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前说我爱你

good

疯狂的北风在波罗的海的海面掀起三米高巨浪,他躺在下层甲板上,船被巨浪摇晃得剧烈颠簸。 P2

“你会说德语吗?”他问。 P3

”这对米克洛斯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P4

”女人们将包裹一一放入篮中。 P5

看到此番景象,他才感觉到自己是真的活着。 P6

林霍尔姆医生从另外一间屋子里对着他大喊。 P7

不错。 P8

”在林霍尔姆医生的严格饮食规定下,米克洛斯短短几周就增重了十八公斤。 P9

“这儿,这儿,这儿,还有这儿。 P10

”米克洛斯突然挺直身体,笑了一下,回到那张宽敞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P11

他几乎没有抬头。 P12

“我让护士帮你买邮票,”他和蔼地说,“如果经济上遇到任何困难,随时过来找我。 P13

他为自己的策略感到骄傲。 P14

他究竟有没有责任劝说自己的病人理智一些呢?米克洛斯则开始怀疑到底值不值得去说服林霍尔姆医生,让他结合从医经验,把事情往好的一面想。 P15

亲爱的诺拉,亲爱的伊尔塞贝特,亲爱的莉莉,亲爱的苏莎,亲爱的莎拉,亲爱的赛琳娜,亲爱的艾格妮丝,亲爱的吉萨,亲爱的芭芭,亲爱的卡特琳,亲爱的朱迪,亲爱的加布里艾拉……也许你早已习惯每次讲匈牙利语时都会有陌生人过来和你搭讪,搭讪理由不外乎是称他们也是匈牙利人。 P16

~十八岁的莉莉·芮奇也在这一百一十七位收信人中。 P17

几个姑娘匆忙拟定了一份三十分钟的节目单,并借用医生办公室的打字机打印出三份,贴在医院各处进行宣传。 P18

如果那辆白色重型救护车没有把她送到一百多公里以外的埃克舍军队医院;如果朱迪探望莉莉时,除了她的牙刷和日记本外,没有带上米克洛斯的信;如果那次见面,朱迪没有说服她,让她给这个友善的年轻人回信,即使这举动完全不合乎常理(不为别的,哪怕只是出于人道情怀);倘若没有这些“如果”,故事也许到这里就结束了。 P19

~米克洛斯比之前强壮了一些。 P20

“海杜……纳纳……绍约……圣特……彼得……”他们哈哈大笑。 P21

克里斯汀本想把手缩回来,无奈哈里抓得实在太紧,她决定暂时放弃抵抗。 P22

“什么三明治?”“咱们俩,还有她。 P23

得克制自己。 P24

她的肌肤又细又嫩,特别紧致!”“不错。 P25

“‘亲爱的莉莉,我今年二十五岁……’”米克洛斯一把抢过信。 P26

我还在切尔诺夫策一家大饭店里刷过几个月的碗,再后来我逃到布科维纳,加入了游击队。 P27

”“你打算给所有人回信吗?”“一部分吧,不过她就是我要找的爱人。 P28

她住在埃克舍医院三楼的一间四人床病房里。 P29

但不是传染病。 P30

正当舞蹈进入高潮部分的时候,小米克洛斯和一个叫玛琳达的小女孩被推到一群女孩中间。 P31

被压抑了几个月的欲望天性在此时顷刻瓦解。 P32

至于体型嘛,我得说我属于丰满一类(这要感谢瑞典人),中等身高,深褐色头发。 P33

在了解马克思主义之前,我也这么以为——中产阶级对马克思主义通常有着十分奇怪的观点。 P34

”“真的吗?我以为他们那儿没有青椒呢。 P35

“你晕倒了,”哈里回答,“他们把液体吸出来了。 P36

你的感情经历如何?我这么问是不是有些莽撞无礼?~一天下午,莎拉跟护士打听到埃克舍最好的蔬果店在哪儿后,便坐电梯到一楼,偷偷从医院跑出来。 P37

一天晚上,哈里正准备出门,却发现古龙水不见了。 P38

既然去埃克舍的计划有可能成真——米克洛斯正在为此酝酿理由,他打算以家庭团聚为说辞——哈里对这件事充满了好奇。 P39

“斯文森医生也给我写了一封推荐信。 P40

”“莉莉可不讨厌。 P41

他高兴地向大家宣布了两个消息:一个是营房里所有的病人都不再具有传染性;另一个是在次日清晨,所有匈牙利病人都将转院到阿维斯塔,那里有一家临时医院,位于斯德哥尔摩以北。 P42

