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格尔街Miguel Street

就是那年,鲍嘉的名字红遍了整个西班牙港,小伙子们纷纷开始仿效鲍嘉那种冷硬的姿态。 P10

你会觉得真要和鲍嘉说点什么几乎不可能,他好像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而且傲气十足。 P11

他有点像隔壁的那个木匠波普,波普就从未做过一件像样的家具,可整天总是计划呀,刨呀凿呀,做着我想被他称作榫头的东西。 P12

鲍嘉不见了。 P13

一个月过去了,又一个月过去了,鲍嘉还是没有回来。 P14

等到哈特和其他人已经或快要把鲍嘉忘了的时候,他却回来了。 P15

我刚才还叫过他,你没听见?”“那埃罗尔呢?”“他也很好。 P16

不过大伙儿都很紧张。 P17

”他点了一支烟,朝后仰去,烟熏着了他的眼睛,他眨了眨眼,然后慢条斯理地讲起他的故事来。 P18

哈特成了哈里森。 P19

为了完成那模仿,他开始同孩子们亲近起来。 P20

“是这样的,”那天晚上哈特在人行道上说,“那老兄离开了他在图那普纳的第一个老婆,然后来到了西班牙港。 P21

他懒得给屋顶上的马口铁皮钉钉子,只在上面压了几块大石头。 P22

一天我对波普说:“我想做点东西。 P23

我把这事讲给波普听,他笑道:“孩子,要做东西,就要做没有名字的。 P24

“那个木匠伙计?”波普总这么说,“他搬走了。 P25

好在他们没有孩子,这样倒也过得去。 P26

后来,波普发觉自己成了受欢迎的人。 P27

终于有一天,波普离开了我们。 P28

有人编了首关于波普的卡里普索小调[1],它在那年很流行呢,还成了狂欢节的进行曲,安德鲁斯姐妹乐队为一家美国唱片公司演唱了这首歌:有个木匠伙计去了阿里马为寻一个名叫伊梅尔达的小活宝。 P29

