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妻家(这个杀手有点怂?一部惊心又温情的魅力小说,一本幽默且实用的妻管严生存指南。)

good

什么时候才能发明出无声门锁啊!兜绷紧了神经,小心翼翼地转动手腕。 P5

可能是见无人愿意回答,柠檬只好又将话题引到了兜身上。 P6

”兜稳了稳声音继续说道,“泡面,其实声音是很大的。 P7

“那你怎么办?如果不能吃泡面,吃零食会发出声音啊。 P8

”“所以?”“最后我选择的是……”“选择的是……”蜜柑重复道。 P9

”说起来,最近好像都没怎么见到那两个人呢。 P10

而妻子也仿佛生出了尾巴,虽不像老虎尾巴[1]那般,却也会在家里的地板上悄无声息地扫来扫去,不知何时就会不小心踩到。 P11

”“是吗?”“以前不也是这样?走着走着看到一栋大楼前聚着好多人,又听见远处传来消防车的警笛声,你就自信满满地说是那边着火了。 P12

”他含糊地回应道。 P13

”“学校?哪门课教的?”克巳好像这才意识到坐在旁边的人是自己的父亲,瞬间调整了坐姿。 P14

”兜这才意识到对话还没结束,同时又觉得儿子亲眼看到的该不会是他工作的危险场面吧,声音便又陡然拔高了:“什么意思?”“有一天放学后,天都黑了,我正好经过视听教室,看见那个老师在里面。 P15

“我说的我们,就是我,”克巳移开视线,板着脸答道,“和老爸你呀。 P16

”“所以公螳螂只是用来交配的吧?”“不是。 P17

”克巳脑海中仿佛已经浮现出父亲的斧头被折断的场景,不禁同情地看向了兜。 P18

”“也不是这个意思。 P19

看着他面无表情的冰冷面孔,兜觉得他就是一台具备扫描或者拍片功能的医疗器械。 P20

“我想早点辞职。 P21

兜在克巳出生时便开始考虑金盆洗手,但真正和医生谈到这个话题是在五年前。 P22

如果目标是以违法的危险工作为生的同行,确实会减轻罪恶感,就像一个坏蛋老爷爷被另一个坏蛋老爷爷消灭了。 P23

干这行的人可以在几家店自行购买武器装备,而且这些店从表面上看不过是渔具店或录像带出租店,但要是有医生帮忙准备,会省事不少。 P24

本想和妻子玩投接球游戏,没想到对面的妻子已然置身比赛,只见她紧握球棒,以为来的是好球,便用尽全力将球棒挥出……“你连儿子上学要自带便当都不知道吗?每天早上我一大早起来,不就是在做便当吗?”妻子连珠炮般说个不停,“还不是你每天早上起得太晚。 P25

在住宅如此密集的地区,能有这般规模算是相当奢侈了。 P26

兜想告诉她自己是学生家长,但距离有些远,也不可能大喊,只得作罢。 P27

两个人要吃掉六块蛋糕着实不是一件易事,再加上妻子特意声明“只吃一口尝尝味道就好了,你多吃一点”,更是让兜备感恐惧。 P28

本来大家都以为这些人开始守规矩了,谁知道居然是搬家了。 P29

“问题是这些剩下的蛋糕。 P30

”“什么意思?”“肯定是工作上遇到了烦心事,家也不能回吧。 P31

”这个话题再深入下去,最后的矛头一定会指向自己。 P32

”“有一台紧急手术,”诊室内,医生坐在兜对面,清楚地说道,“只有下下周五才有机会。 P33

现在他还不知道目标到底是谁。 P34

正如医生所言,这么好的条件的确难得,错失良机实在可惜。 P35

“以前有部漫画,讲的是擅长不同领域的学生聚集在一起,组成了一支棒球队的故事。 P36

兜如果有事要告诉妻子,特别是在说那些会惹妻子不高兴的事时,她的反应也会根据当时的心情而千差万别。 P37

兜紧张得想闭上眼睛,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妻子的回应。 P38

兜穿着机场保洁员的工作服。 P39

那是一个小型电击装置。 P40

对方扑了个空,踉跄几步后又转过身来。 P41

你可以说,喂,你连晚上不吃零食都做不到啊!”“这叫什么骂人啊?”克巳一脸惊讶,又问道,“那要是有人骂我说‘你老爸是个废物职员’,又该怎么办呢?”“真有人这么说?”“我就是打个比方。 P42

