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力的胎动【东野圭吾《拉普拉斯的魔女》系列最新作品!中文简体初次出版!喜欢《解忧杂货店》,就一定要读这本书!】

good

他趴在床上,那由多的双手轻轻从他的后背抚向腰部,立刻察觉到不对劲儿。 P6

”坂屋又开始说丧气话。 P7

针灸针可以顺利插入,完全感受不到任何阻力,但这并不代表没有异状,在肌肉深处,存在着只有当事人才知道的微小患部。 P8

“结束了吗?”他问那由多,坂屋似乎把针灸的事告诉了他。 P9

”“我很乐意。 P10

跟着筒井的车开了五分钟左右,道路右侧出现了巨大的斜坡,那是高跳台滑雪的跳台,星期六和星期日,坂屋就要挑战那个跳台。 P11

“喂……是,我就是筒井……客人?谁?……女生?啊?……不,我没有约任何人,可能搞错了……好。 P12

”“这么了不起的人的女儿来找你干吗?”筒井抓了抓鼻翼说:“八成是龙卷风的事。 P13

她拿下帽子打招呼说:“午安。 P14

”“不必放在心上。 P15

“上半身太早向前倾了。 P16

”她微微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后开了口。 P17

坂屋听完筒井的说明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P18

”那由多看着电脑屏幕说:“希望这个分析结果能够发挥作用。 P19

他的膝盖以前是否受过伤?”那由多瞪大了眼睛:“你看得出来吗?”她虽然没有点头,但缓缓眨了眨眼睛。 P20

3那由多在这里逗留时,通常都住在同一家饭店。 P21

那由多看着她放在一旁的托盘,发现她装了荷包蛋、培根和色拉。 P22

”圆华嫣然一笑,把色拉里的小西红柿送进嘴里。 P23

圆华,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 P24

“好吧,那我换一个问题,你是从哪里来的?”“东京,但你不要再问是东京的哪里。 P25

另一名员工拿着扫把跑了过来,和打破杯子的员工一起向周围的客人道歉,同时开始清理玻璃碎片,还提醒客人“请不要光脚在地板上走路”。 P26

不过,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你要不要一起去参观跳台滑雪的练习?”“跳台滑雪?”“对,你以前看过吗?”“没有。 P27

4“我原本以为是更大的车子。 P28

”“是噢,原来是这样。 P29

两个人坐在一起,不知道在聊什么。 P30

”“侥幸……噢。 P31

因为是七年前的事,我的记忆有点儿模糊,所以昨天告诉她,我会确认相关资料和照片,在脑袋里重新整理之后,再告诉她详细情况。 P32

据我的观察,至少有三个人。 P33

”“你好。 P34

”“送比萨的?为什么?”“因为有一次,我老公戴了跳台滑雪用的头盔回家,这孩子看到之后,问爸爸是不是送比萨的。 P35

”“原来是这样……”那由多配合男孩视线的高度蹲了下来,指着跳台说,“爸爸要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是不是很厉害?”男孩露出困惑的表情,坂屋太太说:“他好像还搞不清楚状况,而且也不知道哪个选手是他爸爸。 P36

”那由多目送着坂屋太太牵着年幼儿子的手离去的背影。 P37

”门外冷冷的回答声很耳熟。 P38

“问题在于天气、风向。 P39

飞得越远,就代表飞行时间越长,选手的心态就更加从容,充分做好着陆的准备。 P40

”那由多跷起二郎腿,叹了一口气。 P41

”“你等一下,”那由多伸出双手,“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在说明天的比赛。 P42