哈特和其他人一带着朗姆酒去工棚看他,他就把他们轰出去。 P30

波普的妻子回来以后,街坊几乎都在生波普的气。 P31

所有那些新家具(这是哈特的说法),都不是波普做的。 P32

但对我来说,他变了。 P33

他看上去不会伤害任何人,但总是自言自语,骂骂咧咧的,因而我从来也没想过对他友好。 P34

他家养了几头牛,为这我也恨乔治。 P35

”那时伊莱亚斯只有十四岁左右。 P36

我从未和街上的伙伴们探讨过这个问题,因为我觉得说自己怕叫唤的凶狗实在太丢面子。 P37

一天晚上,我们在人行道上打板球,博伊把球击进了希尔顿小姐家的院子里,球出了界,我们只好结束(我们以六比零赢了)。 P38

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P39

那女人确实是被打死的。 P40

”一次他碰到哈特。 P41

她把前屋打扫得干干净净,又从邻居那儿讨来些鲜花摆在屋里。 P42

大约两周后的一天,波普对我说:“乔治的新老婆离开了他,你听说了吗?”我听后一点也不惊讶。 P43

“多利怎么样了?”有一天哈特问他。 P44

”然而,我最不理解的是那些陌生女人对待乔治的态度。 P45

女人们个个打扮入时,还来了许多美国兵和水手,喝酒笑闹,向乔治道喜。 P46

可你别以为自己长大了,我就不能把你放在大腿上揍你屁股了。 P47

停在乔治家门外的吉普车也比以前少了。 P48

街上的男孩没有一个想成为扫马路的。 P49

埃多斯出身印度下层,不太会说假话。 P50

”要是这话出自博伊或埃罗尔之口,我们大家准保都会笑的。 P51

乔治走过来厉声说道:“你去哪儿?”说着就在伊莱亚斯的下巴上重重地扇了一巴掌。 P52

”他边说边挥动着那双小手。 P53

”泰特斯·霍伊特说,“他肯定会获得好成绩的。 P54

”伊莱亚斯的名字没有在报纸上。 P55

”泰特斯·霍伊特说。 P56

”那天晚上,伊莱亚斯回来了,所有人,大人和孩子,都簇拥在他身边。 P57

”从伊莱亚斯嘴里说出的“温学”是我听过最漂亮的单词。 P58

”伊莱亚斯回到我们身边后,我们发现他变得更优秀了。 P59

”大家听了都说:“真可耻。 P60

”哈特说:“他们不会把考卷送到英国去吧?”伊莱亚斯说:“不会。 P61

”哈特说:“那天我在船上碰见一个人,他说在英属圭亚那卫生检查员的考试容易得多。 P62

我向海关申请工作,没费多大力气就通过了。 P63

反正他看上去并不疯。 P64

这确实是个谜。 P65

口音是曼曼身上的又一个不解之谜。 P66

他说:“这么说,小家伙今天已经上过学了?”我说:“是的。 P67

他说:“曼曼,趁早滚出店门去,免得我跟你过不去。 P68

哈特说:“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 P69

没人愿意再用沾上狗粪的被单和衬衫,所以曼曼轻易拿到了这些脏衣服。 P70

他开始自言自语,经常握着双手不住打战,像得了疟疾似的。 P71

你们知道昨晚上帝说了什么吗?就在昨天晚上,就在我刚吃完饭后,上帝对我说,‘曼曼,过来看看这些人吧!’他令我看到丈夫吃妻子,妻子吃丈夫,还令我看到父亲吃儿子,母亲吃女儿,还有兄弟吃姐妹,姐妹吃兄弟。 P72

不过我觉得,他们和我一样,也吃不准曼曼是否真的疯了。 P73

在商店、咖啡馆和某些人家的大门上相继出现了一些手写的通知,宣布了曼曼要上十字架的消息。 P74

”爱德华急切地说道:“怎么这么说?这可是关系灵魂的大事。 P75

”接着他大声喊道:“砸我呀,兄弟们!”一块鸡蛋大的卵石击中了他的胸口。 P76

我们清楚地听见曼曼在大声叫唤:“别做蠢事了,住手,你们听见没有!你们听着,这个狗屁玩笑该结束了。 P77

十二点会过来一个叼烟袋的老妇人,她会得到一分钱。 P78

我上了台阶,喊道:“妈,外面有个人,说想看咱家的蜜蜂。 P79

孩子,你喜欢看吗?”我说:“我没这闲工夫。 P80

怀特·华兹华斯是我哥哥,我们心灵相通。 P81

”我告诉B.华兹华斯:“我妈说她没有四分钱。 P82

”他说。 P83

这地方更像荒郊野外,完全不像是城里。 P84

B.华兹华斯说:“现在,让我们躺在草地上,仰望天空,我要你想想,星星离我们有多远?”我按他说的去做,明白了他的用意:我感觉不到任何东西,同时又感到有生以来从没有过的骄傲和痛快。 P85

