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客人

good

他要跟我母亲结婚,并且打算永远留在爱尔兰。 P6

我知道警官培训学校在偏远地区,这是我能想到的离开母亲的公寓的最快方式,这样我就不用做那毫无前途的保洁工作。 P7

当时我跟搭档刚值完夜班,我以前以为重案组不会有这种工作:除了一大堆无聊事、更多的一堆蠢事,还有堆积如山的文书工作以外,再无其他。 P8

我和斯蒂夫只能羡慕地看别人带着犯罪天才路过审讯室,而我们自己则在里面处理没完没了的家庭纠纷,为又一个“年度配偶”焦头烂额。 P9

不过这天早上,他看起来倒是不修边幅——一对眼袋、衬衫上的茶渍——这倒让我这个精疲力尽的人有些开心。 P10

写成什么样就原样给我吧,你得赶紧走了。 P11

没有下雨——这是好事:这样河边的鞋印就会在那里等着我们,或者带着DNA痕迹的烟蒂也会留在原地——但天气又冷又湿,一圈朦胧的光晕笼罩着街灯,湿气无孔不入,让人感觉骨头比周围的空气还要寒冷。 P12

该局警官询问受的是什么伤,他说她跌倒了,摔伤了头。 P13

他再没读备忘录。 P14

”我感到精疲力尽。 P15

我曾经跑步也会经过这里的路口。 P16

“关着的。 P17

整个屋子就像是用手机里装修软件布置出来,你输入预算和喜欢的颜色之后,第二天就会有货车将各种饰物送上门来。 P18

“库珀来过了吗?”我问。 P19

这一点他藏不住。 P20

如果我们想要得到被害人的照片,想要记住我们在为谁而战,手机里的任何一张自拍照都可以。 P21

技术人员戴的头灯在房间里扫过,让空间感顿无,令人感到危机四伏,让我们成了蹲伏在地上的目标。 P22

垃圾桶:空空如也。 P23

他戴着手套,小心翼翼地用一根手指拉开烤炉,避免触碰到把手破坏指纹。 P24

昨晚断断续续下了会儿雨,所以任何人都有可能穿着双拖泥带水的鞋子踩进来。 P25

他告诉这个同伴发生了什么,结果这个同伴良心发现了:他不想让爱斯琳一直躺在原地,说不定她还活着,医生也许还能把她救回来。 P26

然后我开始读爱斯琳的短信,拼凑起这个晚餐故事。 P27

她是防守反击型的人:冷战,让他自己琢磨究竟哪里出了错,一直琢磨到发疯。 P28

或者讲最近那个,前一个也行。 P29

”“或者他知道我们可能读到这些信息,他想通过这些让我们清楚地感受到他是个温顺善良的家伙,不会做类似于拳打约会对象的脸的事情,即便他进过这间他显然没进过的房间。 P30

我想这也没关系:他用不了多久也会精疲力尽,而我现在没必要把他拖进我这种半死不活的状态当中。 P31

大家都明白了吗?”技术员们点了点头。 P32

没人越界,大家开心。 P33

不过我仍然不确定。 P34

”我打开了语音信箱,发现有一条新消息,迫不及待地想听一听。 P35

另一部分原因是我没有“老二”,而那玩意显然是调查谋杀案时候的重要物件。 P36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家一直这么审讯,我的做法并没有更糟糕。 P37

