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中的男人(再现大诗人歌德晚年生活中与19岁女学生乌尔莉克相遇相恋的爱情故事)

good

如您发现本书内容错讹,敬请指正,以便新版修订。 P3

《恋爱中的男人》陆续被译成十九种语言。 P7

马丁·瓦尔泽一说话,德国人都会侧耳倾听;瓦尔泽的书一问世,德国人就会争先恐后,先睹为快,然后展开激烈辩论。 P8

他在大学期间就开始写作,1953年开始参加堪称联邦德国文学家摇篮的四七社的活动,1957年成为职业作家。 P9

作为享誉世界的作家,他常常人在途中,云游四方。 P10

瓦尔泽有如此耀眼的人生,是因为他有三颗灵魂:他有一颗艺术魂,所以他把自己的作品当自己的孩子对待,谁对他的孩子好他对谁好,谁欺负他的孩子他跟谁急,在他这里,文坛恩怨很容易成为政治事件的根源;他有一颗英雄魂,讲义气,重尊严,遭遇不平的时候既敢动口也敢动手,有时还被裁定为防卫过当;他还有一颗民族魂,因为他痛切地感觉到沉重的历史包袱给当代德国人造成的精神不正常和思想不自由,所以他时不时地要充当德意志火山,喷出德意志熔岩。 P11

到时候一切都会送上门来。 P12

2007年夏,八旬老翁瓦尔泽全力以赴投入了歌德小说的创作。 P13

读着歌德的故事,不论男女老少都有可能暗自感叹“这就是我!”与此同时,常识又告诉我们,深刻的文学认识有赖于高超的艺术刻画,所以说文学作品的成功与否,与其说看它“写什么”,不如说看它“怎么写”。 P14

这样的语言,翻译起来自然是无比地快乐,但是也无比地艰难。 P15

同时我要郑重声明: 如果读者喜欢译文,那是原作和全排人员的功劳,如果什么地方让人觉得别扭、拗口乃至文理不通,责任由译者独自承担。 P16

这一幕发生在1823年7月11日下午五点,在马林巴德(1)。 P17

他的动作很显眼,因为平时遇到这种情况他总是原地不动,总是让那个男人或者女人有机会向他靠拢。 P18

他还没有发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了他。 P19

乌尔莉克的目光跟开始一样冷静,一样坚定。 P20

她绘声绘色地,充满了艺术表现力:又有吃,又有喝谁有理由不快乐我还是想知道为什么这里有带赭黄色条纹的花岗岩石,阿马莉说。 P21

但既然人们总是情不自禁地偏向某一方,我就承认自己是一个摇摆不定的水成论者。 P22

枢密顾问先生不是一点责任也没有吧,乌尔莉克说。 P23

翻译伏尔泰的,他说,不是我的朋友席勒,而是我。 P24

今天得检查一下。 P25

他觉得被莱韦措家几个前途似锦的女儿看成一个完全不适合做榜样的人也不太好,所以他说自己不抽烟、不下棋、不虚掷光阴。 P26

他写信的对象绝对不可能是乌尔莉克一个人,必须包括她母亲。 P27

你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抵挡什么。 P28

倘若与她共处一个屋顶底下,但是又被楼层和墙壁隔开,他就必须制造一点响动传到她那里,让她知道他在这里,让她知道: 如果她不知道或者没察觉或者没听见他在这里,他的呼吸都会出现困难。 P29