他对我说:“关于我和芒果树,还有椰子树和李子树的事,你不要告诉任何人,你必须保守秘密。 P86

我听懂了他的故事。 P87

”我看着他。 P88

但我确保它是一行好诗。 P89

”钉子沉了下去。 P90

他说:“每年在卡里普索的季节我都要去唱小调。 P91

他说:“诗写得不太顺利。 P92

可我什么也说不出来。 P93

它被推倒了,被一栋两层的大楼取代。 P94

大家怕他是因为他很少说话,总是绷着个脸,阴沉沉的。 P95

有一回比佛朝特立尼达广播大楼扔了块石头,打碎了一扇窗户。 P96

那么一来每次他蹲监狱都不超过三个月。 P97

只有警察的儿子,还有神父的儿子。 P98

’”其实我母亲打我时我也常有这种想法,只是觉得难为情,没有说出来。 P99

我突然奔上去问:“大兵,有口香糖吗?”那美国兵吓了一大跳。 P100

哈特说:“美国人不是个个都那样。 P101

比佛的爸爸就像比佛现在这样,总爱充英雄。 P102

学校运动会上他跑一百码的成绩是十秒四。 P103

我注意到他把脚当泥刀使,还咕哝说:“这活儿真累,老是得弯着腰。 P104

我说:“过来,小家伙。 P105

我们院子里的活儿他也不能来完成了。 P106

”博伊说:“艾登大人有这么大能耐吗?”埃罗尔只是哈了一声,很不屑的样子。 P107

我觉得他已经听到了我们的谈话。 P108

”我知道他为什么要学打拳,但我不愿说。 P109

我们见面时,他不再看我,也不再停下来和我说话。 P110

他的照片上了第二天的晨报。 P111

事实上,比佛出场走到拳击台上,旁若无人地跳来跳去时,我们看着都很兴奋。 P112

比佛输了比赛,输了比分。 P113

比佛哭了。 P114

后来,比佛离开了米格尔街。 P115

至少那时我们是这么看他的。 P116

他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追求美,即使扮演小丑时也不例外。 P117

他嚷道:“所有人都想打败我。 P118

巴库太太会说:“摩根,你为什么就不能闭上嘴去睡觉?”摩根太太回答道:“嘿,你这个小脚女人!听着,你最好别来管我男人。 P119

明年这个时候,我要让英国国王和美国国王付我几百万给他们做花炮,谁都没见过的最漂亮的花炮。 P120

他的眼睛很亮,而且永远转个不停。 P121

他说:“我也说不清楚,不过他身上就是有些东西让我受不了。 P122

”但事实并非如此。 P123

”我能看出克里斯非常高兴。 P125

你认罪吗?”安德鲁说:“认罪。 P126

”他冲着大家一微笑,然后离开了房间。 P127

他甚至还和我过不去。 P128

一连串的小爆炸和烟雾又出现了。 P129

雨渐渐小了,没过多久我身边就站满了人。 P130

”灯打开了,接着又灭了。 P131

你不但和我生了十个孩子,你还要和别人再生几个。 P132

他没在看我们,而是看着摩根太太的脸。 P133

但一整天我们都没有看到他。 P134

就是在这场大火中,人们才第一次领略了摩根花炮的魅力。 P135

他制造了世界上最美丽的花炮。 P136

他是天生的导游,哲学家,可以和任何驻足聆听他的人做朋友。 P137

第二天一早,母亲对我说:“现在给我好好听着,我给你四分钱,你去米格尔街街角的那家商店买两块一分钱一块的面包,再买一分钱的黄油,然后赶快回来。 P138

这时,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P139

后来我才发现每个认识他的人都这么叫他。 P140

”我母亲沉默不语。 P141

“好,瞧着,”他说,“拿些纸和笔来,我说你写。 P142

”她又从厨房的架子上拿给我一本抄写本。 P143

亲爱的先生,我只有八岁(您几岁了?不过,这不要紧),昨天我母亲让我去城里采购。 P144

