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的老国王(因为父亲再也无法从桥那头走到我的世界来,因此我必须走到他那里去。爱父亲,为他朗读这本书。)

good

不过有时候他也乐于见到我,会走过来叫我,把我叫成赫尔穆特。 P7

然而,那些年里我们大家都在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父亲是老鼠,我们是一群老鼠,而疾病是猫。 P8

“你要不要起床啊?”我很友善地问,为了制造一点轻松的氛围,我还会说,“我们的生活多好啊!”父亲满脸疑虑地挣扎着起来。 P9

那一阵子他经常对人表示谢意。 P10

在那边,在他精神状态的限度之内,在我们讲求事实和目的性的社会之外,父亲还一直是个相当了不起的人物。 P11

可是,我不再认识以前所认识的父亲的时刻越来越多了,特别是在晚间。 P12

”“我们在哪儿?”我说了街道名和门牌号。 P13

唱歌更让人欢快,患了老年痴呆症的人喜欢唱歌。 P14

他自己盖好被子后说:“最重要的是,我有个睡觉的地方。 P15

对于时间的流逝你是怎么看的?时间的流逝?流逝得快还是慢,其实我觉得一样。 P16

父亲的病在那样令人困惑中逐渐开始,发生着的那些变化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们很难领会。 P17

我的口号是他在搞阴谋破坏。 P18

我们认为父亲越来越老,更主要的原因是他的妻子在结婚三十年后离他而去了。 P19

这种借口让我们非常气愤。 P20

2000年里我们的精神状态大致就是这样。 P21

这次他作了一次相对而言比较长的旅行,抱着微茫的希望,希望从中获得恩赐,让他的状态好转。 P22

这听起来有点荒谬,可我就是无法相信他会得这样的病。 P23

还有父亲的半身照片也丢失了,那是一张战争过后马上就拍的相片,上面的年轻人只有四十公斤多一点。 P24

我打电话给赫尔佳,问她知不知道父亲的钱夹子放哪儿了。 P25

你常回想小时候的事吗?有些想得起来,可是想不起所有的事了。 P26

父亲生于1926年7月4日,他在十个孩子中排行老三。 P27

老爹的举止完全是封建家长式的,动不动就动手打孩子。 P28

一次世界大战前到大战期间,铁匠在多恩比恩订的材料运来时,都在城堡巷下卸货,铁匠的五个女儿放学后就抬起长长的大铁条沿着相当陡的路走上去。 P29

从这个地方可以俯视瑞士的阿彭策尔,目光还能够扫过博登湖见到德国的林道,天气晴朗的时候,也能见到腓特烈港。 P30

一年里大家期盼着水果收成的季节来临,有时孩子中的一个会在清晨五点醒来,偷偷溜到果园里看第一批梨是否已经掉到地上了。 P31

有一次大风暴,整个玉米地里的玉米株全倒了,孩子们就得拿着桩子和铁丝把玉米秆扶起绑好。 P32

童年时代我老坐在一个倒放着的木桶上,或者坐在一个大木块上,看着大人酿造烧酒。 P33

老爹一家是村里立场坚定的基督社会党,老爹和老妈对他们的天主教的信仰十分认真,此外,他们不需要依靠新的政权获取经济利益。 P34

这位妻子老了住在养老院的房间,就是后来我父亲2009年入住的房间,那是在她九十四岁去世后不久的事。 P35

埃米尔运气比较好,他在非洲很快就被美国人俘虏了,一直到战争结束他都在美国蒙大拿州做翻译联络员。 P36

我父亲最初的遭遇也不差,在训练期间,他因为右下臂碰伤,伤口严重发炎,得到两次休病假的机会。 P37

在斯洛伐克的布拉迪斯拉发郊区一个临时伤兵医院里度过四个星期,那儿的状况我几个月前还一无所知。 P38

过了因斯布鲁克他在火车上第一次遇见了沃尔福特老家人,他向他们要了面包。 P39

事实改变感觉。 P40

我要把它带走。 P41

我们都是新手,都想把我们本就不怎么有保证的生活把握得好一点——以欠缺的知识和欠缺的能力。 P42

如果我们问到东西在哪儿,他什么也不知道,如果我们把他和找不到的东西扯到一起,他便勃然大怒。 P43

父亲也一样,不断想着用电的事,有段时间里,他的脑子就像手摇风琴一样,每天旧话重提。 P44

”他想了一下,接着说:“此外,你们老是马马虎虎编排一些天气情况给我听,这样影响不好。 P45

赫尔佳问:“那么我们可以得出什么结论?”父亲平静地回答说:“有人偷了我的门牌,把它钉到这儿了。 P46

谁知道呢。 P47

是的:“家里看起来和这儿完全相似——只是有一点点不同。 P48

对于癌症病人来说,这样的事有可能发生,而对于老年痴呆症患者来说,这事不可能发生。 P49

或者,更确切地说:这就是生命——生命的组成部分。 P50

这些年来我逐渐得到的有关知识使我越来越懂得与父亲共同去感受。 P51

不过,在多次徒劳地努力过后,我终于放弃了这斗争。 P52

你在街上做什么?散步,走点路。 P53

如果没有别人照顾,父亲肯定不行的。 P54

每一个人以自己的方式适应新的状况,我们没有丧失信心,不会觉得无助,每个人根据自己的能量力所能及地去做——天知道,我们每一个人都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总是希望我们的生活能够简单一些。 P55

他眨眨眼对我说,我该做我想做的事,他祝福我,不过他自己不会干这种事。 P56

”父亲的身体从外表看起来还相当结实,如果人家在街上看见他,没有人会想到他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P57

他站了起来,态度严肃并且庄重地拿起他的手帕,折得好好的,就到房子后面的平台上去。 P58

”他逗笑地说:“肯定不是我,不过也许是你。 P59

我听了很高兴,因为那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父亲的绝大部分性格并未受到损伤。 P60

