨。 P8

我想起电影《辛德勒名单》里那些弹着巴赫钢琴曲疯狂残杀犹太人的法西斯,和在广岛看到的鲜花下掩盖着鲜血的对比一样,刺激在我的心头。 P9

台儿庄,让我们记住这一点,记住鲜花掩不住志士们的鲜血,也掩盖不住侵略者的罪行。 P10

夏季,德天瀑布和板约瀑布会连在一起,是一道最为奇特的景观。 P12

两处相隔不远,一条归春河紧紧连接着它们。 P13

它们在广西边陲,离南宁一百四十公里,远是远些,但值得一看。 P14

不过,依据我的经验,到一个类似古镇的旅游景点去,如果路况非常好,一路高速,平坦开阔,无遮无挡,一般那里也就容易人满为患,路是好跑了,景色却大打折扣,再画蛇添足搞一些人工景观,浓妆艳抹,就更不足为观,所以有人说人多的地方无风景,不无道理。 P15

真的是车在画中走,人在画中游。 P16

这座自宋朝时代就有的古镇,徐霞客曾经拜访过,并留下了这样的文字:“自南宁来,过右江口,岸山始露石;至扬美江,石始奇……余谓阳朔山峭濒江,无此岸之石;建溪水多激石,无此石之奇。 P17

在这里眺望江水,江水在这里打了一个很大的弯,急流一下子变成了缓和的滩涂,仿佛一个烈性的小伙子,到了这里立刻脱胎换骨变成了一个温柔的姑娘。 P18

如果你想垂钓,或是游泳,或是放牧,你可以彻底脱掉沉重的盔甲,和这里的山这里的湖融为一体,让心里扑满田园泥土的芬芳和来自江面上的不带一丝尘埃的清风。 P19

它们都是清朝的建筑,木窗、屋脊和屋顶都有花草虫兽、龙凤蝙蝠和人物传说的浮雕或图画,那色彩经历多年而仍然存在,实在是奇迹。 P20

青墙蓝瓦上的藤蔓蕨草,肯定不是当年的了,但脚下的青石板铺成的老路,却还是当年的。 P21

一处是湖南九嶷山的杜鹃花,九嶷山的杜鹃在4月开花。 P23

碧塔海藏在香格里拉深处,一围群山,四处草甸,漫天清澈得像母亲怀抱那高原特有的天光云色,将碧塔海衬托得分外幽静而神秘。 P24

如果九嶷山的杜鹃属于神话,碧塔海的杜鹃则属于童话。 P25

山是青得要滴下来,水是满满的、软软的。 P26

那毕竟不是短暂的观光旅游。 P27

走进这些小屋,地板已经没有了,砖石铺地,泥土的气息,将春日弥漫的温馨漫漶着。 P28

虽去云南多次,却一直没能够如愿。 P29

一路拾阶而上,一路的墓碑像行注目礼一样紧紧地跟随着你,铺铺排排,整齐的方阵,黑色的浪一样,由远到近,无声却极其有韵律地起伏着,蔓延在你的脚下,激荡在你的心里。 P30

面对日本侵略者,中国人视死如归的英雄血气,在腾冲得到最淋漓尽致的体现。 P31

我忽然发现墙上有些石碑是凋残的,有些名字已经没有了,或者是残缺了。 P32

我打听了一下,这位照相馆的老板姓张。 P33

从语音来听,后者更充满异族的神秘味道。 P34

第二部,是马盂山。 P35

既然是中国七大水系之一的辽河的源头,当然,水是重头戏。 P36

特别是草甸上的花,为灵气飘香。 P37

崂山是道教的发祥地,讲究的就是阴阳。 P39

在崂山东南一面有座华严寺,专拜狐仙,庙中的神位上塑有一位白胡子老人,尊称为“胡三太爷”,每年农历正月初八为其生日,人们要举办庙会,焚香敬拜,渔民要把新打来的鱼虾供奉上来,让狐仙保佑众生的安康。 P40

两千多年的汉柏,一千三百多年的唐榆,一千多年的宋银杏,还有七百多年的黄杨,五百多年的绛雪山茶……特别是那株汉柏,另有一株凌霄缠绕着它飞上蓝天,让古树有了生命,更让我们感受到了历史,感受到了一种神的力量。 P41

阴面则完全不同,与辽宁和吉林南部气候相近,号称“小关东”,拥有白桦、紫椴、糠椴、蒙椴、桤木、槭树、山杨等众多典型北方树种,至于北方常见的赤松、黑松、麻栎就更多得蔚然成林了。 P42