”他在离开前说:“你喝牛奶吗?”他说服了我的母亲让我每天喝半品脱牛奶。 P145

我母亲说:“泰特斯·霍伊特先生,我真诚地请求你先管好自己的事,等哪一天你有了自己的孩子,我再听你教训吧。 P146

这一切都为了解这个人的本性提供了线索。 P147

你瞧吧,白纸黑字写着的。 P148

”泰特斯·霍伊特思考着各种各样的事,有时也有危险的事。 P149

”泰特斯·霍伊特表示认同,他看起来很悲伤。 P150

都是关于教育的书。 P151

总而言之,这真是令人敬畏的行为。 P152

”泰特斯·霍伊特笑了。 P153

但是,伙计们,这是历史,你们的历史,你们必须了解这样的历史。 P154

”我们气喘吁吁。 P155

埃罗尔说:“如果那儿没有小溪,有人就该下地狱。 P156

这不能怪他,因为爬上山来本身就很不容易,大家都又热又渴。 P157

他们发起并成立了贫困者基金,在圣诞节期间帮助有需要的人。 P158

写信人是校长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生。 P159

这倒没什么好奇怪的。 P160

然后,几个月内,发酵膨胀的过程会再次出现。 P161

即使我那特别讨厌嘲笑,尤其是讨厌我被嘲笑的母亲,也常常嘲笑劳拉。 P162

但值得一提的是,玛丽的丈夫有一家小商店,玛丽有条件对孩子们和颜悦色,她会用炒杂碎、炒面和炒饭之类的东西喂饱他们。 P163

哈特说:“她有不少朋友在市场上卖东西,他们常常免费给她一些。 P164

没过多久,这个男人,纳撒尼尔,就成了米格尔街我们大伙儿中的一员。 P165

我们所有人都认为,理考德小姐的肥胖不该受人取笑,而是应该得到同情。 P166

我认为纳撒尼尔就是在撒谎,我猜他和劳拉在一起时,准是夹着尾巴的。 P167

她不是要打残你,只是要你和她过日子。 P168

”我母亲只是问:“是男孩还是女孩?”劳拉说:“你认为我有那种福气吗?真是很倒霉,又是一个女孩。 P169

对,纳撒尼尔,我说的就是你,你那瘦屁股蛋,就像是裤裆里塞了两块烂面包。 P170

劳拉,心肝儿,让我进去吧。 P171

你在这儿还多张嘴。 P172

劳拉常说:“世上没有什么比教育更重要,我可不想让孩子像我这样生活。 P173

那是非同寻常的哭。 P174

不知道她是不是仍旧关心孩子们,还是已经对他们失去了兴趣。 P175

”当警察上门把这件事告诉劳拉时,她没说多少话。 P176

其次,正像大家说的那样,埃多斯是个名副其实的“传奇少年”。 P177

有一天大中午的,我嘴里含着根牙刷,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P178

现在女人可随便啦。 P179

他说他认识西班牙港从市长往下的各级重要人物。 P180

他们知道自己有这个权力。 P181

而埃多斯看上去并不害怕!我们都知道埃多斯这个人不是好惹的。 P182

他接着补充道:“我们这行可有意思啦。 P183

只要在别人扔掉的鞋子里面仔细找,保准能找到很多东西。 P184

他说:“我能让你只花十二分就搞到一大捆书。 P185

”我母亲的表现真出人意料。 P186

要是有什么东西推销不出去的话,埃多斯就会去找我叔叔巴库。 P187

埃多斯许诺过,收集到一百张废公共汽车票的人就可免费坐一次他的马车。 P188

哈特说:“别犯傻了,伙计。 P189

”哈特说:“她是劳拉那样的人?”埃多斯说:“不是,劳拉只给一个男人生一个孩子。 P190

那地方的人都是穷光蛋,什么东西也不扔。 P191

”哈特说:“男孩还是女孩?”“女孩。 P192

你照样可以到圣克莱尔大道捡你的材料。 P193

”埃多斯说:“你真的这么觉得吗,哈特?”哈特说:“当然啦,伙计。 P194

”埃多斯听了这些话眉开眼笑,最后竟独自莫名其妙地大笑起来。 P195

要是米格尔街有谁想笑话乐乐,那么等他看见乐乐在茁壮少儿比赛中获得了一等奖,照片还见了报,他也就把嘴闭上了。 P196

