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的哲学简史

good

但实际上,哲学里除了这些接地气的知识,也有通天神的知识。 P2

有了它,就等于在书山里,意外坐上了观光缆车。 P3

在这本书里,你将会遇到数学、物理学、生物学、人工智能等诸多学科的前沿知识,在它们的交叉引用下,古老的哲学概念会获得新生。 P4

每次窃得金砖后,他都能做到不留任何痕迹,也就是说,他能不和犯罪场所发生任何物质交换,留下破案把柄。 P5

作为一名作家、编剧、插画师,同时也是资深哲学爱好者,十五年前,作者写了一本哲学普及读物,叫作《哲学水浒一百单八将》。 P6

七格的智商,使他绝看不起喧嚣网络的“民哲”“心灵鸡汤教主”,但他同样看不起那些把哲学变成一门“专学/砖学”的“碌碌砖家”。 P7

苏格拉底本人就经常向城邦中的公民追问,什么是“正义”、什么是“虔诚”、什么是“高贵”、什么是“节制”、什么是“疯狂”、什么是“勇敢”、什么是“懦弱”、什么是“根基”、什么是“城邦”、什么是“政治家”、什么是“统治”……这些问题,之所以成为有趣的哲学问题,恰恰是因为所有那些词,都是当时人(包括今人)每天在用、却并没有真正深思过的概念。 P8

于是海德格尔竭力重申:哲学是对人类总体方方面面的一个袭击,从“日常性”开始探寻,趋向事物的根基。 P9

他们把哲学从原先一门早已专学化、经院化的专门学科,重新变成联结各种思想实践的网络中心。 P10

然后,七格很严肃、很一本正经地告诉他的读者:此书之缘起,就是跟他多年前的一段“排泄物”有关。 P11

在他之前,也有做出哲学思考的先哲,比如公元前8世纪的诗人赫西俄德,他就提出过“宇宙开端是一条混沌难辨的裂隙”。 P14

苏格拉底对这个嘲笑看来是不满意的,他唠叨了一大堆话,为泰勒斯在内的所有哲学家辩护,大意就是咱哲学家就是这么一群人,只关注人性和物性背后的真相,其眼界之高,其心境之远,这区区脚边之事,何足挂齿。 P15

当时古希腊大多数老百姓,依旧沉浸在各种奥林匹亚山上的神话故事中,忽然有位哲学家率先提出一种跟人长得没一点相似的物质:水,作为万物的初始,顿时反对声四起。 P16

泰勒斯把水作为万物的本原,和后来有些哲学家选择气或者选择火一样,都有着一种想要同时把握具象物质和抽象概念两种需要的想法:如果彻底抽象化,像后面我们提及的阿那克西曼德那样,定义万物的本原为“无界限”,或者像再后面的德谟克利特那样,稍微具体一些,定义其为“原子”,都无法很明确地解释,为啥靠着“无界限”“原子”这类我们看不到听不到的元素,就能生成我们能看到听到的世界,显然这中间缺了某种用来过渡的环节。 P17

今天,由理论物理学提供的知识,让我们暂时相信宇宙并不能无限可分,于是泰勒斯这一派的猜测暂时落了下风。 P18

上帝拥有实无穷后,可以一下子造个数量无穷大的本原群,从而一样能把我们这个有限的宇宙工程给瞬间完工。 P19

”我们很多人从未想过,小时候就能背出来的这条谜语,竟然蕴涵着如此巨大的秘密。 P20

接下来翩翩而至的,是古印度的乔达摩。 P21

这没什么不好,宗教往往比哲学更能抚慰受苦大众的心灵,然而汝之蜜糖彼之砒霜,哲学讨厌这样。 P22

直到问这个问题的人,把他逼得没路可退了,他才告知对方,这些问题都是细枝末节,你这么下去是修不到正果的。 P23

但有些人不是一般人,是一阐提人,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拎不清的人。 P24

这也就是为何他对提问的那位鬘童子,态度不太友好的原因。 P25

接下来第三天会遇见的,就是中国古代哲学家老子(李耳)了。 P26

有时读那些据说是他留下来的文字,甚至会让人觉得他来自外星球,因为他在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心智,成熟到让人不寒而栗。 P27

他只是在某一处,不小心漏了一点,他说:有物混成,先天地生。 P28

所以老子这段话的言下之意就是:道中含有自然,自然垮了,你道也活不长。 P29

孔子看上去老成,实际上和老子相比,真的是太单纯。 P30

老子并不是完全没有透露道的模样,他在好几处地方试图通过外部描述来形容道,其中一处他是这么写的:道之为物,惟恍惟惚。 P31

好了,让我们从迷幻的噩梦和物理的凑数中醒来吧,两千五百年已经平安过去,我们还是有信心,继续迎接下一个平安的两千五百年。 P32

比如,他认为:一场世界大火之后,以地球为中央,出现了很多个绕着地球转的环,每一个环里都充满了火和水汽,然后每个环上都有一个孔,其中最大的一个孔有地球直径的27倍大,具体形状像个战车的车轮,从这车轮里喷出来的火,就是太阳。 P34

