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叙述方式

good

我之所以这么做,是想实地考察一下清朝历史上非常有名的“张(家口)库(伦,即今乌兰巴托)大道”和世界历史上非常有名的“西伯利亚大铁路”。 P13

俄罗斯人越过乌拉尔山以后,一路东行,于17世纪中叶侵入黑龙江流域。 P14

这使得清朝政府并没有像俄国政府那样从中获利。 P15

1757年(乾隆二十二年),清朝关闭了宁波等处海口,实行广州一口海路通商,这是乾隆朝最为重要的对外政策转变。 P16

他们闯荡口外,由漠南蒙古(内札萨克蒙古,科尔沁等部蒙古)到漠北蒙古(喀尔喀蒙古),一直走到清朝与俄国的边界。 P17

由此,所有运往口外的货物,特别是茶叶,都必须先运到张家口,然后进行拆装,由驼队运往库伦、恰克图及整个蒙古地区。 P19

虽然从张家口进出的商品缺乏准确的记录,但由于茶叶的重税,俄方有着相对可靠的数字。 P20

当时没有今日的化学纤维,皮袄是北方人们过冬之所需,数以万计的皮张送到张家口加工制作,使之成为中国的“皮都”。 P21

/ 散落在乌兰巴托博格达汗宫院中的铁钟,记录了当年山西商人的组织与活动“咸丰十一年”为1861年,“源发乾”等为商号,“王履□”等为商号的掌柜。 P22

当我到达乌兰巴托后,到郊外游览,恰遇大雨,四十多座的大客车居然可在草地上直接行驶。 P23

他们正是从这条路走过去,前往位于恰克图边界南侧的买卖城。 P24

这里生活条件之艰难,是当时富足优逸的江南商人(徽商与盐商)和广东商人(行商)无法想象的。 P25

我们在恰克图的停留时间虽然很短,却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参观当地的博物馆。 P26

到了俄国革命、蒙古革命之后,在库伦、买卖城和恰克图的山西商号被查封,资产被没收,这一条商道便完全中止了。 P27

铁路建设也同时进入高潮,美国和加拿大的太平洋铁路是工程史上的奇迹,投资回报率高,对美国和加拿大的经济、政治和社会贡献极大。 P28

俄国本来在其欧洲部分已建成铁路网,并与欧洲各国的铁路网相连接。 P29

克里米亚战争将俄国锁在黑海之中。 P30

从历史来看,布里亚特蒙古与喀尔喀蒙古似乎是相近的一支,《恰克图条约》使之归属于俄罗斯。 P31

西伯利亚大铁路上的道钉,提示着它是一条“古老”的铁路。 P32

从商业利益来看,对英国的威胁增大。 P33

1904年2月,日本发动了对俄战争,攻占了旅顺口,并在沈阳会战中获胜。 P34

2016年,我从乌兰乌德上车时,恰是这条铁路通车一百一十年,黑龙江左岸绕行铁路通车一百年。 P35

我出生在上海,后来到广州求学,在北京、上海和澳门工作,这些地方最重要的特点(或者说是缺点)就是人多,所能见到的一切都是人造的。 P36

我看到了不同层次的绿、不同层次的蓝、不同层次的黄和不同层次的白。 P37

俄国工程师在修建西伯利亚大铁路时,根据当时的技术、工期与资金,主要采取随着地形找平的方法,有着许多弯道,尤其是赤塔到后贝加尔斯克一段。 P38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P39

梁教授又告诉我,赤塔在布里亚特语意为“黏土”,在埃文基即鄂温克语意为“白桦林”,是当地人的地名。 P40

赤塔保留下来的众多帝俄时代的建筑经历了一个多世纪依然风韵流芬。 P41

不再有苏联时期严格的居住证制度了。 P42

满洲里现存的大铁路时期的俄式建筑得到了最高级别的保护——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P43

现在已不太能看到当年对立对抗的痕迹,强调的是合作。 P44

我也隐隐生出杞人之忧——满洲里如此全力拥抱俄罗斯,对方是否有能力来接受这一拥抱。 P45

自其开始建设以来,战争与革命不断,掰着手指头算算也没过上几年太平日子,却到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出落得如此亭亭玉立,被称为“东方小巴黎”,成为上海、天津、汉口之后中国排名第四位的“十里洋场”。 P47

六年后,东清铁路及支线通车,这个城市已初具规模。 P48

最近的一次维修做得很到位,修旧如旧,没有添加新的东西。 P49

2016年7月13日在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第四届量化史学年会主题演讲,18—23日修改于横琴。 P50