”“这就是公平吗?”“对。 P43

兜赶到校门口时,手表的指针已经指向了两点十分。 P44

兜快步穿过走廊,看到一间挂着“视听教室”牌子的房间,房门虚掩着。 P45

“老公,你现在在哪儿?还是来不及吗?”“没有,我已经到了,这就过去。 P46

如果再不尽快灭火,受灾情况将会愈加严重。 P47

兜开始拼命晃动身体,想甩开这个骑在他身上的女人,但对方似乎懂得将人锁死的技巧,竟纹丝不动。 P48

“啊,老爸。 P49

”在这宛如女神降临般的氛围中,兜不由得警觉起来,疑惑地说道:“哎?啊,是吗?”兜的疑虑很快就因克巳的话消除了。 P50

刚才在视听教室,兜问电话另一端的医生:“解决了那个炸弹专家之后,我又在别的地方被一个女人袭击了。 P51

”上次见面时,医生提到如果策划一起劫持案件,至少要有人去现场踩点。 P52

“我不知道女人的尸体该怎么处理。 P53

兜赶紧掏出手机,假装要接电话,飞快地跑下了楼梯。 P54

万一他们真的要利用那所学校,很可能会在学校附近安放炸弹,劫持人质。 P55

日语中,“螳螂”和“灯笼”发音相同。 P56

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会成为目标,只是从中介那里接下了这份工作,而作为中介的医生,也只是接受了男人妻子的委托而已。 P57

看来,他应该从没像自己一样看过妻子的脸色吧?嗯,肯定是这样,这种人死不足惜。 P58

对方死后,兜的工作量也减轻了不少。 P59

”兜立刻道歉,大脑开始飞速运转,拼命想找个合适的借口,“其实我……”妻子好像并没有在意,只是高声喊道:“不好了!有蜜蜂!”果然还是来了!兜不禁想到杀手黄蜂正朝自家靠近的样子,冷汗滑过了脊背。 P60

”厨房传来妻子的声音。 P61

所以,兜看着专心念书的儿子,反而产生了一种说不清是羡慕还是同情的感觉。 P62

“我们大后天一早就去野营了,和佐藤家一起。 P63

说到野营,肯定是在户外进行,所以这个回答堪称天衣无缝。 P64

“你总是不听我说话。 P65

妻子听了克巳的话,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些,小声说道:“嗯,你工作也挺忙的。 P66

“所以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让你躲在屋里不要出去嘛。 P67

到了夜里,兜坐在自己房间的书桌前,打开了电脑。 P68

文章中明确写道:“一旦发现此类蜂巢,请务必联系专人处理!”起初兜还以为这是灭蜂队在做宣传,但又发现很多其他网页也是这样记载的。 P69

不仅如此,他还曾一脸得意地说:“你听着,干医生这行的,基本上就是坐在诊室里和患者说说话,所以用来谈工作再合适不过了。 P70

这句话应该是斟酌后说出的,感觉却像是医生脑子里安装的翻译软件不停检索出的措辞。 P71

要恨也不应该恨我,而是应该恨原本的患者吧?再说了,这事和你也有关系。 P72

“不能自己处理,但又希望尽快想出解决的办法,这确实麻烦。 P73

还没到桂花飘香的时节,兜还是将鼻子凑了过去。 P74

兜想象着如果他是一只蜜蜂,那么不仅是树枝的晃动,就连叶片的轻颤也会让他有所反应。 P75

第一,他要消灭的居然是黄蜂。 P76

不惊动蜜蜂,就不会被蜇。 P77

哎,你已经到家了?”她语调轻快地说道,“今天的晚饭还没做,我赶紧准备。 P78

”妻子说道。 P79

母亲和孩子在一起,也不一定就是温馨的样子。 P80

”“那孩子真可怜。 P81

黄蜂蜇人虽不致人死亡,只是去了一趟医院,也足以描述成“相当严重”了。 P82

终于,兜找到了一个视频网站。 P83

他常常感到精神疲惫,苦不堪言。 P84

他会如何战斗呢?男子先将杀虫剂放在脚下,举起了修剪树枝用的剪刀。 P85

不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战斗,这些侦察蜂不会直接朝人飞去,而是先停在半空,侦察敌情。 P86

