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 Memory世界科幻大师丛书

good

他在震撼中恐惧地以为自己又被人给杀死了(1),直到他的记忆和理性开始恢复,取代了那些支离破碎的感觉。 P7

“您醒了,长官?我得通知奎因上校。 P8

机舱前方舱壁上的指示灯亮了。 P9

干净利落,双腿齐平。 P10

就算不提我俩的私人关系,我可是你这次行动中的副手!” “我本该告诉你来着。 P11

他是登达立自由佣兵舰队的首领。 P12

“没错。 P13

——译者注 (9) 击晕枪通常不会造成严重后果,但对有某些疾病的人也可能致死。 P14

好吧,不是第一千次,这种说法很荒谬。 P15

但事隔多年,已经没人能否认他现在确实已然名副其实,真的成为了他当初扮演的那位将军。 P16

这是个糟糕的主意。 P17

这么想徒劳无益。 P18

靠他保守全部的秘密。 P19

她无论说出什么话他都会觉得无比迷人。 P20

”她给了迈尔斯一个非军事化的临别拥抱。 P21

“你怎么知道?” “呃……” 她抬起眼,严厉地望着迈尔斯。 P22

伊林脑袋里那个精致的芯片不会让他成为天才,只是让他变得非常的讨人嫌。 P23

你觉得自己还需要多少次违反指令才能毁掉你的事业?” “在这一地区,保镖只是个形式问题,而且是资源浪费。 P24

更多情况可以参见该恒星的天文学资料以及《荣誉碎片》《自由落体》《迷宫》《冷冻燃烧》和《兄弟手足》,特别是《兄弟手足》。 P25

他在房间里悠闲地晃荡着,一边把自己寥寥无几的行李给放好,一边等着陶娜中士一丝不苟地完成全面安全检查。 P26

这一点他们确确实实做到了。 P27

真的很少有人能让她信任,来为她保护那柔弱的一面。 P28

随着她的呼吸,身体微微起伏,阴影随之起舞。 P29

真奇怪。 P30

自由。 P31

一旦迈尔斯的父亲真的……他就会成为弗·科西根伯爵,附赠一块领地,还有在伯爵议会中重要的投票权,以及终日无休的工作……活下去,父亲大人。 P32

非常恼人的是,这次往回的旅途中并不经过埃斯科巴。 P33

耸立在前面街角的总部大楼渐渐逼近,他不由得希望司机能开慢点,或者围着这个街区多绕几圈。 P34

迈尔斯通常只在偶尔没有直接跟伊林交接任务的情况下,才会同那位银河事务司的司长(在迈尔斯看来,那个官衔远比这个要更有异域风情,更有吸引力)打交道。 P35

”秘书做了记录。 P36

有什么秘密那么敏感,非得在这个迷宫的正中央低声耳语?“有一个女人现在在这儿。 P37

“希望如此。 P38

在阿罗摄政期间,最多的时候曾有整整三个排的帝国安全部卫兵在这里三班倒轮流站岗,岗哨把大厦整整围了一圈,还延伸到几个街区之外,昼夜注视着在这里匆忙出没的全男性的政府要员们。 P39

从什么时候开始,安全部派孩子们来给我们守门了?在迈尔斯父亲的那个年代,在这里巡逻的那些冷面男人会当场处决那只不幸的猫,然后还会仔细检查它的尸体里有没有探测装置或者炸弹之类的东西。 P40