据我所知,我们对于越南历史与文化的研究,要弱于日本与美国,这是不应该的——从历史来看,从文化来看,中越两国之间的关系是绵长的。 P51

由此,我们在短暂的时间内,先后访问了河内师范大学社会科学研究院和历史系、胡志明国家政治与行政学院胡志明与国家领导人研究所、越南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和中国研究所、河内国家大学历史系、顺化大学历史系、胡志明市国家大学历史系、胡志明市师范大学历史系。 P52

在我们访问的五所大学中,历史系招收的本科生数量是比较大的,如胡志明市国家大学历史系每年招收200名本科生。 P53

我对此曾有询问,但仍不得其要领。 P54

在访问中,越南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向我们赠送了一年的所刊《历史研究》(据称是越南历史学界的最高刊物,学者在该刊上发表文章很难),我们也收到一些赠书;但我们不懂越南语言,对他们的学术研究程度,还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 P55

我向河内师范大学语言文学系陈登川(Tran Dang Xuyen)教授询问其评上教授的具体过程。 P56

由此,河内师范大学历史系有四名教授和若干名副教授,河内国家大学历史系有三名教授(可能多为兼职)和若干名副教授,顺化大学历史系只有若干名副教授,没有教授,胡志明市国家大学历史系有六名副教授,没有教授,胡志明市师范大学历史系只有一名副教授,没有教授。 P57

许多年轻的女孩都在摆放的花前拍照。 P58

今天越南人已不识汉字,不知能解其意否?河内国子监的遗址已经大体不存,但越南人谈起他们的大学历史,还经常追溯到他们的国子监,以示学术源流之久远。 P59

听顺化的同行说,这些供奉活动是由当地政府进行的。 P60

严霆为(Nghiem Dinh Vy,1947年生),出生于河内以外一百多公里的一个农村家庭,1970年毕业于河内师范大学历史系,留校任讲师,1980年在苏联莫斯科大学获博士学位;1984年起,先后任河内师范大学历史系副主任、主任、校长,河内国家大学副校长;2000年起,任越共中央科教部司长、副部长;2007年起任越共中央宣传教育部副部长,后改任高级专家。 P61

他也是一个坚持原则的人,在与他的交往中,可以感受到民族主义的立场。 P62

让我们真正震动的是,第五个孩子出生后不久,他太太去世了。 P63

他是越南的建国之父(Founding Father),且也没有诸如斯大林、毛泽东之类的过失。 P64

伟人与常人的区别,不在于躯体而在于灵魂。 P65

世界上的事情,有多少恩便有多少怨,有多大惠便有多大仇。 P66

但据我在越南的感受,他们的进步速度比中国快。 P67

由于是第一次去越南,也不方便打听各人的具体收入,就一般地感觉来说,普通越南人的收入大约是中国的三分之一。 P68

胡志明市,原名为西贡(Saigon),法国人入侵越南南部后逐步发展起来的城市,曾是法国殖民时期南圻总督所在地,越南共和国(南越)的首都,是越南最大的城市。 P69