根据网上的信息,要解决黄蜂的蜂巢,最好在它们开始活动之前的清晨动手。 P87

他准备在手上戴一副滑雪手套,不过可以等到了院子里再戴。 P88

因为穿得实在太厚,他的动作异常笨拙,但这个时候形象已经不重要了,他将胶带胡乱地贴在了身上。 P89

但即便如此,兜还是认真地对儿子说:“照顾好你妈妈。 P90

胡思乱想间,不知又过了多久,兜开始全身冒汗,头盔闷得他喘不上气来。 P91

刺的一声,杀虫剂喷了出来。 P92

他一把将护目镜推上去,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P93

距离剪下第一根树枝差不多过去了二十分钟,兜突然发现丹桂树的枝叶已经被剪掉了大半,如巨大果实般的蜂巢也变得清晰可见。 P94

他在杀人时从未流过眼泪,这令他自己震惊不已。 P95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吗?是的,别无他法。 P96

他双手插在牛仔裤后面的口袋里,看上去毫无防备。 P97

在目标面前怎么能面露惧色?这时,兜才想起身上还穿着驱赶黄蜂的行头。 P98

”兜挑衅般说道。 P99

“外婆那里会凉快一些吗?”五岁的小男孩望着外面问道。 P100

“有个奇怪的人在睡觉呢。 P101

”她没有忘记前一天说的那些冷冰冰的话。 P102

兜确认正面岩壁上贴有蓝色胶带的岩点的大致路线后,又确认了脚下的位置,随即伸出双手,抓住起始位置上的岩点,一步步向上爬去。 P103

肱二头肌隆起,因发力带来了些许酸胀,让兜觉得是在真真切切地活着。 P104

根据每个岩点旁边贴的胶带颜色的不同,难易度也不尽相同。 P105

那天,场馆里的人很多,等待的时间也有些长。 P106

“那你要是加班到很晚,回家会挨骂吗?”“她应该睡了,”兜答道,“但还是会嫌我回家的动静太大。 P107

”“嗯……”“我没有勉强自己,毕竟妻子和女儿对我来说都很重要。 P108

这个巧合让二人先惊后喜,再次将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P109

克巳一边吃泡面,一边翻看着单词本。 P110

这时,兜听见了妻子下楼的脚步声,顿时感到胃收缩了一下。 P111

“老公,今天晚上咱们吃炸猪排,行吗?家里还有冻肉。 P112

”儿子是在关心我以后的生活吗?兜感动得想上前抱住儿子,不过他自然没有这么做。 P113

”“你是这样认为的吗?”兜加重了语气,向前探了探身。 P114

与其说是偶然,倒更像是命中注定,彼此之间擦出爱情的火花也不足为奇。 P115

这家诊所位于办公楼群一角的某座大厦的中间楼层。 P116

这是恶性的吧?医生,我说过不再接恶性手术,而且我也不想再动手术了。 P117

克巳出生后,兜一直希望能辞掉杀手的工作。 P118

比如他们会选择难度很高的工作,或向知名杀手发起挑战。 P119

兜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医生说的是那个杀手的代号。 P120

兜告诉医生要再考虑一下,便离开了诊室。 P121

”兜附和着,希望那件事不会让妻子备感压力。 P122

“这时,久本太太——对了,克巳,你还记得久本吗?就是那个很活泼的男孩。 P123

”妻子苦恼地说,“久本太太其实也是一片好心。 P124

看来必须要说点什么,他便向克巳确认道:“那还真厉害。 P125

“大家都很辛苦啊。 P126

虽说和其他女人聊天不是坏事,且兜也没什么其他企图,但这会不会是妻子设下的陷阱?不,兜觉得应该不可能,但心里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想妻子现在正监视着这里,观察着他的反应。 P127

”“谈话?”“嗯,其实平时我们都不怎么谈话的,因为我基本上不会回应,应该算不上是谈话。 P128

”兜望着松田,感受着心里涌起的种种情绪。 P129

“咱们去喝一杯吧。 P130

“那我先挂了。 P131

兜和松田正往前走,迎面过来了几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其中一人撞到了松田的肩膀。 P132

突如其来的剧痛顿时让年轻人瞪大了眼睛,兜随即用另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再不走我就全部掰断,断了的我也能让它再断一次。 P133