这种元素,无边无际,处处弥漫,彼此间毫无差异,是彻彻底底的对称。 P35

海德格尔的译文有两种,第一种是忠实按照字面意思,直挺挺地译出(包括粘连的引文),读起来又容易,又接地气,如下:但万物的产生由它而来,又根据必然性复归于它的毁灭;因为它们根据时间程序为不正义而赋予正义并且相互惩罚。 P36

这个构想是如此美妙,直接就可以令阿那克西曼德的箴言,在宇宙的星空下熠熠生辉。 P37

这学派,号称男女平等、思想进步、政治正确、包容异端,实际上是个半数学半宗教的专制团体。 P39

以下就是赵爽弦图和他的证明。 P41

今天,我们知道这个数是,叫作无理数,但当时,毕达哥拉斯学派所有人全炸毛了:怎么可以这样?怎么能宣称存在如此荒谬的数?这人暴露了他的思想坐标!他必须立即被彻底清除!在害死希帕索斯之后,毕达哥拉斯那帮人自己也没落得好下场。 P42

相反,古希腊会写诗的哲学家,大多是诗意相对欠缺的。 P43

尽管这令人难以置信,但在他下面写的诗歌里,我们可以保证他的年寿至少不会低于92岁。 P44

那克塞诺芬尼到底写下了什么,让大家争论不休呢?请看下面他写下的诗句。 P45

然而更可能的是,以上选项都不是。 P46

但若是细细体味,就会发现完全不是一个路数。 P47

明天的航海日志里,将出现大名鼎鼎的孔夫子。 P48

起先,我甚是踌躇,考虑是否要把孔子列入哲学家的行列里。 P49

但我觉得,孔子还是应该被称为哲学家的。 P50

他倒不是一心要复辟,如果是那样他也成不了一代哲学宗师。 P51

”另一方面,他又谦虚地摆摆手说:“若圣与仁,则吾岂敢。 P52

作为人类文化的共同遗产,弘扬国学,重读四书五经,并没什么好骄傲的,因为这是应该做的事情。 P53

因为他把老师的阿派朗(无界限),从无法肉眼观察到的一种元素,降格成了大众耳熟能详的气。 P55

阿那克萨戈拉就被平头百姓判了死刑(幸亏他当时缺席);古罗马时代轮到倒霉的女数学家希帕蒂亚,她被一群宗教狂热分子砍断手脚扔进了火堆;到了中世纪还有被软禁在家的伽利略;再后来达尔文也曾被群起而攻之。 P56

说到这儿,物理学可也真算得上“成也亚里士多德,败也亚里士多德”。 P57

对于这一点,如果做以下理解,阿那克西美尼依旧能保住他的名誉,让我们回到阿那克西美尼的这个气的原初含义:它代表的是万物本原,而非仅仅是日常生活中的普通气体。 P58

这把火是赫拉克利特点燃的。 P60

这个逻各斯理解起来相当麻烦,如果要强行解释的话,可以先把火比喻成货币,再把逻各斯比喻成货币的价值。 P61

不过需要提醒的是:逻各斯虽然是衡量火变万物、万物变火的尺度,但这把比例尺却在火的变动之中,你只能抽象到它,却无法将其活生生提炼出来,并以为它是本原背后的本原。 P62

每一份体元,就好比是一滴微型的小得不能再小的液滴,每时每刻都有水元素从它里面分散着朝四面八方流出,同时又有水元素从四面八方聚拢着朝它里面流入,正如赫拉克利特所言:“它聚拢且分散,既非第一次,也非后来,而是同时……”有了体元,我们就可以进一步抽象出更多的成果,比如构造出高斯定理;同样,我们也可以从他后一个关于道路的比喻里,看到格林公式的萌芽:作为路径积分,不管你上山还是下山,反正积累的都是同一条路径,只是方向相反罢了。 P63

他这么做的理由是:当你在说话时,你的语言已经和正在变化的事物不匹配了,所以你说的每句话都是错的,而为了避免自己也犯同样的错,他就不说话,只摇手指头。 P64

也许这才是克拉底鲁还没告诉我们的言外之意:那是神的境界,渺小的人类能做的,也就只能是摇摇手指头,不再言说了吧。 P65

他不再追问本原的基本单位由什么元素组成,而是开始探索本原在时空中的整体特征是什么。 P66

不过,要是你也像柏拉图一样,把大于、小于这些关系全部看作是实体,那么柏拉图遭遇的困扰还是可以理解的。 P67

而关于这个说法,科普界一直有个浅显的比喻:一只蚂蚁在地球上永远爬不到尽头,但地球尺寸却不是无限的。 P68

至于问宇宙外面是什么,他们会告诉你这个问题本身就不合理,因为宇宙就是一切。 P69

阿那克萨戈拉这样的人出现在古希腊,简直就像是科幻片里来自未来的“科技宅”。 P70

阿那克萨戈拉可不像苏格拉底,他不愿和一群愚昧之人虚耗光阴。 P71

举例子说,我们吃的面包,为什么能变成营养进入我们的头发、筋脉、肌肉、骨头里面呢?阿那克萨戈拉认为,这是由于面包是种子构成的,而种子里包含的同素体,和组成我们人体的头发、筋脉、肌肉、骨头的种子里面包含的同素体,是相同的同素体,所以我们才能从面包里吸收营养。 P72