他不得不走到衣帽间的穿衣镜面前。 P30

歌德就是这样出现在我眼前,我的思想向他顶礼膜拜。 P31

他走进卧室,和衣倒在床上,然后去笔下人物那里寻找一个能够表达他此刻心情的句子。 P32

他说他想订婚。 P33

说罢,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P34

也许根本就不存在他看到那种目光,也许十九岁的她是她们家里最沉静、最确定、最不可动摇的人。 P35

她去年和前年夏天也没戴首饰吗?也许因为天气太糟。 P36

臣下有一个不出先手的建议: 用一座喷吐滚滚熔岩的维苏威火山把活动推向高潮;火山下面可以放一枚授予伦茨先生的勋章。 P37

我可不可以不出先手地让您做一回女王陛下?我在一所后革命时代的寄宿学校接受的教育,乌尔莉克说,女王陛下充满好奇。 P38

我害怕。 P39

我没有简单地说同样真实,我说的是听起来同样真实。 P40

如果乌尔莉克不爱读这本小说,就没有人爱读这本小说。 P41

他: 乌尔莉克,您真让我佩服。 P42

三现在人们看见他的身边总是少不了她。 P43

但是歌德也不会让这些合法闯入者赖着不走。 P44

一桩不幸加深了另一桩不幸。 P45

要我戴吗,他反问道。 P46

他每年在往返于魏玛和波希米亚的途中都要去看他。 P47

您看,在这广阔的椭圆形草场四周,在四周毗邻的原始森林的高坡上,宾馆一个接一个。 P48

歌德说: 我真想看看。 P49

他刚刚接到奥蒂莉的妹妹乌尔莉克·封·伯格威施的信,知道目前魏玛是什么形势。 P50

至于莱韦措家那几个女人,这些散布闲言碎语的信会说她们找到了大出风头、大捞好处的窍门。 P51

就跟看剧一样。 P52

在这片孤寂的绿色当中,教堂依然显得过于雄伟。 P53

与奥蒂莉讲和!写一封信来消除流言蜚语所制造的战争气氛。 P54

然后她也朝歌德这边看。 P55

她说话还带巴伐利亚口音。 P56

我们会相互问: 您觉得如何?您呢,您是什么感觉?他在这里和乌尔莉克共同经历了一个公开的、用优美的方式强调其意义的活动,他从心底里感到高兴。 P57

雷布拜恩大夫再次请求大家听他说两句。 P58

我很想为您明天的决定干杯,可以吗,乌尔莉克。 P59

封·莱韦措观察歌德对华尔兹的反应。 P60

他当然也想知道人们表达什么信仰,想知道人们通过什么方式表达信仰。 P61

翻译诗。 P62

说话时他的眼睛紧紧盯着乌尔莉克和德·罗尔先生。 P63

是他提携的一个年轻作家。 P64

他开始自弹自唱:体会过渴望的人,方知我心头的苦难!我独自一人,又落落寡欢,我仰望星空,企盼我的恋人出现。 P65

但他觉得没有必要给他的诗歌谱曲。 P66

我会说给伯爵听,也许他会得意死了,也高兴死了。 P67

所谓君王,就是那些在拜伦奔赴希腊的时候在宝座上打瞌睡的人,拜伦去参加反抗土耳其人的解放战争,虽然——不对——恰恰因为堕落的英国政府在维罗纳会议上行使否决权,阻止了欧洲各国支持希腊人反抗奥斯曼帝国统治的解放战争。 P68

德·罗尔先生不用任何过渡就讲起他前天在维也纳看戏的经历,说主角走上舞台,慢慢悠悠地摘下令人赞叹的头盔,放到桌子上,扮演主角的演员已经上了年纪,可以看见他摘取头盔的手在颤抖,随后他却把双手高高举起,他的手当然还在颤抖,站在他左右两侧的情侣也把双手高高举起,这俩人的手在做什么,也在颤抖,别急,精彩的还在后头,主角的亲信从后面溜到前面,跟这三个人站成一排,把他的双手高高举起,这双手当然也在颤抖,现在就有八只手高举在空中颤抖。 P69