当男的走过去对灵车里的两个男人轻声说话时,那女的哭了起来,但哭声不大,姿态很端庄。 P197

她活着时,屋子前门总是上着锁,没人见她出来过,也没见有人进去过。 P198

”一天下午我放学回来后,哈特说:“来了一男一女,女的漂亮极了,但男的丑得没法说。 P199

”这位女士和我们米格尔街有点格格不入。 P200

他似乎也不干任何工作。 P201

我喜欢她,她做事井井有条,与邻里和和气气,她尽力做得与其他女人一样,并不想与众不同。 P202

”因此,我作了最坏的猜测。 P203

我母亲说:“那么,告诉我,赫瑞拉太太,你干吗不甩了这个不是东西的男人?”赫瑞拉太太说:“我知道这听上去很傻,但我喜欢托尼,我爱他。 P204

都是因为战争,你知道。 P205

回到你那个了不起的爱人身边去吧。 P206

人们经常在各种地方见到他烂醉如泥地倒在地上。 P207

但我感到奇怪的是,如果你只看托尼那两只又瘦又皱的手,你倒会可怜他,而不是厌恶他。 P208

我们可以在巴巴多斯开个旅馆。 P209

哈特说:“我们得收拾一下托尼。 P210

”那段时间每一天,我们都在想一个问题:像赫瑞拉太太这样的女人怎么会和托尼缠在一起?哈特说这他明白。 P211

”哈特说:“白人不会干这种在报上登声明之类的事的。 P212

这次他真的要杀我。 P213

然后我母亲说:“托尼看起来是那种说杀就杀的人,而且他不会觉得自己是在杀人。 P214

哈特跳了起来,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老早就知道了。 P215

”哈特说:“现在我来问你们,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一个女人会因为托尼离开这样的男人?”埃多斯说:“是啊,我太知道克里斯蒂安尼了。 P216

”我母亲说:“你干吗不回去找你老公?”她这么说的时候以为赫瑞拉太太会惊讶得跳起来。 P217

而要想象他爱上任何人就根本是不可能的了。 P218

他就是想吓吓我。 P219

”我母亲有点失望。 P220

回到家里他就拿狗出气,我们老是听到狗的厉声尖叫和呜咽。 P221

我们见到他趴在一个房间里的褥垫上。 P222

”新房主是个小个子男人,很怕托尼,总是不敢搭腔。 P223

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在去卡来纳吉的路上,我从克里斯蒂安尼的屋前走过。 P224

但他并非总是认同制造商的设计,因为他常常把发动机拆得一塌糊涂。 P225

“男人,”她轻声问,“你怎么样?”他的呻吟声更大了。 P226

”“男人,”巴库太太对她丈夫说,“你还逞什么能啊!人家好心来帮你,你还要揍人家。 P227

”“见鬼!你们这两个小子到哪儿去了,嗯?你们以为自己现在长大了,可以两手插在口袋里对我爱理不理了?你们刚才在抽烟,嗯?”“抽烟,哈特?”“究竟怎么回事?你们突然聋了吗?”“是博伊在抽烟,哈特。 P228

博伊,去抽埃罗尔一下。 P229

”巴库笑了。 P230

”“这车怎么啦,巴库叔叔?”我问。 P231

”他老这么说。 P232

我们开始挥手欢呼,我看到巴库挥着左手。 P233

”哈特说:“现在你可以干两件事,把你的脑袋拆了检查检查,或者把你的屁股卸了,免得害别人遭殃。 P234

”我们把车推到巴库家屋前就走了,留下他们俩在那儿斗嘴。 P235

博伊曾多次去借这根球棒,巴库太太都没答应。 P236

”我跑到巴库家里,见技师正把头埋在汽车前盖里,巴库坐在侧踏板上,给技师递过来的每一件东西上油。 P237

我看着他,说:“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吗?”“什么怎么回事?”“周六我听发动机的声响,觉得不对劲。 P238