如果没有这一插曲,我们根本不会记得那次球赛。 P61

父亲看了,用他一贯的口气说:“我没用了,什么也做不了了。 P62

每个人都知道我指的是哪一张照片,不过,他们也都摇摇他们已经灰白的头,已经过了八十的咪尔说,那是另一个时代,那时候的照片,不是想复制多少就能复制多少的。 P63

我有很长的时间担忧着,怕因为父亲的疾病我们将被迫无法交流,这种情况并未发生,与此相反,我们重新成为朋友,无拘无束,而这得归功于疾病和忘性。 P64

对于年轻人来说,那可是要命的一种状态。 P67

父亲的办公室设在村小学的一层,以前是间教室,那是一间非常宽阔的房间,过分大,里面的桌椅橱柜非常旧,没有窗帘。 P68

是的,这种事他是很在行的。 P69

进入婚姻殿堂时,如果理智沒能好好工作,那么它就得在婚姻中以高利贷的利息偿还。 P70

”除了希望结婚生孩子之外,他们两人对生活的梦想完全不同。 P71

父亲的日常生活就是连一天也不愿意被干扰。 P72

父亲经常把一个孩子放在自行车后架上,另一个在车座前的横梁上,所有其他孩子跟着自行车跑,星期六下午他把孩子们一起带去足球场,星期日大家出去郊游。 P73

1977年,母亲得到她的世界了。 P74

母亲在学校里教过他,她说他是个安静可爱的男孩,她喜欢他。 P75

为啥等啊?他认为邮差不会给他带来他感兴趣的东西。 P76

手工作坊是他的避难所,也是他天生的家园。 P77

准确地说,他患病初期其实还是继续着他本来的鲁滨孙式的生活——家庭构成他的背景,他所需要的可以从这儿得到——大海、风、森林、羊、我的星期五。 P78

当我们有高兴的事情时,也不表现出来,而是跑到楼上房间里独自雀跃。 P79

如今回想起来,不得不承认,父亲的建议是诚恳的,是他为了弥补不足所做的努力。 P80

那就什么都好办了。 P81

那时我们一点都不知道,游戏为我们指出的道路与我们将要面对的生活相比较是那么微不足道的小事。 P82

就父亲而言,病情发展缓慢,另外,他越少意识到自己所陷入的困境,那么疾病对他情绪的影响就越小。 P83

”“好的,谢谢。 P84

”“远吗?”“远是远,不过我们一次就能到达。 P85

”他不再自己乱跑出去让人找不着了。 P86

”然后他又坐下,脸部表情像是在做梦。 P87

他过的生活其实很健康,每天规律地进食,常唱歌,常散步,睡眠时间很长。 P88

”“摔得好的人跌不倒。 P89

”“爸爸,你想做点什么呢?”“恰恰什么也不想做。 P90

他奇怪“汽车怎么能开到这儿来的”。 P91

烟囱里冒出的烟已经近乎透明——大概是酿酒过程到精馏的时候了。 P92

他仍然觉得受到威胁,缩着头,左右地看着,随时准备对外来威胁有所反应。 P93

在这一刻里,我不知道以后该如何是好。 P94

电梯里绝大多数的客人反应十分恐慌,而有一位妇人笑个不停,她确确实实地在纵声大笑。 P95

我不知道它怎么到我们这儿来的,不过我们有张复制品。 P96