他懒得开电梯,把酒和箱子一并沿着旋转楼梯拖上了三楼侧翼,走进自己俯瞰着后花园的卧室。 P41

他没继续想下去,把注意力转回到显示器上的目录里。 P42

一看到迈尔斯,伊凡那张英俊而富有亲和力的脸上就亮了起来。 P43

” “那么就带个库德尔卡家的女孩儿去吧。 P44

也许他正在变得老成吧。 P45

迪黎娅把她那双运动员般的长腿向外一伸,直接跳了下来。 P46

门口的皇家卫兵略略查了一下他们就放行了。 P47

“您的秘书把我的口信告诉您了吗,长官?” “说了,中尉。 P48

” 迈尔斯快速回忆了一下她母星的状况。 P49

” “哦,你是说那套红蓝两色的阅兵礼服?他只有在仲夏节阅兵式、他的诞辰,还有冬节时才穿。 P50

”蕾莎满是疑惑地说。 P51

这次宴会真不错,迈尔斯想。 P52

”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他听得……非常聚精会神。 P53

回到小会客室里时,他发现盖伦尼并没有好好利用机会。 P54

门自动锁上了。 P55

这一种姓的女性美貌惊人,外出时都待在不透明的力场屏障中。 P56

他故意让它又响了一遍,趁机调匀呼吸,让自己急促的心跳慢下来。 P57

最好别等太久。 P58

只是……只是…… 他真正想要的,难道仅仅是胜利?还是说他也希望让别人看到他获得胜利?让谁?如果想要追名逐利,帝国安全部可不是个适合的工作场所。 P59

打电话来啊,伊林! 电话最终打来的时候,正好抓到了他正在打瞌睡的时候。 P60

但今天这位帝国安全部部长有一种特别的紧张气氛。 P61

”迈尔斯轻声说。 P62

皇帝的恩宠,他最后的应急防洪堤。 P63

需要待多久就待多久。 P64

他们两人走上过道,然后朝左边拐去。 P65

他一头栽进离他最近的椅子里,直接坐在了罩单上。 P66

呸,我不想跟伊凡说话。 P67

这两个男人抬着他走下四楼和三楼之间狭窄的仆役用楼梯。 P68

”迈尔斯阴郁地嘟囔着。 P69

”迈尔斯短暂地闭上了眼睛。 P70

“这话谁说的?” 盖伦尼嘟囔了一句:“看样子是那么回事。 P71

” “成千上万。 P72

” “就像别的随便哪个博物馆一样?我不知道。 P73

“你不用去上班吗?”迈尔斯一边问,一边把咖啡机里那些味道浓厚的余沥倒进自己杯子里。 P74

真是令人悲伤。 P75

“当然啦。 P76

要在三十五岁之前,比孤立时代之后史上最年轻的将军,当年三十六岁的他父亲年轻一岁。 P77

扎普以它一贯的方式屈尊接受了,然后退到一边狼吞虎咽自己的战利品。 P78

得早点告诉他。 P79

” “科斯特下士。 P80

” 感谢伊凡,他肯定没告诉她全部实情,不然她安慰话的措辞会大不相同的。 P81

“您确信这样没事吗,大人?” “别担心,”挨着他坐在驾驶舱里的迈尔斯说道,“我敢打包票,在下次准备召见我之前,他们会把那儿的精铁弄直并重新涂上漆的。 P82

”然后鞠了个躬退出去了。 P83

迈尔斯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仔细地选择接下来的措辞。 P84

一名身穿宫廷制服的仆人紧张地走过来,送上一张餐前饮品单。 P85

”格雷果说,“就散个步。 P86

”迈尔斯表示同意,“不行,男孩子不行的。 P87

但他是个非常内向的人——他这样有多种原因。 P88

不……这个人并不是真的想要他的评论。 P89

我想让他们的朋友们证明他们制订了能有效利用土地的计划。 P90

伊凡勉强接受了,不过从马丁近来明显提高了的警惕性来看,伊凡是选择了私下悄悄告诉了马丁他这位雇主除了要当心发病以外还有其他问题,而且说不定还给了他几个号码,在状况紧急或者特别不对劲的时候可以拨过去。 P91