我也拿出照相机拍了许多照片。 P70

星期天,中午十一点,阳光明媚,抢匪的身边有无数的摩托车,路边也有停着的汽车和坐着的司机。 P71

我们因此准备自己报案,让人吃惊的是,他们竟然宣称不知道报案的电话!通过河内的熟人,总算知道越南的报警电话是113。 P72

我不知道越南的治安情况,但这个上午是我们未有当地人陪同、自己出游的第三次(第一次是个下午,去了河内的文庙等处;第二次是一晚上,去了巴亭广场)。 P73

然而我最近的二十年,关注的是戊戌变法史,外交史已经很陌生了。 P75

马戛尔尼使华的主要目的失败了,当时在清朝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反响。 P76

这是海洋与航海知识的运用与加强。 P78

作为两百多年前的“老外”,第一次来到中国,不懂中文,但对中国的观察和了解却相当深入。 P79

中国没有正式的国教,没有拥有垄断特权的教派,也不排斥某教派的信徒担任官职。 P80

法律惩治高利贷,但和别的大多数国家一样,很少处罚。 P81

各自的特点和性格仍无改变,任何伪装都不能掩盖他们不同的处境和心情。 P82

乾隆皇帝对此一直有着内心的警惕。 P83

这种习惯是普遍的,尤其恶心的是,有天我看见一个鞑靼显贵叫他的仆人在他脖子上捉骚扰他的虱子。 P84

乾隆皇帝有着“十大武功”,疆域扩展至最大。 P85

这三位派来陪同马戛尔尼一行赴北京、热河的官员,都是乾隆皇帝比较信任者。 P86

谢清高(1765—1821),广东嘉应州(今梅州)人,可能识字,也有一定知识。 P87

其中描述比较详细的,是两个国家:一个是葡萄牙,另一个是英国。 P88

桥各为法轮,激水上行,以大锡管接注通流,藏于街巷道路之旁。 P89

妇女未嫁时束腰,欲其纤细,披发垂肩,短衣重裙。 P90

对于当时的中国人来说,仅凭这二十余字,是无法将船开到英国的。 P91

一名布路槟榔,又名槟榔士,英吉利于乾隆年间开辟者。 P92

而该地给谢清高留下深刻印象的,又是两种水果,榴莲与山竹,分别称其“香酣”与“清酣”。 P93

在世界全球化过程中最为重要的外部知识——当时英国等国最为看重的知识——在中国却不为朝廷所重,也不为当时读书人所重。 P94

根据总理衙门的要求,他们都有着相应的关于航海和英国等国政情的记录。 P95

[6] 中山大学历史系中国近代史教研室编:《林则徐集·奏稿》,北京:中华书局,1965年,中册,第680页。 P96

发财之后,通过捐赈等手段,刘获得了二品顶戴、候选道员(正四品)。 P97

[1] 此时距戊戌政变(9月21日)不到两个月,距康有为到达东京(10月25日)仅二十天。 P98

一旦她放了话,清朝的上下,谁也不敢去反对。 P99

我国亦当预料未来情势,以作尽量扩充利益线之措置。 P100

于东洋真能保其独立者,惟我帝国而已。 P101

得到日本政府许可后,刘学询、庆宽一行于1899年7月8日(光绪二十五年六月初一日)从上海出发赴日本,由此到9月6日(八月初二日)回到上海,总时间为两个月。 P102

三次会面的内容,两人事后都没有说。 P103

[1] 慈禧太后的谕旨见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光绪朝上谕档》,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6年,第24册,第519页。 P104

1899年10月11日,刘学询、庆宽向总理衙门递交了《问答各词》《商务日记》各一件,庆宽还单独递交了《说折》。 P105

以下引用该记录的前三段,也是伊藤谈话记录中最为重要的内容。 P106

非我国家无心求治,臣工有意阻挠,现在皇太后、皇上蒿目时艰,深维大局,以贵国本有辅车之谊,特遣通聘联好,与寻常遣使不同。 P107

出北京遍谒疆吏,屡进忠告,卒无成说。 P108

其故因于人各一军,军各一法,学制训练新旧参半,而老成宿将泥守陈道,不知改步,只能御内匪,不能敌外人。 P109

[2] 伊藤直接说出了日本的要求:一是整顿陆军,仿照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建立军校;二是整顿财政,按照日本银行的章程设立清朝的国家银行。 P110

根据刘学询、庆宽的《商务日记》,1899年7月20日,伊藤博文与刘、庆在居住的酒店楼上会面,从下午三点开始,至七点一刻结束;8月29日,刘、庆谒伊藤话别,“约钟许,始出”。 P111

贵国始翻然变计,本大臣转为惋惜,恨其太迟。 P112

当此之时,贵国或以百万之俸聘我为总署客卿,我不敢往。 P113

从整个记录来看,青木成了刘、庆的导师,耳提面命;刘、庆有如青木的私仆,唯唯诺诺。 P114

共有七条,第一条最为重要。 P115

谣言之甚者,谓内外勾结不下四五十万人。 P116

我这里选第一项“学校”为例,看看庆宽的知识水准:一、整顿学校。 P117

乃自上年八月以后,中外官绅,妄测朝廷意旨,兴学一事,动色相戒。 P118

若以庆宽的上述思想来兴办近代教育,与日本明治时期教育发展经验,只有形似而不得其要领。 P119

虽在地室中,无黑暗潮湿之虞。 P120

这位超期任职的银库官员,给自已挣下了宝禅寺胡同(今北京西城宝产胡同)一处严重逾制的“共计灰瓦房一百八十二间半”的大宅,也在民间留下了“房新树小画不古,此人必是内务府”的看房经验。 P121

8月28日,俄、日、英、美、法、德、意大利、奥匈帝国八国联军共计3170人在紫禁城举行阅兵式——从大清门进入,沿中轴线,入天安门、端门、午门,穿越太和、中和、保和三大殿,出神武门,整个过程奏乐鸣炮,前后历时一个小时。 P122

(刘学询、庆宽:《商务日记》,光绪二十五年九月初七日,军机处录副3/108/5623/14。 P123

[8] 庆宽:《敬陈管见六端》,军机处录副,3/111/5738/65。 P124

中国不是没有知识人,中国历史上有不可计数的著述——思想、历史、地理、经济、政治、诗歌、艺术……乃至古代科技。 P125

教育是为科举服务的,读书人所读之书是世代相传的。 P126

1868年,明治天皇发布“五条誓言”,我个人认为最重要的是第五条,“求知识于世界”(青木周藏于这一年到德国去留学)。 P127

我们坚定地相信,做这一行是绝对有价值的。 P128

于是,我就不停地进行说明与解释;于是,我在澳门大学曹光彪书院于2015年9月举行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与东亚”的圆桌讨论中作了发言;于是,我又在于2015年11月举行的“北京论坛”中“缔造和平之路的历史责任与多元记忆”分会场作了发言。 P129