”“等一下,我是无所谓,但你应该不喜欢和男生睡一间房吧?”圆华的一双凤眼瞪着那由多,视线中似乎隐藏着观察的光。 P43

”圆华似乎也对筒井说了那番奇怪的话。 P44

那由多想要走去上方的观众席,但圆华说,要坐在最下面。 P45

坂屋出发了,沿着助滑坡高速滑降。 P46

那由多也追了上去,听到圆华说:“请你一定要相信。 P47

工藤,她就麻烦你了。 P48

“你参考了天气图吗?”筒井看着圆华问。 P49

他以蹲伏的姿势滑降后,在起跳点起跳。 P50

那些教练似乎也察觉到风向的变化,可以感受到他们为向选手发出指令的时机苦恼。 P51

又一名选手出发了。 P52

那由多惊讶地看向起点处,发现坂屋即将抵达起点处。 P53

下一刹那,传来观众的叫声。 P54

坂屋起跳了,飞行姿势并不差,但飞行距离并不理想。 P55

“老师,可不可以请你向坂屋先生的教练说明情况?”“我要怎么说?他不可能相信,我自己也是半信半疑。 P56

”“我也希望他可以赢,问题在于要怎么向他说明。 P57

她虽然穿了T恤,但下面只穿了一条内裤,而且盘腿坐在床上。 P58

”说完,她把智能手机的屏幕对着那由多,上面显示了天气图。 P59

”圆华用力从床上跳了下来,浴巾掉落了。 P60

”“筒井老师,你目前在哪里?”“我在选手休息室前面。 P61

“你昨天会坠落,是因为你不听我的指示,只要你听我的指示,今天就可以赢。 P62

那由多只能看到他的后背,但他显然有点儿手足无措。 P63

“好,没问题,既然你这么说,那就跳啊!那就听从你的指令!”“一言为定,如果你不遵守约定,就没机会赢。 P64

因为侧风太强,延迟了比赛开始的时间,听说主办单位曾经一度讨论中止比赛。 P65

”“我猜是想留下最后的回忆,想要展现急流勇退吧,但以他目前的实力,恐怕很难啊。 P66

”身旁的圆华嘀咕道。 P67

他们走下长长的阶梯,走向停止区旁。 P68

“关键在于第二轮。 P69

坂屋能够跳出好成绩吗?他在第一轮比赛中的成绩排名第一,所以要等到最后才跳。 P70

因为那名选手也越过了K点,理所当然成为目前的第一名。 P71

他应该确信自己赢得了胜利。 P72

因为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跳雪。 P73

”“运势……”圆华轻轻举起手,再度迈开步伐,但她始终没有回头。 P74

练习场内没有其他人。 P75

”石黑轻声苦笑起来:“之前也有电视台提出类似的要求。 P76

”石黑笑嘻嘻地说道。 P77

虽然筒井事先用电子邮件通知他,会带女助手一起来这里,但并没有提是谁。 P78

这个室内练习场也设置了投手丘和打击区,有足够的空间可以练习打击。 P79

那由多看着圆华,她默默地做事,似乎希望他们别再聊她的事。 P80

就在这时,三浦发现了一件事。 P81

第二天,他在一军总教练和投手教练面前再度投弹指球。 P82

也就是说,自己和三浦是吸引客人的熊猫。 P83

去年年底,筒井得知石黑是那由多的客人后就开口拜托,希望能够拍摄石黑的弹指球。 P84

三浦向石黑轻轻举了举手后,看着筒井问:“我也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什么事?”筒井问。 P85