毫无疑问,那条语音信息来自布雷斯林,幸运如我。 P38

“因为我们还得跟他干活?因为要是一开始就给他找麻烦,后面的事就会很麻烦?”“你有办法让他平静下来。 P39

斯蒂夫梳了梳头发,我把半松开的发髻松开,重新扎好,让它光滑紧致。 P40

修剪过的浅金色头发,长长的刘海落在脸上,脸色苍白,面容倒是干净利落,不过被昨晚的睫毛膏弄脏了。 P41

她直直地坐着,脚尖绷直,仿佛随时准备一跃而起,眼睛大睁。 P42

露西盯着它,手指微微动了动,把烟捏得更紧。 P43

你见过罗里吗?”“见过。 P44

她节奏总是慢得很。 P45

她回来的时候,一手拿了一只一品脱[3]的水杯,用另一只手的手腕把脸擦了擦,看起来精神了不少。 P46

”“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吗?工作?酒吧?爱好?”“毫无头绪。 P47

她把你看成她最亲密的朋友,对吧?那么她知道你其实并不这么认为吗?”“我们是朋友,我已经说过了。 P48

“这让她听上去像个勾引男人的专职小三。 P49

“还能是因为什么呢?也许我过着无聊的生活,我认识的大多数朋友都不会做什么让警察来敲我家门的事情。 P50

”“是吗?她是个什么样的人?”这就是我为什么说,斯蒂夫很擅长对付证人。 P51

而我则把这些当成滤网。 P52

也许这是因为她也需要这样去对待她的母亲,让她们两个人的日子都能好过一些;我不知道。 P53

“而我们确实是那样做的。 P54

我正准备拿出正式证件时,斯蒂夫说:“这是我们的名片。 P55

试试看,我保证。 P56

她对自己的生活毫无想法,所以只能照着杂志里看到的样子去生活。 P57

而在那之后,她说的全都是这个人有多好,从他身上她从来感受不到任何威胁,爱斯琳和他在一起有多幸福。 P58

真可惜白佬巴尔杰[6]让他们给抓住了,不然你也可以告诉自己这个案子是他干的。 P59

她的生活无聊至极,光想想她那种生活,我就想拿锤子砸自己的脸来找点乐子。 P60

不只有我这样,许多侦探都会如此。 P61

但是由于巴尔杰隐藏行踪和使用假身份,一直逍遥法外。 P62

百叶窗开着,将稀薄的阳光拽进屋里来。 P63

”“破案率比你高并不是我的错,罗奇,”我告诉他,“那只是因为你是个智障,学着接受现实吧。 P64

对大多数人来说,如果被要求去警察局接受问话,至少也应该问些问题,然后才会抛下自己一天的计划,乖乖跟你走。 P65

”“也查查爱斯琳。 P66

我无法证明我不是在从审讯室回来的路上弄丢的。 P67

你会看到的,说不定真的有这么个人。 P68

我有一个朋友——”斯蒂夫说,声音小到我几乎听不见:“检索的账号是‘重案组’。 P69

我说:“而且这个朋友一定会守口如瓶。 P70

我和斯蒂夫现在经常在家暴案上这么玩——拿工作中的事情出来赌钱显然很不好,但我努力借此安抚自己的创伤。 P71

斯蒂夫做了个鬼脸。 P72

你觉得我们刚才是怎么处理的呢?重新喷了遍漆?”“我的意思是说,昨晚没被触碰到的地方,也许被害人最后一次跟某个男友约会的时候在那里待过。 P73

”“不,怎么了?”我应该无法让他永远不看报纸,而且如果我隐瞒,可能会让他觉得我在为报纸上自己成了猎犬的照片生气,而实际上我他妈的一点都不介怀。 P74

给他提供我们在这个案子上的每一步最新进展,只要他能告诉我们,他的内线是谁。 P75

他四十多岁,身材保持得不错,肩膀宽阔,后背挺拔,丝毫不见啤酒肚,这让他不同于大多数爱尔兰男人。 P76

”C专案室里有一块比我家厨房还大的白色书写板,足够的电脑和电话线,是专为大案、要案准备的,视野开阔,还能够欣赏到都柏林城堡花园的美景,还配备了放映幻灯片的装置,万一你需要放幻灯片。 P77

但她们之间其实没什么共同语言,也不太会互诉衷肠。 P78

我想知道他是否愿意谈论自己昨天晚上八点到今天早上五点之间做的事情。 P79

[3] 原产于南美安第斯山脉的一种作物,因其富含蛋白质和纤维素而被当成健康食品,一度在欧美颇为风行。 P80

还有个家伙喜欢扮演“坏脾气的校长”,从眼镜后盯着对方看,不断咆哮出问题。 P81

“是关于什么的?”“啊——哈。 P82

”但罗里的肩膀放下了——他现在成了那几百个人之一,而我们成了一对蠢货,眼看着就要在自己写的剧本里乱了阵脚。 P83

我微微一笑,为年轻人可爱的恋情。 P84

”“我找了,我记得我有双黑色的皮手套,在什么地方来着,但我找不到了。 P85

”罗里晃了晃脑袋,扶了扶眼镜。 P86

我感觉到了强烈的猫腻。 P87

我不想空着手去她家,爱斯琳说不用我带酒过去,但我本来打算在拉内拉格买花给她,可是后来忘了——我光想着穿什么衣服,还要把准备穿的衣服提前熨好,还有什么时候出门……到她家那条街上我才想起来。 P88

”罗里眼巴巴地望着我们,希望可以寻求到认同。 P89

他从维金花园往外走,还朝我点了点头。 P90

”罗里努力提高了音量,但他还是不敢看我们。 P91

”确实会有火光。 P92

“老天,我都想象不出你是怎么走回去的。 P93

“你没开玩笑吧。 P94

“我看看。 P95

我都没考虑过我们还会有什么后续发展。 P96

爱斯琳……她告诉我她以前很平凡——她用的就是这个词,‘平凡’——而现在,每次男人跟她搭讪,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这些人几年前根本不会靠近她,而她没办法承受这个;她无法跟那样的人彬彬有礼。 P97

