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嫌疑人

good

车灯照亮前方,公路两侧是葱茏茂密的绿色植物,树枝开始小幅摆动起来。 P11

千里之外的东风市,夜色宁静。 P12

今晚林小砚请客,丁妍和乐乐是她的大学同学。 P13

快到二十五岁的林小砚,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皮肤白皙,五官匀称,一米六五的身高恰到好处。 P14

”林小砚低头把手机塞进包里。 P15

前面右转弯上坡,林小砚深踩油门,准备一股作气冲上去,方向盘转的角度偏大了点,车轮越过了中心线。 P16

一具女尸侧卧在马路边,鲜红的血从尸体下方汩汩地流出来,被雨水冲刷到路基下面,然后消失不见。 P17

”为什么在这种悲剧的场合中,老是开这种不合时宜的玩笑?江枫也曾觉得奇怪,也许是在潜意识中需要缓解焦虑情绪吧。 P18

马路边上立着一块反光警示牌:“危险路段,请小心驾驶。 P19

交警和技术科的同事会清理现场,他必须尽快赶去医院,找到肇事司机做讯问笔录。 P20

”王三牛信心满满。 P21

江枫最不愿跟记者打交道,因为对记者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出现在第二天的报纸上。 P22

”“那会判几年?”“交通肇事是过失犯罪,如果没有逃逸等加重情节,最高可以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P23

黄豆大的雨点狠狠敲打着车身,叮当作响,像密集的鼓点。 P24

”“你过来。 P25

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涉及到关键证据,更不可能信口开河。 P26

四天前,东风市第一纺织厂职工宿舍发生一起命案,一对退休的老年夫妻被人杀死在自家客厅里。 P27

接下来是自由采访环节,气氛就轻松多了。 P28

肇事司机林小砚,二十四岁,《东风都市报》记者。 P29

”“万大。 P30

从大队长办公室出来,已过了中午12点。 P31

声音尖细高亢,极具穿透力和煽动力,让人想起新闻联播里的女主播。 P32

“听警察说,昨天晚上11点多钟,李莉芳开车在迎宾大道和另一辆车迎面相撞,当场死亡。 P33

哪位?”“你好,我叫王犇,刑警队的。 P34

透过舱舷向外眺望,远处的白云安静地飘浮在空中,机舱内平稳得如同坐在自家的客厅。 P35

女的叫韩秀英,男的叫李水根,他们是死者李莉芳的父母。 P36

”江枫极力避免说出“死者”两个字。 P37

”李水根坐在旁边,略显木讷,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P38

江枫走进客厅。 P39

司机天天都在心惊肉跳,晚上做噩梦,一看到警察上门,反而全身放松了,也不隐瞒,便一五一十地供述了全部作案经过。 P40

林小砚对这个看守所并不陌生,以前常来这里采访犯人,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成为阶下囚。 P41

她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任凭家人打骂,也不肯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 P42