而现在阿那克萨戈拉设计的这个不变量,就是同素体。 P73

因此,阿那克萨戈拉需要再设立一个种子,用种子来描述物理世界,因为种子是直接对应生成的不同物体的,而同素体只是对种子里面包的一切要素的数学归类。 P74

这就是说,一切种子里面的同素体,都包含了其他种子里的同素体。 P75

恩培多克勒和柏拉图一样,都被毕达哥拉斯学派拒之门外,理由当然是看不起写诗的。 P76

不过恩培多克勒在诗歌上的造诣,要比毕达哥拉斯强得多,他甚至还会创作剧本,可是他最主要的身份竟然是一名热衷医学研究的学者,不过,作为意大利医学派的开创性代表,他的医学知识却颇为滑稽。 P77

然而,恨的力量渗入到圆球之内,要把它们朝各个方向均匀着拆开。 P78

什么骡子掉茶碗里烫死了,什么没脑袋的烤鸭飞进饭馆了,好在每次还都给圆回来了。 P79

把一个复数平面和无穷远点都包在一个球的外面所形成的复球面,就是黎曼球。 P80

这四个悖论里面最著名的,莫过于阿基里斯追龟悖论。 P84

但是,这算哪门子解答啊?亚里士多德自己也觉得不妥,后来就退一步说,好吧,现实中,阿基里斯是追得上乌龟的,但是在潜能上,在我们的思想实验里,在宇宙的理念中,看来是追不上了。 P85

当然,阿基里斯这个时候一定会抗议,因为从他的观测角度看,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任何时空凝滞,超过乌龟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P86

在哲学倾向上,柏拉图和苏格拉底算是袍泽之谊,而赫拉克利特则和普罗泰戈拉穿起了一条裤子。 P88

就为了这点破事,两人杠了起来。 P89

因此,观测者参与决定了世界的呈现方式,面对不同的观测者,世界会呈现不同的容貌。 P90

也不能说翻得不对,因为古希腊人对待Sophist的态度也比较分裂:苏格拉底是看不惯Sophist的,认为他们教授的修辞学,不过是巧言令色,颠倒黑白;柏拉图虽也反对Sophist,但他却试图把修辞学给拯救出来,成为一种引导灵魂的工具;亚里士多德则更进一步,他索性把修辞学发扬光大,配置出了一整套极具价值的说服理论。 P92

让我们先来看看在这场火药味十足的辩论中,高尔吉亚他们到底和苏格拉底在争论些什么吧。 P93

他的学生波卢斯这时候再度跳出,抱怨苏格拉底最好讲究点礼仪,别吹毛求疵,有哪个人会不知道或者不懂得正义是啥?我老师高尔吉亚只是不好意思说穿这一点。 P94

因为谁也举不出例子告诉我们什么是亘古不变的正义。 P95

高尔吉亚在哲学上的影响力,向来是被故意忽视的。 P96

虽然在他之前,还有泰勒斯、阿那克西曼德;与他同代的,有普罗泰格拉、柏拉图,但在这些哲学先驱中,众人独爱他。 P97

他通过和别人唱反调,一问一答,抽丝剥茧,最终将隐藏在背后的真相展露出来,但他更重要的目的,是想激发对方的智慧。 P98

如此傲慢的态度,大大激怒了500名陪审员,原本有280名陪审员判其死刑,结果这么一来,数字猛增到360名。 P99

从这点来看,又不免有些过于自私了。 P100

当我感觉到自己精力不逮而怨天尤人的时候,怎么还能说我是在幸福地生活呢?”可见,苏格拉底自己觉得生趣无多,还不如激怒一下审判者,求个速死,让生命的结束都能成为一台经久不衰的舞台剧。 P101

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对苏格拉底的所有崇敬,不过是冲着皇帝的新衣在大声喊好,并且充耳不闻苏格拉底掏心掏肺曾告诉你的实情:他唯一知道的是他一无所知。 P102

人类靠测量超新星爆发的光度,可以由此推算遥远星系的距离,同样我们借助对苏格拉底之死的不同解读,也可以不断探索整个社会的病理症状,而这正是哲学的任务之一。 P103

这部电影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为在古代中国,这种会打仗的知识分子,数来数去就只有墨家兵团。 P104