战争的起因是朝鲜王国的内部政务,即东学党起义。 P130

/ 《中日马关条约》所附割让辽东半岛地图图右上方的印章为“大清钦差头等全权大臣关防”“内阁总理大臣之印”“外务大臣之印”俄国、德国和法国对此做出了反应。 P131

法国已经是一个世界帝国,在亚洲占据越南、柬埔寨、老挝,建立法属印度支那,并在中国上海、天津、汉口等地也拥有租界。 P132

然而,清朝对于国际关系缺乏相应的知识,对国际关系的格局与历史缺乏相应的研究,不知道弱国在国际交往中的真实处境和应变对策。 P133

后来日本也乘着尼古拉二世加冕典礼,由山县有朋与俄国签订第二次日俄议定书,以保持其在半岛的势力与俄国相对平衡。 P134

1897年11月,德国借口传教士被杀,出动其远东舰队占领了胶州湾(青岛),迫使清政府于次年签订租借条约,租期九十九年,并准许德国修建胶济(胶州湾到济南)铁路。 P135

法国见此也不甘心,1898年进占广州湾(今湛江),提出了租借要求,租期二十五年,后将该地并入其法属印度支那。 P136

日本利用俄国、德国的侵略行动,到中国进行宣传,主张日中修好,以能拆散中俄同盟。 P137

他们试图联日联英,以能牵制俄国、德国、法国,防止中国被瓜分。 P138

与此同时,俄国以保护中东路、中东路支线为名,出动了13万军队,占领了东北的要地。 P140

至此,日本的外交目标完全达到了。 P141

1895—1905年,是中国外交大失败的十年,也是日本外交和军事大胜利的十年。 P142

当战争结束时,在战争中吃够苦头的美国人,决定最严厉地惩罚日本:不主张日本发展与军事有关的重工业,警惕神道教在社会思想的影响,限制日本的极端言论,按美国的方式来改组日本的大学与研究机构。 P144

当战争结束时,已经在战争中获得利益的苏联,报了前次日俄战争之仇,重新占领了南库页岛,并与美国分界管治朝鲜半岛,恢复其在中国东北的中东路、中东路支线及大连、旅顺等权益。 P145

又是“化敌为友”。 P146

日本之所以不会成为德国,是因其国内环境,它与四大国共同占领、分裂成两个国家的德国不一样。 P147

我先来讲一个故事,然后说一下背景,最后谈一下我的看法。 P149

6月27日,洪仁辉向南行驶至舟山群岛的南端南韮山岛后,没有继续南下,而是挂帆北上。 P150

按照清朝原来的规定,外国商人在广州贸易结束后,应随船离开。 P151

葡萄牙人占据澳门后,只许葡萄牙人与中国人居住,不对其他外国人开放(宗教人士例外)。 P152

随着英国、法国、荷兰、丹麦、瑞典的商行纷纷从广州迁到澳门后,著名的英属东印度公司也在1770年允许其广州大班在贸易季节结束后到澳门居住。 P153

观察这一段历史,可以看到葡萄牙的衰落与澳门的兴起,两者形成了落差。 P154

每一次外部环境的变化,都可能成为澳门生存与发展的契机。 P155

当年在北大时,对北大的景物关注度不够。 P156

我在这里尽可能讲得不那么学术,尽可能简要明白一些。 P157

中国的早期历史“茫昧无稽”,尧、舜、文王等“文教之盛”,皆是孔子“托古”的创造,其目的是以民间“素王”身份来“改制立教”。 P158

1891年,康有为与广东大儒朱一新有一场论争,康在信中说:……缘学者不知西学,则愚暗而不达时变;稍知西学,则尊奉太过,而化为西人。 P159

如果从更宽泛的角度来看,上面说的两个问题,实际是一个问题:康有为又是如何用特殊的中学知识(“新学伪经”“孔子改制”)与有限的西学知识来推动中国的改革?如果再深入一步,又可提出这样的问题:康有为作为一名晚近的进士,其官位仅是工部候补主事,在京城地面中尽管大声说话,也无人听得见。 P160

前面提到的《戊戌奏稿》,就是典型的一例。 P161

据乱升平,亦谓之小康,太平亦谓之大同,其义与《礼运》所传相表里焉。 P162

“国竞之世”,指国家间的竞争,不可能进入“大同”(参见本书《康有为与“进化论”》)。 P163

由此再来检视《孔子改制考》《春秋董氏学》,康有为确实提到了“大同三世说”,但十分简略。 P164

我仔细查看《孔子改制考》,与“大同三世说”相关的内容,仅仅找到六条。 P165

如果用最为简约的语言来说明“大同三世说”的基本概念,可谓:一、据乱世,多君世,尚无文明;二、升平世,一君世,小康之道,行礼运,削臣权;三、太平世,民主世,大同之道,行仁运,削君权。 P166