每次在案发现场见面,林小砚总想多挖点料,回去好把稿子写得生动翔实,抓人眼球。 P43

我最先到,丁妍和韩乐乐晚十多分钟到。 P44

”“我也不知道怎么撞上去的……”林小砚突然双手捂住脸,低声抽泣起来。 P45

“24日下午你在哪里?”江枫冷不丁问。 P46

”“谢谢你,江警官。 P47

江枫笑道:“怪不得人家谨慎,如今接到自称是公检法的陌生电话,十有八九是骗子。 P48

林小砚写的一篇报道评上了全省年度十大法制新闻,是我叫她请客的。 P49

韩乐乐的证词与丁妍完全一致。 P50

对于习惯夜生活的人来说,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才刚刚开始。 P51

门口设有保安岗亭和自动发卡机,所有进院停放的车辆都要计时收费。 P52

“不麻烦,协助警方办案是我们的应尽责任嘛,一定全力配合。 P53

”王三牛表情雀跃。 P54

“快说,不准卖关子。 P55

为了掩盖逃逸情节,她只能谎称车祸是晚上发生的。 P56

门没上锁,江枫轻轻推开门,发现里面没人,电脑显示器还亮着,便转身去了刑事技术实验室。 P57

如果要解剖,死者家属那边恐怕阻力会很大。 P58

”“什么?”李水根不由得睁大了眼睛,“你们有什么凭据?”“目前还没有掌握确凿证据,我们只是初步怀疑。 P59

”“我看还是要慎重。 P60

林小砚血液中未检出酒精成分。 P61

作为主刀医生,他是这个团队的绝对核心,不仅要让自己保持最佳状态,还必须提升整个团队的士气。 P62

若在几年前,连续做两台这种强度的手术,下了班还能出去踢一场球。 P63

黄老是个乐观通达的老人,思路清晰,健谈而且风趣。 P64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黄老握紧了拳头。 P65

