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第奇家族的兴衰

good

基于当代研究的成果,本书意在对这一课题做出进一步研究并为杨上校的著作——被费迪南德·谢维尔评价为“一个多愁善感的作者凌驾于历史上的主观离题”——提供一个可靠的补充。 P8

阿伟拉多与巨人交战并最终将其杀死,但是他的盾牌上留下了多处巨人挥舞狼牙棒猛击的凹痕。 P9

所以,乔瓦尼自己挣到钱之后就发誓绝不让这份财富再受到任何威胁。 P10

佛罗伦萨的第一艘武装战船就是在比萨港举行的下水仪式。 P11

为了终结这场将整个欧洲分化为几个阵营的“教会大分裂”,各方于1409年在比萨召开会议,会议达成的决议是罢黜阿维尼翁教皇本尼狄克十三世(Benedict ⅩⅢ)和意大利教皇格列高利十二世(Gregory Ⅻ),同时选举了新的教皇亚历山大五世(Alexander Ⅴ)。 P12

会议还接受了教皇格列高利十二世的辞职,并选举了新的教皇马丁五世(Martin V)。 P13

科西莫年幼时在卡马尔多利会(Camaldolese)的安杰利圣母修道院(Santa Maria degli Angeli) [9] 接受教育,在那里他学会了德语、法语、拉丁语,同时对希伯来语、希腊语和阿拉伯语也有涉猎。 P14

[12] 科西莫夫妇随后搬进了巴尔迪宫,所有房间也随之低调地换上了美第奇家族的纹饰。 P15

乔瓦尼一生克己,从不给人嫉妒的理由,总是避免做出承诺,临死前还在病榻上叮嘱两个儿子要效仿他的做法:对富人和权贵不冒犯,对穷人和弱者要永远慷慨。 P16

向下游方向的下一个宫殿就是十四世纪的吉安菲廖齐宫。 P17

[1] 他对内坚定地维护寡头政治,如果有必要,甚至不惜将次要行会的数量减半;对外则主张通过武力在战场上打败佛罗伦萨的敌人们。 P18

除此之外,在关系密切的人文主义者圈子内部,科西莫也有数不清的好朋友;相反,公然指责新古典知识与基督教信仰相对立的里纳尔多·德利·阿尔比奇则在这个圈子中树敌无数。 P19

这所大学是1321年教皇被逐出博洛尼亚后创办的。 P20

他极力宣扬佛罗伦萨是古代共和国体制的继承者,并最终成为佛罗伦萨的总理大臣并长期任职。 P21

于是费勒夫转而投靠了阿尔比奇家族,替他们做舆论攻击的差事。 P22

但是贝尔纳多·瓜达尼言辞闪烁,不谈正题,只是说这个需要科西莫从穆杰洛回到佛罗伦萨的“重大决定”,要到三天后执政团正式召开会议时才能被正式讨论,同时对于城中过去几天要出大事的传言他也无可奉告。 P23

无论是特拉韦尓萨里还是威尼斯大使都不相信这份供述,佛罗伦萨的大多数市民也不相信。 P24

他辩解说除非受到召唤,他本人从来没有主动和执政团接触过,也“一直不愿担任官员职务”,而且不但没有煽动托斯卡纳地区的任何城市反抗政府,还曾经帮助政府筹集资金组建军队打击地方势力。 P25

普奇家族支付了圣母领报大殿敞廊的修建费用,该敞廊是由卡奇尼设计并于1601年修建完工的。 P26

可以确定的是,科西莫依然富有,在他被关押期间,阿尔比奇一切想要让他破产的尝试都失败了。 P27

里纳尔多一回到佛罗伦萨就被执政团召唤前往市政厅,但是因为担心自己会像科西莫一样被逮捕并关进“小旅馆”,并以为拥有帕拉·斯特罗齐、乔瓦尼·圭恰迪尼(Givoanni Guicciardini) [3] 、里多尔福·佩鲁齐(Ridolfo Peruzzi) [4] 和尼科洛·巴尔巴多里(Niccolo Barbadori) [5] 的支持,里纳尔多决定无视执政团的召唤,而是直奔宫室,召集自己的支持者武装起来,下令让五百人组成的侍卫队去占领市政厅对面的圣彼尔谢拉吉奥教堂(San Pier Scheraggio) [6] ,并时刻准备攻占市政厅。 P28