比方说,你管一个能比她哥哥们跑得更快的登达立山民女孩叫什么?处女。 P92

领地里的游骑队时不时会把他们赶到一起,然后驱逐出去。 P93

伊凡的胆量值得大书特书:他没有放声尖叫,没有精神崩溃去抓(已经失效的)紧急弹射按钮——直到他发现他表弟在飞速穿过大峡谷的时候还一直闭着眼睛。 P94

迈尔斯让马丁把轻便飞车停在了山梁上车库旁的起降坪上。 P95

迈尔斯在伯沙瑞中士的墓前坐了会儿,伴着这位老友,一边小口咬着面包卷,一边看着火红的太阳穿透弗科西根萨尔洛上空薄薄的晨雾冉冉升起。 P96

是这样的:他指派我作为他的代言人,去处理一个被提交伯爵裁断的案子。 P97

这是一场与死者之间的对话,他不愿让其他人听到。 P98

他让马丁在一所小木屋前的院子里把他们两个放下来。 P99

他今天多半正在诊所里干活呢。 P100

我们还欠着发电机的钱,但其他的都已经解决了。 P101

没什么大不了的。 P102

“我明白了。 P103

在边上,本来对这些乡村土产的水平有些不屑一顾的马丁,发现自己已经在给一群热情的十来岁孩子教授城里的舞蹈了。 P104

” 水面上波光粼粼。 P105

——译者注 (2) 和房子宽度等同的带顶走廊。 P106

然后迈尔斯把自己锁在了放算讯终端的房间里,准备面对预料中会从弗贝拉苏丹娜发来的连串消息。 P107

这里正在发生许许多多对帝国的未来意义重大的事情。 P108

感谢上帝,为新一代人能有一个全新的开端。 P109

“不用。 P110

是吗?真的吗? 或者……他也同样害怕自己的脑袋可以治好——而那时,按逻辑来说他会忍不住去抓住登达立的指挥权,启程离开?回到他的真实的生活,再度展翅远扬,远赴银河中闪烁的夜空,逃离所有泥里刨食的俗人那些鸡虫得失。 P111

如果他的前路上出现了挑战,他就会设法应对。 P112

‘弗’确实是小偷的意思(7)。 P113

你们这些该死的贝拉亚人,甜腻腻的娘娘腔,满手血腥的小丑,你们对科玛女人他妈的懂得什么?一个天资聪慧,受过良好教育,见多识广的——” “快三十的……”迈尔斯体贴地加上一个形容。 P114

有什么我能为你们效劳的吗?” “我想让你成为率先知道的人之一。 P115

我要是你的话,我会在这事上任她放手施为。 P116

在通话双方间建立一个定向光束连接,进行外人很难察觉、窃听或者干扰的通信方式。 P117

她途经弗·科西根府邸时停了一会儿,丢下了好几公斤记载以前的皇家婚礼的历史资料,并给迈尔斯下了命令,让他用功钻研。 P118

迈尔斯实在忍不住了。 P119

”弗·伯格颇有涵养地做出一个尴尬的表情,“可是——我还以为……呃……上头……嗯……对你会有些特别的宽免。 P120

后来我们听说了你病退的事。 P121

凯琳说在贝塔殖民地,他们的做法就不一样。 P122

但和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相比,那只是个开场白。 P123

” “要是他不信任我,那他根本就不会让我参加简报会。 P124

“绝对?” “通常靠得住。 P125

‘在九点整准时赶到,带上你的报告板(3)。 P126

见鬼,事实比盖伦尼的猜测还要严重许多倍。 P127

我知道电话是录下来了的,那是标准工作流程。 P128

我现在还不饿。 P129

即便有人有意制造一个场面,想把乱子闹得最大,好尽可能地羞辱伊林,其结果也不会比这个更糟糕了,看见的人也不会比这更多。 P130

然而……对于伊林来说,最糟糕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更大的危险也得以避免了,剩下的就只是收拾残局了。 P131

“你是从哪儿听到这消息的?”谈话的私密性刚得到确认,哈罗彻就怀疑地质问道。 P132

可哪怕用上四十五个小时,他也会一样坚持到底的。 P133

“伊林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介于叔叔和家臣之间,我应该为他做些什么……而且我是现在弗·科西根家里唯一一个在这个星球上的人。 P134