但她似乎也藏着什么心事,让她无法完全放松下来。 P98

“一开始我们约的是上周,但爱斯琳临时有事,所以我们就改约到了昨晚。 P99

”“暴露年龄了,布雷斯林,”我平静地说,还了他一个得意扬扬的笑。 P100

我昨晚的事情已经全都交代了。 P101

”“我是在乎她的!我只是——这不是——”罗里气喘吁吁。 P102

”但罗里已经达到厌恶的极点。 P103

“你干得也不赖。 P104

而且他基本承认,对于这段交往他有些不耐烦了,毕竟在这个女孩身上,他已经费了不少时间和钞票,而她却没有任何打算投降的表示。 P105

爱斯琳猛扇了他一耳光:她明确告诉罗里,为什么他配不上自己,包括为什么她一直不让他碰她,以及往后也别再痴心妄想。 P106

我们会确保让头儿知道,你已经尽力让我们振奋起来了。 P107

新手都得受些欺负;大家都这样。 P108

我几乎要忍不住揍这个自以为是的浑蛋了。 P109

好吧,朋友。 P110

”这个“我们”很可爱——没有人想整斯蒂夫——但这一瞬间,我感受到一股可笑的温暖。 P111

他家的房子在坦普尔洛格的中心区,他身上的担子可不小。 P112

斯蒂夫盯着我,仿佛我疯了。 P113

不管他是不是我们想找的人,我都不想让他觉得我们是一群可怕的恶霸,至少目前还不想。 P114

“现在我们再让他聊一聊这件事情,看他还有没有什么想要告诉我们,然后把他的大衣和手套拿到手,努力说服他允许我们搜查他的公寓。 P115

”我的语气一定混杂着什么,斯蒂夫立刻抬起了头。 P116

”斯蒂夫咬了咬指甲,目光落在罗里身上,只是盯着,并没有看他。 P117

他说:“你什么都知道了。 P118

你一定遇到过什么人。 P119

还有什么吗?”罗里摇了摇头。 P120

“你们只拿走这些不行吗?我昨晚戴的就是这副手套,如果它——”“没错,不过,”斯蒂夫解释说,“我们不想把你的大衣从名单上剔除,我们的目的是证明你的清白。 P121

“没人知道,”我说,“这个。 P122

[5] 英国作家简·里斯在1966年出版的作品,是《简·爱》的续作。 P123

每一次回答都愈发接近问题的核心,每一次都引得大家愈发迅速地回头一瞥。 P124

“我很抱歉。 P125

”“我打赌这是法伦自己干的,”布雷斯林说,“他是那种几个小时后就扛不住的人,等到想起来要做些什么补救一下,为时已晚了。 P126

这种挥鞭一般的工作节奏曾经是我的最爱:即使现在我了解实情了,我仍感觉像喝了三份浓缩咖啡。 P127

我或许也可以去追踪一下被害人的社交生活。 P128

“我们也需要调查罗里的财务状况,”我说,“加夫尼,把这个活儿也接了吧。 P129

在这十五分钟里,其他邻居都没有出门——维金花园里住着的大多是老年夫妇,只有一些年轻人的家庭,没有人会在周六晚上外出——这也就意味着罗里完全可以潜入爱斯琳家里,把她杀掉,然后在差十分钟八点的时候在大街上,给她发信息,编造个故事掩盖罪行——但我并不认为是如此。 P130

我和头儿当时都有充分的理由,认为我们会拥有极其美好的未来。 P131

我们的主要推测是她给他开了门,但两人发生了口角,法伦出拳打了她。 P132

我说:“我想他可能是我们要找的人,但我绝不可能凭直觉、空无凭证就去逮捕某个人。 P133

进入里面,我的住处简直和爱斯琳的家一模一样。 P134

”“哈,”母亲说着,吸了口气,“还有什么怪事?”我不想谈爱斯琳的事,这事太纷繁复杂,有太多我没有把握的地方。 P135

除非她是在学习打毛衣的时候认识了一个黑帮歹徒,不然互联网就是我最保险的选择。 P136

而这不仅仅关乎男女关系。 P137

我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准备,从瘾君子到弗雷迪·克鲁格[3]式的各色人。 P138

我们都知道,如果我让他闭嘴,他准会得严重的健忘症,把周六晚上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P139

我把那个浑蛋证人送了出去——他还在抱怨自己睡个懒觉都被打扰——然后看着他点上一支烟,扬长而去。 P140

“被害人身上的黑色纤维,和你嫌疑人身上的那件大衣是一致的。 P141

”沙沙声再次传来,听上去精力十足:索菲又在给花瓶裹上一层泡沫。 P142

”“我的电脑组有人有个朋友是供应商的高管,等我把这个该死的花瓶包好就让他去问一下。 P143

要是能找到一年的就更好了。 P144

“这样就行了。 P145

布雷斯林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朝我走过来,下了楼。 P146

“我怎么会知道?”布雷斯林站在原地。 P147

我知道你想把好证据留在自己手里,但这不是在幼儿园玩过家家,你不能一直守着你专属的玩具。 P148

但这不是你防着我的借口,我们是一个组的。 P149

”他仔细检查自己面前的纸堆,拍了拍他要的那一页。 P150

我们禁不住要怀疑罗里,他表现得如此温顺、震惊,我们就不难觉得他是凶手了;用一把大锤砸他的家门,把他拖回来,让他好好看看监控录像,一定会大快人心。 P151

克勒格尔,录像里他走得快不快?”“还算快,我觉得。 P152

”助手们似乎都在聚精会神地工作,但我总是把声音压得很低,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P153