沿淙淙泉水溯源而上的感觉,和阳面登山观海的感觉大不相同,后者只可远观,这里却可以亲近。 P43

七十八年前,即1933年的夏天,沈从文在北九水看见一位身穿孝服的姑娘,在水边烧完纸钱后,提了一桶水袅袅而去。 P44

在如此紧凑的地理区域里,可以浓缩这样的历史断代层,便如同看冰川,一眼望尽历史清晰而色彩纷呈的层叠,实在是别处难得一见的奇迹。 P45

其实,任何传说都表达着百姓心中对历史对人物的评判尺度,是人们代代口口相传中渗透进来的感情。 P46

那两架紫藤(有人说象征着杨升庵和他坚贞的妻子黄娥,当然是比附,是人们美好的心愿),左拥右抱,纵横交错,长近百米,覆盖面积四百余平方米,春天的时候,绿叶如盖,紫藤花如蝶飞舞,更似紫瀑倾泻,或似一条紫龙腾空,是园中最为触目惊心的景象。 P47

金桂、银桂和四季桂,仿佛小姑娘、少妇和老夫人,齐齐崭崭地都跑进园中看新娘,个个裙袂叮当,衣襟带香,沾惹得空气中都是散不去的香味。 P48

”罨画湖,才第一次被命名,而不胫而走。 P49

”在他的诗中,可以看到他念念不忘吃到的苦笋、紫笋、薏米、巢羹,看到的百亩东湖竹林,唐安(唐安为崇州的古称)的红索琵琶。 P50

首先彰显放翁军人与壮怀激烈的一面。 P51

东湖是三湖中最老的湖,属唐朝,且是我国现存唯一一座唐代的园林。 P52

我不太弄得清这两千贯到底值多少钱,但看他新修了怀李堂,清湖底的淤泥筑蝠崖,在蝠崖上建青白江亭这样的多重项目,应该颇为可观。 P53

他任成都州府时,一次路过新繁,看见湔江清澈见底,感慨道:“我们当官的,就要像这江水一样保持自己的清白才是!”从此,当地人把湔江叫作了青白江,一直叫到了今天。 P54

一座唐代的古老园林,不仅因为亭台楼阁湖水树木秀丽而令人流连,也不仅因为年代久远硕果仅存而令人怜惜,更因为有这样三位古人的存在而令人景仰。 P55

廿八都,是一个有意思的地名,源于宋代在此地县制设有四十四个都。 P56

看廿八都,先从文昌阁看起。 P57

明白了这一点,就明白了为什么在古镇的开端,要先设立这样一座文昌阁了。 P58

再早,还有金家,更是显赫一时,当时廿八都出了两名武举人两名武进士,金家占有三名。 P59

想象着那些还没有电灯的日子,这样的天灯在街面上高高在上,将暖色的灯光洒向悠闲而幽静的四周。 P60

车子沿着昆明大学校门和云南文联(那里原来是西南联大的教工宿舍)下坡不远,就看见一池碧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明亮的眼睛一样,眨动着的睫毛,就是湖边风中轻摇的杨柳。 P61

即便到了晚上,翠湖依然弦歌四起,人声鼎沸;特别是环湖大道两侧鳞次栉比的饭馆灯红酒绿,让翠湖成为不夜之湖。 P62

正所谓国难家恨,离愁别绪,以及病魔的折磨,都在心间,便也都在诗间,其中“赤县尘昏人换世,翠湖春好燕移家”一联,最让人心动。 P63

战云七十五年过,风动满园金菊花。 P64

细琢磨一下,或许是有道理的。 P65

大理市花是杜鹃,沿街种杜鹃才对。 P66

喜洲还有四大家,是喜洲最有名最富有的人家,八大家略逊一筹,因此,它被挤在城外,想是当年喜洲城盖房之热,和我们现在一样,商业带动房地产开发,城里没有了地皮,便扩城而延伸到城外。 P67

