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与圣徒:在神的土地上干杯

good

那年夏天,米兰几乎天天都是35摄氏度的高温。 P11

我一般喜欢挑人少的时候去酒廊,好独自享受移动吧台的服务。 P12

当时我手里拿着玻璃酒杯,轻轻地晃动,冰块在杯中碰撞,发出咯嗒咯嗒的响声。 P13

最后,酒廊里往往只剩我一个人,桌上摆着酒杯,嘴唇因饮酒而湿润。 P14

”意大利人亦是如此。 P15

再看看他们桌上那几瓶冰冷的矿泉水。 P16

几年前,我搭乘公共交通穿行在爪哇岛上,这里大部分地区实行禁酒。 P17

我会讲一点印尼语,因而能从一大串慷慨激昂的言辞中听出“不洁”[17]这个词,然后我开始思考他们口中的不洁之人究竟指谁。 P18

“但是,”我问道,“在这一切被净化之前,你们还是会去酒吧对吗?这是人之常情。 P19

我穿过一个宰杀贩卖各类家禽的夜市,一路上经过一些咖啡馆。 P20

他说:“这些人是异教徒,他们不是穆斯林。 P21

我陷入了沉思,仿佛置身事外似的,思考着自己能否整晚都坐在这里。 P22

[6] 西施佳雅(Sassicaia)被誉为意大利拉菲,产自意大利托斯卡纳地区的圣圭托酒庄。 P23

[13] 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法国作家、思想家和社会学家,作品包括《写作的零度》《符号学原理》《批判与真理》《文本的快乐》等。 P24

”[19] 毕雷矿泉水(Perrier)是一种气泡矿泉水,产自法国南部,被称作“沸腾之水”。 P25

6点10分的酒吧,除了我以外,空无一人。 P27

我坐在酒吧的最内侧。 P28

他们用辉锑矿提纯得到硫化锑,再制成一种既可用于防腐,又可用于勾勒眼线的细粉。 P29

我回应道,当然不是这样的,在沙特阿拉伯就买不到酒。 P30

尽管湾景酒店的一楼有硬石餐厅[13]和夜总会,是沙特王子们经常光顾的地方,但这段海滨大道却从未让我感到丝毫压抑。 P31

我步履蹒跚地经过德鲁兹公墓,有一名士兵拦下了我,他用不流利的英语问我是否需要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P32