途中他们经过马特利(Martelli)家族的住处,而这一家族中的长者一直都是美第奇的好朋友,有时还会有生意上的合作,所以他们试图阻拦里纳尔多前进。 P29

事实上,被流放的总人数超过了70人,其中很多是众所周知的大家族。 P30

科西莫小心翼翼地避免任何形式的炫富,他选择骑骡子而不是高头大马。 P31

佛罗伦萨城里的不满情绪此刻已经十分高涨,科西莫不得不通过他在米兰的银行租下帕维亚(Pavia)的一套房子,一旦佛罗伦萨的情况进一步恶化,他就打算和妻子一起搬到那里去。 P32

[5] 在圣费利奇塔教堂(Santa Felicita)里的卡波尼堂是为巴尔巴多里家族修建的,他们在1525年把对该小教堂的权利移交给了卡波尼家族。 P33

教皇欧金尼乌斯四世认为这是与东正教和解的最佳时机。 P34

更何况,能与东罗马帝国的统治者加强联系,也会给佛罗伦萨的银行家、贸易者和商人带来更多的商业机会,而与君主周围的希腊学者交流探讨也一定是一段轻松愉悦的经历。 P35

”枢机主教切萨里尼(Cesarini)先用拉丁文宣读了声明,接着大主教贝萨里翁又用希腊文宣读,之后意大利枢机主教与希腊大主教拥抱庆贺,其余高阶神职人员及东罗马帝国皇帝也同他们二人一起在教皇面前下跪致敬。 P36

这次会议不仅点燃了科西莫心中建立柏拉图研究院的希望之火,还使得他有机会为自己的藏书室增添不少珍贵的作品。 P37

他本来是学习做金匠的,但同时也是一名画家、建筑家和雕塑家。 P38

委员们抗议说:“早知道这样,我们也能让鸡蛋立住。 P39

据韦斯帕夏诺·达·比斯蒂奇的说法,这项慈善事业是科西莫受教皇欧金尼乌斯四世劝诱而接手的。 P40

米开罗佐在还是多纳泰洛(Donatello)的学生的时候,就因为优秀的雕塑天赋而小有名气,他最著名的作品是为教皇约翰二十三世在洗礼堂中建造的墓碑。 P41

在卡雷吉,他可以尽情地和朋友畅谈而不必担心被打断;还可以召唤门徒马尔西利奥·菲奇诺来做伴。 P42

人们可以看到他光秃秃的脑袋从一个圆孔中探出。 P43

(里卡尔迪扩建了这个宫殿,上层在本来10个窗户的基础上又增加了7个。 P44

人们时常可以见到各国大使穿过美第奇宫的拱门;而佛罗伦萨的大使们赴任前也必然要先去拜会科西莫。 P45

这两任妻子都没有生下孩子,只有他的一个情妇生了个女儿,取名比安卡(Bianca)。 P46

自那以后他们之间的友谊日益深厚,尤其是财力不济的斯福尔扎总是能在捉襟见肘之时接到美第奇银行慷慨的贷款,这更巩固了他们的关系。 P47

威尼斯人甚至花钱雇人在佛罗伦萨城内煽动反对美第奇家族的情绪。 P48

随后在1453年5月,土耳其人攻占了君士坦丁堡,为意大利最终实现和平带来了希望。 P49

他以过人的组织才能和惊人的记忆力而闻名,为了这个让人费神的行业,他有时甚至工作到深夜。 P50

肥胖让他们失去了握手的能力,就像我的痛风剥夺了我致敬的能力一样。 P51

当时院子里已经有或者后来增添的雕像还包括多纳泰罗的《大卫》(David ) [1] 和《朱蒂斯斩贺棼尼》(Judith Slaying Holfernes ) [2] 。 P52