清脆的电梯铃声响起,电梯轿门打开,语音提示“十八楼到了”。 P66

“你好!”礼节性地握手后,江枫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P67

“没关系,咱们就是随便聊聊。 P68

”“您看上去一点都不老。 P69

唐法医通知江枫去拿报告,江枫从法医室拿到《法医鉴定报告》,直接冲进了万志强的办公室:“万大,有发现!”万志强看完报告,不禁脸色凝重。 P70

”李局长拿起报告,随便翻了翻就合上了,里面那些专业术语,对他不啻天书。 P71

三十岁的伊丽莎白死在自家的浴缸中,报警人是死者的丈夫——三十八岁的肯尼斯·巴洛。 P72

白色的云层很厚实,层层叠叠,连绵不断,仿佛给天空盖上了无数床棉被。 P73

铁门打开,林小砚右手夹着几件衣服,左手拎两个塑料袋,紧跟在黑脸警察身后,七弯八拐,连续穿过几道铁门。 P74

办完全部法律手续,已接近中午,王三牛叫江枫吃完饭再去放人,他想也没多想,开车直接就奔看守所来了。 P75

”江枫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话。 P76

警察无可奉告的话,我们就只好采访围观群众了,看戏的人不怕事大,多半是连猜带蒙的,与事实有点小出入是在所难免的。 P77

”“你呢?”江枫问。 P78

林小砚把目光移向窗外。 P79

一出事,病人家属就堵门闹事,有的甚至追打医生,把前任方院长弄得焦头烂额。 P80

地上有一个旧脸盆改装的火盆,几个老妇人围着火盆默默地烧纸钱。 P81

门口拥堵混乱,车辆无法进出,只有行人可以勉强出入。 P82

更可恨的是,那些记者也跟商量好了似的,全都闭门不出。 P83

”范永胜上来就遭到一顿痛骂,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P84

林建国整理了下衣服,用感激的目光看着江枫,仿佛劫后余生。 P85

许多部下都不叫他李局长,而是叫李老板,对于这个江湖味极浓的称呼,李局长似乎不怎么反感。 P86

李局长最后特别强调:“谁掌握了尸体,谁就掌握了主动权。 P87

雷仁家里依然是“铁将军把门”,江枫在回来的路上,接到了王三牛的电话:“老大,通话记录查到了。 P88

”“林院长,您客气了,职责所在。 P89

”江枫笑道。 P90

“案发当日,也就是12月24日,您是否见过李莉芳?”江枫翻开笔记本。 P91

”林建国站起来,诚恳说道,“出了这么大的事,于公于私,我都应该全力配合警方调查,只有早日查明真相,我们家小砚才能洗脱嫌疑。 P92

除非……”“除非那个时间点对当事人非同寻常。 P93

两人打好饭菜,找了张干净的桌子相对坐下。 P94

大军兵临城下之后,一般不与敌军接触,就是不停地挖壕沟,每驻扎一天就挖一天壕沟。 P95

更关键的是,这种地方地形复杂,人流密集,万一警察来抓,便于分散逃跑。 P97

别看此人个子小,身体却灵活,冲出后门,撒开小短腿夺路而逃。 P98

人瘦得像螳螂,似乎从婴儿时期就没喂饱过。 P99

”江枫加快语速,发起突然袭击,目光如电,逼视他的双眼,观察他的瞬间反应。 P100

恶人暴躁易怒,采取暴风骤雨式的高压手段,给审讯对象造成泰山压顶的架势。 P101

”江枫问:“你老婆知道你们在一起吗?”雷仁说:“也许知道吧,无所谓。 P102

她逃进了一片原始森林,天空阴沉沉的,见不到阳光。 P103

”“好吧,听你的。 P104

“这算什么?”乐乐马上配合,“你要是敢打江枫的主意,我立马跟你绝交!”“想想都不可以吗?”“想都不能想。 P105

这个梦暴露了你的真实愿望。 P106

一个厨师管一张桌子,中间是炒菜的铁板,客人围桌而坐。 P107

“你见过我妈?”林小砚有点意外。 P108

”江枫问:“这是为什么?”林小砚说:“那时候的大学生多金贵,是天之骄子,考上大学就是‘鲤鱼跳龙门’,马上改变命运,身份地位都不同了。 P109

“我爸为了省路费,每年只有寒假过年时才回来一次。 P110

’”江枫说:“你妈真伟大!”林小砚说:“听我妈说完,当时我就哭了。 P111

肚子还是胀鼓鼓的,晚上吃得太饱,影响睡眠。 P112

这条路并不繁华,深夜的路上行人更加稀少,橘黄色的路灯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即使穿着厚厚的羽绒衣,她依然觉得寒风刺骨。 P113

”眼看这个不速之客站在门口岿然不动,大有不进门决不收兵的意思,刘红无奈,只好转动钥匙,打开防盗门。 P114

”江枫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张照片,“这个人认识吗?”刘红接过照片看了一眼,很干脆地说:“雷仁,认识。 P115

“这么长时间,你们在一起做什么?”刘红用看外星人的目光再次打量江枫:“警官,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江枫笑道:“对不起,我需要尽量了解详细情况。 P116

“那就好。 P117

”“嗯,这个我懂。 P118

”刘红不耐烦道。 P119

“我是。 P120

取保候审期间,不能中断对嫌疑人的调查。 P121

”“晚上有安排么?”江枫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派克笔在手里来回转动。 P122