我身上好些部分都衰老了。 P97

我告诉父亲,外面下雨了。 P98

在《霜冻》一书里,伯恩哈德让他的主人公这么说:“我完全无能,完全无能。 P99

不过我的状态已经不能够再处理这一切了。 P100

你知道,我再没有什么用了,我很脆弱,做什么都不行了,事情自然而然变成这样了。 P101

可惜我不再是个能干的人了。 P102

我们知道,真理虚假的神圣有时是最害人的东西,它于事无补,并且对谁也没有好处。 P103

”在谈她的经验时,丹妮艾拉认为让父亲上床睡觉和起床都不难,她只须问他:“你困了吗?”他回答:“困了。 P104

这使他感觉良好,也让他对丹妮艾拉有了某种依赖。 P105

父亲说:“我对你有好感,即使我不信你说的话。 P106

在不可预料的氛围中,紧张状态有时实在难以忍受。 P107

找不到孩子,父亲十分难过。 P108

我故作镇定,说,不要当真。 P109

我们不会的。 P110

”他就很失望。 P111

”父亲取下帽子,看看里面,回答说:“不过,如果在那儿,那会是个奇迹。 P112

你那不地道的把戏我可是看穿了。 P113

她们都只做很短的时间就离开了,大多数情况下,我能理解。 P114

她知道让父亲感觉到,他是重要的。 P115

如果全家其他人的生活都因父亲而停滞不前,那也并不是什么好事。 P116

父亲认为自己见过这两个人,不过不认识他们。 P117

”对于父亲来说,得了老年痴呆症自然并非好事,不过,对于他的儿女和孙辈们,这未尝不是一种教育。 P118

亚历山德拉的妈妈去探望祖父时,跟他聊了不少,但是没法说服他消除这个幻想。 P119

丽丽安娜讲到她老年痴呆的母亲时说,母亲时不时看着她问:“我是不是已经死了?”有一次,母亲求丽丽安娜说:“如果我死了,一定要告诉我。 P120

”拿新拍的照片给她看,她也知道说:“这是我儿子。 P121

克里斯蒂安说起一位年纪很大的邻居老太太,她找不到院子电灯的开关,于是她跑到门口,用手杖把灯打下来。 P122

他的情绪和行动自发而快速,看起来绝非是被药物弄得没精打采的人。 P123

无论什么事,只要我在,那些活计都是一下子就搞定了。 P124

他来了,称赞我了。 P125

再次感受到生命的欢乐,这是怎么样的一种解放啊。 P126

父亲变瘦了,衣服显得太宽。 P127

”他们两人聊了很长时间。 P128

父亲背后的桌子那儿,有两位妇人正在看报纸,她们也一样不受喊叫声的干扰。 P129

父亲对菲尔德说:“时代改变了,不过不会太久了。 P130

——我是个一生走过许多路的人。 P131

不过我可以这儿走走、那儿走走,这样就可以看到一些东西,得到一点信息。 P132

”菲尔德说:“你的腿脚还是完好无损的。 P133

在车上,他忍不住想对那个年轻的司机说:“让开,让我来开车!”他们两人聊起了离院出走之类的事情,这时,菲尔德便又开始说他到过上面彼得那儿,不过,他的名字还没有列在名单上。 P135