”不过对于别的出资人来说,多纳泰罗就算不上幸运的选择了。 P53

他为圣安布罗焦修道院(Sant’Ambrogio)修女们创作的精致的祭坛装饰画让科西莫·德·美第奇注意到了他杰出的才华。 P54

他是最淳朴、最诚实、最神圣的人。 P55

”“哦,大使阁下,”科西莫伸手搂住大使的肩膀,不带一丝窘意地回答道,“难道您本人不是一位父亲和祖父吗?我去做哨子您完全不应惊讶。 P56

当旁听了某个学者的讲座后,他会给他们写信探讨相关的问题;在和神学家相处时,他也能对神学问题品评一番;他在研究任何一个学科时都充满兴趣,对哲学也是如此。 P57

马萨乔和马索利诺(Masolino)创作的环形壁画由菲利波·利比的儿子菲利皮诺·利比完成。 P58

这也是为什么他不能像一个美第奇财富继承人被期望的那样活跃于家族生意或佛罗伦萨国事中。 P59

她最大的兴趣是神学,所以其大多数诗文也都是赞美诗或是改编自圣经的韵文。 P60

迪奥蒂萨尔维·内罗尼曾经是佛罗伦萨第一个常驻威尼斯的大使,后来还做过驻米兰大使。 P61

博尔索·德·埃斯特同意提供帮助,他让自己的兄弟埃尔克莱(Ercole)带领军队穿过边界向佛罗伦萨进发。 P62

皮耶罗对佛罗伦萨政府的控制自此彻底稳固了。 P63

他有几幅用蛋彩画颜料创作的鸟类和其他动物的图画就被美第奇买走,挂在了美第奇宫的墙上。 P64

就如波提切利后来为商业行会委员会(Arte della Mercanzia )创作的《坚韧》(Fortitude )一样,那幅画其实也更像是致敬皮耶罗的。 P65

除此之外,画中还有三个漂亮的姑娘坐在马背上,穿着类似的衣服,帽子上插着羽毛,这显然代表着皮耶罗的三个女儿。 P66

它们都是在1688年被从大教堂里移出来的,目的是大公王子费尔迪南多和公主维奥兰特·贝亚特丽切在此举行婚礼时能有空间容纳下更多的歌手。 P67

洛伦佐有一头顺直、浓密的中分黑发,长及肩膀;他的鼻子扁平,完全没有嗅觉,看起来像被打坏以后没有修复好一样;他宽大的下巴向前突出,使得下嘴唇几乎包住了上嘴唇;他的眉毛又粗又黑,眼球凸出,目光极具洞察力。 P68

洛伦佐的母亲以探望她的两位负责管理美第奇罗马分行的兄弟——乔瓦尼·托尔纳博尼和弗朗切斯科·托尔纳博尼为由,前往罗马了解女方的情况。 P69

这场锦标赛预计耗资一万达科特,并且将会成为佛罗伦萨人见过的最壮观的盛景之一。 P70

在佛罗伦萨,有喜事的家庭都要在门口挂上橄榄枝,新娘伴着院子里乐队吹奏的喜庆音乐通过拱道时,橄榄枝会被降至她头顶的高度。 P71

受惠于行会规章,这里的人每年的工作日不多于275天,所以他们有充足的时间来享受生活。 P72

大教堂里圣坛上的黑布也都换成了金色。 P73

他在18岁的时候就已经拥有了令人震惊的学识和与他年龄不符的文学素养。 P74

他的敌人声称他强奸过无数米兰贵族的妻子和女儿;他发明酷刑来惩罚冒犯了他的人并借此满足自己的虐待欲;他亲自监督犯人受刑,甚至亲手砍断他们的四肢;将死之人痛苦的呻吟和残破的尸体都能让他感到愉悦。 P75