林小砚把服务员叫到身边,要了一瓶干红。 P123

江枫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弹射出去,从后面拦腰把她抱住。 P124

手机嗡嗡地振动起来,是林小砚发来的微信:“昨晚喝高了,犯了花痴,没伤害到你吧?”江枫回复:“伤得很严重,内伤!”后面加上一个大哭的表情。 P125

”“哦?”万志强不禁两眼放光,立刻坐直,双肘放在桌上,“往下说。 P126

一年前,她与丈夫离婚,儿子判给了男方。 P127

但是雷仁有不在场证人——刘红。 P128

李莉芳的社会关系相对简单,平时的生活就是从家里到单位,基本上是两点一线。 P129

车子开出医院大门,走到第一个红绿灯路口,江枫的手机响了。 P130

他对权力看得很淡,既不管事也不抓权,两年前就不管事了,院里的大小事务都交给副院长林建国做主,自己专心经商。 P131

”“你们在院里待了挺长时间了,估计会听到一些有关我的传闻吧?”范永胜夹起一块三文鱼,放进白色小碟子里蘸上芥末。 P132

”江枫暗自心惊,差点小看此人,以前看他处理问题好像总是和稀泥,其实心里门儿清,大智若愚。 P133

再这么查下去,案子不见得能破,却弄得全院职工人人自危,不仅影响职工团结,医院的名声也会受到影响。 P134

王三牛侧身站立,两腿分叉,双手举枪,摆出标准的射击姿势。 P135

”江枫卸下空弹匣,斜他一眼:“谁要你安慰,你以为你赢了?”“我四十七环,你三十二环。 P136

我们都要感谢一位同行,他不光挽救了一大批老百姓的生命,也挽救了全国警察的声誉。 P137

“我有什么好忙的,还不是天天办那些没头绪的案子。 P138

”黄品源说:“吃完饭打车回去。 P139

”万志强点头如鸡啄米。 P140

“12月20日。 P141

”黄品源立刻上前同范永胜握手:“范院长,您好!”“早说嘛,差点‘大水冲了龙王庙’。 P142

黄品源说:“我跑了二十天都办不成的事,大侦探一出马,一句话就解决了。 P143

待王三牛走近,江枫指着驾驶室内说:“注意看挡把,看出什么了?”王三牛伸长脖子看了看:“没什么问题啊,挡把完好无损。 P144

你来之前,我仔细看过了,虽然钥匙插在上面,点火开关却是关闭的。 P145

回来的路上,江枫给技术室的小陈打了电话,要她务必在办公室等候。 P146

这种人真是没救了!江枫突发奇想,要谋杀吃货简直太容易了,随便找点好吃的,拌点毒药进去,就可以让他们死得无怨无悔。 P147

”江枫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作了以下分析:首先分析作案动机,李莉芳死了,雷仁是最大的实际受益人,他与李莉芳感情不和,为了与刘红长期在一起,就必须与李莉芳离婚,由于二人无法就财产分割达成协议,离了多年都离不成,如果李莉芳死了,他不用离婚就能达成目的,而且可以独占财产,一举两得;再看作案手法,凶手先用胰岛素杀人,再开车运尸,制造车祸假象,这说明凶手与死者是熟人,从事过医疗相关行业或者干脆就是医生,并且能熟练驾驶汽车,而雷仁与死者是夫妻关系,当过医生,会开车,这三个特征他都具备了;光这三个条件还不够,雷仁个子太小,凭他一人之力搬动尸体难度很大,所以他还必须要有一个信得过的助手,帮助他搬运尸体,这个帮手就是刘红。 P148

环环相扣,几乎没有破绽。 P149

看不见的嫌疑人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从24日上午11点起,他就和刘红在一起,二人中午出去吃完饭,下午1点再回到刘红的房间,直到第二天早晨离开,中间没有出过门。 P150