这部电影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为在古代中国,这种会打仗的知识分子,数来数去就只有墨家兵团。 P105

然而,墨翟留下来的作品,并不是全部出于他本人之手,有不少是他弟子的想法,也归在其中以充字数。 P106

无久之不止。 P107

此外,中国数学水平从《九章算术》到墨经六篇到《周髀算经》,就一直停留在各种工程问题计算上,忙于制订一本又一本的习题册,但对定义、公设、定理以及推导证明,完全是漠不关心。 P108

这个口若悬河的智术师,虽被柏拉图写进两篇对话录里,但字里行间,始终流露着柏拉图隐隐的不快。 P110

这可能是为了配合对方颐指气使的大牌范,故意在挖坑等对方跳。 P111

于是希庇阿也就慢慢放松了警惕。 P112

然而这些全是空中楼阁,纸上谈兵,最终也就自然没个明确结果。 P113

但有人质疑了:凭直尺和圆规,你怎么保证这两条线段的运动速度,刚好能满足它们各自能匀速到达各自的终点?事实上的确是做不到的。 P114

图2提示一下:这里面主要的窍门,就是要证明AJ等于2/π。 P115

在一切智术师里,苏格拉底是“最哲学家”的;而在一切哲学家里,苏格拉底是“最智术师”的。 P116

德谟克利特认为,物体和虚空都是无限的,所以多个世界一块儿分享它们并不为过。 P117

因为一旦德谟克利特的思想被民众接受了,那么这个世界就全部由某种原子组成,那就压根没柏拉图理念世界什么事了。 P118

这个事情吧,如果折中一下,也可以这么来看:德谟克利特所定义的虚空,并不是一无所有,恰恰相反,那仅仅是物体不在那个位置的意思,也就是说,那也是一种存在,或者用现代物理学的语言来组织,差不多就是一个引力场。 P119

此外,德谟克利特的这个例子,也给了我们另一方面的启发。 P120

为了赞叹他那令人惊诧的宽阔,人们给他起了个绰号叫柏拉图,而他的真名却鲜有人知:阿里斯托克勒斯。 P121

这座学园位于森林之中,真是个“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结庐在林中的“世外桃源”。 P122

柏拉图拒绝你,这真的是为你好。 P123

纵观柏拉图留下的文字,我们会发现,第一,他啰唆;第二,他推理慢;第三,他自己在著作里摹仿苏格拉底说话,摹仿得让人根本分不出到底是不是苏格拉底本人说的。 P124

亚里士多德吧,就一老实孩子,看不穿质量其实是个傀儡,于是就无法理解柏拉图的载体怎么可以没有质量?然而,电磁场它们的确都是没有静质量的。 P125

有个别信佛的人不服气,指出比起柏拉图,佛陀更了不起。 P126

不过真要矮子里拔将军,这位出生于如今土耳其北海岸锡诺普的第欧根尼,至少在放荡不羁这方面,和我们“妻亡不哭,鼓盆而歌”的庄子颇有几分神似。 P127

安提斯泰尼本来就讨厌招学生,遇到这么个烫手山芋,更是断然拒绝。 P128

相反,他跟当时的哲学泰斗柏拉图斗得不可开交,就跟庄子老跟惠施顶杠一样。 P129

最后只好把定义修改为:“人类是一种双足、无毛且脚趾扁平的动物。 P130

他对柏拉图的感情很深,但也不盲目崇拜。 P132

齐景公不要他,鲁定公不要他,后来其他各国国君也都不要他。 P133

师生们经常在林荫下或走廊里边走边谈。 P134

为说明后一点,亚里士多德举了个例子:神话里的奥德修斯曾被警告说,在斯库拉可怕的海兽与同样可怕的卡律布狄斯漩涡之间,是没有中庸之道可选的,他必须在两条死路里选一条走。 P135

此等风格,令人不由会想到两千多年后的尼采,也是一样用激情冲垮所有论证上遇到的麻烦。 P137

为此孟子提出了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那就是每个人生下来的时候,天性就是善的。 P138

这些反驳都是需要孟子予以回应的。 P139

虽然盘诘法有时因为苏格拉底也混入各种诡辩而变得颇是无赖,但总体上还是能发人深省的。 P140

这么一来,他们中间有可能会涌现出很多智力过剩的人,可以腾出精力,同时在社会和自然两条研究道路上行进。 P141

好在对于什么是哲学,完全是我们说了算。 P142

当然,很多哲学家完成的命题论证,都是不合格的,以至于还不如心灵鸡汤,尤其是后现代哲学家。 P143

他编的故事,属于心灵鸡汤中的原汁原味,比那些兑过水的要好喝很多。 P144

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P145

用于测量加入时间维度之后,时空中任意两点之间的距离。 P146

似乎大家都比较喜欢庄周,不太待见惠施。 P149

”说完,惠施倚靠在梧桐树上,看庄周还能怎么应对。 P150

所以回过头来,还是要感谢庄周及其弟子,至少帮我们收录下了惠施的“历物十事”,让我们得以管窥惠施的超时空思想。 P151

换用今天的话来解释,这就是在说:霍金定义的宇宙是有限无界的,它范围之外将不再有任何可定义的;同时,普朗克尺度下的时空单位是最小的时空单位,一个普朗克长度大约是1.6×10-33厘米,再没有比这尺度更小的物理空间了。 P152