他们挤作一团,贪婪地阅读报纸上每一个字。 P43

~阿维斯塔的X光室和拉伯罗的没什么两样。 P44

那儿离阿维斯塔太远了。 P45

林霍尔姆医生将餐巾纸塞进衬衫里。 P46

“还是十年前。 P47

“到一九三五年,我的瑞典语就非常流利了。 P48

米克洛斯耸耸肩。 P49

”“是什么?”“建造一个全新的世界!从头开始。 P50

刺鼻的消毒水味和清理鱼内脏的恶臭味混在一起。 P51

莉莉·芮奇,这个还处在康复期的匈牙利女孩,也和他们坐在一起。 P52

哈里向他挥手。 P53

你得把手指沾进里面,像这样。 P54

莉莉茫然地看着他,他又重复了一遍问题,还是用瑞典语,指向自己脖子上的十字架。 P55

八点起床的时候,他的体温恢复了正常。 P56

“男人啊!”莎拉笑笑说。 P57

朱迪夺门而入。 P58

”“噢,亲爱的。 P59

“嗯,是这样,如果我和你说我有一个在古巴的叔叔呢……说来话长,我还是写信跟你解释吧。 P60

事实上,他已经为莉莉写了六首诗,全部都是献给莉莉的。 P61

“那我继续背了。 P62

安玛丽·阿维德森是当地红十字会的代表。 P63

阿维德森女士以为一尘不染的桌面落了一丝灰尘,她下意识将灰尘拂去。 P64

他是一位心无旁骛的苦行修道犹太拉比,个头矮小,身形瘦削,身着一件老式灰色西服,乱蓬蓬的头发犹如干草堆一样。 P65

他快速穿过湿漉漉的站台。 P66

”“我也是。 P67

她怎么都要起个头。 P68

他没有在专心听。 P69

五十多岁的迪勃是所有病人中最年长的一位。 P70

哈里和我。 P71

三个女孩坐在树下。 P72

斯文森医生失望地将照片还给她们,女孩们被逗得哈哈大笑,她们将放大镜还给医生。 P73

如果看到是莉莉的来信,还未等回到床上,他就会在半路迫不及待地撕开信封。 P74

就算是零星几位女观众也都是梳着辫子的瑞典护士,她们穿着浆洗过的大衣,头戴无边护士帽,挤在人群之中,像是夹在面包里的葡萄干。 P75

克莱拉一点也不担心——她坚信米克洛斯会帮她解决一切问题。 P76

父亲十分享受写信的过程;通过与她们交流,父亲了解到了不同的事物,他只是单纯对这些女孩的生活感到好奇。 P77

父亲立即冲哈里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跟过来。 P78

米克洛斯的眼镜蒙上了一层雾气。 P79

“他……只是代写来着,”哈里临场发挥,指向米克洛斯,“那些想法……”哈里轻弹了一下脑门。 P80

到了第四天,他找传达室负责人要来钥匙,在唯一一间私人浴室里泡了个热水澡。 P81

值得吗?回答我,你这个蠢货!值得吗?”我亲爱的小朋友,莉莉:忏悔的时刻到了。 P82

为满足自己一时兴起的龌龊欲望,哈里冥思苦想了好一阵子。 P83

朱迪正在读《德伯家的苔丝》,这是她第三遍读这本书了。 P84

“安玛丽·阿维德森?”她问。 P85

赶紧上床。 P86

”一辆火车恰好从他们身下驶过。 P87

这位店主甚至连妻子也不放过——就算不喝酒的时候也会对她拳打脚踢。 P88

他沿着一个个墓碑漫无目的地徘徊,时而弯下腰看看碑文,试图读出上面的瑞典名字。 P89