小姑娘又告诉我,白族人的这个“白竺”,翻译成汉语,是“希望”的意思。 P68

美丽而神奇的天池那一缕浪漫,正诞生在这样具有浑黄苍凉美的土地上。 P69

想起当年台湾女作家三毛跑到新疆去找王洛宾的时候,媒体那种蜂追花枝刨根问底和连篇累牍的热情劲儿,真的是今非昔比。 P70

真正的艺术,从来处于江湖之远,和民间乡土贴心贴肺。 P71

与他同牢房的一位维吾尔族小伙子的情人,在外面苦苦等待小伙子,最后抑郁地悲情而死。 P72

和京城不一样的是,这些大街小巷中有泉水流过。 P73

不过,居然还保存着以明德王府西侧至芙蓉街,北至百花洲这一片老街巷,实属不易,为我们来寻历下古风旧韵,留下了一块宝贵的活化石。 P74

即便和京城的大栅栏相比,尽管显得杂乱破旧,却也显得更为古朴一些。 P75

百花洲,是一片平湖,据说是宋朝曾巩来此为官时所辟。 P76

有意思的是,小店门的两旁,都贴有或刻有对联。 P77

桥边原来有座六角凉亭,自清以来,被很多文人写过。 P78

起码,在京城没有这样的一条老街。 P79

那时候,我住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旅馆里,便先去了附近的大观园。 P80

1943年,又创办了晨光茶社,主打曲艺牌,其中相声一度曾经可以和北京、天津相互媲美。 P81

那一晚,剧场里的观众不少,让我对这座城市有了好感。 P82

同样的亭台楼阁,放在自家的庭院里,只不过是摆设;放在皇家园林里,只不过是诗情画意中色彩明艳的一笔。 P83

这感觉,就和一座城门或亭台楼阁的建筑,放在城市里和放在这里不同,是一样的。 P84

要说时光的想象,要说历史的故事,还有一处景观,更值得一看。 P85

广场的背后就是古驿道,现在修复了有五百米的样子,短短的,像是一段盲肠,却浓聚着从秦柏到明柏最重要的上百株古柏,每一株古柏有百姓为它们演绎传说至今的故事。 P86

如今,弟弟却迷上了酒。 P87

三年后,我们分别从青海和北大荒第一次回家探亲,他长高了我半头,酒量增加得让我吃惊。 P88

除了芨芨草、无遮无挡的狂风,四周只是一片荒凉。 P89

有一次,和头头脑脑聚餐,喝得兴起胆壮,酒后吐真言,将人家狗血淋头一通痛骂,最后又如电影里赴宴的共产党人义愤填膺将酒桌掀翻……这样的事虽只是偶尔发生,却让人提心吊胆。 P90

一大杯啤酒饮马一样咕咚咚下肚,他回去退杯时趁我未注意,偷偷回头瞧我 一眼,匆忙再要半升一饮而尽,方才心满意足退出酒铺。 P91

从小离开父母,那么小独自一人漂泊天涯,怎不让人牵挂?记着弟弟喝酒成了我的一块心病。 P92

他却一如既往,高声呼道:“来,干杯!”我无法干杯。 P93

尤其是浩浩荡荡的白桦连成了一片林子,尤其是这两处白桦林都有几百年的历史,那种天然野性的气势,更是白杨和其他树难比的。 P94

想起北大荒的白桦林,总会想起秋天白桦的叶子一片金黄灿灿,像是把阳光都融化进自己的每一片叶子里似的。 P95

列维坦曾经画过一幅叫《白桦丛》的油画,画得很美,但不是北大荒的白桦林,是阿勒泰和哈纳斯的白桦林。 P96

是那一年的暑假,我坐火车去包头看姐姐。 P97

我们上了车没多久天就黑了,当车窗外扑闪而过的灯光如流萤和过山洞幽深莫测的新奇过去之后,我糊里糊涂地睡着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头倒在她的怀里。 P98

以后,京包线成了我许多个假期必走之路,那几次不同时刻的列车对我来说越来越不陌生,而晕车随童年的逝去而逝去了,代之在心中清晰记住的是那沿途每一个站的站名,哪怕只是柴沟堡、卓资山、察素齐、土贵乌拉这样的小站名。 P99

那一年的夏天,我和一个哈尔滨的知青一起回家,在佳木斯买不到火车票,我焦急万分,他对我说:“你别急,我有法子。 P100

他跳下车,在站台的小卖部买了点儿面包跑回来说:“现在你该踏实了吧?吃吧,吃饱了睡上一觉,明儿早上就到哈尔滨了!”后来,他告诉我他这样如法炮制坐过好几次车都没问题。 P101

那里面有一篇《雨蒙蒙的黎明》的小说,讲的是一个叫作库兹明的少校,在战后回家的途中给自己的一个战友的妻子送一封平安家书。 P102

他用他那苍老而浑厚的声音这样唱道:“我喝光了我每次借来的所有的钱……现在夜晚的黑色就像乌鸦,一辆火车要带我离开这里,却不能再带我回家。 P103

他是特意来找我的,我以为出了什么事情。 P104

到现在我依然清晰地记得,一本是亚里士多德的《诗学》,一本是伊萨科夫斯基的《论诗的秘密》,一本是艾青的《诗论》。 P105

这样的念头就像是皮球一次次被我压进水里,又一次次地浮出水面。 P106

他老婆在里屋踩着缝纫机替我补被狗咬破的裤子,一时没注意我,缝纫机的声音很响,像是我怦怦的心跳声,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穿着一条秋裤,悄悄地跟着他走出了屋,只见他走进他家屋旁的一间小偏厦,那是一般家里放杂物和蔬菜的仓库。 P107