”“好吧,让我来告诉你,我对技师说的第一桩就是化油器,可他不信。 P239

巴库从来没有说明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也没问。 P240

”他又摁了一下。 P241

巴库看着我,说:“你看,拿这根线碰一下任何有金属的地方,喇叭就响了。 P242

一天她跟我母亲谈起这事。 P243

第二天,那些借钱给巴库买贝德福德卡车的人组成一个代表团来到巴库家里,请求他别再折腾那卡车了。 P244

”启动器彻底坏了。 P245

自打有了那辆卡车后,巴库就一直恨他妻子,不时地用那板球棒揍她。 P246

他们管巴库叫“老板”,管巴库太太叫“夫人”,倒是挺好听。 P247

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了。 P248

他穿着裤衩儿趴着,忧愁地哼着《罗摩衍那》。 P249

他能读会写,英语、印地语都会。 P250

她说:“他可把我坑惨了。 P251

”我母亲说:“那好,这就好办了。 P252

一个周日,我去找博勒,他一边给我剪发,一边说:“听说战争结束了。 P253

”他若有所思地为我剪了会儿头发。 P254

博勒看着舞蹈的人们,说:“愚蠢!愚蠢!黑人怎么这么愚蠢?”我说:“可你没听见吗,博勒先生?战争结束了。 P255

这是他全部的哲学,但这并没有使他高兴。 P256

我说:“是呀,我知道塞缪尔。 P257

事实是,我就是信不过自己。 P258

”博勒对《特立尼达卫报》特别感兴趣,有段时间,他每天都要买下二十多份。 P259

然后三份、四份、六份。 P260

大伙儿开始叫博勒“失踪的球”。 P261

我记不得博勒为什么不再看《晚报》了,但我知道他为什么不再看《新闻报》。 P262

那年十一月的一个周日,博勒向我们这帮坐在芒果树下等着他理发的人宣布了一个声明。 P263

哈特说:“这下你要做什么?”博勒说:“我要离开这个岛,永远不再回来。 P264

埃多斯说:“你们认为博勒是疯了吗?”哈特说:“不。 P265

”然后,我们看见博勒本人在米格尔街上走。 P266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P267

听着,埃多斯,当我求你了,别再找我理发了,我都不相信自己。 P268

埃多斯说:“你知道黑人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就过不好吗?当时你也在场,他自己给我的,现在又让我还给他。 P269