依据合同,开采权由一个财团获得,这个财团包括三个佛罗伦萨人、三个锡耶纳人和两个沃尔泰拉人。 P76

[1] 里多尔菲家族不久之后在马焦街(现在的马焦雷街)和马泽塔街(Via Mazzetta)的交叉路口修建了宫殿。 P77

他的脑袋特别大,还有一个塌鼻子,牙齿也都掉光了,所以总是显得很吓人。 P78

西克斯图斯于是热心地为乔瓦尼安排了与乌尔比诺公爵费代里戈(Duke Federigo of Urbino)长女的婚事。 P79

[1] 他们的一位祖先曾经参加了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并从耶路撒冷的圣墓教堂(Holy Sepulchre)带了一些燧石回到佛罗伦萨。 P80

然而,蒙泰赛科充满疑虑地说:“大人们,做事前请三思,佛罗伦萨可不是什么小事呀。 P81

受到这次接见的鼓舞,蒙泰赛科开始招募所需的士兵并亲自前往罗马涅,与托伦蒂诺、伊莫拉和卡斯泰洛城的雇佣军首领们一起商讨战术。 P82

此时阴谋者们已经决定到佛罗伦萨去执行暗杀。 P83

路上他们还遇到了大主教萨尔维亚蒂,然而萨尔维亚蒂并没有和他们一起进入大教堂,理由是要去探望自己病重的母亲。 P84

洛伦佐不断地询问:“朱利亚诺呢?他安全了吗?”但是没有人能回答他。 P85

雅各布·迪·波焦的脖子上拴着绳子,绳子的另一端绑在一条横木上,被直接抛出了市政厅的窗口。 P86

至于那两个教士,安东尼奥·马费伊和斯特凡诺·达巴尼奥内都在躲藏的过程中被抓住了。 P87

第三尊蜡像被送到阿西西的圣母安杰利教堂,摆在了圣母像之前。 P88

朱利亚诺遇害时年仅25岁,还没有结婚,不过在这一年年初,他的一个情妇菲奥雷塔·戈里尼(Fioretta Gorini)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取名朱利奥(Giulio)。 P89

更糟糕的是,波利齐亚诺和克拉丽切相处得并不愉快,这让本就艰苦的日子变得更加难熬。 P90

在他们之间的一封书信中,洛伦佐写道:我已经平安到达了目的地,我想这是除了我的平安返回之外最能让你高兴的消息了。 P91

那不勒斯本来就巴不得将阿拉贡家族的势力范围扩大到托斯卡纳地区,国王费兰特的儿子卡拉布里亚公爵(Duke of Calabria)阿方索立即带着军队穿过了边境,占领了蒙特普尔恰诺(Montepulciano)周边的地区。 P92

佛罗伦萨人比科米纳乐观得多,他们仍然拒绝遵从教皇提出的任何要求。 P93

他是个虚荣自大、胆小懦弱,但也聪明绝顶的人。 P94

接到执政团回信的第二天,洛伦佐从瓦达(Vada)起航,并在1479年圣诞节前夕抵达了那不勒斯,当时他29岁。 P95

为了这次行程,他通过抵押卡法焦洛和穆杰洛的土地筹来了六万弗罗林币。 P96

里亚里奥家族不断筹划他的毁灭,吉罗拉莫·里亚里奥更是两次试图找人暗杀洛伦佐。 P97

对他们而言,洛伦佐是不是专制者并不重要。 P98

不过随后的局势又朝着对洛伦佐有利的方向发展了,时机之巧使得人们甚至怀疑是不是他本人安排了土耳其人发起攻击的时间:1480年8月,7000人的土耳其军队在奥特朗托海峡(Otranto)登陆,在意大利的靴子形版图的“鞋跟”处建立起了稳固的桥头堡,并威胁要穿过那不勒斯,直逼罗马。 P99