加夫尼已经跑了过来,可怜巴巴地望着我。 P154

来到大街上的感觉还不错,至少不会有特别针对我们的危险。 P155

”斯蒂夫似乎仍在沾沾自喜。 P156

”“为什么会有裸照呢?”“为了好玩,为了赚些外快,前任留下的,为了在她变老变丑之后的某一天还可以想起自己年轻时的样子。 P157

”“你对他还算客气,是吧?告诉我你们俩还没撕破脸。 P158

要是两天前,他可能会跟着我走完整条街,求我给点钱,终结第三世界的牛皮癣,然后告诉我要保持微笑。 P159

“继续查我们的案子,继续该跟他们说话就说话,继续把自己的嘴闭牢。 P160

没有质量可疑的网络减肥药,没有尺寸合适的性爱玩具,我甚至连一本《恋爱秘籍》都没有找到。 P161

无论我回想多少次,都无法想出那东西可能是什么,藏在何处。 P162

没什么出奇的地方:不胖不瘦,也没什么别的。 P163

“怎么奖赏我?”“读一下这个,要是没问题,在底下签字。 P164

”“罗里跟她同样的年纪,相差不会太大。 P165

”于是她就继续说下去。 P166

”斯蒂夫得迈开步子,才能跟得上我的步伐。 P167

或者是她发现自己的爸爸并不像她原本想的那么圣洁。 P168

斯蒂夫睁大了眼睛。 P169

”斯蒂夫,上帝保佑我们,正在寻求方法表达适度的同情。 P170

而如果他真的这么想,我想我会拍他的脑袋一下。 P171

可是实际上:他看上去满脑子想的还是巧克力。 P172

斯坦顿和迪齐没有带回来任何线索,没有任何爱斯琳跟老板或者其他人的流言蜚语,也没有任何单相思的暗恋故事;没有办公室死对头,也没有偷偷跟踪的客户。 P173

我开始好奇布雷斯林是不是正在生我们的气,安排了这样一间豪华套房,就为了办一个微不足道的案子,用更衣室改建的专案室就已经绰绰有余。 P174

”“有人想赌一赌这书是谁写的吗?”斯坦顿说。 P175

谢谢你给我打电话,库珀医生。 P176

“先别激动,警探,”库珀说,“二次损伤是很微小的——一个轻微的挫伤。 P177

”然后他挂了电话。 P178

”斯蒂夫瞥了我一眼,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扭曲,吓了我一跳。 P179

我对钱没有那么喜欢,不会为此出卖自己,我对任何事物都没有那么喜欢,不会为此跟一个已经证明靠不住的人渣捆绑到一起。 P180

爱斯琳账户的进账和出账都有据可循。 P181

”那孩子又出现了,拖着一只纸箱,这箱子可能比他自己还要沉。 P182

不过我在这个案子上花了一些功夫,有任何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 P183

”2月5日下午,刚过三点,德斯蒙德离开家,开着出租车,沿着他周四惯常的路线:去学校接九岁的女儿爱斯琳,把她送回家,然后去都柏林工作,直到凌晨一点左右主要场所都打烊,人群渐渐消散。 P184