乌尔莉克也笑了,跟着别人一起笑,她可以说笑得天真无邪。 P70

他捶击自己的胸膛。 P71

哪方面他都得俯视你。 P72

她会作为德·罗尔夫人名扬欧洲。 P73

她从来都视而不见。 P74

乌尔莉克不戴首饰,修长的脖子没有佩戴任何东西,耀眼的耳垂同样如此,在这个有着东方人相貌的非东方人眼里,这是一个挑战。 P75

你没有做任何有助于消除这耻辱的事情。 P76

谁说的?也许是他的宝贝儿子奥古斯特。 P77

但这毕竟是一个女孩。 P78

共同经历的这些美好时光使他对夏天翘首以待。 P79

或者像一声喊叫。 P80

他发现自己在模仿克勒贝尔斯贝格,而且在竭尽全力地模仿。 P81

他练习如何拉长从一个窗户到另外一个窗户的时间距离。 P82

女人以这种方式把自己交给你,并非对你俯首称臣,并非讨好你。 P83

她上来了,跟她一同上来的还有一个叫莉莉的女人。 P84

被称为莉莉的姑娘立刻坐到沙发上。 P85

这是饱受折磨的语气。 P86

通过她的演唱,策尔特的简单调式比舒伯特的喧宾夺主的音乐表达出更加丰富的感受。 P87

说完就出了门。 P88

他仍然站在窗边。 P89

对呀,所以我才走了。 P90

她很想跟枢密顾问先生问点事情。 P91

现在该如何摆脱这噩梦,阁下?我感觉我需要您,阁下。 P92

她说话的时候仍然捏着他的手: 阁下。 P93

这是对无名先生上演的狂热戏的最美妙而真挚的应答。 P94

然后再亲手交给乌尔莉克。 P95

他的嘴和乌尔莉克的嘴一度挨得如此之近。 P96

转移自己对她的注意力总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P97

没有借用被诡计和痛苦扭曲的半音音阶。 P98

我只会流出幸福的眼泪。 P99

这就对了。 P100

他猜中了。 P101

主人已经举起金杖,往地上顿了三下,乐队开始奏乐。 P102

所有人都看出他们装扮的是谁。 P103

他们的演出始于苍白,终于红润。 P104

歌德看见她以陌生的目光打量自己。 P105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 P106

现在他摔倒了。 P107

走吧。 P108

乌尔莉克挽着他的胳膊。 P109

施塔德尔曼很高兴自己的地位从未像现在这么重要。 P110

随着这滔滔雄辩,他心头的想法被逐一毁灭。 P111

(8) 指爱德华三世于1348年左右设立的嘉德勋章。 P112

(22) 法语: 说好了,我们相互写信。 P113

他为什么不能承认事实?事实上他一个钟头之内要从写字台边跳起来五次,跑到窗前,希望乌尔莉克马上出现在对面的露台,向他挥手,好让他也挥手,向她表示,有兴趣就赶快过来。 P115