此时,英诺森的首席顾问还是西克斯图斯四世的侄子,粗野、好战的枢机主教朱利亚诺·德拉·罗韦雷(Giuliano della Rovere)。 P100

洛伦佐一次又一次地调停斡旋,阻止教皇出于自己顽固的反阿拉贡家族的偏见而发动对那不勒斯的攻击,通过保证中小国家的独立来维持亚平宁半岛上微妙的均势,保住了意大利的和平。 P101

他们可以去菲耶索莱;或是卡雷吉,每年的11月7日,这里都会举办纪念柏拉图诞辰的宴会;还可以去佛罗伦萨西北12英里之外的波焦阿卡伊阿诺,这里的旧别墅是由朱利亚诺·达·圣加洛(Giuliano da Sangallo)重建的; [1] 他还可以去位于穆杰洛峡谷通往皮斯托亚途中的卡法焦洛别墅,那里离城市更远,也更像一座森严的堡垒。 P102

洛伦佐还把自己收藏的无数油画作品和半身古董塑像借给学校,摆在画室和花园周围。 P103

他还帮助基兰达约获得了在圣玛丽亚诺韦拉和圣三一教堂工作的机会, [8] 后来又推荐他到西斯廷小教堂工作。 P104

鉴于韦罗基奥、波提切利、基兰达约和菲利波·利比以及其他一些大师都加入了竞争,评委们觉得有些难以抉择。 P105

这里的教师和讲师包括约翰内斯·阿尔吉罗波洛斯(Johannes Argyropoulos)、泰奥多鲁斯·加扎(Theodorus Gaza)和迪米特里厄斯·查尔康迪拉斯(Demetrius Chalcondylas),其中迪米特里厄斯·查尔康迪拉斯还和迪米特里厄斯·克雷泰恩西斯(Demetrius Cretensis)一同于1488年在佛罗伦萨发行了最早的印刷版荷马作品集。 P106

多年来他一直受到痛风的困扰,疼痛日益加重,已经渐渐失去了行动能力;此外他的总体健康状况也在迅速恶化。 P107

洛伦佐问是教堂哪一侧的石球,听到别人的回答后,他说:“是临近我家的一侧,看来我要死了。 P108

朱利亚诺·达·圣加洛在次年将其改造成了一座纯文艺复兴式建筑,但是直到十六世纪才又加入了三角楣饰和有人字屋顶的敞廊。 P109

[10] 韦罗基奥的《复活》制作于约1479年,现陈列于巴杰罗国家博物馆。 P110

美第奇家族的兴衰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House of Medici 历史电子书 第2张

皮耶罗的外貌并非毫无吸引力,但是他的性格和举止绝算不上讨人喜欢。 P111

祖父依靠理论和名望赢得了在费拉拉宫廷里担任公爵御用医师的肥差,他的儿子在他去世后继任了这一职位。 P112

这些布道在佛罗伦萨引起了轰动。 P113

不要再等了,否则连忏悔都来不及了。 P114

不过,他的妻子伊莎贝拉(Isabella)却是一个比他积极得多的人。 P115

萨沃纳罗拉似乎从预言成真中获得了一种沮丧的满足,又继续做出更多的预言,整个城市都笼罩在国之将亡的氛围中。 P116

他们事后向菲利普·德·科米纳描述这一场景时都“忍不住大笑”:皮耶罗简直荒唐地在所有问题上让步,迫切地同意了法王的所有要求,然后在11月8日返回佛罗伦萨向执政团汇报他的所作所为。 P117