物体之间相同点多的与物体之间相同点少的,可以构成两类不同的集合,但这两个集合的差异并不显著。 P153

(辛|松露榛果味)连环可解也。 P154

因为天和地都合在一起了。 P155

皮浪年轻时候是学画画的,但据后人评论,他的画技似乎并不怎么样。 P156

也就是说,如果他面对当年乔达摩面对的《十四无记》,他不会拒不回答,而是会诚实地告诉你:空间、时间、物体、运动等是不是存在,我无法做出判断,因为我只明白事物显现给我们的样子,但事物在每个人眼里显现的并不一致,所以就没有标准答案;而就算事物在每个人眼里显现的一致,那这也仅仅是现象,然而说现象存在或不存在,并不能代表事物就真的存在,或者不存在。 P157

可能会对他这套构成威胁的,是有人质问皮浪以下两句话。 P158

但这些难道不都是可以原谅的错误吗?如果因为怕犯错于是少说话甚至不说话,那可真的成为古希腊的“佛教”了。 P159

主要原因是他太贴近生活,对科学探索也没什么兴趣。 P161

相反,时间应该是有所依附的,不能独立于物体与虚空。 P162

恬适是一种知足常乐的心态:粗茶淡饭就应该感到满足,偶尔喝到一小杯葡萄酒就会更加愉悦,这才是伊壁鸠鲁的本意。 P163

这个说法很令人费解。 P164

这个道理,倒是让伊壁鸠鲁的忠实信徒卢克莱修在他的长诗《物性论》中,给出乎意料地说了出来:此外,我们永远生存和活动在同样事物中间,即使我们再活下去,也不能铸造出新的快乐?伊壁鸠鲁虽然对物理学没什么兴致,但他提出的一些动力学方面的意见,在他身后也是闹得沸沸扬扬。 P165

但和卢克莱修同时代的西塞罗,以及后来的普鲁塔克、恩披里柯等著名学者,都反对伊壁鸠鲁学派上述想法,认为其荒诞不经。 P166

脑洞大开的哲学简史 哲学与宗教电子书 第2张无论当初这种毫无实验支持、全凭奇思妙想得到的原子尺寸有多大,我们今天都有对应的量子色动力学、量子电动力学来给出解释,要是那些原子的尺寸再大一点,范德华力也可以派上用场。 P167

表面上是在说水火土气,但他们却老想着跑到万物背后去找,找着找着,整个哲学思辨就飞起来了,出现了诸如无界、同素体、原子等和现象世界无关的抽象描述。 P168

中国的五行学说,虽然名称听上去也是响当当的一个又一个元素,但这些元素更多贴近人类日常起居生活:金是烧饭的铁锅,木是烧饭的干柴火,水把米煮成饭,火把饭热得香,土呢,则是稻米的生长之地。 P169