从此,他家对我门户开放。 P108

过去哈尔滨流传这样的顺口溜:“大列巴像锅盖,喝啤酒和驴赛。 P109

我从一道街找到十二道街,也没有找到华梅西餐厅,心想它不会如鸽子一样从中央大街上飞走了吧?只好问人了,年轻人对华梅西餐厅已经有些陌生,他们对我的询问显得有些迟疑,旁边走过带着一个五六岁小男孩的中年母亲,好心地告诉我:“你已经走过了,就在六道街附近。 P110

年轻时去远方漂泊:肖复兴经典散文 文学电子书 第2张记忆有时就是这样地不可靠,青春许多的事情乃至难忘的事情,就这样被一笔勾销,连一点渣滓都被时光吞咽得干干净净,留给我的是一片空白。 P111

走之前,全家没有一个人同意他去。 P112

他终于见到了西尔根,和在西尔根他想见的人。 P113

其实,有时候,人心需要一点脆弱。 P114

一人负责一片地,那一片地大得足够割上一个星期,抬起头是麦子,低下头还是麦子,四周老远见不着一个人,真的磨人的性子。 P115

接过她捎来的东西,感谢的话、过年的话、玩笑的话、扯淡的话、没话找话的话……都说过了之后,彼此都拘着面子,又不敢图穷匕首见,道出真情,便一下子哑场,到告别的时候了。 P116

往事如烟,过去了将近四十年,日子让我们一起变老,阴差阳错中我们各奔东西。 P117

我教她还没一个月,她就不来上学了,说是帮家里干农活去了。 P118

车刚要开,一个胖乎乎的女人嚷嚷着气喘吁吁地跑上了车。 P119

为什么会得这种病呢?会不会是地理课给了她向往却也给了她无奈?一朵花还没开就凋零了。 P120

场长指指那片一团绿色的地方,对我说:“那里就是原来学校的地方。 P121

那时,他们是多么地小,而我还算得上年轻。 P122

他还对我说:“还有一天晚上,场部里演露天电影,就在工程队的院子里,离学校很近,能够从我们教室的窗户里看到那里银幕上的闪动,听见电影里的声音。 P123

便都是大聚会、出书和文艺演出这样“老三样”,就像当年聚在一起齐声朗读“老三篇”一样。 P125

难怪赵薇的电影《致青春》那样火,“致青春”是人生和艺术永恒的主题。 P126

抱团取暖,便是自己觉得有寒意在身,其背后的文化诠释,除了孤独寂寞之外,更多的是对逝去的知青时代一团乱麻的难解难分之情。 P127

那时候,是指1968年。 P128

但是,甘京生很兴奋,他管这些小黄花叫作赛什腾花,就像老一辈石油人找到了石油把山下那一片井架林立的地方命名为冷湖一样。 P129

他的这一举动,让我刮目相看,好不容易有了数天规定好的探亲假,还不早早回家,谁舍得把时间浪费在路上,还惦记逛书店,买几本当时看来无用甚至被视为有害的书?他的浪漫之情,和当时正在热闹闹搞阶级斗争的气氛是多么地不谐调。 P130

他让这些孩子看到了虽旷远荒寂却属于柴达木自己的独特的美。 P131

我们知青的食堂前面,左右要对称地堆上两个豆秸垛,高高的,高过房子,快赶上白杨树了。 P132

”他写得要昂扬多了,长城、黄金和金字塔的一连串的比喻,总觉得压在麦秸垛上会让麦秸垛力不胜负。 P133

在我看来,会垛它的,会使用它的,都是富有艺术感的人。 P134

回北京这么多年,我只见过她一次,是个夏天的黄昏,她一个人扶着墙艰难地向胡同口的公共厕所走去。 P135

那天,见到了复华的朋友艾剑青。 P136

从那时开始,每年的清明,他都会一个人到冷湖的烈士公墓,去黄先训先生的墓前培土祭扫。 P137

酒酣耳热之际,要每个人讲一个最让自己感动的故事。 P138

很多年前,他从西安回北京探亲,那时他正在西北大学作家班读书,他带回一部稿子,是写北京学生在柴达木的。 P139

因为我太爱它们了,我相信,那林立的井架中,有一座井架就是我。 P140

我问他为什么,他有些伤感地解释说:“因为可能再也回不去青海了,所以心不休。 P141

我对他说:“这事我怎么不知道?”他又说起另一件往事,那是我刚上初一的时候,他读小学三年级,有一天放学后,他突然跑回家对我说一起去花市电影院看电影,他说电影票都买好了,让我快点儿跟他走。 P142