这四人之中就包括萨沃纳罗拉,与其说他是来抗议的,不如说他是来传达上帝神圣的意志的。 P118

按照当时军队统领进入被攻占城市的方式,他手中还握着长矛,横在身侧。 P119

皮耶罗一怒之下抢过宣令官手里的条约,撕了个粉碎。 P120

而在这堆东西的最顶端,是一个威尼斯商人花20000斯库多银币(scudi )订制的雕塑作品,现在它们全都要被扔进火中。 P121

教皇意识到要想实现这些野心,就必须先让整个意大利团结起来抵抗外国侵略者。 P122

交战时间短暂,场面残酷,比意大利十三世纪末以来的任何一场战争都更野蛮和血腥。 P123

至于执政团,萨沃纳罗拉认为他们对教皇威胁的反应太温和,给他们的警告也更加严厉。 P124

最终的决定是,如果多明我会教士多梅尼科死了,那么萨沃纳罗拉要被驱逐出佛罗伦萨;如果方济会教士隆迪内利丧身火海而多梅尼科没有死,则弗朗切斯科·达普利亚要被逐出佛罗伦萨。 P125

最后行刑人不得不砍断吊杆才让尸体都掉到地上,人们又往火堆里加了很多柴草并不停搅动,直到尸体彻底化为灰烬。 P126

他为共和国的敌人效力,还加入了切萨雷·博尔贾的阵营,不断尝试通过武力重返佛罗伦萨执政。 P127

为了避免教皇在满足自己的愿望之前就去世,洛伦佐尽其所能地说服他尽早封乔瓦尼为枢机主教。 P128

因此,当你与其他枢机主教集聚一堂时,你一定要表现得最恭顺、最谦逊……生活要尽量有规律……丝绸和珠宝并不适合你这种地位的人,收藏古董和精美的书籍是更好的选择。 P129

除了堂弟朱利奥,跟他们一起住在宫殿里的还有一位贝纳尔多·多维齐·达·比别纳(Bernardo Dovizi da Bibbiena)。 P130

教皇的队伍于1506年11月11日抵达,所有人都因为精疲力竭而格外暴躁,手上和脸上也满是被蚊子叮咬的大包。 P131

最终他被送到了米兰,枢机主教费代里戈·圣塞韦里诺(Federigo Sanseverino)为他提供了舒适的住宿。 P132

马基雅维利出身于托斯卡纳地区一个古老的家族,他的父亲是个律师。 P133

他向朱利奥保证,虽然索代里尼摆出了一副抗争到底的面孔,但是他的支持者们一听到西班牙火炮的轰鸣就会崩溃。 P134

超过两千名男性丧生,而且都不是在战斗中牺牲(因为根本没有人奋起反抗),而是在哭喊逃命时被杀死的。 P135

工人们已经开始忙着撤下城市建筑上替代美第奇纹饰的深红色十字架,在拉尔加街围观者的欢呼声中,泥瓦匠们正忙着修复美第奇家族宫殿上的家族纹饰。 P136

起初几天,乔瓦尼病得太重根本无法起床,闷闷不乐地接受痛苦的治疗。 P137

他侧骑在阿拉伯白马上,头顶上是由八个出身高贵的罗马人为他举起的顶棚,即便如此,谁都能看出来教皇的脸因为炎热几乎变成了紫色。 P138

依照他合理的论断,意大利应当与法国结成同盟,但是教皇不愿采纳,并最终决定和西班牙的费迪南德国王、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以及瑞士结盟。 P139

当看到圣费利切教堂(San Felice)外的屏风前立着自己父亲的半身像,并通过望远镜看清雕像下面写着“这是我挚爱的儿子”时,教皇忍不住热泪盈眶。 P140

尽管他的病已经到了药石罔效的地步,教皇还是派人把朱利亚诺送到菲耶索莱休养。 P141

他的花销相当惊人。 P142

这个多明我会的教士曾经是个理发师,后来竟然被封为教廷印玺保管者。 P143

如果说他在举行娱乐活动、购买法国猎犬和克里特猎鹰,添置皮草和金饰,以及供养不断壮大的家族人员上花费了巨资的话,那么他在对罗马的改造和修缮上也同样毫不吝惜。 P144