我就在这个关键点上被卡住了。 P167

康的思想有没有影响到梁呢?前面提到,我因发现梁启超《变法通议》进呈本,开始集中阅读梁启超的著述,其中绝大部分是再次阅读。 P168

多君世之别又有二:一曰酋长之世,二曰封建及世卿之世。 P169

若夫吾中土奉一君之制,而使二千年来杀机寡于西国者,则小康之功德无算也。 P170

“见群龙无首”一句,典出于《易·乾卦》:“用九,见群龙无首,吉。 P171

利梁一国而天下不收其利六语,非通乎《孟子》者不能通。 P172

(《湖南时务学堂初集》,第2册,《札记》卷一) [1] 师生所言的内容,皆是“大同三世说”。 P173

”也就是说,除了已经去世的陈千秋和大肆宣传的梁启超外,康有为的其他弟子对“大同三世说”也有所了解,“多言大同”。 P175

创文字,作衣冠,立君臣,重世爵。 P176

康门弟子中,他在《知新报》发表的文章最多。 P177

这是康有为及其党人所认定的“世界之公理”“不朽之巨业”。 P178

数十年后,五伦全然废绝,是之谓“大同”(少年无行子弟,喜从康教者,大率皆为此为秘密法所误也)。 P179

我才完成了证明的过程。 P180

两者之间的连接性是比较明显的,而两者之间的最大差别在于:康不再宣称该学说由孔子原创,藏于经、传、史等典籍之中,是他通过“微言”而发现的“大义”;而是自由奔放地直接说明他对未来社会的设计,那种历史命定论的色彩也有所淡化。 P181

(黎祖健:《万木草堂口说》) [1] / 康有为(1858—1927)康多次说明,孔子最重要的著作是《春秋》和《易》。 P182

康此处所称“今日学者”,即康本人。 P183

”(《中华民国开国前革命史》)而梁鼎芬在前面谈到的《康有为事实》中又称:康有为羡慕泰西罗马教王之尊贵,意欲自为教王,因创立一教,谓合孔教、佛教、耶苏、希腊教四教而为一,自命为创教之圣人,其徒皆以圣人称之。 P184

百日维新期间,康有为上奏光绪帝,要求建立孔教会。 P185

梁让康“专以讲学、授徒”,当万木草堂学生学成后,出而传“大同三世说”之教。 P186

大难不死,必有其因:……凡此十一死,得救其一二,亦无所济。 P187

对于那些专业历史研究者来说,这个问题似乎不用去解决,他们的读者范围非常小,多则几千,少则几百、几十,甚至几人。 P188

他最关心的,还是中国传统的思想,相当大的部分属于经学与史学。 P189

曾经留学英国格林尼治皇家海军学院的严复,时任天津水师学堂总办,翻译了赫胥黎著作《进化论与伦理学》部分内容,加上斯宾塞的思想,再加上其自我理解而作的按语,题名为《天演论》,于1898年(光绪二十四年,戊戌)正式出版。 P190

1897年春,严复从天津致信梁启超,严厉批评梁在《时务报》上发表的《古议院考》。 P191

梁说“一为出世之事”,大约指佛学思想;梁说“一为略依此书之义而演为条理颇繁密之事”,则是康的“大同三世说”。 P192

中国苟自今日昌明斯义,则数十年其强亦与西国同,在此百年内进于文明耳。 P193

既举一国之民而智焉,而力焉,则必无复退而为君权主治之理……至疑西方有胚胎,而东方无起点,斯殆不然也。 P194

他宣传了“大同三世说”,也简单提到了严译“天演论”——“物竞”。 P195

该《书目》在“社会学”类下有二十一部书,其中七部涉及“进化论”,然康的评论也没有涉及“进化”。 P196

“进化”说的是物种起源,本是自然的选择,并非是人为技术的直接结果。 P197

薇又将廿四史,编《各国风俗制度考》,以验人群进化 之理焉。 P198

绝大多数人阅读中国典籍,不难得出历史进步的结论,尤其是中国早期历史。 P199

到了戊戌年间,康的“大同三世说”基本思想,应是大体形成。 P200

(《〈大学〉注》现仅存序文;《大同书》后有很大的增改,我放在后面叙述)从康的使用情况可以看出,他在绝大多数语境中将“进化”一词当作“进步”的概念来使用。 P201