一周以后,复华在医院里离我而去。 P143

说起老师,除了校长,就我一个。 P144

一个大人看来简单的问题,对于一个六年级的孩子而言,却不简单,有时可能会影响她的一生。 P145

我还没来得及问,就见她哭了起来。 P146

不知怎么搞的,在那一刻,风把马灯吹灭了。 P147

林荫路,阳光被树叶滤就是绿色的;月光被树叶吹拂是摇曳的;风吹进来,夹有树木和泥土的清新;而且,还会有鸟鸣,啁啾的歌唱,和林子一起遮挡住人世的喧嚣和纷扰。 P149

有时候,达尔文还能看见狐狸依在树下打盹,林荫路上弥漫着童话的色彩。 P150

真希望也能够踏上去,寻找回那种感情、沉思和遐想。 P151

这群孩子不为什么人而唱,也不是为找个安静的地方来排练。 P152

这是一首非常好听的歌,也是一首慢四步的舞曲,常常放在晚会的最后,让大家随着它的节拍悠扬地跳起舞来,在临分别的时候响起心底的祝福:一路平安。 P153

日子将浅薄的青春磨去了光鲜的颜色之后,现在才多少明白了,其实他们的意思是一样的——没灾没病即是福,平平安安即是福。 P154

有一次,我到井上参观,已经登上那井架的好几级台阶了,井队的队长跑了过来,急匆匆地爬上井架,将他的那顶黄色的安全帽递给了我,嘱咐的是一句“戴上,注意安全”。 P155

在莽撞如牛的滔滔江水面前,人的生命是如此地脆弱;在我们所不可预料的命运面前,平安对于我们是多么地重要。 P156

我羡慕他,也支持他,年轻时就应该去远方去漂泊。 P158

但是,它让我见识到了那么多的痛苦与残酷的同时,也让我触摸到了那么多美好的乡情与故人,而这一切不仅谱就了我当初青春的谱线,也成为我今天难忘的回忆。 P159

这样,你才会知道世界不再只是一扇好看的玻璃房,你才会看见眼前不再只是一堵堵心的墙。 P160

我想起泰戈尔在《新月集》里写过的诗句:“只要他肯把他的船借给我,我就给它安装一百只桨,扬起五个或六个或七个布帆来。 P161

眼睛瞎了,意大利的安德烈·切波里却成为著名的盲人歌唱家;腿残疾了,爱尔兰的克里斯蒂·布朗却用唯一能够活动的左脚敲打键盘,成为著名的作家。 P162

一条河在流淌的过程中,不可能总是前一种风景,也不可能总是后一种风景,它要在总体流量的平衡中才会向前流淌,一直流入大江大海。 P163

他希望以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来平衡更多残疾人不如意的生活,从而使自己不如意的生活达到新的平衡。 P164

他实在是一个智慧的老头儿,懂得平衡的艺术真谛。 P165

到海盐,只住一夜,晚饭吃的时间很长,吃过后已经很晚了,还是想出来走走。 P167

离开三毛公园门口,一墙之隔,看见有一座清式园林建筑,里面灯光闪烁,以为是三毛公园的另一个入口,便走了进去,小桥流水,亭台楼阁,更像公园。 P168

真的是怪了。 P170

手抓羊肉,吃的次数多了,没有吃过这样鲜这样香的。 P171

于是,风卷残云之后,在一片叫好声中,叫店家又上了一盘。 P172

也是,易县还保留着古名古风,全因有一条易水河绵绵流过了几千年,而易水河,则是因荆轲那一首千古绝唱“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声名大震。 P173

如果用石子轻轻敲打龟背,可以听到塔中响起类似青蛙的叫声,塔顶四周的风铃便也随之荡起清澈的回声,方圆几十里都能够听得见。 P174

想去绍兴,主要想看百草园、三味书屋和沈园。 P176

百草园的皂荚树还在,石井还在,菜畦还在,那段长满奇异花草、跳跃美丽昆虫的矮墙还在,只是并不是短短的,而是很长,上面长满细细的小草,不知是不是以前那段泥墙根子?皂荚树也不那么高大,这么多年了它一直没有长?紫红的桑葚没有见到,何首乌、木莲和覆盆子更没有找到。 P177

风景只在想象中。 P178

后来,读到清经史学家全祖望那篇著名的《梅花岭记》,看到他记述的史可法壮烈殉国的场面:大兵如林而至之际,忠烈乃瞠目曰:“我史阁部也!”劝之降,忠烈大骂而死。 P179

只可惜,我来的季节不对,梅花岭没有一朵梅花。 P180

人生如梦,流年似水,让我遗忘的人和事已经很多,但怎么可以忘记史可法呢?人生如寄,漂泊羁旅,到过的地方很多,真正能够让你难以忘怀并还想旧地重游的,并不很多。 P181