“爱斯琳的笔录,”斯蒂夫说,“看。 P185

不过他们也有可能没把这方面的信息放到文件里去。 P186

短信中有奇怪的笑脸,不过再没有其他更亲密的内容。 P187

也许她只是太过羞愧,所以无法告诉女儿原因。 P188

我拒绝去想为什么加里不想和我直接交谈。 P189

[3] 经典银幕形象,是一只力大无穷的大猩猩,最早出现在1933年的美国科幻电影《金刚》当中。 P190

有人想知道从自由邦建立[1]以来谋杀率变化曲线是什么样吗?”这感觉就像是十几岁的小孩突然看到梦中情人:电流直接从胸骨贯穿全身。 P191

斯蒂夫说:“被害人的通信记录,是吗?”“除非她打了非常多的电话。 P192

”布雷斯林不露声色地说,笑容消失了,“是这么说的吧?我不确定纳税人到底想要我们怎么花他们的钱,但是拜托,我不是主导这场戏的人。 P193

我没买他的账。 P194

而且你不应该让一个有二十年经验的谋杀案警探一直按录音机的播放键。 P195

我朝对面看了看,做出尴尬的表情,确认了一下布雷斯林是否听到。 P196

他让少女的歇斯底里的傻朋友冷静下来,想起少女网恋男朋友的名字。 P197

“不,不是那样的。 P198

我能够闻到优质咖啡的味道,听着加里在又一次皆大欢喜之后装腔作势地说“带他回家吧”,然后被大家集体要求闭嘴,让他上《X因素》[3]去喊去。 P199

我听说的情况是,他们发现他在英国,和情人躲在爱巢里。 P200

就连我最后也把加里的名字和上班时间给了她。 P201

你一张嘴,就自然而然地流淌出一个掩盖实情的可爱故事去安慰她,如绸缎一般流畅。 P202

我不知道他是否只是在照顾我的情绪,如果是这样我可能不得不杀掉他。 P203

好吧,我知道这是胡扯,”这时我哼了一声,“但爱斯琳也许不这么觉得,她有无数办法可以为自己辩解。 P204

你知道她为什么一张全家福都没有吗?原因可能就在这里。 P205

如果你手下那个电脑组的人还没把文件夹的密码破解出来,我也许可以给他提供一点想法。 P206

”布雷斯林冲他不失礼貌地一笑。 P207

”奥凯利转过身来。 P208

“头儿?”“没什么。 P209

如果我是那种喜欢跟人拥抱的人,我一定会上去抱住他。 P210

这才证明我的判断一直是对的。 P211

”“啊,老天,”我说,我擦了擦眼睛,“太漂亮了,真的。 P212

二十六岁,五英尺七英寸,说话也许带格雷斯通斯中产阶级口音。 P213

她的账户看上去没问题。 P214

“要是你发现了什么,”我说,“在你来我这里之前,先给我发封邮件。 P215

你得让报警系统更灵敏些,去搞一个电话手表什么的。 P216

”我把我的盘子递给他。 P217

结果到早上六点,我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个死结。 P218

“哈喽!”我打了个招呼,没有停下脚步。 P219

“算了吧,你不会想知道的。 P220

明白我说的意思了吗?”现在麦卡恩的目光落在我身上,他的眼睛因为刮风和疲劳布满血丝。 P221

看着备受打击的斯蒂夫,这感觉很棒。 P222

通常情况下,任何环境下我都能够集中注意力——办公室的生活会教会我这项技能,尤其是我工作的这种办公室——但斯蒂夫的话却让我心神不宁。 P223

布雷斯林哼着歌走了进来,让屋子里的氛围稍有缓和。 P224

”“我心领了,”我说,“跟罗里的前任们聊天愉快。 P225

看不见的客人 The Trespasser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我低头看了看他指着的地方。 P226

”“为什么?他们之间能有什么联系?”“布雷斯林告诉了麦卡恩我们的案子,提到了被害人的名字……”“像我们之前说的那样:这里可能有几十个爱斯琳·默里斯。 P227

这场景再次将我的力量挤出去,压成一团,丢出窗外。 P228

我冲他们咆哮了一句,他们又继续埋头好好工作。 P229

我说:“你这个愚蠢的浑蛋。 P230

“你听我说。 P231

房间里充满各种难闻的味道:清洗液、某人外套上陈年的烟味,以及吃了一半的苹果在屋子里隔夜散发出的腐败气息。 P232

而现在,他跟我在一起也没什么好处了,但也会损失很多。 P233

第一个家伙是个会计,在一家软件公司上班。 P234

这是因为我刚刚把斯蒂夫赶走了,一路上我始终有这种感觉。 P235

我们得核查一下他们的不在场证明,然后就可以把他们从名单上画掉了。 P236

房间里很热,散发着体育馆里的那种汗臭;小小的白色书写板上满是斑驳的污迹,有人在上面用过不好用的记号笔。 P237

“基本上,我很喜欢合作,很多人觉得我总是独来独往,但我真的很有团队精神。 P238

”“啊,好吧,其实我正打算替他说些好话的。 P239

”我说:“看起来像是如此。 P240

我很确定你知道我为何这么做。 P241

这听上去是不是似曾相识?”那三周我去当跳蚤的表妹了。 P242

等那之后,只要你能对大家都客气一点,问题就解决了,你很快就能在组里有一席之地——像我说的,这对我来说也有意义。 P243

无论他想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任他宰割了。 P244

回到专案室,我给罗里打了电话,态度友好,仿佛临时起意一般,问他是否愿意过来帮我们一个小忙,再来跟我们简单聊一聊。 P245

电脑、白色书写板,还有助手们在边缘涌动,如同水下的薄薄织物,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漂越远。 P246