教皇鼓励米开朗琪罗做一名建筑师,并督促他回到佛罗伦萨为布鲁内莱斯基的圣洛伦佐教堂修建新的正面。 P145

别墅周围的广阔区域都被圈定为教皇的专有猎场。 P146

最后教皇骑着马返回别墅,仆人们抬着各种被猎杀的动物尸体跟随其后,有人听到教皇评价这一天时赞道:“这真是极好的一天。 P147

因为教皇干涉了其家族在锡耶纳的事务而一直心存不满。 P148

与此同时,教皇还要求比较富有的已当选的人为他提供更多的捐赠。 P149

佛罗伦萨的美第奇一派是幸运的,朱利奥处理事务的方式婉转而机智,在他谨慎认真的财政管理之下,佛罗伦萨经历了一段繁荣时期。 P150

这个时节白天潮湿闷热,晚上却寒冷多风。 P151

罗马甚至发生了示威行动和暴乱。 P152

克莱门特当然根本不打算遵守这个条约。 P153

此时体形肥胖又已经上了年纪的冯·弗伦茨贝格熬不住艰苦的军旅生活突发中风,虽然主将被抬回了费拉拉,军队向罗马逼迫的脚步并没有停。 P154

后来奥地利的玛格丽特重建了这座别墅并将其命名为马达马别墅(Villa Madama)。 P155

公爵最终不治身亡,此时进攻的军队已经跟着科隆纳领地一心要报仇的那批人以及其他一些劫掠者攻破了城池的守卫,并且扬言要攻入城市中心区。 P156

其他炮兵也都处于类似的两难境地。 P157

帝国军队因为瘟疫和饥荒不得不撤出罗马,但留下了一支两千人的队伍镇守城池,以防被囚禁者伺机逃脱。 P158

教皇尽管目前势力衰微且财力不济,但还是决定不再放任局势恶化下去。 P159

没过几个星期,投降似乎成了必然的选择。 P160

教皇对她寄予厚望。 P161

人们认为教皇死后,这个被很多人怀疑是教皇私生子的亚历山德罗·德·美第奇会迫不及待地抛开所有约束,组建一个更符合他心意的专制政府,尽管到目前为止他一直表现得小心翼翼。 P162

他也志得意满地准备利用好运大展宏图。 P163

枢机主教奇博是第一个意识到亚历山德罗可能有危险的人。 P164

而那些了解科西莫的人则难免怀疑圭恰迪尼是否真的能把科西莫控制在自己手中。 P165

玛丽亚的父亲是贾科莫·萨尔维亚蒂(Giacomo Salviati) [1] ,他娶了教皇莱奥十世的姐姐卢克雷齐娅。 P166

教皇克莱门特接到的汇报中说,科西莫14岁时就已经“在穿着打扮和行为举止上都像一名骑士一样”。 P167

皮耶罗虽然得以逃脱,但是他的一大批同伴都被俘虏,在经历了耻辱的全城游街示众之后,又被判处了严酷的刑罚。 P168

”“那就对了。 P169

[3] “我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投入到海军事务,我已经造好了一些船,还有一些正在建造之中。 P170

一个威尼斯使节记录说:有时他会抛开所有的威严和尊贵同每一个人开非常亲密的玩笑,并且似乎也鼓励别人同样随意地对待他;但是一旦玩闹的兴致过了,他会翻脸不认人,好像根本不认识你一样。 P171

当他听到玛丽亚死于疟疾的时候,他们正在里窝那的城堡里。 P172

但是公爵夫人拒绝推迟搬离旧宫的时间。 P173

阿尔门尼说的没错,公爵确实是打算再婚的,只不过他要娶的并不是埃莱奥诺拉·德利·阿尔比奇,而是另外一名年轻的情妇卡米拉·马尔泰利(Camilla Martelli)。 P174