这次来因有朋友的陪伴和解说,看得更明白一些。 P182

”“忠孝立身真富贵,文章行世大神仙。 P183

祠堂一年四季花开不断,都在怀念先烈的!”朋友的话是不错的,大多数扬州人怎么会忘了史可法呢?石不可言,花能解语,如果说梅花是史可法的灵魂,满祠堂后种植的紫藤、木香、银杏、桂花、芍药、葱兰、书带草等,都是扬州人的怀念和心情。 P184

走过全国许多地方,还没有见到如高平的地名这样充满悠悠岁月的感觉,纵使万户千门成野草,往昔早已湮灭得没有了一点影子,但千古历史沧桑的味道,还是沉浸在那一个个古风朴朴的地名里,就像陈酒还沉淀在夜光杯里,就像年轮已经刻印在树木中。 P185

整整五十公里长的丹河由北向南横穿高平境内,将高平一分为二。 P186

赵王派老将廉颇驻兵长平,抵抗如狼似虎的秦兵入侵,便有了这场历史上惨烈的战争。 P187

大粮山,位于高平的中部,是中部最高的山,离如今的高平市中心只有五公里。 P188

最富于情感的,莫过于徘徊村和换马岭了。 P189

从这里长期以来陆续有白骨和兵刃出土发现,便是明证。 P190

什么是死不瞑目,这才是死不瞑目呀。 P191

如果看水的柔韧劲、可塑性,看水是如何将绚烂归于平淡,将刚劲寓于柔顺,将流动化为宁静,将一时融于永恒,那一定要去看九寨沟的水。 P193

我终于看到了心仪已久的尼亚加拉大瀑布。 P194

大瀑布从山崖跌落下去,虽然只是瞬间的事情,却是经历了从平缓到崩落到激流到云雾到彩虹这样几个步骤,层次是那样地鲜明清晰,衔接又是那样地缝若天衣,贯穿又是那样地一气呵成。 P195

船行一会儿的工夫,马蹄瀑布便越来越清晰,它确实呈马蹄形,敞开怀抱,伸出双臂,在招呼着人们。 P196

如果九寨沟的水是一首诗,尼亚加拉大瀑布则是一段传奇。 P197

丹霞山离韶关六十公里,绚丽的丹霞地貌,让它去年申遗成功,如今名声大噪。 P198

但是,更多的是取其神似而已,丹霞山居然如此具象得须眉毕现,而且对称地出现这样阴阳两道绝佳风景,至今在全世界都未曾有过。 P199

可以说,因为有了阳元石和阴元石,丹霞山才有了自身独具魅力的文化意义。 P200

单看一面山岩,像是罗中立那幅著名油画中父亲皱纹密如蛛网的脸;整体看悬崖绝壁,如同浑身披挂盔甲的将士组成的仪仗队,列队两排,威风凛凛,迎着猎猎山风和血红的夕阳,群山万壑间响起了雄浑的军乐声。 P201

踩着这样的“天梯”下去,仰天观山,是另一番风景。 P202

仅以1935年的资料为例,成都茶馆共有五百九十九家,而餐馆却有两千三百九十八家,其比例是1∶4。 P203

据说,成都人曾经专门网上投票选出成都十大苍蝇馆子,居榜首的是在猛追湾的“三无餐馆”。 P204

”然后对我说:“这个店马上就要拆了,要吃赶紧来。 P205

成都人给菜给菜馆起名字很有意思,往往愿意拣最俗的名字起,你看,管小饭馆叫苍蝇馆子,管泡菜叫洗脚泡菜,在北京,没有这么起名的。 P206

上中学的时候,国庆节多了一个节目,就是要到天安门广场上跳集体舞。 P207

高三毕业那一年,赶上了“文革”,我们都去了北大荒,却人分两地,音讯杳无。 P208

富锦是离我们最近的县城,铁牛跑了小半天才跑到。 P209

毕竟是我们的节日,得自己操心。 P210

他的这枚礼花,给这个异乡的国庆节增添了别样的色彩。 P211

那时候,有艾米莉·勃朗特的小说《呼啸山庄》和奥尼尔的剧本《荒原》翻译出版,荒原才不仅作为一种文学中的情境与意象,也作为新时代的一种新词汇、新象征出现。 P212

一个北大荒的“荒”字,就命定了它荒原的归属。 P213

后来看学者赵园的著作,她在论述荒原和乡土之间的差别时说:乡土是价值世界,还乡是一种价值态度;而荒原更联系于认识论,它是被创造出来的,主要用于表达人关于自身历史、文化、生命形态和生存境遇的认识。 P214