他衣服上的味道闻起来像是在洗衣机里泡了太久。 P247

罗里,带护照了吗?”罗里努力跟上我们的节奏,挤出一丝笑容,不过太迟了。 P248

这是我们查明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根据。 P249

如果有什么……老天,我可欠了你一个大人情。 P250

“我明白你说的你们聊得很投机是什么意思了,”我说,微笑消失了,“那一定很愉快。 P251

我一直在点头,把注意力集中在有价值的发现上。 P252

“有道理,嗯,”我说,边做笔记边点头,“所以他做了什么呢?”“如果他不能跟爱斯琳在一起,至少他还需要做白日梦的素材。 P253

他走出黑暗,甩掉外套上的雨水,然后可能去敲了她的门。 P254

“天哪,”我说,我靠在椅子上,长叹一口气,把手插进头发里,“伙计,真是太有意思了。 P255

自从布雷斯林进来,他就失魂落魄、畏畏缩缩、蜷成一团,像一件洗得缩了水的毛衣。 P256

听上去她正满怀期待。 P257

我们只是想搞清楚她担心的理由。 P258

”罗里坐立不安。 P259

你走去维金花园,为了确认路线——我们就暂且定成七点三十二分吧。 P260

”“是的,是的,你们两个少一些抱怨,我们就能尽快结束。 P261

换句话说,你知道那个跟踪狂能看到的,是房子的后面。 P262

我希望他正满脸通红。 P263

而到最后,我没有理智地意识到可能发生了意外,破门而入,而是掉头回家,为自己感到遗憾。 P264

罗里抓住照片,把它们铺开,看了一眼,然后大叫了一声,十分吃惊。 P265

你已经做过那样的事了,对吗?”“是的,但是——”“等一下,一件一件来。 P266

“什么?那她笑话你了?叫你滚出去?威胁说要报警?是什么呢?是什么让你失控了呢?”“我什么都没有做!”一声失控的尖叫。 P267

你有什么理由,哪怕一个微不足道的理由,说服我相信你那位跟踪狂的存在?”罗里突然身体一震,把头抬了起来。 P268

他把照片放了下来,椅子往后歪,听着我说话。 P269

这一点对我们有利:要是凶手无法把握自己说的内容,那他就要露出破绽。 P270

但要是你想要我们相信你的故事,就这样走并不是好办法。 P271

”也许确实如此。 P272

周围还有人在下达指令,接着突然响起一阵乡村音乐,又被某人烦躁的吼声打断。 P273

从那时起,麦卡恩就有‘圣人’的绰号,他不可能上了涉案人妻子的床。 P274

”这个案子已经发生改变。 P275

我已经能够举出五六个借口让我逃离这份工作——没觉睡、没饭吃、压力大、人命关天,等等——可是依旧,这种违反天性的感觉让我的皮肤刺痛,仿佛生了疹子。 P276

”这倒引起了头儿的注意。 P277

一无所获。 P278

街上空空荡荡,我一走进家里,就知道里面空无一人。 P279

在我能仔细看上一眼之前,一个巨大的黑影从我窗前闪过。 P280

我没有时间跟他在这儿耍花招。 P281

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感觉像是过了一个小时之久。 P282

门在他身后轻轻合拢,留我和这个家伙在屋子里,面面相觑。 P283

我开始深切地认识到这一点,人生第一次,而这些也是我从你身上剥夺的。 P284

我看到了她跨越重重困难,跨越死亡迎来的时刻;它像球形闪电,在我的房间里炸开,在我面前发出轰鸣,仅仅距我一臂之遥。 P285

我告诉了他我是谁——否则我想他肯定也不会向我透露任何信息——说我想跟你取得联系,可是不确定你是否会欢迎我。 P286

按照常规的做法——先发几个友好而温柔的消息,先打几个让彼此熟悉的电话,在大家感觉都不错的时候,找一个中间场地见面,所有这样的扯淡流程——这样决定是否见面、何时见面的主动权掌握在我手上。 P287

“我们说好半个小时。 P288

在确定他不会再回来之后,我把枪收进枪套,给斯蒂夫打了电话。 P289

我告诉他如果他再来,我就会朝他开枪。 P290

这个想法是我一直在讲的。 P291

”“也许她是个警察控。 P292

这中间的时间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是这样,”我说,“爱斯琳去找麦卡恩继续寻找线索,而他断然回绝了她。 P293