孔子生据乱世,而志则常在太平世,必进化 至大同,乃孚素志。 P202

康也提及“壮者”,以及“强”“弱”的概念,但没有具体谈到如何达到“种良”。 P203

孟子从“劳力”“劳心”之别,而引发出来一大篇中国早期历史发展进程的言说,将历史进步的动因,归结于圣人(尧、舜、益、禹、后稷、契、皋陶)的功绩。 P204

太古男女随意好合,夫妇皆无定分,既乱人种,又难育繁人类,故特别正定为夫妇,以定种姓而传嗣续。 P205

“华文总教习”,汉学教授。 P206

1901年年底,梁在《清议报》发表《南海康先生传》,称言:先生之哲学,进化派哲学 也。 P207

这一年,恰是康有为从槟榔屿转居大吉岭,遍注群经,撰写“大同三世说”的理论著作之时,梁启超却开始通过自学日本语来系统地学习西学,写下了《霍布士学案》《斯片挪莎学案》和《卢梭学案》。 P208

三世之义立,则以进化 之理,释经世之志,遍读群书,而无所于阂,而导人以向后之希望,现在之义务。 P209

赫君发天演之微言,达生创物化之新理。 P210

故天之生物,必因其材而笃焉,故栽者培之,倾者覆之。 P211

这一段话,又见于《列子·天瑞》,文字有相异之处。 P212

过了十多年,1913年,康有为发表《中华救国论》,明确区分了人民与国家。 P213

岂知欧战之后,欧美人于边沁功利之说、克斯黎天演优胜劣败之论 ,行之已极,徒得大战之祸,死人千余万,财力皆竭,于是自知前人学说之未善。 P214

我们可以来看两个例子。 P215

康有为在《大同书》中使用“天演”一词共八次,含义也稍有差异,但基本面是比较负面的。 P216

当是之时,最恶竞争,亦无有竞争者矣。 P217

故大同之世,惟神仙与佛学二者大行。 P218

清军的铁骑一路扫荡,虽有投降的官员与士人,但许多读书人是不合作的,是抵抗的。 P220

清亡五十年前,咸同之际,儒家思想还催生出曾国藩、江忠源、胡林翼、左宗棠、李鸿章、骆秉章、沈葆桢、丁日昌、郭嵩焘、刘铭传等一大批忠义之士。 P221

1894年以翰林院编修出为贵州学政,主持一省之学务。 P222

1904年,他参与组织了光复会,后加入了同盟会(他有种族革命的思想)。 P223

他于1889年中进士,入翰林院,1902年以翰林院编修出为甘肃学政。 P224

第三题是有所指的,即当时最为缺少的“时务书”。 P225

[4] 从这样的课题出发,学子能得出什么样的结论来呢?叶昌炽不以西学见长,却与冯桂芬、江标、费念兹、张之洞有交往。 P226

考题大变。 P227

试详言其得失利弊策。 P228

如果去分析这276人的后来经历,真是什么样的都有。 P229

我最近重读《徐世昌日记》,发现很有意思的记录。 P231

至于变科举,尚不可以旦夕计,然终必至于变而后已。 P233

作为清朝的高官,作为当时许多读书人的精神领袖,张的这种思想将会发生重大的作用。 P234

然而,从光绪二十三年武昌总督府张、徐一次次夜谈中,我们可以隐隐地看到“江楚三折”的影子,看到“癸卯学制”的影子,看到张上奏停止科举的影子。 P235

奉天,今沈阳。 P236

从广大的人群来看,从宽阔的地域来看,康、梁和革命党人的宣扬效果有限。 P237

新式学堂的毕业生除了继续从事近代教育,也进入社会,进入政府,进入军队,进入各行各业。 P238

更为明显的现象是,清朝的官员,尤其是中央政府的官员,后来大多成了民国的官员。 P239

1898年张之洞提出“中体西用”时,意在中学容纳西学;1917年蔡元培在北京大学提出“兼容并包”时,已是对旧式学人和儒学的宽容。 P240

[1] 恽毓鼎也是进士出身,亦曾任翰林院编修。 P241

刊于《东方早报·上海书评》2016年3月6日[1] 史晓风整理:《恽毓鼎日记》光绪二十九年四月初一日、宣统三年九月初六日,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04年,上册,第222页,下册,555页。 P242

我今天的报告却不在史学界,而在金融界,又说明其意义冲出了历史学界。 P243

对此随手便可举出许多证据。 P244

其四,庚子事变之后,清朝进入了“新政期”。 P245

虽有以上六种原因,但很难说一定就会发生革命;只是一旦如果出现危机,朝廷的控制能力就会变得很弱。 P246

在此之后,革命党人建立了各种组织,规模都不算太大,其中最重要的是1905年成立于日本东京的中国同盟会,成员数百人,后有较大的发展。 P247

究其原因,革命党人数不多,会党没有什么政治信仰,只是根据利益与义气来行事,再加上海外的军费与军器经常不能到位,结果是旋起旋灭。 P248

当时的汇丰银行、麦加利银行、法国东方汇理银行、德华银行、横滨正金银行、华俄道胜银行、花旗银行等,基本控制了各通商口岸的金融业务,华人的存、贷款量在外资银行中也占有相当大的比例。 P249