这个排序是按元素精细程度来的,就是说中国曾经也有过类似古希腊泰勒斯这样的哲学家,认为水是最精细的元素,越往后越粗大,直到最最粗大的土。 P170

但是邹衍没柏拉图身板子强壮,也没苏格拉底这样的老师,他一切都得靠自己。 P171

仁代表着天上的道德,所以想做仁人君子不是那么好做的,所谓吾日三省吾身,只是最低的修养要求。 P172

不过荀子的性恶论,并不是简单地将性善论反一下就成立了。 P173

因为荀子认识世界的目的相当功利。 P174

看他那痛心疾首的模样,敢情指出老师哪里说得不对,他就要与你断交一般。 P175

圣王起,所以先诛也,然后盗贼次之。 P176

因为对他来说,他根本不在乎什么是真实发生的历史,什么是并未发生的故事。 P177

而记录其言行的人,也是一字不落照单全收。 P178

以上这个今天看来很不法制的治国之道,并不是法家自己的独创。 P179

韩非本人批评起儒家来,还真是不遗余力。 P180

通过上述这个韩非编的寓言段子,我们可以发现法家的几个特点。 P181

也许有人会想到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P182

本来以为大家可以舒一口气,但实际上两汉时期的哲学家,日子也不好过。 P183

其实这是个陷阱。 P184

没有董仲舒,也许两汉时期中国的学术会死更惨。 P185

每每读到这一段,总是令我啼笑皆非,想司马迁你也算条硬汉,但要和汉武帝作梗,为董仲舒正名,也没必要闭着眼睛乱写吧?愚蠢的学说自然会遭到愚蠢的报应。 P186

因为就算量子纠缠现象存在非定域的超距[2]解释,这种解释到目前为止,依旧仅仅是一种解释。 P187

所以这样的信念系统最好能落实为自然法。 P188

那时候,骑士作为刚刚崛起可以和元老平起平坐的新贵族,特别需要获得人们的尊重。 P189

当然,很快嘘声就又盖过了掌声。 P190

虽然西塞罗并没有就此展开法理上更详细的论述,要扣点分,但那种罗马人作为强大帝国而有的自信心,却骄傲地展露无遗。 P191

翻译界普遍认为这个词语特别棘手,怎么翻译都无法表达出拉丁文的原意,英文有的翻译作proper(适当的、正当的),也有的翻译作becoming(相配的、合适的),或者moderate(有节制的、适度的)。 P192

因为他终于在古罗马找到了一位知音,并且人家还是斯多葛派的代表人物,讲究天下大同,世界一体。 P193

”为西塞罗所配的图像,是我从马丁·克诺尔在1775年完成的油画《西塞罗发现阿基米德之墓》中摘取并做了变形。 P194

雷古卢斯回去后,劝元老院不要释放这些战俘,然后他履行自己的诺言,回迦太基复命,最后被折磨至死。 P195

这位了不起的诗人兼哲学家,他的一生看来只专心做了一件事:写一首流芳千古的长诗。 P196

所以,追求内心安宁快乐的伊壁鸠鲁主义,成了陷于苦痛之中人们的出世良方。 P197

诗人的想象力总是会经常脱线。 P198

此外,同样是依赖感觉,他言之凿凿地宣称:太阳、月亮这些星体,它们的实际尺寸和它们看上去的尺寸,应该相差并不远。 P199

这样的脑洞,只要让时间反演,就是说时间能够倒转,那么他的论证就成立了:我们活到快要死的时候,就开时间的倒车,从老再慢慢活到年轻,最后在一片外域性高潮快涌现过来之前,赶紧来个急刹车再开回去,免得分岔成为未受精前的生命分量,就这样我们截取生命这短短的一小段时间,循环往复,永不堕落黑暗,当然就解决了死亡恐惧。 P200

常常地在一个山坡上,一群绵羊在啮食它们的好东西,向缀满鲜露的牧草招引它们的地方移动,许多羊吃得饱饱,正在欢跃角斗着玩耍;但这一切我们从远处看来却模糊不清——一片光亮的白色停止在一个绿色小山上。 P201

西方哲学史粗粗一扫,大约可以找出这么三大神柱:斐洛、奥古斯丁、阿奎那。 P203

两相交融,阴阳调和,电闪雷鸣,斐洛长大。 P204

善恶果如果是四维空间的,那么投影下来的三维善恶果,的确是三维空间的亚当吃得着啃得下的。 P205

斐洛还有其他各种奇葩思想,比如他将毕达哥拉斯那些神神道道的整数,结合进创世纪的头七天,分别说明这些数字各自的神圣意义。 P206

就是一有天灾,立即通过一套初等算术的运算法则,推出这和人祸有映射关系,并能总结出这一定是皇帝大臣办了什么坏事。 P208

因为他们鱼肉乡里,所以虫子才吃谷物。 P209

可以想见,类似这般智力的输入,得到的输出结果,当然是毫无实用价值的:它既不能打动人心,也不能预测自然,除了被金庸拿去当武侠小说《侠客行》里的武功秘诀,就别无他用。 P210

受孕怀胎之时,星星射出的精华会混合在宇宙的元气里,一并传递到胎儿体内。 P211

而未来的光子计算机,很有可能用的就是(-1、0、1)这样的对称三进制进行运算。 P212

当然,和佛教迎合黄老之术不同的是,基督教迎合的是希腊哲学。 P214

他想知道什么是神。 P215

当时基督教的处境不太妙:罗马帝国首先就不欣赏它,觉得它妖言惑众;竞争对手犹太教也讨厌它,因为它宣称弥赛亚不是别人正是耶稣;同时还有异端诺斯替派也在争夺信众。 P216

为此,查士丁还得出这样的一个推论:苏格拉底、赫拉克利特等人,其实他们都是基督徒。 P217

其实从古到今,绝大多数坚持耶稣是神的儿子并拥有神性的论证,都没法说服很多强硬的无神论者,这不仅仅是逻辑证明上的障碍,也是生活态度上的拒绝:所有宗教都没什么让人觉得幽默好笑的地方,因为都在扮演神圣,所以必须时刻保持严肃,但这样真的很没劲。 P218

牛顿的力学体系就是建立在超距作用上的,在他看来,力可以瞬间从这里传到那里,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是排斥这种假设的。 P219

而到今天,我们中国内地平时能接触到的佛教,就是那种烟火缭绕中,看到菩萨就要拜的民俗文化,已和中观派恍若隔世。 P222

中观派所面对的挑战,不仅有来自婆罗门教的胜论、数论、声论、正理派、吠檀多派、瑜伽派,还有比佛教更加苦行的耆那教,及时行乐的顺世论,以及宣称一切命定的生活派。 P223