母亲想在卡尔斯巴德结束暑假,乌尔莉克写道,她经常这么做,其实一直都这么做。 P116

她只管背诵,她自己没表态,她只是在重复别人交代给她的事情。 P117

但这是一个美好的梦,阁下。 P118

我不到一米七八,他想。 P119

他没有别的目的。 P120

有种预感告诉他,他必须理解这个。 P121

他喊施塔德尔曼。 P122

他在这里无事可做。 P123

他:我曾认为我没有痛苦,可是我却忧心忡忡,我觉得额头扎得很紧,而脑子里面却是空心,直到最后眼泪像涌泉,吐出抑制的临别之言。 P124

(4)他很愉快。 P125

如果写下这些诗句却不知道马上有谁来阅读、来体会,这样的事情不可想象。 P126

你们很少见面,你们写信探讨所谓学术问题时彼此感觉一拍即合,但是他们的一拍即合更多地体现在表达方式而非具体看法。 P127

他认为,至少就萨克森和图林根而言,他这辆车属于最佳设计、最佳打造。 P128

他说只要他还坐在这车上,他就不想诅咒它见鬼去。 P129

农夫们只知道在埃格尔的市场可以买磨刀石。 P130

伯爵说: 这首歌大家都知道,很自然。 P131

伯爵问下一班车什么时候去卡尔斯巴德,歌德不假思索地回答说: 一个小时以后。 P132

他几乎如释重负。 P133

阿马莉不肯罢休。 P134

他没来得及伸出手去,她就把手递给他。 P135

卡尔斯巴德位于陡峭的山谷,这里没有宽阔的椭圆形草地,来来往往的时候彼此间的距离必然要小一些,所以相互攀谈也容易一些。 P136

一想到可以带乌尔莉克去他的企业参观,伯爵很兴奋。 P137

他的劳动世界是一个博物馆。 P138

他毫无顾忌地讲述他把《痛苦二重唱》递给乌尔莉克的情形。 P139

他请求封·莱韦措夫人允许他和乌尔莉克在大白天去马路对面的泰佩尔河边草地走一走,就像请求缓期执行死刑一般。 P140

散步之后去参观“王子”,也就是那块从天上——伯爵会说太空——直接落入埃尔恩伯根城堡水井的陨石。 P141

他接着: 我感到无尽的善意。 P142

五支圆号尽情地吹,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P143

他把捏在手里的薰衣草蓝真丝手套抽出来。 P144

两小时后,歌德的脖子就挂上了一根细得不能再细的金项链,项链的下端吊着那把金质的小钥匙。 P145

真倒霉,你就爱多嘴多舌,乌尔莉克娇嗔道,伯爵说这话的时候,枢密顾问先生在场。 P146

她身着深蓝色连衣裙,上面饰有亮闪闪的黑色条纹。 P147

现在他让这种感受充当他的提白员。 P148

她甚至非常好奇。 P149

歌德汩汩灌下一口啤酒之后,然后对她说: 公主,您还得救我多少次。 P150

可是,这样死死盯着乌尔莉克看也有点让人难堪,阿马莉说。 P151

男人则根据自己的心情下判断。 P152

他将成为那个人。 P153

他在此收尾,坐在那里,体会到她要是不在他就必须写作。 P154

所以他们的告别仪式是五幕喜剧《叔侄不分》(9)第三幕的完美终场。 P155

随后又补充道: A b。 P156

相反,他不仅没落后,而且在速度相同的情况下领先她半步。 P157

砍了!我气得几乎发疯,恨不能把那个砍第一斧头的狗东西给宰啦。 P158

树反正砍倒啦!呵,可惜我不是侯爵!否则我真想把牧师娘子、村长和镇公所统统给……侯爵!……可我要真是侯爵,哪儿还会关心自己领地内的那些树啊?(15)读到这里,她宣布背诵《维特》选段的节目结束,但是她不想停下脚步来聆听《维特》的作者对这一选段或者对她的背诵发表评论。 P159