你瞧他把我的头理成什么了。 P270

”一个月之后,我又去博勒那儿,他说:“你识字吗?”我向他保证说识。 P271

你真聪明,孩子。 P272

”他说。 P273

”我只能向特立尼达赛马俱乐部核实。 P274

他又对着我喊道:“人都以为我好愚弄。 P275

我刚认识他那会儿,他还常帮哈特喂牛,也像哈特一样,看上去沉稳乐观。 P276

”他要是看见埃多斯穿着新衬衫,就会说:“啊哈,埃多斯,你穿了新衬衫呢,伙计。 P277

你们知道那个附近有椰子树和沼泽地的地方吗?那地方满地都爬着螃蟹。 P278

”哈特说:“我就用上我打扫牛棚时穿的护腿。 P279

售票员没有让我们买票。 P280

”博伊说:“怎么我没看见有螃蟹呀。 P281

”爱德华说:“不是搬运车。 P282

这些螃蟹可大了,它们会把你们的手咬掉的。 P283

”爱德华说:“我有一种预感,那车不会来了。 P284

茵维德唱道:父亲、母亲和女儿都在为美元工作!这块土地上的货币!是美国币!爱德华丢下在牛棚的工作不干了,他在查瓜拉马斯的美国人那里找了份差事。 P285

虽然他们让你玩命干活,但他们真的会给报酬。 P286

爱德华常常说:“瞧瞧米格尔街这副模样。 P287

”埃罗尔说:“我们可不想这样赢。 P288

没你的事。 P289

特立尼达有什么懂才艺的人?”第一场演出在电台转播了,我们大家在埃多斯的屋里收听了整个过程。 P290

我受够了牛臊味。 P291

他和那些美国人走在一起时,老学他们的样子把手臂晃来晃去,看上去活像只大猩猩,特别滑稽。 P292

我喜欢自己当头头。 P293

当然我以前也谈过一两次恋爱,可这个妮子不一般。 P294

爱德华把她护得特别严,从不把她介绍给我们。 P295

”埃多斯说:“这么说,是她编的谎喽?”哈特说:“爱德华,你撒了谎。 P296

有一个星期五,天快黑的时候,爱德华跑到我这儿说:“放下你读的那些愚蠢的东西,找个警察来。 P297

你一定要找到警察。 P298

”那警察说:“你瞧他,真是挺聪明的。 P299

”埃多斯说:“你怎么就知道她是因为这个原因要自杀的呢?”摩根太太抖了抖肥厚的肩膀。 P300

埃多斯说:“我倒希望我娶的女人能那样。 P301

”可爱德华越打越狠。 P302

埃多斯说:“我真替你难过,爱德华。 P303

”埃多斯说:“你知道她跟谁跑了?”爱德华说:“我是对你说过她和别人跑了吗?”埃多斯说:“没有,你没说过,这只是我的感觉。 P304

这首小调成了爱德华遭遇的真实写照。 P305

到了月底,他把房子卖了,离开了特立尼达。 P306

他对人说他们是他的私生子,可有时他又说他也弄不明白究竟是不是,然后信口地说他和爱德华曾经同时和一个女人同居过。 P307

我们排队站在售票处。 P308

当戈麦斯的积分达到一百五时,哈特兴奋得上蹿下跳,大声嚷道:“你们听着,白人就是伟大。 P309

还是个特立尼达的裁判呢。 P310

”哈特转过身劈头对着那个男人说了一句:“两元,赌今天下午牙买加队要输五个球。 P311

快点尿,你们都快点。 P312

我从没见过像哈特这样享受生活的人。 P313

”它跑回灌木丛,探了探头又嗅了一下,然后冲进去叼回了刚才它自己放的那个番石榴。 P314

查尔斯警官说:“我也是没法子呀,为了糊个口。 P315

我哪儿知道水是怎么到牛奶里的。 P316

你洗个澡,换上干净衣服,打了领带,穿上夹克,擦亮皮鞋,都为了什么?就为了站在某个愚蠢的法官面前让他把你臭骂一通。 P317

”“他怎么样?”“什么怎么样?”“噢,我是说他气色怎么样?他看上去好吗?高兴吗?”我说:“他看上去特别烦恼。 P318

你等一下再走。 P319

但对我说来,他不论哪个岁数都一个样。 P320

”又有一次他说:“我真他妈笨,我应该像爱德华和其他人那样,也去美国人那儿工作。 P321

他现在成了一个有责任有义务的男人了,他再也不能把时间和注意力统统放在我们身上了。 P322

”摩根太太和巴库太太很少看见多莉,所以也谈不上什么不喜欢她,可她们却一致认为她是个无所事事的懒女人。 P323

我们也从没听他们笑过。 P324

”从表面上看,大伙儿发现哈特家只发生了两个变化。 P325

我们打心底里觉得他没有错,并很为他感到难过。 P326

他说,在法国——谈起法国他可有发言权,因为他去过巴黎——在法国,哈特会成为英雄,女人们会给他戴花环。 P327

出不了两三个星期,我就会让他们给我个轻松点的差事做的。 P328

他回来后走街串巷,对熟人聊种种遭遇。 P329

就三年光景,可在这三年里我长大了,开始带着批判的眼光审视周围的人。 P330

“不,不去委内瑞拉。 P331

就把它当成药喝,捂上鼻子,闭上眼睛。 P332

”母亲总这么说我。 P333

”母亲哭了起来。 P334

”说这话时我想到了叔叔巴库。 P335

”我说:“那好吧。 P336

”我说:“庞迪特,您真好。 P337

那家伙富得都什么样啦,钱那是滚滚地来。 P338

泰特斯·霍伊特不计前嫌,给我送来了普及版丁尼生诗选的第二卷。 P339

我现在也闹不明白那是怎么回事。 P340

直到车子开出了西班牙港城郊,我才朝外面望去。 P341

当时他正拖着脚从咖啡馆里出来往回走,胳膊下还夹着一张报纸。 P342

我认出了一个海关官员,他免检了我的行李。 P343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