”何经理惜字如金。 P151

胖大姐用审讯小偷的眼神从头到脚打量他一番,语重心长道:“小伙子,年纪轻轻的要学好,骗我一包烟你也发不了财。 P152

”江枫憎恨谎言,却常常迫不得已要撒谎。 P153

“不用找了,多的当小费!”江枫头也不回,打开车门上车。 P154

“他妈的,就算他是一个屁,也要给老子揪出来!”刑警大队长万志强目露凶光,恶狠狠地说道。 P155

”这句话是从林小砚那学来的。 P156

”“你不甩我,我就谢天谢地了。 P157

林小砚依然沉浸在兴奋之中,脸色微微泛红,仿佛手里还握着一个硕大的方向盘。 P158

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搓动,做了一个数钱的动作:“凭这个。 P159

“什么意思?”林小砚差点噎着,杏眼圆睁。 P160

”“好吧……我说个笑话,你千万别哭啊……”林小砚正在东拉西扯时,江枫的手机很合时宜地响了,正好帮她解了围。 P161

男的四十多岁,矮胖。 P162

楼盘是新建的,刚封顶,正在刷外墙漆,还没完工。 P163

与其担惊受怕坐在那里等死,不如一了百了。 P164

”王三牛终于跟上了江枫的思路。 P165

过了十多分钟,一个穿军大衣的老头推门进来,一条腿居然是瘸的。 P166

”李总很不情愿地坐回大班椅上。 P167

”“找谁赔?”李总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P168

雷仁坠楼的第三天晚上,尸检报告出来了。 P169

雷仁绝笔。 P170

万事俱备,东风已到,只等在赛场上决一雌雄。 P171

餐厅的生意不错,十几张桌子座无虚席,大部分是情侣,有几桌是三口之家。 P172

”林小砚的语气忽然变得严肃起来。 P173

二人继续向前走,穿过湖心岛,来到一个僻静之处,沿岸种着成排的杨柳,脚下是用彩色鹅卵石铺成的小径。 P174

”“那也太巧了。 P175

公安局大楼里也没有了平日紧张忙碌的气氛,春节还没到,人心已经散了。 P176

江枫有点意外,慰问是每年都有的,他原以为是例行公事,送完红包就完事,没想到老太太会看得如此隆重。 P177

”老太太擦了擦眼角,又喃喃自语道,“要是东平还在就好了。 P178

江枫并不着急,反正也没什么要紧事,他开始考虑晚上准备什么礼物。 P179

江枫打开密封罐,把茶叶放进玻璃杯,注入开水。 P180

‘人挪死,树挪活’,怎么样,有没有想法?”江枫说:“林院……林叔叔,我知道您是为我好,不过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回去再认真考虑考虑。 P181

江枫清了清嗓子,也讲了一个故事:古时候有个大财主,除了爱喝茶没别的不良嗜好,尤其喜欢以茶会友。 P182

他细细品味着乞丐最后那句话,转瞬明白过来,看样子今天的努力是白费了,任凭怎么劝说,江枫决不会脱下这身警服。 P183

刘红挑了个靠角落的位置,在蓝色塑料椅子上坐下,红色旅行包放在旁边的空位上。 P184

这一走,可能就永远回不来了。 P185

李文辉的母亲当即表示愿意配合警方,儿子去年离婚,已经把家里搅得鸡飞狗跳,当妈的当然不希望儿子再与刘红扯上任何瓜葛。 P186

”这是常用的审讯策略,类似于买东西还价,要想掌握主动,决不能先亮出底牌。 P187

”江枫问:“车牌号是多少?”刘红说:“我没注意,不记得了。 P188

嫌疑人坐上去,手脚铐住,就插翅难飞了。 P189

”王三牛在站台上伸了个懒腰。 P190

在派出所接待他们的,是一个年轻的警察,肩上的警衔是三级警司。 P191

”郑重愤愤不平道。 P192

”“原来是作家,失敬!”郑重拱手道,“我最崇拜的就是作家了。 P193

”“行。 P194

”江枫没理他,趿上拖鞋,抱着胳膊在房间里来回走动。 P195

这个叫杨帆的可能是中学教师,江枫猜测。 P196

“现在不行。 P197

”“什么情况?”“老虎卵有消息了。 P198

乐乐照例逢吃必到,林小砚的任务是埋单。 P199

“我没说你傻,不过你确实很单纯。 P200

正好可以帮你审审江枫,看他还有多少没向你交代清楚的黑历史。 P201

按照事前的演练,小罗刷开门后迅速后撤。 P202

刚迈开腿,就撞在一堵人墙上。 P203

”杨帆和老虎卵约好见面时间地点后,马上给派出所的郑重打了电话。 P204

林小砚站在半山腰,一身户外运动装扮。 P205

全程都是羊肠小道,对面来人必须侧身让开才能过去,脚下是泥巴路,要防止打滑,还要时刻提防头顶的树枝。 P206

她指着石头上的三个大字说:“掉井岭,这个名字好奇怪,是掉到井里的意思吗?明明是一座山,干吗起个峡谷的名字?听名字像是一个坑。 P207

写错了也不用负责,反正也没人敢惹你们。 P208

”林小砚扑哧笑了:“行,听你的。 P209

“还记得雷仁的遗言吗?”江枫说。 P210

伪造遗言,就是为了制造雷仁畏罪自杀的假象,迷惑警方。 P211

“好吧。 P212

”江枫将她揽入怀中:“除了我谁都不准抱”。 P213

”林小砚若有所思,“咦,怎么突然问起范院长,跟这个案子有关系吗?”“没,我一个同学的车和他的奥迪剐蹭了一下,已经调解了。 P214

韩秀英家住在乡下,从分局开车过去大约一个多小时车程。 P215

范永胜掏出芝宝打火机,点着一根烟:“我知道你很愤怒,可是生气也没用。 P216

”万志强突然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马上把声音压低,“范永胜已经落网,全部招供了。 P217