我已经有三百七十三天没听到父母的消息了。 P90

他通常会在后面耗上个把分钟。 P91

她们抽烟的时候莉莉总会伴随左右。 P92

“我想发一封电报。 P93

“你自己写吧。 P94

米克洛斯靠墙站着,双眼紧闭,宛如酣睡一般。 P95

”“我愿意怎么祈祷就怎么祈祷。 P96

我们这里已经完全失控。 P97

”莎拉坐起来。 P98

”朱迪的话激怒了莎拉。 P99

他神采奕奕地站起来,环顾四周。 P100

这件令人欢欣雀跃的事情鼓舞了米克洛斯,他打算做最后一次尝试,希望能够获得去探望莉莉的许可。 P101

“嗯,读过。 P102

接下来是一片沉寂,只能听见两人急促的喘息声。 P103

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P104

她在一场事故中死了。 P105

事实上,她十分享受这场音乐会。 P106

那画面好似一幅十九世纪写实派油画。 P107

空中翱翔的仙鹤飞往家的方向吉卜赛男孩走在路上手里拄着拐杖斯文森医生轻轻碰触莉莉的手臂。 P108

我同意让他过来探访。 P109

“照顾好自己,亲爱的莉莉。 P110

哈里终于成功打开门,三人溜进屋里。 P111

玛尔塔挨个捡起散落在地上的X光片,这举动为这出哑剧增添了更多的戏剧效果。 P112

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米克洛斯眼中涌出一股什么东西。 P113

”他试图平稳呼吸。 P114

我亲爱的米克洛斯:我可真是气你!一个认真而又聪明的二十五岁男子怎会如此愚蠢?我完全了解你的病情,而且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你,难道这对你来说还不够吗?~一日下午,两个系领带的西装男来到阿维斯塔,他们刚抵达就被径直带往了匈牙利病区。 P115

‘漂泊在世界各地正在收听广播的匈牙利同胞们,你们要知道,匈牙利政府没有将你们遗忘,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惦念你们。 P116

~这天是星期日。 P117

”“没关系,”比约克曼说,他并不打算作罢,“用匈牙利语给我们讲。 P118

然而一到周末,星期五,他总会回到家里陪伴我们。 P119

她似乎并不在意莉莉是否能听懂,只自顾自地一个人兴奋地说。 P120

弗丽达舔舔手指,挑出四根香烟。 P121

事实上无论去任何场合,她们都没有得体的衣服。 P122

歌曲本身是意大利语,每个人都使出浑身解数卖力演唱。 P123

而事实上亨利克舅舅是我祖母的长兄,他之所以在家族中声名远扬,是因为在一九三二年的时候,他卷走了全部的家传首饰,移民去了古巴。 P124

在照片背后,他用潦草的字体歪斜地写下:“我过得很好。 P125

如今,拥有世界上最难看毛线的米克洛斯,为了帮助莉莉在匈牙利寻找母亲,在《光明日报》上发布了一则感人至深的广告。 P126

他轮坐在不同车厢里:有时临窗而坐;有时由于座位有限,只好倚门而站;有时他将厚重的外套脱下,叠好,夹在膝盖间;有时眼镜被车厢内的热气蒙上一层薄雾,他从裤兜里掏出莉莉的手绢擦拭。 P127