松田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挡在了孕妇身前。 P134

看见她戴在左手上的戒指在黑暗中闪了一下,口罩男更加气急败坏起来。 P135

松田的双肩不停颤抖,像一头被激怒的野兽。 P136

”松田像个听话的孩子,开始调整呼吸。 P137

事情发生得那么突然,没有预告,没有征兆,没有心理准备。 P138

”剩下的事,兜自有打算。 P139

”兜大概猜到了儿子要说的话。 P140

打开盖子,里面是一张折起来的图画纸,展开后是一幅蜡笔画。 P141

可能有人会立刻条件反射般表示“说得对”,但兜知道,这样的回答只会让对方觉得这是不假思索的下意识反应,一点都不明智。 P142

兜明白妻子的意思。 P143

”兜只是这样答道。 P144

现在关东地区也已经刮起了寒风,眼看冬天就要来临,奈野村却拿着手帕不停地擦着汗。 P145

突然,他踉跄了一下,像是被少年推了一把。 P146

然而,这个意图行窃的少年最后还是被正在楼梯旁往自动售货机里补货的男子抓了个正着。 P147

”“聊天气确实比较安全,但也很快就没的说了啊。 P148

准确地说,是兜先注意到了奈野村的精神有些萎靡。 P149

”“不,晚上的大楼其实有种特别的感觉,很有意思。 P150

”奈野村感到有些困惑。 P151

”兜其实已经记不清了,但妻子经常说“比上初中的时候好多了”“上初中的时候真是太费劲了”,兜也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相同的印象。 P152

”“她现在在哪儿?”“说着传阅板[2]什么的,就出去了。 P153

”兜扬了扬手里的文库本小说。 P154

也许是因为兜一直从事攸关生死的工作,当他读到“人命这东西,只消愚蠢上级的一个眼神,便会瞬间消失”,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了为他介绍工作的医生。 P155

克巳丝毫没有注意到父亲内心的挣扎,仿佛要说服自己一般淡淡地说道:“不过,成年人应该都是这样吧。 P156

”兜想到了曾接下的那些委托。 P157

“肯尼迪总统曾经说过,原谅你的敌人,但是绝不要忘记他的名字。 P158

兜因为工作去了那里。 P159

生命宝贵,自是必然。 P160

这笔账不算清是不行的,你也可以理解成必须要收支平衡。 P161

自从入行,兜就一直被人说“行事老套”,但无论是沿用至今的九九乘法表,还是哭穷借钱的经典戏码,老套的做法如今也发挥着同样重要的作用。 P162

兜走到车站时,有三个人在排队等车。 P163

兜就曾这样做过。 P164

以为会从背后来一个回旋踢,没想到对方伸长右臂,一举袭来,紧接着另一人持刀挥向兜。 P165

一阵风卷起了枯黄的落叶,哗哗的声响更显得四周一片沉寂。 P166

“老爸,你怎么好像很吃惊的样子?”听到克巳的声音,兜才回过神来。 P167

”“是吗?”兜强忍住笑容,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说道,“就算是朴实的表演,也会有观众捧场。 P168

”“是啊。 P169

”“我就不去了,你们俩去吧。 P170

”打烊后的百货商场比想象中更暗。 P171

也许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保安才会采取从上到下的巡逻方式,以便将可疑的人赶出大楼。 P172

兜第一次注意到百货商场竟是个藏身的好地方——可能是因为这层主要卖女装,不仅到处挂满了衣服,随处可见的塑料假人也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P173