”那由多正打算问她是什么意思时,听到开门的声音。 P86

虽然只是微小的晃动,但对直径只有七点几厘米的棒球来说,这样的晃动足以产生极大的影响。 P87

”“不好意思,我立刻请他做准备。 P88

球稍微偏离了手套的位置,打到了山东身上。 P89

”“我吗?”筒井露出困惑的表情问。 P90

”三浦露出狐疑的眼神看着她问:“你怎么知道?这件事并没有对外公布,你读医学系吗?”“不是,但只要看你走路就知道了。 P91

不过也因为这个,像我这种二流选手也有机会成为石黑专属的捕手上场比赛,但也因为这个,必须隐瞒膝盖的伤。 P92

总教练看不下去,最后换我上场接手。 P93

据我的观察,山东就属于这种情况。 P94

”“这样就够了,老实说,我现在是死马当活马医。 P95

“弹指球比我想象的更复杂。 P96

缝线微微隆起,这个部分承受了空气的阻力,所以产生旋转。 P97

”“只是引子而已吗?”“接下来才是正题。 P98

”那由多小声嘀咕。 P99

”“这么高难度的问题……她不是才十几岁吗?”“你也知道,她具备特殊能力,就是能够凭直觉综合掌握流体动向的能力,所以我对她也很有兴趣。 P100

山东以前可以做到这一点。 P101

运动时的习惯往往不太能够改过来,尤其是这种瞬间的动作,而且是因为精神因素造成的,恐怕很难修正。 P102

他不是把一军的正式捕手,而是把我这个备用捕手视为榜样,说想要学习我对棒球的态度。 P103

”“是吗?那……”三浦似乎想到了什么,“那你可不可以不经意地向他打听一下,他对接替捕手的问题有什么想法?虽然他什么都不告诉我,但也许会对你透露自己的想法。 P104

”“关于乱流的事。 P105

”“那就谢谢啰。 P106

”圆华看着石黑回答,“只会直直地下坠,我说对了吗?”石黑瞪大了眼睛,用力点头。 P107

”“好像是,但应该还可以再撑一阵子吧。 P108

我也说过,三十多岁进入职棒时,我就没抱什么希望。 P109

世界上有几个人能够像你一样控制那种乱流?”“你又在称赞我吧?谢谢。 P110

”“是啊。 P111

在女子棒球选手中,还有比她更娇小的女生。 P112

”“你在说什么啊,请你别这么说。 P113

”“我们正在说,你穿起来有模有样。 P114

”桐宫女士把标致的脸转向那由多他们,“也顺便拜托各位,圆华的事请不要四处张扬,今天这里进行的事也不要对外透露,这是我提供协助的条件。 P115

”那由多看向圆华,她完全没有紧张,正在和桐宫女士斗嘴,只听到她们提到“拉普拉斯”这几个字,但那由多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P116

那由多偷偷观察山东,发现他微皱着眉头,似乎在自责,为什么自己无法像三浦那样接到球。 P117

“我也半信半疑,但工藤说绝对没问题……”三浦的话听起来不像是演出来的,八成是他的真心话。 P118

”然后看着山东问:“你觉得怎么样?”“难以相信……”山东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为什么那个女生可以接到?简直就是魔法。 P119

”“……石黑先生也同意吗?”“如果不同意,他今天就不会来这里。 P120

”“一定可以接到。 P121

没想到山东突然站了起来,没有把球丢还给石黑,回头看着那由多问:“这是怎么回事?”他的声音中带着怒气,然后又转头看着投手丘问:“石黑先生,你刚才投的不是弹指球吧?”“是弹指球啊。 P122

”他的怒吼声响彻室内练习场。 P123

那由多也看着她的手,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P124

怎么样?”原本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山东缓缓看向石黑:“你真的和她一起练习?”“难道你觉得她不用练习,就可以接到吗?你比任何人更清楚,如果不练习,根本不可能接到我的弹指球,她刚才不是也说了吗?”“难以相信。 P125

7圆华听那由多说完,冷冷地回了一句:“是噢,原来成功了,真是太好了。 P126

”“这是事实啊,有什么办法。 P127

”那由多听了圆华的话,忍不住大吃一惊。 P128

”那由多站了起来。 P129

圆华的剧本是让山东看完这戏场之后,也接受催眠。 P130

”石黑断言道,而且补充说,如果山东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无法振作,不如趁早离开职棒。 P131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至今已经超过十年,虽然胁谷如今有点儿发胖,但精悍的表情还是和以前一样。 P132