涅与世间,无有少分别,世间与涅,亦无少分别。 P224

但后面挤过来的中观哲学派的大师却越来越多,什么提婆、佛护、清辨、月称、寂天、寂护、莲花戒,等等,站得地方不够了,就难免说重复,也难免说漏嘴。 P225

相形之下,我该为连说八个不的龙树菩萨如何造像,才能体现他的哲学精神,反倒更容易一些:将八个表示偏微分的符号排一圈,表示在这些个切空间里,我们都找对了方向,但我们就是举步不前,只是做足姿势,给足信息。 P226

他们一轮又一轮地收割基督徒的性命,不少基督徒吓得退教了,但也有一些基督徒把殉道看作是一种荣耀。 P227

当时学校里教的古希腊文,和中国古汉语一样,也是没有句读的,并且单词和单词之间紧挨一起,也没有大小写之分,学生们需要花很大的力气去理解段落意义。 P228

这种解释实在是有点扯了,要这样也行,那别人也可以学斐洛的样,换个花头也寓意解经法一下,上述说法不是也能成立吗?奥利金的智商不在斐洛之下。 P229

孔子始终是个人,这一点中国人很实惠,以吃为主的哲学思想,从不去折腾和吃无关的构思。 P230

可是如果圣子和圣父他们是一伙的,那跟我们人类的结合点又在哪里呢?如果是圣子也有人性,那他身上的人性,是如何和他拥有的神性互相结合的呢?奥利金在这里用上了灵魂这种黏结剂,认为是耶稣的灵魂结合了肉体和神性。 P231

但人类文明的演化终究是不会被这些芝麻绿豆事件拖累的。 P232

然而这位神秘人物的身份,竟是一名麻袋搬运工!可见在亚历山大里亚,藏龙卧虎已经到了何种地步。 P234

普罗提诺是新柏拉图主义者,所谓新柏拉图主义,就是一种哲学鸡尾酒:采用柏拉图思想为基调,加入逍遥学派、斯多亚学派、诺斯替派以及基督教等诸多汽水果汁和碎冰,哗啦啦地一摇,色香味俱全。 P235

接着,奴斯又流溢出了灵魂,然后灵魂再流溢一层,就到了包括我们人类在内的大千世界。 P236

因为诺斯替派坚持善恶二元论,认为还存在一个和上帝作对的恶神,他专门生产形成我们这个宇宙的所有物质,包括人类的躯壳,所以我们善良的灵魂就被禁锢在邪恶的躯壳里,苦苦挣扎。 P237

而我们目前能感受到的恶,是这个至恶还未充分发育的前一刻状态。 P238

我们已经说过,这汉代儒学翻来覆去搞那些象数之学,反复玩弄久了,大家也就知识疲劳了,因为太没智力乐趣了呗。 P239

比如王羲之的好友支道林,遣人去找另一个名僧竺法深,想买下他那里的一座小山岭隐居。 P240

然而许由是个边缘表演型人格,巢父也有拿影帝的野心。 P241

钱穆他们认为,王弼应该算是在儒家阵列里的,因为他骨子里是看不起老子的,老子太实用主义,只是一味地以无为用,却从不以无为体。 P242

但王弼现在让它们换次序了,道的位子硬是让给了无,于是当然就需要以无为体了。 P243

至于佛教之外的其他教派,无论是胜论还是数论,也无论是正理派还是弥曼差派或吠檀多派,也都不承认无中生有。 P244

但是,“泥石流”构造完叫作无的本体之后,却不想费劲解释这个无怎么创造出有,放在古希腊那会儿,这么做肯定是不及格的,然而当时一群魏晋名士才不管这些,他们觉得这样已经足够了,还管它什么形而上学。 P245

虽然后人抨击郭象注《庄子》时大量抄袭向秀的注解,而在郭象其余不是抄袭向秀的想法里,我也能随时看到其他魏晋名士的奇思妙想。 P246

性分此时已经没有了任何独立性,完全从属于每个物体单元,就跟我们人体细胞内的线粒体一样,远古时期它们本来是独立的细菌,但现在已经是我们细胞组织的一部分。 P247

显然,郭象这个解法和佛教的缘起性空学说,有着相当的关联。 P248

最后,让我誊写一遍向秀的《思旧赋》,来解释为什么这一篇的标题,中文人名是郭象,括号里是Xiang Xiu(向秀),配的图也是给向秀的。 P249

昔李斯之受罪兮,叹黄犬而长吟。 P250

一旦进入与神沟通、与人交道的领域,中国和印度的思想立即就显得不那么落后,相反还不时闪现出超越同时代其他文明群落的智慧火花。 P251

这个魔法师躲在一幢八层宝塔的最高一层里面,本来紧闭门窗,与世隔绝,掌握着宇宙真理。 P252

果然,后来陈那他们在无著和世亲的基础上,继续搞出个自证分,护法又搞出个证自证分。 P253

但忽然有一天,奥古斯丁顿悟了。 P255

根据以上记述,奥古斯丁很可能和使徒保罗一样患有脑部疾病,也就是癫痫。 P256

他认为,是的,上帝知道给了世人自由意志,就等于给了世人行恶的机会,但是如果不那样做,世人没有自由意志,他们的生活就毫无正当性可言。 P257

奥古斯丁上述论证的唯一后门,就是他承认,他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让自由意志产生了向恶的动机。 P258