米克洛斯在莎拉演唱的歌曲中,还有一首我相信你一定知道——《义勇军进行曲》。 P128

米克洛斯是那辆三节火车上下来的唯一乘客。 P129

不知是天冷还是太过兴奋的缘故,似乎可以看到泪水在米克洛斯的右眼中打转。 P130

他能想到的只是伸出一只手。 P131

莉莉和护士紧随其后。 P132

他像小孩一样兴奋地举起布料,放到莉莉手中。 P133

第一遍快速浏览,读第二遍甚至更多遍的时候,她会跑到浴室,从头到尾细细品读。 P134

然而,谁也没有提及某些重要的事情。 P135

他必须在胳膊上佩戴写有“Oberpfleger[13]”字样的黑色袖带。 P136

他爱谈论伯格森、爱因斯坦和弗洛伊德。 P137

直到凌晨三点三十分,他还是十分亢奋。 P138

”莉莉抓起米克洛斯的手,紧紧握住。 P139

事已至此,都已经过去了。 P140

”莉莉拿过十字架,放进信封,装回兜里。 P141

那年冬天,一共有二十三名女人在埃克舍医院的三楼接受治疗。 P142

莉莉骄傲地看着父亲。 P143

他一直没有勇气念给莉莉听。 P144

三十个小时——转瞬泯灭,我的爱恋,每一分钟都更加浓烈。 P145

它在米克洛斯的胃里翻江倒海、蠢蠢欲动,再配上他心间美妙的旋律与脑中精准的计算,让他欲罢不能。 P146

第一幅画面:十二月一日晚。 P147

那些在甘布赖纳斯书店爬到梯子顶端看书的时光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P148

脚下的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点点繁星在天空中分外闪耀。 P149

接着,他又从黑布底下钻出来,朝米克洛斯走过去,趴在他耳边悄悄说了些什么。 P150

斯文森医生穿着白大褂站在他身旁。 P151

”斯文森医生走进空无一人的大厅,忽然停下脚步,目光凝视远方。 P152

她哭了。 P153

我只能在沿途偷偷亲吻你一两次。 P154

他的父亲总是将缎面擦嘴巾塞到衣领里。 P155

她忍不住偷听他们的对话。 P156

如果宗教谈话对莉莉来说十分重要,如果这是莉莉想要的,那他就去帮她找神父。 P157

斯文森看上去有些紧张。 P158

半个小时以后,委员会开始调查案件,可是莉莉此刻的状态根本无法回答任何问题。 P159

花呢布料,带小绒毛。 P160

一种难以抗拒的猎奇心理促使他打开信阅读。 P161

你们所有爱的人全都化成了灰烬。 P162

与此同时,还有更重要的事件正在发生。 P163

她必须扯开嗓子大喊才能盖过喇叭里的音乐声。 P164

“是妈妈的笔迹。 P165

她知道这一刻意义非凡,令她沮丧的是,自己的嗓音却让她失望了。 P166

’”斯文森仍拉着莉莉的手。 P167

妈妈擦干眼泪,在勃兹的帮助下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进厨房,打开水龙头洗脸。 P168

’”妈妈坐在板凳上。 P169

’”莉莉嗓子一紧。 P170

你是那么善良、美好,又那么的优秀。 P171

第一个想到他的是哈里和弗丽达,米克洛斯每日午餐前都会悄悄溜进传达室购买两支下午抽的香烟,他们已经习惯了在这个时候见到米克洛斯。 P172

她在米克洛斯的角落里花了很长时间,试图从他的信件中一探究竟。 P173

那动作让他窒息。 P174

~晚上八点,林霍尔姆拨通了埃克舍的同僚斯文森的电话。 P175

”~米克洛斯从没想过他还能回到这里。 P176

他足足花了十分钟才走完最后五十米。 P177

他几乎说不出话来。 P178

语气冰冷。 P179

电话挂断了。 P180

她们笑称那里为小卖部。 P181

我叫斯文卡,是埃克舍区域的代表。 P182

”“过程不会太顺利,不过,如果这是你想要的。 P183

”“我只是想说这种事情应该调查清楚。 P184

所有地方都住满了。 P185

我要把你的信交给高层。 P186

有话好好说。 P187

“这本书根本没法看!”她说,啪的一声把书合上,用力扔到大厅另一边离她最远的角落里。 P188

昏暗的灯光从餐厅布满灰尘的大窗户里映出。 P189

对,丈夫!谁知道呢?命运有时早已注定。 P190

米克洛斯独自一人走进树林里的事情让她有些心神不宁。 P191

”林霍尔姆医生坐在那张舒适的扶手椅上。 P192

”“你希望我怎么做?”“你必须结束这场愚蠢的恋情。 P193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把事态复杂化,可直觉却告诉他不能那样做。 P194