除非,也许,有人先用连珠炮似的声音样本来轰炸他,让他的记忆模糊,直到无法恢复。 P294

他看见了爱斯琳,跟一个无关紧要的中年男人在一起。 P295

他想知道他们的本意是不是想要爱斯琳的命。 P296

”斯蒂夫说,这个推断正在坐实:千真万确,而且我们就要着手处理它了。 P297

现在这样倒不错。 P298

”“我说真的,”我看着他,“别让任何人知道。 P299

我觉得我有责任。 P300

即便你还没记起,你也知道今天要当心。 P301

看到我的同事中可能藏着个浑蛋,让我的脑袋里仿佛有火药引信被点燃一样,噼啪作响。 P302

布雷斯林要是想找个帮手收拾我,肯定不愁没人。 P303

他穿着和昨天一样的衣服,牛仔裤配松松垮垮的米黄色毛衣,只是脸上不少胡楂。 P304

老天,真是浪漫。 P305

中等身材吧,我记得。 P306

但是在八点罗里敲门没人应答的时候,麦卡恩肯定在里面了。 P307

自从爱斯琳出事以后,我就一直在想这个人。 P308

不过现在你可以平复心情,冷静一下,好好睡一觉,吃些东西。 P309

”“结果他还是被发现了,还被发现很多次。 P310

“嘿,我本来打算一到单位就给你打电话的。 P311

报纸的侧边栏还列举了近几年悬而未决的谋杀案——一开始我觉得这下头儿可有的好看了,但我又想起等今晚找他汇报的时候,这个报道可能已经成了不足挂齿的小事。 P312

他的注意力高度集中。 P313

我回过头继续看照片:9F、630W、7。 P314

”“没错,这个我懂。 P315

“她害怕做那样的事情会被他抓到,”我说,“或者在她把内容上传到电脑上、删掉文件之前,手机就抢先被他看了。 P316

就像他说的,这个案子中想要有人认罪,概率跟中彩票差不多。 P317

这样的话,我准备把爱斯琳的童话故事拿给露西看。 P318

她看着我,面无表情,静静地等着。 P319

“所以在周日的时候,你一定有什么原因,才不想让我们知道这一点。 P320

而且更衣室是有密码锁的,所以这件事只能是我的同事干的。 P321

而你不会遇到他们,你遇上的是我。 P322

“他!”露西轻轻地说,手指指向了麦卡恩,“就是他。 P323

她总是在编故事,关于他在什么地方,或者他可能以什么样的方式回来,但她从没说过要真的去追查他的下落。 P324

爱斯琳不哭了,恢复正常了,埋头摆弄手机。 P325

“她记得他已经结婚了,有两个小男孩——她妈妈问了他一遍又一遍:‘你不会离开他们的,对不对?你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妻子和孩子们。 P326

我当时觉得她需要有所追求,应该开始追求她想要的东西,但我想的不是这种事情。 P327

”露西嘴角又闪现出黯然的一笑,“她只是想给他关注,很多关注。 P328

这样这一切就会结束。 P329

这丝毫不像我身上会发生的事。 P330

看着她如此轻易就把一个警探拽进她布下的局,仿佛她这辈子都在干这样的事情,我突然意识到她确实如此。 P331

我是说,你们这些人去山上就常常会发现尸体,对吧?他来接这个女孩,确保没有人看见他,然后带着她去荒郊野外……这很像连环杀手的套路吧?”我问:“你有什么理由认为他是危险的吗?”露西摇了摇头,勉强地说:“不,小爱说他一直都很友好——‘十足的绅士’,她一直这么说。 P332

而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份工作并不会给他机会满足这样的想象。 P333

“所以他什么都没有对她说。 P334

露西点点头,我说对了。 P335

”“我知道啊,我告诉她了。 P336

那一刻我想对她点头——对爱斯琳,不是露西。 P337

”“你做了什么?”“我求她冷静,求她在有所行动之前,先考虑几天。 P338

所以小爱继续骗他,告诉他拥有一条钻石项链一直是她的梦想,还打印出来一大堆巴黎景点的漂亮照片,说想跟他一起去这些地方。 P339

“真彻底。 P340

他为此不高兴,他想知道她有没有跟别人发信息,谈论他的事情。 P341

这个家伙不允许一条短信或者是一张便条逃出自己的控制,她又怎么可以觉得等她把他踢出局,他会心甘情愿放手呢?她身边的洪水已经没过警戒线,即将把她吞没。 P342

“那是我能想出来的最好解释。 P343

”“但她还是没跟乔摊牌。 P344

我担心也许爱斯琳会留下一些罗里的短信在里面。 P345

”“没错。 P346

我本应该清楚这一点。 P347

”她说。 P348

给我嫌疑人的样本,我们会再做比对。 P349

”“有什么指向布雷斯林的内容吗?”“不,所有其他号码都是指向记者的,包括——”我知道他要说什么,我跟他一起说出口,“克劳利。 P350

如果这是奥尼尔,或者温特斯的案子,他绝不敢有所行动,给他们找麻烦,绝不敢断了自己、他们以及他们的伙伴的后路。 P351

”“我会给他扔个球,让他去追。 P352

”“你能来看看这些照片,找找他在不在里面吗?”“你的同伴昨天来过了,问我一样的问题。 P353

这没什么意外的,就算之前我们没有拿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声音让他听得记忆模糊,会用假声打电话的也不只有我一个人。 P354

他会起疑心,想要赶紧逮捕罗里。 P355

我们只谈爱斯琳。 P356

两手空空,我们走进了办公室。 P357

“你惹着她了?”“我很好,你过得怎么样?”“糟透了。 P358

他正勉强地露出尴尬的笑容,小心翼翼地盯着手上的两只杯子,尽力同时保持平衡。 P359

”“顺便上个床?”“这么问我,你有根据吗?”我和斯蒂夫对视了一眼。 P360

像这种事情,你们想提出来,就应该私下提,而不是在这该死的审讯室。 P361

”斯蒂夫则理直气壮地对我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P362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吧?”他笑得很卑劣。 P363

“你们两个可真是可怜。 P364

她向上帝发誓,露西真的是想找个男朋友。 P365

她告诉罗里的是同样的故事:死去的爸爸,得了多发性硬化的妈妈。 P366

“老天,莫兰,”我压低声音,让麦卡恩刚好能听见,“你还问怎么变的,他把老二插进人家身子里了,就这么变的呗。 P367

“那我们就当是9月初吧,”我表现得很慷慨,再一次让他的下巴动了动,“然后就一直持续到了上周末,中间有间断过吗?”麦卡恩再次把抱紧双臂,警察的标准表情又回来了,铁板一块。 P368

”他冷冷地看了我们一眼,像你们俩这样的人,想抓我的把柄,还嫩了点。 P369

“我没有让她做任何事情。 P370

”“即便他打算离开自己的妻子,”我向斯蒂夫指出,“他也会让爱斯琳继续待在地下的。 P371

“没错,但她只会感到高兴。 P372

有那么一秒,我感到他仿佛年轻了二十岁,颧骨高耸,胡子刮得很干净,一对深邃的蓝眼睛,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觉得爱斯琳有可能爱上他了。 P373

