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怠社会

good

美国著名的心理学者马斯洛认为:“人类要想积极地和他们自己相安无事地生活下去,音乐家就要创造音乐,美术家就要画画,诗人就要写诗。”这句看似很浅显的话,实际已经道出了生活的真谛—对待生活,最重要的是心态和做事的原则。把自己的义务都尽到的人是会得到祝福的人。这样的人,既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在成功的同时又能享受到幸福和自由。但是陷入无力感的人连自己应该做的事情都做不到,连开始都不能,当然也不可能行动起来。

如果你没有把精力投入到你想做的事情上,虚度光阴的话,未来就会变得不确定,绝望就会慢慢地吞噬你自己。如果当天应该做的事情总是不去做,就会得懒病;一个月都没做,懶病就会加重;要是虚度一年的话,说不定会发展成慢性病。

但是令人吃惊的是,真的有些人会十多年什么都不做,无所事事。虽然你可能不信,会怀疑真有这样的人吗?但是什么都不去做、就这么活着的人真的不少。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工作得心应手,小店也打理得井井有条,但是这些人每天都被不安和罪恶感包围着,夜夜失眠。他们只能期盼明天会更好,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勉强入睡。

第一个概念是“功绩社会”,韩认为福柯笔下较为经典的将文明世界定义为规训社会的说法已经过时,当下社会并非是以否定性的禁令占主导,而是将一种肯定性的模式贯彻到底。比如说面对一件“我们或许应当做”的事情时,社会环境会将其性质转换成“我们能够做”,而当群众接受这一定论时,大家就会不自觉地给自己洗脑,换言之就是开启打鸡血模式,强迫自己去成就自身,而那些无法说服自己,或者没能在最大限度内发展自身的人,渐渐就成为抑郁症患者或厌世者。这也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当代社会抑郁症能够大行其道,我觉得还是挺有道理的。

还有一个概念叫“超注意力”,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它是说人类在文化领域内所取得的成就基本都归功于我们拥有一种深刻且专一的注意力,而这种注意力的滋生恰恰需要建立在忍受无聊的基础上,因为只有当我们感到并适应无聊的时候,我们才有可能去聆听,去沉思,去创造艺术。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