他把这感觉对格雷果抱怨了一下。 P135

” “你们三个笨男孩就一直没人想到过我也会想得到通知吗?” 三个笨男孩——伊凡、迈尔斯,还有……格雷果?她生气了。 P136

” “也许他是不想让您难过。 P137

马丁已经为客人把一张椅子上的白色罩单给扯下来了,而且就让它直接堆在了地上。 P138

哦,是的,我们会的。 P139

” “足够使‘弗’这个头衔名副其实。 P140

给你上司打电话。 P141

马丁跟在他们后面,活像一只过度激动的小狗,不知道该叫还是该咬。 P142

但到了这步田地之后,即便内史密斯也无法再进一步了。 P143

青铜代表着他的司令官啃手指甲啃到了自己的第二指关节,黄金则意味着伊林已经一路噬咬到自己的手腕上了。 P144

他按下一个控制键,全息图像消失了,露出站在他对面的那个小个子——身穿棕色制服,气得头顶冒烟。 P145

” “你觉得有什么可疑的迹象?” “不……实际上并没有。 P146

他灵机一动想到这主意时,心目中的最佳人选正是弗·豪威斯。 P147

谢谢你。 P148

动机甚至可能是非理性的——有些人可以从一点小伤害出发,让自己的积怨越来越深。 P149

跟在后面的伊凡看得都入迷了。 P150

审计官大人。 P151

他们隔着黑色的玻璃桌子,定定地盯着对方。 P152

哈罗彻打量迈尔斯的视线在他制服外套上挂着的那堆闪闪发光的军人饰品大收藏上久久徘徊。 P153

给他用了镇静剂?他的眼睁着,目光呆滞,茫无目的。 P154

我不知道这种情况我可以忍受多久。 P155

给他穿回几件衣服。 P156

围着桌子现在放有五把大椅子,其中三把有人坐在上面,瑞鲍把迈尔斯领进来的时候他们慌忙站起来立正敬礼。 P157

他之前一直有点担心,怕他们会告诉他帝国安全部的医务部门在过去三十五年里的某个时候把这东西的用户手册给弄丢了,但看起来他们手上的数据可是相当多。 P158

” “而要是不把它取出来呢?” “蛋白质链阵解离的速度没有任何减慢的迹象。 P159

“为什么?”他最后问。 P160

记忆Memory世界科幻大师丛书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我现在相当肯定,问题不是出在伊林的脑袋,而是在于那块该死的芯片上。 P161

”迈尔斯吸了一口气,“我们做出了结论,必须把芯片取出来。 P162

”哈罗彻听着这段话的时候,眼神一直很警醒。 P163

迈尔斯,这是场噩梦。 P164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加了一句,“我想我宁愿让你割断我的喉咙。 P165

” “你信任他吗?” “这么说吧,”阿瓦克里说,“如果你在过去五年里乘坐过帝国信使快船的话,你可能就已经放心地把自己的生命托付给他过了,就如同你把性命托付给校准飞船的奈克林杆(5)的工程师们一样。 P166

——译者注 (5) 奈克林发生器的核心部件。 P167

迷惘而痛苦的一个个伊林现在切换得太快了,闪动间让人都来不及安慰他;他变得沉默不语,只有脸上的抽搐无言地反映出他大脑中万花筒般的颠倒变换。 P168

主刀医生用生物胶水把那一小片颅骨粘回到原来的位置,又把切口缝合,清理干净。 P169

“很好。 P170

跟迈尔斯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相比,他的肤色淡了些,头发颜色深了些,原来深褐色的眼睛变成了淡榛色。 P171