她反对一切做作。 P160

往回走的时候,乌尔莉克说,在他们回归说“您”的区域之前,她必须讲讲她为什么必须背诵描写胡桃树那一段。 P161

啊,阁下,她说。 P162

啊,乌尔莉克,他说。 P163

大家约好晚饭之前去逛陶夫基尔辛伯爵的商店,这次来波希米亚还什么东西都没买。 P164

他让施塔德尔曼驾着满载的马车去矿泉附近、去金狮宾馆门口等候,九点准备出发。 P165

今天,在卡尔斯巴德,在这阳光明媚的1823年9月5日早晨,如果没有伯爵,他都无法从金色花束走到金狮宾馆。 P166

更勇敢。 P167

施特恩贝格伯爵会感兴趣的,他说,话腔中带点急躁。 P168

公的在紧靠窗子的一棵树上,母的在远处。 P169

他的叹息音域太高。 P170

克内贝尔: 你去过你在《五十岁的男人》里面雇佣的那个返老还童的艺术家那里。 P171

这一消息刺痛了歌德。 P172

歌德把信叠起来,说他困极了,明天见,亲爱的奥古斯特。 P173

他说,母亲和女儿给他的感觉都一样。 P174

但还是放不下。 P175

本以为她给了我最后一吻,谁料她转眼又突袭我的嘴唇。 P176

(1) 行踪无不相告。 P177

如果我没有准确地感受到这一点,我不会给您写信。 P179

两条胳膊瘫放在身体的两侧,两只手却在痉挛中攥成两个小拳头。 P180

我的乖儿子奥古斯特并不生气,他去拈花惹草也就有了最充足的理由。 P181

幽默自以为很严肃,但它实际上不严肃,所以它是真正的骗子。 P182

我最信任这个可爱的人。 P183

即便邮局没有随波逐流地与我为敌,我也有理由感觉自己受到迫害。 P184

我看着您。 P185

即便某某某通过戏仿我的《漫游年代》赚的钱比我的原作赚的钱多得多,如果我真的自杀,拿破仑在我的自杀动机中也发现不了一丝一毫的求职挫折。 P186

收获最大的是封·米勒总理,他是我最信赖的人,他总是宁愿在我这里闲坐,不想去宫廷里扮演总理。 P187

我请她们三个一起来。 P188

魏玛,1823年10月10日亲爱的乌尔莉克,昨天看完《魔弹射手》之后他们突然蜂拥而至。 P189

这也是奥蒂莉的功劳,她不遗余力,始终让年轻的尼科洛维乌斯成为中心。 P190

乌尔莉克,我又回到主题,我承认: 对于为何写作的问题,什么答案我都给过。 P191

时刻在缓移中彼此相似,像姐妹一样,但不全然一致。 P192

这颗心如城池固若金汤,为她而保存自己,并将她护卫,为她而欣慰自身持续久长,只有她显露真容,它才将自己领会,才在钟情的围场更觉自由自在,甚至怦怦跳动,为一切而将她感戴。 P194

仿佛她说过:“时时刻刻我们感到生活过得美好;昨日种种我们都不记得,明日一切我们也不知道;如果我对黄昏有所顾忌,日落时总会有点什么令我欣喜。 P196

忠实旅伴们,就这儿把我丢下!让我独自陪伴山岩和泥沼;世界已向你们开放,你们快去吧!大地宽广,天空雄伟而崇高;观察吧,探索吧,把细节加以搜集,就会结结巴巴讲出大自然的奥秘。 P198

有三样东西不能留在身上: 火焰,爱情,诗歌。 P199

我现在就提醒您,因为我知道您从来不朝前面看,也不朝后面看,您的眼睛总是朝上看,朝您的目标所在的方向看。 P200

拥有爱者,刀枪不入。 P201

所以,如果我说他一定要在斯特拉斯堡停留,说他一定会找到法语寄宿学校,那也不能归咎于我的病态幻想。 P202

我最喜欢我们做的听写游戏,这个游戏现在应该派上用场。 P203

晚安。 P204

您说: 今天!原来这是一个玩笑。 P205

够了,我听见您在喊。 P206

如果我现在确信您永远看不到我写给您的信,看不到我的确写给您一个人看的信,我会更多地感到失望。 P207

如果我不事先像轻骑兵那样跟谁都以“你”相称,我现在就没法跟你讲述任何严重的事情。 P208

你怎样想我无关紧要。 P209

每次眺望窗外都会勾起对金色葡萄旅馆的窗子的联想。 P210

昨晚犯下最叫人难堪的错误。 P211

这种说法让乌尔莉克觉得很新颖。 P212

我喜欢鲁冰花绯红的色彩。 P213

也许唯有我体会到你的独一无二。 P214

但是乌托邦呢,它无能为力吗?如果我再度产生对您的强烈思念,我就去翻阅《新爱洛伊丝》这类书籍,我会读出声来: 如果有恋人在跟前,让他每天掰大麻籽儿他也不嫌烦,他可以从今天掰到明天,从明天掰到后天,直到永远。 P215