[1] 家族成员表上及后文中为雅各布·萨尔维亚蒂。 P175

现在这里共有五个博物馆。 P176

威尼斯大使在汇报中不满地评价他是个“不值得尊敬的人”,“有一头黑发,肤色偏深,性情忧郁”。 P177

佛罗伦萨人对弗朗切斯科的情妇比安卡·卡佩洛充满憎恨,人们说她其实是个女巫,长着一双邪恶的眼睛,就是她毒死了可怜的约安娜。 P178

于是大公选择在普拉托利诺隐居,他在这里喂金鱼,养驯鹿,种植专为他从印度送来的稀有灌木,还和人谈论宇宙构造、化学和自然的秘密。 P179

这一点与弗朗切斯科无限度妥协以避免争议的做法形成鲜明对比。 P180

不但要佛罗伦萨人前所未见,还要整个欧洲的人也都前所未见。 P181

[16] 伽利略·伽利雷(Galileo Galilei)随身带到佛罗伦萨的望远镜就架设在别墅里,后来伽利略本人也住在这里并得到了庇护。 P182

他是美第奇家族的枢机主教之中第一位在这里居住的。 P183

后来这里又成为拿破仑的妹妹埃莉莎·巴乔基(Elisa Baciocchi)的家。 P184

17岁时他周游了欧洲大陆,将佛罗伦萨留给母亲和祖母管理。 P185

费尔迪南多对于兴趣爱好则更有选择性,也更务实,除了在试验科学院进行一些实验之外,他最感兴趣的是佛罗伦萨用宝石(pietra dura )制作马赛克的工艺的发展。 P186

[6] 不过,真正最让吉安·卡洛感兴趣的并不是油画和戏剧,而是美食和女色。 P187

他也会出去打猎,但当猎物从头顶飞过时他却不开枪,口中还喃喃念着“可怜的小东西”(Poverino ),不过事后他还是会津津有味地吃别人杀死的猎物。 P188

”人们希望到了夏天,佛罗伦萨各种精彩纷呈的娱乐活动会让玛格丽特重新高兴起来。 P189

当她的这些提议被呈递到法王路易十四面前时,他的回答是:如果玛格丽特要回法国,也绝对不是进入法国修道院,而是直接投入巴士底狱。 P190

[3] 最后一次购入的艺术品中不乏一些精美的雕塑,包括《赫马佛洛狄忒斯》、西塞罗的头像及《伊多利诺》(Idolino )。 P191

因为暴饮暴食,他现在已经极度肥胖;不过举止也不无魅力,尽管他的言谈间总是过多地使用宗教敬语,但谈论的内容却是广泛而有趣的。 P192

科西莫自然不会同意,而他的拒绝也必然引发妻子的激烈抗议。 P193

1673年5月他回国向法王复命了。 P194

他现在的脸色与其说是红润,不如说是红肿了。 P195

这个宫廷中最奢侈的人,莫过于大公的弟弟弗朗切斯科·玛丽亚。 P196

1689年忏悔节(Shrove Tuesday)当天在圣十字广场举行的令人印象深刻的比武表演就是由他组织策划的。 P197

他内向、孤僻、闷闷不乐,大多时间都是一个人独处,把令他哥哥和叔叔们沉迷的嘈杂、奢侈的圈子隔绝在自己门外。 P199

在佛罗伦萨,科西莫在担忧和失望中一天天衰老。 P200

吉安·加斯托内还患有哮喘,他甚至不愿拆开寄来的信件,这样也就不用回信了。 P201

可是当科西莫偶尔乘坐两匹马拉的马车离开宫殿,在举着长戟的瑞士保镖的护卫和仆从的前呼后拥下缓缓走在街上时,人们虽会行礼,但绝不会欢呼。 P202

宴会结束后,他则劝说这些年轻人互相做爱供他观赏。 P203

之前这项工程一度停摆,现在也是由她本人承担费用才得以继续。 P204

但是他们留下的光辉灿烂的艺术和文化遗产——佛罗伦萨巴洛克艺术繁荣而精妙的工艺在科西莫三世的雕塑家乔瓦尼·巴蒂斯塔·福吉尼(Giovanni Battista Foggini)的作品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却是近年来才逐渐获得承认。 P205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