“啊?”那由多转过头,看到胁谷一脸灿烂的笑容。 P133

”“老实说,那时候我真的很高兴。 P134

胁谷拿起名片,瞪大了眼睛:“针灸师……针灸吗?”“我在学医学后,对民间疗法产生了兴趣。 P135

”那由多告诉胁谷,那些客人包括了职业运动选手和知名作家。 P136

”胁谷突然露出严肃的表情。 P137

如果你想要什么,尽管告诉我,不要客气,但太贵的我就买不起了。 P138

你记得吗?我们班有一个同学叫松下七惠。 P139

他得知恩师为儿子的事烦恼,无法发自内心地感到高兴。 P140

”那由多对身旁的胁谷点了点头。 P141

无袖衬衫下露出两条纤细的手臂,更衬托了她苗条的身材。 P142

那由多和胁谷见面的第二天,传了电子邮件给圆华。 P143

”“是噢,失败者噢。 P144

“到底发生了什么意外?”胁谷问。 P145

“你们打算怎么办?”圆华问,“如果你们等一下要去医院,我可以带你们去。 P146

”圆华把访客证放在按钮旁的黑色塑料板上,然后又按了“8”的按钮。 P147

“贵宾病房怎么样?三餐都吃大餐吗?”那由多小声地问。 P148

那由多也鞠了一躬说:“师母,我叫工藤,初次见面,和胁谷一样,石部老师以前也很照顾我。 P149

病床上的少年闭着眼睛,维持刚才的姿势一动也不动。 P150

”那由多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只能附和说:“原来是这样啊。 P151

”胁谷改变了话题。 P152

“松下去调查了那件事。 P153

发现凑斗时,虽然心跳已经停止,但救助队员在人工呼吸和心脏按压后,他的心脏恢复了跳动,也开始呼吸,只不过意识并没有清醒,即使叫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P154

”明天没有出差的工作,只是在针灸院等病患上门。 P155

而且老师之前也拜托我,因为他不希望造成别人不必要的担心,所以叫我最好不要向别人提起他儿子生病的事。 P156

总之,要把这种有障碍的孩子养大——”胁谷看着那由多说到这里,没有继续说下去。 P157

“是吗?原来你们还特地去了医院,真是不好意思。 P158

”“找什么答案?”胁谷问。 P159

”石部指了指自己的头,“那一天,凑斗戴着棒球帽,我看到他用帽子追虫子,可能他觉得可以用相同的方法抓鱼。 P160

千万不能随便跳进水里救人,这是发生溺水意外时的原则。 P161

我骂她,不要说傻话。 P162

每次都来这里,回想那天的事,但始终找不到出口。 P163

”胁谷尴尬地紧闭双唇,一脸不悦地拿起杯子喝麦茶,显然有点儿手足无措。 P164

无论生下怎样的孩子,都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生命,我打算好好爱他。 P165

”仁美说,“我不会给他添麻烦,无论生下怎样的孩子,我都会一个人照顾好。 P166

”那由多告诉圆华,他和胁谷得知石部每个月十三日都会去黑马川露营场,所以就一起去了。 P167

”那由多探出身体问:“他要动手术吗?”“要由他的父母决定要不要动手术。 P168

”“从那样的状态让他恢复意识吗?”“我不是说或许可以吗?目前无法保证任何事,但在全世界,只有我爸爸有可能救他。 P169

”那由多嘟起了嘴。 P170

好吧,那由我来向他说明,为什么是物理学的问题。 P171

”“神奇的力量?什么意思?”“我说了你应该也听不懂,百闻不如一见。 P172

她也向那由多微微点了点头,但脸上没有表情。 P173

“对,听说是想要抓鱼,不小心滑倒,掉进河里。 P174

”“下游?”石部讶异地皱起眉头,“为什么?”“这……”那由多结巴起来,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P175

老师对当时的判断是不是正确,至今仍然没有找到答案。 P176

那由多忍不住“啊”了一声。 P177

”她沿着刚才的路往回走,似乎要回到主流。 P178

那由多在石部身后探头张望,屏幕上出现的是石部凑斗的身影,头上戴着像是头罩的东西,然后有好几条线。 P179

”“刚才的耳机就是你说的刺激吗?”那由多问。 P180

“凑斗想念我的声音……即使我从来没有好好照顾他……”“没这回事,你不是带他去露营吗?不是还和他玩传接球吗?这样就足够了,凑斗能接收到你的爱,请你继续爱他。 P181