不过,有时候妻子也会一直不睡,等他回去。 P174

兜闪身躲到了堆在一旁的纸箱子旁边。 P175

“真希望是我杞人忧天了。 P176

”奈野村的神情有些落寞,“很可能吧?他们让儿子把我引开,就可以趁机去做坏事了。 P177

因此,当兜回过神时,已经走到了那三个正在四处挑选心仪软件的少年身边,高声问道:“好玩吗?”兜违背了奈野村的意愿。 P178

“你的意思是,没必要当场质问他们?”“因为我不知道那些孩子会是什么反应,而且你也可能会遇到危险。 P179

对别人身上发生什么不加理会,只要感到自己也可能受伤,就会拼命逃跑。 P180

”如此拙劣的演技,就能让学校的老师方寸大乱?平时也能派上用场?兜不禁感到惊讶。 P181

不能欺负弱小,但对恃强凌弱者除外,这样就说得通了,也不算是狡辩。 P182

他还没得出结论,就听厕所里传来了一声哀号,接着是连连道歉的声音。 P183

多出来一具尸体的确让人在意,但兜还是决定先解决这几个少年的事。 P184

男子的死亡时间应该不算太长。 P185

看到手电筒的亮光,兜才知道奈野村也在这层。 P186

转眼间,一把菜刀出现在他手中。 P187

”“今天晚上的职场观摩,还有你儿子的事……”“都是真的。 P188

其实你儿子真的很想来看看你工作的样子,只不过让他那些坏朋友趁虚而入了。 P189

”“你说的是那个补货员吗?”“不是。 P190

“是的,只要你做完这个手术。 P191

”“会不会是……”兜想起医生对他说过的话。 P192

只见深夜的商场里,一道寒光一闪而过,刀瞬间插进了补货员的胸口。 P193

虽然奈野村言行举止颇为谦虚客气,却始终留意着周遭的一切。 P194

眼下,兜和奈野村都只思考着同一个问题——如何从这里活着出去。 P195

手电筒的光有些刺眼,但兜还是聚精会神地紧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P196

奈野村见招拆招,步步后退。 P197

兜的动作颇具迷惑性,打乱了奈野村的节奏,但奈野村立刻做出判断,闪身避开兜的攻击。 P198

兜想起了克巳刚上小学时的情景。 P199

如此说来,世间确实有很多品性卑劣的男人,蛮横无理地对正在交往的女友提出必须二选一的荒唐要求,比如“如果想和我分手,我欠你的钱就要一笔勾销”,很多女人也因此陷入了困境。 P200

对方极有可能攻击毫无防备的背部。 P201

必须赶紧回信。 P202

他必须再确认一下楼层中是否还有其他损毁或弄脏的痕迹,并将商场监控摄像头拍下的视频中不宜外泄的部分一一删除。 P203

他突然想到了那个一直给他布置任务的中介医生。 P204

干掉你,就可以证明我现在仍然很有实力。 P205

同事不得不从一线退下来,应该与年纪无关,而是因为粗心大意。 P206

恐怕兜也正是出于这种考虑,才会将迷你手枪提前藏在了隐蔽的地方。 P207

一看表,已经过了早上八点,他赶忙从床上坐了起来。 P208

克巳一边吃早饭,一边望着儿子。 P209

是心里又难受了吗?想到这里,克巳不禁害怕起来。 P210

”“他来的目的很奇怪。 P211

”“不小心?”“嗯,不小心。 P212

父亲死后,母亲的情绪一直非常低落,甚至不得不去医院看病。 P213

“对了,那个到家里来的年轻小伙子是怎么回事?”“我说过那个人年轻吗?”“应该说了吧。 P214

”“你也没等他说点什么?”“我哪儿有心情听啊。 P215

妻子事先提醒过我,见面时要格外小心,因为对此人的情况一无所知,被拉进什么乱七八糟的组织也很有可能。 P216

”虽然这么说有些对不起眼前这个两眼放光、喋喋不休的健身教练,但是很明显,这种说法不过是算命先生故弄玄虚的惯用伎俩。 P217

他们把我围了起来,让我拿点零花钱出来。 P218

“那个时候我年纪还小,虽然一直想着要还给他,后来就……”田边露出了自责的表情。 P219

就这样,田边顺利完成了他的开运仪式。 P220

”我直直地盯着田边。 P221

我本来也对这个原因半信半疑,但仔细一想,又觉得父亲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就走上绝路。 P222

有没有积分卡、服务态度好不好、洗得干净不干净,都是需要考虑的因素。 P223

他看上去将近五十岁,为人亲切,办事利落,很好说话。 P224

”妻子曾经说道。 P225

十年来,我一直坚信这一点。 P226

家附近就有经常就诊的医院。 P227

”我不由得想到了一个词—机器人护士。 P228

同理,问我能不能稍等一会儿,我也就只能等着了。 P229

”“那个?啊,是啊,他是做销售的。 P230

他看上去像一个沉着冷静的学者,却丝毫没有学者必不可少的好奇心。 P231

当意识到医生连父亲离世的原因是病逝还是意外都没有问的时候,我已经上了下行的电梯。 P232

“花钱装修不如把钱用在孩子的教育上,你想要房间的话,把储藏间稍微改造一下不就行了吗?”听了母亲的想法,父亲马上拍手称赞道:“这么好的主意,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每当看到父亲这样,我脑海里都会浮现出“墙头草”这个词。 P233