如果不考虑外国资本对中国经济安全的威胁和疆域主权等问题,可以说,大量的外资涌入使得中国沿海沿江地区的经济有了超常规的快速发展。 P250

可以说,晚清十年是中国近代经济发展最好的时期之一。 P251

慈禧太后、光绪帝去世后清朝中央政府的弱势,使得各省要求速开国会、实行责任内阁的呼声越来越高涨。 P252

内阁成员十三人中,满人占九人,而皇族达到七人。 P253

此时,他们群起反对“皇族内阁”,实际上就是反对清朝政府本身了。 P254

四川的老百姓钱不多,而办铁路的人又没有相关的铁路知识与资本运作的本领,有钱人也不愿意拿钱出来让他们用。 P255

他死后因大小诸房争夺遗产,分家的清册现仍存在档案之中,我记得是一个天文数字。 P256

省政府没有威信,省政府说的话也没有人听,局势越来越紧张。 P257

在许多省份,尤其是南方各省,新军中会党成员、各类革命组织的成员,已经占了一定的比例。 P259

武昌起义是清朝军队自己发动的,湖北省政府面对的最大危机是派什么人去镇压起义。 P260

而参加起义的革命党人中,有些是清军高级军官,如江苏的徐绍桢(镇统)、云南的蔡锷(协统)、四川的尹昌衡(督练处会办兼陆军小学堂总办)、山西的阎锡山(标统)。 P261

武昌起义后,清朝内阁总理大臣奕劻无法处理危机,向摄政王载沣提议,请袁世凯出山,任湖广总督,镇压革命。 P262

由此,清廷授权袁世凯组织完全的责任内阁,宣布了宪法信条十九条,建立一个君主立宪制的国家:规定皇帝的权力以宪法规定者为限;总理大臣由国会公举,皇帝任命;皇族不得为总理大臣或国务大臣,资政院在国会未开之前,代行国会职能。 P263

最初的结果为选举黎元洪为大元帅,黄兴为副元帅,由黄兴负实际责任。 P264

清朝实际上是被其政府总理从内部推翻的。 P265

但从权力更替的角度来看,皇帝的专制权力并没有转移到国会,转移到民选的国家元首手中,而是转到了军事强人的手中。 P266

当国会选举袁为正式大总统后,袁立即逮捕国民党议员,使国会因法定人数不足而不能开会。 P267

国会成为被“嘲弄”的对象,辛亥之前大显身手的立宪党人在政治上渐渐销声匿迹,共和政体被破坏。 P268

其结果要更加悲惨,前后十二天,还不到两个星期,这是因为张勋的武力实在太小,只有五千“辫子兵”。 P269

1914年,孙在东京成立中华革命党,要求党员效忠其本人,立誓约,打手模(按手印)——这显然与民主体制有违,但该党只是一个小党,人数不足五百人,1916年停止活动。 P270

在训政时期,政府当派曾经训练、考试合格之员,到各县协助人民筹备自治。 P271

但为了适应蒋介石的需要,“国民大会”又制定了“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 P272

说了这么多,花了大家那么多的时间,就是要从这些事实描述中,来反思辛亥革命的意义。 P273

而真到了1911年,立宪党人普遍地转向革命。 P274

我作为历史学家,注意的仍然是徘徊的现象:1908年,清政府提出“预备立宪”,1924年,孙中山提出“训政时期”。 P275

对他来说真是“勉为其难”,对我来说,只能是外行来做“瞎议论”。 P276

然而,历史学所追求的,不是义理上的正确,而是事实的真相。 P277

以历史的叙述方式而言,中文史料需得与日文及多种语言的史料相验证,方可被认定结论扎实;从学术争论的角度出发,能够批判对方的观点,非为善之善者,能够揭开对方的史料漏洞,方为善之善也。 P278

最后,我还要说明,我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对朋友高士华教授的祝贺与希望。 P279

后面的这两段话,也请各位读者,尤其是各位作者与编者,姑且不要当作“随便一谈”来看待。 P280

讨论的内容我忘记了,只记得讨论的气氛很认真。 P281

这一批论文我大体看了一遍,水准也有高有低,但从学术标准来看,都是中规中矩的——外交史的研究有两条规矩:一是避免过度的民族主义;二是注重档案史料,尤其是多国的档案史料。 P282