”“哦,还有这么多功能?”“开机试试。 P218

“以你的办案经验,你估计我会判几年?”刘红还不死心,急于想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 P219

我太天真了,真以为他会带我走,没想到他扔下我一个人跑了。 P220

江枫一大早就开车出门,一路上泥浆飞溅,他有点后悔昨天洗车。 P221

关于这一点,我们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你不必怀疑。 P222

“坐下说话吧。 P223

”江枫起身告辞。 P224

“你现在凭什么抓人?就算把他抓起来,他不交代怎么办?”江枫连珠炮似的发问,王三牛顿时哑口无言。 P225

王三牛摸出打火机,打着火,找到墙壁上的开关,把灯打开。 P226

没有任何悬念了,真相就在眼前!江枫无力地坐在地板上,一阵彻骨的寒冷袭遍全身,仿佛掉进了冰窖。 P227

“可能是忘了带手机吧?”王三牛怯怯地说。 P228

隐匿犯罪现场的,只要找到原始犯罪现场,离破案也就不远了。 P229

他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笔记本电脑,输入“D3126”搜索列车行程表,搜索结果在屏幕上整齐排列。 P230

上午9点,东风市第二医院多功能会议室已坐满了人,全院中层以上干部会议在这里召开。 P231

从电梯出来,他松了松领带结,忽然看见江枫站在办公室门口。 P232

”江枫上身挺直,坐着纹丝不动,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P233

”“不用查了。 P234

现在你可以抓我了。 P235

他必须抛弃幻想,马上采取行动,阻止江枫继续调查。 P236

李莉芳相当低调,并未表现出对谁有特别的好感,有人猜测她已经有了男朋友,但是从没人见过。 P237

从那以后,雷仁再没来医院闹过事。 P238

”林建国抬头看李莉芳,她依旧双唇紧闭。 P239

我净身出户,财产都归他,我只要孩子。 P240

这条微信设了分组可见,除了我和你,没人看得到。 P241

可是他没有。 P242

万志强匆匆扫完小标题,就把报纸扔到一边:“他妈的,这帮记者就是吃饱了饭没事干,见风就是雨,哪里出了天灾人祸,就高兴得睡不着,一天到晚唯恐天下不乱!李老板,别信这些人瞎写的文章。 P243

李局长绷着脸问:“什么意思?”万志强说:“没什么意思,我敬重梁山好汉,个个都是有情有义的汉子。 P244

王三牛双目圆睁:“凭什么处分江枫,这不公平!”万志强并未抬头,眼珠上翻看着他,冷冷说道:“公不公平,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这是局党委的决定。 P245

谈起座驾受伤,范永胜并无半点心痛,反而很开心的样子。 P246

现在,他手里有两张去往上海的火车票。 P247

他戴上手术手套,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胰岛素,用注射器注入吊瓶中。 P248

25日凌晨4点15分,火车准点到达上海。 P249

“二十万,U盘卖给你。 P250

“你有没有留备份?”林建国扬起手里的红色U盘。 P251

上午11点,香樟花园咖啡厅还比较冷清,只有零星的几个客人。 P252

”“误会?”林小砚抬起头,目光逼视江枫。 P253

江枫鼻子一酸,放下信纸,扭头看窗外,稍稍稳定情绪。 P254

司机吓得面如土色,缓过神来后,马上就把头伸出窗外破口大骂:“妈的,没长眼睛,想死也别害我呀!”江枫的右手按在引擎盖上,连声说“对不起”,目光仍在车流中搜寻。 P255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