如今,这些过往鲜为人知,禁酒令产生的原因也不再重要。 P33

水星上的一个火山口,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P34

”我的思绪飘回到艾布·努瓦斯那个时代。 P35

巴勒贝克神庙[19]坐落在黎巴嫩真主党[20]的控制区贝卡谷地[21]的入口处,旁边就是巴勒贝克小镇。 P36

查士丁尼一世曾下令将朱庇特神庙的九根石柱拆卸下来,运往君士坦丁堡建造圣索菲亚大教堂;其余的石柱则在地震中尽数被毁。 P37

在你真真切切地站在神庙里时,就会突然意识到这些话是有道理的。 P38

今天的我们,将这份热情全部投入俗世生活和个人奋斗当中。 P39

[8] 锑粉(al-kohl)原指从锑石中精炼提纯获得的细粉,后逐渐引申为精华或精炼后得到的产物,英文中酒精(alcohol)正是源于该词。 P40

[16] 圣训是伊斯兰教的经典,即对穆罕默德的言行及其所默认的行为的传述。 P41

沐浴着阳光,闻着扑鼻的百里花香,我和迈克尔·卡拉姆驱车前往拜特龙港口。 P44

基督教徒为黎巴嫩创造了前卫的美食和酒文化。 P45

她看上去有些憔悴和戒备,说起话来却风趣幽默。 P46

我们用内拉的克菲费恩亚力酒来搭配木瓜挞。 P47

每个社会都会为了享乐而抗争。 P48

酿造酒令人振奋,给人以积极的心态和强烈的欲望;而蒸馏酒让人郁郁寡欢、满腹狐疑,甚至一言不发。 P49

酒庄的位置就在离贝鲁特两小时车程的农业小镇什陶拉(Chtaura)的主干道旁。 P50

很快,贝卡会成为什叶派的天下。 P51

尽管喝酒是合法的,可毕竟我手里提着的两瓶亚力酒和一罐啤酒。 P52

什叶派就不一样了。 P53

拉姆齐一语带过,仿佛这一切根本不值得再去深究似的:“这是以色列的空军。 P54

”我回答道。 P55

这也是王朝国力的象征,如今却隐藏在斑岩之中。 P56

[5] 沙瓦玛(Shawarma)是中东小吃。 P57

这里有犯罪,有懒怠,有美丽的风光,有街头不断上演的闹剧,有带着忧郁气息的蓝色大海,还有酒吧。 P58

但细想一下,其实天主教城市才是寻找妓院的好地方。 P59

这款马提尼喝起来醇厚清爽,带有丝丝酸甜,却没有干马提尼那股强烈的酸味,不会让人反胃。 P60

”能活下来本身就是奇迹。 P61

酒吧里一个人度过的时光是如此深刻纯粹,以至于你会开始好奇爱德华·霍普[6]为何不再多创作几幅这样题材的画。 P62

这个虚伪、说起话来轻声细语的小个子很会吸引旁人的注意。 P63

而放在桌上的葡萄酒,瓦立德一口也没有动。 P64

所以,这个问题我没有问出口,只是问了他一些贝卡谷地葡萄园的事情。 P65

亚力酒是黎巴嫩的灵魂。 P66

“没错,”他动情地说道,“那时共产主义是多么的光芒万丈、所向披靡。 P67

[4] 伊斯兰教清真寺内按时召唤信徒作礼拜的专职人员。 P68

和衣而眠,浑身湿漉漉地醒来,这种感觉很奇妙。 P71

到了午夜12点,整个阿布扎比的酒鬼都会来到这里的吧台,喊着要喝用伏特加和多种果汁调和而成的酒。 P72

当时,父母走起路来跌跌撞撞,为了稳当还一路扶着,两个人都不怎么说话。 P73

那边太阳怎么样?”“阳光明媚。 P74

“所以你到底喝了什么酒?”她不耐烦地问道。 P75

她们的手背上满是沙漠风情的彩绘,脚上穿着奢侈品牌福喜利的女鞋。 P76

酒店与大海间隔着两座由石块堆砌而成的防波堤,还有人工沙滩,对岸灰蒙蒙的吊车在太阳下闪烁着。 P77

”“哦对,詹姆斯。 P78

”“我晕倒了吗?在哪里?”“泳池。 P79

”“你是在开玩笑吧。 P80

我不得不说,继镰刀式跳水之后,你又将成为艾丽帕利酒吧的一员。 P81

不过,工作人员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你从泳池里拖出来。 P82

我顺着海滨大道一路往前走,经过哈姆丹·本·穆罕默德街和首都花园,舌头也沾上了水泥粉尘的味道。 P83

这里的人默默奉行着禁欲主义,却不似古老的伊斯兰城市那般宁静。 P84

这家酒吧汇集了包括皇冠伏特加[4],占边威士忌[5]、美格纳斯爱尔兰苹果酒[6]、顺风威士忌[7]、潘诺茴香酒[8]、高档金酒和白兰地等全球各大酒水品牌,酒水盛在各式各样的玻璃杯当中,一杯要价20~30迪拉姆不等。 P85

[3] 迈泰(Mai tai)是一款由淡朗姆酒和柠檬汁、柳橙汁、凤梨汁等调制而成的鸡尾酒。 P86

艾德里安·安东尼·吉尔[1]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对酒鬼而言,初次饮酒至关重要。 P87