师部的食堂都关了张,大师傅们都早早回家过年了,连商店和小卖部都已经关门,命中注定,别说年夜饭没有了,就是想买个罐头都不行。 P215

他是见我年三十没有回大兴岛,专门来给我送饺子来的。 P216

以前,在世界那些旅游胜地,看到的亚洲面孔,绝大多数是日本人,即便到了20世纪80年代中期,我第一次去欧洲的时候,还有很多人用英文问我是不是日本人。 P217

文学被冷落,旅游大行其道,便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P218

都说远方,尤其是未曾去过的未知的远方,充满诱惑而令人蠢蠢欲动。 P219

而作家和艺术家更是咖啡馆的常客,雨果、司汤达、梅里美、普鲁斯特……可以数出无数作家的灵感是来自咖啡馆。 P221

布拉格的咖啡馆众多,尤其在老城和小城里,而且几乎每一个咖啡馆都有自己或动人或迷人的故事,咖啡馆像是一块腐殖质极多的肥沃的老田,能够滋生艺术的胚芽。 P222

世界上有些东西,有些感情,是不会随着岁月的潮水冲淡、冲远的。 P223

但这是捷克本土上当代最负盛名的作家霍拉巴尔晚年常光临的地方。 P224

如果说城市是一本打开的书,咖啡馆即使成为不了这座城市历史风情的画卷中非凡醒目的扉页,也是一页不可或缺的插图,或古韵悠悠,或情致悠悠,成为这座城市的一个注脚。 P225

周、孙两口子在台中居住多年,连连对我说来过日月潭多少次了,没听说过这里还有这样一个叫作牛耳的艺术公园。 P226

看这里的石雕,让我立刻想起西安茂陵前的石雕,那里的石马、石牛、石蛙、石鱼、蟾蜍、怪兽吞羊……那些汉代的石雕,竟然和这里的石雕有着惊人的相似,一样的质朴,一样的简洁,一样地依托山石,化神为形,石中有物,物融为石,灵动的想象删繁就简为古拙的抽象,让沉重的石头一下子婆娑摇曳血脉畅通。 P227

虽然林渊先生在六十五岁的时候才退隐山林与石共舞,却落日心犹壮,让通往日月潭之路的这座以往不知名的小山凌空飞舞起来。 P228

西门町不大,在台北却非常有名,我想大概首先有名于它的历史。 P229

路都不宽不长,却纵横交错,密如蛛网,四通八达,毛细血管似的爬满西门町的角角落落。 P230

因此,虽说在西门町看电影真是方便之极,也只徒留下了名声和往昔记忆里的辉煌而已。 P231

可惜,我来得不是时候,没有什么身穿奇装异服的另类年轻人,只见少少的几个穿着超短裙和高筒皮靴的女孩,汤汤水水地端着碗在吃小吃,还有一个男孩穿着旱冰鞋在步行街上所向无敌地滑。 P232

走出电影院,西门町是真正的灯红酒绿,那种经过漫长岁月洗去的繁华,才如泡过了多年的酒坛子似的散发出诱人的醇香,西门町才如睡醒了一样在夜半时分突然精神焕发。 P233

一般的仙客来都是开海棠红的花朵,在北京,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颜色的仙客来。 P235

显然,也不像是老头儿的孩子。 P236

夏天到来了,蒲公英在漫天飞舞,天气渐渐地热了起来,小区里的人都不怎么出来了。 P237

我发现,老太太是有些半身不遂,似乎也有些老年性痴呆,蹒跚的步子,挪动得非常吃力,不过几步的路,腿像灌了铅一样,头也如拨浪鼓在不住地摇晃着。 P238

临走那天在早餐的餐桌上,心校对我说:“你走之前怎么也应该到威斯利大学看看,就在我们的社区里,你知道,宋庆龄、宋美龄和冰心当年都是从这所大学里毕业的。 P239

”学校确实很大,但建筑却不多,一座座赭红色的尖顶小楼,别墅似的、花开一般,散落在校园的草坪上、松林中和花木掩映的曲径深处,冰心曾说“美丽得像是意大利的花园”。 P240