他随叫随到。 P216

施塔德尔曼把信捡起来,等候片刻,他不知道应该把信递到主人手里还是放到桌上,但他很快决定放到桌上。 P217

大部头《阿德隆高地德语方言词典》就是被它压在底下那封信的纪念碑。 P218

过节一样的享受。 P219

这可能是奥蒂莉努力的结果。 P220

在一个夜晚是一种名字,在另一个子夜又是另一个名字。 P221

要清啤酒还是黑啤酒,施塔德尔曼问。 P222

但是他不得不期待她返回寄宿学校的时候路过魏玛,直到来自斯特拉斯堡的信向他通报她已到达学校的消息。 P223

如果诅咒过去呢?没到时候。 P224

斯特灵让奥蒂莉神魂颠倒。 P225

他简要地回顾了自己最重要的接吻体验,其目的是要向她证明她是女性接吻者中的佼佼者。 P226

如果不是想提前把三个女儿的事情安排好,阿马莉·封·莱韦措早就答应了伯爵。 P227

不管什么部位,一定让他感受千刀万剐的疼痛,一定让他连哭带喊在地上打滚,迫使邻居们关上门窗再捂上隔音的毯子,迫使他们因为再也无法忍受他的哭喊而搬走。 P228

他说他来魏玛不是因为歌德,而是因为茨玛诺伊斯卡女士。 P229

她很兴奋。 P230

他说: 怎么了?你拼命挺直腰板的样子让人看着不舒服,她说。 P231

他必须离开这里。 P232

告诉自己,如果你再次等待她,对她抱有某种期望,你就死定了,你将被咔嚓处决,但是一进森林,你会旧情复发,现在是时候了,终于来了,否则要“终于”这个词做什么,现在是时候了,总算到时候,终于到时候了,我不再有任何期望……我主宰不了自己,我什么都承诺,回头却什么都无法兑现。 P235

你可以跟它几天几夜地谈判,你可以和它约定,对于某些地区和某些时间,你只允许模糊不清的画面和想象出现,你感觉这样还行,既然那些画面和想象模糊不清到了这种程度,你还可以过日子,你会感觉平安无事。 P236

但如果疾病随后成为统治者,它就不在乎自己是如何变成统治者的。 P237

迎着晨曦呼气。 P238

但是,我又说,这首诗不会出版,也许永远不会出版。 P239

当我的病情出现好转,但也随时可能逆转的时候,我的策尔特从柏林赶来,他终于来了。 P240

看来他还在为某某某痛苦。 P241

少多少你还可以接受,又不会可笑得使人不敢再拿来问您的最少是多少?你只能跟自己讨价还价。 P242

后来您还补充说,走这一段我们平均需要四百五十步,有时是四百三十步,有时是四百七十步。 P243

几乎是无话不说。 P244

她只能咻咻地喘气。 P245

现在我又可以接连几天装扮沉着的思想者、耐心的听众、魏玛的智者,这首简单的小诗出卖了我。 P246

这几个字我可以写上一百遍,再大声朗读一百遍,而且每一遍的读法都不相同。 P247

施塔德尔曼早已进来了。 P248

如果他听见施塔德尔曼或者约翰送邮件过来,他就赶紧拿张纸来写写画画,这样他就不必注意送邮件进来的人。 P249

现在乌尔莉克戴上了首饰。 P250

也许因为他说,如果一位母亲不仅仅在首饰方面给年轻的女儿树立了过于高大的榜样——乌尔莉克的母亲就是这样——那么佩戴首饰的自然愿望在这个女儿身上姗姗来迟是可以理解的。 P251

所以我现在又会骑马,又会讲话。 P252

绿宝石我还没有在公众场合佩戴过。 P253

没有什么好认识的。 P254

八匹马踢踏出世界上最沉稳的节奏。 P255

他本能地去拿他的日程表。 P256

人家也还以哈哈大笑。 P257

既然他对乌尔莉克朝思暮想,他为什么没有陷入他所渴望的麻木和近似死亡的状态?他怎么从未想到让乌尔莉克放弃拒绝首饰的立场?他太尊重她。 P258

看着他无言以对的样子,那两人都非常高兴。 P259

歌德说: 酷似。 P260

在马林巴德的时候,施塔德尔曼给他擦洗过,修剪过。 P261

他开始了写作:恋爱中的男人完整的脸不见了。 P262

在马林巴德和卡尔斯巴德穿过的衣服全都让他越来越厌恶。 P263

片纸不留。 P264

奥蒂莉没错,她骂他是达尔杜弗,让他看到自己的真实面孔: 他在文学中使劲宣传,高脚杯里的药越是苦口,我们喝药的表情就越是甜蜜,在实际生活中却跟伦敦的贫民窟里最潦倒的鸦片吸食者一样没根基、没道德、没性格。 P265

保护自己!千万要保护自己!现在有一个策略很受欢迎: 对自己毫不留情。 P266

我们想在德累斯顿庆祝元旦。 P267

约翰报告说,未来将有相对这个季节来说很不典型的高温天气。 P268

餐馆门口站着四个人,显然在和驿站总管交谈。 P269

眼镜无助于淳化民风。 P270

他几乎走不动了,但是可以坐着。 P271

受造物得救了。 P272

他与海涅的论战和人身攻讦已经载入史册。 P273

(18) 我们到这地步了。 P274

信的内容无人知晓。 P275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