我和父亲谈论过这家酒吧很多次,他本身就是这里的常客。 P88

对我而言,他似乎是一个极优雅并努力塑造自我的榜样。 P89

有很多人将母亲嗜酒归咎于她身上的爱尔兰血统。 P90

那个年代,傍晚时分调制三两酒饮,站在壁炉旁细细品味金汤力和血腥玛丽[6],佐着黄瓜片,可是相当时髦的。 P91

摆脱了也许会断送孩子前程的毒品文化,却又让孩子陷入郊区酒文化的泥沼。 P92

这似乎是个能够轻易掩饰起来的嗜好。 P93

日日醉酒,并非是因为患上了什么“病”,而是源于她自己的人生阅历。 P94

岁月慢慢流逝,她开始酗酒。 P95

他就是我父亲口中“醉醺醺的爱尔兰懒汉”,他像一块石头那样滚动着,过着放浪形骸的生活,丝毫不在意石头上会布满苔藓。 P96

虽然方式粗野,但酒瓶确实能在不知不觉间带来独处的时光,这一点酒徒心知肚明。 P97

12卷本长篇小说《随时间之乐起舞》是他的代表作。 P98

[11] 诺曼·刘易斯(Norman Lewis,1909-1979),美国作家和教育家。 P99

希腊人为当代酒徒潜意识中对酒神的向往下了定义,认为狄俄尼索斯是基督教大清洗中幸免于难的异教徒。 P100

狄俄尼索斯是植物之神、戏剧之神、公牛之神、女性之神,更是葡萄酒之神。 P101

”7月,天狼星升起,正值盛夏。 P102

各式各样的象征物和神话传说,渗入西方的血脉,葡萄酒也因此成为宗教体验的来源,最终化身为耶稣的血液。 P103

也许这一切都是酒神的安排。 P104

葡萄酒是神圣的,人人共享。 P105

鲁梅利(Brumelia)的异教徒节日被取缔,君士坦丁堡公民不得再乔装打扮,在街道上欢歌热舞。 P106

就连墓碑上雕刻的图案,也以酒神居多。 P107

这样的想法,或许人人都有。 P108

为了避开祖辈们传下来的种种仪式的煎熬,数百万后基督教徒纷纷涌向曼谷、迪拜和塞舌尔。 P109

至少我们还可以喝酒,我答道。 P110

约翰·哈利是记者中最愤愤不平的,永远是一腔的义愤填膺。 P111

我从不觉得迪拜沉闷无趣。 P112

这家酒吧的风评很差,是搭讪的地方。 P113

”“没法喝酒?过年没酒喝,我是受不了的。 P114

酒能够勾起欲望,禁酒即是禁欲。 P115

这是一栋雄伟的宫殿式建筑,经常出现在阿曼统治者苏丹·卡布斯(Sulten Qaboos)的画像之中。 P116

从他们身旁开过时,都能听到那一阵阵的欢笑声。 P117

这两片区域的洲际酒店、香格里拉酒店、凯悦酒店和雷迪森酒店,都可以喝酒,不愧是禁酒国度里的几方绿洲。 P118

阿尔古布拉是个没什么游客的街区,连喝酒的地方都找不到。 P119

还有一些人认为,酒精对哺乳动物神经系统中的抑制性神经递质γ-氨基丁酸也会构成一定的危害。 P120

这样的氛围,营造《灵欲春宵》(Who’s Afraid of Virginia Woolf?)里的可怕场景也不在话下了。 P121

波涛汹涌的海面上,到处都是拉客的当地渔民的绿船。 P122

可掩藏在这一切之下那狡猾的背叛也会逐渐浮出水面。 P123

她变得格外果断和坚定。 P124

它坐落于库隆海滩尽头一座山丘的顶端,这里曾经是一家精神病院。 P125

祝好运!这是一栋让人倍感亲切的小商场,是当地人很喜欢的那种。 P126

但其实,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午夜狂欢。 P127

不到一分钟的工夫,这里就只剩下我俩,再无旁人。 P128

“它在盯着我看。 P129

她一把抓住毛巾,按照我说的不停地挥舞着毛巾。 P130

埃琳娜正在楼上休息,她早已将恐蜂症忘得一干二净,我放松下来,加入酒徒的队伍当中。 P131

制作时先用芫荽、黑胡椒、孜然和豆蔻腌制羊肉,然后用木炭在地下沙炉中炖煮一天,最后配上调味米饭食用。 P132

驾驶员坐在收割机的驾驶室里,完全看不到路面上的情况。 P133

躺在凉快的麦秆堆里,有些心神不宁,听到收割机正在慢慢靠近,我们会凭借声音判断余下的距离,然后迅速地做出决断,在刀片滚过的瞬间翻身躲开。 P134

百加得[2]、皇冠和绝对伏特加是全球三大酒水品牌。 P135

我在其中一家农场见到了埃克伦德。 P136