我打开橱柜,将里面的东西按照去留分开放好。 P234

父亲曾在文具厂工作,上面汇总的大概就是他处理客户投诉时的各种应对方法吧。 P235

我已经下定决心不要哭,但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 P236

从显眼又珍贵的东西联想,我编了个“奖杯”出来,这东西我自然从没见过。 P237

”“他又不是搞房地产的。 P238

不过,我多少是认真的。 P239

医生依旧没有说话。 P240

虽然他一直都说在我身上“开销不菲”,我也一直对这种说法照单全收,但仔细想想,那些不菲的开销花在了什么地方呢?“逃生楼梯在那边。 P241

”布藤似乎觉得这句玩笑很合时宜,但就算地球再圆,走错了方向也永远不会到达终点。 P242

我耸了耸肩,催促他有话直说。 P243

”一旦有危险的家伙接近妻子和克巳,公寓里难免会发生一场恶战。 P244

要是有人能够旁观我的一生,一定会劝我:你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迟迟无法辞职。 P245

”医生没有立刻回应。 P246

“那么,你觉得自己可以不用再接受治疗了,对吧?”“嗯,我之前也已经说过了。 P247

虽然医生的表情和往常没什么不同,但他比平时更加有意地闪躲我的目光。 P248

司机见状猛打方向盘,我伸出胳膊,紧紧勒住了他的脖子。 P249

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说这些了。 P250

就在我一筹莫展时,一个锁匠告诉我:“我只和你说,有个行家专门在配钥匙的时候收集相关数据。 P251

“有多快?”“谁知道呢。 P252

”在我看来,父亲明显十分害怕母亲。 P253

母亲则嫌弃地絮叨他“为什么要做这种蠢事”。 P254

父亲突然从楼顶一跃而下,没有任何征兆,让我不禁想,他之前真的没有什么异常举动吗?“很奇怪,我真想不起来。 P255

”这就是我们最后的对话。 P256

是一个来自东京的陌生号码。 P257

”“有一点吧。 P258

他脸上有了一些皱纹,皮肤却依然富有光泽。 P259

”“像那天那样就有点麻烦了,否则我一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P260

”“您儿子可能不会愿意的。 P261

实际情况应该也是如此,但管理员显出一副很大方的样子,对我说:“你如果付全款,我可以想办法让你尽快入住。 P262

“他不是经纪人,只是个医生,我常去找他看病。 P263

”“你觉得可能吗?”我紧盯着桃。 P264

”谁会生气——我没有问出这句话。 P265

“你有什么好办法吗?我从没奢望自己的罪行能一笔勾销,只是想知道,有没有什么对策能阻止医生对我的家人下手。 P266

”“是啊,而且还可以争取一些时间。 P267

就像刚才说的,万一我家人出了什么事,我就把那些情报公之于众。 P268

”“那你有推荐的人选吗?”“我看好的人大都已经死了,像蝉、蜜柑和柠檬。 P269

“他倒是个不错的人选。 P270

告诉他时我有些犹豫,因为母亲还不知道这件事。 P271

”我拿出手机,给医生看钥匙的照片。 P272

我站了起来。 P273

看着眼前的景象,我惊呆了。 P274

我拿去询问洗衣店老板能不能想办法处理一下,顺便提到了遭人抢劫的事。 P275

”“这就足够了。 P276

妻子似乎是在怀疑我有外遇。 P277

我想了一会儿,说道:“大概是发错人了。 P278

管理员室位于公寓一楼的一角,里面装修得异常奢华,令我目瞪口呆。 P279

”“我可能跟他差不多。 P280

”“你也想早点把房子过户吧?手续什么的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P281

不知道是我说得太活灵活现,还是他太敏感,总之他现在已经开始调查谣言中的事了。 P282

”“又是医生那家伙找人干的吧?”“没错。 P283

“你别告诉我这是你从银行偷回来的啊。 P284

当时,我凭借在网上搜索到的相关信息和家里的滑雪服、头盔等,勉强化解了危机。 P285

那里有一家小商店,表面看起来是卖渔具用品的,暗地里却做着武器弹药的买卖。 P286

他肯定从医生那里听到过我的事,而医生也很可能早就料到我会来这里买需要的武器。 P287

走到店门口时,我转过身,发现老板立刻站得笔直。 P288

”我故意装傻。 P289

茉优又继续说道:“我也不想让孩子摔着,可又不能一辈子都守着他……”人生在世,栽几个跟头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不如教会孩子在摔倒之后如何爬起来。 P290