” “在这个地方,我不冒碰得头破血流的风险几乎就没机会再走高点。 P172

他把链子卷起来,搁到旁边的一堆衬衣上。 P173

单是他在登达立舰队的军医的笔记就可以为大家省去好几周无意义的重复工作。 P174

迈尔斯和蔼地笑笑。 P175

”伊林刚犹犹豫豫地开口反对,她就说道,“迈尔斯,你这主意很对,很得体。 P176

这个地方太阴沉了。 P177

” “对你来说正常。 P178

打完六局之后,迈尔斯和艾利丝夫人瓜分了全部的点数,然后伊林说他太累了,不玩了。 P179

迈尔斯每天都给阿瓦克里将军打电话,了解他小组的进展。 P180

然后平衡开始恢复,于是你就会恢复意识,不过多少处于疲惫状态。 P181

有那么一刻,迈尔斯心中满是恐惧地想着,现在这有两种可能:第一,伊林脑子不清楚,以为自己该出去跟皇帝开会了;第二,脑子不清楚的是迈尔斯,伊林确实要去跟皇帝开会。 P182

“什么事,西蒙?” “有你的消息,迈尔斯。 P183

我发现这样很闲适。 P184

”尽管那无疑让人从中学到了不少东西。 P185

可是,既然在那段混乱的时间窗口中没有后续行为,没有其他的攻击发生,哈罗彻又有什么理由要继续紧张不安呢?权力交接进行得很顺利。 P187

”迈尔斯说,“你当时在这儿吗?你亲眼见到了吗?” “没有,没有。 P188

那些感觉都像是小孩子们的运动。 P189

我对它们珍若拱璧。 P190

在最初几位伯爵的年代,这种做法很有争议,因为当地的农民也需要各式各样的粪便来肥田。 P191

”迈尔斯说。 P192

“我总能侥幸获胜。 P193

这种花招总是难用得要命,原因之一就在于此。 P194

把这些拿给你母亲”——他把自己拖着的重物解下来,塞到被惊呆了的年轻人怀中——“然后她叫你怎么处理你就怎么处理。 P195

我们可以按照您的要求,同时提交两份报告,分别给您和哈罗彻将军。 P196

迈尔斯此刻装备上了全套棕银相间的家族制服,不过这次出行前他把那些军功章全都留在了他桌子抽屉里。 P197

“当然,颜色是计算机着色的——这里我进行了一点小小的艺术加工——并放大了几百万倍。 P198

“从它的设计中采用的一些走捷径的手法来看非常像。 P199

并不需要多大的伤口。 P200

那也至少一个月。 P201

” “当然,审计官大人。 P202

那他是不是该赶到杰克逊·霍尔去,监督调查?这念头让他不寒而栗。 P203

“迈尔斯,亲爱的!” 他丢下咖啡杯,对着她的手鞠了一躬,想躲掉她慈爱的拥抱。 P204

不过当然了,他们跟所有其他的父母一样,对这事是如何发生的感到大惑不解。 P205

哈罗彻耐心地忍受着他在焦虑中的胡乱插手。 P206

另外,格雷果也可能会有什么点子。 P207

”格雷果吸着自己的下嘴唇,“谢谢你,弗·科西根勋爵。 P208

她又朝格雷果瞧了瞧,他们两人又交换了个亲密的笑容,简直要让人发狂。 P209

后勤部和机电房则出乎意料地饶有趣味。 P210

迈尔斯不知道是不是值得到科玛去一趟,同驻守在那里的银河系事务司和阿利格里将军职位同样的那位谈谈。 P211

” “什么?”迈尔斯绕过算讯终端桌,从军士的肩膀上看了看。 P212

帝国安全部的内部安保系统在向我撒谎。 P213

有人在这里插了一面示警红旗,上面写着我的名字。 P214

” “是的,”迈尔斯缓缓说道,“这行得通。 P215

它就在他检查的第二间屋子——武器四室的第五过道上。 P216

在试图实施他推翻贝拉亚帝国,解放科玛的最后一个计划时,他在地球上被杀了,那个计划复杂精巧,异想天开,然而却徒劳无功。 P217

他又试了一次,得到了同样的结果。 P218

你只向我一人,不向其他任何人报告。 P219

“你还记得什么那段时间的事情吗?” “我当时还是国内事务司司长的助理。 P220

” 谁对我恨之入骨,而且在这里工作?弗·伯格中尉会不会已经发现了内史密斯将军其实就是……?弗·伯格不可能那么偏执,仅仅为了毁掉迈尔斯,就去毁掉伊林,是不是?我绝对是第二目标。 P221