他身上还散发出一种隽永的品质,一种能在愉快的沉默中展开冥想的能力,而这种能力仿佛是由蒸馏过程培养出来的。 P137

确实,每一种马铃薯的蒸馏液样品都各有一番风味。 P138

与此同时,绝对伏特加还有可能会成为一款深受年轻人追捧的饮品。 P139

他们在中央公园西部路买下了一套房产。 P140

他喋喋不休地说着话,如同寻常酒鬼一般,那双放在身前桌上的手似乎在颤抖。 P141

方圆几英里都找不到一家酒吧的踪影。 P142

确实是他们告诉我的病房号。 P143

[3] 孟山都公司(Monsanto),美国跨国农业公司,是全球农作物种子的主要生产商。 P144

刚刚体验完迪拜机场的轻松舒适,还有那大理石铺就的地面、先进的技术设备和宽敞明亮的大厅,就来到这个位于拉瓦尔品第(Rawalpindi)的机场。 P145

房间很简陋,只有一些英式的硬装[1]。 P146

公元8世纪时,年仅19岁的倭马亚将军穆罕默德·本·卡西姆率领大军征服了信德山区一带,伊斯兰教自此才开始传入。 P147

说话的时候,他总是把声音压得很低。 P148

想必他们觉得你是个来旅游的酒鬼吧。 P149

而且单单就喝酒这一项罪名,没准你的脑袋就会被人打上一枪。 P150

放在塑料袋里也不行。 P151

”“坐牢?”“对,坐牢,或者被暴打一顿。 P152

还有一家联合国俱乐部,也同样有出入限制。 P153

我向他致谢。 P154

“我去问问看。 P155

酒吧门口装了好几个安保摄像头,专门为了揪出那些行为不端的巴基斯坦人。 P156

”“他们会挨揍吗?”“那是肯定的。 P157

袭击者使用的是黑索金炸药(RDX),先生。 P158

酒保点燃了一根诡异的火柴,我们四目相对,整个酒吧漆黑一片。 P159

我在那里买了几瓶苏格兰威士忌,便抱着战利品往主路上走,整个人有点羞愧。 P160

20世纪80年代阿富汗被苏联占领期间,齐亚曾对阿富汗的游击队予以支援和帮助。 P161

它更是西方的象征,是魔鬼撒旦让虔诚信徒泯灭本性的手段;酒与纵欲有关,与男女之情有关,也许有人会说,还与酒吧有关。 P162

说得委婉些,拉瓦尔品第并不是个适合酿制啤酒和加香伏特加[6]的地方。 P163

办公桌上,点缀着几张花哨的迷你啤酒杯垫,上面的图案是巴基斯坦当地的野雉,还有一个小摆件,上面写着一行字“不要放弃”。 P164

”他按下了另一个蜂鸣器,如同威利·旺卡巧克力工厂[8]里迸发的巨大能量似的。 P165

啤酒厂的四周有高墙围护,还戍守着荷枪实弹的保安。 P166

他们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威士忌木桶刷成了白色,一排排地摆放着,其中有些甚至可以追溯至1987年。 P167

他的名片上写的头衔是行政长官特别助理。 P168

对我们来说,酒是充满魅力的。 P169

我尝了尝草莓味的金酒。 P170

大门紧闭,彼此知根知底,男人们坐在凡尔赛风格的椅子上,小口小口地品着酒。 P171

这个提议获得了宾客的一致赞同。 P172

但此时此刻,酒在派对的每个人中间静静地流淌着,赋予所有人以生机与活力。 P173

[2] 嚈哒人,晚古典时代西域的游牧民族,曾于中亚、南亚地区建立规模广大的嚈哒帝国,被东罗马帝国史学家称为“白匈奴”。 P174

[6] 伏特加不需陈年即可饮用。 P175

格林是英国历史上第一位职业作家,其短暂的一生曾因批判和攻击威廉·莎士比亚而闻名。 P177

格林属于大学才子派,放荡不羁,酗酒成性。 P178

我也和他一样浮肿。 P179

吧台上有一个铃铛,上面写着“召唤快乐”的字样。 P180

在那里,我见到了让人毛骨悚然的人体标本。 P181

在帕克威医院1951年晚宴舞会的那些镜头中,每一位女士都是那么的优雅迷人,如今有没有发生变化?除此之外,酒吧里还有不少照片是关于西班牙的,有蝴蝶帆船,有弗拉门戈舞裙,还有皮拉尔·蒙特罗手拿响板[10]起舞的相片,以及下面这则广告,广告中提到的活动早已被人们遗忘:精美绝伦的歌舞盛宴,皮拉尔·蒙特罗将献上令人震撼的舞蹈表演,伦巴,方丹戈,更有两支管弦乐队现场伴奏!杯中的杜林标酒[11]慢慢见底,所有这一切都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来,双脚开始变得冰冷。 P182