我们没钱买票。 P195

“你把这里搅得天翻地覆,米克洛斯。 P196

林霍尔姆站起来,抱着胳膊。 P197

他从纸盒里拿出一捆绑着丝带的信件。 P198

我要被转到赫戈勃去了,因为我不守纪律,是个麻烦制造者、破坏分子。 P199

我是那么的爱你!你知道吗,一想到还要等好几个月我们才能永远在一起,我就十分沮丧。 P200

”莉莉翻看《圣经》,失望地发现是瑞典语版本——她一个字也看不懂。 P201

“我决不允许这种行为。 P202

一次痛彻心扉的体验,但是令我大失所望。 P203

巨大的窗户上挂着严重褪色的破旧窗帘,大概已经有一百多个年头了。 P204

“一个圆脸长着小胡须的女孩,名字叫……”他看看被油渍浸湿的信封,“叫朱迪·歌德的女孩。 P205

她一直在讲她朋友的故事——可能不只是跟我讲。 P206

至于床嘛!就是草垫子,枕头和我在监狱里用的一样。 P207

“喏!”说着拿起一枚金戒指。 P208

”“噢,工作。 P209

如果是骗子,方圆一里地我都能嗅到。 P210

他们算好时间,用汤匙愤怒地敲打桌子,身材魁梧的监管员埃里克听到声音匆忙冲进屋。 P211

“过来和我们坐在一起。 P212

这时,男人们全部站起来围着他。 P213

即使是这样,要想让所有人都吃上午餐少说也要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P214

”“拉比?从斯德哥尔摩过来的?现在?”“他的时间很紧,要赶下午两点的火车。 P215

我就是知道,”拉比换了个姿势,椅子嘎吱作响,“你是不是还有个十字架?”莉莉脸红了。 P216

我也不会原谅他。 P217

拉比和莉莉的谈话使情况变得越发复杂,他决定用最简捷快速的方式解决这件事情。 P218

”神父的双手也在不停地颤抖。 P219

有时会一天连写两封。 P220

今天吃午饭的时候我想到了你,因为我们吃的是西红柿酱,我知道你爱吃!啊,我是那么的爱你,我的小甜派。 P221

那一年是近几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天——气温达到了零下二十一度。 P222

我很快就可以把它当面交给你了。 P223

莉莉穿了一件红色波点裙,头上戴了一顶宽边帽子。 P224

他将身体重量全部放到椅子后腿上,然后翘起前腿。 P225

”米克洛斯的个人特技表演还没有结束。 P226

米克洛斯想不出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正在康复的消息的。 P227

那个接收他的国家就在前面不远处,近在咫尺,没人知道知道他会在那里待上多久。 P228

你们长大以后,成为善良爱笑的金发巨人,所有泪水终将烟消云散,终有一日,始龀之年也会成为过去,幻化成模糊记忆。 P229

哈里拍拍米克洛斯的肩膀。 P230

米克洛斯从睡梦中惊醒,一时间竟未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 P231

我就在那里等你。 P232

”莉莉曾在信中提到有个什么拉比跑去对她进行道德说教,这段记忆突然在米克洛斯的脑海中闪过。 P233

大概就是这样。 P234

“这里的景色绝对是未经破坏的纯粹原生态。 P235

埃米尔·科隆海姆拉比像是一直在等待他做这个动作。 P236

他们会扫除一切障碍,趁机大肆渲染。 P237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莉莉和米克洛斯就站在了斯德哥尔摩犹太教会堂的彩棚下。 P238

他的妻子为访客开门,请她进屋,访客涣散的神情着实吓了她一跳,她请访客进入客厅的时候甚至忘记帮客人脱掉外衣、毛皮帽,还有脚上沾满积雪的胶鞋。 P239

”“腌鲱鱼有什么不好的?里面富含各种维生素。 P240

放轻松。 P241

唯一不同的只有名字。 P242

你知道的,那年九月,救护车把我从斯莫兰斯泰纳送到埃克舍后,就在我被勒令卧床休息的第二个星期,莎拉和朱迪突然出现在病房里。 P243

他凑上前注视着镜子里的影像。 P244

他狼吞虎咽地吃了熏肠和培根,当天晚上就被送去了医院。 P245

后来,母亲将两捆保存完好的信件交到我手里,两捆被丝带绑着的信件,一捆丝带是矢车菊色,另一捆丝带是绯红色,母亲将信交给我的时候,眼神充满了希望与不确定。 P246

他想要描写一群人在被押送到德国集中营的过程中共同面对的恐惧心理——不过父亲没有写成这本书,后来被一个叫豪尔赫·桑普伦[16]的人写了,书名叫作《漫长的旅途》。 P247

我记得父亲绝望地站在厨房里,厨房一如既往地散发出如煮床单般难闻的气味。 P248

他们一直将书信妥善存放,直到后来母亲做了这个决定,父亲在另一个世界挥手赞同,才让我有幸看到了它们。 P249

[2]克朗,瑞典货币单位。 P250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