你知道他起床了没有?” “我觉得是起来了。 P222

” 他等了一下,他们两个都看着他。 P223

达夫会跟所有其他人一起接受调查。 P224

但我们已经造出了一个小得足以装到您颅骨里面的装置,我们期望它能安全可靠地激发您的癫痫发作,而且我们已经做好了在您身上进行试验的最终准备。 P225

瘟疫爆发早期唯一的疗法是进行漫长而痛苦的外科手术,将虫子逐条全部取出,这一阶段的病人往往留下终生疤痕。 P226

他沮丧地咬着嘴唇,跟着格雷果在皇宫一间比较小的接待室外有顶棚的门廊里停了下来。 P227

” “我一直觉得那是他身为帝国安全部部长的特性。 P228

有些家伙你得用棍子打他们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 P229

” “我本打算请她当我舞伴的。 P230

我必须要去办点事。 P231

”他严肃地看着盖伦尼,用目光默默地问他:不是吗,达夫?盖伦尼掸了掸自己的上衣,然后动作僵硬地点点头。 P232

”他望了望几位女士,又意味深长地把目光转向一旁。 P233

我本来就没嫌疑。 P234

” “什么婚姻计划?”格雷果问道。 P235

“我曾希望我的婚姻能对抚平同科玛之间的伤痕有一点小小的作用。 P236

她做不到亲亲我就把我的病治好的,马丁。 P237

要说跟之前有什么改变的话,只能说症状在愈演愈烈,而不是减轻。 P238

这种介质封装设计显然是想通过空气来进行传播。 P239

”他把原件还给迈尔斯,然后继续说道,“我对阿利格里部门里的另外四位科玛事务高级分析员进行了更详细的检查。 P240

” 不,我能。 P241

那样都是便宜我了。 P242

哈罗彻对着自己的秘书小声吩咐了一句,然后等迈尔斯走到大楼出口处时,马丁已经在地行车里等着他了。 P243

我觉得,我向来很知人善任。 P244

金钱对他来说没任何意义,至少迈尔斯完全看不出来。 P245

在接下来的一小段时间里,我们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啊。 P246

他躺在那里,丝毫不再紧张,一动也不动,而且对现在这样心满意足。 P247

他现在头一回为伯爵那辆老爷地行车庞大得令人尴尬的尺寸感到庆幸,多亏这样他才能把每个人都塞到后排座位里,在从帝国科学院过来的路上就把任务简单交代了一遍,如此一来就节省了几分钟宝贵的时间。 P248

在从法医处征调了一名技术人员后,他匆忙带队赶到了地下室底层,来到了证物库。 P249

” 韦德尔然后从他的盒子里取出一个紫外线手电筒,把它对准过滤器。 P250

身上的负担越来越重的法医处技术员跟在他身后。 P251

也许我们先前在下头的时候就该把科玛事务司查完再上来的。 P252

“你好啊,卢卡斯。 P253

帝国安全部更替部长的传统方式真的需要更新了。 P254

后来我都不知道见鬼的该想什么了。 P255

“那些用生物工程制造出的原核生物一被发现,”迈尔斯继续往下说,“哈罗彻的蓄谋破坏就不可能不被人察觉了,虽然我肯定他最希望的就是出现这种情况。 P256

先生们,请容我告退。 P257

显然他就是在那里给伊林下的药。 P258

“这过程肯定让人很不舒服。 P259

”格雷果的声音很轻,迈尔斯得全神贯注才听得见。 P260

” 格雷果的注意力全在哈罗彻身上,而哈罗彻的,势不可免地,也全在格雷果身上。 P261

格雷果的眼神显得非常非常的冷静。 P262

”伊林说,“我是说,为什么你没有接受?” “然后放弃盖伦尼,把他丢给哈罗彻当替罪羊?明知道哈罗彻的所作所为,还让这个人在接下来的十年、二十年里掌管安全部?你觉得需要多长时间他就会不再仅仅是向格雷果报告,而是开始通过自己的报告来操纵格雷果?他甚至可能开始用更直接的手段来达到目的。 P263