记忆中常常浮现的,往往是自己曾经生活过并且挣扎在生死线上的那几个城市,而永远不会是那些与幸福和成功挂钩的地方。 P183

这当中一定有故事。 P184

1995年的冬天,我住在一个作家庄园里。 P185

暴风雪中,我到达了奥尔巴尼公交站,等车时顺便吃了6.99美元的感恩节晚餐,结账时掏出的全都是25美分的硬币,引来了旁边非裔美国人的一阵哄笑。 P186

某个繁星闪闪的冬夜,一位上了年纪的建筑设计师的出现,将我从那间木屋中拯救出来。 P187

自由高度酒吧坐落于科菲街附近,房子的颜色是氧化后的紫红色,就像柬埔寨公路那样。 P188

酒吧的装饰中带有一丝殖民主义风格。 P189

不过我对偷窥他人的隐私并不感兴趣,所以直接往地下室的酒窖走去,那里有一列冰柜。 P190

那几个奥尔巴尼人在这把斧头上做了标注,说是专门用来对付熊的。 P191

[4] 伏特加樱桃炸弹鸡尾酒(Vodka cherry bomb)以伏特加为基酒、加入樱桃汁等配料调制而成。 P192

[13] 蒸粗麦粉(Couscous)是由杜兰小麦磨碎后多次蒸软而形成的金黄色米粒状粗麦制品。 P193

世界上最能喝酒的,据我所知,非摩尔多瓦人(Moldovan)莫属,人均年消费量高达18升。 P194

在俄罗斯,有五分之一的男性死于酗酒。 P195

泰国合艾市(Hat Yai)的粉红女士酒店11楼的层站[2]处,站着7个马来西亚男游客。 P196

在酒店最主要的那家夜总会里,有一个“玻璃鱼缸”似的地方,一排排长凳层层向上排布,宛如一个小型的圆形剧场。 P197

卡巴莱[5]歌舞表演开场了。 P198

当时的马来亚[7]正处于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 P199

同时,该团体还抵制泰国宪法,强调武装斗争的重要性。 P200

也许,用讽刺来形容对这悖论的顽固认知,并不合适。 P201

聂阿兹不仅是该党派的领袖,还是吉兰丹州的州务大臣,他一直致力于推动伊斯兰教法的全面实行。 P202

几天后,我乘坐一辆私家车,从合艾出发前往北大年。 P203

如今这家酒店孤零零地坐落在一条死胡同的尽头,门前除了全副武装的守卫,还有沙包和不停运转的监控摄像头。 P204

我意识到,我们对于南部叛乱者这一问题在政治见解上的投契,实际上都是围绕着叛乱者最憎恶的东西,也就是酒展开的。 P205

我一路闲逛,来到安全屏障外脏乱的市集。 P206

这样故事,我在曼谷听了不下数次,而眼前这几位女服务员似乎对这种说法的真实性深信不疑。 P207

这种忏悔和道歉的作风,本身值得钦佩,但换来的竟是叛乱者越发得寸进尺的暴力行径。 P208

“饮酒的人,”他说道,“应该当众受鞭刑。 P209

难道他对于鞭笞马来模特的那番话是认真的吗?我在帝国酒店下了车,这是那拉提瓦唯一能落脚的地方。 P210

果然,她拐进了一家我之前没有注意到的“沙龙”。 P211

当我从梦中惊醒过来时,我十分确定自己看到了一只巨型甲壳虫正从房间的天花板上爬过。 P212

二楼的卡巴莱餐馆和酒吧聚集着不少马来姑娘,她们盼望着穆斯林男性的到来。 P213

”“多漂亮的女人啊,”他说着,把头转向我,“真优雅。 P214

夜晚,双溪哥乐大体归于宁静。 P215

就在我朝自动提款机走过去的时候,我留意到整条街上都没什么人,似乎有些不太寻常。 P216

我确实看到了一些冰冻啤酒的标牌,可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并没有什么夜生活的迹象。 P217

这座城市固然安逸,但因循守旧的生活和浓厚的家庭观念,让人不禁思念起俗丽粗野的公共空间,也就是酒吧。 P218

最后,我在商场里坐了下来,戴着头巾的女孩们微笑着为我端来冰激凌。 P219

[7] 1963年前,世界上并不存在马来西亚(Malaysia)这个国家。 P220

[15] 大象啤酒(Chang)是泰国本土啤酒,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为象啤。 P221