他要去的那户人家走路不用三分钟就到了。 P182

“关于这件事,我想我哥哥会告诉你。 P183

“失礼了。 P184

”“是不是因为工作太累?上次听你说,你在钢琴前坐了三天三夜。 P185

他罹患的病名叫视网膜色素变性症,据说是遗传造成的,目前缺乏有效的治疗方法。 P186

他死了,一个月前死的。 P187

英里子走过来,在茶几旁蹲了下来,把茶壶里的茉莉花茶倒在茶杯中,香气浓厚,身体好像马上温暖起来。 P188

“虽然我刚才说‘那种危险的地方’,”朝比奈把茶杯放回茶托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其实我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那里的地名叫什么。 P189

但中途偏离登山路线的地方有陡峭的悬崖,而且都是岩石,有可能会滑落。 P190

”“请问是怎么一回事?”“从两天前,我就无法联络到他。 P191

“哥哥,”英里子开了口,“你不是要请工藤先生为你针灸吗?”“对啊,工藤,不好意思,让你陪我聊这些无聊的事。 P192

”2在针灸时,那由多才知道英里子的全名叫西冈英里子。 P193

”“我相信他有很多聊天对象。 P194

”还说对方也同意他出柜,同时还补充说,他和对方多年来,在工作上也一直维持着良好的关系。 P195

初次见到他俩时,就觉得可能是这么一回事。 P196

”他的出柜引起很大的反响,但朝比奈说,他几乎没有感到任何不悦。 P197

那由多握着方向盘嘀咕道。 P198

一言为定。 P199

离开病房大楼后,他走向停车场时,打电话给圆华。 P200

”那由多正准备伸手关汽车音响,圆华制止了他。 P201

那由多无法立刻回答,他觉得有点儿眩晕,思考暂时麻痹。 P202

”圆华说,“我没有马上想起来,之后努力回想了一下,才发现是演甘粕才生电影的那个少年。 P203

”“虽然于心不安,但现在无暇顾及那么多了。 P204

”“嗯……我是西冈,上次谢谢你。 P205

”“不,只要能够陪哥哥聊天,我就感激不尽了。 P206

“但是……”她在下车之后说,“我觉得你当时的演技很出色。 P207

大人对此赞不绝口,也让他产生了快感。 P208

因为主角面临的状况太特殊,难以想象他的内心,而且和其他角色之间的关系也很复杂,只要稍微思考,身体就无法动弹。 P209

《冻唇》成为那由多的最后一部电影。 P210

之前的好朋友开始和他保持距离,他无论走到哪里,别人都对他投以好奇的眼神。 P211

你不是准备上大学吗?要来学校参加期中考和期末考,其他的事,我会负责帮你处理。 P212

因为他升上高三后不久就开始拒学,所以不太清楚班上有哪些同学。 P213

”虽然胁谷这么说,但那由多并不想去学校。 P214

这次她打电话给那由多,那由多刚好离开病患家,准备走路去搭地铁。 P215

羽原手法就是石部凑斗接受的脑外科手术。 P216

那由多转头看着圆华。 P217

其实之前就开始交涉,最近突然停了下来。 P218

“他太高估我了,即使对我抱有期待,也让我难以承受。 P219

”“我上次已经听他聊得很充分了。 P220

所以尾村先生见到我时,认出我就是演那部电影主角的童星。 P221

总之,我们无论如何,都要让失明的天才作曲家复活,而且这件事需要你的协助。 P222

”英里子对那由多和圆华说完,走了出去。 P223

即使你现在听到我说,出柜只是自我满足,也觉得是不足挂齿的烦恼。 P224

没有人知道山姆真正的想法,但我并不是乐天派,能够把他的想法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解释。 P225