到了甲午战争后期,“三国干涉还辽”,远东的各国之间关系已经不再是单独的两国关系,受到多国外交的制约,每一次事件都可以看到多国对此的外交活动。 P283

时光又逢戊戌,我也应当想一下,这二十年究竟做了什么,又有着什么样的经验教训?当我开始研究戊戌变法时,有两位朋友善意地提醒我:一、戊戌变法是所有中国近代史大家都涉及过的领域,很难再有突破;二、戊戌变法的材料搜集和利用,已经差不多了,不太可能出现大规模的新材料。 P285

于是有了《从甲午到戊戌:康有为〈我史〉鉴注》(2009年)。 P286

一个认真的研究者,虽然知道其最终的目标,但总是不能测量出行走路途的长度。 P287

我虽然不知道到达我个人的最终目标,还需得多少年,还须走多少路;但我坚信不疑的是,戊戌变法这个课题所具有的价值,值得许多历史学家花掉其人生经历的精华时段。 P288

朋友带我去看了重庆的“南开中学”。 P289

张伯苓逃了出来,住到重庆的南渝。 P290

这在当时是相当大的规模。 P291

南开大学在流亡过程中,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合并为西南联合大学。 P292

1810年,柏林大学开学,在德国最伟大的教育家洪堡兄弟领导下,很快成为世界上最优秀的大学,奠定了普鲁士再度复兴的学术与知识的基础。 P293

和风习习,芳草萋萋,我感到这里与北京清华大学跳着同一颗心。 P294

今年是重庆南开中学八十周年的校庆,陪都时期建造的津南村,或也成为危房。 P295

一年年的年关过去了,年龄也在一年年地增加。 P296

2015年10月14日去世。 P297

记得报到的那天,政治协理员带我去见奚原。 P298

别人都有上下班时间,他的下班时间要比别人晚很多,也没有什么节假日,我看他总是在办公室。 P299

奚原有着当年革命青年的正义感,对高层政治有着个人的经验和体会。 P300

刘统的著作中洋溢着许多当年投身革命者的思绪与情感,很可能是与奚原这些老革命交往甚密而近朱者赤。 P301

2015年4月18日去世。 P302

沈渭滨住在七宝镇,到复旦上课要两小时以上。 P303

沈见了大叫,这两条鱼都是死的,死鱼不能吃,还称“你们这帮人在北京过得都是什么日子!”从这些方面来看,沈是很合适研究历史的:好的历史学家会有庞大的计划,有勤奋的工作,当然也会非常注重细节。 P304

”由于沈渭滨在复旦大学的处境,很晚才可以带硕士生,没多久就退休了。 P305

2016年1月9日去世。 P306

从许多角度来看,当编辑是很吃亏的:作品是作者的,编辑所做的工作大多是技术性的,常言道是“替他人做嫁衣裳”;十多年前当编辑,收入要比当学者高,现在很可能是相反;而这个行业中的人,良莠不齐,许多坏编辑利用发表权,谋取私利,好编辑只能安贫乐道。 P307

我听到了这些介绍,不由地肃然起敬。 P308

2016年1月25日去世。 P309

而在李秋江的家中,有值得学习的榜样:大哥被著名的哈军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提前免试录取了,据说是学习核物理,我看到他神气地戴着长毛的皮帽子,心中很羡慕;二哥的事迹登了上海的《青年报》,上海市三好学生,爱好竟然是天文学,还自制了一架夜观星空的望远镜!从七岁开始,我与李秋江是一个班,交往很多,吵闹也很多,都属于童年时代的正常情况。 P310

另一项着迷的事情是偷看各类图书——当时各个中小图书馆被抄,图书在私下渠道秘密流传——我在那个时期差不多读完了中国现代文学、翻译的俄罗斯文学乃至英、法、美文学,这批图书流传的速度很快,在我的手中常常只有一两天,甚至半天。 P311

虽说在一个城市,但平时很少见面,每年春节时,大家一起吃个饭,说点往事和时事。 P312

我与李秋江的交往超过半个世纪,友情中包含着个人的全部生命体验,真实而自然,最为难得,最可珍惜,让我怀念。 P313

十年前,也是这个日子,也就在这个地方,举办了同样主题的会议。 P314

我也因此听到了许多版本的故事。 P315

今天在座的,有许多是陈先生的学生,受到过陈先生的教导。 P316

他才是真正的“良牧”。 P317

我在陈先生身边的时间不长,1980—1982年,也是他一生中比较不幸福的时段,但我很少听到他说起个人的不幸。 P318

大约过了“不惑”之年后没多久,有一天突然想到,我不要再去说那些有深度有深意的话,即不必多做深论。 P319

遇到了那些应该出席或不可不出席的会议,总得讲点大家能够听得下去的话,以能“证明”自己的专业性质。 P320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