让他大为惊讶的是,他发现心中那片奇异的平静之地还在。 P264

母亲说订婚礼过后,她想整天靠在海滩椅里晒太阳,什么也不做,还要喝那些恶心的饮料,里面放了些插在竹签上的水果;然后一整夜——她这么说的——她肯定他们会想出一整夜要做什么的。 P265

发生这么多事情后,把这人搞丢了,于是不得不派保安、警察去寻找他,最后发现他在恐惧中四处乱走,或者是不知所措地被困在了城市中某个稀奇古怪的角落里……“看起来,你一路平安地回来了。 P266

尤其是后者。 P267

然后他站起来,绕着弗·科西根府散散步,放松抽筋打结的肌肉,顺便去检查一下自己的轻便飞车。 P268

这种无拘无束的感觉太美妙了。 P269

所以,按照这种场合应有的着装,他又穿上了他棕、银两色的家族制服。 P270

” “不……”格雷果审慎地看着他,“我想我需要的是一名前帝国安全部内部人员。 P271

谢谢。 P272

他身材高大,壮实,一看就知道他占据了老大一块空间(3)。 P273

他拍了拍装着数据卡的盒子。 P274

现在他可以把这个反对意见掉头用在你身上了。 P275

”迈尔斯坦白的时候,心中感到无比迷茫。 P276

“而且有时,”格雷果说,“就像那名审计官证实了哈罗彻将军奇突的叛国一样,他们要解决些对帝国的未来至关重要的危机。 P277

您这次的惊厥症状持续时间仅有非受控发作时的一半。 P278

在又经历了几场由被堵塞的街道形成的考验之后,它们颠簸着缓缓越过最后几道雪堤,盘旋着在皇宫的铁艺大门内降落。 P279

格雷果正在玻璃厅等着呢。 P280

然后仪式结束了,派对随之开始。 P281

” “确实啊。 P282

“我觉得没有。 P283

这股味道并不甜美,而是机械,电子设备,人体和它产生的各种臭味的怪异混合体,相当刺鼻,虽然这里冰冷的空气经过过滤,却没能让这味道变得简单一点。 P284

奎因,我的奎因。 P285

你到底怎么了?”她的声音里流露出压抑着的恐惧,迈尔斯也正在体会到同样的感觉:我正在失去你吗?不,不是恐惧。 P286

在明天公事会压过其他一切。 P287

我们可以成为这样一个团队,我们两个,我们会创造传奇。 P288

”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因为你必须要现在就做决定,埃莉,一劳永逸。 P289

我得提醒你,作为奎因将军,适合你那可爱的屁股的所在是战术室里某张漂亮软和的椅子。 P290

奎因抬起头喘了口气,然后问道:“在你的寻寻觅觅有结果之前,我们能不能继续偶尔共度良宵?” “也许……我不知道。 P291

不过迈尔斯给她连讲了好几个笑话,直到把她逗笑了,她手里挥舞着一条毛巾笑着呵斥迈尔斯,就好像他是自己的儿子似的,那样子让皮姆乐得不行。 P292

——译者注 (4) 在舞台上对现场观众直接表演的魔术师。 P293

已有中译本的下面基本依照旧译名。 P294

我更喜欢后者,不过要加上少许修正。 P295

此外,中篇小说《无尽的边界》其实是一个混合体,其中包含《哀悼的群山》《迷宫》和《无尽的边界》三个短篇小说,以及把它们连接在一起的框架故事。 P296

阅读愉快! ——洛伊斯·麦克马斯特·比约德 洛伊斯·麦克马斯特·比约德官方网站 https://www.goodreads.com/author/show/16094.Lois_McMaster_Bujold(6) www.spectrumliteraryagency.com/bujold.htm www.dendarii.com 洛伊斯·麦克马斯特·比约德生于1949年。 P297

系列中还包括他父母亲友等人的故事。 P298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