剩下的一个人该恨海啸吗?不必为当初提出希望住在海边这件事感到后悔吗?”“这个和那个……”“一样。 P226

“刚才好像有人来找你谈工作?听说要委托你创作纪录片的主题曲?”那由多尽可能用开朗的声音问道,但朝比奈并没有放松紧锁的眉头。 P227

下次有时间时,希望你再来看他。 P228

那由多低头看着手上的钥匙。 P229

“哪番说词?”“海啸的比喻。 P230

“那倒是。 P231

那由多从书架的角落开始打量,有与音乐相关的书籍。 P232

那由多的手指放在边缘,想要翻开看内容的心情和不想看的心情各占了一半。 P233

”圆华点选了播放和管理声音文件的软件。 P234

”“为什么?而且竹由村是什么地方?”圆华一言不发,利落地操作触摸板和键盘,不一会儿,屏幕上就出现了地图,那由多看到了“竹由村”几个字。 P235

”“怎么查?”那由多问。 P236

”说完,她在餐桌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P237

”“学校方面的态度呢?”圆华问。 P238

”手机屏幕上出现了刚才的地图——显示银貂山位置的地图。 P239

“我偶尔会去登山。 P240

“啊,累死了,现在走到哪里了?”圆华拿着水壶问武尾。 P241

”“怎样奇怪?”“当然要看地点,风可能会从上往下吹,也可能从下往上吹,要看当时的气象条件。 P242

“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了羽原博士。 P243

“我爸爸想要知道的是他为什么会创作那种乐曲,想要了解过程。 P244

“快到了。 P245

正当他心想不妙时,右手臂被用力一拉。 P246

风会随着季节和当时的气压状况发生不同的变化。 P247

你等一下。 P248

”但说话的语气很冷静,因为即使那由多发生什么意外,他也不必担心失业的问题。 P249

这片岩壁是巨大的乐器,我们正站在乐器的正上方。 P250

”说完,他碰触了平板电脑。 P251

谢谢你带了这么棒的声音给我听,整个心灵都好像得到了洗涤。 P252

”那由多操作了平板电脑,立刻听到了声音。 P253

”那由多回到朝比奈面前,“你不是接受委托,要为纪录片创作主题曲吗?我通过英里子小姐,向音乐制作人询问了详细的委托内容。 P254

“可以啊。 P255

一位登山爱好者上传了这个声音文件。 P256

我真是太愚蠢了,我真是太笨了。 P257

“你好像心情很好。 P258

“我在问你,你面对自己无法理解的心理,只是感到惊讶而已吧?”那由多摇了摇头说:“没这回事。 P259

这么说也没问题。 P260

”“你给我说实话,给我说清楚。 P261

这个公园内没什么游乐设施,感觉很冷清。 P262

”那由多不假思索地回答,“什么都没有留下。 P263

”“没这回事。 P264

”“啊?”“你承认自己内心有扭曲的部分,那就太好了。 P265

但是,听你刚才这么说,我稍微松了一口气。 P266

”那由多一言不发地接了过来。 P267

我没说错吧?”那由多看着DVD上的电影名,点了点头说:“也许吧。 P268

那由多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P269

他发现自己内心有这个部分时,感到不知所措。 P270

”那由多还是无法拒绝。 P271

断断续续回想起的噩梦渐渐有了真实感。 P272

谢谢你。 P273

是上天的惩罚吗?还是有人为自己报了仇——工藤京太再度迈开了步伐。 P274

青江转头看着她,发现她一脸不悦地偏着头。 P275

青江再度看向窗外。 P276

“啊?D县警?为什么找我?”“他说有事想要请教你。 P277

你不仅提供了宝贵的建议,还避免了更多人受害。 P278

”“是吗?”奥西哲子说完,垂下眼睛,然后再度注视着青江说,“希望只是单纯的意外。 P279

”奥西哲子露出思考的表情后,点了点头说:“哦,我想起来了,那里的硫化氢浓度很高。 P280

经过验票口时,那个男人用欢快的语气问青江:“你们来观光旅行吗?”青江犹豫了一下,但觉得如果说谎,之后可能会有麻烦,而且一旦回答是来观光,就会被误以为他和奥西哲子是夫妻,不知道奥西哲子会怎么想。 P281