每当我问他们,去看望父亲那么多次了,有什么可以讲讲的吗,他们都拒绝讲述。 P136

就算外头的人不把他们当成同类的人,我觉得,他们与我非常匹配。 P137

父亲有两三次用手背轻轻抚摸我的脸,有一次用手心,这是他在表达他的谢意,我告诉他的消息,使得他那么高兴!我从家里带来一碗覆盆子,一粒一粒递给父亲吃,后来我们一起到父亲房间去,在那儿听音乐,中间也说说话,父亲还是因为不能回家而难过,不过有个兄弟在一起,他还是很高兴。 P138

你呢?你干活吗?我有时来拿个螺丝起子,有时拿个锉刀。 P139

别的人做成什么事情时,我还是会觉得高兴的。 P140

一切都已破旧,也不时尚,而且这房子不止一处让我们操心。 P141

8月底我们弄来第二个集装箱,这期间我姐姐买了一个大遮篷,因为天气预报又是雨天。 P142

”后来,我们继续干活,父亲说:“我帮你们,如果你们真的需要我。 P143

那么多灰尘和发霉的东西,使我不停打喷嚏,于是我打开地窖屋顶下那扇狭窄的窗子,它正好比外面街道高出一点点。 P144

一辆NSU,一辆维克多利亚。 P145

我跌跌撞撞走过阴暗的过道回到厨房,坐下读那些手记。 P146

我不得不向一位已经能够起床的难友求助,请他弄一件毛衣给我,第二天早上他真的就弄来我所需要的毛衣,他说,这是他在苏联人发现之前,从一个夜里死去的人身上扒下来的。 P147

埋葬死人时我得一起去,前一天有十二个人死去,他们被丢进一辆两侧有栏杆的小车,他们事先都被剥个精光,用几条旧毯子盖着,拉车的不是牛马,而是八个俘虏,他们拉着车经过普林斯堡(即布拉迪斯拉发)的几条偏僻街道来到一个垃圾场。 P148

报纸被风吹到通向大门口的阶梯上,簌簌作响,使我睡不好觉。 P149

风总是吹着,有时树木像舰艇般嘎嘎作响,邻居园子里孩子们在玩耍。 P150

我父亲在养老院的房间是接替一位妇人住进去的,这年轻人就是那位妇人的孙子。 P151

接着大雨倾盆,雨水啪啪地打在雨篷上和街道上。 P152

其中点缀着些野花。 P153

我叫他,他没有反应,我再叫,他的眼睛仍然直挺挺地,毫无反应。 P155

我努力说服他,说外面空气好,在外面待一下会很舒服,但他不上当。 P156

我对他说,看来他的想法是对的,我会好好想想。 P157

他们两人相似的地方是,他们都有强烈的愿望,老要把事情做得更好,老想改善。 P158

他问:“你拨弄纸张过得好不好?”我回答:“我拨弄纸张总是过得很好。 P159

当我们所希望的破灭后,我们才开始活过来。 P160

有时候我们在短暂的一刻所学到的比在学校里一年学到的还多。 P161

渴望经受和体验,思念离我们而去的人们。 P162

他对丹妮艾拉说:“说不定什么时候那日子就到了——”如果人类长生不老,那么人类将思索得更少,当人类少思索时,生活便不美妙了。 P163

我觉得,那是《上海女郎》那部电影。 P164

我将永记心头,永远,永远!或者至少在我能够的时候。 P165

他问我:“你干吗这样啊?”我说:“就是随便这样握一下嘛。 P166

从战场上回家的一路上,父亲容易赢得人们好感的天性帮了他许多忙。 P167

他的孩子们会在某种程度上从这些事件中成熟起来,这一点是越来越明显了。 P168

还真是不错,这样的时刻不少。 P169

住在这儿的人,已经从绩效社会中解脱了,这让我感到欣慰。 P170

按照父亲的性格,他肯定会以他那特殊的方式重复地说: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P171

——中译注,下同[2]德文名词第一个字母正常状况下要大写。 P173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