这便是冰心当时每日黄昏来散步的慰冰湖,她说“舟轻如羽,水柔如不胜桨”。 P241

最先让我惊喜的是,有一天清早,我忽然看到公园的草地突然绿了,虽然只是毛茸茸的一层鹅黄色的浅绿,却像事先约好了一样,突然从公园的四面八方一起向我跑来。 P242

变化最慢的是一种我叫不上名字的树,很高,开出的花米粒一般,很小,总也长不大。 P243

回到北京之后,我再也没有看到这样天亮的全过程了。 P244

它是一条南北走向的老街,梧桐树夹道,鹅卵石铺地,一下子就勾勒出它古老的韵致。 P245

“双鹿”建于1832年,“三顶帽子”建于1864年,是斯卡塔尼亚街上最老的两家餐馆。 P246

新一代的年轻人,传承着他的精神和艺术。 P247

餐厅门脸不大,窗户里也不见我们这里餐厅里常见的灯红酒绿的溢彩流光,和巷子一样地幽暗。 P248

菜还未上来,红葡萄酒已经斟满。 P249

”也许,就像他们喜欢狼的勇猛一样,也借此喜欢自然的清新;在山一样不屈不挠的刚性性格中,也有这歌声一样的如水温柔。 P250

车子误打误撞地进了一座小得几乎不能再小的小城,车子根本开不进城,只好停在城边。 P251

马蒂斯一来,和西涅克一样为这里不染尘埃与喧嚣的安静和美丽叹为观止,一住多年,画了好多张圣托贝的画,带着圣托贝不胫而走,闻名世界。 P252

间或有水平远逊于马蒂斯的彩色雕塑,有点儿煞风景,但高高的棕榈、妖冶的夹竹桃和遍布街头盛开的色彩纷呈的鲜花,还是为圣托贝增色。 P253

只好等下一辆,心里多少有些懊恼。 P255

她看出来我的惊讶,连说“我是1920年生人”,天真地证明着自己,绝对没有错。 P256

不过,老太太也有属于自己的遗憾,那就是丈夫的工作忙,这辈子没有陪她听过一次音乐会。 P257

朋友一看就喜欢上了,本来已经订下了另外一套别墅,且交付了订金,却喜新厌旧地当场决定退掉那套,选择了这一套。 P259

”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丹晨指给我看,客厅吧台上摆着一个瓷花瓶,花瓶里插着几枝天蓝色的绣球花和几枝金黄色的太阳菊,四围还点缀着几簇各种颜色的我叫不出名字的小花。 P260

看得出,一起来看新房的人,都有些感动了。 P261

水牛城位于伊利湖畔,城外不到三十公里便是尼亚加拉大瀑布,是来美国看尼亚加拉瀑布的必经之地。 P262

一侧的墙边是把只能坐三个人的窄小木凳,木凳上已经坐着三位白人,一对中年夫妇,一位银发飘飘的老太太,正在和站着的小伙子说话,看长相小伙子应该是老太太的外孙。 P263

说起丢失,不只是说广和居和致美斋老店早已不复存在,而是说我们已经没有了这样口口相传所积累下的文化品位与品质,如今的我们更重视的是对这样名人效应的爆炒,过分张扬的结果,让人看不出其文化的价值,只赤裸裸地看到经济的欲望。 P264

早晨在小区的花园里散步,这里空旷寂静得很,年轻的孩子们都去上班了,老人们便如鸟出笼了,花园成为最好的去处。 P266

”难道我们一辈子吃的都是垃圾?她是来给女儿看孩子的,孩子没有出生前,她就来了,好在现在孩子四个多月了,签证的日子快到了,快回家了。 P267

这十年来都是她和亲家轮流来,把孩子一手带大。 P268

女儿这话说得可是够绝的。 P269

夏天的公园里,绿荫如盖,一下子凉快了许多。 P270

小提琴声如此缠绵悱恻,谁都想跳进乐曲旋律的旋涡里,就像这样炎热的天气里跳进身后的水池中清凉一番,所有的观赏者没有任何反应,仍然关注于小提琴。 P271

人群里响起了掌声。 P272

我都有些感动,对比我们这里豪华宴席、高档名车,乃至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式的奢靡却千篇一律的示爱求婚或结婚的仪式,他们的朴素和新颖,需要智慧,更需要对爱的理解。 P273

趋之若鹜的人们都去了那里,两相对比,这里清静得只有热辣辣的阳光在石板地上寂寞地跳跃。 P274

河流上当年工人上下班必经的一座桥,已经成为一座步行桥,上面错落有致地摆放着长椅,逶迤成一条美丽的曲线,配以造型别致的街灯和天蓝色的桥栏,让废桥成为艺术品。 P275

除了一个礼品店,连一个小餐馆都没有。 P276

这将是巴伦勃伊姆最后执棒指挥芝加哥交响乐团,一共三场交响乐——马勒《第九》、布鲁克纳《第九》和贝多芬《第九》,都是非常值得一听的音乐。 P277

买票的时候,心里忍不住和国内音乐会的票价做了个对比,同样的芝加哥交响乐团如果来华演出,一场音乐会又卖到多少钱一张呢?如果按照收入与物价的指数,将美国和我们做个对比,十美金只是美国大学生的一顿普通的饭钱,在学校的餐厅里买一杯可乐要一美金多,也就是省下几杯可乐的钱就行了。 P278

还应该说一下芝加哥交响乐团的这个交响大厅,芝加哥交响乐团创立于1891年,这是乐团自己的演出地,也是芝加哥市最有名最好的音乐厅。 P279

我们这里更重视印制精美的音乐会节目单,要价自是不菲。 P280

相关文件下载地址
©下载资源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所有资源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使用,请支持正版!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