”“啊,那倒是。 P282

不一会儿,摄津驾驶着白色休旅车来到车站。 P283

去神社找人的员工没有发现那个父亲,循着母亲和儿子的脚印去找人的旅馆老板发现了那一家人。 P284

”摄津的声音有点儿不悦。 P285

“你看,”青江对奥西哲子说,“刚才那对夫妻并没有很特别。 P286

因为他们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火山气体有多么可怕。 P287

向警察打完招呼后,他们继续向前走。 P288

我刚才说,他们自己很小心,就是指这件事。 P289

摄津向大家介绍青江和奥西哲子是列席本次会议的专家。 P290

”分局局长立刻露出不悦的表情:“这种事,只有爬的人自己知道。 P291

在征求青江的意见时,青江提议,必须立刻撤离游客和居民。 P292

这不是巧合,而是青江提出的要求。 P293

“对啊,因为吉冈先生问我,有没有推荐的散步路线。 P294

“哎哟哎哟,真是有缘啊。 P295

“啊,欢迎光临,请问尊姓大名?”山田走进柜台内。 P296

每千克温泉水中的硫黄含量超过两毫克的温泉,温泉旅馆在设计上必须符合几项标准。 P297

”晚餐送了上来,是用了河里的鱼和山菜的朴素菜色。 P298

“像是气体的浓度,还有发生的地点之类的。 P299

”奥西哲子一本正经地说完,再度吃了起来,根本不让青江有机会抱怨。 P300

桑原坐在那个女人对面,自己倒着温过的日本酒,不停地和那个女人说话。 P301

青江叹了一口气,拉开门说:“请进。 P302

“所以你认为那个女人基于某种理由,明明知道那起意外,却谎称不知道吗?”桑原用力点头。 P303

”桑原打开门,准备走出去。 P304

”“为什么?”“因为,”奥西哲子戴着眼镜的双眼发亮,“因为她是美女。 P305

”奥西哲子露出冷漠的眼神看着青江。 P306

”“我知道这里很危险,毕竟我在这里住了几十年,我也确实告诉了那家人。 P307

走到现场,发现有一对中年男女和看起来像是警察的一群男人在那里。 P308

”“什么事?”“他姐姐说,可能不是意外。 P309

之后举行的对策会议,也都围绕吉冈一家的死可能是自杀的话题。 P310

”青江说道。 P311

青江用气体浓度计测量,奥西哲子负责记录青江读的数值。 P312

虽然警察穿着保暖外套,但一直站在寒冷的天气中应该很痛苦。 P313

”“这我知道,但和这座神社有什么关系?”奥西哲子心浮气躁地微微皱起眉头。 P314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在意外当天看到吉冈太太和她儿子的佐藤太太。 P315

“怎么了吗?”青江问。 P316

“该不会……”青江转身沿着来路走了回去。 P317

两根交叉的树枝形成了“X”字。 P318

听到佐藤太太说少年走路的时候,手上拿着摊开的纸,之后又看到画了村内地图的牌子时,终于灵光一现。 P319

少年和母亲吸入硫化氢气体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因为看错了地图。 P320

“全都怪禁止进入的牌子倒了,所以,已经请相关单位重新确认危险的地方是否有明显的标志。 P321

青江在心里嘀咕。 P322

”“为什么?”“因为可以发挥宣传作用。 P323

“好啊,要去哪里?”“我去问桑原太太,也许桑原先生因为其他事情外出。 P324

”“不,但是——”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打断了青江的话。 P325

“请你告诉我,你知道你先生为什么离开旅馆,对吗?你知道他想干什么吧?”青江质问道。 P326

虽然他太太反对,但他说服了太太,因为这是唯一的方法。 P327

让青江看到酒店小姐一个人走出旅馆当然也是桑原事先安排好的。 P328

室田说,他会在月台上等青江,所以青江下了电车后巡视周围,但并没有看到像室田的人。 P329

就只是这样而已吗?他看起来就像事先知道纸气球掉落的位置,然后轻轻伸出手——“给你。 P330

一名年轻警察负责开车,室田坐在副驾驶座上。 P331

附近停了好几辆警方的车,还有戴着防毒面具的警察站岗。 P332

几个穿着保暖外套的男人正在作业,看到室田他们后点了点头。 P333

青江看着细长形的洼地前方陷入了沉思。 P334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