我按下接听键,只听对方几乎连招呼都没打,直截了当地问道:“你还没查出来是哪儿的钥匙吗?”事已至此,我也不得不起了防备之心。 P291

正想着,我突然觉得蜷在身下的怪兽好像伸展出四肢,站了起来。 P292

既然是秘密,便没有暴露的必要。 P293

就算父亲真有奇怪的癖好,我最多就是有些吃惊,但还是会理解的。 P294

和刚才给房地产中介打电话不同,我觉得与其胡编乱造出那些蹩脚的谎话,不如直接将实情告诉对方。 P295

虽说那里很像是一处隐蔽的洞穴,但我一直觉得也就和钟乳石洞差不多。 P296

“今天傍晚我就过去。 P297

不过,就算不是父亲的情人,也可能是和父亲关系很亲密的人吧?我的祖父祖母很早就过世了,连母亲都没有见过他们。 P298

妻子正在洗衣机那边忙着什么,我觉得直接跑去问她能不能吃个布丁好像会打扰她,便自作主张地打开了盖子,静静品尝起来。 P299

“老爸,你这么怕老妈,以后可怎么办啊?”“什么意思?突然说这个。 P300

”要用“有过”这种过去时的说法来说那些美好的事情,我自己也感到很吃惊,但同时,我又想起了迄今为止自己作为一个职业杀手做过的许多工作。 P301

“一大早你就乒乒乓乓的,干什么呢?”我刚藏好钥匙,就传来了妻子的声音。 P302

”“是吗?”管理员皱起了眉头,“你当过管理员吗?”“啊?”“管理也是要有限度的。 P303

我与医生约定的见面地点,离公寓大概只有五百米。 P304

就算医生没来,你也不用还我。 P305

那你们还是用武器吧,现在有吗?”三个初中生面面相觑,随后,其中一人将手伸进了口袋。 P306

现在,我站在了钟楼下。 P307

这一瞬间,我知道自己的计划无法顺利进行了。 P308

这不是现实,我默默地祈祷,拼命麻痹着自己的感官,甚至连脚踩在地上的感觉都消失了。 P309

按照他的要求,我们走进附近的一栋办公大楼,乘电梯来到了顶层,然后沿逃生楼梯继续往上,最后到了平时不能上去的天台。 P310

”“真是帮了我的大忙。 P311

我确实见过类似的小型炸弹,还是小心为妙。 P312

不用道歉,毕竟我也做过很多很多次相同的事。 P313

我从口袋里掏出钥匙,钥匙却掉在了地上。 P314

“啊?”我不禁抬高了声音。 P315

“就在刚才你出现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选择了。 P316

”“好的。 P317

“您就是管理员吗?”老人似乎正在巡逻。 P318

”听了管理员的话,我更加坚信父亲不为人知的秘密就在这个屋子里。 P319

我眨了眨眼。 P320

“这是什么啊?弓弩吗?”管理员站在一旁,伸出手来缓缓地摸了一下。 P321

”洗衣店老板说道。 P322

”我一时间无言以对。 P323

”洗衣店老板的眼眶微微有些泛红,“这个医生找上门来肯定没有好事,所以我就起了戒心。 P324

螳螂在面对比它体形大的对手时,会举起斧头似的前臂,挑战对方。 P325

“‘交给你’是什么意思?”“全部。 P326

这里可是死了人啊!就在你管理的这栋公寓里。 P327

我感到更加困惑了。 P328

我精神恍惚地走在地铁站的人群中,出了车站又骑自行车回到了家,路上没有遇到事故也真是幸运。 P329

听了我的疑问,洗衣店老板表示这件事包在他身上。 P330

我问母亲怎么了,这时茉优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说:“是我想听爸的故事了。 P331

“什么时候?他一直都是那样啊。 P332

也许是我的主观印象,每次干这种危险的工作时,好像总是会遇上下雨天,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雨神附身了。 P333

商业街的顶棚对于没有带伞的我来说值得庆幸,但也让我觉得这场雨好像只浇在了我一个人的头上。 P334

”“你的表情也挺吓人的。 P335

“不过……”“不过什么?”“不过我觉得你以后会是一个好爸爸呢。 P336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