下面即将遇到的这位印度哲学家陈那,将以他特有的南亚风情,向我们介绍他所理解的人类认知结构,应该是什么样的。 P259

犊子部相信轮回,是他们把轮回的数目增加到我们熟悉的六道,即天、人、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后来索性增加到七道,又多了一个“中有”,于是投胎转世这个想象中的“第三产业”,变得越发繁荣昌盛。 P260

好在我们还有数学。 P261

其实陈那的老师出这个寻找自我的题目时,心里是有答案的,那就是离开了人的身心活动,也就没有了补特伽罗。 P262

他创建了三量来描述整个知觉系统:能量、所量、量果,翻译成白话文,分别就是:用来认识现象的工具、被认识的现象以及意识到现象被认识。 P263

并且,如果它们互为依赖得更紧密一些,成为因中有果之类的,不就成了数论的观点了么?甚至还可以进一步看作进入我们身体的梵:如果到这地步,唯识论和古吠檀多派,又立刻变得殊途同归了……所以行文至此,大家也一定看出来了,不同宗教派别之间的信仰分歧,非但没他们以为的那么大,而且根本就是些芝麻绿豆般小的分歧。 P264

那时好多古人特别想当神仙,说白了就是不想死。 P265

你要想不明白这一点,你必然埋怨自己是不是前世作孽,才轮到今生倒霉。 P266

因为就拿范缜的“飘茵落溷”来说,这些处于同一起始位置的花,最后落到什么地方,至少是和它们不同的花瓣形状相关的。 P267

死人当然还是人,但它可没有神。 P268

做一个中国古代的哲学家,风险太大,能保住命,就是最大的幸福了吧。 P269

当时希腊哲学思想已经被大家遗忘得差不多了,所以他曾立下壮志,要翻译所有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著作。 P270

波埃修这本著作,诗歌优美,说辞动人,但为了拉拢更多文化程度较低的普通民众,前面将近一半的内容,都是些拉拉杂杂的家长里短:开篇先是描述他自己的不幸遭遇,然后又唠叨起世俗的名利得失,一会儿诗歌女神一会儿哲学夫人,各种婉约各种风情,总体上营养价值被严重稀释;直到行文过半,他觉得火候已到,劝大家信奉上帝的时刻到啦,他才笔锋一转,开始切入正题,讨论起善、恶以及必然性。 P271

现在已知,真幸福是完全的、至高的善,故而真幸福就是上帝,上帝就是真幸福。 P272

因此,人类想通过祈祷获得拯救的行为,作为自由意志的一种表现,也是多余的。 P273

准备电位目前还无法勾销人类的自由意志。 P274

自打唐玄奘取经回国之后,印度那边整个佛教就渐渐进入低迷期。 P275

内容大意是:本法师的思想,不是给庸俗的芸芸众生用的,这些思想是如此的牛逼,以至于它们只会如水入大海般消失,即便那些头脑睿智的,也测不出它们的深度;即便那些思想深邃的,也无法认同它们的终极奥义。 P276

法称与唯识论恰恰相反,把境看作是存在的,意味着唯识论到了他这里,开始掉头向实在论靠齐,不再坚持唯识宗的根本了。 P277

可见,没有上帝,人类就会自己构造替代品。 P278

师父弘忍见前来投奔的慧能是个文盲,就叫他干点粗活,舂米、挑水、担粪、劈柴,等等。 P279

佛性常清静,何处有尘埃?”弘忍一拍大腿,下一代掌门人就是你了。 P280

作为一种生活态度,我不反对,但作为哲学方法,我坚决抵制:放弃语言是可以的,但前提是你首先要掌握语言,否则你连放弃的对象都没有,还谈什么放弃呢?没文化就去学禅宗,慧能绝对是开了个坏头。 P281

真不知还有多少人是被他白白打了。 P282

不过这没什么好抱怨的,学哲学,有时就是把问题学成都不是问题,而是灾难。 P283

想就这点水平,还好意思普及哲学,但那也是十五年后的自我批评了吧,至少我现在是认真重写了每一篇,争取让每一个哲学家,归位到他们应有的位置。 P284

而当大幕落下、付梓出版之时,我的哲学态度也最终定格在落语家春风亭一之辅的那句格言:只顾当下,终生修行。 P285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