它口味奇特,却在世界范围内深受欢迎。 P223

我常常在初夏时节去这座小岛,那时候的风更温柔些。 P224

“多么美好的一天啊!”粗犷的当地人冲他们喊道。 P225

拉弗格和拉加维林两家酒厂并排坐落在一块,宛如海滨城堡。 P226

不过这也说得通,艾拉岛的泥煤源自含碘量丰富的海藻,而苏格兰高地的泥煤源自木材。 P227

但喝酒的目的不在于酒带来的快乐,这一点酒徒们都深有体会。 P228

西摩常喝玉米酒[11],这种酒在报道中被奇怪地称作“土著的月光”。 P229

过去,苏族人(Sioux)滴酒不沾。 P230

非法威士忌贸易也日益猖獗。 P231

怀特克莱村曾一度被称为“死亡陷阱”,这里经常会发生突发性的暴力事件,人们借着酒劲清算宿怨和旧账。 P232

威士忌到底会给白人和印第安人带来怎样的影响,没有人知道,也无法预测。 P233

热托蒂是将威士忌倒入牛奶中,回味中夹杂着烟熏的气息,再倒入热水、柠檬汁和糖充分搅拌调制而成。 P234

其中一位日本人告诉我,对凯尔特人传统的蒸馏酒趋之若鹜,这是“亚洲人的通病”。 P235

再回到贝鲁特。 P236

就是这个。 P237

男主人从一只饰有丝绸衬里的木桶中取出几瓶尊尼获加蓝方来招待客人,在贝鲁特,蓝方算是市面上比较常见的。 P238

酒是欲望的象征,威士忌尤其如此,它是欲望的极致体现,为人所诟病。 P239

[4] 拉弗格(Laphroaig)酒厂采用传统的地板发芽法,是唯一获得英国王室认证的单麦威士忌。 P240

[11] 玉米酒(Tulapai)指阿帕切族印第安人以发芽玉米为原料、加入药草等酿制的发酵酒。 P241

它坐落于艾提雷(Etiler)北郊和古老的亚美尼亚村落阿尔纳武特科伊(Arnavutk?y)之间的一座山丘上。 P243

这里没有苏丹艾哈迈德区那样的饭馆需要蹩脚英语来招徕顾客,没有在橱窗里制作面食的“部落”妇女,更没有独立大街上的传统酒馆,可以就着烤煎饼享用拉克酒,感怀人在异乡为异客。 P244

在贝鲁特,能喝到世界各地的葡萄酒,而且价格低廉。 P245

赫尔曼·梅尔维尔[6]前来参观时,就曾将清真寺的一座座尖塔比作墓地旁围绕着的修长挺拔的柏树。 P246

这家酒店的著名酒吧刚刚进行完一番毫无意义的整修。 P247

冬日的酒吧没什么客人,却夜夜吸引着我前去,不只是因为酒吧里能真真切切地品尝到各式鸡尾酒的滋味。 P248

历史学家德米特里厄斯·坎特米尔(Demetrius Cantemir)记载了穆拉德与穆斯塔法相遇的故事。 P249

18世纪和19世纪,土耳其人与欧洲人之间往来频繁,奥斯曼帝国在战事上屡屡败北。 P250

遇到这种情况,我就会沿着艾提雷区外围的那条街,一路朝着贝贝克区走去,中间还会经过一段博斯普鲁斯海峡。 P251

两岸之间的水域上,一艘艘壮观的巨轮经过,驶向它们的目的地奥德萨市(Odessa)。 P252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就是他们眼中的希腊精神,但这同时也是奥斯曼式的安逸和闲适,或许还带着几分奥斯曼人在帝国后期的落寞,与直到郁金香时代[12],纵情狂欢的满月晚宴之上才有所释怀的哀伤。 P253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她才会选择在紧邻英吉利海峡的霍夫(Hove)生活。 P254