麦卡恩以为自己见到了证据,这些证据告诉他,他完全搞错了;对爱斯琳而言,罗里无足轻重,她全身心爱着的人是他自己。 P374

”我在桌子上转动手机,“看起来你的小心是对的。 P375

“她可能有这个希望。 P376

这些字条毫无意义。 P377

”“那你以为我在干什么?”“好吧,”我说,“周六晚上你在什么地方?”他咧嘴笑了,上唇扬起来,像是在低声咆哮。 P378

“罗里·法伦。 P379

”“那还差不多。 P380

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我觉得,他心底什么都知道。 P381

沉默许久,麦卡恩开口了。 P382

”“没错。 P383

”我说:“但是你却觉得接管她余生完全没有问题。 P384

每次爱斯琳吻你,每次她跟你上床,每次她说爱你,她都得竭尽全力才能不吐出来。 P385

我们没办法对付他们,因为他们已经清楚自己是什么人,并且不会再费心掩饰。 P386

他们对视了几秒,完全无视我和斯蒂夫的存在。 P387

我就想问问:你们今天早上照镜子看自己的时候,难道没觉得有点反胃吗?”布雷斯林正在拼尽全力。 P388

我把手放下来,可是没有力气直起身体来。 P389

虽然本身全是胡说八道,但陪审团完全可能吃这一套。 P390

而且……”布雷斯林露出悲伤的浅笑,“他没对我说,因为他和你我都一样,不希望让别人觉得自己小家子气,但我很确定他也是不想让爱斯琳的尸体被毁掉。 P391

也许是第二种可能,也就意味着他不可能会做出让步。 P392

“你觉得我还用得着赖利帮忙?你们两个自己都已经告诉我了。 P393

”“在那时,”斯蒂夫说,“他的全部生活都维系在爱斯琳·默里斯身上。 P394

如果你还是不信,考虑一下你从露西那里得到的证词,阿麦已经可以随意查看爱斯琳的手机,尤其是她的短信。 P395

”布雷斯林耸耸肩。 P396

剩下的就只有收拾好资料,打包送去档案室——而且当然,你们还得琢磨怎么给头儿和媒体一个解释,说明白这个案子为什么会碰壁,可怜的爱斯琳,正义为什么得不到伸张。 P397

”“这计划不会再遇到什么麻烦了,对吧?”我说:“不会了。 P398

”“要是我一开始没提什么黑帮——”“就算你不提,我们恐怕也会往那边想。 P399

我的演技不错。 P400

“啊,”他朝斯蒂夫伸出手,亲切地笑了笑,无视我的存在,让我明白自己的位置,“莫兰警探。 P401

“他是那么说的。 P402

毫无疑问,你有权利在任何时间离开。 P403

”“什么样的联系人?”“你不能让我把所有线人都暴露给你。 P404

我说得没错吧?”克劳利又嘟起了嘴巴。 P405

斯蒂夫不断抛出各种猜测,眼看着它们急速变化,仔细地从各个角度进行考虑:而我有几个小时真的以为,他是在用那些鬼话诱我到悬崖边,看着我一脚踩空,然后从上面跟我挥手说再见。 P406

斯蒂夫说:“还没完呢。 P407

所以不至于断了自己的活路。 P408

”斯蒂夫说:“不过我偶然听到,柜子的事情应该是罗奇干的。 P409

门咔嗒一声关上了,寂静就把我们包围,组里其他人都远在我们千里之外。 P410

我们还有闺密的证据,证明爱斯琳一直是在利用他。 P411

但布雷斯林说不是。 P412

他告诉我他有多感激我,他又欠了我多少人情,还有一大堆好话,我都没认真听。 P413

我希望斯蒂夫今晚没什么安排,因为估计头儿得要不少时间才能意识到自己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P414

他说:“一个普通人,惹了麻烦,得想办法跟自己的老板藏着掖着。 P415

从现在开始,不管奥凯利有什么计划,他都会立刻入伙。 P416

”麦卡恩摇了摇头。 P417

她……这……”他不由自主地吸了口气,“我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完全不知道。 P418

你接受这个说法吗?”麦卡恩下巴动了动。 P419

”麦卡恩咬着嘴唇。 P420

我本该早些想到的,我从没跟她说过我周六要来——基本上周六我老婆都会要求出去吃,只是那天晚上她有点头痛。 P421

不管为了什么,告诉我。 P422

奥凯利把手撑在桌子上,站起身。 P423

或者也许,更简单的理由是,他觉得我们肯定会拼尽全力。 P424

我在商务舱里把腿伸直,在顶级酒店里入住,确保撤退路线畅通无阻;一手拿着一杯鸡尾酒,站在蓝得耀眼的海滩上,另一只手抓着沙滩包里的手枪。 P425

[1] 伦敦著名的高级百货公司。 P426

他就是我的丈夫,安东尼·布莱特纳赫。 P427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