苦艾酒常常被称作“绿精灵”。 P255

公开场合显露醉态,这在土耳其并不多见。 P256

他对酒的产量尚且言过其实,所谓的消费量只怕也是夸大其词。 P257

其中有一个章节,很出名,讲的是瑟勒比回忆梦中见到先知时的情景。 P258

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一家酒水专卖店即将开业。 P259

苏菲派的发源地并不是土耳其,它在波斯达到发展巅峰。 P260

苏菲派用美酒来象征让灵魂陶醉的爱,以酒杯隐喻身体,用斟酒者来展现真主的仁慈,以“宿醉”来烘托爱的长久。 P261

快啊,神圣美好的光景可不等人。 P262

一天晚上,我的朋友、法国伊斯兰学者塞巴斯蒂安·库尔图瓦带我参观努雷丁·色拉赫清真寺(Nurettin Cerrahi Tekkesi)。 P263

在那里,可以清楚地看到楼下主祈祷室的情况。 P264

我和塞巴斯蒂安起身离开,朝敞开着大门的神祠走去。 P265

他与两旁的人手拉着手,身体一左一右地舞动着。 P266

”“我知道,这种感觉很奇怪,尤其是第一次看这样的舞蹈。 P267

长老开始一一回答信徒们提出的问题,内容涵盖生死以及介于生死之间的万物,整个过程中他连着抽了8根香烟。 P268

”“对,爱。 P269

住宅楼的外墙上,盘根错节地装着许多卫星接收器。 P270

[3] 娜琳希(Narince)原产自土耳其中北部的托卡特产区和耶斯里尔马可河,是土耳其重要的白葡萄品种之一,果实呈黄绿色,皮薄,酸度高,属于晚熟品种。 P271

[9] 蓝色清真寺(Blue Mosque),原名苏丹艾哈迈德清真寺,土耳其著名清真寺之一。 P272

电梯井非常陈旧,看上去很不安全,一想到要走进电梯,我就不由得心跳加速。 P275

在开罗这座城市,一切都不会被遗忘。 P276

菲尔德酒店坐落于艾兹贝卡亚公园旁,距离温莎酒店仅两个街区的距离,如今已改建为一座加油站。 P277

他们温文尔雅,戴着椭圆形的太阳镜,身穿一身素色的狩猎装,同时搭配着口袋方巾。 P278

对阿斯瓦尼这样的埃及中产阶级而言,他并不清楚开罗的核心地带正在衰败,这一切出乎他的意料:这段经历让我萌生了一个重要的想法:市中心的地位为何如此举足轻重?为什么市中心与开罗其他地区差距悬殊?事实上,市中心不只是住宅或商业中心,其作用远大于此。 P279

一些餐厅分布在白色条状照明灯的下方,一根根水烟斗和箩筐里的煤炭在寒冷的天气里冒着烟。 P280

每次想抽水烟斗了,我就会来到圣甲虫小巷尽头的庭院式咖啡馆,来到这方从旧式公寓大楼间挤出的天地。 P281

比起阿克萨拉伊,圣甲虫小巷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 P282

在这里,女郎们不卖身,她们只负责推销酒水。 P283

七月二十六日酒店的楼上有一家哈里斯酒吧,上去需要走一段楼梯。 P284

男人们头发凌乱,衣衫破旧。 P285

葡萄园是从三角洲内的沙漠地带开垦出来的。 P286

事实上,众多穆斯林供应商包括罐装商和标签制造商,已经向该公司摊牌,表示按照伊斯兰教法规定这样的合作涉嫌违法。 P287

安德烈今年60多岁了,比拉比卜要年长一些。 P288

事实上,除了抽象化的种族观念,几乎所有的殖民遗产都得以保存下来。 P289

可即便如此,吉萨政府还是不允许我们把酒庄就近建在葡萄园旁边,而是要求我们把它建在400英里以外的地方!”这里飞到赫尔格达仅有一小时航程。 P290

酒在这里自由流通,到处都可以买到。 P291

拉比卜和安德烈若有所思地说道,看来最终还是逃不过要回到黎巴嫩的命运。 P292

透过酒吧的窗户,可以看到随着音乐扭动的身影。 P293

如果埃及人饮用蜂蜜酒的历史长达5000年甚至更久,那蜂蜜酒就不可能遭到废止。 P294

酒吧里没什么客人。 P295

在冷清的酒店客房里,一瓶下肚便会立刻醉倒。 P296

而且,这些座机似乎从1950年起,就再没有更换过了。 P297

埃及人对酒的憎恶并不是没有道理。 P298

母亲似乎也离开了。 P299

《云雀高飞》是他于1914年所创作的小提琴浪漫曲。 P300

[15] 维欧尼(Viognier)产自隆河地区的康德吕和格里叶堡,为酸度较低的白葡萄品种。 P301

瓦迪马威士忌(Wadie Horse)的发音与其相近。 P302

good

标签